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88節

  萱草有些驚訝的看著黃昆,黃昆點了點頭:“嗯,估計是因為我踢被本來就沒有剩下來多少,所以說才能夠這樣的順暢。”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就看向旁邊的石頭,石頭臉上顯得十分痛苦,還有幾分掙紮的樣子。

  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很是擔心,旁邊的黃昆歎了口氣:“若是我們手上也有那個小家夥手裏有的靈藥就好了,這樣的話,石頭應該能夠減少不少的痛苦。”

  “可是,我們沒有。”萱草說著,歎了口氣,繼續看著石頭。石頭臉上神色漸漸的舒緩了下來,整個人看著也是好了許多,很顯然,剛才那一關他已經走了過去。看到他如此,萱草鬆了口氣,但是卻仍然關注著石頭。過了好一會兒,石頭才緩緩的睜開眼睛,他一睜開眼睛,看到萱草和石頭都看著自己,立即顯得有幾分不好意思,微微低垂著頭。

  “那個,真是不好意思,害的你們擔心了。”

  “我們不是朋友嗎,擔心你也是應當的,如果說是我們出事情,難道說你就對我們不管不問嗎?”萱草笑著看著麵前的石頭,說道。黃昆則是皺眉一臉嫌棄的說:“你看你這個樣子,扭扭捏捏的,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大男人!”

  “什麽啊,我本來就是頂天立地的大男人!”一聽黃昆這樣說,石頭立即說道,眉頭皺的很厲害。看著石頭這個樣子,黃昆忍不住笑了起來。“好了,不過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這樣的玩笑怎麽可以隨意開。”石頭臉上有些憤憤的,但是很快,他自己也笑了起來,臉上還是頗有幾分不好意思。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萱草收起了結界,然後說道:“說起來,在這裏麵悶了幾日,我也餓了,不如我們出去尋些吃食,然後再去黃家看看。”

  “你是說,我們去找黃家的寶物嗎?”

  石頭說著,看著萱草。萱草笑眯眯的看著旁邊的黃昆,然後說道:“那個寶物的話,可要看黃昆的才可以。”

  黃昆聽了這個話,苦笑了一聲,然後說道:“你們也太過高估我了,你們也不仔細的想想,如果說,我當初那個時候,和我父親關係一點都算不上和睦,就算真的有什麽寶貝,我父親也不會告訴我放在哪裏。”

  “那你知道不知道會在哪裏呢?”石頭說著,看著旁邊的黃昆。黃昆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我想不出來。”

  “我們這一次來,本來就不是為了什麽寶物來的,既然找不到的話,那就直接毀了黃家,這樣的話,說不定能夠順便毀了那所謂的寶物,你們覺得呢?”

  萱草說著,眼睛亮晶晶的看著旁邊的兩個人。不知道為什麽,想到破壞,她突然感覺自己蠢蠢欲動,或者說,她在內心裏透其實本質上麵就是一個破壞狂吧。

  想到這裏,萱草就覺得一陣汗顏。很顯然,黃昆也沒有想到萱草會有這樣提議,愣了愣。倒是石頭卻覺得這個想法非常好,在那裏拍手說道:“不錯不錯,就如此也好。”

  看到他們兩個這個樣子,黃昆苦笑了下,然後說道:“不管怎麽樣,還是先找找看,如果說實在找不到的話,那樣也是可以的。”

  萱草點了點頭,微微的眯了眯眼睛。幾個人從房間裏走了出來,看著外麵的街道,感覺有些恍然。大概是因為這幾日都在那個房間裏悶著,所以說,見著來往的人群,就有些不習慣了吧。她想著,突然有個小家夥,身上穿著破破爛爛的,走到了他們的麵前,小聲說道:“有人要我們交給你們一封信。”

  聽了那個小家夥的話,萱草顯得有些驚訝,看著那個小朋友問道:“是誰讓你把這個給我們的啊?”

