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91節

  “玩……”萱草微微皺著眉頭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

  “正是。”白胡子師父很正經的點了點頭。

  “石頭和黃昆都是認得你的,你覺得你現在這個樣子,出現在他們的麵前,他們會如何呢?”萱草說著,嘴角抽了抽。白胡子師父聽了這個話,很是得意的笑了笑:“不過是這麽一件小事,你放心,等會他們絕對認不出來我。對了,等會在他們的麵前,你隻管說我是你的師兄就好。修為,就辟穀期好了。”白胡子師父說著,然後打了一個響指,很快一陣白霧籠罩著他。當那個白霧散去了以後,原地就出現了一名少年,看上去不過是二十左右,整個人臉上表情顯得有些嚴肅。

  見著萱草驚訝的樣子,那個人抽了抽嘴角,對著萱草拱了拱手,行了個禮說道:“見過師妹。”

  “你,你,那我叫你什麽!”萱草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她心裏頭立即掀起了一陣陣波濤,如果說師父可以隨便這樣改變樣子的話,那麽他那白胡子的樣子,是不是真正形態呢?

  想到這裏,她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你就叫我,花師兄吧。”白胡子師父猶豫了下,然後說道。

  “名字呢?”萱草壓根不滿意就直接叫花師兄,又繼續問。

  “呃,就叫花少雁吧。”白胡子師父想了半天,開口說道。

  少雁,這個是什麽意思?萱草微微皺眉,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想了半天想不出來這個名字有什麽意義。但是卻也沒有再繼續追問什麽了。隻是歎了口氣說道:“那你準備什麽時候出現在他們的眼前呢?”

  “這個啊,都隨你吧!”

  第一百零五章 折騰

  看著自己師父滿不在乎的樣子,萱草咬牙切齒,忍不住直接說:“那行,待會你們就見麵吧。”

  “那也可以。”白胡子師父說著,微微笑著看著自己麵前的徒弟,似乎覺得把自己徒弟折騰成這個樣子很是有成就感。“不過,你確定你想好你要怎麽和他們開口說了嗎?”

  萱草看著麵前的師父,恨不得直接一下子衝過去把他殺死,或者直接自己自殺。

  但是,很明顯的結果是她兩者都沒有做,並且在晚上的時候,她還是把白胡子師父帶去見了黃昆和石頭。黃昆和石頭見著她多帶了一個人來,而且那個人看著還那麽年輕,都有些驚訝。花少雁在外人麵前,也基本不說什麽話,見著石頭和黃昆不過略點了點頭。

  黃昆很是驚訝的看著萱草:“這個人是?”

  “這個人是我師兄。”萱草悶聲說道。

  “他什麽時候來的,我們怎麽不知道,難道說你和我一樣,偷偷一個人出去逛去了?”黃昆說著看著萱草,顯得十分驚訝的看著。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怎麽會呢,他是和我那個師父一樣,不知道什麽時候到我房間裏去了,我回房間了以後就看到他了。不過說實話,我開始就和他見過一次,見到他來,我也很驚訝。”

  “嗯,師父讓我來找師妹,說怕師妹不安全。”

  花少雁說著,臉上表情還是淡淡的。看著花少雁,也就是自己師父這個樣子,萱草恨得牙癢癢的。這個人在自己麵前的時候可不是這個樣子,但是在別人麵前,還裝的和大尾巴狼似得,也不知道是什麽居心!想到這裏,她瞪了一眼自己的師父。見著她那個樣子,石頭顯得有些奇怪,摸了摸鼻子,拉著萱草走到了一邊,輕輕的問道:“你是不是和你這個師兄感情不好啊!”

  萱草聽了石頭的話,很是奇怪的看著他問道:“你怎麽會這樣想?”

