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12節

  忘不忘恩負義這不好說,貪武林盟主之位這顆心,就夠讓人不屑了。

  半晌,穆靈端淡道:“萬枯穀現在的確不敵羅門教,可若等一統江湖後,就不一定了。”

  辛天啞然,輕蹙眉頭,還想再辯。

  眾人紛紛沉默。

  白靈嬌脆的聲音響起:“快吃吧,都涼了。”

  眾人再次提起筷子,一頓飯吃得無比壓抑。

  穆靈端沒說究竟幫不幫辛天。江湖正邪兩道素來互不相容,武林盟主一定,魔教必然不會得勝。這個交易,若是成功的話,對於羅門教來說,****真的是太大了。

  七小邪塞著飯菜,如同嚼蠟,一旁的穆靈端似乎感覺出了什麽,一直沉默不語。

  晚膳後,辛天被安排到七小邪隔壁的客房住,他的弟子們則是到了西邊的小樓住。

  想著隔壁就是那討人厭的老頭,七小邪便不勝鬱悶。

  冰蠶鞋,《九宗秘籍》,七小邪,武林盟主。

  多麽不協調的組合。

  推開房門,七小邪倏地瞪大了眼睛。

  屋中那唯一一張床已然不見,隱約察覺不妙的七小邪抬頭向上看去,房梁上被人放上一床被褥,多出來的兩個邊呈懸空狀……

  七小邪瞪起杏眸,還真要她睡房梁?

  門被敲響,走進來幾個侍仆,桌上被放上一遝銀票,還有一盤之前在亭中吃的點心,七小邪在看到送上來的兩物後,頓時心中怒氣煙消雲散。

  就知道穆靈端還是對她好的。

  七小邪彎唇笑著,塞了一嘴的點心後,喜滋滋地跳上了房梁,熄了蠟燭便躺在房梁上歇息。

  萬籟俱寂,雲卷雲舒,星漢迢迢,月隱月出。

  半夜。

  砰的一聲,七小邪咬著牙齒紅著眼從地上爬起來。

  第五次了,這是她第五次掉下來了!

  抬頭看向房梁,腳尖剛要抬起,便聽見隔壁傳來一聲驚叫。

  七小邪皺起眉頭,仔細聽著,好像是羅門教侍女的聲音。

  漸漸門外聚集越來越多的人,七小邪推門而出,見幾個侍仆一臉惶恐地看著隔壁房間。七小邪走過去,看見屋門大敞。

  這不是辛天所住的屋子嗎?她疑惑不已。

  剛走近,一股腥味撲麵而來……

  這令她熟悉的味道,讓她的頭猛然疼痛起來,仿佛要撕裂了般,好像在哪裏聞過這類似的味道……

  “副教主來了。”不知是誰的聲音,頓時周圍騷亂的侍仆噤聲了。

  穩住氣息的七小邪抬頭看去,見問清蓮披著一件大衣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兩個提著燈籠的侍仆。

  夜來風寒,七小邪站著隻覺得寒意從腳騰升。

  問清蓮走到門口,伸手一彈,頓時屋內蠟燭點亮。燭光照亮屋子,同時,將地上橫陳的那具屍體也暴露在人們眼前。

  侍仆們慘白了臉,卻無人敢驚叫。跟隨在問清蓮身後的兩個侍仆麵無表情,想必是見過太多類似的場麵,早已麻木。

  問清蓮臉色微變,看著地上的屍體,與此同時,七小邪也看清了躺在地上的人——辛天。

  晦氣。

  不過,辛天為什麽會突然暴斃?

  不知他是怎麽死的,臉色發黑,身體發臭,如果說他剛進這屋子就死了,那也不到兩個時辰,怎麽會散發出這麽難聞的氣味?莫非……是毒?

  可辛天每日與毒藥打交道,一向對毒藥比常人更為敏感的他,應該會有所察覺才是,萬枯穀穀主被毒死,這個說法實在是難讓人相信。

  “大半夜的,怎麽會出這種事?”白靈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水月等人也已經被吵醒。

  水月見到地上辛天的極其詭異的屍體時,臉色一僵,輕拍胸口,“真是要嚇死我……”

  七小邪碰了碰他,促狹地說道:“你除了性別是男人,哪裏像男人了?”

  水月被她說得一愣,啞然氣結。

  穆靈端不多時便過來了,他看著躺在地上的辛天,菱唇輕抿。

  辛天的表情很安逸,眼睛卻是睜著的。

  穆靈端緩道:“是毒。”

  眾人表情皆不一,有訝異,有疑惑,有不解,有驚恐。

  七小邪看了穆靈端一眼,他如玉的側臉一半遮擋在玉麵具之下,看不清究竟是什麽表情。

  但既然他說是毒,那這辛天便一定是被毒死的了。

  白靈嬌俏如貓的臉上帶著一絲惶恐,道:“教主,萬枯穀穀主死在我們羅門教,會不會……”

  穆靈端聲音倒是很平穩,道:“不妨事,就算整個萬枯穀的人都來,也無勝算。”

  嘖,教主倒是很淡然,人穀主死在自己家,還能坦然得如同沒事人一樣。

  七小邪忽然開口道:“自殺是不可能的,會不會……有人謀殺?”

