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9節

  看著小胖子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本來勾起的嘴角一下子就有些僵硬了。

  兩個人說了一會兒話了以後,時間也是不早了,萱草先是讓小胖子師兄領著自己去了食堂。食堂裏十分幹淨,也很大,坐在那裏,隻需要抽簽選出你自己喜歡吃的食物,放在那裏,很快就會有人準備好送過來。

  她看了一眼那些食材,都多少蘊含些靈氣。她小口小口吃著,這個時候小胖子師兄已經不在這裏了。

  “啊,好累啊!”

  “對啊,沒有想到那些靈獸們看著好看,但是脾氣卻那麽大!”

  “就是就是,唉,你們看那位,不是我們如今的小師姐嗎?”

  萱草本來聽著那些人抱怨,並沒有放在心上,但是沒有想到那些人話鋒一轉,居然轉到了自己的身上。她捏了捏自己手裏頭的筷子,抬頭看了去。一塊兒進來的是五個女的,年齡看起來也是和她差不多,但是目光卻沒有她們臉上的笑容那樣美好。

  “小師姐,我們坐在這裏你是不介意的吧。”其中的一個女孩子一下子就坐在了萱草的麵前,聲音十分大,萱草抬頭看了一眼那個女孩子,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師妹喜歡,大可以坐在這裏,我身為師姐,又怎麽會和師妹計較呢?”

  “其實我來的時間比小師姐要長一些呢,不過師父從來沒有說要收我當徒弟,所以說我也隻能叫你一聲小師姐了。”另外一個看著年齡比較大的女孩子也跟著坐在了旁邊,托著腮看著萱草,目光中有幾分的疑惑。

  “原師姐來這裏多久了,想來,也應該是這裏的老人了。”旁邊一個穿著淺綠色上杉的丫頭好奇的看著原師姐。

  萱草聽著那個丫頭的話,略思索就明白了,坐在這裏的有三個女子是這次和她一塊兒來的,她是見過的。其中有一個年齡略大,也就原師姐是以前就來了的,她今兒早上是沒有見過這個原師姐的。

  如此一來,她們這幾個人應當是在幹活的時候認識的,說不定這個原師姐還是帶著她們的人,所以她們有意無意之間以原師姐為尊。

  “嗯,我來這裏三年了,這裏是三年招一次人。”原師姐說著,歎了口氣,略捋了捋自己的頭發,臉上帶上一絲絲苦笑:“說起來,我們是外門弟子,但是除了每日必須幹的活,學的法術,所用藥物,也都是極好的。而且,這裏也是有機會的,但凡在這裏做的時間長了,修為到達一定程度了,掌門說不定就會要了去,收做內門弟子。”她說著,歎了口氣。

  “既然如此,那卻也是不錯的,怎麽師姐還是這個樣子?”旁邊一個粉色裙子的丫頭好奇的問道。

  “你是不知道的,這裏的規矩很多,隻要你不遵守規矩,或者說因為好奇,犯了什麽忌諱,很容易就直接被處置了。雖說行舟子師父從來沒有說過那些人的下場,但是我瞧著,那些人基本沒有什麽生還的機會了。”

  原師姐說著,掃了一眼其他三個小丫頭說道:“呂師妹,葉師妹,還有劉師妹,雖說我說話你們或許是不愛聽的,但是我卻還是要說一聲。在這裏,最好收起你們的好奇心,這樣的話才能夠活的長久一些。”

  “多謝原師姐的指點。”幾個小丫頭聽了原師姐的話,明白她是為了自己好,趕緊應了。

  萱草看著麵前的原師姐,想了想,笑著說道:“原師姐比我早來這裏三年,我叫一聲師姐也是應當的。我們都在這裏做事兒,也沒有什麽太大的分別。”說著,製止了想要說話的原師姐,笑著說道:“況且我對這裏都不熟悉,師父和師兄又都是男子,所以說不定許多事情都要麻煩原師姐呢。”

  聽了她的話,原師姐臉上有幾分驚奇,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是這樣好說話的人,但是很快的擺手說道:“你太謙虛了,有師父和師兄在你身邊,你就算在這裏橫著走也不會有事兒的。”

