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3節

  小二一聽這女子已嫁為人婦,惋惜不已,隨後客氣地為她引路,將她帶上了樓,停在了門縫還透著燭光的房前。

  小二將她帶到門口就下了樓。七小邪見小二走遠,抱緊了懷中的檀木箱,悄悄隱在門邊,透過門上的縫隙向裏麵張望。

  這屋子倒是挺大。七小邪打量著屋裏的布局,在心裏嘀咕著。

  她咬咬牙買了一套舊花衣裳打扮得漂漂亮亮前來找這個叫花無顏的人,為了不讓乞丐們冒這個險,她可算是犧牲了皮相。畢竟截鏢這事後患無窮,就算是成功了也會留下被人追殺的隱患。很多江湖上被追索命債的人,都是幹劫鏢這行的。

  出神間,突然一抹紅色身影走進了她的視線,直直地走向床鋪。隻是背影,就讓七小邪起了無限的遐想。

  “背影挺好看的……”七小邪連忙隱到一旁,喃喃道。這細微的聲音被燭火發出的劈啪聲所遮掩。

  紅色身影斜倚在床沿,墨發披散,七小邪看清了此人的側麵,忍不住驚歎。那人一襲紅裝,妖嬈而張揚,美麗的桃花眸半斂,青絲半綰半放,玉琢般的絕世容顏,星曜般的眸子,鼻梁高挺,雖然僅是側麵,就已經展現出一股驚人的美。

  不比子畫扇差。七小邪心裏暗暗道。

  那人脫去紅衣,露出裏麵白色的裏衫,而那一頭青絲在白衣之上更顯妖嬈。

  好一個美男子。七小邪彎起嘴角,覺得十分有趣。偷看的舉動她可是經常做,並且僅失誤過一次,那就是被風清雲反擊。想到那次尷尬的場麵,七小邪便忍不住咬牙切齒。

  七小邪緊緊盯著屋裏那妖嬈男子,生怕錯過了什麽精彩的場麵。

  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解衣帶,白衫也緩緩褪去,在燭光的照耀下,顯出一股華美之色。

  七小邪愈加睜大眼睛,期待的眸子閃爍著好奇的光芒,誰知好戲還未看到,裏麵指風一彈,燭火已熄滅。

  一片漆黑。

  七小邪一愣,等她再回過神時,裏麵的燭火再次亮起,而屋門,也緩緩打開了,七小邪鬼祟的動作便被裏麵的人給一覽無餘了。

  裏麵那人已經披上紅袍,沒有裏衫,露出性感的鎖骨以及一片媚色朦朧的胸膛。花無顏斜倚在床上,菱唇含笑,眉宛若飛入鬢間,桃花眸眸光瀲灩,高挺的鼻梁襯得他更加仙氣逼人。他盯著她那有些措手不及的動作,視線落在了七小邪懷裏的那隻檀木箱上。他似乎清楚了她的來意。

  “好看嗎?”

  七小邪見自己偷窺被逮個正著,不動聲色地站直了身子,伸手扯了扯紫花衣裳,抱緊了懷中的檀木箱,半露的香肩愈加引人注目,這使本來眸中冰冷的花無顏眼中突然閃爍了一下。

  “好看。”她點了點頭。

  七小邪抓住了花無顏這一細微的表情,心裏暗暗偷笑,她輕提裙擺走入門中,轉過身去將門輕輕關上。一陣特殊香氣飄來,再回過身時,花無顏已經站在了她的身後。

  他一隻手輕輕地將她攬入懷中,七小邪心裏一驚,她背對著他,不知道他此刻是什麽表情。

  花無顏低下頭去,埋在了七小邪的頸間。七小邪感覺耳邊傳來一陣令人酥麻的氣息,緊接著,便感覺有一隻靈活的手在她身上來回遊走。

  七小邪心裏一驚,伸手一把抓住那隻存在潛在威脅的手。那隻手有些冰涼,指間有著薄薄的一層繭,顯然是習武之人。僅僅是碰到他的手,七小邪便能感覺得出。

  “嗬嗬……”身後的人輕笑出聲,七小邪感覺自己的耳朵癢得有些難耐,她費力掙脫出身,轉過身來與那人對視,眸中帶有一絲警惕。

  “我把它還你,交易取消。”七小邪懷中抱著檀木箱走到木桌前,將檀木箱放在了桌子上,打開箱子,黃金如數呈上。

  花無顏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異樣妖嬈的笑容,傾城的容顏仿佛綻開的盛世煙花,他看向一臉凝重的七小邪,輕啟菱唇,緩緩說出幾個字:“他們已經出發了。”

  簡短的一句話,猶如千斤巨石狠狠砸在了七小邪的心頭,她不可思議地抬起頭,看向花無顏那雲淡風輕的笑容,仿佛一切都與他毫無幹係,即使是生死攸關。

  “他們往哪個方向去了?”七小邪眉頭緊蹙,杏眸緊緊盯著花無顏的臉看,似乎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成了關鍵。

  尹可……尹可!

