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93節

想到這裏,她不免有些感慨。

這個時候,花少雁有些奇怪的“咦”了一聲,萱草微微偏頭看著花少雁,然後聽著花少雁說道:“你們看,對麵居然也有一艘天舟!”

萱草聽了這個話,睜大了眼睛,抬頭看著對麵的雲層。果然,在雲層中,若隱若現的有一艘天舟在那裏停著。見著如此,花少雁顯得有些驚訝:“我還以為,就隻有著一艘,沒有想到還能夠見到第二艘!”

第一百一十章 合作

萱草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很直接的說道:“當然不可能,我記得當初買的時候,人家都說了,有好幾艘,雖然說我已經不記得具體的數字了,但是肯定不會就這一艘,當然那對麵的那一艘也不會是僅有的第二艘。”

聽了這個話,花少雁點了點頭,然後又笑了起來說道:“不過也沒關係,那一艘肯定沒有這一艘好,畢竟這一艘天舟是經過師父煉製的,就算對麵的那天舟是和這個天舟是同一個師傅做出來的,但是在性能上麵也遠遠不如我們這一艘!”

萱草聽了自己師父的話,很是奇怪的多看了自己師父兩眼,她倒是第一次知道,自家師父原來是這樣的一個人,見著什麽好東西,一定想要比一比,心中才能夠快活。

想到這裏,她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是啊,是啊,那個天舟定然沒有咱們師父改造過的好,那個的肯定的。但是我看那個天舟似乎一直停留在那裏,沒有動,似乎在等什麽人似得。”

“他們會不會是在等我們。”石頭聽了半天的話,終於開口了。

花少雁看了一眼石頭,然後說道:“怎麽可能,他們又不知道我們什麽時候從島上走,為什麽會故意攔在這裏。況且據我所知,我師妹又沒有惹什麽事兒,怎麽會有人故意守在這裏!”

“……”石頭聽了花少雁的話,想了想,也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就沒有說話了。

“說不定他們是要做什麽交接,又或者在等其他人。”萱草說著,看了看左右,然後說道:“我們不用管他們,隻管自己走自己的就是了!”

她話音落下,就聽到對麵那天舟傳來一陣陣的聲音:“是萱草等人嗎!”

萱草聽了這個聲音,很明顯的愣了愣,看了一眼石頭。石頭顯得也是很驚訝,他也沒有想到過,居然會猜對了!這個時候,那邊天舟緩緩的向著這裏靠近,兩個天舟越離越近,萱草也沒有刻意的去阻止。但是兩個天舟還是在相隔兩米的地方互相停下,倒不是不想繼續靠近彼此,而是很奇怪,似乎有什麽阻礙讓他們這兩個天舟不能靠近一樣。

同時,萱草也看清楚了在天舟上麵的人。

對麵天舟上的人她大部分都不認得,若是一個勁要說有一個人是認得的話,那就是那裏麵的一個小男娃。那個小男娃站在呈三角形的隊伍的最前麵,微微抬起下巴,很是有些得意的看著他們幾個人。

隻是掃了一會兒以後,臉上神色就有些疑惑了:“你們那裏,怎麽少了一個人!”

“這個和你有什麽關係呢,高公子!”萱草笑著看著對麵的小娃。對麵的小娃聽了這個話,哼了一聲:“我來這裏,自然是有話想要和你們說!”

“哦,不知道你這個竊取了別人家寶貝的人,是有什麽話想說呢?”

“什麽叫竊取,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家寶貝在哪裏。況且,他的父親都那個樣了。我幫他取走那個東西,也是為了他的父親能夠入土為安,難道說他有什麽立場來怪罪我嗎!”

高陽小家夥說的十分振振有詞,絲毫不覺得自己所說有什麽不對的地方。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然後又指了指高陽,說道:“師兄,你看那個小子,是不是和你有些相似?”

“胡說,我這樣正直的人怎麽能夠和那樣的小子混為一談!”花少雁說著,微微皺眉瞅著對麵的小家夥,怎麽看怎麽不順眼。這個時候,那邊的小家夥哼了一聲:“我過來和不是和你說這些的!”萱草看了一眼那個小家夥,奇怪的問道:“既然不是過來說這個的,那麽你剛才說的都是什麽呢?”

