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90節

  躺在床上,忍不住來回翻滾,但是卻一點睡意都沒有。但是卻更沒有去修煉的心思,現在的心情去修煉的話,隻怕走火入魔會更加快一些。

  過了許久,她聽到外麵有人敲門的聲音。打開門,看到是黃昆走了進來。見到黃昆進來,萱草有些驚訝,左右看了看,問道:“隻有你一個人?”

  黃昆點了點頭,臉上有些嚴肅。

  “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談談。”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讓黃昆走了進來。黃昆進去了,見到萱草關上門了以後,就坐在她小客廳裏的椅子上麵,看著萱草說道:“明天,我要去他們這裏選外門弟子的地方去看看。”

  “哦?”萱草有些疑惑的看著黃昆,黃昆說:“他們挑選外門弟子,有三天。所以說,我想明天我先去看看,然後我們再想辦法鬧一場,最後一天的時候我再直接去參加!”

  “為什麽?”萱草看著麵前的黃昆,有些奇怪。

  “至少,如此一來我們還是可以多相處幾天,而且,那樣的話那些人也不會太懷疑。畢竟,我是經過了一番掙紮,才落入了美色的陷阱。”

  聽了黃昆這個話,萱草愣了愣,突然笑了下,然後站起來,拉開房門,皺著眉頭對著黃昆說道:“你給我出去,你沒見著石頭因為你的話都成那個樣子了嗎,你還想著要去看女人!”

  “你什麽話,難道說你就不是女人不成!況且,我隻是去看看而已,又沒有說要做什麽,你怎麽那麽緊張啊,難道說你看上我了!”黃昆反應很快,聽了萱草的話立即說道。

  “你看看你是什麽樣子,你到了這裏以後,越發不成樣子了。若是你以前這個樣子,我和石頭壓根不會拉你當成夥伴!”

  萱草說著,氣的臉發紅,身子都有些抖!

  “哼,你這樣說,我還看不上你呢!”黃昆說完,就直接走了出去,把門大力的給關上。

  看著黃昆把門關上了以後,萱草歎了口氣,坐在那裏。按照黃昆的計劃,他進入那個門派應該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就算進入了以後,又能如何。在那裏麵,就他一個人,他真的可以應付以後的事情嗎?

  萱草想著,皺了皺眉頭,然後繼續在床上翻滾……

  到了晚上,吃飯的時候,幾個人吃了飯。飯桌上,他們幾個人什麽話都沒說。

  最後,飯菜要吃完了的時候,石頭突然開口說道:“你明天要去看那些女人是嗎?”聽了石頭的話,黃昆顯得有些驚訝,看了一眼萱草。萱草搖了搖頭,表示不是自己說的。然後他就看著石頭,似乎有些小心翼翼的樣子。

  見著他這個樣子,石頭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沒什麽,如果說你要去的話,我們就一塊兒去看看。看看那裏的女子有多麽好看,能讓你在還沒有見著的時候,就牽腸掛肚。”

  黃昆聽了這個話,略有些不好意思,說道:“我其實也不過是因為好奇嗎,畢竟你想啊,我也沒有見過那些女子們,所以才會老想著他們到底有多麽好看。說不定啊,我一見到他們,突然就覺得他們不好看呢!”

  “是嗎?”萱草冷笑了一聲,然後就沒說話了。

  石頭歎了口氣,也沒說什麽。幾個人在沉默中吃完飯,然後各自回了房間。

  第二天,黃昆一大早就來找了他們。見著黃昆那個樣子,石頭臉上諷刺的笑容就越發的明顯起來。萱草顯得也有些不滿,皺眉看著麵前的黃昆,問道:“怎麽這麽早來喊我們。”

  “不早了,現在都已經這個時候了,我們下去吃吃飯,然後過一會兒就可以去那裏了。”

  黃昆說著,臉上滿滿的都是迫不及待。

  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覺得,他這個樣子肯定可以拿個影帝獎。隻可惜,這裏沒有電視,浪費了這樣大好的人才。

