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78節

  “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既然你不想睡覺,那你就打坐吧。現在你不用出去,外麵那個男人肯定會給這些事情一個美好的解釋的。”白胡子師父說完,然後就躺在那裏,閉上了眼睛。

  看著自己白胡子師父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十分相信他的話,但是卻又有些忐忑,猶豫了下,還是坐在那裏打坐起來了。不管怎麽樣,她真的是不想出去麵對那些人。不管是黃昆,還是石頭。對於黃昆,她心裏頭一方麵覺得他可憐,又覺得他可悲。對於石頭,她是不知道如何解釋這一切。更不知道要怎麽說,自己即將離開的事情。

  想到這裏,她頓時感覺有些糾結,也沒有了修煉的心情。似乎知道她沒有心思修煉,她的師父咳嗽了一聲,然後坐了起來,笑著說:“真是有趣,說不定我們不用去青山派了,青山派的人自己就來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似乎有些不解。看著她那個樣子,白胡子師父咳嗽了一聲,皺眉埋怨道:“我怎麽會有你這樣一個傻傻的徒弟!”

  這個時候,萱草也感覺到了天舟結界被觸碰的感覺,立即走了出去。黃昆本來就在外麵,見到她過來了以後,苦笑了下,然後說道:“青山派的人聽說你師父過來了,所以就立即來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黃昆,又抬頭看了看外麵的人。現在外麵已經黑了,隱隱約約看的出來是有三個人站在那裏。萱草猶豫了下,還是放開了結界,進來的三個人還是開始來的三個人。

  他們來了以後,顯得有些自傲,看了一眼萱草,問道:“你師父呢?”

  “我在哪裏,你們自己來看不就知道了。”

  一個聲音立即響起,在天舟上麵回蕩著。聽了那個聲音,那幾個人顯得有些驚訝,互相看了看。這個時候,薛嶽不好意思的對著萱草笑了笑說道:“因為我師父他們經常會聽到我提起你說你師父的事情,所以說聽到你師父來了就比較好奇,想要看一看。”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麵前的薛嶽,有些冷淡:“是嗎,那你們就跟我來吧。”

  說著,引著這幾個人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還好她的房間是一個套房,這幾個人還是容得下的。她師父嘻嘻安在已經坐在了椅子上麵,看到他們幾個人進來了以後,也就點了點頭。

  薛嶽帶來的師父和師叔壓根感覺不到白胡子師父的修為到底是多少,會有這樣的情況隻能說明一件事情。這個人的修為要比他們高太多了,所以說一下子立即顯得有幾分小心翼翼起來。

  “怎麽,你們要來看我,如今見著我了,怎麽又不說話了。”

  白胡子師父說著,看了他們一眼,顯得有幾分冷淡。看著他這個樣子,那兩個人互相看了看,然後對著白胡子師父一行禮,問道:“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從哪裏來的,名號如何?”

  “這個和你們有什麽幹係!聽說,你看上了我這個天舟?”白胡子師父說著,看著他們那兩個人,放出威壓。那兩個被白胡子師父那樣一喝,立即身子一抖。薛嶽修為不高,身子都在那裏顫抖。那兩個人全力抵抗著白胡子師父放過來的威壓,同時在趕緊搖頭:“並非如此,不知道前輩來了,若是知道前輩來了,就算是弄一艘一樣的送給前輩也是應當的。”

  “哦?”白胡子師父看了一眼說話的那個青嵐,冷哼了一聲,說道:“你的意思,如果說我不在這裏,我徒弟就可以隨便被你們的人欺負了!”

  “怎麽會呢,我們對萱草都可好了,才不會欺負萱草呢!”

  這個時候,不知道什麽時候湊過來的石頭突然開口說道。聽了石頭的話,白胡子師父發出一聲冷笑:“是這樣嗎?”

  “是,是的啊!”石頭說著,但是卻有了幾分底氣不足的樣子。他其實也看出來了,薛嶽帶來的人對萱草有幾分逼迫的感覺,但是他卻覺得,平時大家對萱草是很好啊!