  “我看你一直在瞪你師兄,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蒼蠅一樣。”

  萱草聽了石頭的話,臉上有幾分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裏頭疑惑,難道說自己表現的有這樣明顯嗎?這個時候,黃昆笑著和花少雁說道:“你說是萱草的師兄,我們還不知道你叫什麽呢。”

  聽了他這個話,花少雁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黃昆,有些不滿的說道:“雖然說我叫她師妹,但是她其實隻是我師父的一個花奴而已。”他說著,看了萱草一眼,目光也有幾分不屑。

  看著花少雁這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歎了口氣,看來他們說話的聲音,這個難搞的師父已經都聽了去。聽了他這個話,黃昆顯得很是驚訝,看了一眼萱草。花少雁說了那個話,然後猶豫了下,才說道:“我叫花少雁。”

  “哦,原來是花兄。”黃昆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沒什麽,我聽說你就要離開了。”花少雁看著麵前的黃昆,有些不屑:“我師父說的果然沒有錯,你是靠不住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立即感覺自己要去撞牆了。這個人怎麽這樣說話啊,平時也沒見著性子是這樣討人厭啊。聽了花少雁的話,黃昆顯得有些尷尬,但是卻還是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有些事情,所以說不能夠一起了。”

  聽了這個話,花少雁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早走早好,免得到時候相處的久了再走,隻怕是真會傷感情了。”

  “好了好了,師兄,你不會說話就少說兩句!”萱草拉著花少雁,然後不好意思的對著黃昆和石頭笑了笑,說道:“我這個師兄一向是跟著我師父的,很少被放出來,所以說不是很會說話,還請你們見諒啊!”

  “哼!”花少雁不滿,但是卻也沒有多說什麽了。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黃昆幹幹的笑了兩聲,這個時候,石頭問道:“那,我們是下去吃飯,還是說直接在我房間裏吃。”

  “直接在這裏吃吧。”萱草說著,看了一眼黃昆。黃昆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現在我的角色是被你們強迫著待在這裏的,所以說就在這裏吃才是最好的。”

  “既然是強迫,那就要有強迫的樣子!”花少雁說著,從他袖子裏立即飛出去了一根白色的緞帶,猛地把黃昆給捆了起來。見到他如此,石頭立即跳了起來,警惕的看著麵前的花少雁。花少雁見著石頭那個樣子,臉上神色有些疑惑:“難道說,你們不是要演戲嗎。如果說,等會送飯才來的夥計看到他被鬆開了,但是沒跑,肯定是會奇怪的。我幫你們這個忙,你們不用太感謝我。”

  “……”萱草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恨不得自己找一個坑把自己給埋起來。

  黃昆咳嗽了兩聲,然後看著石頭說道:“好了,花兄說的也沒有錯,你快點去把夥計找來點飯菜吧。”

  “嗯。”石頭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黃昆,然後又看了一眼花少雁,走了出去。見著石頭走了出去了以後,黃昆歎了口氣,苦笑了一聲,看著自己身上的繩子,問道:“難道說,你們師門裏每個人都有這個東西?”

  “這個不是你們以前所謂夥伴的嗎?我師父見著這個還算好用,就給我們每個人準備了一些。”花少雁說著,微微眯著眼睛,看著萱草問道:“師妹,你頭上的緞帶呢?”

  聽了這個話,萱草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頭發,然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那根我捆過一個僵屍,不好意思再繼續戴頭上。”

  “哦,我這裏還有一根,給你了。”說完,從自己懷裏頭掏出來了一根粉紅色的,遞給了萱草。萱草有些奇怪的看了一根那個緞帶,然後又看了看自己麵前的師父,心裏頭覺得有些奇怪,但是卻也沒有多想,就直接戴了起來。

  看著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互動,黃昆微微眯著了眼睛,似乎在思考什麽。

  很快,石頭就領著送菜的夥計上來了。那個夥計很顯然沒有想到這個房間裏麵會多一個人,而且看著還不醜。那個夥計忍不住多看了兩眼花少雁,花少雁頓時皺起了眉頭。頓時,房間裏的溫度似乎一下子降低了不少。那個夥計抖了下身子,然後趕緊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飯菜,陪著笑說道:“幾位客官,請用請用。”

