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80節

  “你為什麽會這樣好心?”

  “因為我徒兒把你當好朋友啊!”白胡子師父回答的十分理所當然。

  聽了這個話,很明顯芊雪動心了。她點了點頭,然後伸手,表示自己要。白胡子師父快速的在她手上刺了下,然後把血染到了那個小葫蘆上麵,笑眯眯的說道:“這樣以來,除了你本人以外,沒有任何人能夠拿得動這個葫蘆了。好了,你收去吧。”說然,白胡子師父就猛地把小葫蘆扔給了芊雪。芊雪快速的把小葫蘆接到了自己手上,很驚訝的點頭:“果然一點重量都沒有了。”

  “嗯,保證好用,你快收起來吧,不然你看看你那夫君,臉色可不大好呢。”

  芊雪掃了一眼薛嶽,立即收起了葫蘆,走到了薛嶽的身邊扶起他,輕聲問道:“怎麽樣,好些了沒有!”

  薛嶽看到芊雪把葫蘆收了,立即趕忙說:“你,你以後可千萬不要用這個東西,剛才他搖動葫蘆的時候,我隻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要爆開了,到處都是疼的,就好像是整個人都要硬生生的爆炸了一樣!”

  他說話說的有些亂,但是芊雪卻也聽明白了,至少,那個葫蘆搖起來的時候,果然是會讓這個人很痛苦的。芊雪笑著說道:“你放心好了,現在這個葫蘆是在我的手上,你說,我會忍心傷害你嗎?”芊雪說著,認真的看著麵前的薛嶽。很顯然,薛嶽相信芊雪,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認同。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快點走!”白胡子師父不知道怎麽的,突然變得一下子不耐煩起來,皺眉說道。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那幾個人立即麵麵相窺,但是速度卻一點都沒有慢下來,都開始在那裏快速的向著外麵移動了。

  萱草早就習慣了自己師父性子變化之快,所以說沒有什麽別的感覺。

  薛嶽在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回頭看著黃昆問道:“難道說你不和我們一塊兒走嗎?”

  黃昆看著薛嶽那個樣子,目光中有幾分的鄙夷,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不去了,畢竟我所需要做到的,並沒有完全做到,去了也是受之有愧。”聽了這個話,薛嶽點了點頭,然後就也沒有說什麽,任何自己身邊的芊雪攙扶著自己走了。

  看著他們出去了以後,黃昆一下子就跪倒在了白胡子師父的麵前:“師父,師父,求你收下我吧。”

  白胡子師父看著麵前的黃昆,顯得有幾分驚訝:“你說的好奇怪,為什麽我要收下你。”

  “求求您了,求求您了,師父,求求您收下我吧!”

  “你這個人真的是好奇怪,如果說你想求的話,應該直接去求漫天的神佛,他們最喜歡聽別人求自己了。說不定你多求求,就可以直接拜他們為師,那豈不是比找我這樣的要好很多嗎!”

  白胡子師父說著,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但是萱草卻從其中感覺到了一陣陣的敷衍。

  因為師父從來沒有當著自己的時候這樣說過話,很顯然,黃昆也聽的出來。他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就算師父不收留我為徒,那也請師父收了我在身邊當侍從吧。”

  “算了,侍從這個東西我是不缺的,我不相信,你能夠做的比那些傀儡還要好。”白胡子師父說完,擺了擺手,“你如果說沒什麽事情的話,也請你離開這裏吧!”

  聽了這個話,黃昆掃了一眼萱草,咬牙說道:“求萱草姑娘,收留在下在你身邊當侍從吧。”這個時候,石頭也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萱草,你也收了我吧,我寧可跟著你,也不想跟著他們了!”

  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萱草頓時覺得大囧:“你們跟著我做什麽,我們的修為差不了太多,說不定我還沒有你們兩個人厲害,我又何德何能,能夠收的了你們兩個人當侍從!”

