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74節

  萱草說這個話的時候,微微支起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麵前的文士。文士看著她那個樣子,額頭上麵居然出現了一絲絲的汗水。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不屑的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要走。

  這個時候,文士趕緊站起來,對著她說道:“你既然不怕的話,那你怎麽還害怕我前輩來?”

  萱草聽了這個話,回頭用憐憫的目光看了文士一眼,然後說道:“問題現在不是我讓不讓他來的問題,而是我們這裏所有人都反對他來。不過,如果說你可以說服其他人,那讓他來也沒關係。反正,你的前輩肯定和你一樣不是什麽好貨色,你一個也是收拾,兩個也是抓,我都無所謂啊!”萱草說完,擺了擺手,自己回房去了。

  聽了萱草的話,文士一下子跌坐在了椅子上麵,他身上開始出冷汗,他也後悔啊!自己開始怎麽沒有想到呢,能夠買這個天舟的人,能夠一下子拿出來那麽多靈石的人,怎麽可能沒有什麽背景呢。可是現在好了,自己為了要貢獻,一下子就誇下海口。如今,又求救,這次來這裏的人,雖然說修為肯定比船上所有人都要高,但是按照萱草所說,肯定和她的師父沒有辦法相比。

  那麽,他要怎麽辦才好啊……

  他正在那裏糾結著,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你怎麽還在這裏啊!”

  或許是因為在想什麽壞主意,所以突如其來的聲音讓他身子一震,差點摔下去。看著他那個樣子,石頭顯得有些奇怪,莫名其妙的多看了他兩眼:“你怎麽了?”

  文士抬頭,看到是石頭來了,於是勉強的笑了笑,“沒什麽,我隻是在想事情。”

  “你啊,也真是的,你平時不是很滑頭的嗎,怎麽這一次,一下子得罪了兩個人啊!”石頭自己盛了一碗飯,坐在了文士的旁邊,一邊吃飯,一邊看著文士。文士聽了這個話,顯得略有些不好意思,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也不過是心急了,才會說出來安逸的話。對了,你剛才黃昆那裏過來,他那的情況怎麽樣?”

  “沒看出來,你也知道,你們的性子我都看不出來在想什麽。你們也是奇怪的很,生氣就生氣,幹嘛還老憋著。對了,你怎麽不吃啊!”石頭說著,嘴巴裏塞的滿滿的,看著麵前的文士。

  文士看著這個樣子的石頭,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扯了扯唇角:“我不是因為得罪了量個人,心裏頭不舒服,在想要怎麽補救才好嗎。”

  聽了他這個話,石頭笑了笑:“這個有什麽啊,我們都是兄弟,能有什麽深仇大恨的啊,等會我去幫你說了看看。你也不要想那麽多了,來,多吃點才是正經的。”

  他說著,就示意文士吃飯。

  看著石頭大吃特吃的樣子,文士皺眉,心裏頭琢磨。不管怎麽樣,還是讓那個前輩過來再說。如果說,那個萱草所說的自己師父沒有那麽厲害的話,他們兩個人擒下了,好東西肯定是不少的。如果說真有那麽厲害,那就努力讓萱草不好意思在這幾個人麵前翻臉。那樣的話,危險就小了許多。

  他這樣想這著,然後對著石頭笑著說:“是啊,是啊,要多吃一點。”說著,自己就開始大吃起來。看著文士一下子就好像是解開心結,在那裏大吃特吃的樣子,石頭反而愣住了。難道說,自己說了什麽話,作用這麽大,讓一個人變化這麽快?

  想了一會兒,石頭覺得自己沒有說什麽啊,那肯定就是這個文士自己又想到什麽鬼主意了。不過,這樣的人本來就是鬼主意多。石頭想到這裏,吃東西咬起來簡直是嘎嘣嘎嘣的響。

  萱草到自己房間門口的時候,就看到黃昆站在那裏。說實話,她看到黃昆在那裏還有幾分膽怯,但是很快就笑了起來,對著黃昆說道:“你過來了啊!”

