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90節

  躺在床上,忍不住來回翻滾,但是卻一點睡意都沒有。但是卻更沒有去修煉的心思,現在的心情去修煉的話,隻怕走火入魔會更加快一些。

  過了許久,她聽到外麵有人敲門的聲音。打開門,看到是黃昆走了進來。見到黃昆進來,萱草有些驚訝,左右看了看,問道:“隻有你一個人?”

  黃昆點了點頭,臉上有些嚴肅。

  “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談談。”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讓黃昆走了進來。黃昆進去了,見到萱草關上門了以後,就坐在她小客廳裏的椅子上麵,看著萱草說道:“明天,我要去他們這裏選外門弟子的地方去看看。”

  “哦?”萱草有些疑惑的看著黃昆,黃昆說:“他們挑選外門弟子,有三天。所以說,我想明天我先去看看,然後我們再想辦法鬧一場,最後一天的時候我再直接去參加!”

  “為什麽?”萱草看著麵前的黃昆,有些奇怪。

  “至少,如此一來我們還是可以多相處幾天,而且,那樣的話那些人也不會太懷疑。畢竟,我是經過了一番掙紮,才落入了美色的陷阱。”

  聽了黃昆這個話,萱草愣了愣,突然笑了下,然後站起來,拉開房門,皺著眉頭對著黃昆說道:“你給我出去,你沒見著石頭因為你的話都成那個樣子了嗎,你還想著要去看女人!”

  “你什麽話,難道說你就不是女人不成!況且,我隻是去看看而已,又沒有說要做什麽,你怎麽那麽緊張啊,難道說你看上我了!”黃昆反應很快,聽了萱草的話立即說道。

  “你看看你是什麽樣子,你到了這裏以後,越發不成樣子了。若是你以前這個樣子,我和石頭壓根不會拉你當成夥伴!”

  萱草說著,氣的臉發紅,身子都有些抖!

  “哼,你這樣說,我還看不上你呢!”黃昆說完,就直接走了出去,把門大力的給關上。

  看著黃昆把門關上了以後,萱草歎了口氣,坐在那裏。按照黃昆的計劃,他進入那個門派應該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就算進入了以後,又能如何。在那裏麵,就他一個人,他真的可以應付以後的事情嗎?

  萱草想著,皺了皺眉頭,然後繼續在床上翻滾……

  到了晚上,吃飯的時候,幾個人吃了飯。飯桌上,他們幾個人什麽話都沒說。

  最後,飯菜要吃完了的時候,石頭突然開口說道:“你明天要去看那些女人是嗎?”聽了石頭的話,黃昆顯得有些驚訝,看了一眼萱草。萱草搖了搖頭,表示不是自己說的。然後他就看著石頭,似乎有些小心翼翼的樣子。

  見著他這個樣子,石頭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沒什麽,如果說你要去的話,我們就一塊兒去看看。看看那裏的女子有多麽好看,能讓你在還沒有見著的時候,就牽腸掛肚。”

  黃昆聽了這個話,略有些不好意思,說道:“我其實也不過是因為好奇嗎,畢竟你想啊,我也沒有見過那些女子們,所以才會老想著他們到底有多麽好看。說不定啊,我一見到他們,突然就覺得他們不好看呢!”

  “是嗎?”萱草冷笑了一聲,然後就沒說話了。

  石頭歎了口氣,也沒說什麽。幾個人在沉默中吃完飯,然後各自回了房間。

  第二天,黃昆一大早就來找了他們。見著黃昆那個樣子,石頭臉上諷刺的笑容就越發的明顯起來。萱草顯得也有些不滿,皺眉看著麵前的黃昆,問道:“怎麽這麽早來喊我們。”

  “不早了,現在都已經這個時候了,我們下去吃吃飯,然後過一會兒就可以去那裏了。”

  黃昆說著,臉上滿滿的都是迫不及待。

  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覺得,他這個樣子肯定可以拿個影帝獎。隻可惜,這裏沒有電視,浪費了這樣大好的人才。

