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20節

  七小邪看得愣住了,這……這大美男竟然都當爹了?

  仿佛聽見心碎的聲音,她微不可察地低頭歎了口氣。剛抬頭,就不小心與向她看來的花無顏對視,從他眸中捕捉到一絲笑意,七小邪隻覺得臉頰火燒火燎的,挪開視線,就見後麵衝上來幾個侍仆。

  幾個侍仆在韓長景麵前停下,喘著氣低頭說道:“老爺,對不起,屬下幾個沒有看好小姐,讓小姐跑出來……”

  韓長景揮了揮手,道:“無礙,你們先下去吧,我帶袖兒。”

  幾個侍從忙點頭道謝,退了下去。

  韓長景將幾人帶到廳堂,很快,一個穿著素淨的女子走了進來,她身穿素色小襖,臉上帶著恬淡的笑容,標準的瓜子臉上一雙水眸,纖腰盈盈一握。身後跟著幾個侍仆,其中一個侍仆手撐紙傘,在走進廳堂後收起紙傘。

  女子見了幾人後輕笑著點了點頭,向前走了幾步,鶯啼般好聽的聲音宛轉悠揚,她輕聲道:“公子來了。”她的視線落在七小邪和小銅身上,眸中泛上一絲笑意,“你們好,我是長景的妻子,幾位初次來家中,倘若有什麽沒照應到的,盡管提出。”

  七小邪瞬間對這位美男的夫人也來了興趣,如此賢惠的女子,娶了她是上輩子積攢的福氣。

  她點了點頭,說:“我叫金銀,夫人叫我名字便好,這是我的侍從,叫小銅。”

  小銅猛點頭。

  女子含笑點頭算作應答。

  一直坐在韓長景身上的韓瑾袖見了女子後高興地叫喚一聲:“娘親!”

  女子臉上笑意更甚,她輕點頭,韓瑾袖頓時從韓長景的身上跑下來,撲到了女子懷裏。

  花無顏見了女子,輕笑道:“夫人還是一點也沒變。”

  女子臉上笑意盈盈,抬眸看向坐在主位上的韓長景,輕聲說:“隻是長景照顧得好罷了。公子有什麽需要盡管提出,難得來一次韓家,婉瑩定會好生招待。”

  七小邪和小銅被帶到客房,屋裏裝飾得很用心,桌上擺著檀香,床上收拾得整整齊齊。

  幾個侍從下去後,小銅立刻站起來興奮地說道:“小姐,公子的朋友還真是大方,給咱們這麽好的待遇!”

  七小邪坐在桌子前手撐著臉,說:“你要是羨慕,你也去找一個韓長景那樣的夫婿。”

  小銅聽後搖了搖頭,低聲道:“可惜小銅沒夫人賢德,也就隻能想想了。”

  七小邪看著她當真失落的表情,扶著桌子笑開了。

  道文鎮是除京城外最繁華的地方,七小邪總覺得自己好像來過這裏。

  她將東西全都放置好,讓小銅去看看有什麽可幫忙的,自己出了屋子,在偌大的府裏閑逛著。

  路過書院時,聽見裏麵傳出巨大的動靜,七小邪忍不住探頭看去。原來是韓瑾袖不願意看書,幾個侍仆被這個小女娃攪得四處躲藏,一片雞飛狗跳。

  七小邪玩心大起,她走進書院,幾個侍從見了七小邪,也不敢說些什麽,倒是小娃娃賭氣地踢掉了一地的課本。

  “你們都走!”

  一支筆踢到了七小邪腳下,七小邪蹲下身將筆撿了起來,使了個眼神給幾個侍仆。幾個侍仆紛紛退下,一瞬間,書院裏隻剩下兩人。

  七小邪走到韓瑾袖身旁,低下頭輕聲說道:“生氣很容易變老的。”

  韓瑾袖聽了,猛地抬頭,推開她,生氣地說:“你們都走開,我才不要讀書!”

  七小邪啞然失笑,這小娃娃竟然把她當教書先生了。

  她低下聲音哄她:“讀書有什麽不好?可以學會很多東西,等你爹爹老了,你還可以為他讀信……”

  韓瑾袖皺眉頭,打斷她:“爹爹才不會老呢!”

  七小邪繼續說:“對,你爹爹不會老……但是讀書對你有好處,不是對你爹爹有好處,你爹爹他飽讀詩書,學富五車……”七小邪盡量將自己肚子裏所有的墨水全都倒出來。

  不料還是沒有打動韓瑾袖,她沒好氣地轉開頭,說:“我餓了,你去找些東西給我吃。”

  七小邪聽後,乖乖下去弄了一盤雞腿過來。

  韓瑾袖高興地坐在凳子上一邊啃著雞腿,一邊晃著懸空的小腿。七小邪見狀,拿起地上一本書,坐在一旁,裝模作樣地看著,時不時還笑出聲來。

  漸漸地,韓瑾袖的注意力被轉移過來,她皺起眉頭,不客氣地說道:“喂,你看到什麽了?真有那麽好笑?”

