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89節

  “哦!”石頭聽了萱草的誇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見著石頭這個樣子,黃昆恨不得直接把自己麵前的茶直接往他們兩個人身上倒。但是卻還是隱忍住了,隻是看著他們兩個人,過了良久,突然歎了口氣:“一旦我們分愛了,我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能夠這樣談笑了。”

  “簡單的很啊,那你就不要離開就是了!”石頭說著,看著麵前的黃昆,微微皺眉,“如果說,一心隻想著複仇的話會很累的。”

  聽了這個話,黃昆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你不是我,不會體會我的感受的。雖然說,那個父親很不負責,但是他終究是我的父親。”黃昆說著,微微的眯著眼睛。見著黃昆這個樣子,石頭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雖然說我不讚同你這樣,但是我開始就說過了,你本來就是有主意的人,所以說我不會勸阻你什麽的。”

  “那,你為什麽也要我們幾個人在這裏陪著你住幾日?”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黃昆。黃昆嘴角扯起一絲絲笑容:“難道說你們沒有聽出來嗎,這裏的人其實對這個島的控製欲是很強的。所以說我懷疑方才在外麵說話的人,其實裏麵就有溺水派的人。所以說,這些日子你們要幫我演出來幾場好戲才可以。”

  萱草一聽這個話,眼睛頓時一亮:“你的意思是?”

  “我們要分開,當然是要正正當當,很自然是分開,你們覺得呢?”黃昆說著,看著他們兩個人,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

  “你說的不錯。”萱草點了點頭。這個時候,石頭似乎還有些疑惑,微微皺眉說道:“我們為什麽說要故意演戲,這樣有什麽好處嗎?”

  “原因很簡單,如果說他的目的很明確的話,至少那些人會覺得他好控製。”萱草說著,看了一眼黃昆。黃昆點了點頭,“想來那外門有很多人都是為了那些女子所去的,如果說我也是因為那一個目標的話,並不會顯得很顯眼。相反,如果說我並不是為了這個目標而來,反而會讓他們覺得奇怪,甚至會起疑心。”

  黃昆說著,看著麵前的石頭。

  石頭歎了口氣:“如果說這樣我們分開了,真是不知道以後我們什麽時候才能再相見!”

  “會有那一天的,況且,我在這裏,好找的很。到時候你們可以來這裏看我不是嗎?”

  黃昆說著,看了一眼石頭,又看了一眼萱草。萱草聳了聳肩膀,說道:“你別看我,我估計我也不會多想你來著。”聽了這個話,黃昆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還是別想我了,如果說你想我的話,我肯定就會毛骨悚然,幾日睡不好了。”

  這個時候,石頭哼了一聲,沒有說話。萱草和黃昆見此,也安靜了下來。很明顯,這件事情裏麵,最難過的想來就是石頭了。畢竟,石頭和他的感情是很濃厚的。況且,他們才因為一些事情,而有了矛盾。現在堪堪似乎才和好,但是又要分開。萱草想著,看了他們兩個人一眼。這個時候,黃昆哼了一聲,問道:“石頭,是不是我們兩個分開了,就不是朋友了?”

  石頭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黃昆,搖了搖頭:“怎麽可能,我們始終是朋友,不管發生什麽事情!”

  “你能這樣想的話,為什麽現在還想不開!”

  黃昆說著,皺眉看著石頭。石頭歎了口氣,微微低垂著頭,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不知道為什麽,聽你的話,總有一種似乎要失去你的感覺。不過你說的也對,我們是朋友,不管什麽樣的情況下,發生什麽事情,我們都會是好朋友。”

  聽了這個話,黃昆笑了笑,想要說什麽,但是卻什麽都沒有說。倒是萱草對他們兩個人說這些話感覺有些奇怪,微微皺眉說道:“不是還很有幾日嗎,怎麽看著你們現在弄的就好像是什麽生離死別一樣。若是石頭你不放心黃昆的話,隻管在這裏陪著他就是了。我一個人也可以的,你想啊,當初我也是一個人的!”

  萱草說著,看著石頭。

  石頭搖了搖頭,臉上神色十分堅定:“不行,我答應過你的師父,要跟著你,我就一定會跟著你的!”

