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94節

  “你這個人真是的,既然你都好心好意送過來了,我又怎麽好意思讓你拿走!”小家夥說著,看著那傀儡,眼睛有些發光。看的出來,他是挺喜歡的,但是嘴巴上麵卻還是壞壞的。

  想到這裏,萱草就覺得這個小家夥肯定是從小欠調教了。否則的話,好好調教一番,總不會是這個樣子。想到這裏,萱草就又想去捏小家夥的臉蛋了。或許是因為萱草表現的太過明顯了,所以說就在她心動的想要加上行動的時候,高陽身邊的一個侍從猛地站了出來,擋在了自己的小主子麵前,笑著看著萱草說道:“不知道,這兩個傀儡要如何使用!”

  萱草聽了這個話,猛地回神,對著那個侍從笑了笑,然後詳細的解釋了這個兩個傀儡如何使用,並且放了一部分權限給了小家夥,然後才回去。一邊往回走,萱草一邊想,肯定是小家夥和那幾個家夥們說了什麽。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如此謹慎,不讓自己去捏小家夥了。想到以後小家夥那軟軟的揉自己不能捏了,萱草就感覺好可惜!

  回到了下麵,花少雁看了一眼萱草,問道:“你去給他送傀儡了?”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就見著花少雁臉上神色有些不屑:“根本就不用給他們送那些,他們肯定能照顧好那個小家夥的,就是你操心操的比較多。”

  萱草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但是好歹他們來了我們的地盤,把傀儡給他們送去,多少也是說明給他們看,我們多少還是有些實力的。不管他們的真正打算是什麽,但是還是希望他們不要太過界。”

  花少雁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不錯,你這一回腦袋還算明白。”

  萱草看著自己師父這個樣子,猶豫了一會兒,然後對著自己麵前的師父很無奈的說道:“師父啊,你看看,現在你可以挪窩不要睡我這裏了吧!”

  “為什麽,這裏的地方要比客棧大許多。怎麽,我反而不能住在這裏了?”花少雁臉上神色似乎有幾分驚訝,奇怪的看著萱草。萱草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抿了抿嘴角,似乎在隱忍什麽,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咬牙切齒的說道:“就算如此,這個也絕對不是你住在這裏的理由!”

  第一百一十三章 搬離

  “為什麽呢,這個房間,是這個天舟上麵最好的房間,我是你的師父,為什麽不能夠住在這裏呢!”

  萱草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咬牙,但是還是努力控製好自己的情緒,不滿的對著自己麵前的師父說道:“雖然說,您老人家是我的師父,但是您也要知道一件事情,男女授受不親!”

  “沒關係,這裏的人反而沒有客棧的多,我不知道你在擔心什麽!”花少雁說著,伸了個懶腰。萱草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咬住自己的牙花子,然後說道:“行,你不走,我走,我另外找個住處就是了!”

  “唉,為什麽啊!”

  花少雁說著,臉上神色顯得很是疑惑。

  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的問道:“你可曾和別人一塊兒住過?”

  “自然不曾。”

  花少雁回答的很快,很迅速。

  聽了這個回答,萱草微微有些滿意了,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想,你都不曾和別人一塊兒同住過,為什麽老想著我和你一塊兒同住。男女一塊兒多少有些不方便啊,你說對不對!”

  “沒有什麽不方便的,我不和別人住原因很簡單,別人不是我徒弟。我和你住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你是我的徒弟!”

  花少雁說著,臉上神色顯得很理所當然。

  看了一眼花少雁,萱草決定不要和他繼續理論下去了,反正也沒有什麽作用。想著,就直接開門,想要出去。見著她那個樣子,花少雁立即問道:“你去哪裏?”