  “原師姐又在說笑話了,我若是能夠橫著走,那我豈不是就成了螃蟹?”萱草說著,故意做出來螃蟹走路的樣子。其他幾個小丫頭一下子就都哈哈笑了起來。

  萱草看著這裏的幾個小丫頭,心中暗自揣測。這個年紀收進來的人都是多少有些基礎的,能夠進入到這個門派了,想來在家中修行也是不錯的。更何況,身為女子對家中事物所知更是不多。

  所以說,這次來的幾個女子應該多少還是單純的。否則的話,也不會自己幾句話就把她們本來有的淡淡敵意一下子消除掉了。想到這裏,萱草臉上笑容更盛。

  畢竟,如果說和幾個單純的小姑娘相處,總是比一些所思複雜的人相處要好許多。

  女孩子之間是不會沒有話題的,很快幾個小丫頭們都打成了一團。大部分都是她們來問原師姐,原師姐在這裏住了很是有一段時間,所知道的也是比她們多很多。不管她們有什麽樣的問題,原師姐都會很快地回答。

  萱草也在這些問答中知道了許多關於這裏的常識性的問題,比如,其實這個山穀就是乾坤門外門中的一部分,是專門管理靈藥,靈蟲,靈獸的。如果說內門中需要的這些東西的話,都會派內門弟子拿著信物來取用。每隔一段時間,這裏也會定時上繳供給。

  這裏所供給的隻能算的上是一部分,其他內門之中有六個峰,在他們各自峰內也有自己專門供給的地方。這裏所供給的,大部分都是對外交易的。這裏的靈石供給,還有弟子用度,有的比內門都要好。但是同樣的,這裏來的外門弟子的資質也是要求很高的。所以說,每次招人的時候,行舟子都會跟著去,看能不能撿漏。畢竟,不是所有資質高的人都善武的。

  內門招人,特別是在十六歲以上的人,都會讓他們彼此武鬥。但是,有的人會因為屬性的問題,或者說是性格的問題天生不適合武鬥。所以說,行舟子偶爾就能撿著這樣的人。但是其他的更多是直接在內門招人招夠了以後,去他們那裏搶人。

  因為掌門也會直接在這裏挑人去內門,所以對於他的行為也是睜隻眼閉隻眼了。

  第二十章

  不過就算如此,還是有許多內門的人都不怎麽看的起他們這裏的人,總覺得他們做的是下人的活計。畢竟內門的人都是按照貢獻度幹活的,他們也會用貢獻度去換取各種東西。雖然說他們也是要幹活,但是卻很少有人需要去照料畜生,種地。他們都會領取下山去調查某一件事情的活動,或者是直接下山鏟除哪裏的妖怪。

  乾坤派下麵有幾個附屬城鎮,他們會收取貢品,但是相對來說,也會保佑一方平安。如果說山下有什麽事情,山上的人是有義務前往去鏟除的。

  萱草聽了這些事情,忍不住吐了吐舌頭,她還不知道,原來一個門派裏麵,居然有這樣多的瑣碎的事情。那邊的原師姐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神色,笑著說:“萱草師妹怎麽了,看你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大對?”

  “卻也沒什麽,隻是沒有想到一個門派裏麵那麽麻煩,我以前跟著我的長輩整日隻是做一些燒火丫鬟的事情,學的也不過是兩三個法術,對外麵的事情倒是十分的不了解。”

  萱草說著,微微歎了口氣,看著似乎有幾分遺憾的樣子。

  “卻也沒什麽,想來師妹也隻是一時不習慣而已,在這裏時間長了,自然就會明白這裏的規則了。況且師妹是師父選的弟子,更不會有人去故意挑釁師妹了。”原師姐說著,突然像是想到什麽似得說道:“對了,我們一直對師父和師兄住的地方好奇,但是卻從來沒有機會進去過,如今師妹也是住在那裏麵的,不如和我們說說看,裏麵到底是什麽樣子的?”