  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頓時感覺自己頭疼。其實,你不跟著我對我來說我更好啊,我自己想怎麽折騰就怎麽折騰。但是,石頭他這樣說,也是從一個方麵表示,自己一定會遵守諾言守護她的。

  不管怎麽樣,石頭的心還是很好的。

  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也算是淡定了。黃昆看了一眼萱草,然後說道:“我也說過了,你跟著她,倒是比跟著我好許多。好了,現在時候也不早了,我們下去吃個飯,就各自休息了,明日,可要準備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心裏頭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似乎她現在對這樣的事情,有一種上癮的感覺!想到這裏,她不由覺得自己的思想很詭異,自我檢討的三秒鍾。

  幾個人下去吃了飯,那夥計看著他們幾個人下來,顯得很是殷勤,笑眯眯的給他們端茶送水,然後親切的問了要吃什麽,然後快速的去準備。看著那個夥計這個樣子,他們幾個人顯得很是有些疑惑。萱草在那個夥計過來送濕毛巾的時候叫住了那個夥計,問道:“請問下,為什麽說,你來回這樣熱情?”

  那個夥計聽了這個話,立即瞪大了眼睛,就好像是萱草說了什麽侮辱他的話一樣:“我這個樣子,可是我們客棧的服務宗旨,你別看我們客棧小,但是我們客棧可是這個島上最好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感覺自己頭有些暈乎,擺了擺手,讓那個夥計走了。最後,那個夥計送完飯菜了以後,笑眯眯的看著他們幾個人,問道:“我記得剛才在門口聽說,你們也是為了溺水派的美女們來的吧。”

  “我可不是!”萱草搖頭說道,很顯然,那個夥計直接無視掉了萱草,笑眯眯的看著黃昆和石頭。

  第一百一十章 戲中(一)

  說實話,萱草感覺那個夥計看著他們兩個人的時候,眼睛似乎都會發光,不過這個多少也說明了,這裏似乎很迫切的需要一些新血。想到這裏,萱草看了一眼黃昆,黃昆笑著說:“你怎麽能這樣說呢,我連那些溺水派的人長什麽樣子都不知道,還是來你們這裏的時候聽了一些。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故意誇大其詞的!”

  黃昆說完,突然用手指了指萱草,然後說道:“看,這個算是我朋友,如果說那些溺水派的女子沒有她好看的話,我肯定立即就走!房錢,嗬嗬,到時候還要麻煩你們退一下的!”

  聽了這個話,那個人特意看了一眼萱草,然後笑著說:“哈哈,這個你放心,你放心,雖然說不是一個個都頂的上,但是美人還是很多的!”萱草聽到這裏,挑了挑眉毛,看著那個人,直接問道:“你的意思是,我長的還不夠好嘍?”

  “哪裏,哪裏,不過你這樣的,放溺水派裏也隻能算是中等模樣,這位客官可以好好想想,溺水派的美人有多少了!”

  那個夥計說著,不時的偷看一眼黃昆的表情。黃昆臉上的神色似乎很是滿意,又有些向往的樣子。見著黃昆那個樣子,那個夥計臉上神色顯得越發激動起來,他在黃昆身邊嘿嘿的笑了笑,然後說道:“你們可是不知道,如今這一次的大師姐,叫水若的那個姑娘,可真是貌若天仙啊!”

  “哦?”黃昆似乎來了興趣,看著那個夥計,很是期待那個夥計繼續說下去。那個夥計嘿嘿的笑了笑,然後說道:“我也不是溺水派的人,也沒見過幾次那個若水姑娘,但是就那麽一次,一次,我相信,我永遠也不會忘了若水姑娘的!”

  “哦,你說了那個若水姑娘那麽好,你給我們形容看看,到底是長個什麽模樣唄!”黃昆來了興趣,看著麵前的夥計,慫恿著說道。那個夥計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你若是真讓我說,我還真想不起來她具體的模樣!”

  他說完,自己猶豫了下,然後又說道:“不過,我可以肯定,在我見過所有姑娘裏麵,那若水姑娘是最最最漂亮的!”