  黃昆點了點頭,看著萱草,然後歎了口氣說道:“我知道你自己心裏頭不舒服。”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們還是進去說吧。”黃昆點了點頭。兩個人進去了以後,萱草直接問黃昆:“你是不是覺得我沒有按照你說的來,直接讓那個人的前輩上船,所以過來找我的!”

  黃昆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眉頭還是皺著,顯然是對她的做法不理解。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笑著說道:“那個文士又不是什麽傻子,你想,如果說我態度變化那麽快,那麽簡單的就讓他親戚上船,那豈不是顯得我們有陷阱?”

  “我也知道你或許是因為有這樣的顧慮,但是你想好沒有,下麵如何讓他上套?”黃昆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點了點頭:“套我已經放在他麵前了,我說了,隻要你們允許他前輩上船來,我就讓那個人來。不過,你們要好好的折磨他一番才好,這樣多少我也能夠解氣。”

  聽了萱草的話,黃昆笑著點了點頭,“也好,必須讓他難受一番,那樣才好。”

  “嗯。”萱草和黃昆相視一笑,然後就看著黃昆走了出去。

  因為在這件事情上麵本來就不算特別著急,而且為了顯示出更加合理的樣子,所以說萱草和他們都沒有直接鬆口讓文士的前輩過來。一連好幾天了,或許是因為文士覺得萱草師父回來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所以說顯得十分的焦慮。

  看著文士那個樣子,黃昆他們也是覺得時候到了。

  最終,黃昆他們當著萱草的麵,提出來說讓文士的親戚上天舟。萱草聽了這個話,其實一點都不驚訝,但是卻還是做出來了驚訝的樣子。文士這個時候,也沒有什麽高興的樣子了,而是顯得有些憔悴。

  “好吧,既然你們都答應了,那我也沒有什麽立場不答應。”萱草說著,歎了口氣,臉上寫著幾分不樂意。看著她那個樣子,石頭立即說:“其實,也沒什麽的,如果說你真的不想讓別人來的話,那也是可以的啊,畢竟這個是你的天舟。”

  聽了這個話,文士差點要吐血。看著文士臉色一變,石頭這個時候似乎才注意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顯得有幾分不好意思。黃昆倒是點了點頭:“石頭說的沒錯,如果說你自己是真心不希望有人來的話,那就按照你所想的去做吧。”

  “這件事情我本來就無所謂,畢竟我師父也要來了,說不定還能看到兩邊前輩大對決呢。”她說著,微微偏頭看著麵前的文士:“文士,你說是吧?”

  文士聽了這個話,立即有幾分尷尬:“怎麽會呢,怎麽會呢,還是和平相處比較好,和平相處比較好。”

  萱草聽了這個話,顯得有幾分驚訝:“是嗎,和平相處啊,那到時候看著吧。”

  萱草這裏答應了以後,文士那個前輩就傳來消息,說是第二日就能到。

  “真是沒有想到呢,你那前輩倒是挺近的,可惜我師父現在還沒有消息。”萱草說著,手拖著腮,臉上顯得有幾分憂鬱。看著她這個樣子,文士顯得有幾分不好意思,黃昆皺眉說道:“說不定他前輩是有什麽事情所以在島上停留的時間比較長,或者說是專門想要等著看自己的親戚一眼,你說是不是?”