  “不知道,反正他說,如果給你們了,你們會給我一些銀子讓我去吃飯的。”小家夥說著,舔了舔嘴唇。看著小家夥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黃昆,然後又問道:“那你是怎麽知道,這個信要交給我們?”

  “因為說是兩男一女,並且是從那個房間裏麵走出來的人。我等了好久好久了,就你們符合條件呢。”他說著,一雙期盼的眼睛看著他們幾個人。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從小家夥手裏頭接過了信,然後給了那個小家夥十兩銀子。小家夥拿著銀子,立即點頭,然後就飛快的跑了。萱草拿著那封信,看了看,有些奇怪的問道:“你們說,在這裏會有誰給我們寫信呢?”

  “誰知道呢,與其這樣隨便的猜測,不如直接打開看看。”石頭說著,佯裝不在乎一般,掃了一眼那封信。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打開信,掃了一眼,遞給了黃昆,說道:“是高陽那個小家夥。”

  “高陽?”黃昆有些奇怪的應了一聲,然後拿過信,看了起來。

  “你們家的寶貝我就笑納了,你父親已經入土為安了。哼,這一次我做的很不漂亮,我下一次會做的更漂亮的。期待和你們下次的相遇!”

  上麵的話並不多,但是透露出來的信息卻讓他們幾個人提起了足夠的好奇。

  “你們家寶貝是什麽,怎麽被他笑納的!”萱草有些疑惑的說著,看著黃昆。黃昆搖了搖頭,臉上有一絲絲的苦笑:“我都不知道。”

  “我們去黃家大院看看到底發生什麽事兒了吧。”萱草想了想,準備去眼見為實。聽了她的話,黃昆點了點頭。他們去黃家大院了以後,發現一件很讓人驚訝的事情!

  黃家大院被拆了,雖然說萱草有這個想法,但是並沒有去實施,很顯然,做這個的並不是他們幾個人中的任何一個。看著被拆的亂七八糟的黃家大院。黃昆過了半天,歎了口氣,嘴角居然帶起了笑容:“怎麽了。”萱草看著黃昆臉上的笑容,心裏頭有幾分不安,忍不住問道。

  第一百零七章 周邊

  黃昆聽了萱草的話,偏頭看了萱草一眼,嘴角帶著一絲絲的笑容,說道:“沒有什麽,我隻是突然覺得整個人似乎一下子就輕鬆起來,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愉快。”

  “哦?”萱草對於黃昆的話有幾分不相信,語調微微上揚。見到她如此,黃昆也沒有多解釋什麽,隻是臉上的輕鬆和愉快是很明顯的。

  “那你要不要再繼續問問看,這裏有沒有人知道附近有什麽比較強勢的修真門派。或者說,是魔道的道門?”萱草說著,看著旁邊的黃昆。黃昆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我感覺,這裏的人和修真界似乎相隔很遠一樣,他們應該不會知道吧。”

  聽了這個話,萱草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覺得他們多少應該會聽到一些傳聞,不相信的話,你自己去問問看就知道了。”

  “哦?”黃昆說著,臉上還是有幾分疑惑。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很是不服氣啊。她覺得自己說的肯定沒有錯,因為附近如果說有修真門派,或者是其他什麽的話,總是要收門徒的。這裏是一個小島,雖然說的啊部分的人都是世俗裏的。但是還是有一部分的人會有靈根,那些人如果說被那些修真門派的人看上的話,收為徒弟什麽的就是很正常的了。

  所以說,萱草覺得,這個小島上肯定是有人多少知道一些修真門派的事情。

  黃昆見著萱草臉上那個樣子,也有些猶豫起來,然後點了點頭說道:“反正我們要去用飯,用飯的時候,順便問問別人,那就知道了。”萱草聽了這個話,立即點頭,表示自己很讚同。

  幾個人去了酒樓,點完菜,萱草就問旁邊的小廝說道:“我聽說,附近每年應該都有修真門派來收徒弟,不知道今年有沒有呢。”

  “哎喲,我們這裏可不是每隔幾年,是每隔十年才會有那些仙人來收些門徒什麽的。據說啊,如果有靈根,進了那些門派裏麵,就有了大本事了,可以飛天入地呢!”

