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17節

  七小邪撇過頭去,喃了一句:“真不該叫你過來,你一過來,比剛才更熱了。”

  花無顏隻當沒聽見,突然遞給她一個東西。

  七小邪低下頭去,看見一支玉簪靜靜地躺在他的手心,在陽光的照耀下流轉著美麗的光澤。

  他輕道:“這是上好的白玉。”

  七小邪腦子突然閃過一堆金子,她習慣性地伸手要去拿,卻又在快要觸碰到玉簪的時候停住,手就這麽僵滯在半空中。

  忽然間,他的身子向前一傾。七小邪一驚,向後一退,結巴道:“我剛才不過就是說你一句,你可別動手……”

  他的兩隻手輕撫她披散而下的頭發,七小邪怔住,一股淡香從她眼前那片薄衫中透出。他微尖的下巴輕揚,漂亮的菱唇微微張著,隱約可見紅唇下的白齒。

  身子又拉開了距離,七小邪伸手輕輕摸向腦後,原本披散而下的頭發此刻被高高綰起,而那根玉簪子把頭發牢牢固定住。

  “這樣很好看。”他彎起嘴角,輕聲道。

  從小到大,除了師傅,連她娘都沒有幫她梳過頭。忽然間習慣了慵懶,不去打理的頭發此刻被人精心綰起,她竟有些不習慣。

  耳邊忽然響起小銅嬌脆的聲音:“小姐!”

  七小邪抬頭看去,小銅手裏抓著隻野兔子正向她跑來。

  七小邪驚喜一笑,也忘記與花無顏說話,忙站起身來迎上前去。

  花無顏跟在後麵,將小銅手裏的兔子接了過來,提著兔子走到一旁生火去了。

  七小邪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小銅以為七小邪是在與他鬧別扭,了然一笑,安慰道:“小姐放寬心,不管你與公子有什麽誤會,一切都會好的。”

  七小邪沒有說話。小銅看到她綰起的頭發,驚喜地說道:“小姐,你真好看!”

  忽然被誇讚,七小邪有些愣神。她抬頭看向小銅,不知她是怎麽搞的,也許是捉兔子時無意間抹上的,臉上沾上泥土,光潔的額頭上汗水涔涔。

  七小邪輕笑一聲,伸出手替她抹了抹臉頰,笑她:“怎麽搞得像隻花貓。”

  小銅不好意思地笑笑,自己伸手擦了擦頭上的汗。

  不一會兒,一陣誘人的香味飄了過來。

  七小邪轉頭看去,花無顏修長的手指正輕輕轉著烤兔,這一幕與他平常的形象有些不大一樣,七小邪也不去多想,饞蟲將她****得什麽都不顧了。

  小銅看著被烤得金黃誘人的烤兔,直點頭道:“公子真是好手藝!”

  花無顏抬頭,見七小邪一眨不眨地盯著自己手上的烤兔,一笑,他輕輕一招手,接著就看到七小邪雙眼放光地跑了過來。

  接過烤兔,七小邪大快朵頤,拉過小銅,也塞給她一隻兔腿。

  小銅先是推辭,隨後實在是被****得不行,也不顧形象跟著七小邪一頓猛吃。

  七小邪抬頭看了一旁不緊不慢地輕咬兔肉的花無顏一眼,心裏暗暗想著:吃個肉也這麽斯文,真是投錯了胎,應該跟她互換才對。

  她抬眸看著他,輕聲說道:“你以前不會是做廚子的吧?”

  一旁還在咬著兔腿的小銅在聽到她說的話之後,嗆到了,眨著眼睛看向七小邪。

  花無顏也愣了。

  怕他生氣,不等他說些什麽,小銅忙點著頭說:“小姐的意思是味道很好,公子的手藝可以和廚子比了!”

  花無顏看了小銅一眼,桃花眸中意味不明。小銅愣了一下,頓時低下頭去。

  七小邪沒有察覺氣氛的不對勁,她剛丟下手中的骨頭,就聽到身後傳來幾個人的腳步聲。

  一個粗獷的男聲說:“也不知這七姑娘到底去哪裏了,真叫人好找!”

