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75節

  這個時候,黃昆開口了:“其實,我是已經聯係上了薛嶽他們。並且把天舟上麵的事情告訴他們了,他們現在所想的是,上天舟然後把那兩個人給抓住,你看怎麽樣?”

  “挺好的啊,就和我們當初想的差不多。”

  萱草點了點頭,旁邊的石頭點頭也是很歡快的。看到他們兩個人都點頭了以後,黃昆似乎鬆了口氣,笑著說道:“既然如此,到時候他們來的時候我再聯係你吧。”

  萱草應了下來,然後他就和石頭出去了。萱草看著黃昆的背影,歎了口氣,這個時候,她師父突然不知道從哪裏出來了,努了努嘴巴,就有傀儡去關門了。看著她師父那個樣子,萱草頓時有些不滿:“這個是我的傀儡還是你的傀儡啊,為什麽現在都這樣聽你的話!”

  白胡子師父倒是顯得無所謂:“有什麽區別嗎,你是我的徒兒,你的不就是我的嗎!”說完,就往那裏一坐。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咬了咬嘴唇,然後坐在了他的旁邊,看著麵前的東西。

  看著她的樣子,白胡子師父笑著問道:“怎麽,你沒有想到還有那些人的參與?”

  萱草點了點頭,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以為,最起碼,我們都是朋友的。”

  “你啊,不要想的太多了,朋友什麽的這種東西,也都是建立在有沒有實力,或者說有沒有利益衝突上麵的。最起碼,也要共過患難你才好意思開口說是朋友。你和那幾個人,算是共了什麽患難?”白胡子師父說著,臉上頗有幾分不屑。

  “那,師父,你為什麽說要對我這樣好?”

  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臉上還是米有什麽表情,很直白的說:“好玩啊,你看看,我現在修為到了如此地步。如果說就算是閉關修煉,沒有足夠的年數,也不可能有什麽突破。但是你就不一樣了,我看著你,到處折騰,到處跑,豈不是很有意思!至少比我一個人閉門修煉,要好玩的許多。況且,你的命當初是我給的,如今自然是要看看你會長成什麽樣子。如果說,長的歪了,那就直接毀掉,豈不是很方便?”

  聽了這個話,萱草心裏頭一陣陣發寒,不知道要說什麽才好。

  她想過很多,想過很多師父對自己好的理由,但是沒有想到一個理由會是這樣的。好玩……僅此而已。或許說,自己這樣的生命,在他們所謂強者眼中,真的是不屑一顧的。

  第七十四章 再次出手

  對於自己說的話,白胡子師父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反而饒有興趣的看著萱草。萱草咬了咬嘴唇,然後抬頭看著自己的師父,問道:“那,不知道在師父的眼中,如今看戲可看的還好。”

  “不錯,挺好的,比一些無聊的人有意思多了。”白胡子師父說道這裏,眉頭突然皺了起來,然後嘴角微微翹起:“看來,更有意思的來了,你去開門吧。”

  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萱草愣了愣,這個時候,她聽到外麵傳來一陣陣敲門的聲音。本來,她是可以直接讓那傀儡去開門的,但是剛才師父說,讓自己去開門,所以說萱草還是自己去開的門。

  一開門,文士立即從外麵走了進來,然後還不等萱草反映過來,立即把門給關上了。看到文士這個樣子,萱草顯得有些驚訝:“你這個是幹什麽呢?”

  文士看著萱草的目光就有了幾分哀求:“我能夠在你這裏躲一會兒嗎!”

  萱草看著文士,忍不住笑了起來:“你是不是已經忘記了上次你是怎麽對待我的,怎麽如會想到到我這裏來躲藏呢?”聽了萱草的話,文士臉上有幾分苦澀,然後歎了口氣說道:“我也算是引狼入室了,況且你如今這裏有那些傀儡,我怎麽敢對你不敬。”

  “哦?”萱草倒是對他的話並不十分的相信,因為她覺得麵前這個人嘴巴裏說出來的話,裏麵十句有九句是真的就不錯了。但是自己現在就算留著他在這裏也沒什麽,反正自己師父在這裏。她想著,就看了一眼自己師父坐著的地方。但是這一看過去,她發現,自己的師父不見了。不過這個也不奇怪,自己師父每次都是神出鬼沒的。

  “行吧,你自己要在這裏躲一會兒,那就躲一會兒好了。”萱草說著,掃了一眼麵前的文士,然後就自己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麵。見到她如此,文士也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萱草不時的掃一眼文士,心裏頭倒是有幾分奇怪。畢竟,文士這個樣子的時候還是很少的。而且,文士到底為什麽要躲起來,是因為他所謂的前輩呢,還是因為黃昆等人呢?

