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75節

  這個時候,黃昆開口了:“其實,我是已經聯係上了薛嶽他們。並且把天舟上麵的事情告訴他們了,他們現在所想的是,上天舟然後把那兩個人給抓住,你看怎麽樣?”

  “挺好的啊,就和我們當初想的差不多。”

  萱草點了點頭,旁邊的石頭點頭也是很歡快的。看到他們兩個人都點頭了以後,黃昆似乎鬆了口氣,笑著說道:“既然如此,到時候他們來的時候我再聯係你吧。”

  萱草應了下來,然後他就和石頭出去了。萱草看著黃昆的背影,歎了口氣,這個時候,她師父突然不知道從哪裏出來了,努了努嘴巴,就有傀儡去關門了。看著她師父那個樣子,萱草頓時有些不滿:“這個是我的傀儡還是你的傀儡啊,為什麽現在都這樣聽你的話!”

  白胡子師父倒是顯得無所謂:“有什麽區別嗎,你是我的徒兒,你的不就是我的嗎!”說完,就往那裏一坐。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咬了咬嘴唇,然後坐在了他的旁邊,看著麵前的東西。

  看著她的樣子,白胡子師父笑著問道:“怎麽,你沒有想到還有那些人的參與?”

  萱草點了點頭,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以為,最起碼,我們都是朋友的。”

  “你啊,不要想的太多了,朋友什麽的這種東西,也都是建立在有沒有實力,或者說有沒有利益衝突上麵的。最起碼,也要共過患難你才好意思開口說是朋友。你和那幾個人,算是共了什麽患難?”白胡子師父說著,臉上頗有幾分不屑。

  “那,師父,你為什麽說要對我這樣好?”

  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臉上還是米有什麽表情,很直白的說:“好玩啊,你看看,我現在修為到了如此地步。如果說就算是閉關修煉,沒有足夠的年數,也不可能有什麽突破。但是你就不一樣了,我看著你,到處折騰,到處跑,豈不是很有意思!至少比我一個人閉門修煉,要好玩的許多。況且,你的命當初是我給的,如今自然是要看看你會長成什麽樣子。如果說,長的歪了,那就直接毀掉,豈不是很方便?”

  聽了這個話,萱草心裏頭一陣陣發寒,不知道要說什麽才好。

  她想過很多,想過很多師父對自己好的理由,但是沒有想到一個理由會是這樣的。好玩……僅此而已。或許說,自己這樣的生命,在他們所謂強者眼中,真的是不屑一顧的。

  第七十四章 再次出手

  對於自己說的話,白胡子師父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反而饒有興趣的看著萱草。萱草咬了咬嘴唇,然後抬頭看著自己的師父,問道:“那,不知道在師父的眼中,如今看戲可看的還好。”

  “不錯,挺好的,比一些無聊的人有意思多了。”白胡子師父說道這裏,眉頭突然皺了起來,然後嘴角微微翹起:“看來,更有意思的來了,你去開門吧。”

  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萱草愣了愣,這個時候,她聽到外麵傳來一陣陣敲門的聲音。本來,她是可以直接讓那傀儡去開門的,但是剛才師父說,讓自己去開門,所以說萱草還是自己去開的門。

  一開門,文士立即從外麵走了進來,然後還不等萱草反映過來,立即把門給關上了。看到文士這個樣子,萱草顯得有些驚訝:“你這個是幹什麽呢?”

  文士看著萱草的目光就有了幾分哀求:“我能夠在你這裏躲一會兒嗎!”