  “什麽樣子?”萱草略有些頭疼,想了想,感覺沒有什麽特別華麗的地方,於是坦白說道:“我卻覺得沒有什麽,隻是普通的洞府吧,裏麵都是石頭開鑿出來的,住著倒也舒服。若是將來有機會,我請你們一塊兒進去看看。隻是我並沒有進去到師父和師兄的房間,具體他們房間裏麵到底是什麽樣子,這個我就說不上來了。”

  萱草說著,略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剛才原師姐為她們解答了那麽多問題,但是自己連這麽一點點的小事兒都回答不上來。聽了她的話,原師姐倒也沒有很驚訝,反而有些了然的點了點頭:“這樣啊,那如果說師妹見著了,記得和我們說說。”

  “嗯,嗯,一定。”萱草用力的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這個時候,穿著綠色上杉的葉師妹突然開口說道:“說起來,和我們一塊兒進來的一個師兄也真是可憐,也不知道是犯了什麽錯,居然一下子就消失了。”

  “好了,葉師妹,你也吃完了,我們不如就早些回去休息吧,下午的時候可以抓緊時間修煉下。況且,今日你們才來,也可以去領取靈石和靈藥來幫忙修煉。”原師姐突然開口說道,放下自己手中的筷子。

  “啊……”葉師妹看著原師姐麵前才動了沒有多少的食物,略一思考就明白了原師姐的意思,小臉一下子就嚇的慘白。其他幾個師妹也都明白了過來,看葉師妹的眼神就不大好了。

  方才,原師姐才在那裏說過,這裏最重要的就是好奇心不要太大。而且也隱約提過了,說如果犯錯犯規的人會直接被處理掉。今兒早上看師父和師兄的態度,很明顯那個人是直接被處理掉了。如今葉師妹卻還想談論這件事情,這個不是說明她根本就沒有把原師姐的話放在心上嗎?

  萱草看著葉師妹尷尬的神色,笑著說:“也是,今兒師兄給了我幾個法決,我還要回去練習呢。”說著,也跟著站了起來。原師姐笑著說:“你不如和我們一塊兒去領東西吧,有了靈石和靈藥的輔助,修煉速度也會快一些。不過師妹你如今都是築基期了,法術卻隻會幾個,卻有些不大妥當呢。”

  “沒辦法,當初我跟著我們家長輩,整日隻是種種靈穀,他對這些也不看重,所以我倒成了這個樣子。”萱草說著,吐了吐舌頭,顯得有幾分的俏皮。看著她這個樣子,原師姐也跟著笑了起來,然後領著她們幾個人去領東西。

  負責這個東西的人看著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大叔,不過他臉上神色卻十分淡漠,好像是被時間磨去了一切的菱角。萱草知道,修真了以後,外表已經不能斷定歲數了,所以說也沒有覺得突兀。

  隻是那個負責發東西的人一見到是萱草來了,麵上就有些惶恐,一下子站了起來:“萱草師姐怎麽自己來了,這些都會有專門人送去的。”

  很明顯的區別對待讓旁邊幾個人的神色立即有了不同,萱草有些尷尬的擺了擺手:“您比我先進門,我喚你一聲師兄才對。”她話一出口,那個人臉上更是有幾分慌張,他連忙擺手:“這個,我們兩個身份可是不一樣的,這個,這個是師姐這個月的份例,都在儲物袋裏了,師姐好生看看。”說完,看著萱草接了過去以後,才鬆了口氣說道:“二十塊靈石都給師姐換的是木屬性的,陽春丹有三瓶,如果說師姐這個月用完了,到時候還可以過來取用。或者,直接叫人來說一聲,會有人送到您的洞府內的。”

  萱草一聽那個人說話,頓時感覺大不自在,裏麵的東西也不好細細查看,直接往懷裏頭一收,笑著應了,然後就隨著其他幾個丫頭一塊兒走了。原師姐笑著看著麵前的萱草:“那個發送補給的人,我們都曾經懷疑他是不是不會有其他的表情的,今日見著他那個樣,算是明白他還是有別的表情的了。”

  “對了,萱草師姐的份例好多呢,我這裏才隻有五塊靈石,還有一瓶陽春丹。”呂師妹嘟噥著嘴巴,看著自己可憐兮兮的儲物袋,麵上有幾分的不好看。原師姐笑著說:“我們這個已經算是好的了,外麵都是半年領一次,一次才隻有這麽多,你還不知足。不過儲物袋要收好,你們就是這一次去領的時候會發放儲物袋,以後再去的話,是沒有的了。”

  聽了這個話,其他的幾個小師妹都點了點頭。她們來的時候,有的是有儲物袋的,有的是沒有的。如今倒也好了,一下子就都有了。雖說儲物袋是不能重疊放的,但是多一個隨身裝東西的總是好的。

  幾個人說說笑笑,到了分岔的地方然後就各自散去了。萱草回去的時候,袖子裏的手捏著才得的儲物袋,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自己和其他人的差別似乎很大,師父和師兄們也不介意別人知道這個差別,甚至想讓別人知道這個差別,這個是為什麽呢?

