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82節

  “我們也走吧。”萱草回頭對著石頭笑了笑,然後也躍了進去。

  進去了以後,萱草發覺這個裏麵其實保存還算完好,為什麽這樣說呢。因為似乎一些東西都隻是尖的那裏有些發黑,但是其他地方都是好的。而且,上麵都有很多很青苔。地麵上,也是長的很深的草。

  不過,因為黃昆在前麵,所以說他直接用法術把那些雜草都給去掉了。萱草過來的時候,看到腳下的是十分幹淨整潔的。萱草看著黃昆在那裏不停的清理雜草,忍不住四處看了看。果然,這裏就好像是自己在黃昆的腦海裏所看到的記憶差不多。

  隻能說,那個時候看上去這裏至少是充滿生機的。但是如今,這裏看著卻是一片頹敗的樣子。想到這粒,她回頭看了一眼旁邊的石頭。石頭正好奇的打量著周圍,不時的咋舌。

  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笑著說道:“怎麽,你很驚訝、”

  石頭點了點頭,輕聲說:“我真的沒有想到,黃昆家裏原來這樣有錢。”

  聽了石頭的話,萱草忍不住在嘴角牽起一絲絲笑容。自從石頭發現黃昆布局了以後,就沒有再叫過黃大哥了。而是直接叫的是黃昆,萱草不知道黃昆對此怎麽想的,但是她聽著是十分舒服的。

  “如果說他們家裏沒有遭遇這樣的大難,說不定你見到的會是另外一個黃昆。”萱草看著周圍,感慨似得說道。

  “也是。”石頭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很讚同這個想法。幾個人一塊兒走著,黃昆就在前麵收拾著。過了好一會兒,他突然站住,皺眉看著萱草說道:“這裏不對。”

  “怎麽了?”

  萱草看著麵前的黃昆,有些奇怪。

  “你們難道沒有發現嗎,這裏沒有一具屍骨。”黃昆說著,眉頭皺的緊緊的。

  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開始回想自己進來了以後看到的情況。果然,自己和他們一路走過來。什麽白色的屍骨啊一點點都沒有看到,如果說真像是他們外麵人所說那樣,這裏的人一夜之間就都死了的話。那屍骨應該還在這裏麵才對,黃昆家這樣大,光傭人就有很多,怎麽可能說是這樣幹淨!

  對,就是這樣的幹淨。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會不會是有外麵人進來幫忙收拾了?”

  聽了萱草的話,黃昆冷笑了一聲:“剛才那個小子的話你也聽到了,根本就不會有人敢進來。連周圍的人都搬走了,你覺得什麽樣的人膽子會大到進來收屍?”

  萱草聽了這個話,不得不說黃昆說的有道理。那麽,現在麵臨的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既然不可能有人進來收屍,那麽裏麵這些屍體都到哪裏去了!

  黃昆皺著眉頭,看了看左右,然後說道:“你們要小心一些,我怕這裏有變化。”

  他說著,然後就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很快,他們進來的那裏看上去已經清潔一新了。黃昆看到整齊的庭院,皺了皺眉頭,然後就看著那似乎關著一切的二門。

  “我來吧。”很顯然,這裏折騰了這麽久都沒有什麽動靜,那麽如果說真的有問題的話,肯定就在門裏麵。所以說石頭立即開口,表示自己願意在前麵幫忙。

  黃昆搖了搖頭:“不用了,這個是我自己的家,應該我自己來才對。”

  他說著,沒有給石頭反駁的機會,直接上前推開門。剛才進來的時候,外麵是一片頹敗,萱草以為裏麵也會是差不多。但是沒有想到,黃昆推開門了以後,萱草卻發現裏麵和外麵的情況幾乎完全不一樣,裏麵看著就好像是時刻有人清理過一樣,一絲一毫的灰塵都沒有。

  但是,就算如此,裏麵還是沒有人。

  黃昆在房間裏看了一圈,出來的時候,眉頭皺的很厲害。

  “這個房間裏麵也沒有人,而且房間裏麵東西沒有任何動過的痕跡。”

  “那個,那會不會是你當初看錯了,你們家的事情,隻是你的錯覺?”萱草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黃昆。黃昆嘲諷的看了一眼萱草,冷哼了一聲說道:“難道說,你以為我和你一樣是傻子嗎,這樣大的事情我會自己記不清楚。如果說我們家裏沒有出事兒,當初為什麽我要吃那麽多苦在外麵漂泊。而且,剛才那個小子說的話,你難道沒有聽到嗎!”

  黃昆說著,臉上的神色也充滿了嘲諷。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看了一眼石頭:“你覺得不覺得,自從黃昆倆了這裏附近了以後,他整個人都進入了一種很奇怪的狀態。”

  石頭聽了萱草的話,立即點頭,表示自己也是這樣認為的。聽了他們量個人的話,黃昆倒是有些疑惑了,他微微皺眉問道:“你們說,我現在顯得不大正常?”

