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14節

  將舊衣服裏的東西全部拿出來重新放在新衣服裏,七小邪直接就向著穆靈端的房間走去。

  推門而入,穆靈端依舊一臉波瀾不驚地斜倚在床榻。隻是……地上橫陳著幾具老鼠慘死的屍體和一些怪蟲已經扁薄的身軀。

  打了個哆嗦,七小邪伸手摸了摸頭,鼻翼飄過一絲清香。

  她的身上有一股奇特的淡香,子畫扇曾說過隻要聞到這味道,他就知道肯定是她來了。長時間的顛沛流離,逃荒一般的生活遮掩了她的本色,曾經生活在臭氣熏天的乞丐堆裏,鼻子就是用來被麻痹的。想到乞丐,七小邪就想到了尹可,那個有著一雙漂亮雙眸的少年。

  七小邪摸了摸掛在腰間的兩根竹子,看了看不知是在閉目養神還是已經睡著的穆靈端,忽然咬了咬牙,一臉大義凜然地解下其中一根竹子,遞了過去。

  “這個給你。”

  穆靈端忽然睜開眼,在見到七小邪的臉時,愣怔住了,視線下移,停在了她伸過來的手上,白皙的手指握著一根青翠的竹子。

  他一驚,緩緩直起身子,鬼使神差地伸手接過竹子。

  七小邪咬了咬牙,道:“這就當是定情信物,收下你就是我內定的夫婿了。”

  指尖傳來冰冷的觸感,穆靈端忽然頓住,覺得這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七小邪一皺眉,生怕他反悔,立刻將整根竹子塞到他的手裏,嘴裏念道:“反正你接下了,你不答應也得答應。”

  除了花無顏的那塊白玉配飾,這兩根竹子就是她最寶貴的東西了。

  穆靈端不語,七小邪剛要開口,就見他靜靜地盯著手心的竹子出神。

  七小邪趁機湊過去,想要擠到床上。穆靈端回過神,伸手輕輕抵住七小邪的身子,道:“睡房梁。”

  停下動作,七小邪咬了咬牙,抬頭看了看屋頂那還沒有她腰粗細的房梁,可憐楚楚地看向他,說:“可不可以不上去?你可都收了我的定情信物了!”

  令七小邪感到詫異的是,穆靈端並沒有將那根竹子還給她,她以為他是默許了她的說法,又興衝衝地繼續湊近,這時門外突然響起嘈雜而又慌亂的聲音。

  “出事啦——”

  吵鬧的聲音不減,七小邪和穆靈端打開門,正好與水月打了個照麵。隻見這一樓層圍滿了人,有人將幾個屋裏的人抬出來,那發黑的臉和慘白的唇,使七小邪渾身一抖,一旁的穆靈端也攥緊了長袖下的手。

  七小邪牙齒輕顫,“回……回來了?還是追來了?”

  水月眼裏閃爍著不安的光芒,道:“怎麽會這樣?”忽然,他想起什麽似的,一把撥開人群,跑向白靈的屋子。

  七小邪緊跟在後,見穆靈端沒有跟上,她又折回來拉著穆靈端的衣袖一起走。

  白靈的屋子裏並沒有什麽異樣,仔細檢查了一番,她隻是昏迷過去了而已。沒有一並被害,可能與她的身份和武功有關。七小邪長籲一口氣。

  穆靈端靜靜地看著,聽著門外議論的聲音。

  “都沒看見人影,就死了這麽多人,這客棧真不能住了……”

  “快退房吧,前頭還有一家客棧,比這家客棧好多了……”

  “快走吧,別看了,免得惹禍上身……”

  ……

  呼啦一下子,整個客棧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小二慌慌忙忙地攔人,可沒人理會。

  隻有幾個膽大的跑江湖的人沒走。一時間,客棧變得空蕩蕩的。

  七小邪環視四周,心裏還是有些不安,喃道:“這譚伯到底是什麽人,知道我們要去找他,這是要恐嚇我們?”

  穆靈端冷道:“不是譚伯。”

  七小邪一愣,不是譚伯?