  七小邪不理她,依舊看著,突然又笑了起來,捂著肚子,捶著桌子。

  韓瑾袖放下雞腿,提高了音調:“我跟你說話呢!”

  七小邪抬起頭看了她一眼,有模有樣地說:“可惜這上麵的字隻有我能讀懂,你一個不識字的,看了也白看。”

  韓瑾袖從凳子上跳了下來,看了她一眼,說:“那你教我識字。”

  七小邪停下笑,放下書本,說:“好。”

  七小邪拿過紙和筆,蘸了點墨水,三下兩下就在上麵畫了一隻大公雞,然後將紙遞過去,問她:“這是什麽?”

  韓瑾袖說:“雞。”

  七小邪點頭,繼續說:“寫出來。”

  韓瑾袖拿起筆,卻遲遲不能落下,半晌,她抬起頭,喪氣道:“我不會。”

  七小邪“啊”了一聲,故作難辦地說:“你要是不會,我可要在你的臉上畫一道,再不會,再畫一道。”

  韓瑾袖聽了,臉色一變,忙埋下頭去翻著書本,找到“雞”字,終於記住,提起毛筆在紙上歪歪扭扭地寫出這個字。

  七小邪滿意地點了點頭,又提筆在紙上畫了一隻豬。

  這下小娃娃興衝衝地說道:“這個我會!”

  刷刷兩下,紙上多了一個“豬”字。

  七小邪驚訝地看了她一眼,佩服地點了點頭。其實她也不會寫這個字。

  七小邪繼續畫著,韓瑾袖寫不出來的時候,臉上就被畫一道,還得低著頭去翻著書本找那個字背下來,遇到她會的,她就會興奮地寫下那個字。

  幾個侍從趴在窗沿看著,隻見屋裏七小邪蹺著二郎腿,一隻手提著毛筆,一隻手抓著雞腿,時不時還提筆在小主子臉上畫一道。眾人皆瞪大了眼睛,仿佛看見了什麽不可思議的事。

  陪韓瑾袖玩了半天,七小邪向著客房走去,穿過竹林,不遠處小銅正背對著她,好像在和什麽人說著話。

  七小邪停下腳步,喚了一聲:“小銅?”

  不遠處的小銅背影頓了下,忙轉過身來,向著七小邪的方向跑來,一臉緊張道:“小姐,你去哪了,讓小銅好找!”

  七小邪心裏不禁疑惑,看向她問道:“你剛才在和誰說話?”

  小銅眼神閃躲了一下,低頭用著毫無異樣的音調回答:“小銅剛剛隻是一個人在那裏,沒有和誰說話。”

  七小邪沒有多問,隻是點了點頭。

  用過午飯後,七小邪依舊在韓府裏轉著,好巧不巧,又遇上了小主子韓瑾袖。

  韓瑾袖坐在亭子裏,一旁幾個侍仆被她教訓得大氣不敢喘。

  韓瑾袖見了七小邪,麵上先是驚喜,隨後又硬生生地將那抹驚喜壓了下去,有些別扭地對她說:“你過來,我要你教我識字。”

  幾個侍仆紛紛低頭退到一旁,七小邪大咧咧地走了過去,直接就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了下來,伸手挑了一個果子塞到嘴裏,說:“我現在不想教,咱們玩會兒可好?”

  韓瑾袖想了想,忙點頭。

  七小邪跟她講了一些她跑江湖遇到的趣事,逗得小丫頭笑得前仰後合。

  突然有幾道視線投來,七小邪轉頭看去,花無顏和韓長景正坐在不遠處談論著什麽,好像聽到這邊的動靜,都轉頭看過來。

  韓瑾袖將石桌上的東西全都推到七小邪身前,熱情地說:“你多吃點,多吃點,等等再講幾個給我聽!想不到你以前還當過乞丐,竟然還趁同伴睡著,把虱子丟到同伴嘴裏……哈哈哈……”

  好像是見了什麽不可思議的事情,韓長景眼睛一眨,對著花無顏輕輕說了幾句。隻見花無顏彎起嘴角,眸中泛上一絲笑意,看得七小邪臉上直發燙。

  韓瑾袖見七小邪出神,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說:“喂……”又覺得有些不妥,忙改口,語氣中帶有一絲討好與崇敬,“姐姐,你在看什麽?”

