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92節

  “你不要說的那麽不好聽好不好,我這個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黃昆說著,瞪視著麵前的花少雁。花少雁笑著搖了搖頭,突然踩著自己腳,猛地騰空,然後來到了若水的麵前,看著若水。

  若水似乎沒有想到下麵會有人直接跳到台子上麵,顯得很是驚訝,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花少雁。不得不說,若水就是長的好看,就算她這個樣子,身上也有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

  同時,下麵的人看到黃昆直接上去,也都有些不滿起來。

  很快,若水就恢複了鎮定,看著麵前的黃昆說道:“如果說這位修士是想來要參加選拔的話,那要在下麵報名,然後準備開始了以後再排隊上來呢。”若水說著,淺淺一笑,露出兩個可愛的酒窩。

  看著麵前的若水,花少雁很直接的說道:“我有個朋友看上你了,不知道你怎麽想!”

  “……”若水微微蹙起眉頭,似乎顯得有些苦惱的樣子。這個時候,下麵的聲音顯得越發嘈雜起來:“哼,你以為你是誰啊!”

  “就是就是,我們這裏看上若水姑娘的人多了去了,你好意思站上麵嗎!”

  “又不是你喜歡,你朋友還要你出頭,還是個男人嗎!”

  “哈哈,不會其實是一個娘們裝的吧!”

  “喂,你是爺們,那就下來,我們在下麵好好一決雌雄!”

  ……

  下麵有各種鼓噪的聲音,黃昆更是驚訝看著太子上麵,他自然是知道,花少雁說的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是嗎?”若水說著,抿了抿嘴唇,看著有幾分小女兒的姿態,然後紅了臉頰說道:“我沒有見過你的朋友呢,所以說我也不知道我會怎麽想。”她說完,又露出了一個笑容。

  這個女人真的是很不簡單啊,說話給人的感覺還真有幾分滴水不漏的感覺。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勾了勾唇角,看了一眼旁邊的黃昆。不知道他看到自己妹妹這樣說,會有什麽樣的想法。

  “哦,他為了你,可是寧可到溺水派當外門弟子呢。”花少雁說著,挑了挑眉頭,看著麵前的女子。聽了他的話,若水似乎顯得有幾分驚訝,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下麵,然後又突然笑了起來說道:“如此的話,那我倒是可以和他經常接觸了呢!”

  若水猛地一笑,就好像是在春天,千萬朵花兒一下子盛開了一樣,顯得很是驚豔,給人一種春暖花開的感覺。見著若水那個樣子,花少雁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們也不攔著他了!”

  “攔著?”若水似乎顯得有些驚訝,眨了眨眼睛看著麵前的花少雁,顯得有幾分無辜的樣子。

  花少雁很自然的點了點頭:“他若是隻是滿腔熱血,但是為姑娘惹來麻煩,那多不好。既然姑娘也是有心的,那麽直接讓你們兩個有機會相處的話,豈不是很好嗎?”

  說著,對著若水笑了笑。若水似乎有些驚訝,但是卻隻是笑了笑就沒說什麽。花少雁從台子上麵下來,直接走到了萱草身邊,看著萱草,直接說:“如今你應該滿意了吧,不用老想著這個家夥了!”

  萱草看著花少雁,微微皺眉:“師兄,你這個樣子可不大好,你都沒有和我們說……”石頭看了一眼花少雁,也點了點頭。花少雁笑了起來:“你們不就是擔心到時候他什麽都落不著嗎,看到沒,人姑娘還算和善,到時候就算拒絕也會很婉轉的,所以說你們就放心吧!”

  黃昆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花少雁,他這樣一折騰,很多人都注意到自己了。這樣說來,他還沒有進溺水派,就吸引了一大堆的敵人,剛才花少雁可以說是幫自己放了一個群嘲啊!

  “你這樣說起來,難道說我還要謝謝你不成嗎!”

  黃昆說著,感覺自己好憋屈。

  花少雁看了一眼黃昆,哼了一聲:“不用了,反正我對你不感興趣,你早走,我早好,用不著你感謝我!”

  聽了這個話,黃昆更是感覺一口氣堵在了喉嚨裏,上不去,下不來,難受極了。不過這樣一折騰,後麵的戲也沒有演的必要了。黃昆這一次,名正言順的參加這一次溺水派的選拔了!

  第一百零八章 心思

  黃昆排上的是最後一天來參加選拔,所以說他們幾個人又都回去了。

  回去到了客棧,花少雁看了一眼黃昆,抽了抽嘴角,臉上頗有幾分得色:“看,這樣一般,你就可以如願以償了!”

