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江湖九分熟

第2節

  那紙上的人正是她,七小邪,那個名聲在外傳得沸沸揚揚好不安生的七小邪。

  旁邊幾個乞丐忽然停下動作,緩緩歪過頭來看向七小邪有些僵硬的臉,頓時周圍鴉雀無聲。

  “不是不是,隻是老大,你不覺得這個女子特別美嗎?”一個高個子的乞丐奉承地笑著說道。

  “就是就是,和我們老大真配!”另一個乞丐在一旁附和著。

  一旁輕撫翠竹的尹可突然愣了一下,他側過腦袋看向一臉僵硬的七小邪,將兩根竹子收好,重新別在腰間。

  “早點睡,別人的事與我們無關。”七小邪心中的石頭落下,一旁的尹可將草席鋪好,飛過一個枕頭,七小邪倒下身去的那一瞬頭正好枕了上去,她合上眼睛,轉過身去。

  乞丐們一哄而散,在破廟中各自的角落躺下了。

  擔憂之際,衣角忽然被人拽住,七小邪偏過頭去,與尹可仿佛氤氳著暴風雨的眸子對視。

  “是在想那畫上的人嗎?”尹可躺在她的身旁,漂亮的眸子裏似乎揚起細雨紛紛,朦朧了一片。

  七小邪一怔,避開他的視線,生怕這小鬼發現了什麽,不等她開口轉移話題,便聽尹可輕輕一歎。

  “原來老大也看上她了,她可真美。”尹可眸子半斂,勾起半邊唇角,被汙漬遮擋去一半真顏的臉,此刻竟有些讓人移不開視線。

  七小邪看得有些出神了,心底默默感歎一句:乞丐都這麽好看,真是暴殄天物了。隨後她勉強一笑,算是回應了尹可。

  尹可沒有說話,黑暗中那雙漂亮的眸子一直瑩瑩爍爍,他靜靜地盯著已經閉上眼睛的七小邪,鬼使神差間,他緩緩伸出修長的手,卻在觸碰到七小邪臉頰的那一瞬間,猶如被燙到般縮了回來,絕美的眸中流露出一抹痛楚與無奈。

  七小邪閉著眼睛口齒不清地嘟囔了一聲,膝蓋猛然頂出去,接著又大幅度地翻了個身,咂吧咂吧嘴,又繼續睡了過去。

  耳邊是一聲被頂痛的痛苦悶哼,一片漆黑中,七小邪背對著尹可,一雙杏眸突然睜開,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勾起。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天下也沒有白摸的臉蛋。

  一陣花香飄過,仿佛來到了仙境。澶蕩凝晝,氤氳暖空,碧水相連,花香嫋嫋。

  忽然之間,耳邊響起慘叫聲,眼前佳境如風消逝,擺在眼前的,是慘不忍睹的一幕:屍橫遍野,血流成河,一張張熟悉的麵孔此刻正緊閉著雙眼,青色的衣裳被染成了刺眼的紅色,兩根染上血漬的竹子掉落在泥土之上,髒兮兮的一切已經被血色覆蓋,是那麽駭人……

  七小邪猛地坐起身子,睜開雙眼,胸口不住地起伏。

  這個噩夢……真的好可怕。

  七小邪看了一眼橫七豎八倒在自己周圍睡得正香的乞丐們,視線落在睡在自己身後的尹可臉上,慶幸這隻是一場夢。

  夢裏她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卻束手無策。

  七小邪站了起來,習慣性地撣了撣衣服,即使身上汙跡斑斑,她也改不了以往喜好幹淨的習慣。

  一旁的尹可不知什麽時候已經醒來,他盯著七小邪的側臉看,七小邪察覺,轉過頭去。與她對視後,尹可一愣,漂亮的眸子微微斂上。

  “今兒大夥一起出去找些吃的,要不要一起?”七小邪蹲下身去,想摸坐在地上的尹可的頭。

  尹可頭一偏,眸子瞥過她,不知何時眼中已經泛上笑容,他點了點頭說:“去。”

