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13節

  又矮又瘦的老頭百骨沙啞著聲音:“幾位別忘了這裏是羅門教,在我們羅門教,我們想做什麽,外人可管不著。”

  一句話挑起萬枯穀所有弟子的怒氣,其中一弟子指著白靈,氣結道:“你……都是你這妖女害的!半夜做什麽安排女子來我們門口,還……還……”

  還什麽?看樣子有情況啊……七小邪兩眼放光。看樣子昨晚辛天的事情還沒解決,顯然辛天的屍體被藏起來了,幾個萬枯穀的弟子還未察覺。

  七小邪走近,盡量不引起他人注意,就她現在這灰不溜秋的樣子,在人群裏一點都不起眼。

  白靈一臉無辜狀,看著為首那年長的萬枯穀弟子,“遠道而來即是客,我等定然要將幾位俠士照顧周全的。怎麽樣,我們羅門教美人們的舞跳得不錯吧?”悠然的笑意使幾個萬枯穀弟子漲紅了臉,又是一陣口角。

  肩膀被人一拍,七小邪忍不住一縮,轉過頭去,就見水月笑著:“小七姑娘是貴客,大可放開了看熱鬧,怎麽跟個小人一樣賊頭賊腦地縮著。”

  七小邪一頓,伸長了縮起的脖子,低聲道:“這不是怕惹亂子嗎,難不成我還搬著個凳子坐路中央看著你們又打又罵的?”

  水月啼笑皆非,伸手點她,“小七姑娘怎麽每次說話都能噎著人……”

  七小邪渾身抖上一抖,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嘴裏念叨:“做什麽做什麽,男女授受不親!”

  眼眸裏流轉著戲謔的光澤,水月彎唇道:“還知男女授受不親,據我所知小七姑娘可是輕薄了教主一夜。”

  七小邪嘴巴一張,剛要問他是怎麽得知她霸占了穆靈端的床,就聽耳邊一聲怒喝。

  “要麽放人,要麽請你們教主出來理論!”萬枯穀的幾個弟子們已經忍到極致了,一個個都滿臉憤怒。

  不遠處傳來清水般好聽的男音:“理論什麽?”不緩不快,不急不躁。

  萬枯穀的幾個弟子臉色一變,七小邪轉頭望去,隻見戴著半邊麵具的穆靈端正在向這個方向走來。

  萬枯穀大弟子向前一步行一禮,以平和的音調說:“還請教主放出我們師傅。”

  穆靈端盯著他,白靈等人均看著穆靈端,就等他做出下一個指令。

  誰知穆靈端輕抬手,道:“去請辛穀主出來。”

  一旁水月臉色變了,欲要張口說話,卻被七小邪拉住。

  七小邪抬頭看他,“看好戲就成了,多管閑事小心被……”伸手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水月身子一抖,摸了摸鼻子,果然不再說話。

  白靈瞥了穆靈端一眼,側過頭示意蛇女等人下去。

  幾人猶豫一秒,不敢懈怠,匆匆掉頭離開。

  萬枯穀幾個弟子一見有人去請師傅了,臉色稍有緩和。但當辛天被“請”上來時,幾人臉色變了。

  辛天被蒙在白布下麵,穆靈端示意一個侍從將白布拉下,露出辛天一張黑得發紫的臉。

  唇部發白,臉部青紫,還有一股惡臭散發。看到師傅冰冷的屍體被抬過來,當即就有一個心理承受不住的弟子倒了下去。

  萬枯穀幾個弟子一把衝過去圍住辛天的屍體,悲憤地痛哭不已。在看到辛天身體的那一刻,均惶恐道:“是毒!”

  其中那個大弟子偏過頭,指著穆靈端憤憤怒道:“你們等著!”

  說罷,幾個弟子抬著辛天的屍體,還有兩人扛著那個昏厥的弟子的身體,腳踩風似的淩空遠去了。

  一場鬧劇結束,所有人都散開了。

  七小邪站在原地還意猶未盡,白靈等人卻是滿臉的不安。一個沒有穀主的萬枯穀對羅門教來說造成不了什麽威脅,他們在為什麽不安?