  這些問題都在萱草腦海裏不斷的跳躍,但是她卻不好問出來,所以說,隻是不時的看幾眼文士。文士被她看的有幾分不好意思了,微微低垂著頭說道:“其實,其實……”

  “其實什麽?”萱草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文士。

  突然,文士身上閃出來一道白色的光芒,直衝衝的向著萱草卷去。這個時候,萱草身邊的一個傀儡,快速的擋在了萱草的麵前,身上立即被那條白線捆縛住了。

  文士眨了眨眼睛,似乎沒有想到萱草居然沒有被捆住,顯得有些意外。

  “你這個人,到底是什麽意思!”

  萱草怒視著麵前的文士,文士勾了勾唇角:“沒有什麽,我隻不過是過來鍛煉下你的反應能力而已。”說完,他站起來就要走。

  “這樣簡單就想走!”

  萱草說著,就拔下自己頭上的發簪,一道水箭快速向他射去。

  文士躲開的時候,卻被旁邊一個拿著劍的傀儡給刺傷了。文士捂著自己的傷口,看著麵前的萱草:“你可別忘記了,你的師父還沒有來,但是我的前輩已經來了。如果說你對我做出來什麽,我想我那個前輩也會對外麵的你的朋友做出來什麽!”

  萱草聽了這個話,眼睛微微眯著:“你覺得這個能夠威脅到我嗎?”

  “不是覺得,而是肯定能夠威脅到你。”

  文士說著,臉上的笑容有幾分自得。看著麵前的文士,萱草突然感覺一陣陣惡心。她搖了搖手:“你走吧,快點滾,走的越遠越好。”

  聽了她的話,文士就直接開門走了。

  看著文士那個樣子,萱草感覺自己氣沒有地方撒,隻能自己嘔悶氣,難受死了。這個時候,旁邊的一個傀儡去關了門,萱草回頭,看到自己的師父又坐在了那裏,手裏頭還端著一盤瓜子,看樣子就和在看好戲差不多。

  “師父,你剛才為什麽不出手!”

  “怎麽沒有觸手,你難道覺得你這麽差的傀儡會幫你當這神仙索嗎!”白胡子師父說完,手一伸,那白色的繩索立即飛到了他的手上,他拿手上看了看,嘴角有幾分諷刺:“這個神仙索是最差的了,不過,用來對付你卻是綽綽有餘了!”

  聽了這個話,萱草本來因為那個文士而染上的怒氣,一下子就衝著白胡子師父發了起來:“你說的是什麽話,如果說不是你把我扔出來,身上什麽都沒有給我留的話,我會像是現在這樣狼狽嗎!”

  “我如果給你留了什麽東西,你倒是不會像是現在這樣的狼狽,而是會直接性命不保。”白胡子師父說著,手上突然冒出來一團乳白色的火焰,然後那條白色的繩索就在他的伸手來回扭動著,就好像是在掙紮一樣。萱草看著這一幕,有些吃驚,不時的抬頭看了一眼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過了一會兒,對著那團火焰吹了口氣,然後笑著說道:“好了。”

  說完,手一揚,那個看似短了不少的白色繩索就立即飛向了萱草。萱草下意識的要躲,但是卻感覺到那個繩索一下子紮在了她的頭上。

  “這個是?”萱草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新任發帶,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

  “你不是說我什麽都沒給你準備過嗎,我剛才看了一下,那個材料還算是不錯,就給你重新煉製了下,好歹是可以用的,怎麽,難道說不喜歡?”

  白胡子師父說著,臉上顯得有幾分疑惑。

  看著白胡子師父這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沒有說話。看到萱草不說話,白胡子師父皺了皺眉頭,然後也就沒有說話了。估計在心裏頭琢磨,這個徒弟怎麽這麽奇怪啊,開始沒給她東西說沒給東西,但是如今給了,卻又不說話,連喜歡不喜歡都不說一聲的。

  不過,萱草這個時候可沒有功夫去想這些,她隻是感覺,自己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自己的這個師父,到底對自己是什麽樣子的呢。難道說,真的是和養了一隻什麽寵物一樣,喜歡的時候就摸一摸,忘記的時候就直接拋到腦後了嗎?萱草開始糾結了,而且是十分的糾結,這個糾結也不能夠怪她。但是這個白胡子師父真的是太奇怪了,和別人都不一樣。

  到了晚上,薛嶽就來找了萱草,讓她放開天舟上麵的結界,讓其他人進來。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應了。同時,她也感覺到了,一放開結界,就立即有三個人上了天舟。

  同時,有人上天舟的這件事情也驚動了天舟上麵的其他人。

  “萱草,你到底什麽意思,你怎麽又放了其他人上天舟!”文士不滿的看著萱草,怒目相對。看著文士那個樣子,萱草立即覺得這個人其實是過來秀下限的吧,不然的話,怎麽這樣無恥的話都能說的出來。

  “我想,你似乎忘記今天在我房間裏做出來的事情了吧。況且,你又是什麽人,這個天舟是我的。我想讓多少人上來都可以,和你又有什麽關係!”