  說著,走的時候,還看了一眼被捆在那裏的黃昆。黃昆大聲說道:“你們快點放開我,難道說你們想要這樣捆著我一輩子嗎!”在黃昆的大吵大嚷之下,門被關了起來。門被關了起來了以後,黃昆立即看著麵前的花少雁,問道:“看,夥計走了,你能把我放開了吧。”

  “為什麽,你不是想要被捆著嗎?”花少雁顯得有些奇怪,看著麵前的黃昆。黃昆聽了這個話,差點一口氣沒上來,他什麽時候說自己喜歡被捆著了。明明是你這個人,一上來就把自己給捆著了好不好!想到這裏,黃昆吞了吞口水,然後說道:“並沒有,我隻是……”

  “好了,我們先吃飯吧。”花少雁直接無視了黃昆的話,對著石頭和萱草說著。萱草看了一眼黃昆,猶豫了下,覺得他那個樣子雖然說挺可憐的。但是想到自己的師父,還是什麽話都沒有說,坐下來吃飯了。

  石頭倒是沒想多少,看了一眼黃昆,也跟著坐下來吃飯。

  第一百零六章 轉變

  黃昆瞅著他們在那裏吃著飯,自己一個人被捆著,就感覺很是孤寂。不過,他心裏頭更是疑惑了。那就是萱草的那個師兄,很明顯有意針對自己,難道說是因為萱草的師父回去說了什麽嗎,不然的話這個人怎麽會這個樣子呢?

  不過,黃昆怎麽想,都不會想到,其實萱草師父和師兄壓根就是一個人。

  吃完了飯,花少雁才把黃昆給鬆開。黃昆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看著他們幾個人,憤恨的說:“你們真是太過分了,居然這樣對待我!”

  “沒事兒,這樣你才能更加記得我們不是嗎?”花少雁說著,看著麵前的黃昆,嘴角微微勾起。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黃昆猛地愣了下,看了他一眼,然後就沒有說話了。

  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萱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是對不起哈,我這個師兄,有些愣!”

  “我已經見識到了。”黃昆說著,然後就坐在那裏吃飯。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揉頭,感覺自己頭有些疼。過了一會兒,石頭看著旁邊的花少雁,說道:“那,是不是要給萱草師兄另外開一間房間?”

  “不用了,我跟著我師妹住就可以了。”花少雁很直接的說道。

  “那怎麽可以!”萱草看著麵前的花少雁,立即不滿的說道。

  “為什麽不可以。”花少雁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萱草。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我男女授受不親,又怎麽可以同居一室?”

  “男女授受不親嗎,沒關係,你身上全身上下我都看過了,沒有什麽地方沒見過。”花少雁很直接說著,然後掃了一眼萱草。看著花少雁臉上頗有幾分不屑的神色,萱草恨不得直接把鞋底往他臉上扔,但是她忍住了。她看著麵前的花少雁,很嚴肅的說道:“師兄,我沒有和你開玩笑。”

  “我也沒和你開玩笑,你忘記了,你剛被撿回來的時候,骨頭都摔斷了。那個時候是我給你接的,自然都見過的!”花少雁很自然的說著。

  “那個時候我才幾歲啊!”萱草忍不住尖聲說道。花少雁微微皺眉,“你不管幾歲,看著都這樣幼稚……”

  萱草自己對自己說,我忍,我再忍。然後看著麵前的花少雁說道:“師兄,對不起,我說錯了呃,但是,那是小時候的事情不是嗎,現在你我都大了,自然是應該要避嫌了。”

  “是啊,你們一個男的,一個女的,怎麽可以住到一起去。”石頭皺著眉頭跟著說道,然後猶豫了下,說道:“你可以住到隔壁,黃昆的房間裏去,我在這裏守著黃昆就可以了。”

