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77節

  媚娘說著,眼睛裏已經有了隱隱約約的淚光。

  看著媚娘這個樣子,黃昆父親趕忙安慰:“你這個是什麽話,那個時候,他不過是一個孩子,又能記得什麽事情。想來和你不親近,不過是因為你們鮮少接觸罷了。若是你喜歡,那我以後讓他好好的對你,孝敬你,你看可以嗎!”

  “什麽孝敬,把我說的多老似得。我隻求,他看著我不要像是洪水猛獸一樣,扭頭就走,那我就心滿意足了。”媚娘說著,嘴角帶起一絲絲弧度,看上去異常可愛。

  “好了好了,我的好媚娘,我知道了,我以後一定會和他說的。”

  黃昆父親說著,捏了下媚娘的鼻子。媚娘嬌聲笑了起來,一切看上去似乎都是其樂融融的。但是,在林中某個角落,一個身影,一下子閃了過去。這個時候萱草已經知道了,自己看到的都是黃昆所經曆過的。所以說,那個身影不會是別人,隻會是黃昆。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竟然有了一種濃濃的悲哀。

  第七十九章 前事

  這個時候,萱草可以說自己對黃昆本來的仇恨已經少了許多,大概是因為看的越多黃昆的以前,越發覺得這個人可憐吧。想到這裏,場景又是一變,這一次是在一個房間裏,媚娘坐在軟塌上麵,身上穿著粉紅色的紗裙,看著麵前坐著的黃昆,奇怪的問道:“你為什麽不看看我呢。”

  黃昆飛快的抬頭看了媚娘一眼,然後又快速的低頭。見到他這個樣子,媚娘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似乎很歡快的樣子。

  “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這樣可愛呢。”媚娘說著,緩緩的從軟塌上麵走了下來,走到了黃昆的麵前,一雙含有水意的眼睛看著麵前的黃昆,問道:“你看我,長的好看嗎?”

  黃昆不說話,隻是看著麵前的媚娘。

  媚娘見到他這個樣子,忍不住嗬嗬的笑了起來,然後又問道:“你知道,為什麽我老喜歡親近你嗎?”

  “……”

  黃昆還是沒有說話,隻是看著麵前的媚娘。媚娘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你可知道,因為你母親在我身體裏下了藥,所以說我一輩子都沒有可能擁有我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也不想讓她的孩子好過!”媚娘說著,一雙媚眼裏閃過一絲絲的冷意。看著媚娘如此,萱草頓時一驚,難道說,這個媚娘有什麽壞主意不成?

  正想著,然後突然聽到媚娘發出一聲尖叫:“啊,啊你,你想幹什麽!”

  黃昆傻傻的看著自己倒在地上的媚娘,目光中閃爍著幾分不解。這個時候,外麵大門突然被一下子打開,黃昆父親猛地快步衝了進來:“發生什麽事情了!”

  “老爺,老爺……”媚娘掙紮著伸手去夠黃昆父親,衣衫淩亂,整個人看著委屈極了。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變成了這個樣子,黃昆父親眼睛立即眯了起來,看了一眼黃昆問道:“你就是這樣對待你母親的嗎!”

  黃昆冷哼了一聲:“她又不是我的母親,況且,也不是我……”他話還沒有說完,就直接被自己的父親一巴掌打的老遠。他撫摸著自己的臉頰,看著自己的父親,目光中寫滿了不可思議。這個時候,媚娘軟軟的靠著他的父親站直身體,委屈的說道:“我本來,我本來隻是想要他過來玩一玩,畢竟,我是他的母親。但是沒有想到,沒有想到他居然對我做出如此禽獸的事情!老爺,你要為我做主啊!”媚娘說著,一雙眼睛看著黃昆的父親,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

  看著媚娘這個樣子,黃昆的父親頓時震怒:“你說什麽,這個不孝子居然……”

  媚娘眼淚無聲的落下,微微低頭。看著媚娘那個模樣,黃昆父親立即對著黃昆吼道:“逆子,還不跪下!”