  另一嫵媚女聲接著道:“教主的吩咐,做屬下的能不聽從嗎,倒是苦了副教主,得跟我們一同出行。”

  另一個沙啞的聲音低歎:“江湖之大,要想找個人,堪比大海撈針啊……”

  腳步聲逐漸走近。

  七小邪感覺自己的身子都變得僵硬。

  忽然,腳步聲停下,七小邪感覺那幾道視線投了過來,一個清冷的女聲在身後響起。

  “前麵幾位俠士,請問見過這個人嗎?”

第八章 得我者得江湖

  晴空之下,叢林中有窸窸窣窣的聲響,偶爾一聲響,鳥雀被驚得拍著翅膀從林子中飛出。

  清湖蕩漾著粼粼波光,在那一瞬間,仿佛一切都寂靜了。

  七小邪背對著來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瞬間心裏敲鑼打鼓起來。

  小銅看著走過來的幾人,有高有矮,有男有女,有佝僂著背的老人,也有手臂上纏著毒蛇的中年女子,有蒙著紗隻露出勾魂雙眸的年輕女子,還有虎背熊腰的壯漢。

  為首的,是一個一身淡藍色羅裙的絕美女子,她麵無表情,聲音清冷好聽,她每走一步,都猶如靜蓮盛開,清冷如玉。

  仔細看著她手裏拿著的那張紙,竟是一張通緝令!

  小銅嚇了一跳,她定睛一看,上麵是一傾城動人的少女,一雙杏眸靈動得仿佛可以照入一切,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花無顏看了一眼來人,輕聲說道:“此人若是被我們看見,我們也不會在這裏。”

  七小邪忍不住驚歎一聲,花無顏一句話將一切都推了個幹淨,如果真的有人遇到被通緝的人,定然會追去,而不是在這裏坐著不管。

  一個女聲賭氣道:“七姑娘到底去了哪裏……”

  幾人在一旁坐下,七小邪僵硬地抬頭看去,已經做好了被識破的準備。

  “你們這是要去哪兒?”一旁蒙著麵紗的年輕女子與七小邪對視,表情沒有一絲異常。

  七小邪在心裏詫異,他們竟然沒有認出她來!

  忽然想起,臉上的易容妝是花無顏為她上的,那些易容膠……難怪會這樣。

  隻聽花無顏的聲音響起。

  “我們是要去道文鎮。”顯然,問清蓮他們都不認識他。

  一旁蛇女比較敏感,盯著七小邪和小銅看了半晌,半信半疑地問道:“你們真的沒見過這上麵的人?”

  知道她指的是通緝令上的畫像,小銅維護七小邪,氣道:“小姐才不懂這些,你們不要為難她!”

  幾人聽後臉色有些緩和,一般提起小姐這個稱謂,人人都會想到大家閨秀,並且看眼前這兩個女子,清秀可人,倒無半分跑江湖的味道。

  隻是一旁的紅裝男子實在是太過惹眼,雖然也很難從他身上讀到些什麽。

  問清蓮看了幾人一眼,輕輕點了點頭,清冷的聲音說道:“打擾各位了。”

  七小邪有些心虛地轉過頭去,聽著幾人走遠的腳步聲。

  “白護法怎麽躲進船裏就不出來了?”清冷的女聲問道。

  “水月跟白護法交情甚好,水月此次失蹤,恐怕給白護法不小打擊。”沙啞的聲音回道。

  “唉,白護法這次也不知道何時回山莊……”嫵媚的女聲歎了一口氣。

  ……

  幾人走遠後,小銅蹲下身收拾著一地的狼藉,七小邪躺在陰涼的地方休息,花無顏在一旁站著,一襲絳紅色長袍拖曳在地上,兩匹馬睡得正香。

  但七小邪卻睡不著,隻要她一合上眼,就會想到穆靈端那驚愕的表情。他現在又派人找她是要做什麽?她這輩子都不願意回到那裏,雖然……他並沒有隱瞞她什麽,可是他給她的感覺就是她被欺騙了。

  七小邪閉著眼睛說:“花無顏,我總覺得我好像在很久以前見過你。”

  半晌,都沒有回應。

  七小邪皺了皺眉,睜開眼睛,發現花無顏已經不在原地,她坐起了身子,四處張望,也沒有找到他的人影。

  她忍不住嘟囔:“人又哪去了?”

  她站了起來,習慣性拍了拍身上的灰,向著小銅走去。

  她對著小銅招了招手,道:“你可看見花無顏了?”