  身旁一身穿道服的男子嘴裏念叨:“恐怕這人,還在這裏……”

  七小邪伸手要將昏睡的白靈扶起來,在扶起她的一瞬間,七小邪頓住了。

  耳邊是道士說的話在回蕩。

  水月大驚,臉染上一絲懼意,“這紅花散太可怕,我們還是趕路吧。”

  七小邪將白靈扶起來,穆靈端難得伸手扶了白靈一把。

  七小邪點頭,“跑路要緊。”她抬頭看向一旁的穆靈端,他依舊一臉淡然,看不清是什麽表情。

  身穿道服的男子也自覺武力不敵,看了幾眼正被抬走的屍體,急忙離開了。

  穆靈端看了白靈一眼,道:“隻是中度昏迷,明日便可醒來了。”

  七小邪看了一眼水月,忽然道:“水月。”

  水月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怎麽了?”

  七小邪低頭,看向腳尖,聲音不大,“為什麽要害人?”

  水月一怔。

  穆靈端看向七小邪,眸中閃過一絲驚訝。

  七小邪繼續道:“你是喜歡白靈的,你不會害她,所以你隻是給她下了迷藥。”

  水月眸中閃過一絲驚異之色。

  “其實隻要想一想就知道了,羅門教一共就那些人,你給辛天下毒,並非是想幫我,而是想嫁禍於我,讓所有人都以為我才是下毒的那個人,對吧?我知道他們都懷疑過我,因為我是最晚來山莊的,而且住在辛天隔壁。想要嫁禍給我很容易,但是有一個人相信毒不是我下的,所以才沒有人提這件事。”七小邪抬頭,看了一眼穆靈端。

  穆靈端一身寶藍色長衫,青絲用一根玉簪綰起,麵具下看不清表情,眼睛如一潭深水,無言中給了七小邪莫大的勇氣,她又繼續說。

  “譚伯要是想下毒,完全可以在飯菜裏投毒,將萬枯穀的其他弟子一並趕盡殺絕,不留後患。既然留下禍端給人,必然是想要讓這件事鬧出去。你是想趕我走,讓我離開羅門教。客棧的這次,你是想嚇唬我,讓我們回去。你輕功最好,但是還是被白靈察覺了,你怕她知道是你下毒,於是給她下了迷藥。之前我一直都沒想到會是你,直到剛才……我扶白靈起來的那一刻,看見地上有一條死蛇,自那一刻開始,我就知道是你了。”七小邪杏眸直勾勾地看著水月,“你怕蛇。”

  水月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七小邪說完抬腳剛要走出白靈的房間,哢嚓一聲,耳後傳來骨頭碎裂的聲音。她大驚,回過頭去,隻見穆靈端伸出的手將水月的右手骨折彎。水月痛苦的臉上細汗汲汲,卻始終沒有痛呼出聲。

  穆靈端冷冷地看著他,眼中是失望和恥辱。

  羅門教的護法,竟然是個叛徒。

  穆靈端那雙眼眸此刻泛著冷冷的光澤,他欲要將水月的左手也折斷,隻聽七小邪一聲驚呼:“不要!”

  停下了動作,穆靈端看向她。

  七小邪看著臉色慘白的水月,實在於心不忍,求情道:“他沒有害過我們,辛天窺視武林盟主之位,死也是罪有應得,傷及無辜的話,斷他一隻右手已經夠了,放他走吧。”

  穆靈端放下手,卻冷冷道:“羅門教教規。”

  水月渾身一怔,絕望地低下頭去,點了自己身上的幾個穴位,下一秒,倒在了地上。

  七小邪看著水月倒下的身體,眼中閃過一絲悲痛。

  她抬頭看穆靈端:“水月這是做什麽?”

  穆靈端冷冷地說:“入教都要吞一顆絕情丸,叛教或是重罪,最仁慈也是最殘忍的懲罰,就是自行點通經脈,毒素四竄,氣絕身亡。”

  七小邪收回目光,心裏上下翻騰,水月怎麽會是叛徒呢?他到底是圖什麽?還是說……背後另有其人?