  黃昆看著媚娘,看著自己的父親,搖了搖頭,然後說道:“夫人如今這個樣子,並非是我所為。若是父親不信,那我也無可奈何。”他說完,轉身就走。見到他要走,黃昆父親更加震怒:“胡說,難道說媚娘還會汙蔑你不成!你可知道,這件事若是傳了出去,對你母親傷害是多大!”

  “我說過了,她不是我母親,最多是黃家的夫人。”聽了母親那兩個字,黃昆忍不住回頭冷哼道。聽了這個話,黃昆父親立即直接大手一卷,就想要把他給卷過來。

  但是黃昆已經不是以前的那般模樣了,見到自己父親如此,立即躲閃開來。

  兩個人開始在室內打了起來,黃昆修為看著應該築基了,但是畢竟年幼,還是不敵父親之手。況且,他對自己的父親也沒有下狠手,還是小心翼翼的。所以說,最終他被父親捆縛了起來。

  看著他這個樣子,黃昆父親怒氣反而不如開始那麽嚴重了。他冷笑著說道:“真是沒有想到,你如今已經是築基期修為了。”黃昆聽了他的話,沒有說話,隻是咬著嘴唇。

  “好了,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媚娘,這樣的事情如果說傳了出去,對你的名聲也不好聽。這樣,我把這個逆子關在禁室內是那年,這樣可能夠讓你心情平複一些?”

  黃昆父親的話讓媚娘有些不解,但是她掃了一眼黃昆,然後就點了點頭,手在黃昆父親身上輕輕撫摸著說道:“奴家知道了,奴家不會把這件事情到處說的。畢竟,他是黃家唯一的有靈根的子嗣了。”

  她把話說到後麵兩個字的時候,聲音有些小。聽了她的話,黃昆父親顯得很是高興,看了一眼黃昆,哼道:“看,若不是你母親如今還在維護你,我定然讓你好看。”

  說完,就拎著黃昆,把黃昆扔到了一個黑漆漆的地方。黃昆一被扔進去,就聽到外麵傳來自己父親的聲音:“每日三餐我會讓人送過來,你隻管好好的思過!”

  這個話音一落,就聽到一陣的腳步聲離去。

  黃昆在禁室裏,左右摸索,最後從自己懷裏頭掏出來了一個火折子。外麵現在是白日,但是裏麵現在卻比深夜還要黑。到處都是黑漆漆的,他身子略有些發抖,但是卻還是堅持著在房間裏走了一圈,這個禁室不算大,但是很潮濕,看的出來有些地方都有綠色的苔蘚。開始幾日,送來的飯菜夥食都是正常的,但是後麵幾日,送來的都是餿掉了。

  他開始不吃,但是餓了沒有辦法,卻也隻能吃了進去。

  後來,他母親以前的一個親信送了一個夜明珠來,還有一些飯食,說道:“少爺,那些餿掉的飯食都是新夫人吩咐那些下人送進來的,少爺可不要怪老爺啊!”

  “哼,他心裏頭本來就隻有那一個夫人罷了,哪裏還有我這個兒子的位置。”黃昆說著,聲音十分冰冷。

  “少爺您若是這樣想,那就太對不起夫人了。您也知道,夫人最大的願望就是看到您和老爺和您小時候一樣相處啊!”那外麵仆人的聲音十分懇切,黃昆不再言語。

  萱草本以為,那個仆人可以送一次飯菜過來,以後也是可以送的。但是也就隻有那一次,那個仆人仿佛消失了一樣,再也沒有來過。聽別的送飯的人說了,說那個仆人被派去執行比較危險的行動,在那次的行動裏,再也沒有回來。黃昆自然是知道是怎麽回事兒,不外乎是因為給自己送飯的事情被發現了而已。

  想到這裏,他就越發沉默寡言,每日都隻是在那裏修煉了。

  三年時間,轉眼似乎就到了。當門被打開的時候,黃昆的父親並沒有出現在門口。他有些疑惑,走了出去。外麵刺眼的陽光讓他好不適應,忍不住用手擋了下。但是他很快發現,這裏,似乎有些不大對。

  路上見過一些丫鬟仆人,見到他都隻是捂嘴躲開,似乎看他就和瘟疫一樣。黃昆雖然說知道自己身上很髒,畢竟三年未曾梳洗過,但是卻也沒有必要讓他們如此看自己啊!