  “另外找一個地方住著去!”萱草說著,頭也不回的走了。

  哼,自己那個帶著浴室的房間,就當讓給他好了。想著,她找了下麵唯一的空房。其實,還有一間,不過那個是黃昆住過的。她猶豫了下,然後直接把黃昆住過的,和現在自己看中的兩個房間合成了一個。並且,組合成了一個小的套間。外麵是一個比較大的客廳,然後就是臥室,臥室連著一間浴室。這樣的話,這個房間比自己讓出去的那個還要舒服一些了。看著自己麵前改造過的房間,萱草很是滿意。果然啊,師父的煉製技術就是不錯,現在她想要控製這個天舟,速度真是一等一的快。

  折騰好了自己的房間,她就去洗了個澡。雖然說自己身上沒有什麽灰塵,更不會有什麽汗漬。但是,不得不說,時間長了不洗澡,總覺得自己身上好像是有什麽髒東西一樣,感覺粘乎乎的,難受極了。

  洗完澡了以後,她頓時覺得自己神清氣爽起來。

  出來,去了自己的臥室,卻見著自己的師父不知道什麽時候就來到了自己這間房間的臥室。看著自己師父在那裏很是滿意的四處打量,萱草立即感覺有一股子無名之火一下子上來了,但是她卻強忍住了自己的不滿,皺眉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問道:“師父,你怎麽來這裏了。”

  看著萱草還有些濕乎乎的頭發,花少雁笑了笑說道:“我是來看看你有沒有什麽地方住的。我怕你在那個房間住的習慣了,要去另外的地方住不習慣。但是沒有想到,過來一看,你處理的好不錯。”

  萱草聽了這個話,假笑了下,然後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很直接的說道:“既然師父如今也看過了,也知道我這裏還不錯了,那您就可以離開了。”

  “也好。”花少雁這一次出奇的沒有繼續糾纏什麽,很直接的就自己離開了。看著自己師父從自己房間裏走了出去,萱草歎了口氣,坐在床上,一點點擦拭著自己的頭發。

  雖然說她可以讓自己頭發立即變幹,但是她還是想要這個樣子,不知道為什麽,似乎也沒有什麽理由。

  剛把頭發弄幹了,就聽到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聽著那有些粗魯的敲門聲,萱草立即知道肯定是石頭過來了。萱草站起來,開了門,果然見著是石頭站在門口。

  看著石頭,萱草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怎麽知道我搬到了這裏?”

  “我先去了你以前的房間裏,但是看到你師兄住在那裏了,我才問了你現在住在哪裏。知道了你住哪裏,我就過來了。”石頭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西南的有些奇怪,問道:“你難道說和你師兄吵架了嗎?”

  萱草聽了石頭的話,顯得有些莫名其妙,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怎麽會和我師兄吵架呢,沒有啊!”

  聽到萱草說自己沒有和她的師兄吵架,石頭顯得鬆了口氣,但是卻有些奇怪的問道:“那你為什麽說要單單的搬出來住呢,你們開始不是住在一起的嗎?”

  “怎麽可能呢,他是師兄,又不是我什麽其他的人,怎麽可能我們住在一起是很正常的呢。我們開始住在一起,不過是因為當時是客棧,他不喜歡住陌生的地方,覺得有潔癖。如今,過來了,他不也是一樣霸占了我的房間嗎!不過,我沒有那麽多,毛病,隨便收拾一間出來就可以住了。對了,你進來坐啊,何必老站在門口。”

  石頭聽了這個話,趕緊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不是的,我過來找你,是想要告訴你,可以吃飯去了。”石頭說著,臉上有些紅紅的。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對哦,也是該吃飯了,你去叫傀儡叫樓上的小高陽下來一塊兒吃飯吧。”

  “嗯,好。”石頭點了點頭。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又讓自己身邊的一個傀儡去叫自己的師父去吃飯。她剛才因為是在折騰房間,外加洗澡,所以說幾個傀儡都是在門口。如今一吩咐,那幾個傀儡立即都按照她的話去辦事兒了。

  見著那些傀儡都自己去辦事兒了,萱草就跟著石頭一塊兒向著吃飯的地方去了。去了沒多久,就見著高陽,還有身邊的幾個人一塊兒下來了。萱草掃了一眼高陽,然後就等著自己師父。