  七小邪內心湧上一絲不安,她滿腦子都是那個有著漂亮雙眸的乖巧少年,一瞬間,腦海中閃現兩根竹子掉落在地的場景,空寂得可怕。

  花無顏嘴角輕揚,玉顏在搖曳燭火的照耀下仿佛雕刻般精致,他輕揚紅袖,七小邪隻覺嗅入一絲藥香,腦子忽然一陣昏沉。

  七小邪瞪大了眼睛……他不會也在追殺她吧?

  不等她問出,便徹底陷入了黑暗當中。

  直到她失去意識的前一秒,耳邊還回蕩著花無顏那縹緲得如同仙音般的聲音。

  “七小邪,我對武林盟主之位,不感興趣……”

  他伸手接住七小邪倒下的身子,看向她精致的麵容,桃花眸忽然泛起一絲漣漪。

  窗外,一夜狂風驟雨。

  翌日。

  陽光明媚,鳥雀啼鳴,經過大雨的洗禮,一切煥然一新。陽光透過敞開的窗子,七小邪緩緩睜開眼睛。

  她看清這帷帳,想起前一晚發生的事情,驀然坐直了身子,一掀被褥,紫花衣袍依舊完好地穿在身上。七小邪先是鬆一口氣,隨後一驚,頭一轉,正好看到站在窗前的花無顏。

  依舊是那件耀眼的紅裝。花無顏的手上正站著一隻白鴿,他將手中那張紙條揉入掌心,碎紙細末隨空氣飄灑不見。白鴿一拍翅膀,向遠方飛去。

  “放心吧,我不會乘人之危做些什麽苟且之事。”那一襲紅色長袍,站在眼前更添一分縹緲的感覺,他腰間佩掛玉佩,垂至腰間的長發,以及勾魂的笑意、傾城的容顏都讓人感歎。

  七小邪覺得此刻的花無顏分外眼熟,好像在哪裏見過。沒有時間仔細回想,她起身下榻,看了一眼窗外,還好,未到晌午。

  “告訴我他們往哪個方向去了,算是我求你。”七小邪盯著花無顏的眸子,眼神堅定而決絕。她的內心突然浮上一絲不好的預感,就在剛才花無顏銷毀那張字條的那一刻,恐懼蔓延。乞丐們的小臉一張一張從她腦海中飄過,她竟有種抓不住的恐慌感。

  花無顏將桌子上的檀木箱抱起,走到七小邪麵前,遞給了她。

  “我不要。”七小邪猶如碰到了燙手的山芋,一把打翻了檀木箱,她對這箱金子很是敏感。

  花無顏微微一笑,妖嬈的眸子瞥了一眼翻在地上的檀木箱,他不惱地將檀木箱再一次拾起。

  “隻是叫你拿一下,把這麽一箱金子丟下,我可是會心疼的。”

  他輕笑一聲,將檀木箱遞給了七小邪。七小邪沉默,有些遲疑,但還是接了過來。

  花無顏在七小邪疑惑的注視下向門外走去,走出了門,他見七小邪依舊站在原地,輕笑一聲,側過半邊臉來,妖嬈的桃花眸笑意盈盈。

  “跟我走。”

  七小邪抿了抿唇,抱緊了檀木箱,扯了扯衣物,將露出的香肩遮擋住,緊跟在花無顏的身側下了樓。

  她倒要看看,這花無顏要帶她去哪兒。

  直到花無顏牽著一匹白馬向她走來時,七小邪才想起來,他曾與她有過一麵之緣。

  花無顏將馬鞍上的紗鬥摘下,戴在了七小邪的頭上,頓時,七小邪感覺眼前變得朦朧一片。

  她一怔,花無顏已經上了馬背,向她伸出手來。七小邪透過麵紗看向花無顏那張帶笑的臉,將手搭在了花無顏伸出的手心上。

  白馬疾馳,呼嘯而過的風吹起花無顏披散而下的墨發,拂過七小邪的麵龐,隻是隔著一層麵紗。

  七小邪可從來沒有和別人共同騎過一匹馬,也未曾有人與她貼得這般近。

  砰的一聲,七小邪懷中抱著的檀木箱跌落在地,散落一地的黃金。

  七小邪不停地喘息,麵紗後的俏臉慘白,細汗漫上額頭,浸濕了她額前的碎發。花無顏看著眼前的一切,臉上看不清是什麽表情。

  擺在眼前的,是慘不忍睹的一幕:屍體橫陳,血流滿地,一張張熟悉的臉孔此刻正緊閉著雙眼,青色的衣物被染成了刺眼的紅色,兩根染上血漬的竹子掉落在泥土之上,髒兮兮的一切已經被血色覆蓋,是那麽駭人……

