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98節

  看了一眼笑著看著自己的石頭,萱草也跟著笑著回答:“沒有什麽,我就是給小蛇取了一個名字而已,小蛇很是高興呢。”

  “哦?”花少雁看了一眼萱草,似乎有些驚訝,猶豫了下,然後他問道:“你給你的小蛇取名字叫什麽?”

  萱草聽了花少雁的話,笑著回答:“很簡單的一個名字,明晰。”

  “哦,還不錯。”他說著,看了一眼自己腳邊上的小狐狸。萱草這個時候才發現,小狐狸不知道在什麽時候已經睜開了眼睛,好奇的打量著自己。看著小狐狸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個時候,她突然又聽到了那城堡裏發出來了一聲怒吼。

  這個時候,小蛇在那裏嘶嘶的說道:“他們肯定把那裏麵的小白給惹怒了!”

  “小白?”萱草有些奇怪的重複。

  “就是小白呀。”

  “小白是什麽?”萱草問道。

  “小白就是白虎,他和小土一向都喜歡住在宮殿裏麵,我和小紅都不知道為什麽呢。”明晰說著,又吐了吐舌頭,似乎在表達自己的疑惑。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如果說,他們在裏麵遇到人類的話,會不會……”

  第一百二十三章 貪

  “我們隻會驅逐人類,並不會吃掉人類的!不過,我聽那裏麵的聲音,似乎有些不對,如果說他們在那裏麵饞了,直接把那些人給吃掉也是很正常的。”

  明晰說著,語氣十分自然,

  “你們……”

  “就和人類狩獵靈獸一樣,有的靈獸也會去狩獵人類。當然,我們這樣的高等靈獸在一般情況下不會那樣做的,因為我們畢竟是要修煉成仙獸,乃甚至是神獸的。”明晰說著,萱草才鬆了口氣,卻又聽到明晰繼續說道:“當然,如果說真的是被惹怒了的話,那肯定就不會想那麽多了,一口吃掉,或者直接折騰死也是很正常的。畢竟,因果是有原因才會有結果。會惹怒我們,都會有各種各樣的原因,所以他們就要承擔後果!”明晰說著,微微的看了一眼萱草,然後又和索道;“我估計啊,那裏麵的人已經惹怒他們兩個人了,雖然說不知道具體的原因。”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如果說,有人強行想要和你們結締契約,你們會如何?”

  “那自然是一口吃掉啊,那麽不知道好歹的人類,竟然感冒犯我們靈獸的尊嚴,自然是不可以留下來的!”明晰說著,語氣十分嚴肅。聽了明晰的話,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能不能帶路,讓我們進去找他們?”

  “……”明晰吐了吐舌頭,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萱草看向旁邊的師父,師父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萱草:“怎麽了?”

  “剛才聽到裏麵有獸的怒吼聲,我怕裏麵有什麽問題,不如我們一塊兒進去看看吧。明晰認得路,我們可以讓明晰來帶路。”

  花少雁聽了萱草的話,臉上露出來幾分不可思議,疑惑的說道:“你怎麽會這樣想,說不定他們在裏麵玩的很愉快呢?”

  “師兄,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萱草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感覺自己頭有些疼。看著她那個樣子,花少雁冷笑了一聲:“如果說你就這樣的進去了,說不定人家並不會覺得你是進去幫他的,反而說不定會覺得你是進去和他們搶東西的。”

  “對啊,你師兄說的也沒有錯。很多誤會都是這樣產生的啊!”石頭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第一次見著石頭那麽讚同自己師父的話,萱草顯得很驚訝。

  石頭見著萱草的神色,忍不住撓了撓頭,然後說道:“雖然說,我看著有些遲鈍吧,但是我卻一點哦度不傻。那個小家夥說話做事都是像模像樣的,但是唯獨在一些東西上麵,小氣的厲害。我不相信,你就沒有發現了。所以說,我不覺得我們進去,他們就一定很歡迎。”石頭說道這裏,似乎想到了什麽不美好的回憶,微微皺眉,說道:“說不定,他還會直接在裏麵的時候,把我們當成棄子呢。”

  棄子=炮灰。萱草自然是明白這個意思的,猶豫了下,然後歎了口氣,決定不去想進去的事情了,隻是在外麵等著。裏麵的獸類怒吼的聲音越來越厲害,這個時候,明晰很是幸災樂禍的說道:“看來,那裏麵的幾個人肯定不會有好下場了!”

