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16節

  花無顏退了房,牽著白馬,和七小邪走在路上。

  繁華的街邊小販吆喝叫賣,路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

  花無顏與七小邪並排走著,紅裝男子妖嬈,黃裙少女清雅,兩人站在一起叫人看得移不開視線。路過花魁樓,還有不少打扮得萬分嫵媚的女子向下看來,眼神中滿是好奇與驚羨。

  還有幾個看起來像俠客手持武器的人,手裏拿著那張通緝令四處打聽七小邪的消息,可惜均是一無所獲。

  七小邪看著那些人,心想官府的錢還真不是那麽好賺的,她就在他們麵前,卻無人察覺。

  冷不丁,路中一個縮成一團的身影絆了她一下。七小邪忙低頭看去,是一個一身灰不溜秋的乞丐。

  知道自己礙著路了,估計是被一些人欺負怕了,小乞丐忙低著頭道歉,嘴裏不停道:“對不起,對不起,是小的沒長眼……”

  抬頭,那雙清澈的眸子與七小邪對視,一瞬間,七小邪想到那個有著一雙靈眸的尹可,頓時她低下身去要扶他起來。

  小乞丐驚恐地向後退,嘴裏忙道:“小的髒了大人的腳,是小的眼拙……”

  七小邪抬頭看了一眼花無顏,他麵上噙著淡笑,桃花眸平靜,看不出喜怒,七小邪又低下身,怕嚇到他,輕聲說:“你起來吧。”

  小乞丐戰戰兢兢地站了起來,個頭與七小邪一般高,還是個女娃,可能是長年流浪的緣故,身子十分瘦弱。

  七小邪握著她的手,揚起笑容問她:“你叫什麽名字?”

  小乞丐偏過頭去,有些想要縮回手,低著頭囁嚅道:“他們都叫我小銅……”

  七小邪點了點頭,笑道:“我叫金銀,你叫小銅,咱們金銀銅,齊了。”

  小銅抬起頭,怯生生地看了她一眼,嘴角揚起,又有些膽怯地收回笑容,低著聲音說一聲:“謝大人寬恕。”

  七小邪伸出白皙的手扯了扯花無顏的衣袖,與他那雙桃花眸對視,然後指了指一旁的小銅用著商量的語氣說:“我們把她帶著吧?”

  花無顏低頭看了小銅一眼,俊美的玉顏上看不清是什麽表情,在七小邪百般懇求下,輕輕點了點頭。

  七小邪大喜,露出燦爛的笑容:“你真好。”

  花無顏斜睨她一眼,桃花眸流轉著動人的光澤,勾唇笑道:“要怎麽報答?”

  七小邪隻顧著拉過誠惶誠恐的小銅,頭也不抬就回他:“我現在整個人都在你手上,要怎麽樣都行,還談什麽報答。”

  小銅看了看花無顏,又看了看七小邪,最終彎唇笑著小聲說了一句:“大人和公子感情真好。”

  花無顏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小銅眸子閃過一絲異樣,頓時低下了頭。

  聽了小銅的話,七小邪表情僵了一下,她剛要反駁,就聽花無顏說:“趕路吧。”

  七小邪想了想,提議道:“我們先在這住一晚,明日再趕路,我去給小銅買點衣物,再買匹馬,我們明天一起走。”她轉頭又對滿臉欣喜的小銅說:“以後你就是我的侍從了,咱們像朋友一樣,不用拘謹。”

  花無顏沒有說話,桃花眸輕輕看了七小邪一眼,算是默允了。

  花無顏在客棧又開了三間房,以七小邪的慣性,又被她私自退了一間。用省下來的銀子上街給小銅添置兩件羅裙,又用花無顏給她的銀子買了一匹小馬。

  小銅洗了個澡換上一套淡青色的裙子,整個人都變了個樣。原本滿是灰塵的臉此刻變得白皙可人,菱唇紅潤,兩彎蛾眉,一雙嫵媚的大眼睛是最吸引人的地方,隻可惜瘦了一些,再胖一點一定是個美人。

  七小邪看著眼前這個少女,滿意地點了點頭,拿過桌子上一堆雜物中的一支發簪,拉過小銅的手,將她披散到腰間的頭發綰起,輕輕將發簪插上。

  頭發束起來後,小銅欣喜地對著鏡子玩弄頭上那支發簪,上麵是一隻白白胖胖的小兔子,小巧的兔子襯得她一張巴掌小臉無比靈動。

  忽然間想起什麽,她就要跪下,七小邪忙扶著她。她聲音激動,說:“多謝小姐,小銅很喜歡!”