  黃昆疑惑的想著,眉頭皺著。一路前行,突然有一個人過來拉住了他,神神秘秘的說道:“少爺,少爺,您怎麽出來了!”

  黃昆看著拉著自己的人,隱約認得自己以前身邊似乎有過這樣的一個人,應該是母親的手下,就疑惑的問道:“怎麽了,有什麽事情發生嗎?”

  “了不得了,夫人不知道怎麽的,似乎和一個很厲害的門派的人攀了交情。如今,正春風得意著呢,而且,她如今又懷孕了!”

  黃昆聽了這個話,眼睛睜得老大,腦海裏似乎又響起了那個女人的話!

  第八十章 放過

  但是,很顯然這一切都突破了他的認知,和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樣。他咬牙,然後還是走到了自己父親的所在。在那威武的大門前,他徘徊了許久,但是最終還是走了進去,看著他進去了以後,萱草歎了口氣。

  果然,在裏麵他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嗬斥,並且,被痛罵了一頓。

  而旁邊的媚娘則是柔柔的笑著,整個人臉上有著前所未有的母性光輝,不時的撫摸著自己隆起的肚子。

  “你以後記得,要好伺候你的母親,可不能再發生上次那樣的事情了!”

  黃昆父親大聲說著,黃昆不說話,隻是看著那個女人。媚娘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在黃昆父親的耳朵邊說了一句什麽,黃昆父親立即把黃昆驅逐了出去。

  黃昆的房間被改成了在黃家大院子裏最偏僻的地方,一個荒廢的院子。去伺候他的,也不過是幾個老弱病殘。不過,那些人也都是府裏頭的老人了,對他還是很不錯的。

  黃昆咬牙,雖然說心裏頭痛恨,但是最多的卻是無奈。是的,無奈,他沒有能力去改變這一切,因為他現在不能夠獨自出去!

  黃昆在院子裏經曆的事情過的很快,就好像是快進了一樣,他所經曆的無非就是沒有公平的待遇,經常被人嗬斥冷笑。但是,很快這一切改變了,因為媚娘所生的是一個女兒。

  很漂亮的一個女孩子,但是這個卻說明了一件事情,黃昆還是這個家裏頭唯一有靈根的男性子嗣。但是媚娘似乎一點都不在乎,根本就沒有搭理黃昆,隻是照顧著自己的女兒,似乎有了這個女兒就心滿意足了。

  同時,那個女孩子也是有著優秀靈根的孩子,天賦十分聰慧。

  黃昆父親很疼愛這個女兒,一直對那個孩子很是疼愛。

  黃昆冷眼看著這一切,感覺他們才是一家人,自己不過是一個外來分子。

  不過,這樣算的上是平靜的日子,又很快被打破了。這一日,來了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男子,他站在黃家大院上方,命令黃昆父親把他的女兒交出來。但是黃昆父親又怎麽會答應,隻是拒絕。

  沒有想到,隻是因為這個拒絕,所以說他就開始屠殺整個黃家。媚娘摟著那個小姑娘,看著那個男子,跪在地上祈求:“請您饒了這個家裏其他無辜的人吧!”

  “你偷了我們門派裏的聖果,生出來如今這個孩子,她理所當然要歸我們所有。至於其他,不過螻蟻而已!”說完,黃家大院燃起大火,無數人在那裏哀嚎。

  黃昆在第一時間裏逃出了黃家大院,或許是因為那個人根本就沒有在乎那個偏僻的地方,所以說倒也沒有攔著他。媚娘,和那個小姑娘被帶走了。黃昆看著那一個女人弱小的背影,手捏的死死的。都是這個女人,都是這個女人,若不是這個女人,黃家又怎麽會落入到如此田地!如果說,不是因為這個女人,那麽自己又怎麽會家破人亡!

