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97節

  “喏,就是這個小家夥在水裏頭玩呢。”花少雁說著,笑眯眯的看著那條小蛇。那條小蛇似乎聽了花少雁的聲音都有些害怕的,身子忍不住抖了抖,努力把自己縮成一團,想讓自己看上去更加無害一些。

  見著那條蛇這個樣子,高陽顯得有些奇怪,蹲下身子,用手撥弄了下小蛇。那小蛇似乎有些惱怒,剛抬頭,但是卻又好像是想到什麽一樣,又低下頭,任由麵前的高陽在那裏擺弄。

  這個時候,高陽身邊的幾個侍從看花少雁的目光就有些不同了。他們修為雖然說不算很高,但是好歹是大家裏出來的人,看人還是見著不少的。所以說,他們可以肯定,花少雁的真正修為並非是現在看到的那麽簡單。

  不過,他們也聰明的沒有說出來這一點,畢竟,不管怎麽樣花少雁自己沒有說出自己的修為,這個就已經是一種態度了。聰明人自然是可以從中揣摩到一些東西。

  “沒有想到,就是這樣可愛的小家夥在水裏頭啊。”石頭說著蹲下身子看著麵前的小蛇,似乎覺得很有意思。萱草笑了笑:“雖然說我們都沒有下去,但是我師兄黯然從裏麵出來了,那應該就是這個東西了吧。”

  說完,也跟著用手戳了戳小蛇。

  這個小蛇長的很是可愛,身長一臂,寬度也隻有拇指大小那麽寬。通體都是白色,就是一雙眼睛是紅色,看上去顯得是異常可愛。萱草笑眯眯的用手捏了捏小蛇,然後看著自己的師兄說道:“這個小家夥這樣可愛,不如就給我養著了吧。”

  “……”花少雁看著麵前的萱草,微微皺眉,似乎並不喜歡他這個提議。這個時候,石頭也跟著開口:“女孩子不都很怕蛇嗎,這樣一條蛇跟著你萬一咬你一口怎麽辦!”

  “不會的,我相信隻要經了我師兄的手,這個蛇肯定很聽話,很溫順乖巧的!”萱草說著,臉上笑容越發濃厚。看著她那個樣子,石頭顯得有幾分不服氣,但是卻也沒有繼續再說什麽了。

  花少雁點了點頭:“你既然喜歡的話,那自然是可以養著的。”萱草一聽,立即笑了起來。

  “不過這個蛇,可是男性。”花少雁說著,嘴角微微勾起,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本來準備盤起蛇,但是聽了她師父的話,手一下子就僵硬住了。但是,這個時候,那條蛇卻迫不及待的纏繞到了她的胳膊上麵,而且還用小腦袋在萱草的胳膊上麵蹭啊蹭,似乎在討好她。

  看著這條小蛇這個樣子,萱草立即斂下自己心裏頭的顧慮,笑著對著自己師父說道:“沒有關係,隻要他乖乖的就好。如果說他不聽話卜乖巧的話,到時候我會找師兄的。”

  “哦,隻要你不後悔,那就隨你吧。”

  其實,剛才花少雁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告訴萱草,這個蛇,其實已經是可以化形了的,而且形象是男人。但是萱草看著小蛇這樣可愛也就不想那什麽化形什麽的了。她想著,用手撫摸了下小蛇的頭部。小蛇很是溫順,看著就十分可愛。

  這個時候,高陽抿了抿嘴巴,看著麵前的萱草,可憐兮兮的說道:“萱草姐姐,你能不能把這個小蛇給我?”

  萱草聽了這個話,有些猶豫的看著麵前的高陽。高陽瞅著萱草手上的小蛇,舔了舔嘴唇,然後說道:“我看這個小蛇很是可愛,你能不能把它讓給我,我,我保證,我肯定會好好對待他的。”

  “隻怕,你不能好好養他。”萱草說著,語氣中有幾分猶豫。其實她也沒有說謊話,因為這條蛇都是可以化形了。如果說,高陽自己身邊沒有可以壓製這一條蛇的人,他很容易就會直接叛主跑掉。自己不用擔心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抓住這條蛇的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師父。

  “沒有關係,我這裏有契約書,隻要我能夠和它定下契約的話,他就是我的了!”高陽說著,目光中閃爍著灼灼的光芒。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知道他說的方法可行,但是心裏頭卻並不想把這一條蛇給他。

  “我想,你這個話,似乎問錯人了。你應該問我,這條蛇我要不要給你。”花少雁看著麵前的高陽,嘴角勾起一絲絲諷刺的笑容。高陽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頓時有些氣短,但是卻還是掙紮著說道:“為什麽不能給我呢?”