  萱草看著文士,忍不住笑了起來:“你是不是已經忘記了上次你是怎麽對待我的,怎麽如會想到到我這裏來躲藏呢?”聽了萱草的話,文士臉上有幾分苦澀,然後歎了口氣說道:“我也算是引狼入室了,況且你如今這裏有那些傀儡,我怎麽敢對你不敬。”

  “哦?”萱草倒是對他的話並不十分的相信,因為她覺得麵前這個人嘴巴裏說出來的話,裏麵十句有九句是真的就不錯了。但是自己現在就算留著他在這裏也沒什麽,反正自己師父在這裏。她想著,就看了一眼自己師父坐著的地方。但是這一看過去,她發現,自己的師父不見了。不過這個也不奇怪,自己師父每次都是神出鬼沒的。

  “行吧,你自己要在這裏躲一會兒,那就躲一會兒好了。”萱草說著,掃了一眼麵前的文士,然後就自己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麵。見到她如此,文士也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萱草不時的掃一眼文士,心裏頭倒是有幾分奇怪。畢竟,文士這個樣子的時候還是很少的。而且,文士到底為什麽要躲起來,是因為他所謂的前輩呢,還是因為黃昆等人呢?

  這些問題都在萱草腦海裏不斷的跳躍,但是她卻不好問出來,所以說,隻是不時的看幾眼文士。文士被她看的有幾分不好意思了,微微低垂著頭說道:“其實,其實……”

  “其實什麽?”萱草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文士。

  突然,文士身上閃出來一道白色的光芒,直衝衝的向著萱草卷去。這個時候,萱草身邊的一個傀儡,快速的擋在了萱草的麵前,身上立即被那條白線捆縛住了。

  文士眨了眨眼睛,似乎沒有想到萱草居然沒有被捆住,顯得有些意外。

  “你這個人,到底是什麽意思!”

  萱草怒視著麵前的文士,文士勾了勾唇角:“沒有什麽,我隻不過是過來鍛煉下你的反應能力而已。”說完,他站起來就要走。

  “這樣簡單就想走!”

  萱草說著,就拔下自己頭上的發簪,一道水箭快速向他射去。

  文士躲開的時候,卻被旁邊一個拿著劍的傀儡給刺傷了。文士捂著自己的傷口,看著麵前的萱草:“你可別忘記了,你的師父還沒有來,但是我的前輩已經來了。如果說你對我做出來什麽,我想我那個前輩也會對外麵的你的朋友做出來什麽!”

  萱草聽了這個話,眼睛微微眯著:“你覺得這個能夠威脅到我嗎?”

  “不是覺得,而是肯定能夠威脅到你。”

  文士說著,臉上的笑容有幾分自得。看著麵前的文士,萱草突然感覺一陣陣惡心。她搖了搖手:“你走吧,快點滾,走的越遠越好。”

  聽了她的話,文士就直接開門走了。

  看著文士那個樣子,萱草感覺自己氣沒有地方撒,隻能自己嘔悶氣,難受死了。這個時候,旁邊的一個傀儡去關了門,萱草回頭,看到自己的師父又坐在了那裏,手裏頭還端著一盤瓜子,看樣子就和在看好戲差不多。

  “師父,你剛才為什麽不出手!”

  “怎麽沒有觸手,你難道覺得你這麽差的傀儡會幫你當這神仙索嗎!”白胡子師父說完,手一伸,那白色的繩索立即飛到了他的手上,他拿手上看了看,嘴角有幾分諷刺:“這個神仙索是最差的了,不過,用來對付你卻是綽綽有餘了!”

  聽了這個話,萱草本來因為那個文士而染上的怒氣,一下子就衝著白胡子師父發了起來:“你說的是什麽話,如果說不是你把我扔出來,身上什麽都沒有給我留的話,我會像是現在這樣狼狽嗎!”

  “我如果給你留了什麽東西,你倒是不會像是現在這樣的狼狽,而是會直接性命不保。”白胡子師父說著,手上突然冒出來一團乳白色的火焰,然後那條白色的繩索就在他的伸手來回扭動著,就好像是在掙紮一樣。萱草看著這一幕,有些吃驚,不時的抬頭看了一眼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過了一會兒,對著那團火焰吹了口氣,然後笑著說道:“好了。”

  說完,手一揚,那個看似短了不少的白色繩索就立即飛向了萱草。萱草下意識的要躲,但是卻感覺到那個繩索一下子紮在了她的頭上。

  “這個是?”萱草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新任發帶,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

  “你不是說我什麽都沒給你準備過嗎,我剛才看了一下,那個材料還算是不錯,就給你重新煉製了下,好歹是可以用的,怎麽,難道說不喜歡?”