  那個小廝一聽這個話,立即來了精神,愉快的說著。

  萱草聽了這個話,笑著問道:“那,那些門派都有哪些啊?”

  “什麽那些門派,這個我們可是不知道的,隻知道那些仙人啊,都會在天上飛的!”那個小廝說著,用手指了指天上,一副很神秘的樣子。看著這個小廝這個樣子,萱草覺得自己肯定問不出來什麽了,頓時感覺一陣陣的頹敗。正想讓那個小廝下去的時候,黃昆開口了:“對了,除了那個修真門派來人收徒弟,你們這裏有沒有孩子丟啊?”

  “孩子丟?”那個小廝微微皺眉,突然眼睛瞪圓了看著黃昆:“你怎麽知道,我們這裏每隔幾年,就會有些十歲以下的小孩子丟了。說起來也是造孽,那些小孩子都是很聰明的,但是就無緣無故的,就那樣丟了!哎呀,你們可不知道他們父母那個傷心啊,但是卻也沒有什麽別的法子,一點辦法都沒有啊!”

  黃昆聽了這個話,微微皺眉,看了一眼萱草。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給了那個小廝一些賞銀,然後就讓那個小廝下去了。

  “看來,這裏魔教也有,道教也有,但是就是不知道是哪邊人幹很粗來的事情。”

  “開始,你不是覺得是魔教的人嗎?”黃昆看著萱草,嘴角微微勾起。聽了黃昆的話,萱草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當初會覺得是魔教的人,是因為你們家裏的人全部變成僵屍的緣故。如今知道你們家人變成僵屍是因為傳家寶所惹的禍,那麽肯定就和魔教人關係不會是一定的了。如此說來,道教的人也是很有可能了。”

  “嗯,你說的不錯,但是按照你所說的話,我們的範圍大了一些,但是我們現在卻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畢竟,我們連這裏有哪些門派在附近都不知道。”黃昆說著,攤了攤手。

  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要不,我們去周圍打聽打聽?”

  “周圍?”黃昆看著萱草,疑惑的問道。

  “嗯,我們看看周圍有沒有什麽修真的小島,如果說有的話那麽我們可以在那裏打聽。其實,在那裏可以問問看,有什麽門派在那些年前有什麽大動作。我記得,在你記憶裏看到說是他們丟了什麽東西,所以說才會去你們家裏找的不是嗎?”

  萱草看著黃昆,說道。

  黃昆瞪了萱草一眼,臉上有些不滿:“哼,你還好意思說,你和你師父就那樣大大咧咧的看我的記憶!”萱草聽了這個話,也沒有感覺有什麽不好意思,嘿嘿的笑了笑。

  看著她這個樣子,黃昆臉上神色越發差了。

  這個時候很好奇的湊了過來,問道:“你們在說什麽呢,我記得開始你們就說什麽記憶不記憶的,你們和我說說唄。”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然後指了指黃昆,問道:“你看看他那張臭臉,像是想讓我說的樣子嗎?”

  石頭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對麵的黃昆,抿住了嘴巴。因為黃昆現在的臉色很差,看著似乎恨不得過來和他決鬥一樣。很快,飯菜都上來了,幾個人吃了飯菜了以後,就上了天舟。

  到了附近的幾個小島上晃悠了一圈,終於找了一個修真界的小島。這個小島上麵還有結界,如果說是普通人的話,根本就沒有機會能看到這個小島。他們幾個人上了島上了以後,發覺這個島上也是有門派的。

  這個島上的門派是溺水派,萱草跟著他們幾個人在周圍看了看,發覺這個溺水派的經營模式和青山派倒是十分相似。不過這個溺水派的門派是建在島下麵的,並非是上麵。

  “你們幾位,想來是第一次來這裏吧!”