  “你真有自知之明,你也知道我不會給你。”花少雁說著,臉上神色顯得有幾分嘲諷。

  “……”

  “你可以試試看,你的契約書對這條小蛇有沒有用處,我告訴你。雖然說你看著小,但是我並不會因為你小而讓著你。我不是我那傻瓜徒弟,所以說你不用這樣睜大眼睛看著我。”

  師父的話有些赤果果的,萱草聽著都有些驚訝。小家夥瞅著麵前的花少雁,猶豫了下,然後突然笑了起來:“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很想要這個。但是,如果說萱草姐姐要了這個蛇了以後,進去再遇到別的好東西,那就不能第一個選了哦。”

  “好。”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同意了。

  看著萱草那個樣子,小家夥笑了笑,看著似乎真的對那條蛇沒有了什麽想念一樣。幾個人平安渡過了河,然後就來到了一座看起來像是宮殿的地方。這個宮殿全部都是用白色石頭壘起來的,萱草瞅著這個宮殿,覺得有些奇怪。如果說一個古修的話,為什麽還要專門把自己的房子弄成這個樣子。

  高陽看到那個宮殿了以後,立即有些興奮的說道:“我們一塊兒進去看看吧。”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消息是你提供的,如今我已經有了小蛇了,就你們進去看吧。”萱草說著,對著高陽笑了笑。高陽聽了萱草的話,顯得有些驚訝,大大的眼睛眨了眨,然後笑著點了點頭:“好呀。”

  說完,自己就進去了。

  看著他進去了以後,萱草歎了口氣,用手摸了摸小蛇。這個時候,花少雁有些奇怪的問道:“怎麽,你自己怎麽不進去,反而讓他進去了?”

  “我也不知道,總覺得這個宮殿似乎在這裏有些格格不入。如果說,這裏是有一個庭院,那我還真的相信這裏是一個古修的密府。但是出來這個東西,著實讓我不敢相信這個是一個古修的密府。”

  “啊,那你為什麽不和高陽小家夥說清楚啊,如果說你說了,說不定他們也不進去了!”石頭說著,目光中有幾分疑惑,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這樣做。萱草聽了石頭的話,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怕的就是,就算我和他們說了,他們也不會相信我們的話。畢竟,我並不知道這個修真密府的消息他們是從哪裏得來的。但是看他們的樣子,對他們消息的來源是十分信任的。如果說我告訴他們,這裏其實是一個陰謀的話,他們是不可能相信我的。”

  萱草說著,有些憂心重重的看著那裏麵的情況,猶豫了下,說道:“不過,他身邊應該有保命的東西,不會出什麽問題。”

  第一百二十一章 獸園

  “我還以為你的腦袋裏真的裝的都是漿糊,沒有想到,我才發覺,原來你的腦袋裏麵也是有東西的。”花少雁說著,點了點頭,目光中還真有幾分嘉獎。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

  這個時候,石頭有些猶豫的說道:“如果說他們在裏麵真的遇到了什麽危險的話,我們要不要去幫忙啊!”

  聽了這個話,萱草真的是愣住了。她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石頭,然後說道:“如果說我們在外麵能夠聽到他們的求助的話,那我們自然是會去幫忙的。”

  “哦……”石頭聽了這個話,傻笑了兩聲。

  “既然進來了,要不要到這個宮殿周圍轉轉?”

  萱草聽了花少雁的話,有些猶豫。

  “說不定,那裏麵沒有什麽好東西,但是外麵卻有一些呢。”花少雁說著,語氣十分誘惑人,他就好像是一個魔鬼一樣,在那裏蠱惑萱草。萱草聽了花少雁的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雖然說,我知道你說的話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我還是想要在這裏等他們出來。”

  “為什麽?”

  “畢竟那個小家夥那樣年幼,如果說他們真的遇到什麽問題,最起碼我們在這裏,他們掏出來的時候我們可以幫幫他們。”萱草說著,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那入口處。

  “你覺得,他們如果說出來的話,難道說還能從這裏出來嗎?”