  看著石頭,萱草歎了口氣,拉著石頭說道:“我們出去吧,既然如今兩邊長輩都來了,那不如讓長輩們談,作為小輩我們還是出去比較好。”

  聽了這個話,薛嶽有幾分猶豫,白胡子師父卻點了點頭:“徒兒好主意,你們先出去吧,我要和這兩個青什麽好好聊一聊!”

  第八十二章 劫持

  或許是因為白胡子師父都開口了,所以說薛嶽雖然麵上還是有些不樂意,可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們幾個人出去了以後,薛嶽看了看萱草,有幾分欲言又止的樣子。很顯然,他是對自己開始放棄萱草的行為,現在有些後悔了。萱草看著薛嶽那個樣子,笑了笑。她開始已經傷心過一次了,所以說這一次對他這個樣子已經沒有什麽感覺了。

  這個時候,石頭開始說話了。

  “萱草,你師父來了,那你以後怎麽辦?”

  萱草看了一眼石頭,然後笑著說:“我師父自然是會為我安排的,況且我師父一向待我都是好的,自然是不會虧待我的!”

  聽了這個話,石頭顯得有些失落,他微微的低垂著頭。看著石頭這個樣子,薛嶽笑了笑,然後說道:“你放心,我會和我師父他們說一聲,讓你也進我們門派的。”

  黃昆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石頭:“如此的話,那可是最好不過的了,這樣,我們幾個人也算是團聚了。”

  “隻可惜,文士居然……萱草你又要離開,說起來還是不完整的。”說起這個,薛嶽臉上有幾分低落。看著薛嶽那個樣子,萱草在心裏頭冷哼了一聲。若不是她早就知道薛嶽上次離開是直接放棄自己了,說不定還因為薛嶽如今的行為感動呢。

  想著,也就沒有說話。

  石頭猶豫了下,抬頭看著萱草問道:“萱草,我能夠跟著你一塊兒走嗎?”

  萱草聽了這個話,顯得很驚訝,黃昆和薛嶽更是吃驚,他們兩個人看著石頭,似乎不理解為什麽他會這樣說。

  “你說什麽呢,怎麽會突然想著要跟著我走。你如今有了一個門派,不再是散修,不是很好嗎,為什麽要跟我離開?”萱草說著,疑惑的看著麵前的石頭。石頭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黃昆和薛嶽,然後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麽,隻是覺得跟著你走會好一些。不過,也是我自己想的多了,你師父怎麽會讓我這樣一個沒有多少用處的人跟在你身邊呢。”

  “幹嘛這樣說。”

  萱草聽了這個話,立即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會和我師父說一聲,但是我師父是否同意,那我就不知道了。”

  “沒有關係,你肯說就很好了。”

  石頭一聽到萱草這樣說,立即顯得有幾分高興起來。看著石頭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真的是很疑惑,不知道他為什麽,突然會有這樣的一個念頭。這個時候,黃昆皺著眉頭,對著石頭說道:“走,我們過去聊一聊。”

  石頭聽了這個話,並不吃驚,猶豫了一會兒,就跟著黃昆走了。這個時候,薛嶽對著萱草說道:“對不起。”

  “有什麽對不起我的!”萱草說著,回頭看著薛嶽。

  薛嶽聽了這個話,臉上頓時顯得有幾分尷尬,他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並不知道你師父來了,若是知道你師父來了,說不定我就不會直接走了。”

  “對啊,如果說知道我師父來了的話,那黃昆也不會威脅我要我的天舟了。你說多巧啊,說起來也真是的,我師父來不來,和我當你們朋友所受到的待遇差別還是很大的呢。”

  萱草說著,嘴角掛著幾分諷刺的笑容。聽了這個話,薛嶽猶豫了下,然後就沒有說話了。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薛嶽的樣子,看起來還是很正直的,沒有想到,再正直的人,在利益麵前也都是會低頭的。她想著,歎了口氣,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薛嶽開口了:“你說的不錯,我確實小人了一把,但是,在那種情況下我也是沒有選擇的。況且,黃昆待人一向都不錯,尤其是對待朋友。當初對文士,他也是猶豫很久才下的決心。我不明白,他為什麽會那麽針對你。”