  “好了,既然都已經起來了,那就下去吃飯吧。”萱草歎了口氣,說道。石頭本來還想說什麽的,但是聽了萱草的話也就什麽都沒有說了,幾個人一塊兒下去了,吃了飯,黃昆就看著他們幾個人。萱草見著黃昆那個樣子,很直接的說道:“你不是要去看那美人嗎,怎麽在這裏看著我們兩個人。你就算怎麽看,我們兩個人也不會變成什麽美人的。”

  黃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站起來,領著他們來到了一個很大的類似廣場一樣的地方。看著這個地方,萱草顯得有些驚訝,左右看了看,然後問黃昆:“你和我們一樣是才來這裏的,我們這幾日也沒出去,你在呢嗎會知道這個地方?”

  “嗬嗬,那個,你們雖然說都沒有出來,但是我卻是沒有閑著。”說完,臉上不好意思的神色越發濃厚。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和石頭沒有說什麽。因為他們現在已經沒有什麽力氣說什麽了,都已經這個樣子了,還有什麽好說的!

  兩個人的想法都差不多,所以說難得的保持了安靜。

  他們來的比較早,一樣來的早的都是一些男士,他們都在那裏左右顧看著,似乎都在等待著什麽。看著有那麽多人在這裏等著,黃昆顯得有些高興,搓了搓手。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的問道:“這麽多人,你怎麽反而那麽高興?”

  “嘿嘿,這個你就不知道了,昨兒我特意問過了,這個島上來的陌生人是特別少的,這樣說來。這些人本來就是這個島上的,或者就是以前來了,但是因為種種原因沒有離開的。他們多少都不止參加過一次這個外門弟子選拔了,所以說他們這個樣子隻能說明,溺水派的美女真的很多!”

  黃昆說著,兩個眼睛似乎閃爍著奪人的光芒。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隻感覺這個人就好像是一隻發情的公貓一樣,恨不得衝上去把這裏所有都做上自己的記號,表示自己的所有權。

  想到這裏,萱草想象了下黃昆那樣做的樣子,頓時覺得好惡心。看來,很多動物做起來理所當然的事情,人還是不能做的。否則的話,那不叫可愛,也不叫理所應當,那叫比禽獸還禽獸!

  正想著,突然聽到一陣陣好聽的鼓樂,她有些奇怪的抬頭,看到一片片雲彩似乎飄著過來了。這個時候,周圍其他人開始鼓噪起來:“啊,啊,她們來了!”

  第一百零三章 戲中(四)

  “她們來了?”萱草有些疑惑的重複了周圍人的話,看著那彩雲們一點點的飄了過來,然後落在了那個高台之上。這個時候,萱草才有機會看清楚上麵的人,那些女子們長的確實是不凡,一個個看著都十分美麗。而且,更加難得的是每個女子都有自己的特點。但是其中站在最前麵的一個女子卻是她們幾個人當眾最奪目的。

  那個女子不說是五官有多麽的出色,或者說是整個人有多麽的高挑。她或許五官都沒有其他幾個女子那樣的精致,也不是她們其中最高挑的。但是就往那裏一站,每個人的目光似乎都會被那一個女子所吸引,她的眼神顧盼,她的每一個表情,都會牽扯人心。她站在那裏,就好像是站在一個絢麗的舞台上麵,然後在那裏釋放著自己的光芒一樣。

  “大家好,我是若水,很高興你們這一次願意來參加我們外門弟子選拔。現在,願意來參加選拔的人可以去旁邊報名了。雖然說選拔大會會持續三天,但是隻有前兩天有報名的機會。這一次錯過了,或者失敗了不要緊,兩年後我們會繼續來這裏選外門弟子。”若水說著,臉上帶起一絲絲笑容。萱草這個時候發現,她笑的時候,臉上居然有兩個淺淺的酒窩,看著十分可人!