  “你一個夥計,就在這個島上,又能見到多少姑娘!”石頭冷不丁的說了一句,然後看著旁邊的黃昆,皺眉說道:“你可別告訴我,你想要去看看那個若水姑娘的樣子。”

  黃昆聽了石頭的話,陪著笑說道:“你說的什麽話啊,我怎麽可能去看到那個若水姑娘。這個夥計的話說的很清楚,那個若水姑娘又不經常出來。況且,你也說了,他不過是一個夥計而已,又能夠見到多少姑娘。我們在外麵奔波的,多少看好的女子沒見過啊!”黃昆說著,擺了擺手,讓石頭安心。

  夥計聽了他們的話,顯然是有些不服氣的:“外麵那些姑娘怎麽可以和若水姑娘相提並論,那些姑娘在若水姑娘麵前,簡直有雲泥之別。”那個夥計說著,臉上神色有些激動。

  “好了好了,你別說那麽多了,不管你說的再多,我們還是見不到,豈不是白搭嗎?”黃昆這個時候似乎也失去了興致,冷淡的說道。聽了這個話,夥計愣了愣,似乎沒有想到會落到這種地步,但是他猶豫了下,然後咬牙說道:“我有辦法讓你們見著若水姑娘。”

  “什麽辦法,別又是什麽讓我們加入溺水派那種話,我們連個什麽漂亮點的姑娘都沒見著,就想讓我們加入!”黃昆說完,就發現萱草和石頭怒視自己。石頭猛地拍桌子站起來,不滿的看著麵前的黃昆:“你是什麽話,難道說,若真是弱水派裏有什麽好看的姑娘,難道你就不顧及我們之間的情分,寧可在這個島上待下去了嗎!”

  “哎呀呀,我也隻不過是說說而已,你們也不要這麽生氣。”黃昆見著石頭發了這樣大的火,顯得有些愣了,但是還是很快的說著,然後招呼石頭坐下。石頭一邊怒氣衝衝的坐下,一邊瞪了一眼旁邊的那個夥計。那個夥計見到他們如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道:“那個,我還有別的事兒,就先走了啊!”

  但是,他在走之前,卻看了一眼黃昆,指了指後麵。

  很顯然是說,讓黃昆到後麵去和他說話。

  黃昆吃了兩口飯菜,就找了個借口,去後麵去見了那個夥計。其實那個夥計的動作一點都不輕柔,至少他們幾個人都感覺到了,但是卻隻是假裝沒有看到而已。

  “若是黃昆,他真的留下來,不肯和我們一塊兒走了,你會怎麽樣?”萱草吃了一口茶,看著麵前的石頭,問道。石頭聽了這個話,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你說能怎麽樣,若是他真的留下來不肯走了,那我就隻當做是沒有這個兄弟的!”

  過了一會兒,黃昆從後麵出來了,臉上笑容十分得意。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了皺眉頭,石頭臉上神色也顯得很不滿:“你去哪裏了?”

  “沒有去哪裏,不過是有點小事兒而已。”

  黃昆說著,看了一眼飯菜,笑眯眯的說道:“飯菜都已經吃完了,我們走吧。”說完,就先上去了。他們這一次是回各自的房間,但是萱草才回房間沒有多久,就聽到隔壁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爭吵。

  她皺眉推開門,敲了敲隔壁的門。石頭一拉開門,就皺眉對著萱草說道:“你知道嗎,他瘋了,他竟然說想要去溺水派外門弟子選拔會上麵去看看那個若水長的是什麽樣子!”

  萱草聽了這個話,立即看向旁邊的黃昆。黃昆聳了聳肩膀:“你們聽了那個夥計說的那個姑娘長的那樣好看,難道說就一點都不好奇嗎,反正我是好奇的要命,想要去看看那個姑娘到底長的什麽樣子!”

  “那你的意思是,就真的要和我們散夥了嗎!”石頭大聲的說著。

  這個時候,他們這裏的爭吵已經吸引了別的人過來。那個夥計似乎害怕他們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所以說隻是在遠遠的地方看著。黃昆冷哼了一聲:“我又沒有說出來過這樣的話,我隻不過是好奇而已。況且,我去了以後,又不一定會報名。就算我真的報名那麽又如何,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難道說我連一個男人的本性都沒有了嗎!”

  他這個話說的是自己,但是看的卻是石頭。石頭聽了這個話,哼了一聲:“你這個不是男人的本性,而是男人的劣根性!”石頭說著,狠狠的瞪了一眼黃昆。

  黃昆聽了這個話,冷笑著看了一眼旁邊的萱草,然後說道:“你別說我了,弄的你好像多麽偉大似得,我還不知道你嗎,你早就看上了萱草,隻是不好意思說而已。這樣行了,你不說,我來幫你說!”