  這一幕,曾在她的夢中出現過。卻不料,如今變成了活生生的現實。

  地上有著明顯激烈打鬥過的痕跡,鐮刀錘子不知是誰丟下的武器……

  經過暴風雨的洗禮,泥土潮濕,空氣中還飄著一股甜膩的血腥味。

  七小邪摘下紗鬥,一臉惘然地從散落在地的金子上踩過,向著那血染的地方走去。風卷起她的紫花羅裙,發絲輕揚,一雙亮而靈動的眸子緊緊盯著那一片血染的禁地,一步一步靠近。

  “尹可……”她的聲音有些顫抖,伸出的手在尹可那泛白的臉上輕輕觸碰著,指尖傳來的,隻是一片駭人的冰涼。

  大雨將尹可臉上的汙泥衝去,露出一張精致的臉,隻是那雙大眼睛再也不會睜開了。七小邪咬了咬牙,心裏憤恨不已。尹可還那麽小就被卷入紛亂的江湖,這一切,對他來說是那麽殘酷。她將埋入地下半截的兩根竹子拔了出來,上麵的血漬已經風幹。她記得,這是他最寶貝的東西。她戴上紗鬥,轉過身來向著花無顏走去。

  四周仿佛突然靜了下來,落下的樹葉飛舞,一片一片從七小邪眼前飄落,七小邪隻當沒看見,依舊邁著步子,眼中隻有那一抹耀眼的紅裝,腳起腳落,每一步都帶著莫名的歎息,仿若碎了一地的玉蓮。

  “去京城。”七小邪緊緊攥著竹子的指尖已經泛白,甚至在微微地顫抖。

  花無顏桃花眸半斂,將她拉上馬背。楊柳千條送馬蹄,北來征雁舊南飛。

  七小邪看向手中的兩根竹子,渾身顫抖。看樣子,花無顏昨晚攔下她來,反倒救了她一命。

  熟記江湖武器榜的她知道,那些殺害乞丐們的人絕不是江湖中人,因為那些武器,她從沒見過。

  她要把所有的人都找出來,不會讓乞丐們白白送命。

第二章 花羞無顏

  京城。

  街井繁華,生意興隆。

  七小邪透過麵紗看著路過的一切,許多女子都在向她的這個方向看來,一片細細碎語聲,顯然是因為她身前的這個人,花無顏。

  花無顏才是害死乞丐們的罪魁禍首,但七小邪卻執意要來京城,要問這是為何,原因很簡單,也很明了,京城可是子畫扇和風清雲的老巢。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等著看好戲的笑容。果然,下一秒便傳來那個熟悉的男聲。

  “查,一個一個查,要進京的都給我看清臉了。”

  七小邪抬頭看去,那熟悉的俊秀麵孔透過麵紗映入她的眼簾。一襲白衣,青絲半綰半放,鳳眸高挑,薄唇微抿,此刻板著俊臉命令城門衛兵,每通行一個人,男則搜身,女則看臉。

  子畫扇。

  七小邪要的就是給花無顏找麻煩。她已沒有去處,隻得跟隨花無顏,隻是這個人身份神秘,行蹤不定,並且性格也難以了解。她沒有十成把握為乞丐複仇,但她可以先報複一下這個人。

  到了他們,官兵圍了上來,定要看花無顏身後那個戴著紗鬥的女子的真麵孔。

  七小邪倒是不擔心自己的處境,她甚至坐在馬背上優哉遊哉地等候花無顏開口。

  “家妹自幼便被大火灼毀容貌,不敢見人,還望官爺通融通融。”說罷,一袋金子已丟在了為首的一個官兵身上。

  那官兵倒是毫不客氣地將金子四散,自己留了最多的那份。正準備放他們過去時,子畫扇那陰魂不散的聲音幽幽傳來。

  “給我看臉。”

  七小邪算是了解了子畫扇的性子,比他好看的人他肯定是要百般刁難的,這花無顏……就算是被子畫扇盯上了。

  誰知花無顏竟然一點也沒有壓迫感,反而還順著杆子往上爬,“看倒也不是不行,隻是這位公子,不覺得你這張臉會令家妹更加自卑嗎?”

  坐在花無顏身後的七小邪暗暗咬牙,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下,她鐵定要給這花無顏點臉色看看。

  不對,花無顏怎麽對子畫扇這麽了解?好像知道子畫扇的性格似的。

  七小邪琢磨間,子畫扇仿佛很吃這套,頗為自戀地抿唇一笑,大手一揮,擋住大門的長槍便豎了起來,給他們開出一條路來。

  就這麽輕鬆地通過了?七小邪的眼睛不禁瞪大,她可不想就這麽輕鬆而過,多沒意思。

  好像老天明白了七小邪的意思,頓時一陣清風吹過,將七小邪的紗鬥吹開一角,露出白皙的皮膚、微尖的下巴,也將她那噙著壞笑的嘴角展現……

  子畫扇鳳眸一凜,叫住他們:“等一下。”

  白馬前進的蹄子停了下來,七小邪覺得自己的背部仿佛要被盯穿了一樣,不免有些發麻。

  “七小邪,你好大的膽子。”子畫扇嘴角一勾,鳳眸突然泛上一絲笑意,略帶寒氣。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