  黃昆站在那裏看著上麵的若水,整個人似乎都呈現出了癡呆裝。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隻感覺自己好丟人,走過去,用力的在他的腳背上踩了一下!

  “啊!”黃昆猛地驚醒,但是卻也發出了尖叫。這個時候,很多人都看向了他。若水也不例外,若水有些奇怪的看著那裏的黃昆,問道:“請問,你有什麽事情,或者說有什麽疑問嗎?”

  聽了若水的話,黃昆立即搖頭:“沒有,沒有,你說的很好,我都聽懂了!”

  黃昆說著,看著麵前的若水,顯得有些激動。

  看著他那個樣子,若水忍不住笑了笑,然後問道:“那你是來報名的嗎,如果說是的話,那要請你去那邊排隊了。”

  說著,指了指另外一邊,就是她開始說報名的那一個方向。聽了她的話,黃昆木然的就直接往那裏走了。見此。石頭立即皺眉,直接一下子把他打暈,然後扛著走了……

  萱草見到石頭動作如此幹淨利索,忍不住在心裏頭叫了一聲好。同時,心裏頭有些奇怪。雖然說黃昆說是要演戲,但是剛才他確實很不對勁。想到這裏,她微微的皺眉,快步的跟上。

  黃昆從石頭房間裏醒過來,發現自己在石頭房間裏了以後,坐了起來,皺眉說道:“我剛才發現一件事情。”

  “是不是那個叫若水的女子,其實是你的妹妹?”萱草看著那黃昆,笑著說道。黃昆聽了萱草的話,看了她一眼,然後點了點頭:“我沒有開玩笑,這個是真的。”

  “不會吧,你怎麽會有那麽好看的妹妹。”石頭顯得很驚訝,看著麵前的黃昆,嘴巴都要合不攏了。黃昆看了一眼石頭,冷哼了一聲:“雖然說她被帶走的時候很小,但是她的身上有她娘和我爹爹的影子,所以說我一看她就看的出來。”

  “那你準備怎麽辦。”聽了黃昆的話,萱草歎了口氣,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直接問道。黃昆看了一眼萱草,然後說道:“不怎麽辦,繼續照計劃行事吧。不過,我真的沒有想到,原來我妹妹竟然是現在溺水派裏這樣出眾的人物。”他說道這裏,冷笑了一聲,又繼續說道:“不過,我也應該想到,當初那個媚娘應該付出了很大代價吧,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如此的美貌。”

  “其實,我覺得你妹妹似乎並不算是最漂亮的,但是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卻是不一樣的,具體是什麽感覺,我也說不上來。”石頭說著,微微皺眉,臉上神色顯得有些苦惱。

  看著他那個樣子,黃昆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她整體上的感覺,給人似乎有些不一般。”

  “對,就是這個意思。”石頭點了點頭。

  “我懷疑,應該是和她們練習的功法有關係。不過,現在不管怎麽推測都是沒有用的,隻能夠成為他們內部的人了以後,才能知道的更多。”黃昆說著,看了看萱草,又看了看石頭:“下麵,還要請你們幫我忙了!”

  萱草點了點頭,看著黃昆說道:“當然,不過我還是很好奇,既然你現在找到了你的妹妹,那麽你準備怎麽辦?”

  “我也不知道,我隻是奇怪,我妹妹如今身份如此了得,那麽當年的媚娘呢,不知道她現在如何呢。”黃昆說著,微微皺著眉頭,看著遠處。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不知道要怎麽說才好。

  黃昆笑了笑:“不過我覺得,她說不定會被囚禁起來。”

  “為什麽?”萱草聽了黃昆的話,顯得有些驚訝,實在是不知道他怎麽得出來這樣的一個結論。

  “原因很簡單,她肯定要受到懲罰。而且,既然他們想要全力去培養那個妹妹,自然不可能說讓我那個妹妹完美無瑕,沒有任何的破綻,你們說是嗎?”