  七小邪笑了一下,放下落空的手,站起身子大喊了幾聲:“起床了起床了,別賴著了,出去找東西吃了!”她邊喊邊走,還順腳踢了踢賴在地上不肯起來的幾個乞丐。

  尹可坐直身子,輕輕拽了拽有些淩亂的衣物,手不小心碰到了腰間的兩根竹子。他一怔,小心翼翼地將竹子別好。

  見他很寶貝這兩根玩意兒,七小邪以為是他喜歡竹子,大手一揮慷慨地道:“你若喜歡這玩意兒,下次在咱們廟前栽幾排,天天給你砍著玩兒。”

  尹可抬眼看向一本正經的七小邪,眸中帶笑,不可置否,半晌隻是一句:“這不是一般的竹子。”就將七小邪本欲栽竹的想法給否定了。

  七小邪愣愣地看了一眼和普通竹子沒區別的兩根竹子,怪怪地喃了一句:“竹子還分一般和普通,難不成還有成精的?”

  尹可啞然失笑,瞥了一眼破廟裏七手八腳忙活的乞丐們。見他們有些拖拖拉拉,七小邪大吼一聲,頓時滿屋子銅鍋鐵盆落地的雜亂聲響此起彼伏。

  就在這臭氣熏天、嘈雜不已的早晨,乞丐們新一天的生活開始了。

  熱鬧繁榮的街道上,一群乞丐大大咧咧地走過,霸占了整個街道的中心位置。他們可以算得上是最瀟灑的乞丐了,同時也是最討打的乞丐。

  身後忽然傳來瘦乞丐二狗的叫喊聲,簡直是驚天動地。

  “快跑啊——”

  七小邪瞪大了眼睛,看著向他們衝來的二狗,視線落在他手上舉著的那隻雞和身後一群抄著家夥緊追不舍的人,忽然間就明白了什麽。她大喊一聲“跑”,隨手一把拉住從未見過這架勢已經怔住的尹可,以最快的速度衝出了老遠。

  甩掉了追來的那些人後,七小邪鬆開拉住尹可的手,撐著雙膝不停地大口喘著氣。方才,她差一點就習慣性地使起了平日裏逃跑用的輕功,幸虧反應得快,要不然……

  她用手在臉龐扇了扇風,徑直走到二狗身前,抓過那隻還在咕咕叫的雞,左看右看,與雞綠豆大的眼睛對視,雞的眼睛仿佛轉了轉,七小邪忍不住笑了一下。

  “你落到了我們手裏,也隻能怪你陽壽已盡。”七小邪將它抱在懷裏,伸出手來摸了摸它肥肥的身子。

  乞丐們雙眼放光,直咽口水。

  尹可聽到她說的話,忍不住輕笑,陽光下,滿臉的汙跡也遮不住他燦爛的表情。

  七小邪歪過頭去看了看這隻雞,白羽紅冠,唯獨尾翼很長,宛若鳳凰……當然,它隻是雞,再怎麽好看,也不可能與鳳凰相比。

  餘光瞟到不遠處一個正盯著她看的女子,七小邪抬起眸子,盯著那個女子的臉看。女子見自己被發現,立刻轉移目光。

  壞事,難不成她的身份被看穿了?七小邪心裏敲鑼打鼓。

  怕被看出什麽端倪,七小邪忽然間換上一副無賴皮相,大搖大擺地走上前去,伸手拍了一下女子的肩膀。女子驚呼一聲,惱怒不已,她身旁的兩個手下一把製住七小邪。七小邪在心底冷笑一聲,身後的乞丐們已經上來幫忙,與那兩個手下扭打到了一起。漸漸周圍圍觀的人多了起來,七小邪看了女子一眼,忽然間,女子感覺背後一陣涼颼颼的,七小邪看似無意的目光給了她莫大的壓迫感。