  他沒有回去找自己父親的屍體,而是直接離開,然後四處漂泊。

  萱草看完這一切,歎了口氣。她的師父則是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這樣的人,死了也不足惜。”

  聽了這個話,萱草顯得有些疑惑,看著自己的師父問道:“為什麽,他這麽可憐,如果說,不是那個女人的出現,那麽他也不會落到這樣的下場。說不定,會和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快活的生活在一起。”

  “你真的這樣認為?”白胡子師父有些疑惑的看著萱草,似乎很不明白她為什麽會有這樣的想法。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

  “你也太過天真了一些。你想,凡是男人,無不愛好美色。如果說,他爹爹是那個性子,就算沒有媚娘,也會有別的女人。而且你沒有發現嗎,那個媚娘反擊的最主要原因,也是因為自己受傷了。按照你說的,她也是一個可憐人!”白胡子師父說完,冷哼了一聲:“任何理由都不能作為失敗的理由,更何況那個男人,在自己父親被屠殺的時候,連回頭尋找自己父親的勇氣都沒有,你說這樣的孩子要了有什麽用!”

  “可是,也是他的父親對不起他在前啊!”萱草說著,但是這一次就沒有開始那麽理所當然了。聽了她的話,白胡子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所遇到的事情還是太少了一些,你以後多看幾次就明白了。況且,就算你這一次放過了他,他也不會記得你的好。你知道嗎?”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的點了點頭。看著她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歎了口氣:“也罷,你自己做的決定,那就按照你自己所說的去做吧。但是,如果說你真的要放過他的話,那麽你還要這個天舟嗎!”

  “天舟?”萱草似乎有些奇怪他為什麽會說這個話,疑惑的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難道你沒有想過嗎,他是受了青山派所托過來要天舟。如果說,你放了他,他到時候要怎麽回去交差?”

  “管他如何交差,我這個天舟本來就是以師父的名義買的,我隻管說是師父的,他也沒有什麽法子。就算青山派的人過來找師父,難道說師父就怕了不成?”

  白胡子師父聽了這個話,眼神顯得柔和了一些,點了點頭說道:“還好你沒有糊塗到底,若是你直接想著把天舟給送出去,我隻怕要考慮是否收過你這個徒兒了。”

  “……”

  萱草聽了這個話,頓時大囧,自己難道說看著就好像是一個包子嗎,專門喊人過來咬一口的?自己可沒有這樣覺得過,但是剛才師父說的話,卻明顯是這個意思。

  想到這裏,她看師父的目光就有了幾分不滿。

  這個時候,她師父又揮了揮手,場景又變得正常了。黃昆正一臉厭惡的看著他們,皺眉說道:“你們對我做了什麽!如果說你們要殺要剮都悉隨尊便!”

  聽了黃昆的話,萱草歎了口氣,然後看著麵前的黃昆說道:“我並不想要你的性命,雖然說你算計了我,但是當初你待我也算不錯。但是我要說一句,以前的事情,隻管讓他過去就好了。如果說背負的太多,很容易讓自己整個人崩潰掉的。”

  “哼,你們,你們對我做了什麽!”黃昆對於萱草說的話並不領情,隻是睜大了眼睛,不滿的看著萱草。萱草看著黃昆這個樣子,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放心,我說過了,我不會對你如何的。”

  說到這裏,萱草頓了頓,然後說:“我會放你走。”

  “什麽?”黃昆似乎沒有想到會是這個回答,眼睛瞪的滾圓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留著你也沒有什麽用處,我可以放你走。”

  “然後呢!”

