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99節

  “怎麽了?”萱草走過去,問著。

  見著萱草來了,那些侍從們猛地就放開了萱草的師父,而向著萱草奔來。萱草下意識的躲閃……

  “殺了他們,殺了他們!”高陽躺在那裏,他由旁邊的侍從照顧著,本來應該純淨無暇的目光中竟然充滿了惡毒。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皺眉喝問:“你們是什麽意思!”

  “你們留著有什麽用,在裏麵什麽都不做!”高陽說著,哼了一聲,然後又猛地抽了一口氣,很顯然傷口是真的很疼。但是,傷口的疼痛更加刺激了高陽的憤怒:“殺了,殺了他們!”

  萱草自然是相信自己師父的戰鬥力,她冷冷的看了一眼躺在那裏的高陽,剛想說什麽,卻突然眼前一亮,還沒來得及做出來什麽反應,卻猛地被人推到了一邊。

  “石頭哥哥!”萱草猛地一驚,看著不知道什麽時候來到自己麵前的石頭。石頭麵前豎著一塊兒土牆,上麵訂滿了閃爍著寒光的冰刀。

  “你們,太可惡了!”石頭說著,就要加入戰鬥。

  萱草看著他們那個樣子,咬牙,也和那些人纏鬥在一起。萱草師父因為表現出來的能力在辟穀期,所以說剛好壓製他們一個層次。而萱草和石頭都要比那些人要低一個層次,也被他們壓著打。

  高陽在那裏看著,嘴角有幾分得意:“哼,如果說你把你的小寵物,還有你的天舟都交出來,我就饒了你們這一命。否則的話,就算你們這一次跑掉了,下一次我見著你們還會追殺你們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微微皺眉,瞥了一眼花少雁。果然,她師父對那個小家夥的話已經很不滿了。

  “……”花少雁身形幾次晃動,直接來到了高陽的跟前。伺候高陽的侍從見著花少雁來到了這裏,顯得很是驚訝,這個時候和萱草他們纏鬥的幾個人也都折返回去……

  花少雁是什麽人,直接拽住了高陽的頭發,手在高陽臉上傷口處輕輕碰了下。高陽立即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嚎叫聲,看著高陽嚎叫的樣子,花少雁很是滿意的看著麵前的幾個人都站在那裏不動彈了。

  “很好,你們都要乖乖的。”花少雁說著,語氣顯得十分的親昵,就好像是在和一群調皮的小朋友聊天一樣。

  “你們知道的,我脾氣可不如我那師妹好。你們說,如果我手上拿了個這個!”說完,他手上就幻化出了一把小刀,在高陽的臉上比劃,最後,落到了高陽的喉嚨處。

  “我不小心手如果說抖一下,刺到了你們家少主的喉嚨裏,你們說會怎麽樣呢?”花少雁說著,看著那幾個人。那幾個侍從聽了花少雁的話,互相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是都沒有人動彈了。

  “很好嘛,我說的話你們都聽進去了!”花少雁說著,嘴角勾的越發厲害。

  “你們上,我不相信他就敢真的傷害我!”高陽大聲吼著,身子雖然說發抖,但是語氣卻依舊淩厲。聽了他的話,花少雁哦了一聲,然後就用小刀微微的在他的喉嚨上麵靠近了一下。

  小刀很鋒利,萱草能夠很清楚的看的出來。

  因為,高陽的喉嚨處出現了很鮮豔的血液,一點點的往下流著。

  “看看,你們主子的血因為他不聽話而流出來了,多可惜啊。如果說,這麽可愛的小家夥臉上再多幾道,不知道還會不會這樣可愛呢!”花少雁說著,就在高陽身上上下來回比劃。

  高陽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眼神惡毒的很:“你最好快點放開我,否則的話,我肯定不會讓你好過的。”

  第一百二十六章 調教

  “看來,果然不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啊!”花少雁說著,癟了癟嘴巴,然後看著那幾個侍從,笑了起來:“這樣吧,你們少主這樣不聽話不可愛,就由我領去,好好的訓練調教一番,說不定他會痛改前非,不是這個樣子了。”

  說完,擰起那個小家夥的頭發,抖了抖。頭皮和頭發之間拉扯的疼痛,讓高陽忍不住掉了眼淚。但是或許說他知道自己不管怎麽嚎叫,花少雁都不會在乎,所以說居然沒有哭號。

  看著這個小家夥這個樣子,花少雁點了點頭:“不錯,還有點樣子。”說完,然後就扔了一個東西扔給了對麵的侍從,然後說道:“你們回去拿著這個可以和你們主人交差,這個少主,我們可就領走了。”