  “那怎麽好。”花少雁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隻住在我師妹的房間裏。”

  聽了花少雁的話,萱草咬牙看著他,目光凶惡的恨不得把他給吃掉。但是花少雁卻絲毫感覺都沒有,就那樣無辜的看著自己麵前的師妹。

  “其實也無所謂的,畢竟修真者也不是真正睡覺不是嗎,打坐而已。他們兩個肯定在一室打坐過,其實,說起來也是沒有什麽的。”黃昆突然開口說道。

  石頭想了想,眉頭還是皺著,顯然還是不是很樂意讓萱草和那個人一塊兒。這個時候,萱草咬牙說道:“不錯,我們現在要做出來看守黃昆的樣子,而且黃昆說的也很對,我們大部分都隻是打坐就可以了,所以說我就在這裏打坐守著黃昆了!”

  “行,那我也在這裏守著好了。”花少雁點了點頭,很自然的說道。

  “不行,你們這麽多人在這裏守著,等會如果說黃昆要逃出去的話,就顯得有些假了。”石頭搖了搖頭,表示這樣不好。聽了這個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歎了口氣,“我知道了。”

  他們回到房間裏了以後,萱草怒視著自己麵前的師父,不滿的說道:“師父,你到底要玩什麽?”

  “沒有啊,你難道說沒有注意到我說那些話的時候他們的神色嗎,多好玩啊!”花少雁說著,嘴角帶著一絲絲的笑容,眼睛顯得很亮。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萱草感覺自己頭疼死了。她這個師父真的很奇怪很奇怪的,和別人的師父一點都不一樣,人家師父都那麽穩重可靠,但是自己的師父呢!萱草想著,恨得咬牙切齒的。

  看著她那個樣子,花少雁微微挑了挑眉頭:“我的乖徒兒,你不會嫌棄我吧。”

  “怎麽會呢,況且我哪裏有資格當師父的徒兒啊,我不是師父的花奴嗎!”萱草說著,瞅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花少雁聽了她的話,倒是笑了起來:“真是沒有想到,徒弟你還會記仇呢!”

  萱草哼了一聲,就沒有說話了。

  “沒事兒,今兒我就正式收了你當徒兒了,你看可好!”花少雁說著,臉上神色看著很好的樣子。萱草看著他那個樣子,不知道為什麽就有一股子悶氣湧上心間,但是什麽話都沒說,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

  兩個人一塊兒,萱草自然是不能夠再去空間裏和小雅溝通,就連空間裏多來的小銀也不能多去聊天了。想到這裏,她看麵前師父就覺得師父越發礙眼了。但是她壓根沒想過,自己來這裏了以後,也就根本沒有進到空間裏去和他們溝通!

  不管她怎麽想,兩個人都要這樣共處一室了。不過晚上的時候,白胡子師父還是很安分的,自己在那裏打坐。看著白胡子師父身上的氣息,萱草不由感慨,果然修為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而且,萱草發現,如果說自己在白胡子師父身邊修煉的話,修煉的速度都會增加一兩分。看來,果然是人比人氣死人。不過也沒關係,自己如果說能夠和小雅她一塊兒修煉的話,那麽自己修為增長也會很快的。想到這裏,萱草就閉上眼睛全神貫注的修煉起來。她不知道,再她認真修煉的時候,花少雁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然後勾起了唇角,又閉上眼睛繼續修煉。

  第二天,她還在修煉中的時候就聽到外麵傳來一陣陣的敲門聲。打開門,看到是石頭焦急的麵孔。看著石頭這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怎麽了,是不是黃昆出了什麽事情?”

  石頭點了點頭,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們昨天晚上好心放開了他,但是沒有想到他乘著我修煉的時候,居然跑了!”