  白胡子師父說著,臉上顯得有幾分疑惑。

  看著白胡子師父這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沒有說話。看到萱草不說話,白胡子師父皺了皺眉頭,然後也就沒有說話了。估計在心裏頭琢磨,這個徒弟怎麽這麽奇怪啊,開始沒給她東西說沒給東西,但是如今給了,卻又不說話,連喜歡不喜歡都不說一聲的。

  不過,萱草這個時候可沒有功夫去想這些,她隻是感覺,自己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自己的這個師父,到底對自己是什麽樣子的呢。難道說,真的是和養了一隻什麽寵物一樣,喜歡的時候就摸一摸,忘記的時候就直接拋到腦後了嗎?萱草開始糾結了,而且是十分的糾結,這個糾結也不能夠怪她。但是這個白胡子師父真的是太奇怪了,和別人都不一樣。

  到了晚上,薛嶽就來找了萱草,讓她放開天舟上麵的結界,讓其他人進來。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應了。同時,她也感覺到了,一放開結界,就立即有三個人上了天舟。

  同時,有人上天舟的這件事情也驚動了天舟上麵的其他人。

  “萱草,你到底什麽意思,你怎麽又放了其他人上天舟!”文士不滿的看著萱草,怒目相對。看著文士那個樣子,萱草立即覺得這個人其實是過來秀下限的吧,不然的話,怎麽這樣無恥的話都能說的出來。

  “我想,你似乎忘記今天在我房間裏做出來的事情了吧。況且,你又是什麽人,這個天舟是我的。我想讓多少人上來都可以,和你又有什麽關係!”

  萱草厭惡的看著麵前的文士。

  這個時候,石頭猛地瞪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文士,皺眉說道:“你今天又去騷擾萱草了!”

  文士冷哼了一聲,看著新上天舟的幾個人。

  第七十五章 朋友的選擇

  新上天舟的人其實文士裏麵有一個還很熟悉,那就是薛嶽。薛嶽這個時候也不和以前一樣淡定了,他看著麵前的文士,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實在是沒有想到,有一天我們會站在對立的方向。”

  聽了這個話,文士立即冷哼了一聲:“看來,你們已經知道我的底細了。”

  “好了,不用說那麽多了,反正直接全部擒下就可以了。”文士的前輩打斷了文士的話,直接說道。薛嶽壓根不理會那個人,看著文士,問道:“你怎麽會和那些人走在一起,我不知道你還記得不記得。當初,我們好歹也是同生共死過的人!”

  “對,這個一點都沒錯。但是很簡單,他們出的價錢還不錯。你也不想想,你是大門派裏的人,而我呢,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散修。如果說我沒有什麽機會能夠入了門派的話,那我一輩子也就隻能是一個散修!”文士說著,眼睛瞪的滾圓,看著麵前的薛嶽。薛嶽聽了這個話,歎了口氣。石頭卻怒了起來:“我以為你本來就是他們派來的臥底,沒有想到,你不過是為了利益!”

  “你別說的那麽好聽,每個人都有價值,你沒有做出來一些事情,不過是因為別人很粗的價格不夠而已。如今,這一次讓我做的事情價格夠了,所以我就做了。”他說完,看了一眼萱草,冷聲說:“看來,這一切,是你們早有預謀的了!”

  黃昆站了出來,擋在了萱草的麵前,看著文士說道:“我早就對你有些奇怪了,特別是你頻繁的放出的通訊符。”

  “我說,他們兩個人也不會做出來這樣的事情,最起碼不會這樣絕。原來,事情的背後有你,那就沒什麽話好說了。”文士看著黃昆,點了點頭,然後看著薛嶽,說道:“你覺得這一次有把握留下來我們嗎?”