“你!”那個小家夥頓時就惱了,不得不說,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不管怎麽裝大人,都是不像的。就在萱草想著的時候,聽到那個小娃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我是來和你們談生意的,我看你們身手都還不錯,我一個人在外麵,也沒有什麽好幫手,所以說想要讓你們過來幫我!”

“這個話,好耳熟。”萱草嘀咕著,看了一眼旁邊的石頭。石頭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他曾經說過一次類似的話。”

萱草點了點頭:“想來這個回答,我們已經給過你答案了,所以說現在你也不用胡攪蠻纏了!”萱草聲音不是特別大,但是卻足以讓那邊的小家夥聽到。小家夥漲紅了臉,看著麵前的萱草,然後說道:“既然你們不願意被我雇傭的話,那我可以請你們和我一塊兒合作,我知道一個古修密府,但是我身邊的這些人都不夠資格,所以說想要讓你們陪著我一塊兒去走一趟,不知道你們願意不願意!”

聽了這個話,萱草顯得有些驚訝,看著麵前的小家夥然後說道:“你怎麽會知道那些?”

“這個就不用你管了,反正我們是合作,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那個小家夥說著,一雙眼睛瞅著萱草,裏麵充滿了期待。看著他充滿期待的雙眼,萱草猶豫了下,掃了一眼石頭和花少雁。

石頭回答很是簡單:“不管怎麽樣,萱草你怎麽想的,我就聽萱草你的。”

花少雁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眯眯的說道:“聽起來倒是有些好玩的樣子,不如你就應了他,然後我們一塊兒去玩一趟,你覺得怎麽樣?”

“……”萱草看了一眼花少雁,他既然答應了,而且有他在的話,自己應該不會有什麽危險吧。正想著,她聽到花少雁說道:“不過,你要記得,我現在可隻有辟穀期的修為,若是太困難的地方,嘿嘿,我隻怕不能夠有什麽幫助啊!”

他的意思是,他不會特別出手,就算出手,他也隻會做他分內的事情。萱草自然聽的出來他潛在的意思,於是隻能瞪了他一眼,然後看著對麵的小家夥說道:“也好,我答應你了。”

“既然如此,那你們就過來我這個天舟吧。”

萱草聽了這個話,卻搖了搖頭:“你那個天舟太慢了,你帶幾個得力的,如果說修為不如我們,隻能拖後腿的人就不用帶了!選好了以後,你們直接過來來我這裏,就可以了。”

那邊的小家夥聽了這個話,顯得有些猶豫,似乎並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相信萱草。萱草見到小家夥那個樣子,頓時有些不滿起來:“既然你現在都不能相信我,想來到時候真的去了那裏,隻怕更不能相信我了。還是算了吧,不用談什麽合作了!”

“好,我就相信你這一次!”小家夥說著,偏頭掃了一眼自己身後的人,似乎在想要帶哪些人去。看著小家夥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這個小家夥,小小年齡都成了這個樣子,不知道家裏背後的大人會是如何。

這個時候,花少雁也點了點頭,說道:“這個孩子,小小年齡都這樣老成,將來不知道會長成什麽樣子。”

石頭猶豫了下,然後皺眉說道:“小孩子太聰明了不好。”

萱草有些奇怪的看著石頭,等著他下麵的話,“那樣的孩子,都容易早早的夭折,不管是人為的,還是意外。”石頭說著,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

第一百一十一章 逗弄

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不知道為什麽,心裏頭有一種淡淡的認同感。大概是因為有些小孩子太過聰明了,所以說,每次不管做什麽事情都不喜歡給自己留下來後路。

一旦如此的話,那麽隻要一有了什麽意外,那麽,很容易就會出事情。況且,這個世界上麵最不缺乏的就是意外了。不過,萱草也從來沒有想到過,這樣的話竟然會是從石頭的嘴巴裏說出來的,她想著,又看了兩眼石頭。但是石頭卻不說什麽了,隻是微微的眯著眼睛,看著對麵的小家夥挑人。小家夥挑了五個人,加上他就有了六個人。

他挑好了以後,就直接對著萱草說道:“我這裏好了,你直接對接過來讓我們過去吧。”