  黃昆聽了花少雁的話,看了他一眼,然後木然的點頭:“是的,多謝你了。”

  “師兄,你怎麽會突然那個樣子!”萱草說著,不滿的看著自己麵前這個沒事兒抽抽的師父。見著萱草這個樣子,花少雁顯得很驚訝,奇怪的看著她說道:“難道說我做錯了嗎?”

  萱草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明明知道他是裝的,但是卻又不好說什麽,隻是抿了抿嘴唇。看著萱草這個樣子,花少雁臉上的笑容越發愉快了。這個時候,石頭開口了:“既然說,你明日參加選拔,那我們明日也就不去看你了,直接離開這裏。”

  “為什麽?”黃昆看著石頭,目光中有幾分不解。石頭哼了一聲:“怎麽,你自己參加選拔,還想讓我們幾個給你呐喊助威不成!”石頭說話一向直白,這一次也不例外。黃昆似乎想要說什麽,但是看著石頭的麵孔,最終什麽話都沒有說出來。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拍了拍石頭:“好了,別這個樣子,既然說明日要分開,今天晚上不如我們不醉不歸!”

  一聽她這個話,花少雁立即皺眉,不滿的看著她。見著花少雁如此,萱草有些奇怪,問道:“難道說,你們不喜歡喝酒嗎?”

  “沒有什麽……”黃昆剛要說什麽,卻聽到石頭說:“不可,若是喝酒的話,隻怕喝多了誤事,到時候耽誤了黃昆明日的選拔,那就不好了。”聽了石頭這樣說,黃昆就沒有說話了。

  萱草歎了口氣,看了看他們兩個人,然後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大家還是早點去休息吧,明日一早就要各奔東西了。”說完,就站了起來。花少雁也跟著站了起來,看了他們一眼,點了點頭說道:“師妹說的不錯,還是早點休息比較好。”

  說完,就跟著萱草她一塊兒走了。

  萱草她會領著自己師父提前離開,是看出來,石頭和黃昆肯定有些話想說。畢竟他們兩個人相處的時間比自己要多許多,如果說自己在那裏,反而會讓他們兩個人不自在,所以說才會先走。

  花少雁看著萱草這個樣子,笑了笑說到:“雖然說,那個叫什麽若水的姑娘長的確實不錯,但是我怎麽看都覺得還是我家徒兒長的最是可愛了!”

  聽了這個話,萱草看了一眼花少雁,然後說道:“我倒是覺得,我有你這樣的師父,真是倒了大黴了!”

  說完,就自己坐在了床上。

  “當初若不是我……”花少雁張了張嘴,剛說了一句話,然後就瞪著床上的萱草,直接說:“你下來。”

  “我不!”萱草搖頭。

  看著她那個樣子,花少雁問道:“你難道說,還想哭不成!”

  萱草聽了花少雁的話,抬起頭看著花少雁,啞著聲音說道:“誰說我想哭了!我一點都沒有想哭!”

  “你若是想哭,就直接哭出來就是了,隻要別和開始剛到我那裏那會兒子似得,和一個木頭人一樣就可以了。”

  “我怎麽會想哭呢。”萱草突然笑了起來,看著麵前的花少雁,然後就直接躺在了床上,和衣躺著。看著她那個樣子,花少雁歎了口氣,走了過去,看著躺在床上的她問道:“我很奇怪,你的感情表達方式,似乎都很奇怪。”

  萱草沒有說話,繼續躺在那裏,似乎是在裝屍體。隻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真的很想哭。不知道為什麽,雖然說早就知道會分開,但是到了這一天真正來臨的時候,她突然就好像是有什麽刀子在割肉一樣,難受的厲害。但是,她又能夠怎麽樣,不能幫黃昆直接殺了他的仇人。也不能直接帶著黃昆離開這裏,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每個人似乎到了一定的時候,都會分開,隻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她想著,微微的閉上了眼睛,任由冰涼的液體從她的眼角慢慢滑落。

  花少雁在旁邊看著自己徒兒這個樣子,歎了口氣,他是不知道自己徒兒居然會這樣難受的。自己這個徒兒,似乎很喜歡在別人麵前隱藏自己的情緒,不管是高興還是不高興,都不會輕易的說出口。

  想到這裏,花少雁歎了口氣,然後就自己坐在那裏打坐起來。

  萱草慢慢的,竟然睡著了,在夢裏,她似乎看到了許多人,但是那些人都是微笑著,然後慢慢的一個個的遠離她。她明明想要抓住他們,但是卻一個都抓不住,隻能看著他們離開。自己一點辦法都沒有,一點辦法都沒有……

  “啊……”她猛地坐起來。

  “怎麽,你這麽大的人了,難道說還會做噩夢不成!”