  薛嶽看著文士,歎了口氣說道:“如果說,你一開始就逃離的話,估計沒有把握。但是如今在這個天舟裏麵,你們是不可能隨意出去的,那你們就不可能能夠逃離。”他說完,然後指了指自己身邊一個中年人,然後說道:“這個是青禾子,是我的師父,旁邊的是青嵐,是我的師叔。”說完他就看著麵前的文士,說道:“如果說,你現在肯回頭,我會請他們饒了你一命的。”

  “看來,你們果然是早就計劃好了。我真是沒有想到,石頭和萱草,你們兩個演戲起來也還是不錯的。那麽,萱草你的師父是不會來了!”萱草看著麵前的文士沒有說話,她才不會告訴麵前這個男人,自己的師父已經來了。

  看到萱草沒有說話,文士隻當是她默認了。見到她默認了以後,文士臉上的臉色更差,咳嗽了兩聲,然後說道:“真是沒有想到,如今我居然是被這兩個人給騙了。”

  “好了,少囉嗦!”

  青禾子第一個出手,青嵐也出手了。幾個人打在了一起,萱草看著他們劈裏啪啦的,毀了天舟上麵不少東西,心口都是他那個的。這個不是他們的東西他們自然是不心疼的,否則的話,怎麽會趕出來這樣肆意破壞的事情。

  萱草心裏頭恨的牙癢癢的,但是卻一點法子都沒有。

  很快,幾個人就分出來了勝負,畢竟青禾子和青嵐兩個人的修為都到了金丹期。文士是被抓起來了,而另外一個金丹期的人則是直接被殺掉了。而且殺掉了以後,連金丹都被取了出來。

  萱草看著這一幕,眼睛瞪的滾圓。她實在沒有想到,修真者之間打架,居然也會取走金丹。薛嶽似乎發覺了萱草的不對勁,對著她笑了笑,然後說道:“這樣的事情,如果說斬草不除根的話,一定會有後患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有些麻木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這個樣子,薛嶽歎了口氣,沒有說話。這個時候,青禾子走到了萱草的麵前,皺眉說道:“小姑娘,你把這個天舟的控製權交給黃昆吧。”

  “為什麽?”

  萱草看著麵前的那個青禾子,她是真的不理解青禾子說的話。

  “這個天舟,我們青山派要用。而且,黃昆這一次立下大功,所以說這個也算是我們獎賞給他的。”

  “這個天舟是我花靈石買的,怎麽在你口中,就成了你們青山派的財產。”萱草聽了那個青禾子的話,隻覺得好笑。青禾子聽了這個話,冷哼了一聲:“如果說沒有我們過來幫忙的話,你這個天舟也早就落到了那些人的手裏頭。所以說如今讓你隻是把天舟交出來就是不錯的了,怎麽,難道說你還覺得不滿意嗎!”

  萱草還想說什麽,但是卻被薛嶽給拉住了。薛嶽不好意思的對著他師父笑了笑說道:“師父,你放心,這個天舟肯定會給黃昆的。萱草隻是一時還沒有想過來,她不會故意和我們青山派做對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下意識的就看著薛嶽。薛嶽對著她皺了皺眉頭,示意她不要說話。看著薛嶽那個樣子,萱草就閉上了嘴巴。青禾子聽了薛嶽的話,還是有些不滿,冷哼了一聲,然後又對著薛嶽說道:“你要記得,你已經和你師妹結為道侶了,可不能在外麵肆意妄為。”

  “師父說的哪裏話,徒兒不會的。”薛嶽聽了這個話,立即搖頭。

  看著薛嶽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就隻想吐麵前這個看似高大的人一口。她覺得,這些人看著居然比自己那個奇怪的師父還要可惡,自己的那個師父和這幾個人比起來,真的是可愛的不得了。

  想到這裏,萱草就嘔的沒辦法。那兩個人看這裏處理好了以後,就讓萱草打開了天舟的結界,然後領著那個文士走了。看著他們走了以後,薛嶽歎了口氣,然後對著萱草和黃昆還有石頭說:“這一次,謝謝你們了。”

  石頭笑了笑,然後說道:“沒什麽我們都是朋友嗎!”