  過了好一會兒,自己的師父才算是姍姍來遲。但是萱草敏銳的發現,自己師父臉色似乎有些不大好,難道說是因為舊傷犯了嗎?想到這裏,她想問些什麽,但是卻又覺得現在這裏不是什麽好地方,並不適合問這樣的事情。

  幾個人坐下,傀儡們立即開始上菜。

  菜色還算豐富,高陽吃的也算是津津有味。不過他吃飯的樣子卻很斯文,自己吃自己的,很是安靜。看著高陽那樣吃飯的樣子,萱草又有一種好想過去捏捏他小臉蛋的衝動,但是卻忍住了。如果說自己把自己的心思暴露的太早,把小高陽給嚇著了,那可就不好了。

  高陽吃完飯,然後看著麵前的萱草,說道:“你這個天舟確實要比我的那個快上許多,還不知道修改這個天舟的人,也就是你的師父能不能幫忙把我們家的天舟也給略微煉製下。”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花少雁,見到他臉上沒有什麽表情,就有幾分不好意思的說道:“那真是遺憾了,我現在也不知道我師父在哪裏,所以說你的要求,我也就沒有什麽辦法幫忙實現了。”

  高陽聽了這個話,小臉蛋上麵閃過一絲絲的失望,然後又看了一眼傀儡,問道:“那你這個傀儡呢,能不能幫忙賣給我兩個,就是伺候我的那兩個,就很好了。”

  小家夥說著,一雙眼睛期盼的看著萱草。雖然說小家夥這個樣子很萌很可愛,但是萱草還是遺憾的搖了搖頭。

  第一百一十四章 誘拐

  “你也知道,我這裏沒有多少人伺候,我也不和你似得,隨便出門身邊就能帶上這樣多的人,所以說我的這幾個傀儡,我還真不能隨便轉送給你。不過你放心,你有了這個話我也就上了心。但凡如果說遇見有買的,我就幫你先買下來,你看如何?”

  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高陽。高陽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萱草,微微抿了抿嘴唇,很顯然是還想要說什麽,但是卻什麽都沒有說,隻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小家夥這樣略有些委屈的樣子,萱草頓時覺得好萌啊,忍不住想要衝過去抱一抱,但是卻還是忍住了。

  花少雁看著萱草那個樣子,微微勾起嘴角,笑了笑:“我看我這個師妹,如果說高陽你願意每天給她揉兩下,說不定你身邊的那兩個傀儡,她會直接送給你也說不定!”

  萱草聽了這個話,立即看向花少雁,搖頭說道:“師兄,你怎麽可以這樣說,雖然說小家夥很是可愛,但是我卻也不是為了小家夥,就不管我們現在情況的人啊!”

  “哼,而且,就算是可以那樣交換,我也是不可能答應你的!”小家夥說著,一雙眼睛賊亮,看著十分有神。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師兄也不過是和你開一個玩笑而已,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才不會放在心上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也不是什麽小肚雞腸的人,所以說,我是絕對不會放在心上的!”小家夥說著,語氣十分的肯定。聽了小家夥的話,萱草忍不住笑了笑,下意識的想要摸小家夥的頭,但是卻被小家夥偏頭給躲了過去。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看了一眼自己麵前的師父,很是哀怨的說道:“你知道為什麽我這麽喜歡你嗎?”

  小家夥聽了萱草的話,顯得有些疑惑,很是乖巧的搖了搖頭。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臉上神色頓時有些發苦:“我本來有個和你一樣,不對,比你還要乖巧的妹妹的,但是她因為一些事情,隻能離開了我,所以說,我見著你,就好像是想起了我妹妹一般。所以說,才老想著想要捏捏你。”

  萱草說著,歎了口氣,顯得很是有幾分哀怨。看著她那個樣子,石頭顯得有些驚訝:“你還有妹妹?”

