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19節

  七小邪將《九宗秘籍》塞回包裹裏,冰蠶鞋壓在最底下,兩根翠竹也完好地躺在那裏,她將包裹塞回櫥櫃裏。

  突然間一個東西從櫥櫃裏掉了出來,七小邪低頭看去,好像是一條手帕。她蹲下身將那白色方帕撿了起來。

  帕子上繡著一對鴛鴦,旁邊還用黑線繡著一句詩詞:“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七小邪雖不認識這兩句詩詞,卻知道那鴛鴦是有情之人相贈用的。

  七小邪驚訝不已,這定是溫楚楚繡的,莫非她是有喜歡的人,卻一直無人知道?

  一旁小銅忽然驚呼道:“小姐,你看那是什麽!”

  七小邪抬頭,櫥櫃裏閃過一絲白光,她伸手將裏麵的東西拿了出來,是一把短匕首。

  短匕首鋒利得很,溫楚楚藏著這個東西是做什麽?低頭看向手中手帕,七小邪心想:莫非二者有什麽聯係?

  忽然間,她想到了什麽似的,對著一旁小銅囑咐道:“你且先別說這件事,那溫楚楚定是有輕生的意念,先留意觀察再看。”

  小銅忙點頭。

  七小邪將東西放回原處,心裏卻不停地猜測著事情的原委……

  屋外雨未歇,一股清香飄動。

  七小邪嘴裏輕哼著一段聽來的小曲,邊唱邊走。

  走到花無顏屋前,七小邪想也沒想就推門走進。

  屋裏竟空無一人。

  七小邪想了想,又退了出來,轉身,欲要離開,忽然一抹紅影招搖而過,停在她身前。

  好聽的聲音從頭頂響起:“怎麽不唱了?”

  七小邪一愣,抬頭看向他,花無顏正輕笑著看她。

  七小邪皺眉,“我為什麽要繼續唱?”

  花無顏勾唇一笑,推開門走了進屋。

  七小邪跟了進去,坐到桌前,問道:“可有筆和紙?”

  花無顏點了點頭,從包袱中拿出一些筆紙和墨,放到桌上,看她一眼,問道:“是要做什麽?”

  七小邪拿過筆,蘸了蘸墨水,用一個極不規範的姿勢在宣紙上草書幾筆,半晌後,她將紙推了過去,道:“你且說說,這兩句詩是什麽意思?”

  花無顏低頭看去,不說七小邪的字有多難看,辨別倒是還可以。將每個字都認出後,花無顏抬頭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眼中泛上一絲笑意,他斜眸道:“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你可是在表白真情真意?”

  七小邪聽後一愣,她不傻,也能猜出這兩句詩的意思,須臾,臉上有些發燙。

  她收回紙,低頭輕聲道:“你倒是會多想。”

  將紙疊起來收好,七小邪站起身子,抬頭看了花無顏一眼,又收回目光,哼著小曲走出了屋子。

  回了溫楚楚的屋子,見小銅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七小邪也沒去打擾,坐在窗戶前看著窗外,細雨已停,魚塘一片一片,遠望過去,青山綿延。

  不知過了多久,身後響起小銅初醒的喃喃聲:“小姐?”

  七小邪回過身去,小銅揉了揉眼睛,忽然間站起身來,忙低頭道:“小姐,我剛才不小心睡著了。”

  七小邪搖了搖頭,輕笑道:“沒事,路上舟車勞頓,也苦了你了。”

  七小邪看著小銅羞赧的表情,突然問道:“倘若有人對你說‘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你會怎想?”

  小銅聽後,在嘴裏念了念,而後羞紅了臉,輕道:“必是有情人相贈的情話,這般癡情……小銅不知該怎麽回應。”

  七小邪見她不知所措的模樣,笑出聲來,小銅見她在笑,更是嬌羞。

  笑過後,七小邪輕喃:“有情之人……”

  晚膳後,夜空黑暗寂靜,七小邪在屋裏坐立難安,來回走動。

  小銅見狀疑惑道:“小姐怎麽了?”