  “嗯,你平時不會那樣對待小孩子的。況且,你似乎已經忘記我們兩個人的立場了,你如今不過是答應我師父跟在我身邊的小廝而已。”萱草說著,脖子微微伸直,仰著臉看著麵前的黃昆。

  黃昆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皺了皺眉頭。

  “你們進來先坐一會兒,我休息下。”說完,就自己坐在地上,開始打坐起來。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石頭很奇怪的問萱草:“你覺得,他這個樣子會是怎麽了?”

  “你難道忘記了嗎,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突破了。他懷疑是因為自己心魔的問題,如今來了這裏。估計心魔一下子就肆掠了,所以說才會弄成這個樣子,和平時的他不一樣。”

  萱草對著旁邊的石頭說道。

  石頭點了點頭,歎了口氣說道:“是啊,以前他就算再生氣,也會笑著的。根本就不會像是今天這個樣子,突然對著一個小孩子凶。”

  過了好一會兒,黃昆才從地上起來,他起來了以後,臉上的神色已經平靜了許多。他笑著對著萱草說道:“真是不好意思,沒有想到我不知覺的就被心魔給影響了。”

  萱草聽了黃昆的話,笑了笑:“也沒什麽,怎麽樣,你想到什麽了嗎?”

  黃昆搖了搖頭:“沒有,不過我記得那個小子曾經說過,到了晚上,這裏會有聲響。所以說,我想要等到晚上的時候看看。看看這裏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怎麽會弄成這個樣子。”

  “也好,那我們還是先出去吃飯吧,在天舟上麵我想的是下來以後吃飯,如今肚子可還是餓著呢。”萱草說著,看了一眼旁邊的石頭。石頭立即點頭,表示自己肚子也餓了。

  看著他們兩個這個樣子,黃昆猶豫了下,然後歎了口氣說道:“我記得這裏附近以前應該是有幾家比較大的可以供修真者吃飯的酒樓,但是如今,我已經離開家裏頭這麽久了,隻怕已經找不到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笑了起來說道:“沒事兒,我們好歹也算是出去逛逛。到了快晚上的時候,再過來這裏就可以了。”

  黃昆看了一眼萱草,然後點了點頭,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家,沉聲說:“這樣,也好。”

  第九十三章 老人

  幾個人一塊兒出去了以後,站在門口,還有一瞬間的茫然。因為裏麵房子大部分已經被黃昆給整理好了,但是外麵卻還是那麽破舊的模樣。黃昆苦笑了一聲,然後說道:“若是放以前,你們告訴我,我家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我是肯定不會相信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笑了笑,心中明白,他肯定並不如表麵上顯露出來那麽輕鬆。

  “好了,我們往外麵走走吧。”萱草說著,在前麵先走了。

  看著萱草走了,後麵兩個男人也都跟上了。萱草能夠感覺的到,黃昆的步子並不快,他似乎在記錄周圍的情況一樣。這個時候,那個引他們過來的小男孩突然大聲叫道:“就是他們,就是他們!”

  萱草微微皺眉,看著那個小男孩,那個小男孩快速的跑到了他們的跟前,然後仰著頭看著石頭,問道:“你姓黃嗎?”

  “我不啊!”石頭疑惑的看著麵前的小男孩。那個小男孩聽了這個話,立即低垂了頭,然後從自己懷裏頭掏出了靈石,攤放在手心裏頭,遞給石頭:“我家裏人說,這個東西太珍貴了,我們要了也沒有什麽用,所以讓我還給你們。”

  說著,他的目光還是頗有些垂涎的看著那個靈石。

  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更加疑惑了,這個時候,後麵有個中年男子小跑著過來了。他一手拉了那個小男孩,一邊討好的笑了笑說道:“請問,你們中有姓黃的嗎?”

  “我姓黃,有什麽事情嗎?”

  黃昆站了出來,看著麵前的男子,目光中有一絲絲的疑惑。看著黃昆站了出來了以後,那個小男孩嘟噥了兩句。雖然說聲音小,但是萱草卻聽清楚了,他在嘀咕,怎麽會是他呢。

  這個話,讓萱草更加摸不著頭腦了。她看了看旁邊的黃昆,然後又看了看那個中年男子:“請問有什麽事情嗎?”

  “有的有的,我們家長輩聽這個小的回去說了有人去黃家大宅的,所以說特意讓我這個小紫過來問問。又怕他說不清楚,我這才趕了過來。”說完,看了一眼自己旁邊的小家夥,見著他受力拓還捧著靈石,頓時皺眉:“不是讓你還回去嗎,怎麽還是你拿著!”