  “好了,既然都已經起來了,那就下去吃飯吧。”萱草歎了口氣,說道。石頭本來還想說什麽的,但是聽了萱草的話也就什麽都沒有說了,幾個人一塊兒下去了,吃了飯,黃昆就看著他們幾個人。萱草見著黃昆那個樣子,很直接的說道:“你不是要去看那美人嗎,怎麽在這裏看著我們兩個人。你就算怎麽看,我們兩個人也不會變成什麽美人的。”

  黃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站起來,領著他們來到了一個很大的類似廣場一樣的地方。看著這個地方,萱草顯得有些驚訝,左右看了看,然後問黃昆:“你和我們一樣是才來這裏的,我們這幾日也沒出去,你在呢嗎會知道這個地方?”

  “嗬嗬,那個,你們雖然說都沒有出來,但是我卻是沒有閑著。”說完,臉上不好意思的神色越發濃厚。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和石頭沒有說什麽。因為他們現在已經沒有什麽力氣說什麽了,都已經這個樣子了,還有什麽好說的!

  兩個人的想法都差不多,所以說難得的保持了安靜。

  他們來的比較早,一樣來的早的都是一些男士,他們都在那裏左右顧看著,似乎都在等待著什麽。看著有那麽多人在這裏等著,黃昆顯得有些高興,搓了搓手。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的問道:“這麽多人,你怎麽反而那麽高興?”

  “嘿嘿,這個你就不知道了,昨兒我特意問過了,這個島上來的陌生人是特別少的,這樣說來。這些人本來就是這個島上的,或者就是以前來了,但是因為種種原因沒有離開的。他們多少都不止參加過一次這個外門弟子選拔了,所以說他們這個樣子隻能說明,溺水派的美女真的很多!”

  黃昆說著,兩個眼睛似乎閃爍著奪人的光芒。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隻感覺這個人就好像是一隻發情的公貓一樣,恨不得衝上去把這裏所有都做上自己的記號,表示自己的所有權。

  想到這裏,萱草想象了下黃昆那樣做的樣子,頓時覺得好惡心。看來,很多動物做起來理所當然的事情,人還是不能做的。否則的話,那不叫可愛,也不叫理所應當,那叫比禽獸還禽獸!

  正想著,突然聽到一陣陣好聽的鼓樂,她有些奇怪的抬頭,看到一片片雲彩似乎飄著過來了。這個時候,周圍其他人開始鼓噪起來:“啊,啊,她們來了!”

  第一百零三章 戲中(四)

  “她們來了?”萱草有些疑惑的重複了周圍人的話,看著那彩雲們一點點的飄了過來,然後落在了那個高台之上。這個時候,萱草才有機會看清楚上麵的人,那些女子們長的確實是不凡,一個個看著都十分美麗。而且,更加難得的是每個女子都有自己的特點。但是其中站在最前麵的一個女子卻是她們幾個人當眾最奪目的。

  那個女子不說是五官有多麽的出色,或者說是整個人有多麽的高挑。她或許五官都沒有其他幾個女子那樣的精致,也不是她們其中最高挑的。但是就往那裏一站,每個人的目光似乎都會被那一個女子所吸引,她的眼神顧盼,她的每一個表情,都會牽扯人心。她站在那裏,就好像是站在一個絢麗的舞台上麵,然後在那裏釋放著自己的光芒一樣。

  “大家好,我是若水,很高興你們這一次願意來參加我們外門弟子選拔。現在,願意來參加選拔的人可以去旁邊報名了。雖然說選拔大會會持續三天,但是隻有前兩天有報名的機會。這一次錯過了,或者失敗了不要緊,兩年後我們會繼續來這裏選外門弟子。”若水說著,臉上帶起一絲絲笑容。萱草這個時候發現,她笑的時候,臉上居然有兩個淺淺的酒窩,看著十分可人!

  黃昆站在那裏看著上麵的若水,整個人似乎都呈現出了癡呆裝。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隻感覺自己好丟人,走過去,用力的在他的腳背上踩了一下!

  “啊!”黃昆猛地驚醒,但是卻也發出了尖叫。這個時候,很多人都看向了他。若水也不例外,若水有些奇怪的看著那裏的黃昆,問道:“請問,你有什麽事情,或者說有什麽疑問嗎?”