  聽了這個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看著自己的師父說道:“師兄,高陽還那麽小,如果說真的遇到什麽事情的話!”

  花少雁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萱草,然後說道:“人的性命怎麽都是性命,和年齡的大小會有什麽關係嗎?況且,就算裏麵的人都死光了,他也不會死,你放心好了。”

  接二連三的聲音怒吼聲,這個怎麽能讓人放心。

  這個時候,明晰似乎感覺到了萱草的情緒,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剛才那裏麵的第一聲怒吼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讓他們離開自己的領地。但是,很明顯那些人並沒有這樣做,反而在裏麵繼續逗留,並且試圖做了什麽。這樣才激怒了裏麵的小白,否額的話,也不會這個樣子!”

  聽了這個話,萱草有些猶豫,她相信明晰的話,因為她都大概知道那小家夥在裏麵做了什麽激怒的那些靈獸。還能是有什麽,肯定是他們見到靈獸的時候,想要和靈獸結締契約。但是那些靈獸們怎麽可能說是會認同那個小家夥,所以說直接就暴怒了。

  想到這裏,萱草突然聽到一陣陣呼救的聲音。萱草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師父,花少雁歎了口氣拽了萱草手,把萱草一下子攬入了懷裏頭,然後快速的移動著身子。很快,他們就來到了另外一邊。這個時候,萱草也看到了從那個裏麵跑出來的高陽。高陽臉上神色有些驚慌,而還有幾分的遺憾。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立即掙開了自己師父的胸懷,跑了過去。

  “怎麽樣了,高陽?”

  “小心!”

  一聲提示,萱草下意識的回頭,看到一頭很高大的白色老虎,直接氣勢洶洶的向著自己衝了過來。萱草下意識的就護住了高陽,但是那老虎卻在她的身前停了下來,並且在她的身上聞啊聞。

  這個時候,萱草手上的那小蛇,開始嘶嘶,嘶嘶的和那個白虎說什麽。那個白虎一邊聽,一邊發出聲響回應,不時的用一雙圓鼓鼓的眼睛掃著萱草。萱草猛地鬆了口氣,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自己護著的高陽猛地一下子推開。

  “你以為你是誰,憑什麽碰我!”高陽說著,一臉厭惡的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見著高陽那個樣子,顯得有些驚訝。

  “高陽,你在說什麽?”

  “我說什麽,我覺得我說的很明白了!”

  高陽說著,一雙本來應該很清澈的目光中卻透著一絲絲的狠曆。這個時候,明晰突然對著萱草說道:“這個人不好是壞人,要不要直接讓小白咬死他!”

  萱草聽了明晰的話,立即嗬斥:“不要這樣說!”

  “不是,是小白告訴我的!他身邊的護衛,都因為保護他被小白弄暈乎了,但是他卻絲毫不在乎,隻管自己跑。而且,就算跑也有在那些護衛擋下來的瞬間,用契約書想要收服小白!”明晰說著,搖頭晃腦的很不屑的說道:“我不喜歡這個人,很不喜歡。”

  萱草猶豫了下,微微偏頭,卻看到明晰居然又拿出來了一張看著像是什麽皮做成了紙一樣的東西,用力的往小白麵前投擲。小白很是不屑的一巴掌拍開,然後猛地上前,在萱草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直接把高陽按倒在地上。尖銳的爪子就在高陽的身上抵著。萱草能夠很清楚的看到,如果說不是高陽身上的衣服好的話,隻怕那衣服就直接被小白撕裂成了碎片。

  這個時候,花少雁走了過來,看著躺在地上的高陽,微微皺眉,然後看著萱草問道:“你怎麽樣,還好嗎?”