  這個略帶諷刺的聲音,萱草有些茫然的回頭,看了一眼才發現在房間裏的居然是自己的師父。

  “師父……”萱草喊了一聲。白胡子師父點了點頭,看著萱草問道:“你怎麽了?”

  萱草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好像是看到你們都走了,走的遠遠的,我想要喊,也喊不回來。然後,我就醒了。”她說著,麵上的表情還是有些茫然。看著她那個樣子,花少雁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也不要想的太多了,人生聚散離別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說想多了也沒有什麽用處。”

  “我知道了。”萱草點了點頭,很是乖巧的樣子。看著她那個樣子,花少雁反而是有些奇怪,他很少見到自己徒兒這個樣子,於是就定定的看著她。然後就瞅著自己徒兒茫然的看了一眼自己,然後又躺了下去,繼續睡著了。

  看著她睡著的樣子,花少雁歎了口氣。

  這個時候,外麵傳來一陣陣敲門的聲音。他起身,走了過去,開門。看到門外麵站著石頭,略有些奇怪的看著石頭問道:“現在時候不早了,你過來幹什麽?”

  “沒有,我隻是想要看看萱草。”

  “她睡著了。”

  “睡著了?”石頭顯得有些驚訝,疑惑的看著麵前的花少雁。花少雁見著他那個樣子,頓時有些不滿了,“你臉上什麽神色,按難道說我還會騙你不成!”

  聽了這個話,石頭趕緊搖頭,然後有幾分奇怪的說道:“不知道,為什麽說她現在會睡著……”

  “因為她很累。”花少雁說著,然後走了出來,反身關上了門,看著麵前的石頭,很直接的說道:“你為什麽會想著跟著萱草,說實話,不要說因為你答應我師父的話!”

  “我,我也不知道……”石頭猶豫了下,然後說著,臉上神色有些茫然。看著石頭這個樣子,花少雁哼了一聲:“你是不是想著,跟著我家師妹,會有什麽好處,或者說我師父見著你待我家師妹好,然後會給你一些什麽賞賜之類的!”

  花少雁說話說的很不客氣,石頭臉上也很驚訝,看著麵前的花少雁,很奇怪的問道:“你為什麽會這樣想,當初我會想要跟著她,隻不過是覺得我們愧對她而已。本來說好都是夥伴,但是最後卻弄成了那個樣子!”“那你也說了,那是你當初的想法,現在呢,如今呢!”花少雁寸步不讓,直接逼著麵前的石頭回答。

  第一百零九章 正式離別

  石頭也沒有想到花少雁會這樣的咄咄逼人,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我現在也不知道我自己是怎麽想的了,似乎覺得,隻要能夠跟著她,保護她就很好了。”

  “你怎麽保護她,你還沒有她厲害不是嗎?”花少雁說完,上下打量了一眼石頭,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不說你的修為,就連你的腦子也是比不上她的!”

  “你怎麽這樣說!”石頭一下子就不滿了,瞪大了眼睛看著花少雁,花少雁倒是絲毫沒有覺得自己說的有什麽錯,他很直接的問道:“若是她被人暗算,你能夠看的出來嗎!若是有什麽厲害的對頭要加害於她,說不定沒有你在身邊她反而能夠逃脫,但是你覺得有你在了以後,她還能夠逃開嗎!”花少雁說著,嘴角帶著一絲絲的冷笑,很顯然他的答案是不能!

  石頭似乎從來沒有想到過這一些,但是聽著花少雁說了出來了以後,這些他從來沒有想過的東西,卻不能不想了。他愣愣的站在那裏,思考著花少雁的話。花少雁看了他一眼,歎了口氣說道:“我師妹因為黃昆的事情很傷心,如果說你有一天也會離開,我覺得你還是早早就離開的好。因為如果那樣的話,傷心也一次都傷完了。到了以後,你們感情越發深厚了,我怕她就對你越發上心。到時候你離開了,我怕她會受不了。”

  石頭看著麵前的花少雁,似乎有些奇怪:“你怎麽會這樣關心萱草!”

  “那是,萱草是我的師妹不是嗎?”花少雁說著,微微仰著頭,似乎覺得自己說的話很自然。但是石頭卻覺得不對,具體哪裏不對卻又感覺自己說不上來。他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雖然說,按照你所說的,我似乎很沒有用的樣子,但是我願意一直陪著她,直到她不需要我了。而且,如果說我覺得我會拖累她的時候,我會自盡的,不管怎麽樣,我都不會拖累她的!”

  石頭說著,一雙黑黝黝的眼睛,似乎閃爍著動人的光芒。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花少雁點了點頭,也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是很直接的說:“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姑且就相信你這麽一次,但是你要知道,若是我發現你隻是說了好聽,來哄著我玩的話,我絕對不會讓你有好日子過的,你明白嗎!”