  忽地,一道藍影閃現,清冷的女聲響起:“內賊恐怕已經出逃,我此次出穀查了一下,發現辛天被下的……是紅花散。”

  眾人臉色大變。

  七小邪看向神不知鬼不覺冒出來的問清蓮,剛才還在心裏疑惑她去了哪裏,原來是出去辦事去了。

  穆靈端眸子一閃,將問清蓮遞過來的白帕接過。

  七小邪探頭問了句:“紅花散是什麽東西?”聽起來像是毒藥。

  水月勾唇一笑,自賣學問,首先回答她的疑惑:“是十五年前毒死……”說到這裏他連忙打住,又繼續說,“是十五年前的毒,堪稱絕毒,不是說它的毒有多麽厲害,而是使它的人,想不到十五年後又重出江湖。”

  七小邪恍然大悟,“那使它的內賊想必一定是上了年紀的人,那好抓,看看山莊裏少了誰,追去就行了。”

  穆靈端淡然道:“譚伯失蹤了。”

  譚伯?七小邪在腦子裏快速想著這個人的長相。

  問清蓮道:“是山莊掌廚的人。”隨後又補充,“家住東瑤城。”

  掌廚的?七小邪愣住,她經常偷吃廚房的東西,沒準就吃到了準備送辛天去西天的東西,那她會不會也中毒了?不對,如果她中毒了就不會好端端地站在這裏了。

  還有,住在東瑤城,她記得花無顏也是要去東瑤城……提到花無顏,七小邪就想起被她順來的那塊極品好玉,賺大發了……

  她正傻笑中,隻聽穆靈端說一句:“去東瑤城。”

  下午,幾人就出發了。

  問清蓮等人留在山莊看守,以免萬枯穀的那些人回來找麻煩,白靈、水月等人則是跟著穆靈端,一貫死纏爛打的七小邪要求也將她帶上,於是就出現了清秀小公子與魔教教主親密地擠一個轎子的不倫不類的場麵。

  水月在前麵駕馬,一旁單獨騎著一匹馬的白靈則是與他閑扯著。

  轎子裏七小邪一直沒老實,掀開轎簾四處張望,不知怎麽又突然縮回了頭。

  穆靈端疑惑道:“怎麽了?”

  七小邪苦著臉,微微低下腦袋,伸手指了指頭上,道:“喏,有鳥屎掉我頭上了。”

  一向喜好清潔的穆靈端嘴角微微一抽,看著七小邪頭頂上那一團黑色稀狀物,鼻翼輕動兩下,隱約聞到一股極其難聞的味,忍,再忍。他看著七小邪頗為楚楚可憐的臉,剛要開口安慰……

  七小邪伸手一抹頭頂,罵罵咧咧道:“哪天要給我知道是哪隻不要命的臭鳥幹的,一準把你打下來烤了吃,敢在我的頭上拉屎,也不看看我是誰……”原本整齊梳起的頭發被扯得淩亂散開。

  穆靈端轉回臉,閉起眼,決心不再管她。

  袖子忽然被扯了扯,穆靈端隻當不知道。

  七小邪又試探性地扯了扯,穆靈端幹脆偏過頭去。

  不懷好意地一笑,七小邪收回了扯他袖子的手,又掀開轎簾探出頭去看風景。

  見七小邪不再扯他袖子,穆靈端竟有些忍不住低頭看過去,卻在注意到自己袖子上沾著的那些糊得到處都是的鳥屎時,嘴角僵硬。

  七小邪側過頭來,試探性地看看穆靈端,見他臉色不太好,她立馬見機行事,撲上去摟住他的腰,輕輕蹭了蹭,將他原本整齊的衣服弄得處處是褶子,嘴裏討好地道:“教主,我一個女子,總不能髒著手吧,與其擦在難清洗的轎子上,還不如犧牲一下教主的袍子……”

  穆靈端忽然被抱住的腰身僵硬,玉麵具下看不清究竟是什麽表情,他剛要伸手推開七小邪,原本平穩的轎子忽然狠狠地顛簸兩下。

  七小邪的腦袋冷不丁撞上他的下巴,痛感傳來,牙齒瞬間被磕得響亮。

  外麵傳來白靈的怒罵聲:“水月,你眼睛長腦門上去了?沒看見地上那麽大一塊石頭橫在那裏,你想顛死教主?”

  略帶反擊意味的男聲響起:“白護法不是看護教主出行的人嗎,分明是你在玩忽職守,又怎能將這些都推給身為馬夫的我呢?”

