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

分節閱讀23

張俊朗生輝的臉龐罩上了一層寒霜,猶如鋒利無情的刀刃令人望而生畏,與剛才吹奏嫋嫋之音的白衣天人判若兩人,渾身散發著一股肅殺之氣。

沒等黎瀅瀅躲起來,白衣少年已掠過湖麵飄至跟前。

“誰派你來的?”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火速捏住了黎瀅瀅的喉嚨,力道之大,仿佛她隻要說錯一個字,他便會令她魂歸地府。

黎瀅瀅從剛才的愣神中清醒過來,一雙烏亮的黑眸毫不妥協地對上白衣少年冷漠的眼神。

“最後問你一次,誰派你過來的?”白衣少年目光如炬,聲如寒芒,扣著黎瀅瀅喉嚨的虎口又緊了幾分。

黎瀅瀅被他捏得幾乎透不過氣來,她吃力地回答道:“沒人派我來……”

少年眼神微睨,審視般地打量著黎瀅瀅的臉,似在判斷她是否在撒謊。

剛剛洗過澡,黎瀅瀅身上散發著一種少女如碧荷帶露般的清雅香氣,一張未施粉黛的俏麗臉龐因充血而染上了一層淡淡的暈紅,纖長略卷的睫毛下那雙靈動如鹿的清眸卻盡是不屈不撓的神態,秀氣的鼻尖下那張顯得孤傲微翹的小嘴微微上揚,似帶有一絲嘲諷之意。

白衣少年省酢躉自覺鬆了鬆,一縷光滑如綢緞的長發滑落到他手背上,帶起一陣酥麻酥麻的顫栗感。

驀地,白衣少年收起右手,背對著黎瀅瀅,聲音冷漠地說道:“你走吧,剛剛看到的事情,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否則……”

說到這裏,他轉過頭來,眼神再次染上一抹寒芒:“我會殺了你!”

特訓第一階段01

剛得以喘息的機會,黎瀅瀅踉踉蹌蹌地倒退了幾步,她摸著喉嚨被掐紅的皮膚,吃力地嗆咳了幾聲。她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團怒火,“你這人怎麽如此無禮?”

“偷看別人難道就有禮了麽?”白衣少年冷冷地反問。

黎瀅瀅臉一紅:“我沒有偷看,我隻是聽到簫聲,好奇走過來罷了!”

“你以後要記住,好奇心是會致命的,不該看的東西,就別看。”說完,白衣少年一拂袖,背著手離開了。

黎瀅瀅喘著粗氣,眼神恨恨地瞪著他遠去的背影,之前對他的好印象霎時跌到了穀底。

他為什麽想殺我?隻不過是看他吹奏了一曲罷了。

黎瀅瀅驀地想起剛才從他手中抖出的幾隻骷髏小人,腦中閃出一個念頭:

難道,他是亡靈魔法師?

黎瀅瀅的眉頭漸漸鎖在一起,久久地注視著白衣少年離去的背影……

******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們日後的直屬導師,我叫穀玄,雖然你們當中有部分學員互相早已認識,但是因為有新組員的加入,按照慣例,還是先自我介紹一下吧。”穀玄翹著二郎腿,咬著一根草杆,坐在操場一棵大樹下漫不經心地說道。

今天是黎瀅瀅第一次參加上課,她的心情原本應該是很愉快很期待的,結果因為看到一個她極之不願意看到的人影後,雀躍的情緒一下子跌入冰窟。

“師弟師妹們好,我是黎笑墨,穀玄老師的第一任學員,希望在以後的學習中大家能同心協力,共同提高。”黎笑墨抱拳施了施禮,最先介紹自己道。

令黎瀅瀅感到意外的還有一個人,那便是之前在天都城內認識的右相千金崔含,沒想到,她竟然也分到了穀玄老師的這一組。難怪崔含昨天會跟著黎笑墨他們一起出來,原來是早已相識。

隻見崔含落落大方地笑著介紹自己:“我叫崔含,以後的日子就有勞各位多多關照了。”她下意識地向其餘眾人掃視了一圈,結果目光對上角落裏的那名麵如寒霜的少年時,笑容一下子僵住了——對方對她善意的笑容視若無睹,那種漠視的眼神令一直活在眾星捧月中的她深深受傷了。她神色不自然地撇開頭,裝作什麽都沒發現。

接下來輪到黎瀅瀅了,她摸了摸鼻尖,神態嬌憨地說:“我是黎瀅瀅,很高興和大家一起學習!”然後深深地朝眾人鞠了一躬。

自我介紹完畢後,黎瀅瀅又好奇又不屑地偷瞄了一眼站在最角落裏一直沉默不語的白衣少年。

眾人等了半天,那名少年仿佛啞了似的目光漠然地看著天邊的雲朵,氣氛一下子僵住了。

穀玄一把站起來,捏著剛才咬在嘴邊的草杆,敲了敲白衣少年的腦門:“小子,輪到你了。”