  七小邪見這小娃娃肯叫她姐姐,樂得眼睛都眯了起來,她轉過臉,隨口說:“我們玩個遊戲可好?”

  韓瑾袖直點頭。

  七小邪低下頭在她耳邊說:“你去和那個哥哥說你要他的玉飾,就是他腰上掛著的那塊,看他給不給你。”

  韓瑾袖聽罷,點了點頭,跳下石凳就向著花無顏的方向跑去。

  韓瑾袖跑到花無顏身前,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袖,花無顏低下頭,她伏在花無顏耳邊說了些什麽,又指了指他腰上那塊玉。半晌,花無顏塞了一個東西到她的手裏,韓瑾袖遲疑了一下,又一路跑回來。

  見她回來,七小邪忙拉著她問:“怎樣怎樣?”

  韓瑾袖搖了搖頭,將手裏一塊東西遞過去,說:“哥哥說那玉是給他將來娘子的,若我想要,就自己去買。爹爹問我在和哥哥說什麽,我才沒告訴他!”

  小手展開,兩枚銅板躺在她的手心。

  七小邪見狀,咬牙切齒,她抬頭看向那處,花無顏正和韓長景談論著什麽,絕色的側臉很認真地看著對方,不時點點頭。感覺有視線投過來,花無顏緩緩彎起嘴角,眸中笑意更甚。

  七小邪喪氣地轉回頭,看見一直盯著她看的韓瑾袖的臉上多了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姐姐,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哥哥?”

  七小邪一怔,她看了花無顏一眼,又看了韓瑾袖一眼,剛要搖頭,就聽韓瑾袖說:“姐姐,剛才那個哥哥還對我說,那玉是要給他將來娘子的,好像是叫什麽七小邪。”

  七小邪倏地瞪大杏眸,先是一陣心跳加速,又是一陣驚慌失措,她低下聲音說道:“他逗你呢,他就是不想給你。”

  韓瑾袖笑得眯起眼睛,說:“姐姐不用躲藏了,我們一家都知道你其實就是七小邪。”

  七小邪啞然,她張著嘴巴,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麽。

  韓瑾袖繼續說道:“姐姐,你怎麽惹著子畫扇那個閹人了,他真的好討厭,好幾次都想套問我爹是做什麽的……”

  七小邪在聽到韓瑾袖形容子畫扇是“閹人”時,忍不住笑出聲來,意識到失態,她輕輕咳嗽以掩飾。

  韓瑾袖彎唇笑道:“姐姐,你要是喜歡那個哥哥,你就說出來,實在不行,我可以幫忙傳達。”

  七小邪愈發覺得眼前這個小娃娃不簡單,她忙低下聲音說道:“休要胡言亂語,小心我把你不小心打碎你爹爹寶硯的事說出去!”

  被威脅了,韓瑾袖識相地閉上嘴巴,兩隻大眼睛卻還是盛滿笑意。

  七小邪怎麽也坐不住了,她匆匆逃離,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心裏好像有什麽東西在亂撞,她覺得自己竟變得有些不像自己了。

  隻顧著胡思亂想,心緒早就飄遠的七小邪沒注意腳下,沒走幾步,腳下就一個踩空,隻感覺身子一晃,緊接著撲通一聲掉進了池子裏。

  冰冷的觸感襲來,七小邪隻覺得心口一下絞痛,渾身力氣被抽走般,她的腦子中一段零星片段閃過——一個夜月皎潔的夜晚,門堂前充斥著濃濃的血腥味。孩童的啼哭聲、女人撕心裂肺的叫喊聲、廝殺聲……她仿佛聽見有個男人的聲音在低吼:救我的孩子!

  胸口的絞痛一波一波傳來,七小邪咬著牙齒,捂住胸口,想起毒煞給她下的那毒,當時的痛感和現在一模一樣……

  冰冷的水包裹著她的全身,一點一點吞噬著她的意識,七小邪感覺自己在沉入水裏的那一刻,耳邊響起韓瑾袖的哭喊聲,一抹紅色鋪天蓋地地席卷著她的一切,將她緊緊包圍……

  耳邊是一陣對話聲,有人在走動,人影晃來晃去。

  七小邪感覺自己的眼皮好像被什麽東西壓住了般,怎麽也抬不起來。有股淡淡的香味飄動,有人緊緊地看著她,也有人按著她的手腕。

  過了很久,周圍安靜了下來。

  黑暗中有一道白光牽引著她,七小邪一步一步走著,突然,那道白光將她緊緊包裹,她猛地睜開眼睛。

  刺眼的陽光使她有些不適應地再次閉上眼睛,過了幾秒,她又將眼睛緩緩睜開。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