  七小邪搖了搖頭,剛要說些什麽,眸子瞥到一旁半敞的窗戶外,一隻信鴿飛落在窗沿,歪著小腦袋,轉著溜溜的眸子向屋裏看來。

  是花無顏的信鴿。一定是他找她有事。

  七小邪走到隔壁間,推門而入,花無顏正站在窗前逗弄手中的鴿子。聽到聲響,他輕輕側過身,桃花眸望著她,勾唇道:“我這打聽到一個人的消息,不知你要不要聽。”

  七小邪走進屋裏,轉身關上門,轉過身看著花無顏說道:“何人?”

  七小邪在心底猜測花無顏要說的人是誰。子畫扇?雖然她知道花無顏和他卯上了,可是她對他的事情並不感興趣。風清雲?如果是他,那她寧願聽聽子畫扇的消息。如果不是這兩個人,又會是誰?穆靈端?七小邪抿了抿唇,她最不想聽到的就是他的消息。

  花無顏似乎看出她的心思,輕聲道:“尹可。”

  輕輕的兩個字,瞬間在七小邪心裏掀起滔天巨浪。

  尹可?七小邪瞪大了眼睛,下意識攥緊雙手,想起那兩根翠竹,他不是已經……

  她的聲音浮上一絲顫抖與激動,緊緊盯著花無顏波瀾不驚的臉,道:“他在哪?”

  花無顏輕笑,背對著窗,臉上看不清是什麽表情,回道:“向北去了。”

  北?可是他們現在要去的地方是東瑤城呀!

  七小邪低下頭,抿唇,想著該怎麽辦的時候,花無顏的聲音在頭頂響起:“尹可現在已經被古將軍收為義子,過著平常人的生活了。”古將軍古泉,為朝廷征戰無數,立下汗馬功勞,隻可惜無子無女,尹可在他那裏能過上好日子……

  七小邪捏緊拳頭,可是尹可,他或許和十五年的武林盟主有關係,並且說不準他就是武林盟主的……

  看出了她的動搖,花無顏關上窗,走到她身旁,輕道:“將軍府在京城,你跟著我東下是最安全的。”

  七小邪此刻早已不想什麽通緝的事,她的心裏亂成一團,直到花無顏的一句話……

  “尹可已經不記得以前的任何事。”他的聲音緩了下來。

  七小邪倏地瞪大杏眸,不記得任何事?如果是這樣,那一切就難辦了……

  七小邪回了自己的房間,小銅立刻殷勤地迎了上來,又是為她拉開凳子又是忙倒水。

  見七小邪麵色不安,小銅一臉關切地問:“小姐,你怎麽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我去請大夫!”

  七小邪一把拉住她,搖了搖頭,說:“沒,我沒事。”

  小銅站在一旁,看了她一眼,臉上有些擔憂,卻又沒敢說話。

  七小邪抬頭看了小銅一眼,小銅一見七小邪看她,忙揚起笑臉,一副等待她吩咐的模樣。

  七小邪想了想,問她:“小銅,你可識字?”

  小銅眼中泛上一絲失望,又忙歉疚地搖了搖頭,“回小姐,小銅至今連自己名字都不知該怎麽寫。”

  出乎意料的是,七小邪非但沒有表現出大失所望的模樣,反而還轉過身去用手蘸著茶杯裏的茶水,在桌子上寫下“小銅”二字。

  她抬頭看向小銅,伸手指了指桌子上那兩個字說道:“‘小銅’二字是這樣寫的,你可記住了?”

  小銅又是感激又是驚喜地忙忙點頭,緊緊盯著桌子上那二字看,仿佛要將它永遠烙在心底,直到那兩個字在桌子上漸漸風幹,最後不留痕跡。

  七小邪在心裏暗暗高興,還好她會寫這兩個字。當初,她的名字也是師傅教她識的。

  小銅再次抬起頭時,眼裏已經蓄著淚水,七小邪嚇了一跳,隻聽小銅顫著聲音說道:“謝謝小姐,謝謝小姐,小銅記住了……”

  七小邪搖了搖頭,“以後你跟著我,讓你見更多好玩的事。”當然,她不會在這個時候告訴她,她就是那個被通緝的七小邪。

  小銅一臉感激地猛點頭。

  七小邪斂了笑容,心裏卻想著花無顏對她說的那番話。

  尹可和十五年前的江湖,會不會有所關聯?如果真的有所關聯,那她是不是就可以知道師傅說的那句話背後的秘密了?