  萱草對此很不理解,但是卻又說不上來原因,心裏頭倒有些微微的發堵。想著想著,就回到了石洞之內,進去了以後,就看著胖乎乎的師兄正在用什麽東西澆灌著旁邊的花。見著她進來了,立即笑著拉著她說道:“師妹來看看這些噬心花,長的好不好看?”

  這些花兒們真的是十分的豔麗,不過因為她以前被教育,凡是鮮豔的東西大多都是有毒的,所以倒是對這些花沒有什麽愛。但是見著胖乎乎的師兄這樣的高興,她還是笑著點了點頭:“好看。”

  “呃,但是為什麽我感覺你不是很喜歡呢?”胖乎乎的師兄眉頭微微的皺著,顯得有幾分的疑惑。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笑著說道:“花兒雖然說是好看的,但是不知道怎麽的,我看這些花兒總覺得有些危險,並不相識其他的花兒那麽親切。所以說,對這些花兒倒是有些親近不起來的意思。”

  “哦,這樣啊。”胖乎乎的師兄點了點頭,突然笑了起來,“其實如果說你了解了它們,你會發現它們其實很可愛的。而且,在某些時候,它們也是很有用處的。不過,師妹你才來,對這些事情不明白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說著,臉上倒是有些嚴肅的樣子。見著胖乎乎的和師兄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臉上也有了正色:“嗯,以後我會多和師兄學習的。”

  聽了這個話,胖乎乎的師兄一下子開心起來,笑著點了點頭。

  兩個人一塊兒進去到了裏麵,胖乎乎的師兄在看到萱草的門的時候,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對著萱草說:“對了,師父說,讓你自己給你自己房間設置一個禁製,這樣的話就可以避免別人隨意進出你的房間。雖說我和師父沒有什麽,進去也不過是為了給你添置東西。但是師父說,人還是要有自己的私密空間會比較好。這個玉玦是專門學習這些東西的,你自己仔細看看,如果說有什麽不懂就來問我。或者說,你可以直接去找師父。不過師父一般會比較忙,我都找不到他。”

  胖乎乎的師兄說著,聳了聳肩膀,似乎有些無奈的樣子。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突然暖暖的。不管怎麽樣,至少這兩個人現在是全心全意對著自己好的。於是,她重重的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第二十一章

  回到房間裏,萱草拿出兩個玉玦學了裏麵的法術,然後又拿出來了方才進門的時候,師兄給的玉玦,看裏麵的陣法。所謂陣法看著真是眼花繚亂,裏麵各種東西,各種原理,隻讓她看的頭暈忽忽的,不知道今夕何夕。

  還好,這個不是一次性消耗型的玉玦,這樣看能夠看許久。她一點點看,一點點記下來,然後再琢磨自己記下來的一點點東西。上麵雖然說有詳細的解說,但是對她這個門外漢來說,還是很難。

  看了兩個陣法,她隱約有了一些頭緒,感覺這些陣法似乎都依托在某一個基礎上麵,如果說把那一個基礎點掌握了,在弄其他的就會好許多了。就像學數學一樣,如果說掌握了公式,那麽那一種題型就好解決了。

  但是問題是,這個基礎點到底是在什麽地方。

  她鑽研了許久,隱約察覺了一點頭緒的時候,就感覺自己困頓想要睡覺了。她也沒有掙紮,既然說是困了,就愉快的躺在床上睡了。或許是因為想這個問題想的有些用力過猛,所以說就算她睡著了以後,腦海裏想的還是這個問題。

  第二天起來,她還略作梳洗,就聽到外麵有人敲門。打開門沒見著人,但是看到一份早飯放在了外麵。猶豫了下,取了早飯回到了房間裏麵,大口大口的吃完了以後,就直接去了靈田。

  今兒來看,靈田裏的靈草長勢很好,都冒出來了小綠芽,看著十分喜人。又看了看土的濕潤程度,今日是不需要繼續澆水了。靈草和靈穀不一樣,如果說太過嬌慣的話,反而長的會不大好。所以說她在看過了以後,就直接回房間裏去了。

  她還要仔細琢磨下那個陣法,看能不能自己掌握什麽規律。

  回去沒多久,就聽到門被敲響了,打開門,看到行舟子師父站在門口,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行舟子師父,萱草有些奇怪的問道:“師父怎麽突然來我這裏了?”

