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96節

既然說,這個樣子不是在開玩笑,難道說現在這種方法,是進入密府的獨特辦法嗎?萱草正想著,就聽到那邊一聲歡快的聲音。“行了!”

聽了這個話音,萱草向著前麵看去,發現本來是一片平地的地方,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了一個山洞的入口。看著那個入口,萱草顯得有些驚訝的看了看那邊的小家夥。小家夥哼了一聲:“你們還愣著幹什麽,快點跟上啊!”說完,就直接往前麵走。

這個時候,花少雁對著萱草說道:“這個是幻陣的作用,你不是一向喜愛陣法嗎,以後要多看看。陣法的用處很大,用好了可以製敵,同時也可以躲避敵人。”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這個時候,石頭粗聲粗氣的說道:“妹妹你喜歡關於陣法的東西嗎?”

萱草笑著看了一眼石頭,然後說道:“我對這些東西覺得好奇而已,不過現在看了這個陣法,感覺自己似乎還沒有入門呢。”

聽了這個話,石頭嘿嘿的笑了笑,然後從自己懷裏頭掏出來一塊兒玉玦,遞給了萱草:“這個是我們在冒險的時候,我無意間發現的,是記錄陣法的一些見解啊什麽的,他們也沒有要,說沒有什麽作用。我本來想拿去賣的,但是幾個人出的價都不高,所以就一直留了下來。既然說,妹妹喜歡研究這樣的,那就給妹妹吧。”

說完,就又往前麵遞了遞。

萱草看著自己麵前的玉玦,顯得有些驚訝,並沒有立即伸手去拿。見著萱草沒有立即伸手去拿,石頭頓時有些不滿了,微微皺眉說道:“難道說,妹妹你看不起我!”

第一百一十八章 蝴蝶

聽了石頭的話,萱草看了一眼自己麵前的東西,猶豫了下。旁邊的花少雁笑了笑:“既然人家誠心誠意給你,那你就收著。”說著,他就直接從石頭手裏頭把東西接到了自己手裏頭,看了看。

石頭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東西已經落到了花少雁的手裏頭。石頭頓時怒視花少雁,萱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看著自己的師父,不滿的說道:“師兄……”

“沒事兒,我就看一眼……”花少雁說著,大大咧咧的把東西都給看完了,然後遞給了萱草說道:“都是一些基礎的,不過你拿著還是有些用處,還不快些謝謝你的哥哥。”

萱草收了玉玦,不好意思的對著石頭笑了笑說道:“我師兄就是這個樣子,你別介意。”

“沒有什麽,能夠幫到你我就很高興了。”

“你們在後麵怎麽那麽慢啊,快一點啊!”前麵傳來了高陽的聲音,原來他們幾個人說說話,已經落下不少了。萱草不好意思的對著旁邊的石頭笑了笑,然後瞪了一眼自己的師父,才加快了步伐。

雖然說,萱草是知道自己師父是為了自己好,但是看著師父剛才的舉動,她還是有些不自在。畢竟,如果說師父想要看的話,可以私下看,那樣就好很多。

師父那樣直接在台麵上看,可以說是很不給石頭麵子。想到這裏,萱草看師父的眼神就越發不滿了。

花少雁壓根不理會萱草的目光,或許說他已經對這樣的目光免疫了,萱草似乎很經常這樣看他。

他們進入到了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雖然說入口處像是一個山洞,但是一旦進入了以後,裏麵卻是一片很寬廣的東西。萱草看著周圍,眉頭微微的皺著,不知道這個是哪裏。

“你們看,那裏有好多好漂亮的蝴蝶!”小家夥突然說道,聲音顯得十分的雀躍。

聽了小家夥的話,萱草朝著他所說的地方看了過去。果然,那裏有一片地方上麵飛舞著許多的蝴蝶。那些蝴蝶們都十分的美麗,翅膀更是絢麗的厲害。萱草微微張了嘴巴,看著那一幕。

但是就在高陽要跑過去的時候,卻被旁邊的侍從給攔了下來:“少主,那裏情況不明,還是穩重一些比較好。”

那個侍從說穩重兩個字的時候,聲音放的比較重。高陽看了一眼那個侍從,低垂了頭,猶豫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臉上已經恢複了小大人的模樣,不複剛才的活潑,他點了點頭,沉著聲音說道:“我知道了。”

“少主英明。”