  武林盟主,十五年前。

  翌日清晨,花無顏牽著白馬在門口等著,小銅牽著她的那匹小馬一臉欣喜的笑容。

  七小邪背著包裹最後一個從客棧出來,小銅見她來了,忙牽著小馬迎了上來。

  她興奮地喚了一聲:“小姐!”

  七小邪點了點頭,走到花無顏身旁。花無顏上馬後,伸手拉了她一把,將她拉到馬背上。

  小銅騎上馬後緊緊跟在兩人身旁,看著沿途風景,一臉的歡欣。

  七小邪坐在花無顏身後,心裏不免有些疑惑,她本以為小銅不怎麽會騎馬,卻沒想到她騎得這麽好。

  “小姐,我們這是要去哪兒?”小銅問道。

  七小邪抬頭看了一眼花無顏,說:“要去東瑤城。”其實她想去的地方是京城。

  小銅一雙嫵媚的眸子一眨,清秀的臉上瞬間染上光彩,“我就是從東瑤城一路乞討到這裏的!”

  七小邪驚奇地看了她一眼,臉上泛上一絲驚喜,“那說不定我們這次回去可以替你找到你的親人。”

  小銅眸子黯淡下去,搖了搖頭,聲音有些低落,“我沒有親人,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就死了。”

  七小邪沒來由想到自己的爹娘,她也是這樣啊。忽然間她對小銅產生了幾分憐惜,對小銅安慰一笑。

  抬頭看向騎著馬的花無顏,七小邪伸手繞著他垂在身後的幾縷頭發。

  她問道:“你那次是找白靈做什麽?”那些蒙麵人要綁白靈,卻誤打誤撞將她塞進了箱子裏送到他的麵前。

  花無顏,你到底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呢?

  七小邪抿唇,她跑江湖這麽多年,知道很多人,卻不知道他是誰。

  花無****著馬不緊不慢地走著,聽到七小邪忽然問他,剛要回話,馬身忽然向前一傾,就要倒下。

  七小邪猛地摟住花無顏的腰,耳邊是小銅一聲驚呼:“小姐!”

  花無顏伸手抱住她,腳下一點,瞬間帶著她站到了路邊。

  小銅忙下馬跑到七小邪身旁,一臉緊張地詢問道:“小姐,你沒事吧?”

  七小邪搖了搖頭,花無顏看了一眼前兩隻蹄子伏在地上呼吸粗重的白馬,低沉下聲音說:“馬蹄受傷了,暫時走不了了。”

  七小邪皺起眉頭,抬頭看了一眼四周,已經走到叢林裏,這裏的路難走,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如果就在這裏停下,是免不了要露宿一晚。

  花無顏彎下腰輕輕摸了摸白馬的頭,白馬懂事地想要再站起來,卻試了好幾次都徒勞,前半身又伏在原地。

  七小邪想起自己那隻貪生怕死不懂事的黑驢子,搖了搖頭。她走到白馬麵前低下頭去看了一眼,頓時倒吸一口涼氣,白馬一隻前蹄裏插入一塊廢舊的梅花刃。花無顏俯身將刀刃拔出來,拿過一隻小瓷瓶,倒了一些藥粉在上麵,白馬疼得渾身發顫。七小邪解開包裹翻了翻,翻出一條白布,遞了過去,花無顏沒有說話,接過白布纏在白馬受傷的蹄子上。

  包紮好白馬的蹄子,七小邪和小銅均鬆了一口氣。

  花無顏站起身,隨口說:“虧得你還有些準備。”

  七小邪一愣,看到馬蹄子上包裹的白布,瞬間明白花無顏指的是這個。猛然想起什麽,七小邪臉上有些發熱,她沉默不語,沒敢說話。

  因為她突然想起來,那條白布是她平常扮男裝時用來纏胸用的……

  七小邪看了一眼已經晌午的天,轉移話題:“就在這休息吧。”找了一處石墩子坐了下來。

  這裏花木叢生,豔陽高照,不遠處還有一個清湖,這裏是哪,七小邪也不知道。

  小銅的那隻小馬看到在一旁趴著的白馬,主動伸頭蹭了蹭它,兩隻馬的關係很快就好了起來。

  七小邪看了不遠處的花無顏一眼,他此刻正看著他的那匹馬,他那身絳紅色長袍被太陽照得有些刺眼,七小邪看著都覺得熱。

  她衝著他的那個方向喊了一句:“你要不要過來坐?”

  花無顏轉頭,含笑看了她一眼,果真走了過來。

  他在一旁坐下,七小邪頓時有些後悔,她在心裏還是有些排斥他的,他明明知道尹可的下落,卻不讓她去找他。他令她捉摸不透的性子讓她很不喜歡,有一種永遠也無法看透的感覺。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