  萱草厭惡的看著麵前的文士。

  這個時候,石頭猛地瞪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文士,皺眉說道:“你今天又去騷擾萱草了!”

  文士冷哼了一聲,看著新上天舟的幾個人。

  第七十五章 朋友的選擇

  新上天舟的人其實文士裏麵有一個還很熟悉,那就是薛嶽。薛嶽這個時候也不和以前一樣淡定了,他看著麵前的文士,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實在是沒有想到,有一天我們會站在對立的方向。”

  聽了這個話,文士立即冷哼了一聲:“看來,你們已經知道我的底細了。”

  “好了,不用說那麽多了,反正直接全部擒下就可以了。”文士的前輩打斷了文士的話,直接說道。薛嶽壓根不理會那個人,看著文士,問道:“你怎麽會和那些人走在一起,我不知道你還記得不記得。當初,我們好歹也是同生共死過的人!”

  “對,這個一點都沒錯。但是很簡單,他們出的價錢還不錯。你也不想想,你是大門派裏的人,而我呢,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散修。如果說我沒有什麽機會能夠入了門派的話,那我一輩子也就隻能是一個散修!”文士說著,眼睛瞪的滾圓,看著麵前的薛嶽。薛嶽聽了這個話,歎了口氣。石頭卻怒了起來:“我以為你本來就是他們派來的臥底,沒有想到,你不過是為了利益!”

  “你別說的那麽好聽,每個人都有價值,你沒有做出來一些事情,不過是因為別人很粗的價格不夠而已。如今,這一次讓我做的事情價格夠了,所以我就做了。”他說完,看了一眼萱草,冷聲說:“看來,這一切,是你們早有預謀的了!”

  黃昆站了出來,擋在了萱草的麵前,看著文士說道:“我早就對你有些奇怪了,特別是你頻繁的放出的通訊符。”

  “我說,他們兩個人也不會做出來這樣的事情,最起碼不會這樣絕。原來,事情的背後有你,那就沒什麽話好說了。”文士看著黃昆,點了點頭,然後看著薛嶽,說道:“你覺得這一次有把握留下來我們嗎?”

  薛嶽看著文士,歎了口氣說道:“如果說,你一開始就逃離的話,估計沒有把握。但是如今在這個天舟裏麵,你們是不可能隨意出去的,那你們就不可能能夠逃離。”他說完,然後指了指自己身邊一個中年人,然後說道:“這個是青禾子,是我的師父,旁邊的是青嵐,是我的師叔。”說完他就看著麵前的文士,說道:“如果說,你現在肯回頭,我會請他們饒了你一命的。”

  “看來,你們果然是早就計劃好了。我真是沒有想到,石頭和萱草,你們兩個演戲起來也還是不錯的。那麽,萱草你的師父是不會來了!”萱草看著麵前的文士沒有說話,她才不會告訴麵前這個男人,自己的師父已經來了。

  看到萱草沒有說話,文士隻當是她默認了。見到她默認了以後,文士臉上的臉色更差,咳嗽了兩聲,然後說道:“真是沒有想到,如今我居然是被這兩個人給騙了。”

  “好了,少囉嗦!”

  青禾子第一個出手,青嵐也出手了。幾個人打在了一起,萱草看著他們劈裏啪啦的,毀了天舟上麵不少東西,心口都是他那個的。這個不是他們的東西他們自然是不心疼的,否則的話,怎麽會趕出來這樣肆意破壞的事情。

  萱草心裏頭恨的牙癢癢的,但是卻一點法子都沒有。

  很快,幾個人就分出來了勝負,畢竟青禾子和青嵐兩個人的修為都到了金丹期。文士是被抓起來了,而另外一個金丹期的人則是直接被殺掉了。而且殺掉了以後,連金丹都被取了出來。

  萱草看著這一幕,眼睛瞪的滾圓。她實在沒有想到,修真者之間打架,居然也會取走金丹。薛嶽似乎發覺了萱草的不對勁,對著她笑了笑,然後說道:“這樣的事情,如果說斬草不除根的話,一定會有後患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有些麻木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這個樣子,薛嶽歎了口氣,沒有說話。這個時候,青禾子走到了萱草的麵前,皺眉說道:“小姑娘,你把這個天舟的控製權交給黃昆吧。”

  “為什麽?”

  萱草看著麵前的那個青禾子,她是真的不理解青禾子說的話。

  “這個天舟,我們青山派要用。而且,黃昆這一次立下大功,所以說這個也算是我們獎賞給他的。”

  “這個天舟是我花靈石買的,怎麽在你口中,就成了你們青山派的財產。”萱草聽了那個青禾子的話,隻覺得好笑。青禾子聽了這個話,冷哼了一聲:“如果說沒有我們過來幫忙的話,你這個天舟也早就落到了那些人的手裏頭。所以說如今讓你隻是把天舟交出來就是不錯的了,怎麽,難道說你還覺得不滿意嗎!”