  他們上島了以後,沒多久,就有幾個人走到他們麵前,笑眯眯的說道。聽了那些人的話,萱草看了看黃昆,黃昆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正是,我家鄉在隔壁的一個島上,所以說回來看看。準備走的時候,發現這裏居然也有一個修真小島,所以特意上來看看。”

  聽了這個話,那個人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們這個島在這裏時間可不短了,想來當初你出去的時候走的太急了,所以說沒有注意這裏。”黃昆點了點頭,然後左右看了看,狀似有些八卦的問道:“我聽說,這個島上的門派叫什麽溺水派,聽著好像是什麽女兒家比較多的門派,但是上來這裏一看,卻也沒有見著有多少姑娘家……”

  “哎呀,你可不知道。這個溺水派前幾十年,可真的是隻收女徒弟的。並且,那些女徒弟們都是不用在外麵找夫君的,他們那裏麵有個什麽秘寶!隻要吃了那個東西,然後再和男人發生關係,不管怎麽樣,肯定能夠生一個女兒!而且啊,靈根很優秀的女兒!不過,那個秘寶也不是人人都能夠享用的,聽說,前些年有一個女的出去,然後又回來偷了那個秘寶,可是折騰了一番呢!”

  “哦?”黃昆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人,臉上滿臉都是不相信:“你可別是糊弄我,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麽奇怪的事兒!”

  “我幹嘛糊弄你啊,不過這件事情在島上可是禁止提起的,你可別說是我說的!我告訴你,後來啊,門派的長老都出動了,據說那個男人的家裏頭滿門老小都死光了!那個女的,還有生下來的女兒,都被帶回了島上。如今,就不知道他們的處境如何了!”

  第一百零八章 溺水派

  很對的上!萱草驚訝的看了一眼黃昆,她沒有想到過,會這樣順利的就找到了線索。黃昆顯得更是驚訝,但是他卻很快的收斂了自己的情緒,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那個人,然後說道:“那這裏現在如何,你說的真是讓我有些怕怕的……”

  “哎喲,如果說這裏不讓男人進來的話,也不會開放這個島了。不過聽說溺水派的核心弟子很少出來的,都是一些外門的弟子在這裏打理。說起來,他們內門弟子都是女的,但是外門弟子都是男的!說起來,我也是很想進他們門派的,但是要求很高啊!”那個男的說著,不禁有些感慨。

  聽了那個男人的話,黃昆點了點頭,無限向往的說道:“本來我還不覺得什麽,如今你一說,我反而有了幾分興趣。你也知道的,那內門弟子如果說都是女的的話,那我能在其中找個美貌的道侶的可能也高了啊!看看我,都這樣大年歲了,但是卻還沒有找到什麽道侶,一般的好看一些的,聽說我沒有門派,是個散修,都離我而去了!”

  說著,黃昆顯得有幾分頹靡。

  “誰說不是呢,我告訴你吧,其實來這個島上的許多人,都是衝著溺水派的美女來的。如果說不是那美女多,這裏這樣偏僻,又怎麽會來這麽多的人!”

  那個人說著,突然似乎發覺自己說的有些多,忍不住打了打自己的嘴巴,然後笑眯眯的說道:“對了,您看,您都問了這樣多,您要不要找一個客棧,歇歇腳,好在這裏好好的逛一逛啊!”

  “怎麽,如果說我去了客棧,你還有什麽好處不成?”黃昆很顯然是明知故問,那個人臉上露出幾分不好意思的笑容,嘿嘿了兩聲。

  “不過,衝著你這一次給我說了這樣多的話,我就買你帳了,哪家,你帶我去吧!”黃昆說著,大手一揮,顯得有幾分豪邁。看著黃昆這個樣子,那個人立即來了幾分精神。

  “好勒,對了,我叫李磊,不知道你這麽稱呼啊!”