  小銅一愣,眨了眨眼說:“是公子嗎?我也沒注意到他。”而後嫣然一笑,“小姐莫要擔心,公子定是有事去了,很快就會回來的。”

  七小邪低頭思索,剛要抬頭,幾道人影落下,猛地將一旁的小銅拉扯住。七小邪大驚,喝一聲:“誰?”

  小銅著急地扭動著被人束縛的身子,奈何雙手被人捆綁在身後,難以掙脫,她衝著七小邪大喊一聲:“小姐快跑!”

  七小邪向後一看,一個粗壯的身影向她撲來,七小邪身形一閃,剛躲開,就被另一人穩穩地抓住肩膀,一個吃痛,七小邪被人抓住兩隻手腕,動彈不得。

  七小邪瞪大杏眸抬頭看向突然襲來的幾人,為首那個是個個子很高的男人,又黃又瘦,臉上笑容極其詭異,表情扭曲,一手抓著小銅的雙手,一手拿著一張通緝令。他的身旁是一個童顏女子,約莫二十歲出頭,身形曼妙,她輕輕一笑,仿佛無辜天真的孩童,根本不像惡人。抓住七小邪的這人是個很壯的男人,黝黑的皮膚,身上係著獸皮,長至腰間的頭發用一根繩子簡單捆綁,臉上兩道猙獰的刀疤剛好就在發際處。

  為首那個又高又瘦的男人詭異一笑,輕輕抖了抖手裏的通緝令,道:“我們是羚羊三煞,專門捉拿和這通緝令上一般年紀的女娃,如果你們不是這上麵的人,那不巧,要想贖人的話就寫信讓你們的爹娘送銀兩來贖人吧。”

  七小邪瞥那通緝令一眼,輕歎一聲,裝模作樣道:“我是孤兒,身上銀兩還要趕路用,區區幾兩銀子,幾位也看不上眼,倘若真要,幾位便拿去吧。”

  小銅見七小邪被抓住,著急了,她掙著身子衝著幾人大喊大叫:“放開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從未得罪過幾位,你們休要欺負人!”

  一旁那個童顏女子手扶柳腰,走到小銅身前,莞爾一笑道:“好個護主的丫頭,再叫,我拔了你的舌頭可好?”

  小銅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緊咬下唇,鼓足勇氣還想再說什麽。

  七小邪倏地瞪起眸子,想不到這麽一副無邪的臉蛋卻長著蛇蠍心腸,果然人不可貌相。倒是花無顏到底去了哪裏,怎麽還不過來……

  須臾,她鎮定下來,用著商量的語氣對著身後那個抓著她的手的壯漢說:“大哥,能鬆點嗎?手要斷了。”

  係著獸皮的人手上力道果然小了些,但還是讓七小邪動彈不得。

  七小邪又抬頭看向前麵那一男一女,說:“通緝令上的隻是一個人,你卻捉這麽多無辜的人,行走江湖就是講一個仁義。”

  好像聽了什麽笑話,童顏女子嬌笑一聲,走過來伸手挑起七小邪的下巴,說:“仁義用在我們身上不合適,倒是你這張伶俐的小嘴,可惜長在這張沒什麽看頭的臉上。”她眸子一轉,看向刀疤男,“毒煞,把她帶走,倘若查出她不是七小邪,就讓她當我的小丫鬟。”

  又高又瘦的男人陰冷一笑,抓緊一臉焦急的小銅,對著童顏女子說道:“羊兒,這個丫頭當你的丫鬟才合適,那個,丟去打雜還差不多。”

  七小邪瞪起杏眸,在心底暗罵:去你的打雜。

  小銅見自己被拉走,急得快要哭出來。

  七小邪心裏一驚,手上突然使力,身子向後一撞,將那名叫毒煞的刀疤男撞得手一鬆。

  借著機會就要躲開,不料動作十分敏捷的毒煞手一抓,將七小邪牢牢抓住,手一揮,丟了一物到七小邪嘴裏。

  那圓滾滾的東西順著喉嚨下滑,一瞬間,七小邪感覺腹部一陣絞痛,她臉色一變,額頭上細汗涔涔,眼前景象一晃,變成多個,再次重疊。

  很快,痛感消失,七小邪抬頭警惕地看向毒煞,隻覺得他臉上兩道刀疤無比刺眼,聲音有些虛弱地說:“你給我吃的是什麽?”

  毒煞沒有說話,微不可查地勾了勾嘴角。

  七小邪瞬間明白自己是被下了毒。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