  萱草點了點頭,慢慢的站起來,看著躺在那裏的高陽,奇怪的問道:“你為什麽要把我推開,我並沒有傷害你的意思……”甚至,我還是在保護你,但是你為什麽會做出來那樣的動作!

  “憑什麽,憑什麽你的師兄就可以給你抓靈獸,但是我就沒有!”高陽看著麵前的萱草,雖然說被老虎爪子按到在地上,但是氣勢卻還是很足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高陽,花少雁冷笑了一聲,剛想說什麽,卻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陣聲響:“快點,放開我們少主!”隨著那聲響的是一係列的法術攻擊,但是那些法術攻擊似乎對白虎一點作用都沒有!

  第一百二十四章 拒絕

  “吼……”白虎發出一聲吼叫,爪子劃破了高陽的衣服,險險的停在他稚嫩的肌膚之上。見到如此情形,萱草立即明白了,剛才白虎並非是不能劃破他的衣服,隻是不想而已。

  這個時候,高陽卻絲毫不覺得自己有錯,倔強的看著那隻白虎,直接說道:“你若是跟了我,我家裏自然是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給你!”

  “咻咻,那個小子還真傻,白虎怎麽會看上他那樣的人!”明晰說著,吐了吐舌頭,一雙紅色的瞳孔裏麵似乎有幾分幸災樂禍。見著明晰那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然後微微皺眉看著那高陽。

  說實話,高陽把自己推開那一瞬間,自己真的心猛地一下子就涼了。如今,看著他躺在地上,自己居然也沒有什麽感覺了。她猶豫了下,然後看著自己師父,問道:“師父,不如我們走吧。”

  “你們怎麽可以!”這個時候,高陽身邊的侍從都趕了過來,五個人,雖然說身形狼狽,但是看著也都沒有喪掉性命。萱草微微皺眉看著那些人,或者說那些人中剛才說話的那個人。

  “你們是我們聘請來的,怎麽可以就這樣一走了之!”那個人說著,眼睛瞪的大大的。萱草冷笑了一聲:“聘請?我怎麽不知道我們什麽時候收了你們的好處?況且,你問問你們少主剛才是怎麽樣對待我的!”

  聽了她的話,那個人臉上神色頓時有些不好看。很顯然,他也是知道自己少主的脾氣性格的,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攔住他們,不讓他們走!”高陽立即大聲說著,身子還扭動了下。

  “啊!”一聲驚呼,萱草回頭,大概是因為他的動作,所以說他身上已經被劃破了,染上了鮮紅的顏色。高陽似乎從來沒有受過傷,見到如此,立即瞪大了眼睛,看著那血,驚恐的嚎叫著。

  這個時候,其他幾個人見到如此,立即更是惶恐:“少主,少主你沒事兒吧!”

  那幾個人說著,就要上前。

  “你們好吵。”不知道什麽時候,場上出現了一隻烏龜,慢慢吞吞的爬了過來,看著那幾個人,眉頭皺著。

  隨著那隻烏龜的話,那幾個人發現,自己居然動不了了。

  “這個家夥就是引著你們來的人嗎?”那個烏龜說著,在高陽身上聞啊聞。高陽這個時候已經不敢亂動了,但是卻還在那裏大聲叫嚷著:“快點放開我,聽到沒有,我命令你放開我!”

  “請問,你是?”

  萱草看著那隻烏龜,心裏頭大概明白,這個應該就是這個裏麵的玄武了吧。

  “哦,我叫小土,是這裏的智者。”烏龜慢吞吞的說著。這個時候,明晰在那裏嘶嘶的說道:“這個家夥最會裝模作樣了,每次都說自己是什麽智者,但是我卻也沒看出來他有什麽智慧!”