  哼,原因很簡單,因為他的一輩子他覺得都是一個女人毀了,所以說對自己這樣的女人就沒好感。但是,自己為什麽要告訴你!萱草想著,看都不看薛嶽一樣。

  薛嶽歎了口氣,聲音突然變得清冷起來:“不過,你如今知道這些也不算晚,好歹以後出去的話,還能夠多看清楚身邊的人。說起來,我們也算是在另外一種地方幫助了你。”

  萱草聽了這個話,頓時感覺這個男人真的夠無恥的,這樣的話都能說出來,剛想諷刺幾句,突然感覺不對。她猛地回頭,但是身上已經被薛嶽給製住了。薛嶽看著麵前的萱草,歎了口氣:“其實我還是挺喜歡你的,你和芊雪比起來,要懂事聰明許多。但是,現在卻也沒有什麽法子,都這樣久了,我師父師叔都還在裏麵,沒有出來,所以說我需要你當墊腳石。”

  “你會後悔的。”萱草看著旁邊的薛嶽,冷哼了一聲,就別過頭,不看他了。

  真是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旁邊的人算計,想想心裏頭真的是不平衡極了!想到這裏,她恨不得想要罵娘!這個時候,黃昆和石頭兩個人一塊兒過來了。石頭臉上本來是氣憤,但是走到了跟前了以後,臉上卻是驚訝:“薛嶽,你這個是在幹什麽!”

  “薛嶽,放開萱草!”

  黃昆也跟著叫道。

  薛嶽看了一眼黃昆,臉上的神色頗為諷刺:“怎麽,你也要假好人了!”

  “不是假好人,你這個樣子是做什麽!”黃昆說著,眉頭緊皺著。

  “我師父師叔在裏麵,現在都還沒出來,我不能確認他們的情況,所以說也就隻好委屈下萱草了。”薛嶽說著,絲毫不覺得有什麽不妥當。

  聽了這個話,黃昆卻是大大的覺得不妥當。薛嶽是不知道萱草師父的實力,但是他親自麵對過,所以說是知道的,於是他趕緊說:“你快點放開萱草,你這個樣子對現在的情況一點幫助都沒有!”

  薛嶽顯得有些驚訝:“你怎麽會這樣說,有了她在手裏頭,你難道覺得她的師父會對我動手嗎?”

  萱草聽了這個話,冷笑了下,然後說道:“什麽都不用說了,隻當我這一次眼睛瞎了,所以覺得你本來還不錯吧。好了,你不是要拿我換你師父們嗎,快點去吧,不然晚了可不好!”

  薛嶽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就抓著萱草去了萱草的房間,門都沒有敲,因為他去的時候,門已經被打開了。白胡子師父懸空飄著,看著抓著自己徒弟的薛嶽,歎了口氣,然後對著萱草說道:“對這件事情,你的看法是什麽?”

  “我錯了,師父。”萱草說著,也跟著歎了口氣。

  “薛嶽,你在幹什麽!”

  薛嶽的師父發出一聲嗬斥,驚恐的看著薛嶽。薛嶽看到自己師父如此,皺了皺眉頭說道:“師父,這麽長時間你們都沒有出來,我怕你們出了什麽事情,所以索性想著抓了她,反正我開始已經得罪她了,如此不過是徹底一些而已。”

  “你,孽徒啊!”薛嶽的師父說著,然後驚恐的發現自己身子一下子都動彈不了了,這個時候,薛嶽身上也開始僵硬,他身上爬著一種隻有發絲一般纖細的蔓藤,慢慢的蔓藤布滿了他的全身,讓他一點都動彈不了。

  “萱草,過來吧。”

  第八十三章 本相

  她師父話音剛落,萱草一下子就被吸到了她師父的跟前。石頭和黃昆這個時候驚呆了,似乎沒有像到黃昆師父竟然是這樣的厲害。

  “看看,如今,我們也沒有什麽好談的了,我也沒有想到,你們的徒兒居然會這樣大膽子去動我徒弟。想來,他動我徒弟的念頭,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吧。”

  萱草的師父看著以奇怪姿勢,定在位置上麵的兩個人,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這個時候,薛嶽才似乎明白自己犯了一個大錯,因為他完全不知道萱草師父的實力,就貿然下手了。他驚恐的看著萱草,叫著說道:“萱草,萱草,好歹我們也是一塊兒出生入死過啊!”