  花少雁說著,語氣中帶著濃濃的諷刺。萱草看了一眼花少雁,正好看到他嘴角的冷笑。

  “那,如果說不從這裏出來的話,還能從哪裏出來啊。”石頭憨憨的問道,萱草看了一眼石頭,然後等著花少雁的回答。

  “我又怎麽知道,我又沒有看過這附近的情況。”花少雁說著,語氣很是理所當然。聽了花少雁的話,萱草歎了口氣,不知道要說什麽話,索性什麽都不說。

  這個時候,石頭開口了:“那樣這樣的話,你去周圍看看就是了,我們在這裏等你。”說完,對著花少雁露出了一個笑容。看著石頭這個樣子,花少雁隻覺得好氣又好笑。他說的話壓根就不是這個意思,但是麵前這個家夥卻硬生生的理解到那邊去了。想到這裏,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他知道,自己的徒弟肯定是知道自己意思的。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對著花少雁說道:“石頭說的也沒錯,師兄你去左右看看,看能不能找到別的什麽出口。”

  “行!”花少雁聽了萱草的話,有些怒,但似乎卻還是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石頭,轉身就走了。石頭見著萱草師兄那個樣子,有些奇怪的看著萱草,問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感覺,你的師兄似乎不大喜歡我的樣子。”

  萱草聽了石頭的話,立即笑了起來說道:“怎麽可能呢,肯定是你想的太多了。”

  石頭聽了這個話,撓了撓頭,一雙大大的眼睛裏麵盛滿了無辜,似乎在思考萱草說的話一般。萱草看著他那個樣子,竟然有了幾分愧疚感。因為這個娃這個樣子看著著實顯得很單純無辜。

  不知道過了多久,裏麵沒有傳來任何的聲音,花少雁也沒有回來。萱草坐在了地上,手指頭不時的玩弄這那條小蛇。那條蛇自從看著萱草師父走了以後,就頗有幾分躍躍欲試,似乎想要離開萱草一樣。

  見著這個小蛇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在小蛇的頭上敲了下,似乎在警告小蛇的行為。小蛇抬頭對著萱草嘶嘶的叫了兩聲,然後又低垂著頭,用頭在萱草手上蹭了蹭,似乎在說些什麽。

  可惜,萱草不懂得蛇的語言,所以說隻能安撫性的在它頭上摸了摸,表示自己的安撫。這個時候,那個宮殿裏麵突然傳出來一聲獸巨大的吼聲!萱草聽了那個聲音,立即一驚,下意識的站了起來。

  這個時候,她手上的小蛇也立即從她的手上跳了下來。萱草本來想要拽住小蛇的,但是卻被因為他滑溜溜的身子,壓根就沒拽住。小蛇落了地以後,立即舞動著自己長長的身軀,向著某一個地方爬行。

  萱草見著小蛇這個樣子,立即跟了上去。想要抓住小蛇,但是小蛇在陸地上的速度也不慢,至少比普通的蛇要快許多。而且,那小蛇似乎很會把握分寸,每次都在萱草的前麵一部分。

  看著小蛇這個樣子,萱草感覺,小蛇似乎是故意的把自己往某個地方帶著。

  想到這裏,她的眉頭就下意識的皺了起來。

  果然,小蛇把他們給帶到了花少雁的身邊。花少雁皺著眉頭看了一眼萱草,然後對那小蛇招手。小蛇立即努力彈跳身子,跳到了花少雁的胳膊上麵,纏繞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麽,雖然說小蛇是冷血動物,但是萱草還是感覺到了那小蛇對自己師父的獻媚。也不知道,自己師父抓這個小蛇的時候對這個小蛇說了什麽,不然的話,這個小蛇為什麽會這樣順從自己的師父。想到這裏,萱草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花少雁摸了摸小蛇,然後看著萱草問道:“你剛才聽到聲音了沒有?”

  聽了自己師父的話,萱草一愣,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有聽到,雖然說聽不出來是什麽獸類的。”

  “我懷疑,這個是不是曾經某個古修修建的專門飼養寵物的地方。”花少雁說著,勾起嘴角摸了摸自己手上的小蛇。聽了這個話,萱草有些驚訝。

  “如果說需要飼養寵物的話,為什麽說還要建一個這樣大的像是宮殿一樣的建築?”

  “因為並不是所用的動物都不喜歡房子。”花少雁說著,意有所指的摸了摸自己手上的小蛇。小蛇扭曲了下身子,似乎在表達什麽,但是卻很快又安靜了下來。

  看著自己師父這個樣子,萱草抿了抿嘴巴,然後說道:“這條小蛇是你送給我的,所以說是我的!”聽了這個話,花少雁顯得有些驚訝:“我有說送給你嗎,你隻是說你想要,我說允許你要,但是卻沒有說把蛇送給你啊!”