萱草看著他挑的那幾個人,也不知道那幾個人好不好,猶豫了下,還是讓天舟和那邊的天舟對接了。兩個天舟大概就是一個師傅所製作的,所以說兩個結界並沒有什麽抵觸,反而完美的融合了。

小家夥從那邊領著幾個人,走了過來,奇怪的看了一眼這個天舟,微微皺眉,“我從那邊看這邊的天舟應該和我的是一樣的才對,但是我上來了以後,總覺得有些微微的不一樣,具體是哪裏,我卻說不上來。”

高陽說著,一對稚嫩的眉頭緊緊的皺著,就好像是遇到了漢森麽難以解釋的問題一樣。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好了,你就不要想那麽多了,這個就是你挑的幾個人嗎?”

萱草說著,看了一眼他的身後。

高陽點了點頭:“這幾個人都到了胎息中期,所以說你放心吧,不會隨便拖後腿的!”

“嗯。”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這個時候,高陽又指了指她身邊的花少雁,有些奇怪的問道:“他是誰,為什麽上次的時候我沒有見到過他。”

聽了這個話,萱草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笑著說道:“他是我的師兄,才來找我的。”

“那他是什麽修為。”

小家夥說著,目光中隱隱的透著幾分揣測。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笑著捏了下他的小鼻子:“你不要胡思亂想了,他的修為已經到了辟穀期。所以說,我們一路上肯定用的著。”

“不要捏我的鼻子。”小家夥不滿的抗議,嘟噥起小嘴,眉頭擰在了一塊兒,目光看的出來,十分的不滿。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的越發厲害了。

“哼,我告訴你!男人的鼻子,是不能隨便捏的!”小家夥見著萱草那麽不以為然的樣子,頓時不滿了,很嚴肅的說道。看著小家夥那麽嚴肅的樣子,萱草忍著笑,點了點頭說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高陽自然是能夠看的出來萱草很是敷衍的樣子,但是卻又無可奈何,隻能狠狠的等了她一眼,臉頰鼓的高高的,看著就十分可愛。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就很自覺的用手捏了捏小家夥的臉蛋,問道:“男人的臉,是可以捏的嗎!”

“也不可以!”小家夥一下子用手拍了萱草的手,整個人顯得有些氣呼呼的。

他身邊跟著的幾個人,都默默的偏頭,假裝自己沒有看到這一幕。這個時候,花少雁在旁邊對著萱草說道:“好了師妹,不管怎麽樣,這個小朋友都已經把自己當小男人了,你就不要這樣欺負他了!”

“什麽叫小朋友,我一點都不小了!”小家夥聽了花少雁的話,立即不滿的差點跳了起來。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花少雁點了點頭,摸著他的腦袋說道:“嗯嗯,我知道了,你不小了!”

“你好可惡,你比那個姓黃的人更加可惡!”小家夥說著,用手指著麵前的花少雁。

花少雁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頓時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怎麽會這樣說呢,我說的明明都是你所說的話啊,為什麽我會可惡呢,難道說,你覺得你自己說的話也是不對的嗎!”

“不管,你就是可惡!”小家夥說著,眼睛瞪的滾圓看著麵前的花少雁。

這個時候,石頭咳嗽了一聲,然後看著麵前的小家夥,問道:“不知道,你說的古修密府,是在什麽地方。而且,我很奇怪,你身邊的護衛修為明明都比我們高了,為什麽會不夠格?”

“哼,我就看中你們幾個人,難道說不可以嗎!我覺得他們不夠格,他們再怎麽也不夠格!”說完,他回頭看著自己帶來的幾個人,很直接的問道:“你們說,你們覺得你們幾個人夠格不夠格!”

“不夠格!”幾個人回答的異常響亮。聽了那幾個人的回答,小家夥就趾高氣昂的看著他們幾個人:“你們看,他們都說自己不夠格了吧!”說完,就揚起下巴,看著下麵的幾個人。

萱草看著這個小家夥動不動就揚著下巴,很奇怪的問了一句:“你每次都這樣仰著下巴,難道說就不累嗎?”

“哼,我父親在家的時候,一向如此,很是有威嚴。我身為父親的孩子,自然是應該和父親一般才是!”高陽說著,微微斜眼看著麵前的萱草,然後又冷笑了下:“男人的思想,你一個女人家又怎麽會懂!”