  “雖然說如此,但是我石頭還是想要跟著你,至少,不用想太多,那麽多有沒有的事情。”石頭說著,怕了拍自己的胸脯,整個人顯得很是老實。看著石頭這個樣子,黃昆咬牙說道:“雖然說我知道我以前有些事情做的不好,得罪了萱草姑娘。但是我今後再也不會了,況且,我多少還是有些小智謀,想來在萱草姑娘的身邊,在諸多事情上麵多少是能夠幫得上萱草姑娘忙的!”

  “我又不需要幹什麽!”萱草感覺自己好囧啊,忍不住看了看自己旁邊的師父。她發覺,自己師父不知道什麽時候,好像是換了一張麵皮一樣,整個人感覺似乎都不一樣了。

  “好了,不用多說了,你們不過是想要留在這個天舟上麵罷了。行,我也就同意你們兩個人的請求了。但是你們兩個人要記得,一切以萱草為主,若是有半點不好,或者說是我看著有什麽做的不對的地方,那麽你們就沒有在這個世界上存活的必要了,你們明白嗎!”白胡子師父的話很簡單。但是那兩個人立即點頭。

  看著自己師父如此,萱草顯得有些驚訝:“師父,你怎麽,怎麽居然給我安排人手了。”

  似乎是知道他的疑惑,白胡子師父冷哼了一聲說道:“太厲害的,你就沒有辦法鍛煉,這幾個人和你修為差不多,跟在你身邊想來對你來說多少有些補益。”說完,他又看著那幾個人,繼續說道:“想來你們多少也是知道一些我的修為了,但是我要告訴你們,如果說你們對萱草有什麽背叛或者不腫的行為,我相信我會很快發現,並且讓你們死的很難看,你們相信嗎?”

  “是,相信。”黃昆點了點頭,石頭甕聲甕氣的說道:“我自然是不會讓萱草受委屈的,就算開始有,也是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石頭說這個的話的時候,腰背挺的很直。看著他們兩個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旁邊的萱草說道:“我已經幫你把天舟重新煉製了一番,你試試操縱了看看。”

  說完,從自己手裏頭扔了一個法盤給萱草。萱草拿著那個法盤,疑惑的看著自己的師父。白胡子師父說道:“你以為,我隻有在你們都不在這個天舟上麵的時候才可以煉製嗎,那是你們太小看我了。剛才他們在談話的時候,我就是在煉製這個東西。可費了我不少靈氣,等會我就會離開這裏了。我煉製後的天舟,在添上飛行速度會更加塊一些,而且已經是快接近法寶的東西了,但是,你修為不夠,所以說隻能算是靈寶中的極品。”白胡子師父說完,就看著萱草拿著法盤開始操縱起天舟了。

  果然,經過白胡子師父煉製一番以後,這個天舟隻需要拿著法盤就可以全盤操作,而且,感覺也很輕便,需要的靈氣也不算很多。最重要的是,可以操縱這個的任意部位,這個就好像是以前現代看到的變形金剛一樣。這個裏麵的任何東西,如果說想要挪動改變都是可以的!她驚喜的看著自己的師父,白胡子師父冷哼了一聲,一甩袖子,然後就不見了!

  第八十八章 同意

  過了好一會兒,萱草歎了口氣,然後對著其他兩個人說道:“好了,我師父已經不在這裏了。”

  聽了她的話,石頭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說道:“萱草,真的是沒有想到啊,你師父居然這樣的厲害。我剛才看著你師父,簡直是大氣都不敢出呢,好生威風!”

  見到石頭這樣說,萱草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然後說道:“你別在那裏說的那麽誇張了,我剛才可是見著你還和我師父頂嘴來著!”

  “那可不是頂嘴,那是有話就說話,我可不敢和你師父頂嘴,不知道為什麽,我看著你師父那個樣子,也不敢騙你師父了!”石頭說著,微微皺眉,似乎覺得是很奇怪的事情。

  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奇怪的問道:“你說的意思是,難道你經常會騙我們嗎?”