  文士聽了這個話,其實他自己也覺得有些牽強,但是這個時候卻不能想的再多了,隻能趕緊點頭:“是啊,是啊,說不定,就是這個原因。”看著文士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第七十二章 師父到來

  不知道為什麽,文士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心裏頭總覺得好像是有什麽東西在那裏懸著。不對勁,他最近總覺得有什麽不對勁的地方,但是卻怎麽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麽不對勁。

  看著文士在那裏皺眉思考,其他幾個人都散了。

  萱草回到房間裏了以後,發現自己房間裏多了一個人。那個人正坐在自己的桌子旁邊,喝著自己傀儡泡的茶。而且,這個人就是白胡子師父。似乎感覺到了萱草進來,白胡子師父抬頭看了一眼萱草,然後說道:“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萱草下意識的說道。

  但是她很快感覺不對,皺眉看著麵前的師父:“什麽叫我回來了,為什麽,為什麽你會在這裏。”

  聽了萱草的話,她師父像是聽到了什麽好笑的事情一樣,皺眉說道:“不是你在那裏咋呼,說我要來嗎。如果說不是你那樣說,我怎麽會來。”她師父說著,擺了擺手,顯得很不耐煩的樣子。

  “你怎麽會知道,我在天舟上麵說的話!”

  萱草本來還沒有多想,但是一聽這個話,頓時覺得自己背後冷汗直冒,她瞪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師父,似乎想要從自己師父臉上看出來什麽表情。但是她失敗了,她幾乎從來沒有機會從她師父臉上看出來表情過。說起來也是很奇怪,她師父說話口氣是有起伏的,但是卻沒有什麽表情。

  想到這裏,萱草微微上前。

  見到她動了,她師父點了點頭,說道:“來,坐下。”

  萱草下意識的就坐了下來,坐下來了以後,她突然覺得不對,一下子就站了起來,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你怎麽回事兒啊,我問你話呢,你怎麽不回答啊!”

  “你難道說不知道什麽叫尊師重道嗎!”白胡子師父說著,自己的胡子都翹起來了。看著白胡子師父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一怯,但是很快又不知道從哪裏來的一陣暖流,讓她有了勇氣。

  “我是知道什麽叫尊師重道,但是這個師父也要讓我尊重才可以啊。我說的話,你怎麽會知道,難道說,你時刻都跟蹤我,追蹤我!”

  聽了萱草的話,白胡子師父發出一陣諷刺的笑聲,他抬頭看了萱草兩眼,冷冷的說:“你看我難道說覺得我很清閑嗎,沒事兒收了一個徒弟,就跟著後麵不停的去跟蹤?”

  這個,倒是不可能。白胡子師父貌似每次還是挺忙的,雖然說清閑的時候也很清閑,但是大部分時間還是不見人影的。想到這裏,萱草語氣就軟了起來:“那你是怎麽知道的?”

  “等你修煉到我這個時候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他根本就不給萱草正麵答案,隻是看著萱草,看了一會兒以後,皺眉問道:“你最近被人綁過?”

  萱草聽了這個話,眼睛睜得老大,看著麵前的師父,奇怪的問道:“既然你不是因為這件事情來的,你怎麽會來!”

  “我又怎麽會知道你被綁過,我隻是聽你說我要來,所以我就來了。免得到時候你說話不算話,傳出去多不好聽。到時候別人就說我某人的徒兒每次說話不算話,那樣我的臉麵又在哪裏!”白胡子師父說著,顯得他很有道理的樣子。

  萱草雖然說覺得那個道理說不通順,但是卻又不知道要怎麽反駁。

  看著萱草糾結的樣子,她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們這麽久沒有見過了,難道說不能好好談一談嗎。坐下來,你遇到什麽事情了,隻管和我說。”

  或許是因為師父這個樣子說話的語氣很溫柔,所以說萱草就算是對著她師父那張沒有什麽表情的臉也有了幾分傾訴的渴望。她看著自己的師父,然後把自己遇到的事情說了出來。她師父聽完了以後,點了點頭說道:“你還算是不錯,沒有完全落到陷阱裏。”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著麵前的師父,顯得有些驚訝。

  “我倒是覺得,有兩邊人都在算計你。隻是螳螂捕蟬而已,你自己想想,看想的明白嗎?”她師父說著,自己惦著一杯茶,在那裏喝。看著師父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突然眼睛睜得老大的看著麵前的師父:“師父,你的意思是黃昆其實也是在算計我!”