  女子驚恐地看了一眼已經被乞丐圍攻得傷勢不輕的兩個手下,略感不妙。這通緝犯,果然不是好抓的。

  女子心驚地退後一步,抓起身後攤子上的畫軸向七小邪扔去,在七小邪接住畫軸之際逃之夭夭。

  七小邪放下畫軸,一旁的雞老老實實地趴著,仿佛一切都與它無關。

  尹可腰間的兩根竹子正被他拿起鉤著其中一個未能及時逃跑的手下的衣服,他看向恐懼得顫抖著的手下,然後一把收回竹子,撲倒在地的手下麻溜地爬起來,身上的灰塵彈都不彈就跑遠了。

  尹可抬眸看了一臉無辜的七小邪一眼,將竹子收回腰間,道:“老大,這些人都是跑江湖的,你別去惹。最近亂得很,要是多碰上幾個,我們全要送命。”

  七小邪聳肩一笑。江湖素來沒有武林盟主掌權,說是自由也好,混亂也好,各有利弊。好在來去自由,頭上沒有鎮壓的人;壞在太過散漫,草菅人命變成家常便飯。那個女子竟然能認出她來,肯定是精通易容術,隻不過武功不行,算是初入江湖的人。七小邪並不關心這些,她在意的是,她偷了子畫扇和風清雲最寶貝的東西,此次事情的確是鬧大了。她低著頭看著腳上那雙沾滿灰塵的鞋子,如果要牽扯到乞丐們,事情就不是那麽簡單了。

  耳邊忽然傳來乞丐們的驚呼聲:“老大,前麵有人!”

  隻顧著低頭想事,也沒抬頭看路,七小邪在乞丐們的提醒下剛抬起頭,就迎麵撞上了一匹馬。

  七小邪揉了揉撞得有些疼痛的額頭,抬頭看向馬背上的人,忽然間呆住了。

  騎在這匹白馬之上的人一襲紅衣,縹緲的紗,舞動的綢,戴著紗鬥,看不清真容,透過薄紗隱約可以看見一張朦朧的臉,清風吹過,白皙微尖的下巴和輕抿的菱唇便露了出來。紅綢緞飛舞,腰間掛著的玉飾隨著白馬的行進,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七小邪看向馬上的男子,隻見他墨發隨風****在空氣之中,紅衣衣擺被風向後掀動,如同一個仙人,不食人間煙火。

  “你沒事吧?”

  仙音般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將七小邪已分散的注意力硬生生地拉了回來。

  七小邪抬頭看向那人,看不清他的臉,但從朦朧的輪廓可以隱約感覺到一股逼人的靈氣。

  這人內功不簡單。

  七小邪心裏猜疑著這人是否也在找她,麵上卻現出了笑容,若是有個高手想要與她過招,她倒是樂意奉陪。

  “無礙。”她搖了搖頭,盯著那人的臉。

  紗鬥後的那雙眸子仿佛染上了淡淡的笑意,七小邪隻見他露出的菱唇嘴角輕揚,便是一陣輕風而過,人與馬走遠了。

  他居然沒認出她來?或者說……他對她不感興趣?

  呸,這麽形容好怪。

  七小邪一皺眉頭,輕搖著頭,摸了摸下巴,開始了各種推測。

  一旁乞丐們交頭接耳低語一陣,紛紛猜測七小邪是中了哪種蠱,表情變幻莫測。

  尹可微微抿起嘴角,有些失落。

  意識到無數道視線都降落在自己的身上,七小邪停下摸著下巴的手,輕咳一聲,抬手一揮,“走,回去烤雞去。”

  乞丐的歡呼聲此起彼伏,七小邪懷中的雞再也鎮定不住了,冷不丁顫抖一下,仿佛意識到自己的厄運即將來臨。

  七小邪一路躲避這些為找她而來的人,當然,前提是她的功夫足以對付對方。拋去原本的一切,換上“金銀”這個名字。一身男裝,外加平淡無奇的臉龐,以及腳上一雙破爛不堪的鞋,便是她用來逃亡的所有行頭。