  花少雁話一說完,就看向了萱草。萱草立即明白自己師父的意思,放出了天舟。幾個人上了天舟,留下呆呆看著那東西的幾個侍從們。

  “你,你是什麽人!”高陽看著自己的幾個侍從沒有跟上來,整個人顯得有些害怕,縮著身子躺在天舟旁邊,看著花少雁。花少雁微微俯下身子,看著麵前的高陽,笑眯眯的說道:“我是你萱草姐姐的師兄啊。”

  “我不管你是什麽人,你快點放我走!”高陽說著,梗著自己的脖子。

  他的回答是一巴掌,赤果果的一巴掌直接打在了他的臉上,他的臉上緩緩的浮出了指印。花少雁看著麵前的高陽,笑眯眯的問道:“你剛才說什麽來著,我沒有聽清楚。”

  看著麵前的花少雁,高陽仿佛就好像是看到了一頭惡魔一樣。

  “你可不要這樣看我,你還小,這樣看人是不對的你知道嗎?”花少雁說著,用手在高陽的眼睛上麵輕輕碰了下。至少,從萱草那裏看的時候確實是輕輕的碰了下,但是高陽卻發出了一聲哀嚎,捂著自己的眼睛在地上打滾。

  “你要知道,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你那種眼神的。”花少雁說著,直起身子,看著萱草有些奇怪的問道:“師妹,你怎麽這樣看我。難道說,你是第一次認識師兄了嗎?”

  萱草聽了自己師父的話,趕緊搖頭:“沒有,沒有,我隻是突然覺得,師兄你平時對我真是太好了,太溫柔餓了!”

  花少雁聽了萱草的話,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我平時對你確實很好很溫柔。”

  這個時候,石頭卻在旁邊不滿的說道:“雖然說高陽對萱草那個樣子是不好,但是不管怎麽樣,他都還是一個孩子,這樣對待他是不是太殘忍了!”聽了石頭的話,花少雁有些奇怪的看著石頭,“你難道說,覺得他剛才那樣對待我們,是小孩子的行為嗎?”

  石頭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他還小,壓根不知道生命代表著什麽。”

  “所以說,我才要調教他,讓他知道,自己的命有多麽寶貴,別人的命又有多麽寶貴。”花少雁說完,又冷冷的看了一眼石頭,臉上沒有絲毫的笑意:“如果說,你現在腦海裏還有什麽可笑的理論,你最好立即直接離開這裏。離開萱草的身邊,否則的話,你這樣的理論想法很容易為萱草帶來危險。她本來就夠傻了,加上你,你們兩個人隻怕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哼,他們本來就不聰明!”

  高陽努力的讓自己直起身子,努力的想要站起來,但是每次都失敗了。他疼的臉色慘白,但是卻還是一次次的嚐試。看著高陽那麽可憐兮兮的樣子,萱草告訴自己不要和小孩子計較,特別是已經這樣慘了的小孩子計較。

  想著,她就微微歎了口氣,然後對著自己師父說道:“師兄,就算要調教小家夥,但是卻也要先讓小家夥有命再說吧。你看小家夥現在這個樣子,應該要上藥了。”

  “沒事兒,小孩子的皮膚好,況且他自己也是練氣期的,雖然說打架什麽的是不行的,但是身體恢複能力還是很好的。這個,你就不要為他擔心了。”花少雁說著,猶豫了下,然後看著麵前的小家夥說道:“不過,他以後晚上要住在哪裏呢,是個問題。畢竟,他現在不可能說和以前一樣自己住一間房間了。”說完,他看了一眼萱草,然後又看了看石頭,歎了口氣說道:“好了,你就跟著我吧,小家夥,你有沒有覺得受寵若驚?”

  高陽這個時候似乎已經明白,不管怎麽強硬,但是麵前的這個人壓根不會理會自己。於是,他咬了咬嘴唇,臉上帶上了一絲絲討好的笑容,看著萱草說道:“萱草姐姐,能不能,能不能讓我晚上和你一塊兒。如果說和你師兄一起的話,我會怕的!”

