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

分節閱讀16

要答應他,他沒信用!”夾心急急地出言製止。

“她不肯喝,就你來喝。”山神阿姆將目標轉向黎夾心。

“不行!”黎瀅瀅又怎麽會答應讓山神阿姆加害夾心呢,她麵色凝重,咬咬牙說道,“好,我喝!”

山神阿姆這才眉開眼笑地從懷裏掏出第三瓶毒藥。

“拿著,趕緊喝下去。”山神阿姆催促黎瀅瀅道。

黎瀅瀅剜了他一眼,拔掉瓶塞,又是一仰脖喝了下去。

“怎麽樣怎麽樣?有感覺了沒?”山神阿姆一副十分期待的樣子,追問黎瀅瀅。

黎瀅瀅垂首,摸了摸平坦的肚皮,然後抬眸,說了一句差點沒氣死山神阿姆的話:“感覺?什麽感覺?沒感覺。”

“啊啊啊,怎麽可能!氣死老子了!!”山神阿姆氣得一把站起來,抓著自己蓬亂的頭發圍著原地轉起圈來,震得房子轟轟作響,樣子十分滑稽。

倒是黎笑墨他們鬆了一口氣,雖然他們都不明白個中因由,但隻要黎瀅瀅人沒事就好。

“現在,你可以兌現你的承諾了嗎?”黎瀅瀅可不會忘記此事。

“不行不行!”山神阿姆竟然再次耍賴,“我想好了,要我放人可以,但是你——女娃娃,你要跟我回去,幫我研究毒藥!”

山神阿姆再三毀約,就連脾氣好的黎瀅瀅都不由得惱了,她冷聲斥道:“你這人毫無信用,我絕不會跟你回去。”

“不跟我走,我就把你們都殺了!”山神阿姆威脅她。

“要殺要剮隨你便,瀅瀅不會再受你擺布了!”夾心挺身而出。

不毒死你,誓不罷休06

黎笑墨也顯得極為惱怒,麵若寒霜地說:“瀅瀅,回來,大不了我們和他拚死一戰。”

“他娘.親的,我也受不了了,這個醜八怪,有種就把我們都殺了,不然本姑娘非得扒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呸呸呸,說錯了,是讓野狗吃掉你的肉……”黎欣兒憋了一肚子氣,此刻口中霹靂巴拉地亂罵一通。

“我表示支持。”黎少長插著手,嘴角上揚,饒有興味地看著張牙舞爪的黎欣兒。

山神阿姆很生氣,生氣的後果很嚴重,他手一抖,一隻細小的蟲子從他指縫間彈了出來,閃電般地飛向黎欣兒。

“呃……”黎欣兒的罵聲戛然而止,脖子某處似被什麽東西咬了一口,癢癢痛痛的,“怎麽回事?”

她驚愕地發現自己的聲音竟然變得如老太婆一樣,沙啞、蒼老。

“我、我、我……”聽見自己的聲音變成這樣,她再也發不出第二個單字了,哇的一聲坐在地上大哭起來,隻是那蒼老、逆耳的聲音聽起來如此的怪異。

“你對她做了什麽?!”黎瀅瀅怒聲問。

“她被我養的毒蟲咬了一口,如果沒有我的解藥,不出三天,她就不止聲音,連容貌、身體的各個部位、甚至是生命力都會迅速衰老下去,直至死亡。”山神阿姆哼著曲調,十分得意地說道。

“好卑鄙的手段!”黎瀅瀅雖然不太認同黎欣兒的為人,但她始終是同一家族的夥伴,她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袖手旁觀。

“怎麽樣,還是不肯跟我走嗎?”山神阿姆也不著急了,他倒要看看麵前這個看起來毫不張揚,但又暗暗藏著一股韌勁的少女,會怎麽選擇。

“我可以跟你走,但是,你必須答應我,先把解藥交出來,然後把其餘人都放了。”黎瀅瀅沉著地跟山神阿姆談判。

“沒問題,隻要你乖乖跟我走,我可以放了他們。”

黎瀅瀅眼神錯愕,倒也沒想到山神阿姆會答應得如此爽快,她不確定地問:“是真的?”

“這回是真的,你不相信的話,我可以立馬就放他們走,但是你得跟我回去,配合我煉製毒藥,直到我大功告成了,你便可功成身退。”山神阿姆之所以如此耐心地解釋,並且開出了對他來說極為優待的條件,是因為他怕黎瀅瀅一個不從,便自刎人前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這麽一個萬毒不侵的實驗體,絕不能讓她就這麽走掉。

“好,成交。”黎瀅瀅一口應允下來。

“瀅瀅你不可以答應他!”黎笑墨第一個便不肯答允了。

“笑墨哥,這次聽我的,你帶著其他隊員,先趕去學院報到,不然錯過了入學時間,恐怕學院就會把我們所有人都除名了。你不用擔心我,他有求於我,不會真的殺死我,等你們實力都恢複了,或者是看看能否通知族裏的長輩,到時候再想辦法救我出去。”黎瀅瀅將黎笑墨拉到一旁,小聲說道。