  雖說名字叫金銀,但似乎僅僅是混進了丐幫當了頭兒,生活並沒有她想象中那麽好。

  “她再躲,也躲不出這個江湖。”骨節分明的手捏起酒杯,鳳眸輕合,青絲束起,飾以一根玉簪,一襲白衣襯得他風度翩翩。

  美輪美奐的大殿之中,彌漫著醉人的酒香,婢女整齊地站在一旁,規矩垂首。

  “你太小看她了,通緝令發出去,半月有餘還不是杳無音信。”另一負手而立的黑衫男子輕笑一聲,披散而下的墨發散發一股狂野的傲氣,高挺的鼻梁上是一雙充滿凜冽戾氣的鷹眸。

  “哦?”放下酒杯,俊美的臉龐上笑意盈盈,隻是鳳眸此刻猶如一潭靜水,毫無波動,“風清雲,生擒她來,你打算如何處置她?”

  “殺。”黑衫男子毫不憐香惜玉地回答。

  那人鷹眸一閃,黑袖輕揚,轉身離去。他眼中那抹無情落入了子畫扇的眼中,他鳳眸半斂,輕捏酒杯抬於麵前,遮擋住他的不滿,沒有出聲。

  繁星漫天,萬籟俱寂。

  臭氣熏天的破廟內,一改往常笑罵聲、歌聲不斷的樣子,乞丐們竟無一人出聲。

  七小邪站在所有乞丐中間,來回踱步,她的灰臉上看不出是什麽表情,隻是輕微顫抖的手出賣了她不平靜的內心。

  “這些金子是從哪裏來的?”七小邪冷冷瞥了一眼地上的檀木箱,裏麵滿是耀眼的黃金,這與破廟不符的顏色完全激怒了七小邪。

  她早在回來破廟時,看到他們慌亂不已地藏掖著什麽時就覺得不對勁,果然在她的逼迫下,尹可不顧其他乞丐的阻攔將這隻檀木箱子拿了出來。

  箱子打開的那一瞬間,七小邪先是不可思議地眨了眨眼,完全沒有其他乞丐們預想中的驚喜,隨後便是滿臉的怒氣。

  麵對七小邪的質問,破廟內一片安靜,沒有人敢抬頭,沒有人敢吱聲。

  “我問這些金子是哪裏來的?”七小邪重複了一遍之前的問話,音調明顯提高,有幾個乞丐甚至已經開始瑟瑟發抖。

  “是一個陌生男子和我們做了一個交易。”回答她的是尹可,他抬眸抿唇看向她,目光清澈。

  “什麽交易?”七小邪順勢問道,聲音已經變得緩和,麵對從容淡泊的尹可,她心裏的怒氣已經消去大半。

  “攔截一批送往京城的貨物。”尹可的回答使其他乞丐緊張地閉起了眼睛。

  “對付鏢局……”七小邪低聲道,思索片刻立刻抬起頭來,“雇主在哪?”

  “肆寶樓。”尹可清澈的眸子猶如靜泉,落入了她的視線。殊不知,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次對話了。

  月成玦,晚風冷夜。濕盡簷花,燭花搖影玉爐寒。

  肆寶樓牌匾高掛,小樓矗立,有幾個窗戶還透出燭光。

  七小邪認得這肆寶樓,是江湖上最大的客棧。此時未過子夜,客棧門還大敞。

  一抹妖嬈的身影緩緩走進肆寶樓,還在打掃著客棧的小二頭頂忽然傳來一個嬌媚的聲音。

  “可曾有個名叫花無顏的男子在此住宿?”

  小二抬起頭去,頓時怔住。麵前女子懷中抱著一隻檀木箱子,年紀輕輕的模樣,卻生得十分美豔,凝脂般的肌膚,穿著紫花衣裳,香肩半露,彎彎柳眉下是一對水汪汪的杏眼,青絲綰起,長睫落下,異樣妖嬈……就是有些眼熟。

  七小邪見小二沉思不語,生怕有變故,趕緊道:“我是來找我家夫君的。”

江湖九分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江湖九分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柯柯安  所寫的江湖九分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江湖九分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