聽著這個小家夥的話,萱草頓時很囧,然後瞅著自己麵前的小家夥,看了看他身後的幾個人,問道:“你們家主子在家的時候是不是真的和你們說的那樣!”

“我們家老爺自然是很有威嚴!”那後麵有一個人回答。但是其他的話,沒有說什麽。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算是知道了,然後又看了看麵前的小家夥,歎了口氣!

“你們家少爺是自己出來的,還是說你們老爺讓你們家少爺出來的。”花少雁說著,掃了一眼小家夥。小家夥聽了這個話,很是得意:“自然是我自己要出來的,當然,父親也沒有阻攔我,反而給了我一批人手。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自然是應該要多到外麵走動走動,有自己的世界才好!”

聽了這個話,花少雁點了點頭,然後又問道:“說了額半天,你還沒有說出來古修密府在哪裏。”

“這個,還是我從一個散修那裏買來的消息。”小家夥說著,臉上神色有些得意,然後拿出了一塊兒玉玦,遞給了麵前的花少雁:“上麵所標注的那個紅色地方,就是密府所在。”

花少雁掃了一眼,然後就遞給了旁邊的萱草。萱草看了他們兩個人,一人一眼,然後就直接去設定航線去了。天舟飛快的行駛起來,看著外麵的雲朵一塊兒一塊兒的後退,高陽眼睛一亮,說道:“這個天舟果然和我那個有些不一樣。”

“那是自然,這個是我師父特意幫忙煉製過的,和你的自然是有所不同。”

萱草說著,看著小家夥,神色有些得意。聽了這個話,小家夥眼睛一亮:“我曾經找過金丹期修為的人想要他幫我煉製下天舟,但是他說不可以!看來,你師父修為還真不低,最少也是元嬰期!”

“你果然很聰明啊!”萱草說著,笑著揉了揉他的腦袋。然後說道:“你這樣聰明的孩子,我師父最喜歡了,怎麽樣,要不要拜我師父為師父啊!”

“我才不要呢,我是堂堂高家的人,怎麽會因為對方是元嬰期的修為,就草草的拜在他的門下!”小家夥說著,嘴上雖然說是很硬起,但是一雙眼睛卻在那裏轉悠著,很顯然,他心動了。看著小家夥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臉:“你怎麽就這樣可愛呢!”

“大膽!”小家夥惱了,大聲嗬斥。

第一百一十二章 無奈

小家夥一聲嗬斥,還是很有幾分威嚴的,奈何,萱草壓根就不吃這一套。看著小家夥那個樣子,非但不停手,反而有些得寸進尺的傾向。

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小家夥頓時有些委屈了,有些濕漉漉的眼睛掃了一眼後麵的幾個跟著的侍從。那幾個人自然是不能見著自己的小主子被人這樣的欺負,上前一步,咳嗽了兩聲,然後說道:“姑娘,你這樣,似乎有些不大好吧。”

萱草聽了這個話,微微回頭,很是奇怪的看著旁邊的兩個人,疑惑的問道:“我做了什麽事情嗎,什麽事情不好?”

看和她那個樣子,那幾個侍從就不好說什麽了。他們總不能說,喂,臭女人,你不要在那裏折騰我們家小主子了。我們家小主子雖然說皮膚白嫩,看著很好摸的樣子,但是卻也不是給你這樣折騰摸著玩的!

但是,他們不說話,他們的小主子可就不樂意了,一個勁的飛眼刀。看著他們這個樣子,旁邊的花少雁咳嗽了兩聲,然後說道:“既然你們已經上了我們的天舟,那麽你們現在這裏選兩間房間吧。”

“我要住上麵的!”小家夥抬頭看了一眼上麵的房間,立即開口說道。

萱草有些驚訝的看著小家夥,小家夥哼了一聲:“你們幾個人肯定是住在下麵,上麵正好空著,我們幾個人住正好。我又不是什麽任性的人,才不會因為我自己想要住下麵,就和你們去搶房間呢!”