  “我,我叫黃昆。”黃昆說著,眼睛微微的眯著,看著麵前的李磊。李磊聽了這個話,想了想,然後說道:“真是不錯的名字啊,來來,這邊走。”萱草聽了那個人的話,感覺想笑,但是卻沒好意思笑出來。很顯然,那個人最後說黃昆名字好,純粹是沒話找話說來著。幾個人去了客棧裏麵,那裏麵立即就有人迎了上來。

  “哎喲,幾位,是要在這裏住下嗎?”

  夥計說著,臉上滿臉笑容看著黃昆他們。黃昆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兩個中等的房間,有沒有?”

  “有的,當然有的,不知道要住幾日啊?”那個夥計說著,左右看著。黃昆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姑且就三日吧。”

  “哎呀,如果說你想在這裏看到那些好看點的姑娘的話,可不能就隻在這裏住三日。畢竟,這個都要花時間,慢慢來的啊!”那個李磊說著,眼睛看著他們幾個人有些著急。

  萱草這個時候開口了:“我可對那些姑娘們沒有什麽興趣,黃大哥,如果說你真要住這樣長時間的話,那我的房費,可要你包了哦!”聽了這個話,黃昆看了看萱草,笑了笑說道:“你還和我計較這一些。”

  “可要算清楚的,石頭哥,你說要在這裏找幾個美貌的道修嗎?”萱草說著,看著石頭。石頭一聽這個話,臉頓時漲的通紅,飛快的搖頭:“不,不用了,我對那個,不感興趣!”

  “喂,你可別在我這樣男人麵前說謊話,你一個大老爺們,怎麽可能說對嬌滴滴的女孩子不感興趣!”黃昆聽了石頭的話,立即反駁。這個時候,那個李磊也跟著在旁邊說:“就是就是,怎麽可能啊,你說話也太不實誠了吧。”

  見著他們兩個人都在起哄,石頭的臉頓時漲的紅潤的厲害,看著就好像出血了一樣。“這樣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暫且在這裏住上五日。如果說五日沒有什麽進展的話,我們還要離開這裏呢。”黃昆說著,就看著麵前的夥計問道:“不知道,在你們這裏住五日怎麽付錢?”

  “唉,我們這裏是提前預付的!”

  那個夥計說著,然後又解釋說道:“就是說,你們把房費提前交了,然後你們想怎麽住就怎麽住,想帶多少人回來都可以!”說到後麵的時候,那個夥計笑的有些猥瑣。

  他們幾個人直接忽略了夥計猥瑣的笑容,由黃昆去付錢。黃昆付錢完了以後,就有掌櫃把那個李磊叫去,萱草注意到,那個掌櫃似乎給了李磊三塊靈石,那個李磊就很滿足了,臉上似乎都開出了一朵花兒來。

  那個夥計帶著他們去了房間,是兩個挨著一起的房間。大概是因為是中等的客房,所以說就有一個小的客廳,旁邊一個拱形的隔斷,然後有個屏風,過去裏麵就是臥室。

  他們幾個人在萱草房間裏坐下,萱草微微皺眉,看著黃昆問道:“如今移過來就找到了頭緒,那你接下來準備怎麽辦?”

  黃昆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萱草微微皺起了眉頭,看著麵前的黃昆。黃昆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本來想著,若是知道是誰害死了我們家裏那麽多人,我就一定會拚著性命,把他們全部殺光。但是如今,這裏卻是一個門派。況且,我父親那個時候的修為也比我如今要高,已經到了辟穀期。但是卻沒有法子,連反抗都不能,直接丟了性命。現在時間過了這麽久,那個人的修為肯定不會還在原地踏步走……”黃昆說著,眉頭緊緊的皺著。

  “那你決定留下來這麽長時間,是什麽打算?”萱草看著麵前的黃昆,心裏頭有了一絲絲不好的預感。黃昆笑了笑,然後說道:“我的想法很簡單,我想一點點進入溺水派,看看我的那個後母,還有我同父異母的妹妹如今現在的情況。然後伺機尋找包袱的機會,不管怎麽樣,就算我現在不可以,將來也要努力能夠報仇!”