“梁辰。”白衣少年淡淡地說道,惜字如金。

還是那麽沒禮貌!黎瀅瀅暗哼一聲。

穀玄摸了摸自己的後腦枕,暗自歎了口氣:看來是個讓人頭疼的家夥啊。

特訓第一階段02

“好了,介紹完畢,現在正式開始訓練!”穀玄中氣十足地吆喝了一聲。

黎瀅瀅心神一震,不由得豎起耳朵仔細聆聽訓練內容,內心充滿了熱血豪情。

在眾人的滿臉期待中,穀玄指著前麵那片連綿的山脈,懶洋洋地拋下了一句:“沿著學院周圍的山脈爬一圈,爬完了回到這裏集中。”

黎瀅瀅目瞪口呆地看著那片幾乎看不到盡頭的山脈,心中暗暗叫苦,她已經聽夾心說過了,皇家學院的占地麵積足足占了天都城的三分之一那麽大,沿著學院周圍的山脈爬完,估計都得天黑了。

她倒不是怕辛苦,隻是這樣的訓練內容未免過於枯燥,毫無技術性可言,心下不由得有幾分失望。

“還不快去,爬不完的人不許吃飯。”話音剛落,穀玄便整個人躺倒在樹蔭下的那架秋千上打起盹來。

黎瀅瀅皺眉望了一眼已經心滿意足地進入了夢鄉的穀玄老師,心髒咯噔的沉了一下:這真是伏昌院長口中所說的二十三歲便達到了三星靈仙的天才武靈師嗎?

“瀅瀅,我們走吧!”黎笑墨小聲催促了黎瀅瀅一下。

一行四人便各懷心事地向前麵那座山頭走過去。

到了山腳下時,黎瀅瀅拿出一根發帶將一頭長發高高地束起來,綁了一個簡單的發髻,然後壓壓腰,抖抖腿,簡單地進行了一下熱身運動。

剛開始爬山的時候,一個個都力氣滿滿的,太陽剛升上天邊,陽光明媚,山風颯爽,黎瀅瀅爬了幾座山頭,都仍然沒感到氣喘。

但爬了三分之一路程後,崔含最先支持不住了,她扶著腰,躬身喘著粗氣,連連擺手道:“我不行了,先休息一下!”

黎瀅瀅此時也感到有些吃力,昨晚一宿沒睡,早上又連續爬了幾個時辰的山頭,這些山脈都是沒經過開發的原生態山脈,山路十分崎嶇,黎瀅瀅抹了抹臉上的汗,走到崔含身邊說:“一會兒我們再繼續吧。”

黎笑墨見她們停住了,也跟著停了下來。

倒是梁辰,似乎一點也沒感到疲累,仍然優哉遊哉地跟在眾人後麵,一言不發,身上連半點出過汗的痕跡都沒。見所有人都停住了腳步,他頓了頓,低頭思索了下,也沒有繼續走下去了,就地找了個有草葉的地方一把坐了下來。

“瀅瀅,你渴了沒?”黎笑墨關切地問。

崔含打趣道:“笑墨師兄你也太偏心了吧,光顧著問瀅瀅,就沒想起我,嗯哼!”

黎瀅瀅輕輕推了崔含一把:“瞎說什麽呢,笑墨哥才不是那樣的人。”

“好了好了,我去山下打點水回來,你們把水葫蘆都拿來給我。”黎笑墨半蹲著身子,臉上如常地微笑著。

黎笑墨拿過兩人的水葫蘆後,又望了一眼獨自坐在角落裏的梁辰,“師弟,需要幫忙嗎?”

“不必。”依舊是冷冷的一句回答。

黎笑墨仿佛早就知道會是這個情況似的,也不氣惱,嘴角微揚了一下,然後拿著三人的的葫蘆尋找水源去了。

特訓第一階段03

“連句謝謝都不會。”黎瀅瀅小聲嘀咕道。

崔含望了一眼如雕塑一樣背靠著樹幹坐下的梁辰,臉上露出複雜的神色。

梁辰事不關己似的閉目養神起來,微風透過樹葉縫隙輕輕地吹拂下來,將他額上的一縷劉海吹亂在一旁,一直在偷看著他的崔含突然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不一會兒,黎笑墨便攜著三隻打滿了溪水的葫蘆走回來了。

眾人喝過水後,稍作歇息,又繼續向著前麵的山脈進發。

太陽越來越猛,無情地烘烤著大地的一切,黎瀅瀅走著走著,滿頭滿身都被汗水浸濕了,雙腿像綁著兩塊沉重的大石,每邁出一步都讓她感到吃力無比。

剛爬完了一座山丘,緊接著又迎來了一座更高更險的山峰,黎瀅瀅抬眸,疲憊地看著上麵高得幾乎看不到盡頭的峰頂,腳步越來越沉,一滴晶瑩的汗珠從額上滑下來,掉到長長的睫毛上,黎瀅瀅隻覺得雙目有些發澀的感覺。

“瀅瀅,瀅瀅……”崔含虛弱的聲音傳了過來,黎瀅瀅回頭望了一眼身後,隻見崔含慘白著一張臉,神態虛弱地叫喚著她的名字。

黎瀅瀅不禁停下來,扶著崔含關切地問:“含兒姐姐,你怎麽樣了?”