  “沒事兒,這個本來就是他應該得的。”

  萱草說著,看了一眼那個小家夥。那個小家夥晶亮的大眼睛看著萱草,露出了一個笑容。看著他們這個樣子,那個男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道:“那個,能不能麻煩你們,跟著我去見一下我的老父親。我父親年歲大了,不然的話肯定會親自出來的。”

  “你們以前是黃家的人?”

  黃昆看著那個人半天,突然說道。

  聽了那個話,那個人有些緊張,但是過了一會兒,還是點了點頭。然後輕聲說:“這個話啊,可不能當著別人說。如今啊,他們都把以前黃家的人當做了災星呢。”

  “我和你們去。”黃昆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萱草。

  萱草笑了笑說道:“反正我們在這裏也沒有其他事情,不如一塊兒去吧。”聽了這個話,石頭也點了點頭。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黃昆忍不住點了點頭。然後幾個人就跟著那個中年人走到了旁邊的巷子裏,直到巷子的盡頭,進去到了那裏麵的一個房子。

  房子看著很破舊,但是卻很大。這個時候,那個中年人說道:“自從黃家發生了那樣大的事情,他們都覺得這裏不吉利。所以說,都是超低價轉讓出去的。不過,有很多人賣都沒賣掉,就急急忙忙的走掉了。”

  “這樣。”黃昆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這個時候,那個中年人說:“當初我父母在黃家當小廝的時候,我還小呢。但是卻也記得,這個附近可熱鬧了。感覺這個島上所有建築似乎都是圍著黃家建起來的。但是啊,樹倒猢猻散,黃家出了事兒以後。他們都開始往旁邊擴,這裏就成了最中心,最偏僻的地方了。”說著,那個人引著他們進去了後麵的房間。

  萱草發覺,這個裏麵的房間一些細節看的出來是很華麗的,但是,卻很黑暗。

  這個時候,那個中年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父親人老了,不知道為什麽,就突然不喜歡陽光起來,所以說這裏常年都是黑漆漆的。時間久了,我們也習慣了。不過,也就委屈你們了。”

  黃昆冷哼了一聲:“若是要見,在這裏見就可以了,我想不需要我在往裏麵走了吧!”

  “是,是。”那個中年人聽了黃昆的話,一點都不以為然,點了點頭,讓他們在客廳裏坐下。然後自己就跑了進去,這個時候就留了那個小家夥在客廳,奇怪的看著他們幾個人。

  萱草對著那個小家夥招了招手,問道:“你看我們幹什麽啊?”

  “我爹爹說,用那個靈石的人都是有大本事的人,我在看你們和那些外麵的人有什麽區別沒有!”小家夥清脆的說道。

  聽了小家夥這個話,萱草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然後偏頭問道:“那你說了看看,我們這些人和外麵的那些人有沒有什麽區別呀?”

  “我這樣看著是沒有的,感覺都差不多。但是,我感覺姐姐你比島上的所有姐姐都要好看,最好看了!”小家夥說著,一雙水靈靈的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可惜啊,你這樣誇我,我也沒有帶糖來給你吃。”

  “我說的是真的!”小家夥很認真的說著。

  “夠了,小洋,過來。”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那個小家夥立即走到了一邊。看著那個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抬頭,看向了走過來的老人家。這個老人家被剛才的中年人摻扶著,身上穿著一身青色布衣,整個人的背都是彎曲著,似乎站不起來一樣。他的頭發,也都是花白的了。他看了一眼聽話走過來的小家夥,然後對著萱草不好意思的說道:“我這個孫子,從小沒了娘,沒人教導,真是讓客人笑話了。”

  “怎麽會呢,很可愛呢。”萱草笑著說。

  那個人似乎也隻是客氣下,說完這句話,就直接看了黃昆那邊。看了好一會兒,突然一下子跪了下來:“小少爺,您終於回來了!”

  看著那個人那個樣子,黃昆臉上神色有些微妙的變化。旁邊的中年人見到自己的父親跪倒在地上,也不敢攔,也隻能跟著跪著。那個小家夥不明所以,也被父親拉著跪下了。

  過了好一會兒,黃昆才開口:“你們起來吧,而且,老人家,我也不知道你是誰了。”

  “我是,我是李大福啊!”那個老人家在自己兒子攙扶之下,緩緩的站了起來。一聽到黃昆的話,眼淚頓時掉了下來。看著他那個樣子,黃昆點了點頭,也沒有說自己是否記得這個名字,直接問道:“他們不是說黃家都死完了嗎,你怎麽逃出來的。”

  李大福聽了這個話,搖了搖頭,然後說道:“當時,遭難的不過是家裏麵的人。一些在外麵跑腿的人,都逃過了一劫。但是晚上回來的時候,裏麵就燃起了大火,根本就靠近不了!說來奇怪,那火似乎都是在上麵浮著燒的,根本就沒有落下來。但是,人也是進不去的!那火來的奇怪,去的也是奇怪的很,一會兒又全部滅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們這些剩下來的人,也都不敢進去!”