  “天舟你不能帶走,但是外麵那個人你可以帶走。我也不會把這裏發生的事情告訴他,我和你一樣,不想讓他知道這裏發生的事情。同時,我師父會出現,並且和我們一塊兒會青山派,當眾帶著天舟走,並不會給你們帶來麻煩。”

  “你有什麽目的!”黃昆聽了這個話,首先並不是感激,反而下意識反映是疑惑。

  “你我有什麽好圖的。”萱草聽了黃昆的話,冷哼了一聲。

  第八十一章 聊一聊

  萱草的話,倒是讓黃昆沉默了,過了一會兒,他開口說道:“這一次的事情,我記得了,下一次會還給你的。”

  萱草看著麵前的黃昆,歎了口氣說道:“我不可能留在這裏了,我不指望你能夠還給我,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記得我了。免得,你再想什麽計謀來算計我。”

  聽了萱草的話,黃昆冷笑了一聲,並沒有說話。

  “你出去吧。”

  這個時候,白胡子師父開口了。聽了這個話,黃昆的身子一下子就可以動了,他回頭看了一眼萱草,然後頭也不回的走掉了。看著黃昆走掉了以後,萱草歎了口氣,然後就坐在了那裏。

  看著萱草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嘿嘿的笑了笑,然後說道:“你可想知道,那個媚娘,和那個媚娘的女兒後來如何?”

  萱草看著自己師父那個樣子,下意識的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不想知道了,或許說,知道的越多,就越發的累吧。我現在,恨不得根本就不知道他曾經發生過什麽。”

  白胡子師父聽了萱草的話,反而有些不滿意:“哼,你這個樣子可是一點趣都沒有。”

  萱草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壓根沒有理會,直接說道:“後果不外有幾個,其一,是那個媚娘在那裏幾麵討好,結果很厲害,在那裏過的很舒服。同時,她的女兒靈根那麽好,那些人專門為了她去,肯定是有自己的目的,總之是不會虐待她的!”

  白胡子師父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不錯,你說的這點很有可能。”

  “其二,那就是因為媚娘心裏頭真心有那個黃昆的父親,在那裏以後,鬱鬱寡歡,沒多久就死去了。不過,我看那個媚娘的樣子,如果說她能活著,肯定不會想著要去死去的,特別是還有女兒,所以我覺得她現在應該過的很好,至少說,要比黃昆要好。”萱草說著,就抬頭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點了點頭,稱讚道:“你說的不錯,按照你這樣一說,確實也沒有什麽意思,算了,我也不想看了。”他說著,就搖搖晃晃的走到了萱草的床上,直接躺了上去。

  看著自己師父如此,萱草立即大驚,看著麵前的師父:“師父,那個床是我的!”

  白胡子師父點了點頭,很理所當然的說道:“我知道啊。”

  “但是,您,您……”

  萱草手指頭伸的老長,指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人老了,年齡大了,不過是施法一會兒,就累了。所以說,想要休息一會兒,難道說這樣都不可以嗎。”萱草聽著自己師父這個話,總感覺裏麵有幾分哀怨的味道,於是也不好繼續多說下去了,隻是看著自己麵前的白胡子師父。

  白胡子師父笑了笑,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怎麽,難道說你也要來睡?”

  萱草聽了這個話,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也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氣的,她大聲說道:“師父,您說什麽呢,男女授受不親,我又怎麽可以和師父一塊兒睡!”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半獸女王之最強機甲師 吃貨紅包群 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入骨相思君可知 重生之天運符師 就愛撩那個小正經 銀河盡頭的小飯館 萬象師[全息] 嬌寵美人魚 如何當好一隻毛團 天靈靈地靈靈 快穿女配生死簿 六界搬運工 思我鈞天奏 卦外桃花 一條被拋棄的龍 鏖仙 星際修真生活 爆萌美人魚:上神,抱抱嘛 天命為凰 海盜 [異能]“普通人” 傅家金龍傳奇之大風沙 修真之鳳凰台上 魔修求生指南 珠玉仙途 青詭紀事 (修真)師兄非良善 劍君 殺手穿越之鳳點江山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