  聽了若水的話,黃昆立即搖頭:“沒有,沒有,你說的很好,我都聽懂了!”

  黃昆說著,看著麵前的若水,顯得有些激動。

  看著他那個樣子,若水忍不住笑了笑,然後問道:“那你是來報名的嗎,如果說是的話,那要請你去那邊排隊了。”

  說著,指了指另外一邊,就是她開始說報名的那一個方向。聽了她的話,黃昆木然的就直接往那裏走了。見此。石頭立即皺眉,直接一下子把他打暈,然後扛著走了……

  萱草見到石頭動作如此幹淨利索,忍不住在心裏頭叫了一聲好。同時,心裏頭有些奇怪。雖然說黃昆說是要演戲,但是剛才他確實很不對勁。想到這裏,她微微的皺眉,快步的跟上。

  黃昆從石頭房間裏醒過來,發現自己在石頭房間裏了以後,坐了起來,皺眉說道:“我剛才發現一件事情。”

  “是不是那個叫若水的女子,其實是你的妹妹?”萱草看著那黃昆,笑著說道。黃昆聽了萱草的話,看了她一眼,然後點了點頭:“我沒有開玩笑,這個是真的。”

  “不會吧,你怎麽會有那麽好看的妹妹。”石頭顯得很驚訝,看著麵前的黃昆,嘴巴都要合不攏了。黃昆看了一眼石頭,冷哼了一聲:“雖然說她被帶走的時候很小,但是她的身上有她娘和我爹爹的影子,所以說我一看她就看的出來。”

  “那你準備怎麽辦。”聽了黃昆的話,萱草歎了口氣,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直接問道。黃昆看了一眼萱草,然後說道:“不怎麽辦,繼續照計劃行事吧。不過,我真的沒有想到,原來我妹妹竟然是現在溺水派裏這樣出眾的人物。”他說道這裏,冷笑了一聲,又繼續說道:“不過,我也應該想到,當初那個媚娘應該付出了很大代價吧,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如此的美貌。”

  “其實,我覺得你妹妹似乎並不算是最漂亮的,但是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卻是不一樣的,具體是什麽感覺,我也說不上來。”石頭說著,微微皺眉,臉上神色顯得有些苦惱。

  看著他那個樣子,黃昆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她整體上的感覺,給人似乎有些不一般。”

  “對,就是這個意思。”石頭點了點頭。

  “我懷疑,應該是和她們練習的功法有關係。不過,現在不管怎麽推測都是沒有用的,隻能夠成為他們內部的人了以後,才能知道的更多。”黃昆說著,看了看萱草,又看了看石頭:“下麵,還要請你們幫我忙了!”

  萱草點了點頭,看著黃昆說道:“當然,不過我還是很好奇,既然你現在找到了你的妹妹,那麽你準備怎麽辦?”

  “我也不知道,我隻是奇怪,我妹妹如今身份如此了得,那麽當年的媚娘呢,不知道她現在如何呢。”黃昆說著,微微皺著眉頭,看著遠處。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不知道要怎麽說才好。

  黃昆笑了笑:“不過我覺得,她說不定會被囚禁起來。”

  “為什麽?”萱草聽了黃昆的話,顯得有些驚訝,實在是不知道他怎麽得出來這樣的一個結論。

  “原因很簡單,她肯定要受到懲罰。而且,既然他們想要全力去培養那個妹妹,自然不可能說讓我那個妹妹完美無瑕,沒有任何的破綻,你們說是嗎?”

  萱草聽了黃昆的話,突然感覺自己身子有些發冷。因為,她基本上沒有任何答案可以反駁黃昆。或許說,對於人性,她知道的還是太少了。想到這裏,她歎了口氣,不在說什麽。

  這個時候,黃昆猛地站了起來,就要往外麵走:“你們太過分了,誰讓你們把我弄回來的,我要去參加溺水派,我要去見若水仙子!”他說著,快速往外走,萱草和石頭還沒有反應過來。黃昆就已經跑到了外麵去了,見到他那個樣子,萱草直接用發帶把他給捆了起來。她自從上次綁了僵屍了以後,她就沒有直接把發帶戴頭上了,而是塞到了儲物袋裏!因此,用的時候還是很方便的。

  石頭就直接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上去,把黃昆給扛了進去。黃昆見到石頭他們這個樣子,大聲說道:“你們不能如此,你們不能夠如此,我又不是犯人,你們怎麽可以這樣對待我!”