不毒死你,誓不罷休07

“我可以讓他們先走,然後我留下來陪你,萬一出了什麽事,我還能盡我所能保護你。”黎笑墨仍在堅持。

“你是我們當中實力最強的大哥哥,這一路上我們就遇上了不少的麻煩事,夾心他們不能沒有你的護航,我答應你,我一定不會讓自己出事,乖乖的等你們來救我出去。”

“你堅持要這樣嗎?”黎笑墨倍感無奈,他十分清楚黎瀅瀅的個性,這丫頭表麵上對任何事都一副隨遇而安的態度,但真的下了什麽決定,便是十頭牛都拉不回,那股強勁比誰都強烈。

“笑墨哥,我決定好了,你不用再勸我。瀅瀅求你答應我!”

見她到說到這個份上了,黎笑墨目光掠過一絲黯然,隻得苦笑著答應她:“好吧,這次我隨你的意思,但你也一定要保證,不能讓自己傷到一分一毫,安靜地等我回來救你!”

黎瀅瀅調皮地眨了眨眼,故作輕鬆地說道:“放心吧,我可是打不死的蟑螂!”

“有你這麽說自己的嗎?什麽蟑螂的,難聽死了,傻丫頭。”黎笑墨彈了一下她的額頭,無奈地笑了笑。

山神阿姆這次果然守了信用,黎瀅瀅答應了跟他走後,他便爽快地拿出解藥給黎欣兒服下,然後讓精靈族族人將其餘幾人送出桑坦山。

臨走的時候,黎夾心哭哭啼啼地死活拉著黎瀅瀅不放手,要不是山神阿姆擺出黎瀅瀅威脅她,她還真是不肯離開了。

“瀅瀅,等我!”黎笑墨眼含深意地看著黎瀅瀅。

黎瀅瀅會意地點了點頭。

天色漸暗,他們再也不能繼續逗留了,一行人依依不舍的告別了黎瀅瀅離開了。

走的時候,黎笑墨暗暗地將離開的路線謹記腦中。

“夠怪你,讓你亂說話得罪了那個山神,害得瀅瀅被他們抓.住不放人!”黎夾心一邊哭得滿臉淚花,一邊埋怨著黎欣兒。

“這關我什麽事,是那個醜八怪對黎瀅瀅有興趣,這又不是我的錯。”黎欣兒其實內心也有一絲愧疚的,尤其是當她想起黎瀅瀅義無反顧地擋在她麵前,阻止山神阿姆拿她當毒藥試驗品,她心裏就感到很不是滋味。被仇人救下來的感覺真讓人不爽,黎瀅瀅,將來總有一天,我會還你的,我黎欣兒從來不欠別人,尤其是你!

******

自從被山神阿姆帶回到他居住的那個山穀“塵幽穀”,黎瀅瀅就開始過上了忙得不可開交的日子。

白天,她被山神阿姆趕到地裏種菜種草藥,晚上被他抓到實驗室“品嚐”各種各樣新鮮出爐的毒藥,說來也奇怪,無論山神阿姆將如何劇毒的東西塞給黎瀅瀅吃,黎瀅瀅都安然無恙。有次他心血來.潮,甚至捉了一隻千年毒蠍子,熬成藥丸子給黎瀅瀅吞了下去,結果也同樣一點事都沒。

她自己也因為此事想了好長時間,最後漸漸明白過來:很有可能問題出在萬年蛇靈的那顆魂丹上,除此以外,她也想不出第二種可能性了。

不毒死你,誓不罷休08

有天,山神阿姆扔了一包種子給黎瀅瀅,然後將她帶到一個十分奇怪的地方。

總的說來,那是個植物培育園,分成了三個不同的部分:左邊是種植根莖植物的土地,右邊是培育水中植物的小水潭,最為離奇的是,半空是用雲朵堆砌成的一塊地方,專門用來培植特殊的植物種子。

“把這些種子種到上麵去!”山神阿姆指著那對雲朵說道。

黎瀅瀅心裏咯噔的一下,那些雲朵的位置足足有兩個她那麽高,而周圍並沒有梯子之類的東西,她苦著臉問:“我要怎麽爬上去?”

“自己想辦法!”山神阿姆拋下一句毫不負責任的話便溜掉了。

黎瀅瀅試著跳了跳,發現離雲朵的位置還是有好一段距離。

也許是因為吃了觀音果的緣故,黎瀅瀅體內的靈力恢複了不少,但她並沒有飛起來的本領,蹲在地上想了半天,終於想了個折衷的辦法:爬上周圍的樹木,掛在樹杈上撒播種子。

黎瀅瀅一手吊著一根樹杈,一手從兜裏掏出幾粒種子,吃力地種到雲朵上。

不得不說,這種方法看起來又傻,效率也無比低,種了快一個時辰,她兜裏的種子還有一大半。

她左思右想,最後靈機一動:這些雲朵既然能栽種植物,那是不是說明和土地一樣,可以站上去呢?