  “你們!”萱草怒了,看著他們兩個人:“你們兩個有什麽事情為什麽還偏偏要扯上我,難道說扯上我就很有意思嗎?”聽了萱草的話,那兩個人頓時愣了愣。石頭看著萱草,臉上有些紅潤:“那個,他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我絕對沒有對你有什麽不軌的心思!”

  “什麽不軌的心思,男歡女愛難道說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你若是喜歡,你隻管去說啊!若不是你這個樣子,說不定萱草早就和你是一對了!”黃昆說著,冷笑著看著石頭。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戲中(二)

  萱草聽了那個話,怒視麵前的黃昆,直接問道:“你說的是什麽意思!”

  “當然是字麵上的意思,難道說你連這個都不懂了嗎?”黃昆說著,微微仰著頭。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頓時大怒:“我告訴你,石頭和我如何,不用你管,當然你也是沒有什麽權利可管的。你和這裏亂七八糟女人的事情,我和石頭也不會管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萱草說完,就直接拍門回了房間。石頭見到黃昆那個樣子,哼了一聲,也進了房間,然後把門狠狠的給拍上。見到他們兩個人都把門給關上了,隻留得自己一個人在外麵,黃昆摸了摸鼻子,顯得很是沒趣。看到旁邊夥計在圍觀,就對著夥計找了招手:“來過來,給爺在另外開一間房間!”

  “那,您是想要開到哪裏?”

  那個夥計走了上來,有些小心的說道。黃昆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還是在這裏隔壁吧。”

  “好嘞,正好這裏隔壁還有一間房間沒有人住。”那個夥計說著,就領著黃昆住了進去。黃昆交了靈石,坐在自己的新房間裏麵,歎了口氣。他也不想做出來那樣讓人惡心的姿態,但是現在卻也沒有什麽法子。剛才的事情可以很容易看的出來,他們幾個人的動態,周圍還是有人在盯著的。想到這裏,他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第二天,黃昆又去敲門,萱草和石頭兩個人走出來,看著黃昆賠著笑的樣子,都有些不滿,微微皺眉說道:“怎麽了?”

  “這一次算是我錯了,行了吧。我就算真的要去,也會帶著你們去的。你想,我們那麽久的交情,想來你們也不會因為我一時的衝動,而真的絕交了吧。”

  石頭聽了黃昆的話,臉色稍緩,然後對著黃昆說道:“不管怎麽樣,你都不能把話題轉到萱草一個女孩子身上。畢竟她的名節還是很重要的!”石頭說著,看著黃昆,臉上神色顯得十分認真。見著石頭那個樣子,黃昆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明白了,我以後肯定不會再趕出來這樣操蛋的事情了!”

  “石頭都不追究你了,那這一次就算了吧。”萱草說著,看了一眼瞅著自己的黃昆,說道。聽了她的話,那黃昆立即就笑了起來,顯得很開心的樣子。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又說道:“雖然說,我不想追究你什麽了,但是我想我們還是有必要幾個人一起好好聊一聊。”說完,就推開自己的房門,示意讓他們兩個人進去。

  聽了這個話,黃昆有些猶豫,但是還是點了點頭,走了進去。

  幾個人進去了以後,萱草歎了口氣,然後看著黃昆問道:“怎麽,我們還要繼續這樣演戲?”

  黃昆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們這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發現,剛才我們在外麵聊天的時候,至少有三個人看著我們,比昨天的時候,人還要多!”

  萱草聽了這個話,上下打量了兩眼黃昆,然後說道:“你這一次演戲演的人可是很渣的,為什麽說,那些人還對你這樣的關注,難道說他們這樣真的很缺人嗎?”

  黃昆聽了這個話,臉上神色有些尷尬,但是猶豫了下,還是解釋說道:“這個小島本來就好,而且我看他們的樣子,似乎確實有幾分迫切希望外麵的人進入的樣子。”

  “還記得我們來的時候聽的那個故事嗎,我懷疑是不是他們的秘寶出了什麽問題,否則的話也不會是這個樣子的。”萱草說著,看了一眼那邊的兩個男人。聽了萱草的話,那兩個人同時愣了愣,然後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的確是有這個可能。”

  “不過,也不過是有這個可能而已,具體事情是怎麽樣的,我們還不知道。”

  萱草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顯得有些為難。看著她那個樣子,黃昆笑了笑,然後說道:“算了,我們現在不用思考那麽多。況且,那後麵的事情,就是我混入到那個門派裏麵以後的事情了!”