  萱草聽了黃昆的話,突然感覺自己身子有些發冷。因為,她基本上沒有任何答案可以反駁黃昆。或許說,對於人性,她知道的還是太少了。想到這裏,她歎了口氣,不在說什麽。

  這個時候,黃昆猛地站了起來,就要往外麵走:“你們太過分了,誰讓你們把我弄回來的,我要去參加溺水派,我要去見若水仙子!”他說著,快速往外走,萱草和石頭還沒有反應過來。黃昆就已經跑到了外麵去了,見到他那個樣子,萱草直接用發帶把他給捆了起來。她自從上次綁了僵屍了以後,她就沒有直接把發帶戴頭上了,而是塞到了儲物袋裏!因此,用的時候還是很方便的。

  石頭就直接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上去,把黃昆給扛了進去。黃昆見到石頭他們這個樣子,大聲說道:“你們不能如此,你們不能夠如此,我又不是犯人,你們怎麽可以這樣對待我!”

  “你不用多說了,明天,明天我們就離開這裏!”石頭很簡單的說道。

  “就算你們這一次把我帶走了,那下一次我自己依舊會來的!”黃昆說著,聲音很大。石頭聽了那個話,腳下步伐頓了頓,但是很快就回答:“沒事兒,下一次你再來,那再會所下一次的事情。”

  說完,就把黃昆給帶到了房間裏麵。

  黃昆坐在床上,看著他們兩個人,皺眉說道:“就算演戲,你們兩個也不需要這樣逼真吧!”

  說完,嫌惡的動了動身子。他現在被綁的很不好受,臉上神色也不是很好。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說道:“我們總是要入戲一些,否則的話,他們一看就看出來了,還有什麽意思!”

  萱草說著,外麵傳來一陣陣敲門的聲音。石頭皺了皺眉頭,走了過去,打開門,看到門外麵站的人是客棧的掌櫃的。那個掌櫃的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後說道:“那個,我聽說你們似乎鬧了一些矛盾?”

  “和你有什麽關係。”石頭冷冷的看著麵前的掌櫃,目光中寫滿了不耐煩。掌櫃見到石頭那個樣子,愣了愣,然後趕緊說:“雖然說和小的沒有多大關係,但是你們鬧成這個樣子,對我們小店的聲譽可不大好啊。若是傳出去,隻怕別人覺得我們這裏是黑店呢!”

  第一百零四章 多一人

  看著那個掌櫃臉上陪著的笑容,萱草冷哼了一身,身上散發出一種修真者獨有的氣勢。她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掌櫃:“掌櫃說的話可真有意思,想來你也知道我們是一塊兒來的,我們之間的打鬧,什麽時候會讓你們店成了什麽黑店!”

  聽了萱草的話,那個掌櫃的愣了愣,似乎沒有想到看著那麽好說話的萱草今兒看著卻那麽恐怖。呐呐的看著萱草,不知道要說什麽好。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那個掌櫃:“你還有什麽別的事情嗎?”

  “沒有了,沒有了,不過說句實話啊,姑娘啊,你就算這樣管著你家那口子。他如果說心不在你這裏了,人遲早也會跑掉的。就算你這一次綁回來,下一次又能如何!”

  那個掌櫃說著,頗有幾分苦口婆心的樣子。萱草微微皺眉:“我和他才不是那種關係,況且,我也不想管著他。”

  “那你倒是奇怪的很,為什麽說,就不讓他去那個那呢……”那個掌櫃說著,眯著自己豆大的眼睛,似乎十分好奇一樣,見著那個掌櫃這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我的事情,想來是不用和你交代的那麽清楚吧,我不過是住在這裏而已。若是掌櫃的不樂意,我們今兒搬走也是可以的!”

  “怎麽會,怎麽會。”那個掌櫃笑了笑,然後往裏麵看了一眼,就退了下去。看著那個掌櫃的下去了以後,萱草坐到了椅子上麵,看著被綁著的黃昆,歎了口氣說道:“我真是沒有想到,這裏的掌櫃都會來過問。”

  “哈哈,不過他卻是想的多了一些,不管我將來找個什麽樣的道侶,都不會找一個和你一樣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頓時瞪圓了眼睛,不滿的看著麵前的黃昆。黃昆嘿嘿一笑,然後說道:“你想想你那可怕的師父,若是我真找個你這樣的,到時候惹著你了,你師父直接過來殺了我,我都不知道為什麽的!”