  萱草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自己麵前在那裏吃飯頭都沒有抬的師父,直接說:“你不相信的話,你問問我師兄,他可是還幫我帶過呢!”

  聽了這個話,花少雁看了一眼她,然後點了點頭:“不過,那個小丫頭在我麵前的時候,可沒有萱草說的那麽乖巧,反而十分的可惡,就好像是一個小惡魔一樣!”

  “哼,若不是師父直接把她帶走的話,那她又怎麽會折騰你們!”萱草說著,怒視著麵前的花少雁。花少雁聳了聳肩膀,什麽話都沒有說。看著他們兩個這個樣子,高陽略有些同情的說道:“那你師父為什麽要把你妹妹帶走啊!”

  “這個,你問我師兄。”萱草說著,嘟噥著嘴巴,看著另外一邊自己的師父。花少雁擦了擦嘴巴,放下紙巾,看著麵前的小家夥,瞅了小家夥兩眼,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就算說了,你也不會明白。”

  “……”

  高陽愣了,看著麵前的花少雁。

  萱草咳嗽了一聲,然後看著高陽說道:“你別搭理他,他就喜歡逗小孩兒玩!”

  “我說了,我才不是什麽小孩子呢!”高陽急了,一雙眼睛瞪的滾圓,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見著高陽這個樣子,立即點頭:“是,是,你不是小孩子,你是大孩子,你最厲害了!”

  高陽自然是能夠聽出來萱草話裏的意思,抿著嘴巴,一雙眼睛瞪的厲害。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又低垂著頭,有幾分沮喪的說道:“我師父說,我沒有能力保護我的妹妹,所以說就把我妹妹帶離開了我身邊。”

  說完,歎了口氣,整個人看著也顯得有些沮喪。

  看著她那個樣子,高陽愣了愣,然後安慰她說道:“那個,你別生氣了,說不定你妹妹在你師父那裏過的很好呢。對了,為什麽說,你師父會覺得你沒有能力照顧你妹妹啊!”

  “因為我和你一樣,也是出來曆練的,但是我身邊不如你,帶了那麽多人。師父覺得,我一個人,連自己說不定都照顧不好,所以說壓根不覺得我能夠照顧好我妹妹,所以才會這個樣子。”萱草說著,苦笑了下。

  看著她那個樣子,高陽頓時覺得她好可憐,想了想,然後說道:“不過,其實也沒關係的啊,你隻要回家,那就可以見到你妹妹了不是嗎,你不要太難過了。”

  “嗯,你說的對!”萱草點了點頭,衝著高陽笑了笑。高陽頓時有些得意,似乎對自己能夠安撫比自己大這麽多的人很是高興。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有些奇怪的說道:“那你說,我想我妹妹的時候,我可以不可以捏捏你的臉,就偶爾捏捏就可以,隻要能讓我想到我妹妹,就很好了。”

  聽了萱草的話,高陽很是掙紮,整個臉上都寫滿了猶豫。過了好一會兒,才咬了咬牙說道:“好,那我就答應你了,但是,你不能經常捏我,一天,最多一次吧。”

  小家夥說著,眼神十分認真,豎起一根手指,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但是卻很快收斂了笑容。看著麵前的小家夥,歎了口氣。

  看著她歎氣,高陽顯得有幾分不耐煩了:“怎麽了,難道說你還不滿意嗎?”

  聽了高陽的話,萱草又歎了口氣,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如果說一天隻想我妹妹一次,我妹妹知道的話,會哭的很厲害的!”

  “……”高陽聽了這個話,很是無語。這個時候,花少雁看了一眼高陽,說道:“沒關係,師妹,若是你真的想你妹妹了,隻管來捏我的臉就是了。”萱草看了一眼花少雁,很是憤恨的說道:“你又不是小孩子,你臉又沒有高陽那麽嫩。”

  “我不是小孩子!”高陽一下子頓時炸毛了,不滿的看著麵前的萱草,眼睛又瞪的滾圓滾圓的。看著高陽這個樣子,萱草立即點頭:“是,是,你不是小孩子!”