  “怎麽可能,我又怎麽會騙你們!”石頭說著,立即皺眉,一臉嚴肅的說道。看著石頭這個樣子,萱草笑了起來:“是啊,你都不會騙我們,又怎麽可能說是去騙我師父呢。”

  萱草說到這裏,想了想,然後歎了口氣說道:“其實,我還是覺得你們去青山派會比較好一些。你看看,你們如今跟了我,我什麽都沒有辦法給你們的。”

  這個時候,黃昆開口說道:“我隻想去找到那個女人,還有她的女兒。”萱草聽了黃昆的話,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你不知道她們兩個人在哪裏嗎?”

  黃昆搖了搖頭,咬了咬嘴唇說道:“我那個時候修為太低了,所以說壓根沒有本錢去問那個人的來曆。後來,我們家整個都被燒掉了,周圍人也沒有人敢提起我們家的事情,所以說我更加不知道了。而且,我們家本來就隻是一個很小的修真家族,否則的話,我們那一輩裏麵也不可能就我一個人是有修真天賦的人!”

  他說到這裏,臉上有幾分諷刺的笑容。

  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有些了然的點了點頭:“你的意思是,其實你們家所在的地方,是凡俗界。所以說,周圍的人更是不知道你們家所遭遇到的事情了!”

  黃昆點了點頭,然後頗有幾分咬牙切齒的說道:“我一定要找到那兩個人,其中有一個是我唯一的妹妹了!還有,隻有找到了她們,我才知道,那個時候,到底是誰,害死了我們全家人!”

  “那你以前為什麽沒有去尋找?”萱草看著黃昆,有幾分疑惑。

  聽了萱草的話,黃昆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本來以為我自己忘記了,但是後來才發現,原來,我真的沒有忘記。”他說著,微微低垂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萱草聽了他的話,一下子就明白了,感情開始他自己選擇性的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對付自己的行為,可以說是下意識的。但是後來,自己師父和自己看了他的記憶,然後就一下子把他以前的所有記憶都給找了回來。

  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心裏頭有一種頗為複雜的情感,不知道要具體怎麽說,但是卻覺得自己似乎真的有責任幫他把那兩個人給找到。當然,這個感情來的很突然,她自己也有些奇怪。

  “那你有沒有什麽線索?”

  萱草看著麵前的黃昆,猶豫了下問道。聽了萱草的話,黃昆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但是卻很快黯淡了下來。

  “那個時候我年齡太過幼小,所以說那個時候第一個念頭就是離開那裏遠遠的,說出來也不怕你們笑話,我甚至沒有回頭去看一眼我父親的屍體。”聽了這個話,萱草點了點頭,她在那個影像裏看到的確實是這個樣子。

  她想了想,然後猶豫了下,“其實我自己也沒有什麽事情,師父踢我出來的主要目的也是曆練。其實你也看的出來,我是很想幫你的,但是你一點線索都沒有,我又怎麽能夠幫你呢?”

  “我……”黃昆猶豫了下,然後睜大了眼睛看著萱草,本來一個中年人,這樣看著居然有幾分可憐的樣子。他咬著嘴唇說道:“我想回到我們家以前所在的地方,說不定,在那裏還會有些線索。”

  “你們家以前所在的地方?”萱草有些奇怪,然後看了一眼黃昆問道:“你離開那裏多少年了?”

  “三十六年。”黃昆一點猶豫都沒有,下意識的就回答。聽了黃昆的話,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問道:“那你怎麽能夠肯定,在三十六年了以後,你還可以回家找到線索?”

  “我不能肯定,一點都不能肯定,但是這個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他說著,臉上有壓抑不住的痛苦。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不知道要說什麽好了。或許吧,在年少的時候,每個人都會有各種各樣的遺憾。如今他這個樣子,說起來還可以算的上是好的。因為他還能夠麵對過去,想到回去尋找。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也好,雖然說我不能肯定你離家三十六年以後,回去還能夠有什麽幫助。但是你既然開口了,那我們就回去一次吧。”

  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黃昆:“我其實是很詫異的,你居然有膽量去麵對以前那個時候事情了。”

  黃昆抿了抿嘴唇,看著萱草,“我說過了,我本來我可以忘記的,但是發現,雖然說我表麵上似乎忘記了,但是他卻藏在我內心的更漢森克的地方大。既然如今已經想起來了,不如坦然麵對,說不定,我還能夠突破。”

  這個時候,萱草想起來,黃昆確實卡境界很久了。這個也算是一個心魔了,如果說不突破的話,他一輩子都這個樣子也是很有可能的。

  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也好,你家方向是在哪裏?”