那個侍從說著,就站到了他的身後。

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不知道為什麽,心裏頭有一陣陣心酸的感覺。這個小家夥身邊不會都是像是剛才那樣的人吧,萱草想到這裏,微微皺眉,有些不敢想小家夥在家的時候的處境。

“看,那些蝴蝶們居然向著我們飛過來了。”石頭很顯然是一直在注意著那些蝴蝶,一旦發現動向立即開口說道。這個時候,花少雁皺眉說道:“你們都運起靈氣護罩。”

花少雁所說,他們幾個大人都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很明顯,小家夥是不可以的。高陽有些驚慌的看著那些蝴蝶,目光中還閃爍著幾分躍躍欲試。

“如果說,你不想直接被毒死,那就過來!”花少雁說著,粗魯的拉過了小家夥,把他納入了自己靈氣罩的範圍之內。看著花少雁這個動作,高陽的侍從立即有些不滿,但是卻無暇說什麽。

因為那些蝴蝶們飛過來了,那些蝴蝶們就好像是一個個調皮貪玩的精靈,圍繞著他們,在他們的周圍灑下各種顏色的粉末。那些粉末似乎都會沾在靈氣罩上麵,好一會兒,那顏色才會在靈氣罩上麵散去。

就在這個時候,其中一個侍從驚訝的說道:“這些粉末會腐蝕靈氣罩!”

花少雁看了一眼那個侍從,冷聲說:“難怪你們家小主子開始問我們你們會不會是累贅……”

“你!”

高陽的侍從頓時都有些不滿了,看著他們那個樣子,花少雁隻是哼了一聲,然後看著自己麵前盯著外麵看的高陽,什麽話都沒說。過了好一會兒,那些蝴蝶似乎對他們失去了興致,開始四處飛散。這個時候,花少雁卻出手直接抓住了一隻蝴蝶。他手上發出一陣陣瑩色的光芒,那光芒正好包裹著蝴蝶,讓那隻蝴蝶不能動彈。

那隻蝴蝶被這樣包裹著,就好像是一個死去的藝術品一樣。花少雁看了一會,然後冷哼了一聲,直接放了。

“那是什麽蝴蝶!”高陽的侍從裏有人問道。

花少雁看了一眼那幾個侍從,哼了一聲:“你如果說想要知道的話,自己去抓一隻就知道了。”

說完,轉身就走。

看著花少雁這個樣子,高陽立即跟上了他,一雙眼睛閃爍著光芒:“你很厲害。”

“一般吧。”花少雁淡淡的說。但是萱草可以打賭,現在花少雁肯定心裏頭特舒爽,因為他的嘴角都勾起來了。

“不,你最厲害了。”

“本來他就是最厲害的啊,他是我們隊伍裏修為最高的。”石頭聽了高陽的話,顯得有些奇怪,很直接的說道。聽了石頭的話,小家夥立即看了一眼石頭,哼了一聲說道:“我本來以為,你們之中你的修為是最高的呢!”

“為什麽啊?”萱草很是奇怪他這個結論是怎麽來的。

“因為他的個子是最高的啊!”高陽說著,眨了眨眼睛。萱草聽了這個話,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個時候,花少雁開口了,問麵前的小家夥:“你知道下麵的路應該往哪裏走嗎?”

“下麵的路?”小家夥有些疑惑的重複問道。然後很塊的搖頭:“我不知道!”

“為什麽,你怎麽會不知道呢,不是你帶著我們來的嗎?”萱草有些驚訝了,看著麵前的小家夥。小家夥很自然的搖頭:“我隻知道這個地方在哪裏,要怎麽進來,但是裏麵的情況我就不知道了。如果說,情況我都知道的話,我就自己帶人來了啊,何必還要找你們幫忙!”

小家夥說的話很有道理,但是現在聽到小家夥說居然都不知道要往哪裏走了,萱草頓時有些迷茫了。他們現在可以說是剛過了那些蝴蝶那裏,現在走到了另外一片地方。

這一片地方看上去就好像什麽都沒有一樣,不,是有的。因為他們的前麵有一條河,河麵很是平靜。萱草看著那一條河,然後又看了看小家夥。小家夥臉上神色顯得也有些迷茫,似乎沒有想到過,為什麽這裏會有一條河。

“這個,要怎麽過去?”萱草說著,沒有立即直接運氣飛過去。因為她覺得,自己就這樣飛過去的話,萬一河裏頭有什麽東西出來的話,那就不好了。想到這裏,她就在旁邊觀望著。

這個時候,小家夥開口了:“小藍,你飛過去!”