  他說著,眼神很是堅定。

  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想了下,若是你需要……”

  “你們不可以留下來幫我!”黃昆很直接的說,看著麵前的萱草,他的臉上有一絲絲的笑容,說道:“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你卻沒有想過嗎,如果說,你真的留下來幫我了,說不定到時候隻能是把你自己給坑進去。他們對外門弟子審核,肯定是和內門弟子審核要求是不一樣的。而且我懷疑一件事情,他們壓根就是不準備直接收內門弟子。內門弟子直接是他們生下來的那些優秀的女嬰!”

  黃昆說著,微微的眯著眼睛。

  “你說的有道理。”萱草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雖然說她覺得這個來源有些慢,但是不得不說,黃昆所說的是最有可能的。因為隻有這樣的弟子,那才是最安全,最忠心耿耿的。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歎了口氣,頗有幾分不知道要說什麽好了。石頭猶豫了下,突然聲音大了起來:“好了,既然你都這樣想了,那我們也沒有什麽話好說了!”

  說完,石頭猛地拉開門,走了出去。

  見到石頭這個樣子,萱草還沒有反映過來。這個時候,黃昆哼了一聲,“我們不過是夥伴而已,能在一起就算是朋友,如果說不在一起連朋友都不是,憑什麽就和我娘一樣管著我!”

  說完,他也走了出去。

  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萱草真的是很驚訝,但是很快調整了自己臉上的表情,走了出去。看到門口有個夥計站在那裏,受傷拿著掃把,顯得有些尷尬。

  萱草注意到這個夥計並非是在下麵招待他們的那個夥計,就不好意思的對那個夥計笑了笑,然後說道:“真是不好意思,他們兩個人因為一些小事情鬧了矛盾,你沒有被嚇著吧?”

  “沒有,沒有,那個,我不知道能不能問下,他們是為了什麽鬧矛盾?”那個夥計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頗有幾分小心翼翼的問道。萱草笑了笑,然後說道:“其實沒有什麽,不過是一些小事兒而已,你別看他們現在鬧的凶,說不定明天就自己和好了。”

  說完,她對著那個夥計笑了笑,不等那個夥計再多說什麽,就直接關上了門。

  早上飯萱草是直接讓那些夥計給送上來的,不知道他們那邊是不是也是一樣。中午的時候,是石頭過來喊的萱草下去吃,萱草跟著石頭出門的時候,正好看到了黃昆,黃昆冷哼了一聲,臉上的神色顯得十分不滿。

  看著他那個樣子,石頭想要說什麽,但是卻被萱草拉住了。萱草笑著看著麵前的黃昆問道:“既然遇到了,不如一塊兒吃吧。”

  黃昆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她身邊的石頭,很直接的說道:“我們一塊兒吃的話,隻怕不知道是吃飯,還是他吃我呢!”萱草聽了這個話,偏頭看了一眼石頭。果然發現石頭臉上神色臭臭的,石頭會這個樣子,其實也算是本色演出吧。他本來就不希望黃昆留下來,但是沒有想到,黃昆如今就好像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一樣!

  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了好了,你們一人都少說兩句,也鬧不成這個樣子,快點一塊兒坐下,吃個飯就沒事兒了!”

  第一百一十二章戲中(三)

  他們兩個人聽了萱草的話,同時哼了一聲,但是好歹都坐了下來。看著他們坐下來了以後,萱草歎了口氣,心裏頭卻有些鬱悶。雖然說知道他們是在演戲,但是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心裏頭也是真心不好過的。

  想到這裏,忍不住看了他們兩個人一人一眼,但是他們兩個人似乎一點和她一樣的感覺都沒有,都在那裏埋頭吃飯。或許是因為感覺到了這裏的氣憤不對,所以說,並沒有出現上次那個夥計過來說話的情況。

  吃完飯,又是各人回了各自的房間。

  萱草回了房間,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隱隱的是一種傷感,好不容易有了夥伴,如今又要離開。這一次離開,和師父沒有關係,是他自己的選擇。自己每次都會覺得,師父會讓自己身邊人不停的離開自己。

  但是如今看來,就算沒有師父,時候一到,該離開的時候,還是會離開的。

  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就越發難受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