  黃昆猶豫了下,從自己懷裏頭掏出來了一副海圖,在大海的邊緣地方,指了指。在地圖上麵看來,那個島嶼算不上大,萱草猶豫了下,看著旁邊的黃昆。黃昆點了點頭說道:“就是那裏。”

  “嗯,那離這裏可真不近,你是怎麽過來的?”

  萱草說著,看了一眼那地圖上麵顯示的位置,心裏頭其實是很好奇的。聽了萱草的問話,黃昆似乎陷入了回憶裏:“那個時候,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我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跑。畢竟,在我眼裏,那裏也算是埋藏了許多我不想回憶的事情。比如,我的母親,等等。後來,我就一直跟著各種各樣的人混,畢竟,那個時候我已經築基中期了,雖然說在你們眼中或許沒有什麽,但是好歹也算是修真者。所以說,一路上倒也還算順暢。其中也有人想要動過我的念頭,但是我都想辦法化解了。我也沒有方向,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去什麽地方,隻能夠跟著他們人一路走,一路漂泊。最後,就來到了這裏,遇到了他們,才算是停頓了下來。”

  “這個樣子。”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忍不住笑著說道:“如此說來,你跑的也是夠遠的啊!”

  黃昆隻是苦笑了下,就沒有說話。

  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那個時候,你就沒有打聽打聽,畢竟你跟著那些修真者到處奔波的話,問下附近有什麽大一點的勢力,還是比較簡單的事情啊?”

  第八十九章 路上

  “我不想問。”

  黃昆沒有掩飾,很直接的說道。他的目光中有幾分的迷茫,他猶豫的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麽,那個時候,我其實是感覺解脫了。你明白嗎,那個牢籠,我終於出來了的那種感覺。”

  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不知道要說什麽好,或許說,她不能體會到黃昆自己本人的想法。畢竟,她不是黃昆,再怎麽揣測,也隻是站在旁觀者的角度而已。想到這裏,她心裏頭居然有一種頹敗的感覺。

  歎了口氣,萱草說:“好了,沒事兒,說不定我們這一次回去可以找到線索呢?”

  萱草說著,拍了拍黃昆的肩膀。黃昆點了點頭,目光中還是有些隱隱的痛。萱草這一次沒有選擇在海上走,而是按照法盤上麵的設定,讓天舟飛了起來。她設定好了目的地,然後就跑到了天舟外麵,甲板上麵,看著不時穿梭過去的藍天白雲,心情一下子就舒爽了起來。看到她這個樣子,石頭悶悶的走了過去,然後就坐在了她的身邊。

  “怎麽了石頭?”

  這個大塊頭雖然說隻是坐在自己的身邊,沒有開口,但是卻還是讓萱草感覺到一陣陣的壓迫感。聽了萱草的話,石頭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沒有想到。”

  “什麽?”

  “我沒有想到,和我們那麽朝夕相處的人,撕下真麵目以後,居然是那個樣子。”他說完,猶豫了下,然後又說道:“你也知道,我不是傻子。後來,黃昆做的一切,我就明白了,開始都是他所預謀的。而且,他打算謀劃你天舟的時候,我也隱約知道了。但是我沒有直接阻攔,我所想的是,如果說他真的得到了天舟,我就跟你走,不管你去哪裏,我都會保護你一輩子。也算是,也算是我能夠為你做的補償。”

  聽了這個話,萱草很是奇怪:“你為什麽會這樣想?”