  “你不用多說了,明天,明天我們就離開這裏!”石頭很簡單的說道。

  “就算你們這一次把我帶走了,那下一次我自己依舊會來的!”黃昆說著,聲音很大。石頭聽了那個話,腳下步伐頓了頓,但是很快就回答:“沒事兒,下一次你再來,那再會所下一次的事情。”

  說完,就把黃昆給帶到了房間裏麵。

  黃昆坐在床上,看著他們兩個人,皺眉說道:“就算演戲,你們兩個也不需要這樣逼真吧!”

  說完,嫌惡的動了動身子。他現在被綁的很不好受,臉上神色也不是很好。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說道:“我們總是要入戲一些,否則的話,他們一看就看出來了,還有什麽意思!”

  萱草說著,外麵傳來一陣陣敲門的聲音。石頭皺了皺眉頭,走了過去,打開門,看到門外麵站的人是客棧的掌櫃的。那個掌櫃的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後說道:“那個,我聽說你們似乎鬧了一些矛盾?”

  “和你有什麽關係。”石頭冷冷的看著麵前的掌櫃,目光中寫滿了不耐煩。掌櫃見到石頭那個樣子,愣了愣,然後趕緊說:“雖然說和小的沒有多大關係,但是你們鬧成這個樣子,對我們小店的聲譽可不大好啊。若是傳出去,隻怕別人覺得我們這裏是黑店呢!”

  第一百零四章 多一人

  看著那個掌櫃臉上陪著的笑容,萱草冷哼了一身,身上散發出一種修真者獨有的氣勢。她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掌櫃:“掌櫃說的話可真有意思,想來你也知道我們是一塊兒來的,我們之間的打鬧,什麽時候會讓你們店成了什麽黑店!”

  聽了萱草的話,那個掌櫃的愣了愣,似乎沒有想到看著那麽好說話的萱草今兒看著卻那麽恐怖。呐呐的看著萱草,不知道要說什麽好。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那個掌櫃:“你還有什麽別的事情嗎?”

  “沒有了,沒有了,不過說句實話啊,姑娘啊,你就算這樣管著你家那口子。他如果說心不在你這裏了,人遲早也會跑掉的。就算你這一次綁回來,下一次又能如何!”

  那個掌櫃說著,頗有幾分苦口婆心的樣子。萱草微微皺眉:“我和他才不是那種關係,況且,我也不想管著他。”

  “那你倒是奇怪的很,為什麽說,就不讓他去那個那呢……”那個掌櫃說著,眯著自己豆大的眼睛,似乎十分好奇一樣,見著那個掌櫃這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我的事情,想來是不用和你交代的那麽清楚吧,我不過是住在這裏而已。若是掌櫃的不樂意,我們今兒搬走也是可以的!”

  “怎麽會,怎麽會。”那個掌櫃笑了笑,然後往裏麵看了一眼,就退了下去。看著那個掌櫃的下去了以後,萱草坐到了椅子上麵,看著被綁著的黃昆,歎了口氣說道:“我真是沒有想到,這裏的掌櫃都會來過問。”

  “哈哈,不過他卻是想的多了一些,不管我將來找個什麽樣的道侶,都不會找一個和你一樣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頓時瞪圓了眼睛,不滿的看著麵前的黃昆。黃昆嘿嘿一笑,然後說道:“你想想你那可怕的師父,若是我真找個你這樣的,到時候惹著你了,你師父直接過來殺了我,我都不知道為什麽的!”

  “哼,你當我師父是什麽人,會那麽容易就喊打喊殺的嗎?”

  雖然說萱草這樣說,但是卻也沒有開始的怒氣了。幾個人又聊了幾句,黃昆歎了口氣,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有些無奈的說道:“你就算這樣綁著我也不是一會回事兒啊,等會你還是要鬆開我!”