  七小邪搖了搖頭,最終一把拉開屋門,衝了出去。

  “我去如廁。”

  一溜煙,人沒影了。

  七小邪捂著肚子跑出屋子,她終於知道花無顏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是什麽意思了。她在心裏暗罵,這花無顏也不早些說,害得她吃那麽多藥丸子。這下倒好,搞得腹瀉了。

  出了茅廁,七小邪軟著身子走著,忽然聽得路邊一陣竊語聲。

  她停下腳步,躲在一旁,向那處望去,隻見一男一女站在不遠處,被樹葉隱蔽得很好。七小邪隻覺得那女子眼熟,那不是溫楚楚嗎?

  七小邪皺起眉頭,她怎麽會在這裏?而且那個男人,可是她的情郎?當七小邪看清男子時,忍不住搖了搖頭低歎一聲。那個男人一看就比溫楚楚大上許多,穿著樸素,長相平淡無奇,真不知溫楚楚是怎麽喜歡上這人的。

  溫楚楚癡情地看著他,聲音中帶有一絲顫抖,說:“林宿,你為何就不能多看我一眼?”

  那個被溫楚楚喚作林宿的男人滿臉的不耐煩,他低頭粗著聲音說道:“還要我說多少遍,你我本就是親兄妹,我勸你還是死了心吧!”

  七小邪倒吸一口涼氣,親兄妹?不得了了,這溫姑娘喜歡的人竟然……

  溫楚楚哭著說道:“我從生下來便被送來溫家當女兒,隻要你我能接受,不知情的旁人是無所謂的……”

  林宿看了她一眼,生氣不已,他向前走了幾步,說:“你要爹娘心裏怎麽想?溫家夫婦怎麽想?要我心裏怎麽想?”

  溫楚楚向前走了兩步,苦苦哀求道:“我們隱居山間,好不好?”

  林宿歎了口氣,就要走開,卻被溫楚楚一把抱住。

  他氣急敗壞地低吼:“放開!”

  溫楚楚不放,他一掙脫,手無縛雞之力的溫楚楚被摔到一旁。她爬起來,從懷中拿出一物,抬頭看他,一臉的心碎與絕望,她輕聲道:“算我一廂情願……”

  七小邪定睛一看,竟是寫著那兩句詩的鴛鴦手帕!她是什麽時候把東西拿走的?難不成小銅會睡著是被迷藥迷暈的?

  林宿沒有看她,溫楚楚卻又從袖中拿出另一物,刀鋒一閃,就要向著自己的脖子劃去。七小邪眼尖手快,一眼就看出她手裏拿的是那把短匕,她從地上撿起一粒石子,彈了過去,不偏不倚,正好將那把短匕擊落。

  林宿沒有看見溫楚楚手中的短匕,而是聽到七小邪這邊剛剛發出的動靜,他頭一偏,低喝一聲:“誰?”

  七小邪屏住呼吸,動也不敢動,感覺林宿的視線如針一般向這邊投來。地上的溫楚楚悲痛欲絕地坐著,此刻也抬頭看過來,眼中彌漫著水霧,泛著無盡的絕望。

  忽然一隻手將七小邪拉了過去,不偏不倚地倚在一個胸膛。

  七小邪倏地抬頭,與一雙桃花眸對視。

  花無顏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豎在她的菱唇上,示意她不要說話,七小邪忙點頭。

  那邊林宿試著向這邊走了幾步,依舊試探地低喝:“誰在那裏?”

  七小邪緊張地閉起雙眼,花無顏眉頭輕蹙。濕潤的薄唇落下,一雙手將她牢牢擁住。七小邪瞪大了杏眸,全身輕輕顫抖……

  空氣中彌漫起一股淡淡的清香,七小邪隻覺唇上的觸感輕輕輾轉。

  林宿向這邊一看,看到的是男女幽會的一幕,他低咒一聲,匆匆走遠了。

  坐在一旁,手撐著地的溫楚楚狼狽地站了起來,遊魂般也跟著離去了。

  兩人一走遠,花無顏便低垂下眸子,伸手將七小邪身上衣物整理好,輕道:“回去換一身吧。”