  黃昆也略有些含蓄的笑了笑,這個時候,薛嶽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這一次做的很不錯,剛才看的出來,我師父和我的師叔對你都十分滿意,看來過不了多久,我們就要成為同門師兄弟了。”

  “哪裏,哪裏,師兄在門派裏比我早去那麽些日子,到時候還要你多多關照!”黃昆說著,對著薛嶽拱了拱手。看著黃昆這個樣子,薛嶽笑了笑,然後說道:“你也不用自謙了,我看你的樣子,說不定過不了多久就直接混到我頭上去了。”

  萱草看著他們一團和氣,忍不住皺眉問道:“那麽,黃大哥,你現在還要我這個天舟嗎!”

  黃昆聽了這個話,顯得有幾分不好意思,皺眉說道:“這個,不是我的意思,是青山派長輩的意思。如果說,你不給的話,我也不好回去和他們交差啊!”

  這個時候,旁邊的薛嶽也跟著說:“對啊,你這個天舟買了多少靈石,讓還多少補給你一些,看看這樣可以不可以!”

  聽了這個話,黃昆臉色頓時有些差,咳嗽了兩聲,然後說道:“這個天舟的價格,著實有些不菲。”

  薛嶽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黃昆,然後又看了一眼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青山派裏還有些事情,如今那些搗亂的人鬧的比較大,我不能一直在這裏待著,我還是先走了。”

  說完,就示意萱草開防護罩。

  萱草看了一眼薛嶽,知道他這個意思,是已經代表他做出了選擇。

  第七十六章 逼迫

  其實,薛嶽這個選擇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奇怪不是?畢竟,對於薛嶽來說,可能說黃昆更和他親密一些。畢竟,兩個人在一起相處過那麽長時間,況且,黃昆馬上就會去青山派,可以說是兩邊就是一家人了。

  那麽,自己被舍棄,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萱草想著就覺得好笑,但是卻又笑不出來。但是她還是點了點頭,放開了防護罩。石頭見著薛嶽要走,還傻乎乎的問道:“你才來,怎麽就要走?”

  薛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道:“你也知道芊雪的性子,如果說我不早點回去的話,隻怕她又要胡思亂想了。”

  聽了這個話,石頭點了點頭,雖然說臉上還是有些不解,但是還是看著他走了。看到他走了以後,黃昆看著萱草說道:“那,我們剩下來的話,就去你房間裏去說?”

  “我也要去!”

  石頭聽了這個話,下意識的發覺萱草的臉色有些不對,立即開口說道。但是黃昆卻搖了搖頭:“你不用了去,我和她的話比較私人。”

  “黃昆,你可要仔細想清楚。如果說你真的要了這個天舟的話,我會看不起你的!”石頭說這個話說的很認真。黃昆回頭看了一眼石頭,然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萱草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沒有什麽好選的了。如今,自己師父說的話,差不多自己已經看到了結果。或許說,過程有些不一樣,但是結果還是差不多的。她領著黃昆,到了自己的房間裏,坐下,然後看著黃昆。黃昆這個時候,就直接坐在了她的對麵,看著她,過了許久,歎了口氣說道:“真是對不起。”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仙釀師 總裁他命不久矣(老祖地球生活指南) 冥婚,棄婦娘親之家有三寶 黃大仙今兒個要升天 救了一頭瀕死的龍 成為“男”神的女人 (修仙)自從我女變男 異能讓我做剩女 我爹不是地球人(外星人在古代) 九重天,驚豔曲 人類觀察計劃 重生之沒錯我爹娘是反派 訓寵指南 大佬從不跪鍵盤 落花辭 雀羽記 地球改造實錄 夢幻中餐廳[係統] 老婆又想解剖我[末世] 我腦子有病的呀 Omega也是女王大人 我爹不是地球人 繪天神凰 蛇後作妖 忠犬養歪手冊 (修真)長生道 吃播贏家 總有昂貴物證找我報案 職業不兼容,我能怎麽辦 海鮮盛宴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