高陽的話音剛落,他的幾個侍從裏頭就有一個人往前麵站了一步。雖然說臉上神色有些不好,但是卻也還沒有違背小家夥意願的意思。看著那個侍從,萱草不得不感慨,看來小家夥身邊的人還真可以算的上是忠心耿耿。想到這裏,她突然聽到自己的師父開口了。

“不用他,你們看我放一個東西過去就知道了。”

說著,雙手一揮,一隻小紙鶴就從他的手中飛了出來……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以身為餌

那隻紙鶴輕巧的飛著,但是在要過河的那一瞬間,河裏頭就好像是有什麽巨大的吸力一樣,猛地就把那隻小紙鶴給吸了下來。看著這一幕,萱草眼睛瞪的滾圓。這個時候,那個叫小藍的侍從忍不住看了一眼花少雁。雖然說不知道花少雁是不是有意為之,但是不管怎麽樣,他都救了自己一條命。所以說,那個侍從對著花少雁拱了拱手:“多謝……”

“奇怪了,你謝我幹什麽?”花少雁說著,疑惑的看了一眼那個叫小藍的侍從。小藍聽了花哨無的話,臉上有些紅,但是還是開口說道:“若你不是你放紙鶴代替我的話,如今被拉下水的就是我了。”

“還好。”

花少雁說著,擺了擺手,很顯然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了。

高陽看了一眼那個侍從,然後問他們幾個人:“你們說說看,我們應該如何渡河才是妥當的?”

萱草聽了高陽的話,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如果說飛的話,會被直接吸下去,那麽如果說是直接坐船過去,船會不會也沉下去?”

“試試就知道了。”花少雁說著,直接從自己袖子裏拿出來了一個紙船,扔了過去。紙船迅速變大,但是紙船剛落到那個水麵上,水麵上立即起了旋窩,很快,紙船就被吸了下去。

看著這一幕,萱草擺了擺手,很無奈的說道:“很明顯了,此路不通。”

“那我們要不要順著這裏往別的地方看看,看能不能繞過這一條河。”石頭說著,一雙眼睛在他們周圍來回看著。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

花少雁笑了笑,“我不認為,這裏還會給我們其他的路。說不定,這個就是當初修建這個修真密府的人弄下來的手段。不想後來人輕易進去的手段呢?”

“你說的有道理,但是我們現在要怎麽過去呢。那對麵肯定是有寶藏的,如今我們對著寶藏,但是卻什麽辦法都沒有,那多不好啊!”小家夥說著,看著對麵。

花少雁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們首先要知道為什麽會這樣,我覺得這個河裏麵肯定是有東西。”

“有東西?”

“對,肯定有東西。我剛才放紙鶴的時候不知道你們注意到了沒有,那個河裏麵是有影子的,是那個東西直接把小紙鶴給吸了下去。”

萱草聽了自己師父的話,有些茫然的搖了搖頭。她剛才隻注意到了自己師父放的小紙鶴。那紙鶴疊的真的很漂亮,一點都不像是自己師父手裏頭出來的東西,她隻顧著想這個了,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河裏麵的東西。

很顯然,這樣想法的不止是她一個人,其他的幾個人都沒有注意到河裏麵還是有東西的。

見著他們幾個人這個樣子,花少雁歎了口氣,然後說道:“那河裏麵肯定是有東西的,如今我們的目的就是要把這個東西引出來,這樣我們才能夠安穩的渡河。”

“那,要怎麽做?”

不知不覺,幾個人都以花少雁為主起來。

花少雁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

“……”

萱草瞅著麵前的師父,感覺好無力啊。自己師父都不知道的話,那要怎麽過去啊。

這個時候,高陽開口說道:“如果說,我讓我的手下為誘餌,這樣的話,能不能把他給勾出來!”

“這個可以試試,但是我覺得可能性應該不會很大。”花少雁說著,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後又說道。“我覺得,河下麵的那個東西應該是什麽智慧生物,如果說你們驚擾到了他一次,下次想要在抓住,估計就不會那麽容易了。”

“已經有靈智了嗎?”高陽說著,微微眯著眼睛,似乎在思考什麽。

見著他們這個樣子,萱草有些著急了:“為什麽一定要讓人去呢,不能直接讓紙鶴,或者紙船當誘餌嗎?”萱草說著,看了一眼自己師父,然後又看了一眼小家夥。

小家夥很不屑的癟癟嘴巴,說道:“那些都是死物,如果說下麵的東西稍微高級一些的話,自然能夠分辨的出來。”

“但是,剛才就沒有!”