  蛇女無語地瞥了七小邪一眼,卻是禮貌地說道:“定是有人謀殺。”

  七小邪“啊”了一聲,又說:“會是我們教的嗎?”

  眾人沉默了。

  七小邪看了穆靈端一眼,他的眸子在燭光下泛著清亮的色澤。

  穆靈端低頭看了一眼,說:“若是我教之人害的,必挖除雙眼,斷了四肢。”

  七小邪看著穆靈端的側麵,忽然在心底暗暗欣喜。

  還好還好,看樣子不是教主幹的。七小邪心裏一陣沒來由的開心。下一秒,七小邪又有些失落,如果是教主幹的,那說明他還有意袒護她……七小邪內心糾結萬分。

  但是,除了教主,如果真的是羅門教的人做的,那必然算是叛變,沒有人會在沒有教主指令下斷然行事。但如果不是羅門教的人,又會是誰潛伏在教裏?

  西邊小樓的萬枯穀的弟子們睡得正香,無人知道自己的師傅已經死掉了。

  忽然有幾個侍婢將視線投到七小邪的身上,七小邪並未察覺,就聽穆靈端的聲音響起。

  “先回去睡吧,把辛天先抬出去安放好,留兩個人守著,若有萬枯穀的弟子前來,先攔著再說。其他事,明日解決。”

  眾人聽從,紛紛四散,幾個侍仆將辛天的屍體抬起來。七小邪沒有窺人屍體的習慣,轉過頭去。

  所有人都走了,見穆靈端也要走,她忽然扯住他的長袖。

  穆靈端側過頭來,七小邪楚楚可憐地看著他,“我不要在隔壁陪他睡一夜。”

  知道七小邪指的是辛天,穆靈端有些遲疑,七小邪再怎麽潑皮無賴,但好歹也是個女孩子,想了想,他點了點頭。

  七小邪在心底歡呼一聲,高興地跟在穆靈端的身後。

  “我要去你那兒睡。”

  “嗯。”

  “我不要睡房梁。”

  “嗯。”

  ……

  雕花鏤空的房門關上,搖曳的火燭被吹熄。

  七小邪沒有經過穆靈端的同意就跑到了他的床上,她睡床,他便隻能睡於臥榻。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穆靈端有些後悔讓她來了,可這深夜又發生那麽一件令人恐懼的事,他也不忍讓她一人獨處。

  穆靈端欲要向臥榻走去,忽然,身後一雙手臂將他的腰摟住。穆靈端一怔。

  身後傳來七小邪的聲音:“你陪我睡,我一個人,怕。”

  穆靈端立在原地,感覺腰上那雙手臂越環越緊,一時間竟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半晌後轉身,拉開她的手,他輕輕倚上床沿,剛觸碰到床麵,一雙手便又將他緊緊摟住。

  七小邪抱緊了他,小聲道:“你不許走。”

  穆靈端麵具下的臉愣住,身體驀然僵住。

  嬌柔的聲音道:“你真好。”

  將頭在他胸前蹭蹭,七小邪尋了個舒服的角度,閉上了眼睛。

  穆靈端就這麽保持不動,一向沒有什麽表情的臉上,難得浮現一絲不知所措。

  見七小邪已經安穩睡去,他合上那雙漂亮的眼眸,靜心凝神,無奈苦笑,一夜注定無眠。

  華貴的寶藍色長袍一半拖曳在床邊和地上,他半邊身子倚在床沿,胸前是一顆毛茸茸的小腦袋,小巧的身子正依偎著他。

  一片漆黑,七小邪突然睜開那雙閃爍著光澤的杏眸。

  她不懷好意地勾唇一笑,美人教主可被她摸了個遍了。心裏忽然一絲甜蜜泛上,這種感覺是前所未有的。

  杏眸笑彎了,要知道她七小邪,可是自稱江湖百曉生的。

第六章 究竟是誰負了誰

  一大早鳥雀歡叫,外麵吵嚷的聲音隱隱傳來。

  七小邪睜開眼睛,床榻上隻剩她一人以極其難看的姿勢躺著,想必又是死豬般沉睡了一夜。她匆忙起床,侍仆已經將盛著清水的盆端了進來。一番簡單的洗漱後,推門而出,陽光迎麵撲來,舒服得直叫人想醉死在這暖空之下。

  伸了個懶腰,七小邪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前麵圍著一群人,七小邪的好奇心被勾起,上前湊近,還沒來得及看清楚眼前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就見一身穿灰白色長袍的男子被丟出人群,在地上滑出去老遠,弄得灰塵四起。

  另外幾個同樣一身灰白色長袍的男子衝出人群,表情大駭。

  其中一手持長劍較為年長的灰袍男子勃然而怒,瞪向一旁出手的水月,“你們休要欺人太甚,將我師傅關在屋內不放出來,還出手傷我萬枯穀弟子,是想將關係惡化?”

  水月妖媚一笑,尖尖的下巴輕抬,狐狸眸一挑,一臉“你奈我何”的模樣,挑釁意味十足。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