  “嗯,還好,孺子可教。”她師父說著,放下茶杯,臉上勾起一絲絲諷刺的笑容:“你也不動動腦袋想一想,那黃昆憑什麽說那麽熱心的幫你!”

  萱草聽了這個話,閉住嘴巴,沒有說話。

  “這件事情裏麵,有兩個是傻子,一個是你,一個就是那石頭了。”她師父說著,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我看那個石頭倒還算是一個實在人,不過就是太容易被人利用了。不過,這樣的人活也能活的比較長,畢竟漢森麽都不知道。傻乎乎的,到時就算你失蹤了,他也隻會覺得你是出去玩了。”

  不知道為什麽,被師父這樣說,萱草頓時感覺自己身後涼颼颼的。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她師父笑了笑:“好了好了,你也別想那麽多了,反正如今我都在這裏了,我們就一塊兒看戲就是了。隻是你要記得,可千萬不要自己跑出去說,說你師父我來了,明白嗎?”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看著她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歎了口氣,然後問道:“你是不是不知道你到底哪裏出了問題,又或者是,那個黃昆哪裏露出了馬腳?”

  萱草聽了這個話,趕緊點頭,表示確實是這個樣子。

  “其實,文士有一句話說的不錯。夥伴夥伴,本來就是因為利益關係湊在一起的,當這件利益關係消失了以後,基本上沒有人在會想起來夥伴這個東西了!那麽,那個黃昆為什麽那麽惦記青山派,那裏麵你們幾個夥伴?而且你想過沒有,文士是和他們一塊時間那麽長的,憑什麽在這件事情發生了以後,他就立即過來幫你?在修真界,又有幾個人手是那麽幹淨的,想來他們如果說遇到爭搶獵物的人,也不會手軟。為什麽,如今他就隻是和你出去狩獵過一次就這樣幫你?”

  白胡子師父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咬了咬嘴唇,半天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她才開口問道:“那石頭呢?”

  “那個小子幫你理由很簡單啊!他本來就是傻子,所以說就和你一樣,被那幾個人的話騙的團團轉了唄!”白胡子師父說著,口氣十分的得意。看著白胡子師父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不願意那樣想他們,畢竟,我們好歹也是朋友。我相信他們,至少,我想相信他們一次!”

  白胡子師父聽了這個話,眼睛睜得老大,看著麵前的萱草。過了一會兒,才微微的眯著眼睛,看著她問道:“你真的想相信這麽一次?”

  萱草點了點頭,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

  “也好,我也覺得你在修真界走的一路太平順了,你能夠多見見,將來就算我不在,你能活下去的機會也會多一些。”白胡子師父說著,點了點頭:“無所謂,就和我開始說一樣,我現在就不出去了,你也不要說我來了。這件事情呢,就按照黃昆所想,繼續發展下去,到時候,一切就會清楚。你要的真相,也會浮現。這樣你滿意嗎?”

  萱草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點了點頭,低低的說:“滿意。”

  看著她的樣子,白胡子師父歎了口氣,就沒說話了。

  第七十三章 理由

  萱草自己其實也是知道的,自己的師父肯定是為了自己好。但是,真的是有一種看不到最後不甘心的感覺。雖然說,她自己已經有些相信師父的話了,但是,卻總還想著搏一搏。

  或許,這個就是人的天性吧。

  師父來的事情,沒有和天舟上麵任何人說。白胡子師父每次也不知道在哪裏晃悠,晚上準時是在她房間裏麵的。還好,他們都是修真的,睡覺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是理所當然的。

  對了,在期間,文士的前輩來了。說是前輩,但是看上去歲數是和文士差不多大的。可是文士對著那個人的態度,放的十分的低。修為肯定是比萱草要高的,因為萱草看不出來那個人的修為是多少。

  或許是因為覺得自己修為在天舟上麵是最高的,而且名義上麵是文士的前輩,那個人來了倒是有些傲慢,似乎天舟上麵誰都看不上一樣。而且,萱草能夠敏銳的察覺,那個人似乎對自己很有興趣,不時的會看自己兩眼。

  而且,那種眼光,讓萱草覺得惡心。

  那個前輩來的第一天,是和文士兩個人住的,第二天,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文士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萱草,天舟上麵有這麽多空餘的房間,能不能給我這個前輩準備一個房間?”