萌生了這個想法後,黎瀅瀅說幹就幹,爬上離雲朵最近的一根樹丫,試著探腳踩了踩底下的雲朵,果然,是實體化的,她一鬆神,放開了手中的樹杈,整個人踩在了雲朵上——

“噗通”一聲,黎瀅瀅從雲朵上重重地摔下來,她摸了摸生疼的屁.股,不由的苦笑:還是行不通呐……

結果,黎瀅瀅還是得老老實實地爬上樹杈上,以最傻冒的姿勢播完那堆用途不明的植物種子。

直至太陽落山,黎瀅瀅才播完了那包種子,一身泥土一臉灰地走回去。

看著飯桌前一如既往的食物:又苦又澀的野果子,還有生茼蒿,黎瀅瀅感到餓了一整天的胃在抽.搐。

“快點吃完,然後幫我吃掉我今天最新研發出來的特級毒藥!”山神阿姆搓了搓手,目光閃現著興奮,顯然他對這次研製出的毒藥十分有信心。

黎瀅瀅一臉黑線,她實在想不通為什麽山神阿姆如此地執著於配製毒藥這件事,而且勢要將黎瀅瀅這個百毒不侵體毒死才算目的達成。

還說什麽等他大功告成,她就功成身退。

騙子。

等他大功告成,她便一命嗚呼了,哪來的功成身退……

“不吃了,我還是去嚐嚐你的毒藥吧。”毒藥都比麵前的食物好吃,她寧願吃毒藥吃飽算了,黎瀅瀅捂著胃站了起來。

見她如此積極,山神阿姆十分高興,大手拍了拍黎瀅瀅的肩膀,安慰她:“等我完成了我的心願,我一定好好獎勵你!”

被他這麽“輕輕的”一拍,黎瀅瀅半邊胳膊便歪掉了,骨頭都差點沒碎掉。

不毒死你,誓不罷休09

等你完成了心願,我小命還在麽?黎瀅瀅不得不佩服山神阿姆的邏輯。

一刻鍾之後。

山神阿姆望著還是安然無恙的的黎瀅瀅,滿臉菜色地問:“你這身體到底是什麽製造的?怎麽吃什麽都不死?”

黎瀅瀅自己知道原因,但她堅決不打算告訴山神阿姆,對方現在是將她囚禁起來的敵人,她怎麽可能讓敵人探知自己的底細呢。

“咕咕——”黎瀅瀅此時已經是饑腸轆轆了,肚子叫個不停。

好想念紅燒肉啊……當她想起往日大魚大.肉的情景,口水都要冒出來了。

一個主意驀地襲上心頭。

“你知道我最怕吃什麽嗎?”黎瀅瀅笑眯眯地問山神阿姆。

“不知道。”山神阿姆不知她葫蘆裏賣的什麽藥,表情呆滯地回答道。

“我呀,最怕吃紅燒肉了,每次吃完,我都覺得肚子特別特別的疼,你要毒死我,最少也要了解我害怕吃什麽呀。”黎瀅瀅很配合地跟他分析。

“紅燒肉?紅燒肉是什麽東西?”一聽到黎瀅瀅吃完這個叫“紅燒肉”的東西便會腹痛,山神阿姆整雙眼睛都亮了。

“……你不知道什麽是紅燒肉?”黎瀅瀅有點無言以對的感覺。

山神阿姆顯得很不耐煩:“我怎麽知道這‘紅燒肉’是什麽鬼東西,快說,在哪裏可以找到‘紅燒肉’,我馬上給你拿來!”

黎瀅瀅一聽有戲,十分興奮地向他解釋道:“紅燒肉就是燒熟的豬肉,這東西劇毒無比,我每次不小心吃了都會疼上好幾天!”

“豬肉?”山神阿姆撓了撓頭,問,“野豬的肉行不行?”

“行!”一百個行!

“好,你等著,我馬上去找!”一掃剛才實驗失敗的頹然,山神阿姆興致勃勃地出門找野豬去了。

很快地,黎瀅瀅便看到山神阿姆提了一隻足足有兩米多長、一米多高的大山豬腳步生風地跑回來。

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魔道至尊大明宮百鬼吾非良人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我是你媽!撿了一個木乃伊鎮河我閨房裏的銅鏡成精了不嫁何撩喵!我在現代做藥神全海洋都以為我很凶殘玄學天師的開掛日常仙藏鬥轉江湖二青禦靈真仙家師是條魚少將被omega撩了![星際]小師妹每天都要噴火在異世討生活奇遇無限一指成仙玄學大師是吃貨我家饕餮叫狗剩影帝養了隻蘭花精魔囚仙玄學大師的當紅人生[重生]明月入君懷和神獸同居的日子
  作者:文憶心所寫的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廢材翻身:武靈至尊少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