  “因為,我不想直接和他鬧翻。黃昆救過我的命,我也救過他的命,我不想以最惡意的心思去揣測他的想法。所以說,隻能夠當鴕鳥,嫁妝漢森麽都不知道。說起來,還是對不起你了。”石頭說這個話的時候,沒有看萱草,但是萱草卻能夠感覺到他內心裏頭的糾結。是啊,如果說自己有一個朋友,看著很好很好,朝夕相處,但是沒有想到,一夜醒來,發現他是另外一個模樣,隻怕自己也會傷心的吧。

  想到這裏,萱草笑著說,“沒事兒的,你看,現在不都是挺好的嗎,什麽事情都沒有了。”

  “是啊,現在是什麽事情都沒有了,大家都好好的了,都說開了。但是,但是我卻忍不住會想,如果說,這一切沒有被發現,如果說,你師父沒有來,那事情會到什麽地步呢?”石頭說著,目光中有著濃濃的疑惑。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一下子愣住了。她沒有想到,石頭會這樣想。但是,這個也是很現實的事情,如果說,自己師父沒有來,那麽自己就隻能任由他們擺布了。現在,正廣和天舟也不屬於自己了,自己說不定直接死掉了!

  想到這裏,萱草也不知道要說什麽好了,不再說話。看著萱草這個樣子,石頭笑了笑,“好了好了,這些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隻要往前麵看,一切都會好的,你說是不是?”

  萱草聽了石頭的話,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說起來,我們這樣坐著看天空,感覺也真的好美啊。不過,不知道為什麽,我總覺得沒有安全感。”石頭說著,臉上閃過一絲不好意思。看著石頭這個樣子,萱草有些猶豫的問道:“你不會是暈天舟吧!”

  “怎麽可能,在大海上,我都沒有暈過,在添上我又怎麽會暈!”石頭說著,雖然說他嘴硬,但是看著他臉色確實已經有些不好了。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如果說感覺不舒服的話,就去休息一會兒吧,不要在這裏和我說話了。”

  石頭猶豫了下,還是占了起來,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個,我隻是累了,所以說去休息一下,根本就不是暈天舟啊!”

  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萱草這個樣子,石頭還是有些不放心,但是卻也不好再說什麽,直接走了。看著他走了以後,萱草歎了口氣,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這個時候,黃昆不知道什麽時候走了過來,他對著萱草說道:“石頭說的沒錯。”

  萱草回頭看著黃昆,目光中有幾分疑惑。

  “如果說你師父沒有出現,說不定你現在已經死了。”

  黃昆說著,坐在了萱草的身邊。聽了黃昆的話,萱草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現在和我說這個有什麽用?”

  “沒有什麽用,但是,沒有絕對的實力之前,你有再厲害的東西,再好的東西,還是藏著點好。”他說著,看著萱草,目光中有幾分疑惑,“而且,我不理解,為什麽,你會答應我的主意。”

  “原因很簡單,我開始也說過了。我並沒有什麽特定的地方可以去,如果說去你那裏,還可以幫到你,我又何樂而不為呢。”

  “難道說,你就沒有因為我做的事情而恨我嗎?”

  黃昆說著,一雙眼睛直接看著萱草,似乎想要看出來她最真心的想法。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你也知道,我們看了你的記憶的事情,說實話,如果說沒有看你記憶之前,我還是比較討厭你的。但是,看過了以後,我就對你的討厭不起來了。”

  “你這樣不好。”黃昆頓了頓,最後說出來了這樣的一句話。萱草點了點頭,皺眉,有些苦惱的說道:“對啊,我也發現了,我這樣不好。但是,現在已經沒有辦法改變了。”

  “嗬嗬。”黃昆笑了笑,然後說道,“你這樣的女孩子真的是越來越少了,特別是在修真界。難怪你師父每次都要小心翼翼的保護著你,雖然說想讓你看的更多,但是卻又不想你真正的遇到危險。”

  “這個,你是從哪裏看出來的。”

  萱草聽了黃昆的話,感覺自己都要暈掉了,他說的人,能確定是自己的師父嗎?

  黃昆睜大了眼睛看著萱草,有些奇怪的說道:“這很明顯啊,你沒有發覺嗎,你師父似乎總是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呢。”

  “你怎麽知道我師父總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出現?”萱草更疑惑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