  高陽聽了萱草這樣說,臉上神色才緩和了一些,然後又猶豫了下,說道:“兩次吧,最多兩次,沒有別的可以說的了!”小家夥說完,看著萱草。萱草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猶豫了下,雖然說覺得一天兩次不夠捏,但是又覺得真的把這個小家夥給惹惱了,那麽估計那兩次都沒有了。所以說,很是從善如流的點了點頭,“也好,那就一天兩次吧。”

  “嗯。”

  高陽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來,過來給我捏捏。”萱草說著,笑眯眯的走了過去,在高陽的臉上使勁的捏了下。高陽的小臉頓時有些紅了,他有些不滿的看著萱草,似乎沒有想到她的手會下的那麽重。看著小家夥這個神色,萱草立即搖頭,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我太久沒有捏妹妹了,所以說一時之間有些忘形了。”

  “……,算了,但是就這一次,沒有下一次了哦!”高陽說著,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萱草。

  第一百一十五章 結拜

  聽了高陽的話,萱草笑眯眯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萱草那個樣子,高陽似乎有些不放心,特意看了她兩眼。萱草臉上頓時又有了幾分委屈,歎了口氣:“我也不過是因為你答應我了,而有些太過興奮了而已。不然的話,你這樣可愛,我又怎麽舍得捏疼你……”

  “是這樣的嗎?”高陽的眼神充滿了懷疑,萱草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自然是立即點頭:“當然是真的,你說我為什麽要忽悠你呢?”

  說完,突然像是想到什麽似得,嘴角微微勾起了笑容,看著旁邊的高陽,“你說的地方,我們已經到了哦。”

  “到了嗎?”高陽很顯然有些吃驚,立即睜大了眼睛。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看了看外麵的天色,歎了口氣說道:“不過外麵現在挺黑的,我們就把天舟落到旁邊的海域,然後睡一晚上,養足了精神,明天在去吧。”

  “好……”高陽說著,神色還是有些木木的,突然,他睜大了眼睛,拽著萱草的衣服,“你這個天舟,真的是你師父幫忙重新煉製了嗎?”

  萱草點了點頭,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高陽,點了點頭說道:“自然是的,我沒有必要騙你啊。”

  “啊,那你真的見到你師父了以後,幫我求求他吧,讓他幫我把天舟也改下。”

  萱草有些疑惑的看著麵前的小家夥,顯然是很不理解他為什麽會這樣說。

  “你這個要比我那個要快好多啊,你不知道,那個我還是從我父親手裏頭好說歹說才能出來的,現在已經是我的了!但是,如果說坐了你這個,我再回去坐我那個,我心裏頭肯定是不舒服的!”

  小家夥說著,一雙眼睛看著麵前的萱草,口氣裏略帶一絲絲的哀求:“好不好,啊好哦不好,你就當幫我這個忙吧。”

  萱草偏頭看了一眼花少雁,花少雁壓根不看她,隻是端著茶水在那裏喝。萱草很自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不是我不幫你,而是真沒辦法。”說到這裏,她想了想,有些奇怪的瞅著麵前的小家夥,問道:“對了,你父親是?”

  “呃,嗬嗬,既然沒有辦法,就算了。現在時候也不早了,我回去休息了!”小家夥說完,立即起身,跑了……

  看著小家夥跑了以後,一直在旁邊呆著的石頭看了萱草一眼,然後問道:“你妹妹是真的在你師父那裏嗎?”

  萱草聽了石頭的話,愣了下,然後笑著說道:“當然是真的,這個我騙他又沒有什麽意思。”

  “那你會想你妹妹嗎?”

  “自然是很想,但是如今師父還不讓我回去。若是等到我修為高了,能夠保護我妹妹了的時候,我師父自然會讓我領著我妹妹出來玩了。”萱草說著,有些奇怪的看著石頭問道:“你怎麽會突然問出來這樣的問題?”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