  “為什麽,再讓你跑掉?”

  萱草說著,微微的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黃昆。

  黃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算讓我跑掉,其實也是很正常的。畢竟你要想,如果說我都跑不掉的話,我又要如何去報名呢?”

  聽了這個話,萱草不由的點了點頭,黃昆說的不錯,他確實要跑掉才是正常的。於是站了起來,收回了自己的發帶,看著麵前的黃昆說道:“我不想理會你們了,你們在這裏待著吧,我回房去了。”

  說完,就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但是沒有想到,一回到自己的房間,就看到自己的師父居然坐在自己的床上!

  雖然說這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萱草看著自己師父這樣悄無聲息的來到自己的房間裏,還是有些氣悶。她看著坐在那裏的師父,沒好奇的問道:“你過來幹什麽。”

  “我,我不過是路過而已。”白胡子師父說著,猛地咳嗽了兩聲。

  看著她師父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不滿的看著麵前的師父,很直接的問道:“你受傷了?”

  白胡子師父也跟著微微皺眉,歎了口氣說道:“其實不過是一件小事兒而已,和幾個老不死的意見不合。但是沒有想到那幾個老不死的居然喊了那麽多人來圍毆!”說著,白胡子師父手一動一動的,看上去真的是十分氣憤。

  萱草瞅著自己的師父,眉頭微微的皺著,不知道為什麽,她對自己師父說的話並不是十分相信。歎了口氣,她對著自己師父說道:“師父,你年歲已經不小了,就算要和人動手動腳的,也要謹慎一些。”

  “你說的什麽話,別小看我了!雖說我看著是一把年齡了,但是我能活的時間絕對比你長你相信不相信!”白胡子師父突然就好像是被踩著尾巴了一樣,立即高聲嚷嚷。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萱草又歎了口氣,感覺自己頭疼。他看了一眼萱草,然後又皺了皺眉頭說道:“黃昆那個小子,怎麽要離開你們了,要直接去這個什麽溺水派了?”

  萱草點了點頭,不知道要怎麽說。

  “哼,我就知道那個小子不是什麽安分的。”白胡子師父說著,冷哼了一聲。看著自己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眉頭微微皺著,似乎對他就這樣說自己朋友有些不高興。

  白胡子師父是什麽人,萱草一皺眉頭就知道她在想什麽了。很直接的說道:“你不用想那麽多,他有他的目標。他不在你們身邊,我反而能夠安心一些。他那樣的人,野心太大,你和石頭那樣的人也壓製不住他!”

  “是嗎?”萱草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師父,心裏頭有一種很奇怪的想法。看著她的樣子,白胡子師父似乎有些急了:“你說的什麽意思,難道說連師父我的話都不相信了嗎?”

  “怎麽會呢,那師父如今過來,有什麽打算嗎?”

  “我?”白胡子師父似乎還真沒想到過自己來這裏了以後有什麽打算,聽了自己徒弟的話,陷入了沉思。看著自己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癟了癟嘴,然後就坐在旁邊不說話,看著他思考。

  過了一會兒,師父突然高興起來:“我知道了!”

  看著白胡子師父一驚一乍的樣子,萱草微微皺眉,然後就聽到自己師父很得意的宣布:“我想好了,最近養傷期間,我可以和你們一塊兒探險玩去!”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半獸女王之最強機甲師 吃貨紅包群 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入骨相思君可知 重生之天運符師 就愛撩那個小正經 銀河盡頭的小飯館 萬象師[全息] 嬌寵美人魚 如何當好一隻毛團 天靈靈地靈靈 快穿女配生死簿 六界搬運工 思我鈞天奏 卦外桃花 一條被拋棄的龍 鏖仙 星際修真生活 爆萌美人魚:上神,抱抱嘛 天命為凰 海盜 [異能]“普通人” 傅家金龍傳奇之大風沙 修真之鳳凰台上 魔修求生指南 珠玉仙途 青詭紀事 (修真)師兄非良善 劍君 殺手穿越之鳳點江山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