  “昨日我讓你師兄把基礎陣法給你了,我來看看你如今參悟的怎麽樣?”

  萱草聽了行舟子的話,臉上神色略有些尷尬:“徒弟愚鈍,對這個還沒有什麽頭緒。”

  “哦,你把你的想法說出來給我聽聽。”

  聽了行舟子的話,萱草立即把自己所想的和行舟子說了,行舟子聽了以後,點了點頭,麵上頗有幾分欣慰之色:“很好,你已經站在門口了,但是卻沒有人幫你推開門。這個陣法其實很簡單……”

  行舟子洋洋灑灑說了一大堆,萱草一邊聽一邊點頭,確實是如此,有的時候隻是差臨門一腳。如今行舟子送上門來解釋,倒是讓她省去了不少功夫。在行舟子的幫助下,她很容易的就擺出來了一個初級的迷魂陣。

  這個初級的迷魂陣隻能用來迷惑普通人,而且裏麵也是沒有鑲嵌靈石,擺放了以後就可以自動生效,自然也不會有陣旁和陣旗。

  行舟子看著萱草擺放好了以後,點了點頭,欣慰的說道:“很好,這個你已經入門了,後麵的內容你可以自己鑽研。如果說有實在是弄不懂的,可以去問你師兄或者來問我。這些東西雖說你師兄並不精通,但是教導你卻是綽綽有餘的。”

  “是的,師父。”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行舟子師父又囑咐了她幾句,方才走了出去。看著行舟子出去了以後,萱草就開始琢磨下一個陣法。她發現陣法其實挺有意思的,如果說是一個好的陣法師的話,根本不會讓人有近身的機會,很容易就可以把敵人給擺平了。況且,有很多陣法也是對植物和修行有益的。

  這樣琢磨了好幾日,整日也是按時出去折騰靈草。在靈草可以收一批的時候,她對陣法這一方麵的東西也略有所通了。師兄對她所收靈草品質十分滿意,誇讚說道:“我這幾日路過看師妹,師妹新學的幾樣法術真是越來越象樣了。”

  聽了胖乎乎的小師兄的話,萱草略有些不好意思。見著她紅著臉低垂著頭的樣子,師兄話鋒卻猛地一轉,臉上神色有些嚴肅起來:“雖說如此,但是怎麽這幾個月師妹的境界一直都沒有增長過。按照師妹的靈根,又有那靈丹和靈石的輔助,按理說不應當如此才是!”

  萱草聽了這個話,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怎麽的,看著小師兄這樣義正嚴詞的樣子,她還真有幾分心虛。

  “這些日子我都在努力鑽研陣法,在修為方麵卻是沒有如何顧上。”萱草說著,頭低的厲害。見著她這個樣子,胖子小師兄臉上還是雖然說緩和了幾分,但是依舊嚴肅:“你要知道,陣法這些不過是小道,你若是對這個感興趣,在修煉之餘參悟一些倒也沒有什麽。但是如果說把這個當作了正事,那就是不妥當的了。”

  萱草應道:“是,師兄,萱草明白了。”

  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她小師兄一下子笑了起來:“好了好了,看你的樣子,倒似我欺負你了一般。若是師父見著你這個樣子,定然該訓斥我了。”說著,吐了吐舌頭。見著師兄這個樣子,萱草感覺十分惶然,因為方才這個師兄還不是這個樣子的,怎麽突然一下子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不過,她也沒有多想,隻是笑著說道:“師兄教訓我是為了我好,若是師父問起,我定然會老實回答的。”

  “好了好了,我最不喜歡你這個樣子,又沒有什麽事兒。”胖乎乎的師兄說著,擺了擺手,一下子把才收起來的靈草收到了自己的儲物袋裏。

  在回去的路上,小師兄問她:“你這些日子都沒有好好修行,想來靈石也是攢了有一些的吧?”