萱草聽了這個話,雖說有些懷疑,但是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見著她那個樣子,小家夥頓時有些得意起來。看著小家夥得意的樣子,萱草立即笑眯眯的揉了揉小家夥的臉蛋:“高陽果然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呢。”

“我才不是什麽孩子,我已經是大人了!”高陽很不滿的撥開萱草的手,皺著眉頭看著萱草,臉色十分的嚴肅。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很是了然的點了點頭:“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是一個大人了。”

“我本來就是大人了,好了,我帶著他們上去了。”高陽說著,抽了一眼萱草,然後就領著自己的幾個侍從上去了。看著他那個樣子,花少雁笑著看著萱草,問道:“我怎麽不知道,你什麽時候這樣喜歡小孩子了!”

“我自然是喜歡小孩子的,這樣可愛!”萱草說著,微微的眯了眯眼睛,腦海裏在回味小家夥臉上的手感。不得不說,小家夥被保養的很好,手感十分嫩滑,舒服。

上麵,高陽不滿的在上麵的房間裏挑了一間最好的,坐了進去,然後瞪視著自己麵前的幾個侍從,“你們怎麽回事兒啊,見著我被人欺負,你們幾個人居然傻傻站在一邊,難道說就不知道上來幫一幫嗎!”

聽了高陽的話,那幾個侍從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說話。高陽見著他們這個樣子,臉上神色顯得越發惱怒起來:“我不管你們怎麽想的,但是你們卻要記得,如果說還有下次,我定然不會饒了你們的!”

“是!”下麵的幾個侍從立即回答,聲音十分響亮。高陽不滿的嘟噥著嘴巴,揉了揉自己的臉頰。

萱草可不知道高陽那是怎麽想的,她在自己的幾個傀儡人裏麵挑了兩個看著比較順眼,不是那麽抽象的,然後領著去找了高陽。高陽見到萱草過來,顯得有些驚訝:“你來做什麽!”

“給你送兩個人伺候!”萱草說著,臉上的笑容十分甜蜜。

“我這裏不需要你叫人來幫忙伺候。”小家夥說著,用嘴巴努了努那站在那邊當背景牆的五個人,然後說道:“我有他們就可以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那邊的五個人,然後笑了笑說到:“我知道你這裏有人,但是他們畢竟都是高手,如果說做一些丫鬟的活計多少對他們來說不尊重。”

“你這裏也沒有什麽其他人啊!”小家夥很直接的說完,然後有些狐疑的看著麵前的萱草,似乎在揣測她到底過來是幹什麽的。看著小家夥懷疑的目光,萱草忍著想要在他臉上揉一揉的衝動,然後把外麵的兩個傀儡叫了進來。

“我這裏還是有幾個傀儡的,如果說你們有什麽事情,可以盡管使喚他們,這兩個,是我專門給你準備的。”小家夥聽了那個話,偏著頭看了一眼她身後的兩個傀儡。一看之下,小家夥頓時有些不滿意的齜牙說道:“怎麽看著這麽醜啊!”

萱草抽了抽嘴角,她真是沒有想到,這個小家夥居然這麽挑,自己給他送來就不錯了,還在那裏嫌棄醜!想到這裏,她眯了眯眼睛。這個時候,小家夥又開口說道:“既然你都送過來了,那我就勉強瘦下來了。不過,你這裏就沒有比這個更好看的了嗎!”

萱草看著麵前的高陽,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沒辦法,我人窮的很啊,所以說那些高級傀儡,我這裏是沒有的。有的也就這樣粗陋的,如果說你不嫌棄,就留下來用。嫌棄的話,那就算了,我領回去!”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為師與爾解道袍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戰死的他飄回來了走進修仙垂耳兔與窩邊草(文字冒險)十二騎士之吻神背後的妹砸穿書錦鯉修真日常我在聊齋做鬼王論暴力輸出的成長性穿成惡龍的她又穿回來了掌門懷孕後[玄學]廚道仙途宮鬥不如做隻貓霸總兒子是天師男主越養越歪了醜女寵上天:帝尊,滾遠點陰陽雜貨穿書成蛇也是條正經蛇狐色生香甜妻在上:老公,慢一點金丹老祖在現代都市修仙聊天群半步多客棧佛係孟婆的玄學日常反正全天庭都知道我墮落了殿下今天也很美味魔道至尊大明宮百鬼吾非良人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
  作者:清風渡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