  “嗯。”石頭點了點頭。

  “對了,你來找萱草有什麽事兒啊!”這個時候,花少雁似乎才想起來,石頭過來是找萱草的。石頭猶豫了下,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自己的頭發,然後說道:“那個,我忘記了,我先回去想想,想到了再過來說。”

  花少雁聽了這個話,微微皺了皺眉頭,但是還是揮了揮手,讓他離開了。他離開了以後,花少雁歎了口氣,進入到了房間裏麵。但是沒有想到進入了以後,見著萱草居然是坐在那裏的。

  看著萱草坐在那裏,花少雁顯得很驚訝:“你怎麽起來了。”

  “嗯。”萱草點了點頭,端了杯茶水自己喝了一口,然後看著麵前的師父,就好像是看著什麽怪物一樣。見著她如此,花少雁略想了想,就知道是怎麽回事兒了。

  “你剛才聽著我和那石頭說的話了?”

  “嗯。”萱草又帶你了點頭,繼續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

  “那你有什麽話想要和我說的嗎?”被她看的不好意思了,師父直接開口問他話。萱草聽了師父的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以為你會直接把石頭弄走,或者把我帶走,沒有想到你卻會和石頭說那麽多。”

  “你什麽意思。”

  “我小白師兄,還有銀鈴兒你都不是那樣做的嗎!”

  萱草一提到銀鈴,就感覺自己心口一陣陣抽著疼。雖然說,知道銀鈴跟著師父會更好,但是想到她當初那樣軟軟糯糯的叫自己的樣子,心裏頭就想的慌。她已經努力讓自己不去想起銀鈴了,但是今天自己師父對著石頭說的那些話,很難讓她不想起那些。

  “他們跟著你,對你沒有好處。那石頭雖然說傻傻愣愣的,但是你們的修為都不算高。不對啊,我這個應該當初就略和你說過了一些的!”剛說了兩句,花少雁似乎覺得自己說的有些不對,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萱草。

  萱草咬了咬嘴唇,猶豫了下,然後問道:“現在,銀鈴過的怎麽樣?”

  “她,她過的很好,已經長的有些大了,看著很是可人。隻是性子太過嬌氣了,脾氣算不上好。”花少雁說著,微微皺眉。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略有些得意的笑了笑。銀鈴在她身邊的時候,再乖巧不過了,如果說跟著師父不乖巧,不聽話,不可人。原因肯定就隻有一個,那就是故意折騰師父。想想也是,在銀鈴心裏頭,對這個突然帶走自己的人,肯定也是沒有什麽好感的。

  花少雁自然是看的到萱草的笑容,但是他卻不想說什麽。

  不管這裏怎麽想,但是第二日的離別總是來了。石頭回去了以後,就也沒過來說有什麽事兒。第二日早上的時候,他才匆匆的來敲門,說昨兒忘記說的事情就是他已經和黃昆說好了,他們一大早就走。

  萱草聽了這個話,顯得很驚訝,難道說就真的不去看黃昆參加選拔了嗎?她本來還以為石頭說的是玩笑話,但是如今看來,似乎並非如此了!想到這裏,她不由看了一眼旁邊的黃昆。

  黃昆此刻已經恢複了當初萱草最開始見到他的樣子,臉上帶著淡然的笑容。見著萱草看過來,還對著她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們早些去了吧。”

  “你難道說就不怕你選不上?”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黃昆。

  這個時候,花少雁說道:“就是因為害怕他選不上,所以我們才要越早走越好。否則的話,他豈不是就賴上我們了,如此那可怎麽是好!”

  聽了這個話,萱草大囧,但是卻還是看了一眼黃昆。石頭歎了口氣,“並沒有想那麽多,隻是覺得早些走了,不用互相告別,挺好。”

  “嗯。”

  萱草點了點頭,對著黃昆拱了拱手:“如此,就預祝你心想事成了!”

  “謝謝。”黃昆點了點頭,看向旁邊的石頭。石頭擺了擺手:“我要和你說的話,已經都說完了。所以說現在沒有什麽話好說了,你自己去準備吧,不要落了選,到時候你可後悔都沒有地方後悔去。”說完,就跟著萱草,花少雁一塊兒走了。是的,花少雁壓根就沒看黃昆,更沒說什麽告別的話了,在他眼裏頭,那黃昆壓根都不值得他多看一眼。

  放出了天舟,幾個人上了天舟,看著天舟緩緩上天,看著下麵的小島離他們越來越遠,萱草歎了口氣,微微偏頭,發覺了石頭有些瑩瑩的眼角。不管怎麽樣,路都是自己走出來的,既然說,黃昆已經選了這一條路,那麽就沒有別人能夠幫他走下去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