  “不,我想那應該不算的。我看你剛才的樣子,是很想讓我出生入死才對吧。”萱草說著,微微偏著頭,看著自己的師父問道:“師父,我現在對這個人的想法很有興趣,有沒有什麽可以讓他吃了,或者說一用就隻能讓他說真話的東西。”

  白胡子師父聽了這個話,顯得有些驚訝:“我從來沒有想到過,你居然會主動和我說起這些東西。”萱草微微抬頭,看著自己的師父,笑著說道:“沒有什麽,我隻是想要看看人性到底能夠肮髒到什麽地步罷了。”

  她會有這個念頭,還是剛才薛嶽和她說的一句話。剛才薛嶽說,他覺得她要比芊雪要懂事聽話,這樣說起來,他應該一隻都在打自己的念頭。但是方麵有可能不是關於靈石什麽的,或許是其他的。所以說,萱草才會提出來這個要求。白胡子師父很顯然對這樣的東西也是十分喜歡,所以說立即點頭,表示:“何須那麽麻煩,你看我的!”

  說完,就把手往前麵一揮,一陣白色的煙霧過去,薛嶽整個人臉上看著就有些呆滯了。看著薛嶽那個樣子,萱草就直接問道:“我問你,當初你會開口邀請我來到你們這個島上,到底是什麽意圖!”

  “當初並非是我開口,而是芊雪開口的。我那個時候好不容易哄好了芊雪,怎麽會主動招惹別人。”薛嶽說著,嘴巴一張一合,看著就好像是機器人一樣。見到薛嶽那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又問道:“那你對萱草又是怎麽想的!”

  “開始沒想法,後來見到她種植技術很好,就想著能夠收了做為侍妾。雖然說芊雪比較會吃醋,但是她不發現的話應該就沒有問題。況且,萱草長的又不差,性子也算好。和芊雪比起來,更加適合做道侶。”

  “那你為什麽會要娶芊雪!”

  萱草看著麵前的薛嶽,心裏頭不知道是什麽滋味,反正就好像是打翻了五味雜瓶一樣。聽了她的話,薛嶽立即回答:“因為她是師叔的女兒,師叔和我師父一向交好,若是我娶了師叔的女兒,在師父的麵前地位多少也會高一些。”

  聽了這個話,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這個時候,他的師父和師叔臉上的神色卻是好看的很,看他們的樣子,都恨不得直接撲上去把這個男人給咬一口。

  “徒弟,你就問這些?”白胡子師父聽了半天,樹覺得沒有什麽意思,口氣有幾分遺憾。萱草看了一眼白胡子師父,又看了一眼那旁邊他的師父師叔們,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其他的事情和我也沒有多大的關係,有什麽好問的。”聽了萱草這個話,白胡子師父似乎也體會到了萱草的想法。是啊,這個時候,已經在他的師父和師叔心裏頭有了幾分的猜疑,這樣的話,就算不問下去,他們一塊兒回去也不會有什麽好果子吃。

  於是,白胡子師父嘿嘿的笑了笑,又是一陣藥粉飛了過去,那薛嶽猛地一頓頭,然後驚恐的看著萱草,問道:“你,你對我做了什麽!”

  萱草看著麵前的薛嶽,冷哼了一聲說道:“我自然是不會對你做出什麽事情,畢竟,你也還沒有好看到那種程度!”

  聽了這個話,旁邊的白胡子師父一下子就笑了起來。這個時候,石頭卻開口了:“薛嶽,你對我們,你對我們是什麽態度呢!”

  薛嶽努力的偏頭看著石頭,目光中寫滿了不解。

  “你是想要收了萱草當侍妾,又在那裏努力的算計著自己的師父們,那對我們,我們的態度又是如何!”石頭完整的問出來自己想問的話,這個時候,薛嶽立即大概明白自己說了什麽了,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起來,他驚恐的看著自己兩位師父:“師父,師叔,事情並不是那個樣子的!”