  萱草還想說什麽,但是卻被薛嶽給拉住了。薛嶽不好意思的對著他師父笑了笑說道:“師父,你放心,這個天舟肯定會給黃昆的。萱草隻是一時還沒有想過來,她不會故意和我們青山派做對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下意識的就看著薛嶽。薛嶽對著她皺了皺眉頭,示意她不要說話。看著薛嶽那個樣子,萱草就閉上了嘴巴。青禾子聽了薛嶽的話,還是有些不滿,冷哼了一聲,然後又對著薛嶽說道:“你要記得,你已經和你師妹結為道侶了,可不能在外麵肆意妄為。”

  “師父說的哪裏話,徒兒不會的。”薛嶽聽了這個話,立即搖頭。

  看著薛嶽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就隻想吐麵前這個看似高大的人一口。她覺得,這些人看著居然比自己那個奇怪的師父還要可惡,自己的那個師父和這幾個人比起來,真的是可愛的不得了。

  想到這裏,萱草就嘔的沒辦法。那兩個人看這裏處理好了以後,就讓萱草打開了天舟的結界,然後領著那個文士走了。看著他們走了以後,薛嶽歎了口氣,然後對著萱草和黃昆還有石頭說:“這一次,謝謝你們了。”

  石頭笑了笑,然後說道:“沒什麽我們都是朋友嗎!”

  黃昆也略有些含蓄的笑了笑,這個時候,薛嶽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這一次做的很不錯,剛才看的出來,我師父和我的師叔對你都十分滿意,看來過不了多久,我們就要成為同門師兄弟了。”

  “哪裏,哪裏,師兄在門派裏比我早去那麽些日子,到時候還要你多多關照!”黃昆說著,對著薛嶽拱了拱手。看著黃昆這個樣子,薛嶽笑了笑,然後說道:“你也不用自謙了,我看你的樣子,說不定過不了多久就直接混到我頭上去了。”

  萱草看著他們一團和氣,忍不住皺眉問道:“那麽,黃大哥,你現在還要我這個天舟嗎!”

  黃昆聽了這個話,顯得有幾分不好意思,皺眉說道:“這個,不是我的意思,是青山派長輩的意思。如果說,你不給的話,我也不好回去和他們交差啊!”

  這個時候,旁邊的薛嶽也跟著說:“對啊,你這個天舟買了多少靈石,讓還多少補給你一些,看看這樣可以不可以!”

  聽了這個話,黃昆臉色頓時有些差,咳嗽了兩聲,然後說道:“這個天舟的價格,著實有些不菲。”

  薛嶽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黃昆,然後又看了一眼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青山派裏還有些事情,如今那些搗亂的人鬧的比較大,我不能一直在這裏待著,我還是先走了。”

  說完,就示意萱草開防護罩。

  萱草看了一眼薛嶽,知道他這個意思,是已經代表他做出了選擇。

  第七十六章 逼迫

  其實,薛嶽這個選擇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奇怪不是?畢竟,對於薛嶽來說,可能說黃昆更和他親密一些。畢竟,兩個人在一起相處過那麽長時間,況且,黃昆馬上就會去青山派,可以說是兩邊就是一家人了。

  那麽,自己被舍棄,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萱草想著就覺得好笑,但是卻又笑不出來。但是她還是點了點頭,放開了防護罩。石頭見著薛嶽要走,還傻乎乎的問道:“你才來,怎麽就要走?”

  薛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道:“你也知道芊雪的性子,如果說我不早點回去的話,隻怕她又要胡思亂想了。”

  聽了這個話,石頭點了點頭,雖然說臉上還是有些不解,但是還是看著他走了。看到他走了以後,黃昆看著萱草說道:“那,我們剩下來的話,就去你房間裏去說?”

  “我也要去!”

  石頭聽了這個話,下意識的發覺萱草的臉色有些不對,立即開口說道。但是黃昆卻搖了搖頭:“你不用了去,我和她的話比較私人。”

  “黃昆,你可要仔細想清楚。如果說你真的要了這個天舟的話,我會看不起你的!”石頭說這個話說的很認真。黃昆回頭看了一眼石頭,然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萱草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沒有什麽好選的了。如今,自己師父說的話,差不多自己已經看到了結果。或許說,過程有些不一樣,但是結果還是差不多的。她領著黃昆,到了自己的房間裏,坐下,然後看著黃昆。黃昆這個時候,就直接坐在了她的對麵,看著她,過了許久,歎了口氣說道:“真是對不起。”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