  “哦!”花少雁看了一眼高陽,似乎對他說的話很是不滿,直接又給了他一巴掌,把他才勉強扶著站好的身體一下子又打回了地上:“你是否忘記了你現在的身份,你現在不是什麽大少爺了,不過是我的俘虜而已。我的話,你還有心思去質疑?”花少雁說著,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的高陽。高陽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眼睛中閃過一絲絲的憤恨。

  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有一種不好的感覺。高陽的性子可以說是已經成型了,如果說強行改造的話,也不過是在他的本來性子上麵加一層護罩,帶上一層麵具的高陽,說不定會更加的危險。萱草想著,看了看自己的師父。然後猶豫了下,卻又什麽話都沒說。

  她,她剛才竟然想讓師父直接把高陽殺了算了,畢竟,這樣才算的上是斬草除根。想到這裏,她就為自己的想法而後怕,自己什麽時候,竟然會直接想要殺掉一個孩子!

  想到這裏,她搖了搖頭,看著自己師父說道:“師兄,我今天有些累了,想要回去休息。”

  “嗯,你回去吧,天舟我來控製就好。”花少雁說著,點了點頭。聽了師父的話,萱草應了一聲,然後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麵去。花少雁肯定是能夠控製這個天舟的,畢竟這個是他自己親手煉製的東西。

  “咻咻,萱草,你不高興啊。”明晰自從出了那個地方了以後,就一直纏著萱草的手,就好像是一個白色的手鏈一樣,顯得很是安靜。如今,來到了萱草的房間裏麵,小家夥才開始和萱草溝通。

  聽了明晰的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嗯,我不知道為什麽師兄要那樣對待那個小家夥。如果他真的不喜歡那個小家夥的話,大可以直接殺掉那個小家夥,何必又要這樣折騰他。”

  “大概因為無聊吧。”明晰想了想,然後說道。

  “無聊?”萱草有些不理解。

  “是啊,因為無聊了,所以說就看看能不能培養出來一個小家夥,然後將來來和自己做對,這樣不是很好玩嗎!我以前在那裏麵的時候,我也會那樣做!很有趣的,如果說萱草你喜歡的話,你下次也可以試試啊。看著自己一手調/教出來的,然後由自己親手毀滅掉,那種感覺很好呢!”

  明晰說著,語氣十分歡快。聽著明晰的話,萱草愣住了。他們的思想,為什麽都會是這個樣子的……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搖了搖頭,讓自己不去想這些。

  “不過,萱草,你放心吧,你師兄對你還是很好的哦!”明晰似乎意識到了什麽,趕緊說道。

  第一百二十七章 少年

  聽了明晰的話,萱草抽了抽唇角,算是聽到了他的話。似乎是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明晰就一直安靜了下來,沒有說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看著明晰,皺眉說道:“我記得師兄讓你跟著我的時候曾經說過,你會化形?”

  “那是自然,化形什麽的對我來說是小菜一碟!”明晰說著,語氣歡快異常,似乎是因為他們好不容易沒有談論上麵那個話題的內容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化形了給我看吧。”萱草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明晰。明晰點了點頭,然後立即從萱草的手上彈跳下去,然後落在了地上,開始化形。

  他化形頗有些意思,在地上有些艱難的遊動著,看著就好像是難產了一樣。過了一會兒,他身上的皮開始一層層的褪去,然後露出白皙的身體。就在萱草要仔細看的時候,他身上本來脫落的皮,一下子就成了他身上的衣服。

  於是,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神色俏皮的少年就一下子出現在了萱草的眼前。

  萱草看著麵前的少年,顯得很是驚訝:“你,你……”

  “怎麽了,你不認得我了嗎?”明晰說著,笑眯眯的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微微眯了眼睛,皺眉問道:“你現在的樣子是多大了!”

  “哦,十四歲,怎麽了?”明晰看了看自己,有些奇怪的問道。萱草本來還以為明晰化形的話,肯定也是和小娃娃差不多大的。但是沒有想到,居然一下子就是這樣大的!想到這裏,萱草咬了咬嘴唇,然後說:“你晚上不能夠睡我這裏!”

  “為什麽。”明晰顯得有些奇怪,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咬牙說道:“你都這樣大了,我當然不可能說讓你和我一塊兒睡!”

  “沒有什麽的,我不嫌棄你的!”明晰說著,笑眯眯的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強忍著直接上去敲打那個少年的衝動,說道:“我不好意思,我嫌棄你。你看是你直接自覺出去好呢,還是說我讓我師兄過來請你好呢。”

  明晰一聽到萱草的話,就好像是想到了什麽不愉快的經驗一樣,下意識的顫抖了兩下,然後搖頭說道:“我,我不要跟著你師兄出去,我自覺出去好了。但是,我出去了以後,我要住在哪裏!”