  “哼,你當我師父是什麽人,會那麽容易就喊打喊殺的嗎?”

  雖然說萱草這樣說,但是卻也沒有開始的怒氣了。幾個人又聊了幾句,黃昆歎了口氣,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有些無奈的說道:“你就算這樣綁著我也不是一會回事兒啊,等會你還是要鬆開我!”

  “為什麽,再讓你跑掉?”

  萱草說著,微微的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黃昆。

  黃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算讓我跑掉,其實也是很正常的。畢竟你要想,如果說我都跑不掉的話,我又要如何去報名呢?”

  聽了這個話,萱草不由的點了點頭,黃昆說的不錯,他確實要跑掉才是正常的。於是站了起來,收回了自己的發帶,看著麵前的黃昆說道:“我不想理會你們了,你們在這裏待著吧,我回房去了。”

  說完,就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但是沒有想到,一回到自己的房間,就看到自己的師父居然坐在自己的床上!

  雖然說這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萱草看著自己師父這樣悄無聲息的來到自己的房間裏,還是有些氣悶。她看著坐在那裏的師父,沒好奇的問道:“你過來幹什麽。”

  “我,我不過是路過而已。”白胡子師父說著,猛地咳嗽了兩聲。

  看著她師父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不滿的看著麵前的師父,很直接的問道:“你受傷了?”

  白胡子師父也跟著微微皺眉,歎了口氣說道:“其實不過是一件小事兒而已,和幾個老不死的意見不合。但是沒有想到那幾個老不死的居然喊了那麽多人來圍毆!”說著,白胡子師父手一動一動的,看上去真的是十分氣憤。

  萱草瞅著自己的師父,眉頭微微的皺著,不知道為什麽,她對自己師父說的話並不是十分相信。歎了口氣,她對著自己師父說道:“師父,你年歲已經不小了,就算要和人動手動腳的,也要謹慎一些。”

  “你說的什麽話,別小看我了!雖說我看著是一把年齡了,但是我能活的時間絕對比你長你相信不相信!”白胡子師父突然就好像是被踩著尾巴了一樣,立即高聲嚷嚷。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萱草又歎了口氣,感覺自己頭疼。他看了一眼萱草,然後又皺了皺眉頭說道:“黃昆那個小子,怎麽要離開你們了,要直接去這個什麽溺水派了?”

  萱草點了點頭,不知道要怎麽說。

  “哼,我就知道那個小子不是什麽安分的。”白胡子師父說著,冷哼了一聲。看著自己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眉頭微微皺著,似乎對他就這樣說自己朋友有些不高興。

  白胡子師父是什麽人,萱草一皺眉頭就知道她在想什麽了。很直接的說道:“你不用想那麽多,他有他的目標。他不在你們身邊,我反而能夠安心一些。他那樣的人,野心太大,你和石頭那樣的人也壓製不住他!”

  “是嗎?”萱草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師父,心裏頭有一種很奇怪的想法。看著她的樣子,白胡子師父似乎有些急了:“你說的什麽意思,難道說連師父我的話都不相信了嗎?”

  “怎麽會呢,那師父如今過來,有什麽打算嗎?”

  “我?”白胡子師父似乎還真沒想到過自己來這裏了以後有什麽打算,聽了自己徒弟的話,陷入了沉思。看著自己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癟了癟嘴,然後就坐在旁邊不說話,看著他思考。

  過了一會兒,師父突然高興起來:“我知道了!”

  看著白胡子師父一驚一乍的樣子,萱草微微皺眉,然後就聽到自己師父很得意的宣布:“我想好了,最近養傷期間,我可以和你們一塊兒探險玩去!”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