崔含無力地靠在黎瀅瀅身上,“我頭好暈,渾身都沒力氣了……”

黎瀅瀅看到崔含連嘴唇都發白了,臉上一直冒著冷汗,她心中一驚,大聲叫道:“笑墨哥,你快過來看看含兒姐姐!”

待黎笑墨聞聲而來,崔含無力地抬了抬眼皮,驀地便昏死過去。

“她中暑了!先扶她坐下來!”黎笑墨當機立斷道。

黎瀅瀅緊張地依言照做,黎笑墨從懷中的葫蘆裏倒出些許涼水到手上,然後力度適中地拍打在崔含臉上。

黎瀅瀅伸手探了一下崔含的額頭,心急地問:“她身體很涼,怎麽辦?”

黎笑墨看了看天色,沉了口氣:“看情況,我們隻能把她背回學院再說了,你不用擔心,她隻是因為中暑昏過去的,估計醒了就沒事了。隻是她現在走不動,隻能靠我們背著走了。”

黎瀅瀅攥了攥拳,想也沒想便說:“那我來背她!”

黎笑墨剜了她一眼:“你逞什麽能,我看你自個都快撐不下去了,這事交給我辦吧,我來背她。”說完,蹲下身子,一下子便將崔含背了上去。

黎瀅瀅隻得臉色擔憂地緊緊跟在後麵。

其實即使是黎笑墨自己的情況也不大好,爬了大半天險峻的山脈,事前沒接到通知,也沒帶飽腹的食物補充體力,但他畢竟是這一組人中年紀最大的師兄,而且又是男性,理所當然地負責起背崔含回去的任務。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天色也越來越暗,即使是正午時猛烈如虎的太陽也逐漸落下天邊,他們卻仍有好一段路程沒走完,黎瀅瀅看得出黎笑墨有些吃不消了,她幾次提出要跟黎笑墨輪換著背崔含,都被黎笑墨一口拒絕了。

特訓第一階段04

黎瀅瀅回頭看了一眼身後那尊如石頭人一般,始終保持沉默的梁辰,又看了看吃力地背著崔含的黎笑墨,心中不禁升騰起一股怒火。她停下來,等梁辰走至跟前,臉色極為難看地質問他:“你為什麽不背含姐姐?”

梁辰皺眉,淡淡地反問了一句:“我為何要背她?”

“你,”黎瀅瀅有種滿腔怒火無處發泄的無力感,“她是我們的組員,大家同一組不是應該互相幫助嗎?”

“同一組就要互相幫助?”梁辰喃喃地重複了黎瀅瀅的話,目光竟是茫然地望著頭頂的樹杈,“為什麽同一組就要互相幫助?”

“……”黎瀅瀅徹底被打敗了,她忿忿地衝到前麵去,不再搭理那個自私至極的怪人。

怎麽就不見累死他?黎瀅瀅邊走邊詛咒,她不禁想起清晨在後山的湖邊,梁辰捏著自己喉嚨時那抹令人不寒而栗的殺機,心中隱隱覺得有那麽一絲不對勁。

過了不知多長時間,他們終於走完了五分之四的路程,黎瀅瀅的體力幾乎到了極限,如今全憑著意誌力在支撐。

速度越來越慢,黎瀅瀅有種隨時要倒下去的感覺。

“瀅瀅,你還能堅持住嗎?”黎笑墨看到黎瀅瀅一張白皙的小臉都漲得通紅了,衣裙上也全是被樹枝劃破的痕跡,於是心有不忍地問道。

黎瀅瀅咬咬牙,露出一個很勉強的笑容:“沒事,我能堅持!”

黎笑墨看得出她明顯在死撐,於是皺眉望了一眼跟在她身後若無其事地走著的梁辰,剛欲開口說些什麽,想了想,還是止住了。

爬完了麵前的山頭,黎瀅瀅終於支持不住了,她雙手撐在膝蓋上,大力地喘著氣,汗水一點一滴地從毛孔裏滲出來。

突然,一個人走到她麵前,背對著她彎下上半身。

黎瀅瀅倍感突兀地看著那個一身白衣的少年,不解地問:“幹嘛?”

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魔道至尊大明宮百鬼吾非良人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我是你媽!撿了一個木乃伊鎮河我閨房裏的銅鏡成精了不嫁何撩喵!我在現代做藥神全海洋都以為我很凶殘玄學天師的開掛日常仙藏鬥轉江湖二青禦靈真仙家師是條魚少將被omega撩了![星際]小師妹每天都要噴火在異世討生活奇遇無限一指成仙玄學大師是吃貨我家饕餮叫狗剩影帝養了隻蘭花精魔囚仙玄學大師的當紅人生[重生]明月入君懷和神獸同居的日子
  作者:文憶心所寫的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