  聽了這個話,萱草立即皺眉:“那我們快點去找他吧。”

  說完,她就要和石頭走。這個時候,房間裏麵傳來花少雁的聲音:“你們就算要去,好歹也要帶上我吧!”說完,花少雁從房間裏走了出來。他今天似乎心情不錯,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猛地看上去,還真有幾分溫文的樣子。

  石頭第一次見著他這個樣子,顯得很是驚訝,看著他,用手指了指,然後說道:“這個,這個是昨兒我們見的你的師兄嗎?”

  萱草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兄,然後說道:“正是呢。”

  “哦……”石頭應了一聲,但是感覺神色還是迷茫的很。看著石頭這個樣子,花少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道:“昨天在下的心情有些不大好,嚇著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沒有沒有,怎麽會嚇著我呢!”石頭說著,搖了搖手,然後往後麵退了兩步,似乎麵前笑著的花少雁是什麽猛獸一樣。

  第一百零七章 少一人

  看到石頭如此動作,萱草不由感慨,果然啊,人家都說單純的人有野獸一樣的直覺。本來她還不怎麽相信,但是見著石頭那個樣子,她終於相信了。想到這裏她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自己的師父臉上的笑容越發溫和了,但是她卻也有些毛骨悚然了。

  “好了,我們也不要多說了,不然的話,就不好找黃昆了不是嗎?”花少雁說著,從房間裏走了出來,也不在乎另外兩個人的神情,徑自關上了門。然後就看著麵前的兩個人,疑惑的問道:“怎麽了,你們怎麽看著我那麽驚訝?”

  “沒有,沒有什麽。”萱草搖了搖頭,然後看著石頭問道:“你說,我們去哪裏找他?”

  “還有哪裏,直接去昨天那個地方肯定就沒有錯了,昨天那個女的不是說了嗎,今兒還是可以報名的!”

  石頭說著,直接在外麵走著。見著石頭走了,萱草和花少雁也跟著石頭,一塊兒向著外麵走去。聽了他們兩個人的話,花少雁倒是有些奇怪:“你們說的地方,是什麽地方?”

  “是一個有著絕色美女的地方。”聽了花少雁的話,萱草忍不住,故意調侃著說道。

  “絕色美女嗎,那我總算是明白為什麽黃昆會想著要走了。畢竟,老是對著一個醜女,想要洗洗眼也是很正常的。”花少雁話音一落,萱草立即恨不得直接對著他咆哮,但是卻忍住了。麵前這個人是自己的師父,這個人是自己的師父,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人的修為比自己高,所以說,就忍吧!她想著,微微的眯著眼睛。

  幾個人很快到了那昨天的地方,今天人果然更多,在人群裏麵使勁找著,終於找到了一個藏在角落裏,穿著一個鬥篷的黃昆。為什麽能夠知道是他呢,因為這裏有許多也穿著鬥篷的人,但是那些人鬥篷都沒有直接拉起來,拉起來的人就隻有他一個人!

  他們幾個人走到了黃昆的麵前,黃昆見著他們找了過來,臉上頓時有些沮喪,不滿的說道:“喂,你們今兒過來,不會又想拉著我走吧,我告訴你們,今天我可是已經報名了!”黃昆說著,看著他們幾個人。

  萱草看著黃昆這個樣子,不滿的說道:“難道說,你已經鐵了心要加入溺水派嗎,你不是很喜歡自由嗎,但是你這樣的話!”

  “自由雖可貴,愛情價更高!”黃昆說著,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台上麵的若水。若水似乎感覺到了黃昆的目光,笑著對著他點了點頭。看著若水那個樣子,黃昆立即有些激動的說道:“你們看到沒有,若水其實對我也是很有好感的,不然的話,為什麽這麽多人就對著我笑!”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麽多人裏麵,你看著是最傻的。”花少雁很直接的說道。

  聽了花少雁的話,黃昆直接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聲說道:“我知道你是嫉妒我!”

  “你這樣有什麽好嫉妒的!”花少雁說著,搖了搖頭,然後打量了下台上麵的若水,然後點了點頭說道:“這個姑娘,確實比較極品,也難怪你欲仙欲死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