  “……”萱草沒有想到自己師父會這樣說,一下子就冷到了那裏。這個時候,石頭開口了:“我可以作證,你確實是說了,要把這個蛇送給萱草的。”

  “你是她哥哥,作證可是沒有用的哦。”萱草師父說著,嘴角帶著壞壞的笑容。看著他們兩個這個樣子,萱草感覺自己頭疼,然後揉了揉腦袋問道:“你怎麽會覺得,這個裏麵其實是一個圈養靈獸的地方?”

  “很簡單,因為我在另外一個地方發現了這個。”他說著,就從自己後麵拽出來了一隻很是秀氣的小狐狸。小狐狸身上也是雪白雪白的,眼睛也是通紅通紅的。小狐狸見著小蛇在了萱草師父手上,頓時有些激動,忍不住上前,用爪子拍了拍小蛇。萱草頓時一驚,生怕小蛇會被小狐狸上海。但是結果卻和她想的不一樣,那條小蛇竟然也親昵的碰了碰小狐狸的爪子,很顯然他們之前就認識了。

  看著這兩個小動物的互動,萱草指了指,想說什麽話卻沒有說出來。

  “當然,這裏不僅隻有這些,附近還有一個藥園,還有些放著的普通的靈獸,不過我覺得,那些東西應該都是這些小家夥們的食物。當然,我也不知道我猜測的對不對。”他說著,看著麵前的兩個小家夥。

  第一百二十二章 明晰

  小狐狸似乎很想討好花少雁,聽了花少雁的話,立即拱起兩隻前爪,對著花少雁拱了拱手。看著那小狐狸聰明的樣子,萱草顯得很是驚訝:“啊,好可愛啊,居然還會這個樣子。”

  這個時候,小狐狸卻很鄙視的看了她一眼,似乎覺得她的行為很大驚小怪一樣。這個時候,石頭嘿嘿的笑了起來:“既然這樣放養的靈獸都是這些高階靈獸的食物,那麽這些靈獸肯定很厲害了!”

  那兩個小靈獸聽了石頭的話,似乎很是滿意,特別是小狐狸,尾巴翹起來的高高的。看著小狐狸那個樣子,萱草故意說道:“如果說他們真的厲害的話,為什麽說會被我師兄給抓住呢!”

  聽了萱草的話,那個小狐狸頓時沒有了精神,整個小身子都蜷縮在了地上,頭都藏到了尾巴裏麵。似乎在表示,我沒有臉麵見人了。看著那小狐狸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這個時候,那個小蛇又繞了花少雁兩圈,似乎想要讓自己待的更牢固。

  看著小蛇那個樣子,花少雁開口了:“去,去你新主人那裏去。”

  小蛇聽了這個話,有些猶豫,軟軟的身子繼續在花少雁的手指頭上蹭啊蹭。但是花少雁完全不吃他這一套,很直接的說道:“我向來是不喜歡養寵物的,如果說你們想要找飼主,最好都去找我師妹。”聽了這個話,小蛇抬起頭,看著麵前的花少雁,似乎在琢磨他說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看著那小蛇那麽擬人的動作,萱草頓時有些驚訝。

  不過想起來自己師父曾經暗示過的話,這個小蛇其實都是可以變成人了!於是,這樣想著她就覺得舒服了一些。但是轉念在一想,那麽其實自己收養的這個小寵物,就和收養了一個男人差不多……

  想到這裏,萱草看著麵前的小蛇,目光就有幾分糾結了。這個時候,花少雁故意笑了笑,問道:“不知道小師妹對這一條小狐狸有沒有什麽興趣啊!”

  “啊。”萱草看著那一邊的小狐狸,小狐狸似乎是知道在說自己,尾巴動了動,露出了它那雙可愛的小耳朵。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想要摸摸他的小耳朵,但是萱草可真沒有想過,自己要飼養一隻狐狸。因為她知道,狐狸的脾氣可算不上好,如果說你得罪了他,他可是會不停的來找你,折騰你,折磨你的!