  原本還打算繼續討好穆靈端的七小邪被剛才那一下顛得胃裏上下翻滾,她怒氣衝衝地掀起轎簾,看向還在你一言我一語互擊的二人道:“好好看路,教主身子金貴著,要給顛出毛病你們可擔不起!”她借著與穆靈端同轎的身份也順便享受一把使喚大護法的感覺。

  “白護法,水護法,等回去記得領二十杖責。”穆靈端也掀起轎簾,伸手輕扶下巴道。

  先是一個七小邪蓬亂著頭發煩躁地伸出頭,然後是教主紅著眼睛冷冷責怪,白靈和水月當即頓悟出了什麽,兩人對視一眼,一臉了然的表情,隨即正過身去,規規矩矩地看著路。

  收回頭來,七小邪總覺得白靈和水月兩人剛才看她的表情怪怪的,卻又不知道是哪裏不對勁。

  她偏過頭去,看見穆靈端仍輕觸下巴,想到她剛才撞到他,忙撲上去熱情道:“教主,我來給你揉揉。”

  穆靈端見七小邪又湊了過來,忙拉開二人的距離,道:“不用。”

  七小邪非要給他看,兩人推搡間,馬車停下。

  穆靈端推開她,問外麵:“到了?”

  外麵傳來白靈的聲音:“教主,到觀海鎮了,天色不早了,要不我們歇息一晚再趕路?”

  一聽可以歇息,七小邪整個人都精神起來,顛簸了這麽久,骨頭架子都要散了,終於可以休息了。

  穆靈端遲疑,低頭見七小邪祈求的眼神,抬頭道:“好。”

  剛下馬車,白靈和水月兩人就用驚恐的表情看著七小邪,七小邪有些不明所以,在看到穆靈端沾滿鳥屎的衣袖時頓悟。

  水月輕笑:“教主對你可真仁慈,一般人可不會活著下車。”

  七小邪隻當做沒聽見,大搖大擺地向前走著。

  天色昏黑,幾人進了一家客棧,水月進去開了三間上房,白靈則是將行李全都提到了樓上。

  七小邪皺眉:“明明四人,為何隻要了三間?”

  水月笑道:“你和白靈一間就可以了,我當然不能和教主同住,所以我和教主一人一間。”

  七小邪聽後瞪大杏眸,道:“明明帶足了銀兩,做什麽這麽省?”

  水月笑得萬分妖嬈,“羅門教的賬全歸我管,當然能省則省。”

  七小邪不滿地看向穆靈端,穆靈端清冷如玉的眸子猶如一潭深水,他輕點頭,“再多開一間。”

  在水月詫異的視線下,七小邪得意地揚了揚腦袋。

  晚膳後,幾人都回到各自的房間。

  穆靈端在屋內輕合雙目小憩,昨夜一宿未睡,倦意已經很濃了。

  門突然被人打開,一個賊頭賊腦的腦袋伸了進來,整個人都進來後又將門關上。

  “回你的屋子。”

  七小邪關門的手忽然一抖,她訕笑地回過頭去,看著床上根本就沒睜開眼過的教主大人。

  “居然裝睡。”不滿地嘀咕一聲,七小邪湊過去坐在桌前的凳子上。

  她看著斜倚在床榻上的穆靈端,半邊玉麵具下一雙眼眸此刻合上,長睫卷翹,青絲披散,已經換了另一身寶藍色的長袍。

  收回色迷迷的視線,七小邪道:“我那房給我退了。”

  穆靈端忽然睜開眼,道:“為何退?”

  七小邪伸手拿出懷裏一錠紋銀,呈上,學水月的話說:“能省則省……”

  穆靈端清冷道:“再去開。”

  再開?不要啊,人家可是專門跑來找你的……

  七小邪轉著杏眸,突然笑道:“房滿了……我睡房梁!我現在在外是通緝犯,半夜要是被人抓走,叫都來不及。”

  與她對視半晌,穆靈端輕歎口氣,擺了擺手道:“先去洗洗吧。”

  這家客棧的環境不算太好,洗個澡都可以看到竄過的老鼠。

  七小邪已經看慣了這些,見怪不怪,若給一般女子見了,定是直接嚇暈在浴桶裏,給人占了便宜去。

  啪的一聲,一巴掌拍死牆上的蟑螂,七小邪套上那身男裝,光著腳丫子套上白靈送來的一雙靴子,一頭濕漉漉的長發就這麽散著,不施粉黛的臉如桃花,杏眸忽閃,小巧的菱唇紅潤欲滴。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