  第九十四章 變化

  李大福說的話,還是很符合邏輯的,一般人遇到這樣的反常的事情。除非是膽子特別大,或者說好奇心特別強烈的人才會想要進去看看。一般人的話,隻怕躲開都還來不及。

  萱草想了想,看著黃昆。

  黃昆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後來呢,後來如何?”

  “後來,後來這裏一片都被他們那些人當成了不吉利的地方,能夠搬走的都想著要搬走了。以前是黃家的人,也不敢說自己以前是黃家的人,否則的話,在外麵真是一點活都找不到的!”

  “為什麽說,黃家的人不敢自稱自己是黃家的人,這個和找活又有什麽關係?”萱草說著,好奇的看著李大福。李大福苦笑了一下,然後說道:“你想,黃家出了這樣的事情,如果說不是天災,那就是人禍。人家很明顯就是針對的是黃家。如果說,這個時候有人用了黃家的人,還不是明擺著和那個做出來這樣事情的人說,哎呀我們和你對著幹了。所以說,不管是天災,還是人禍,都沒有人喜歡用黃家的人。後來,不少黃家的人因為在這裏找不到活兒幹,都紛紛離開這裏了。”

  “那你為什麽不走。”

  黃昆看著李大福。

  李大福歎了口氣:“說是我不想走,隻想等著少爺您回來,這個話也是騙人的。況且,當初我也不知道少爺逃出來了。”他說到這裏,頓了頓,然後說道:“那個時候,我在黃家外麵跑的也不算特別多,所以說認得我是黃家人的人也不多。況且,我在這裏也梳洗了,也不想去另外的地方,免得到時候還要重新熟悉。”

  “嗯。”黃昆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麵前的李大福,又問道:“那你怎麽知道,這一次是黃家人回來了?”

  “我也不過是猜測而已,當初在黃家的時候,我多少也是見過靈石的樣子。今兒那小孫子跑回來,把靈石給我看,我就知道遇到大人物了。又聽說那人是要找黃家老宅。如今事情已經距離這麽久遠了,如果說還想著回來看看的話,肯定是和黃家人有很強淵源的。所以說,我也隻是猜測,是不是黃家人還有人逃了出去!”

  看著那個李大福蒼老的樣子,黃昆點了點頭,然後歎了口氣說道:“這些年,你在外麵這裏,也是辛苦了。”

  “怎麽會呢,我在這裏也是自己過自己的日子。不過說起來,黃家現在宅子裏,確實有很多怪事。”

  李大福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臉上隱約有些青色。

  看著他那個樣子,黃昆立即皺眉,問道:“你說的是什麽樣的怪事?”

  “我也說不上來,比如,我們住在這裏附近的。晚上,偶爾可以聽到黃家大宅裏很熱鬧,似乎很多人都還在一樣,來回的聲音,都很大很大。但是,第二天早上如果說再去的話,就沒有絲毫的聲音了,就好像是晚上我們所聽到的都是幻覺一樣。”

  “我想進去看看到底怎麽回事兒呢,但是我爺爺不讓我去!”小家夥這個時候突然在旁邊說道。那個中年男子聽了小家夥的話,趕緊拉了拉他,皺眉說道:“大人說話,和你有什麽關係,誰讓你插嘴的!”

  小家夥聽了這個話,頓時有些悶悶不樂起來。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李大福歎了口氣,然後說道:“這個小家夥說的也是沒錯,他對那裏麵的事情好奇的很,但是我卻一直讓他爹爹看著他,不讓他有機會靠近那個裏麵,甚至是進去!”

  “為什麽呢?”萱草奇怪的問道。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仙釀師 總裁他命不久矣(老祖地球生活指南) 冥婚,棄婦娘親之家有三寶 黃大仙今兒個要升天 救了一頭瀕死的龍 成為“男”神的女人 (修仙)自從我女變男 異能讓我做剩女 我爹不是地球人(外星人在古代) 九重天,驚豔曲 人類觀察計劃 重生之沒錯我爹娘是反派 訓寵指南 大佬從不跪鍵盤 落花辭 雀羽記 地球改造實錄 夢幻中餐廳[係統] 老婆又想解剖我[末世] 我腦子有病的呀 Omega也是女王大人 我爹不是地球人 繪天神凰 蛇後作妖 忠犬養歪手冊 (修真)長生道 吃播贏家 總有昂貴物證找我報案 職業不兼容,我能怎麽辦 海鮮盛宴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