  “黃大哥,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離開這裏了,而想要進入溺水派嗎?”石頭這個時候一點都不遲鈍了,反而精明的厲害。聽了石頭的話,黃昆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就是這樣想的。”

  看著黃昆那個樣子,石頭皺眉,看了他半天,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你一向是最有主意了,那你既然已經決定了的話,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但是我已經答應萱草的師父了,要跟著萱草的,所以說就不能陪著你了!”

  “這樣的事情,你也不能陪著我,你看你這樣憨憨的樣子,若是被人騙出話來,反而拖累了我!”黃昆說著,微微低垂著頭,然後歎了口氣,臉上有幾分黯淡:“我本來想著,能夠和你們走不少地方呢,但是沒有想到,分別來的這樣的快!”

  萱草聽了黃昆的話,點了點頭,然後也跟著歎了口氣:“不管怎麽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你既然已經選擇了的話,那就好好走下去。我相信依照你的手段,肯定能夠快速達成你的目標的。但是你的修為也不能落下,否則就算你走到你仇人的麵前,但是你卻依舊沒有什麽辦法,隻能幹看著而已。”

  第一百零九章 分離

  黃昆點了點頭,笑著說道:“你別太小看我了,我自然是知道要怎麽做的。倒是你們,若是到時候我們分開,你們可要精明一些,莫要被別人騙了都還不知道!”黃昆說著,嘴角勾起一絲絲諷刺的笑容。

  看著黃昆那個樣子,本來淡淡的離愁一下子被衝散了。萱草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還不知道誰被誰騙呢,就怕某個人到時候見到了什麽漂亮的姑娘,就什麽都不管不顧了!”

  “哈哈,你也不想想,我這樣的性子,還能找到什麽漂亮的姑娘!”黃昆說著,口氣中有幾分自嘲。萱草聽了黃昆的話,猶豫了下,想到了他後母的對他的影響,忍不住歎了口氣。

  這個時候,石頭開口說道:“那你豈不是更累了,漂亮的姑娘是不多的,但是不漂亮的姑娘那是成群結隊的。你可要小心那些不漂亮的姑娘,在不知不覺的時候,把你的心給偷走了。到時候,你就算是想哭,也沒有什麽地方能夠給你哭去了!”

  萱草聽了石頭的話,恨不得直接鼓掌。黃昆則是不滿的看著石頭,嘀咕著說道:“你看看,平時看著格外老實,但是偶爾怎麽說話這樣不饒人!”

  “我說錯什麽了嗎?”石頭很迷茫的看著黃昆,似乎很不明白為什麽黃昆那樣說自己。萱草笑眯眯的看著石頭,搖了搖頭說道:“怎麽可能說錯了呢,說的很好很對才是。”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仙釀師 總裁他命不久矣(老祖地球生活指南) 冥婚,棄婦娘親之家有三寶 黃大仙今兒個要升天 救了一頭瀕死的龍 成為“男”神的女人 (修仙)自從我女變男 異能讓我做剩女 我爹不是地球人(外星人在古代) 九重天,驚豔曲 人類觀察計劃 重生之沒錯我爹娘是反派 訓寵指南 大佬從不跪鍵盤 落花辭 雀羽記 地球改造實錄 夢幻中餐廳[係統] 老婆又想解剖我[末世] 我腦子有病的呀 Omega也是女王大人 我爹不是地球人 繪天神凰 蛇後作妖 忠犬養歪手冊 (修真)長生道 吃播贏家 總有昂貴物證找我報案 職業不兼容,我能怎麽辦 海鮮盛宴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