  萱草聽了明晰的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會讓傀儡人帶著你去樓上,你自己在樓上找一間住下來,你以後在我們麵前也不用用寵物的形態了,直接這個樣子出來就可以了!”

  聽了這個話,明晰顯得有些不樂意,嘟噥著嘴巴。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立即就想起了自己把他當寵物的時候,那樣親昵的撫摸過他的頭,就感覺一陣發寒。早知道,自己開始就讓這個家夥化形出來給自己看的。誰會知道啊,那麽小的一條蛇,居然都已經這樣大了!想到這裏,萱草看明晰的目光就有些惡狠狠的。

  很明顯,明晰誤會了萱草目光的意思,所以說他立即點頭,表示說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以後我不會用蛇的形態出現了。”說完,就跟著傀儡人沮喪的出去了。

  看到明晰出去了以後,萱草咬了咬嘴唇,心裏頭居然有了幾分的負罪感。因為明晰其實什麽都沒有做啊,他不過是沒有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化形而已。是自己覺得他是小孩子,所以說就沒喲想那麽多的。

  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決定下一次見到明晰的時候,態度要對他好一些。想著,然後就打坐去了自己空間裏麵,見著她來了,小銀和小雅都很高興,小銀飛著來到了萱草的身邊,小雅則是歡快的蹦達到了萱草的身邊。兩個小家夥圍著萱草,在萱草身邊來回晃動著,看著她們兩個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本來有些緊繃著的感覺一下子就放鬆了下來了。

  “你們啊……”萱草說著,坐在了地上,看著兩個小家夥都圍了上來。

  “你們兩個人在空間裏感覺怎麽樣?”

  “很好啊。”小雅說著,似乎有些奇怪萱草為什麽會問出來這樣的話,眉頭微微的皺著。

  “嗯嗯,小雅很好很好。”小銀說著,就飛到了小雅的身上,使勁蹭著小雅的耳朵。小雅的耳朵一下子就紅潤了起來,但是小雅還是假裝什麽都沒有發生一樣。

  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們在這裏麵過的快活就好了,我還怕你們對外麵的世界好奇呢。”

  “是很好奇啊,不過在這個裏麵就已經很好了。況且,小雅說過啊,我努力修煉,然後長到和主人一樣大小的時候,我就可以和小雅一起出去了!”小銀說著,然後就在萱草身邊飛舞著:“主人,主人,你看看我有沒有長大一點點!”

  萱草聽了小銀的話,仔細看了看她,然後點了點頭說道:“確實是比剛出來的時候,要大了那麽一點點。”聽了萱草的話,小銀立即發出了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這個時候,小雅高興的說道:“主人你是不知道的呢,小銀可努力了。她一直在努力努力的長大呢,我也會和他一樣努力的,這樣的話,我們將來就可以永遠的在漢族人身邊了!”小雅說著,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小雅這個樣子,萱草笑眯眯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啊,我等著這一天。”

  “主人剛剛進來的時候,難道說不開心嗎?”小銀說著,落到了萱草的手上,抬頭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歎了口氣,猶豫了下,然後把外麵發生的事情和她們說了。

  小銀一聽,頓時十分憤怒:“那個小家夥也太討厭了,為什麽可以做出來這樣的事情!嗚嗚,那個明晰的壞家夥真走運,可以一直陪著主人,我和小雅就都不可以!”

  小銀說著,一下子飛到了小雅的耳朵後麵,藏起來了。看著小銀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這個時候,小雅的目光卻十分嚴肅。她看著麵前的萱草,然後問道:“不管你師父怎麽想,主人,你的想法是什麽樣的呢?”

  萱草聽了小雅的話,愣了愣,然後疑惑的說道:“我的想法?”

  “是的,主人你的想法是怎麽樣的呢?主人是師父不可能說一輩子跟著主人的,主人自然是也不能依靠師傅一輩子。所以說,主人要有自己的想法才對,你看著那個壞家夥,你是怎麽想的呢?”