  七小邪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

  七小邪和穆靈端扶著昏睡的白靈換了新的客棧,七小邪與白靈一間屋子,晚上方便照看她,明日一早便趕回山莊。

  看著白靈熟睡的臉,七小邪忍不住在心裏歎口氣,白靈要是知道水月已經死了……會不會難過?

  一大清早,七小邪便被白靈給吵醒。

  白靈激動地穿著她剛換上的新白衫在七小邪眼前晃來晃去,還拉著她的手問:“七姑娘,你看我穿這件衣服怎麽樣?”

  七小邪忙點頭。

  看樣子白靈還不知道水月的事。用完早膳後,七小邪又鬼鬼祟祟地跑到穆靈端的屋子裏去。

  麵對七小邪突然闖進屋子的行為,穆靈端已經見怪不怪。

  七小邪拉扯著他的衣袖,揚起笑臉道:“教主,我們快趕路吧。”

  穆靈端還未來得及戴麵具,俊美的臉讓七小邪不禁看呆了,欣喜之餘,七小邪忍不住撲上去就要在他臉頰偷親一口,卻被穆靈端躲開。

  穆靈端一頓,微微拉開距離,低頭靜靜地將麵具戴上。

  七小邪有些不滿地看了他一眼,嘴上也不閑著:“教主,你不戴麵具多好看,為什麽非要多此一舉?”

  穆靈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輕道:“規矩如此,不得逾越。”

  七小邪笑得像隻偷了腥的貓,仰起小臉說:“想不到我們教主這麽墨守成規,呆子!”

  被她笑話,穆靈端先是斜著眸子看了她一眼,隨即又低首收拾著包裹。

  七小邪忽然一把抱住他的腰,一臉認真地看著他,“對了,教主,你喜歡問清蓮嗎?”她知道問清蓮與他沒有別的關係,但還是忍不住想要親口問他這個問題。

  穆靈端一愣,搖了搖頭。低首看向環在腰上的手,誰知那雙手臂又收緊了幾分。

  七小邪忽然彎起杏眸道:“那我就可以喜歡你了,你也得喜歡我,一定得喜歡我,而且不許喜歡別人。”

  她霸道的語氣使穆靈端怔住,雖不言語,他的嘴角卻彎出一個很不明顯的弧度。

  出了客棧,白靈已經將馬車牽了出來。

  見二人出來,白靈忙迎上,四處張望,問:“水月人呢?”

  七小邪剛要開口,一旁穆靈端已說:“他有事先回教了,我們也要回去,叛徒後來又回了山莊,已經被副教主等人發現。”

  七小邪似笑非笑地看了穆靈端一眼,想不到教主大人說謊也不臉紅。

  被她看著,穆靈端竟也不別扭,反而好像在說真事一般。

  白靈低頭暗罵一句水月閃得快,將她那匹馬與轎子上那匹馬係到一起,然後駕馬開始回山莊。

  七小邪坐進了轎子裏,本來就不大的空間更顯擁擠。

  穆靈端低首看向包裹中露出的一截翠竹,伸手將它拿了出來。

  七小邪望著,笑容滿麵,也拿出自己的那根翠竹,兩根竹子一模一樣,仿佛天生一對。

  穆靈端靜靜地看著竹子上刻著的小小的“笛”字,忽然說道:“江湖曾經有過盟主。”

  七小邪停下玩弄竹子的手,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有些結巴道:“不,不是說江湖素來沒有盟主?”

  穆靈端搖頭,“是十五年前的盟主,後來被人害死了,當時的江湖是一片太平,不能說沒有廝殺,至少不像現在。”

  七小邪驚奇道:“被人害死了?”

  穆靈端似漫不經心道:“盟主全家遇害,我卻聽說有個孩子幸存下來,被人偷偷抱走,如今應該還活著。”

  七小邪試探地問:“你認識這個孩子?”

  在七小邪緊張的注視下,穆靈端緩緩搖了搖頭,卻說了一句:“他會是我很重要的人。”他低頭看向手心的翠竹,看著上麵刻著的小小的字,“這是武林盟主的。”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