  “你好,請問我們想要離開這裏,要如何離開?”萱草說著,看都沒有看被白虎壓在爪子下麵的高陽。

  “難道說,你們要背棄你們的同伴?”那隻玄武說著,語氣有些驚訝。萱草看了一眼那隻烏龜,然後說道:“並不是我們要背棄他,而是在他推開我,想要讓我擋住那烏龜的攻擊的時候,他就已經不是我的同伴了。”萱草的口氣很是平靜,那隻烏龜聽了以後,猶豫了下,然後歎了口氣說道:“人類的感情總是很複雜的,但是這些人在這裏隻能擾亂我們這裏的秩序,我不喜歡。”

  這個時候,白虎也在那裏吼了兩聲。

  “我也不喜歡你,我就要這個白虎,隻要他跟我走,我立即離開這個鬼地方!”高陽說著,一雙眼睛瞪的大大的。他似乎壓根都不知道自己所麵臨的處境,但是他身子卻在那裏隱隱的顫抖。很顯然,他是知道自己隨時會被這個白虎扭斷脖子的,但是卻依然說出來這的話。很顯然,他的話又觸怒了白虎,白虎咆哮一聲,爪子直接按在了高陽的脖子上麵,尖銳的爪子在陽光下麵反射出金屬般的光澤。

  見著那隻白虎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別過頭,壓根不去看高陽。高陽也沒有看萱草,而是瞪著一雙眼睛看著麵前的白虎!

  “好了,他不過是一個孩子,白虎,你直接讓他昏迷過去就可以了。不要讓他打擾我們的談話,那樣很不好。”

  玄武緩慢的說著,聲音拖的老長老長。白虎聽了玄武的話,立即直接呼了一口氣噴在了高陽的頭上。高陽瞪大了眼睛,剛想說什麽,卻又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萱草見著白虎那個樣子,惡意的猜測,難道說,他是用口氣直接把高陽給熏暈了嗎?

  “你們前來這裏,是有什麽事情?”

  萱草看著麵前的玄武,沒有說話。玄武伸了伸他的脖子,然後說道:“你放心吧,那其他的幾個人,是聽不到我們說話的。你要相信我,因為我是一個智者!”

  “咻咻,他就是喜歡當自己是智者,我沒有說錯吧!”明晰說著,口氣裏有幾分得意。萱草摸了摸明晰的頭,然後說道:“我隻是跟著那個小家夥而來,他說這裏是古修真者的密府,所以說我們是過來探險的。”

  “哦,古修真者,那應該是我們很久很久之前的主人了。隻可惜,後來主人不知道為什麽離開了我們。隻留下這裏,成為我們的樂土。”烏龜說著,語調緩慢的差點讓萱草睡著。

  花少雁聽了玄武的話,倒是有些奇怪,問道:“那你們為什麽不離開這裏?”

  “為什麽要離開這裏,外麵的世界難道說比這裏更好嗎?在這裏,我才能夠安靜下來思考生命的哲學,你知道,對於我來說,生命是一件很漫長的事情。不過,我睡一次醒來以後,就會發現這裏有了變化。”玄武說著,語氣裏有了幾分不滿,一雙顯得十分滄桑的眼睛瞅著他們說道:“你們要知道,如果說不是你們來的話,我如今應該在夢裏感悟生命的哲學才對!”

  “咻咻,看吧,看吧,他連睡覺都有借口,這個就是所謂的智者!”

  “……”玄武聽了這個話,瞅了一眼在萱草手裏頭的小家夥。很顯然,對這個小家夥的話他多少有些感應。見著玄武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明晰也縮了縮頭,很顯然他多少也是有些怕這個玄武的。

  白虎在那裏吼了兩聲,明晰說:“小白在那裏問小土,那個小家夥應該怎麽辦。”

  “這個小家夥,不如就由你們帶出去吧。畢竟,如果說隻有他們自己的話,前麵都是進不來的。”玄武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微微皺起了眉頭,然後對著玄武說道:“你可知道這個小家夥是如何對待我的嗎?”

  不知道是不是萱草自己的錯覺,萱草覺得,玄武的嘴角似乎勾了起來,露出了一個諷刺的笑容:“那和我們又有什麽關係呢,我們想要的隻是一個安靜的環境,僅此而已!”