  萱草聽了小師兄的問話,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確實,這三個月沒有怎麽好好修煉,靈石也一塊兒沒有用過,手裏頭倒也有十五塊了。”她並沒有算上開始自己手裏頭有的,而是直接說在這裏領的。

  “十五塊也不多,我倒是忘記了你才進門來沒有多久。我這裏還有一百塊兒靈石,你拿著。過幾日就是小集,你上次不是認識了幾個朋友,你們可以一塊兒去逛逛。看看有沒有什麽喜歡的,想要買的東西。我和師父怎麽說也都是男兒家,又怎麽會知道你們女兒家的心思呢?”

  說著,就從懷裏頭掏出來了一個儲物袋,遞給了萱草。萱草看著手裏頭的儲物袋,心中有點囧,自己又不是收集儲物袋的,你每次出手就是一個,我要那麽多儲物袋幹嘛,掛在腰間招賊啊。

  想到了這裏,萱草就從懷裏頭掏出來一個空的儲物袋說道:“師兄,這個儲物袋還是你上次給我的,如今我騰了出來,就還給師兄吧。”

  小胖子師兄倒也沒有覺得什麽不對的,很是自然的點了點頭,在兩個人分開的時候,又叮囑了萱草:“你一定要記得好好修煉,雖說你已經拜在了師父的門下,但是隻有先練一途才是正道。如果說你不好生修煉的話,想來師父知道了以後,也是會失望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看來,這個小胖子師兄還是真的很在意修為啊,難怪說這裏發送的東西這樣豐富,就好像是努力催熟一樣,讓你的修為噌噌的往上漲。想到這裏,萱草又捏了捏手裏頭的儲物袋,心裏頭隱約有些興奮。小集不知道會是什麽樣子,難道說比上次自己在那個什麽城裏頭見著的集市更加熱鬧嗎?

  心裏頭想著熱鬧,對修行這樣枯燥的事情自然就沒有了興趣。算著原師姐她們休息的時間到了,她就直接跑去了原師姐她們那裏。原師姐是一個人住一間房間的,但是周圍相隔都不遠。見著她去了,原師姐還是很高興的,笑著問道:“萱草,你怎麽有空來我這裏了?”

  “過來看看原師姐,說起來幾日不見,原師姐竟然越長越漂亮了,肯定是修為又有進步!”萱草笑眯眯的說著,這些日子她和原師姐已經相處的熟稔了。聽了她的話,原師姐笑著抹了下她的嘴巴,說道:“幾日不見,你的嘴巴越發的甜了。好了,有什麽事兒你就直接說好了,不需要在這裏拐彎抹角的。”說著,就拿著眼睛瞅著她。

  萱草被原師姐看的不好意思了,抽了抽嘴角,笑著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麽,隻是聽師兄說,這幾日會有小集。恰巧我這幾日靈石都沒有怎麽用,所以想去小集裏看看,有什麽我用的上的東西。”

  聽了她的話,原師姐點了點頭,笑著說:“我就知道你沒事兒肯定就在屋裏頭窩著研究陣法,不會這樣好心想著來看我!”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臉感覺微微的燙了下,然後蹭到她麵前,笑眯眯的問道:“對了,說起小集,我還不知道小集是幹什麽的,經常有的嗎?”

  第二十二章

  聽了萱草的問話,原師姐笑了笑說道:“小集是我們門派發起的,每隔三年都有一次。就在我們山下不遠的一個小鎮上,是專門給修真之人來交易各種東西用的。在那裏,倒是能夠遇到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因為許多人都會拿著平時探險或者偶爾遇到的但當時不認識的東西過來碰碰運氣。如果說你運氣好,說不定能撿到什麽好東西。不過,因為那裏是我們門派發起的,所以說我們門派人不管是出售還是購買都不需要繳稅,其他門派,或者一些散修來買賣的話,是抽二成稅的。”

  “原來是這個樣子,不過如果說有小集的話,是不是也是有大集?”

  “正是如此,不過大集都是有要求的,十年開一次,進入的人必須是金丹期以上才可。如果說,師妹你努力努力,說不定還能趕的上六年後的大集。”原師姐說著,笑著上下看了一眼萱草。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