  “事情是什麽樣子的,顯然大家都很清楚了。”白胡子師父說這個話的時候,語調有些怪異。萱草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並沒有說話。其實,如果說不是自己的師父的話,自己說不定早就遭遇了許多的不測。想到這裏,她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真的是說不出來的感覺,因為她本來覺得自己是可以適應生活活下去的,但是如今看起來,更多是有一個人在她的身邊一直保護著她。想到這裏,她偏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

  她的師父倒是有些奇怪,瞅了她一眼,問道:“你不會想著,再把這個小子放了吧。他開始就放棄了你一次,難道說你還要饒了他第二次?”

  聽了這個話,薛嶽就好像是聽了什麽了不得的話一樣,趕快對著萱草說道:“你就饒了我這一次吧,就饒了我這一次吧,我下次,下次再也不敢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忍不住笑了起來,偏頭看著麵前的薛嶽問道:“你有什麽東西值得我放過你呢,而且你覺得我放過你了以後,你的師父和師叔能夠放過你嗎?”

  萱草說著,偏頭看了一眼他的師叔和師父,他師父師叔都沒有說話,但是眼神中的怒氣卻是一點都沒有掩飾的。見到他師父師叔那個樣子,薛嶽突然不說話了,過了一會兒,他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也沒有什麽好說的了,你隨意處置吧。”

  “萱草,那你說,要怎麽處置他呢。”白胡子師父說著,看著旁邊的萱草,等著她的答案。這個時候,石頭突然開口,甕聲甕氣的說道:“萱草,雖然說,他很不像話,但是好歹跟著我們那麽長時間,你能不能饒了他一命。”

  萱草看了一眼石頭,然後笑著說道:“他和我時間可不算長,不過我要他性命也是無用的很,所以說,我壓根不要他的命!”

  聽了這個話,那個薛嶽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萱草看著薛嶽那個樣子,然後看了看旁邊隱忍的兩個人,問師父說道:“師父,我看青山派的這兩位前輩想來也是什麽都不知道,隻是被人教唆就過來了。所以說呢,我想師父放過他們兩個人,師父怎麽看。”

  “哦?”白胡子師父微微眯著眼睛看著萱草,似乎想要確定她的想法。萱草隻是笑著,眼睛彎彎的,就好像是一個小月牙一樣,看著十分可愛。看著她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既然你自己決定了,那就按照你的話去做吧。”

  萱草立即點了點頭,然後就看到那兩個人身上的蔓藤開始慢慢枯萎,但是那兩個人看著卻好像是生了一場大病一樣。白胡子師父解釋說道:“這個蔓藤,剛才依附在你們身上的時候,吞噬的是你們的靈氣,所以說你們才會有這樣的無力感,過一會兒就好了。”

  “多謝前輩。”

  青山派的兩個人站起來,對著白胡子師父拱了拱手。

  第八十四章 男人

  萱草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來。或許啊,有實力真的是挺好的,你看,欺負人了,到最後被欺負的人還隻能過來和欺負自己的人道謝。你看看,這個充分的說明了什麽道理啊,說明了,你有實力那你才有道理。否則,你就是沒有道理的人!

  想到這裏,萱草就看著自己麵前的薛嶽,不時的歪著頭,看來看去。薛嶽被他看的十分不耐,大聲說道:“你要怎麽樣,隨你,隻求你給我個痛快!”

  萱草聽了這個話,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你這個時候倒是有了幾分骨氣起來了。”薛嶽聽了這個話,並不回答,隻是梗著自己的脖子在那裏硬撐著。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回頭對著師父說道:“師父,我希望把薛嶽給放了!”

  “為什麽?”白胡子師父這一下完全不解了,疑惑的看著萱草。萱草笑著看了看那旁邊的兩個人,然後說道:“想來,薛嶽如今並非是我一個人的眼中刺了吧,所以說,我想要把他交還給青山派處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