  “哦?那倒是奇怪了,你這個前輩不是隻是過來看看你嗎,聽你的口氣,難道說還要常駐下去不成?”萱草說著,一雙明亮的眼睛看著麵前的文士。文士臉一下子漲紅了,萱草倒是看不出來是氣的呢,還是羞愧的。

  這個時候,他的那個前輩開口了:“如今,你們這個天舟上麵的修為我是最高的。如果說,遇到什麽搗亂的人,我不是也可以幫你們一把麽。況且,我許久沒有和我這個侄子見一麵了,如今見麵後,自然是要好聊一聊。”

  聽了這個話,萱草笑著看著麵前的那個所謂前輩,說道:“那既然要和你侄子好生聚一聚,隻管在一個房間裏就是了。我記得他選的房間應該不小,兩個人也是絕對夠住了不是。況且,我這裏又不是什麽酒樓,你來一個人我就給你開一間房,也沒這個道理是不是!最起碼,你去住九點的話,人家還要收靈石呢!”

  被萱草這樣一說,那個前輩頓時有些惱怒了。但是他首先看的人是文士,文士額頭上麵頓時出了一陣細細的汗水。看著文士這個樣子,黃昆歎了口氣說道:“好了,萱草,你也別鬧騰了,還是給一間房間給這位前輩吧。”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著黃昆。黃昆說:“好歹人家是前輩,最起碼的尊重是要給的。”

  或許是因為師父說的話在前麵,所以說萱草一下子就感覺到了一陣濃濃的不舒服的感覺。這個是自己的天舟。為什麽自己的天舟上麵,自己反而要聽別人的話。

  但是她也沒有直接和黃昆說出來自己的想法,隻是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那個前輩問道:“你看中了哪間房間。”

  “我覺得,你的那間就不錯。”那個前輩說著,就直接看著萱草。在萱草還沒有說話的時候,那個前輩又笑了笑說道:“當然,你不喜歡搬出來的話,我和你一起住也沒關係。”

  “無恥。”萱草一下子就站了起來。石頭也怒看著麵前兩個人,手握成拳頭,要說話,但是被旁邊的黃昆拉住了。黃昆皺眉看著麵前的所謂前輩,說道:“我們尊重你,是因為你是文士的朋友。如果說,你自己太把自己當一回事兒了的話,請你自己離開這裏!”

  那個前輩見到幾個人都是這個樣子,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其他房間我自己選一間是不是!真是的,開個玩笑都開不起。”那個人說著,自己就站了起來,出門的時候對著文士說道:“你還坐在那裏幹什麽!”

  文士聽了這個話,立馬站了起來,跟著那個人走了。

  看著文士那個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說道:“真是沒有想到,文士在他所謂的前輩麵前居然是這個德行。”

  “沒有辦法,誰叫那個人的修為比較高呢。”

  黃昆說著,看著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有事情想要和你商量,能u能去你的房間裏麵?”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石頭,然後說道:“一塊兒來吧。”

  石頭點了點頭,就跟著走了去。黃昆見到石頭來,顯得有些不是那麽滿意,但是卻也沒說什麽,幾個人一塊到了房間裏麵了以後。萱草先看了看,果然師父還是不在,或者說,師父就算在也是故意的讓他們看不到。

  想到這裏,萱草招呼他們幾個人坐了下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