“剛才那是警告。”這個說話的人是花少雁,他看著麵前的小河,嘴角微微勾起,顯得對那個小河很感興趣的樣子。看著自己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師兄,這裏修為你是最高的,不如你直接下去,把那個東西給趕上來!”

“……”花少雁看了一眼萱草,微微眯著眼睛。萱草自然知道自己師父已經知道自己想要作弊的念頭了,雖然說自己師父在人前說他是辟穀期的修為。但是,如果說一下水,這上麵的人就看不到他在水下的表現了,那樣的話,他就可以馬力全開了!

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看著麵前的花少雁。

花少雁歎了口氣,看著萱草說道:“你好歹也是我師妹,難道說這樣希望看著我去送死不成?”

萱草看著麵前的師父說道:“師兄修為是最高的,想來是不會有什麽問題的。況且師父對師兄一向疼愛,保命用的法寶肯定是不會缺少的。”聽了萱草的話,花少雁臉上神色顯得有些奇怪。

這個時候,石頭開口了:“沒有關係,我去就好。”石頭說著,眼睛裏都是堅定。看著石頭這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然後搖了搖頭說道:“你不能去。”

“為什麽?”石頭不滿的看著萱草,顯得十分疑惑。

“原因很簡單,因為你是我哥哥,我不想你去冒險。”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石頭,臉上有些紅潤。看著她那個樣子,石頭愣了愣,然後立即搖頭:“沒有關係,我肯定不會有問題的。我修為是最低的,就算真的出了什麽事情,我相信你們也能夠保護我的。”

萱草聽了他那個話,歎了口氣,搖了搖頭:“我還是覺得師兄去比較合適,畢竟他修為高,就算真的要保命也會容易一些。”說完,她就看著自己的師父。花少雁歎了口氣:“我怎麽會有你這樣的師妹。”

萱草聽了他的話,絲毫不以為然,繼續看著麵前的花少雁。花少雁有些無奈的看了她一眼,然後說道:“僅此一次。”

萱草立即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花少雁的意思其實是很簡單,作弊就幫這一次,絕對不會有一下一次。但是萱草想的也很簡單,這一次都走不下去,那下麵要麵對的就更加不知道了,所以說她很樂意直接用這一次的機會。

花少雁走到了河邊上,看著那河水,直接跳了進去。很快,水麵翻滾,就好像是水一下子被燒開煮沸了一樣。高陽看了一眼萱草,然後說道:“你真奇怪,那是你師兄,你竟然可以讓他直接下水,難道說你就不擔心他嗎?”

“我相信他肯定能夠出來的。”萱草說著,對著高陽笑了笑。高陽似乎還是覺得很困惑,一雙眉頭緊皺著,顯得有些不明白一樣。萱草自然是不能夠和他解釋,因為那壓根不是自己的師兄,而是自己的大能師父。所以說,她知道自己的師父是不會有危險的,才會讓自己師父下水的。

這個時候,石頭在旁邊發誓一樣的說道:“萱草,我以後也會努力的,也會和你師兄一樣,做一個讓你放心的人,我一定會加緊修煉的!”他說著,目光堅定,雙手握拳,看的出來是真心話。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幹幹的笑了笑,不知道要說什麽好。

第一百二十章 小蛇

她要怎麽和石頭說,難道說,你永遠不可能到他的高度,因為他其實是我的師父,並不是我的師兄?汗,所以說萱草隻能幹笑,然後看著那水麵。

水麵上麵波濤湧起,過了好一會兒,花少雁從裏麵拽了一條看上去是通體全白的小蛇上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為師與爾解道袍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我是你媽!撿了一個木乃伊鎮河我閨房裏的銅鏡成精了不嫁何撩喵!我在現代做藥神全海洋都以為我很凶殘玄學天師的開掛日常仙藏鬥轉江湖二青禦靈真仙家師是條魚少將被omega撩了![星際]小師妹每天都要噴火在異世討生活奇遇無限一指成仙玄學大師是吃貨我家饕餮叫狗剩影帝養了隻蘭花精魔囚仙玄學大師的當紅人生[重生]明月入君懷和神獸同居的日子假如空氣有生命攻略不起打擾了仙界白富美脫單記
  作者:清風渡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