  想到這裏,萱草就不覺得自己師父的建議是什麽好主意了。

  “如果說你不想要這個狐狸的話,那就和你手上的的小家夥簽訂契約吧。”

  說完,然後他就把手伸了出來,看著小蛇爬到了萱草的胳膊上麵。萱草看著胳膊上麵的小蛇,目光中有幾分疑惑,微微皺眉問道:“我要簽訂一個什麽樣子的契約?”萱草說著,疑惑的看著麵前的師父。聽了她的話,花少雁微微皺眉:“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萱草略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垂了頭。看著她那個樣子,花少雁歎了口氣,然後說道:“算了,當我服了你了。”說完,他就對著那小蛇說道:“你自己主動點,主仆契約。”

  那小蛇嘶嘶的叫了兩聲,然後在萱草的手指頭上麵猛地咬了一口。於是,萱草白皙稚嫩的手上立即出現了兩個小小的圓洞。萱草看著自己手指頭上麵出現的圓洞,顯得有些驚訝。因為她剛才沒有感覺到疼,一點點都沒有感覺到。這個時候,那小蛇用頭蹭了蹭自己剛咬出來的小洞,頭上立即有了一絲絲的血液。然後,小蛇就自己仰著頭,嘶嘶了半天,這個時候,萱草不自覺的就說了一聲:“我同意!”

  就好像是結婚的宣誓一樣,萱草頓時感覺有些囧。但是很快,她就看到了自己那句我同意的厲害。因為小蛇頭頂上立即出現了一塊兒紅色的印記,同時,萱草也感覺自己和小蛇似乎血脈相通一樣。

  “你好,主人,我應該叫什麽名字呢?”

  小蛇突然開口了,聲音並不算稚嫩,反而有一種少年人的味道。聽了這個話,萱草嫩了嫩,下意識的看了看他嬌小的身軀。

  “我想,中潤應該不會覺得我現在的身體就是我的原型吧。我現在的身體是主人強勢的師兄讓我變成這個樣子的,據說這樣看著會顯得比較的無害一些。”

  萱草聽了這個話,很是理解的點了點頭,然後猶豫了下,問道:“你沒有名字嗎?”

  “以前是有的,叫雲。但是如今我跟了新的主人,自然是要有新的名字,這樣的話才能夠顯示出來主人對我的愛!”小蛇說著,語氣顯得十分輕鬆活潑。

  “如果說你喜歡這裏不想跟我出去的話,那也沒有關係,我願意把你留在這裏。”

  萱草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就說出來了這樣一句話。似乎是沒有想到她會說出來這樣的一句話,小蛇竟然嚶嚶的哭了起來:“難道說,主人聽說我的身子大,不可愛,就不喜歡我了嗎?雖然說我身子大,但是我吃的很少的,我就吃一次東西,可以維持很長時間的,真的,主人不要嫌棄我!”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怕你在這裏自由自在習慣了,要跟著我,認我為主,到外麵的世界裏,你會不適應的。”

  “怎麽會呢,我在這裏待了好久,好無聊的。況且,這裏除了幾個同伴,也沒什麽別的人了,以前的主人想來也已經離開這裏了。所以說,我很樂意跟著主人一塊兒出去,這樣的話,我還能夠看看外麵的世界,多麽美好的事情啊!”

  小蛇說著,聲音裏充滿了歡樂,很顯然,他是真的很想出去的。聽了小蛇這樣說,萱草就不再猶豫那麽多了。

  “既然你沒有名字,讓我取的話,那你就叫明晰吧。”

  “明晰?”小蛇似乎沒有想到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個名字,顯得很是疑惑。萱草應了一聲,然後不好意思的問道:“難道說,你不喜歡這一個名字嗎?”

  “怎麽會呢,我很喜歡呢。”小蛇說著,語氣也不像是勉強。萱草笑眯眯的摸了摸小蛇,這個時候,旁邊的石頭笑眯眯的說道:“你都在和你的小蛇說什麽呢?”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半獸女王之最強機甲師 吃貨紅包群 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入骨相思君可知 重生之天運符師 就愛撩那個小正經 銀河盡頭的小飯館 萬象師[全息] 嬌寵美人魚 如何當好一隻毛團 天靈靈地靈靈 快穿女配生死簿 六界搬運工 思我鈞天奏 卦外桃花 一條被拋棄的龍 鏖仙 星際修真生活 爆萌美人魚:上神,抱抱嘛 天命為凰 海盜 [異能]“普通人” 傅家金龍傳奇之大風沙 修真之鳳凰台上 魔修求生指南 珠玉仙途 青詭紀事 (修真)師兄非良善 劍君 殺手穿越之鳳點江山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