  “我,我想斬草除根。如果說我有能力的話,我估計我會把那些侍從們還有那個小家夥全部都殺死,雖然說……小家夥我一度很喜歡他,但是他後來做的事情,太傷我的心了。”

  萱草說著,臉上神色有些猶豫。

  聽了她的話,小雅立即點頭:“主人的想法很好啊,畢竟,那個高陽和主人已經徹底的決裂了,如果說主人不解決他,那麽下一次就是他解決主人。所以說,主人不需要為自己的想法而背負著什麽。現在主人的師父在主人身邊,主人肯定能夠跟著自己師父學的更多的東西,到時候就會變得越發強大的!”

  小雅說著,臉上顯得很是期待的樣子。這個時候,小銀也從小雅的耳朵後麵飛了出來,看著麵前的萱草,使勁的點頭:“主人一定會和我們一樣,我們在成長,主人也會慢慢成長,然後努力成為很厲害很厲害的人,那樣的話,別人就不會對主人動壞心思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 請求

  小銀和小雅的話都是為了自己好,萱草都是知道的。她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麵前的兩個小家夥,心裏頭有一種淡淡的暖流從身體裏蓬勃而出,“有你們真好。”

  這一句話,仿佛不是從萱草口中說出,至少,她在意識到自己說出來這一句話的時候,已經說了出來。兩個小家夥聽了萱草的話,都顯得有些驚訝,很是驚奇的看著萱草。萱草看著兩個小家夥,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奇怪的問道:“我說錯了什麽了嗎?”

  “沒有,有主人和我們在一起,也是很好呢。”小雅說著,蹭了過來,在萱草身上使勁的磨蹭。看著小雅這個樣子,萱草用手摸了摸她的頭發。不得不說,讓小銀出來的決定很好,小雅現在性子看著要比開始的時候要好許多。萱草想著,看了一眼因為害羞而躲到小雅頭上的小銀。小銀感覺到了萱草視線,臉一下子就紅潤了起來。

  看著小銀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

  幾個人在一起聊了一會兒,萱草從自己的意識空間裏出去。她出去了以後,躺在軟和的床上,心裏頭開始佩服自己開始的那個決定。因為她突然想起來,如果說明晰不離開這裏的話,自己以後和小雅的交流,甚至和小雅一塊兒修煉都會成為阻礙。想到這裏,她歎了口氣。

  晚上,她和小雅一塊兒修煉,大概是因為小雅心情比較愉快,所以說萱草能夠感覺到小雅傳來給自己的靈氣那種雀躍的感覺。感受著小雅的心情波動,萱草心情也是異常愉悅。

  當她出去吃早飯的時候,明晰也被傀儡人一塊兒帶了過來。石頭對多了一個人,顯得有些驚訝,看了一眼萱草。萱草笑眯眯的說道:“他是明晰,是我們的新夥伴。”

  明晰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花少雁,趕忙說:“不,不,我隻是主人的寵物而已。”聽了這個話,石頭顯得更加的驚訝了,看萱草的目光都有了幾分不讚同。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問自己哥哥:“石頭哥哥,難道說你把我想成什麽樣的人了,他是我們在那個密府了收的小蛇,隻是如今他化形了而已。”

  花少雁點了點頭,抿了一口茶,然後看著麵前的明晰,很直接的問道:“晚上,你住在哪裏?”

  “晚上?”明晰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不知道為什麽有一種危險的感覺,但是他還是很快的回答:“開始是和主人一塊兒的,後來主人發覺不好,所以說讓我在樓上睡。”明晰說著,一雙眼睛無辜的看著花少雁,很是奇怪的問道:“怎麽了?”

  “沒有什麽,這樣很好。”花少雁說著,點了點頭,算是表達自己對明晰行為的褒獎。聽了花少雁的話,明晰忍不住笑了起來,臉上有幾分小得意。看著明晰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看著自己師父:“師兄,我們要去哪裏?”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半獸女王之最強機甲師 吃貨紅包群 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入骨相思君可知 重生之天運符師 就愛撩那個小正經 銀河盡頭的小飯館 萬象師[全息] 嬌寵美人魚 如何當好一隻毛團 天靈靈地靈靈 快穿女配生死簿 六界搬運工 思我鈞天奏 卦外桃花 一條被拋棄的龍 鏖仙 星際修真生活 爆萌美人魚:上神,抱抱嘛 天命為凰 海盜 [異能]“普通人” 傅家金龍傳奇之大風沙 修真之鳳凰台上 魔修求生指南 珠玉仙途 青詭紀事 (修真)師兄非良善 劍君 殺手穿越之鳳點江山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