  萱草聽了那個話,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麽,竟然一下子愣在那裏。石頭上前拉了拉萱草,然後說道:“不如,我們就直接帶著他們離開這裏好了,然後我們就不要管他們了。”

  “他們自己的事情,為什麽我們要對他們負責!”萱草說著,眉頭緊皺。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衝突

  萱草其實是想說的是,我為什麽要為那個小家夥負責。如果說不是他自己惹怒了那些靈獸,也不至於會落到現在的下場。如今好了,卻要讓他們幾個人把他帶出去。

  如果說按照他的性子的話,隻怕一帶出去,反而會鬧著說都是他們的錯,所以說害他丟失了自己捕捉靈獸的機會。萱草想著,微微的眯了眯眼睛。她本來總覺得,小孩子有的時候雖然說是任性了一些,但是總是可愛的。但是如今這個話,落在這個小家夥身上可是大大不妥當的了。因為這個小家夥壓根就不知道什麽叫做分寸。

  想到這裏,萱草的眉頭始終皺著。

  玄武見著萱草那個神色,顯得有些詫異:“我記得,你們人類對幼獸都是很保護的,為什麽你會對這個孩子,無動於衷?”

  萱草聽了這個話,抽了抽唇角,什麽叫幼獸啊,是小孩子吧!不過,她還是很自然的回答:“這個孩子對人命似乎看的並不重,他在最危險的時候會直接把自己身邊的人推出去擋。”

  “那不是很正常的嗎,自私不是你們人類的性格嗎!”玄武更加奇怪了,看著麵前的萱草,一副很吃驚的樣子。看著玄武搖晃著腦袋,驚訝的瞅著自己的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不管是人類,還是靈獸之間,感情都是培養出來的。如果說,能夠輕易背叛的感情,那麽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就是最廉價的。要了和不要,根本就沒有什麽區別。”

  萱草說到這裏,頓了頓,然後又繼續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又何必要去管他呢。”

  “你說的似乎也有些道理,讓我想想。”玄武慢吞吞的說著,過了好一會兒,它才又開口:“那麽,你要什麽代價,才能夠帶著這一個人離開這裏呢?”

  萱草歎了口氣,然後看著麵前的玄武說道:“你並不需要讓我們帶著他出去,你隻需要把他弄的狼狽一些,然後丟給他身邊的侍從,那些人,自然是會帶著他走的!”

  “對!”玄武猛地點頭,然後看著白虎。白虎吼了一聲,然後就開始在高陽身上畫圖,各種血跡開始出現在高陽的身上。高陽在一開始受疼的時候,就猛地清醒了過來。同時,那些侍從們也被玄武放開。

  “快些住手!”那些侍從們大聲說著,然後衝過來,想要從白虎麵前把高陽給搶走。高陽疼的在那裏哇哇大叫,“你們這一群豬,廢物!”

  石頭在旁邊見著,有幾分不忍心,皺眉看著萱草,很顯然是對萱草的行為十分的不讚同。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有些時候,沒有一些教訓,永遠是學不乖的。”

  “你是壞人,壞人,我會讓我爹爹,讓我爹爹來殺了你們的!”高陽在那裏大聲嚷嚷著,鼻涕眼淚大把大把的流下來。白虎猛地一揮爪,把他扔給了那些侍從們。

  “你們立即離開這裏,否則,我並不會保證你們的小主人的安全。”白虎說著,一雙眼睛掃了一眼那幾個侍從。那開始和萱草說話的侍從憤恨的看了一眼玄武,然後又看了一眼萱草,問道:“他們呢!”

  “他們當然和你們一樣,也要立即離開這裏!”玄武說著,就搖晃著身子,然後身上出現了一陣陣的光芒,猛地萱草發現自己腳下似乎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陣法的影子,同時,她感覺自己腦袋裏的思緒一空,然後就什麽都不知道了。當她恢複意識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在一個很普通的小島上……

  “師兄,石頭哥哥,師兄……”她剛喊了兩聲,就聽到一陣陣打鬥的聲音,她順著聲音走了過去,發現是自己的師兄正在和小家夥的侍從們打鬥。自己的師兄應對十分自如,而那些侍從們卻是堪堪勉強能夠抵擋。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