  花無顏披散而下的青絲撩著她的臉頰,剛才的那幕使她至今恍若置於雲端,半晌都未反應過來……

第九章 羞花閉月花愁顫

  清早,哀雲遍布,漁夫一臉的黯然,他的夫人哭得眼睛紅腫不堪。

  空中飄落黃表紙,烏雲壓下,一片片魚塘也成一片灰色。空氣中保留著未淨的雨水,腳下泥土鬆軟。

  溫楚楚靜靜地躺在簡陋的木筏上,一身樸素的長裙被清風吹起,清秀的臉上帶著一絲若隱若現的悵惘與寧靜。

  從一開始,七小邪就注意到一旁的林宿了,他緊握雙拳,臉上表情看不太清,但從他那顫抖的身子來看,很是悲痛。

  花無顏又多給了漁夫幾錠銀子,小銅看著這壓抑的氣氛也不敢說話,牽過兩匹馬,走了過來。

  花無顏將七小邪帶到馬背上,小銅騎上小馬,幾人與漁夫告別後,繼續東下。

  細雨綿綿,兩匹馬一前一後地走著,七小邪腰間垂下的銀鈴輕輕響著,紅線飄動,走向朝陽所在的天際,漸行漸遠,漸遠漸迷。

  離開了漁歌村,路途中又遇到了一些拿著通緝令到處詢問的人,一一打發掉後,三人繼續趕路,天漸漸地放晴,已經看不見陰霾。

  應該是離漁歌村很遠了,又離東瑤城近了一些。

  到了道文鎮,總算看見繁華的街市,騎在小馬上的小銅一路興奮地打量著周圍。

  七小邪抬頭問向身前的花無顏:“要去找個客棧嗎?”

  白馬不快不慢地走著,兩旁叫賣聲此起彼伏。花無顏輕道:“去我一個朋友那裏借住就好。”

  七小邪“哦”了一聲。心裏對這花無顏的朋友很感興趣。

  馬匹在一府邸前停下,門楣裝飾得很大氣,下了馬,花無顏輕叩朱門。

  大門被兩個侍從打開,又迎上來一個侍仆,將兩匹馬牽走。

  鑲金鏤空的房梁,西南方簷角正立著展翅欲飛的雄鷹裝飾物。樹枝間的點點新葉卷舒著,就連那路間的鵝卵石子,也是擺成整齊好看的圖案。這裏的每一個角落,每一處景致,都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去裝飾描繪般。放眼望去,隻覺一片恢弘,靜也恬淡,博也宏雄。近處,有幾座淡雅的竹屋,幽靜的池塘,奇形異狀的假山。遠處,一片鬱鬱之山,小樓立於雲霧之中。

  七小邪看得不禁咋舌,果真是什麽樣的人有什麽樣的朋友,這裏的每一處都是用雪花銀堆出來的。

  不遠處迎上來一個看起來三十歲出頭的男子,俊秀的眉眼,一身紫金色長袍上繡著精美的圖案,白玉束腰上掛著幾隻配飾,足蹬一雙鑲著金邊的黑色長靴,見到花無顏,立刻現出笑容,十分親和。

  七小邪並不討厭這個人,反而還覺得他很親切。

  男子與花無顏寒暄幾句,將視線轉移到一旁的七小邪與小銅身上。

  他笑問:“這二位是?”

  花無顏淡笑著,不等他回答,七小邪便搶先熱情地自我介紹道:“我叫金銀,這是我的侍從,叫小銅。你沒有聽錯,我們真的就叫金銀銅。”

  男子一愣,隨後哈哈笑開了,他伸手輕撫額頭,無奈道:“想不到你身邊竟會有這樣有趣的女子……不過說來也奇怪,你竟會帶女人在身邊。”他正了正臉色,看向七小邪,眼中卻飽含笑意,“我叫韓長景,有什麽需要盡可跟我說。”

  七小邪點頭,一旁的小銅滿臉興奮地打量著周圍。

  忽然,一個身影跑了過來,幾人看去,一個五六歲大的小女娃身穿桃色小襖,足蹬小白靴跑了過來,白皙的臉蛋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的鼻頭,跑得直喘息。

  “爹爹!”她跑了過來,撲到韓長景的腿上。

  韓長景笑開來,將女娃抱了起來,寵溺地用手指刮刮她的鼻頭,輕聲道:“袖兒又沒有好好讀書。”

  女娃伸手環住他的脖子,將頭埋到他的頸間,撒嬌地搖了搖頭。

  韓長景笑著,俊美的臉上帶上一絲溫柔,他轉過頭來對著幾人說道:“這是小女韓瑾袖,無顏,你上次見她她才剛學會爬,這次就已經長成一個小姑娘了。”

  花無顏輕笑著點了點頭,說:“的確是美人。”

  韓長景哈哈笑著,“你還是這麽會說話。”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