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73節

  過了一會兒,又響起了一陣陣敲門聲。萱草看著在那裏笑的一點形象都沒有的黃昆,直接讓傀儡去開門了。進來的是石頭,石頭笑的聲音更大。他笑著連坐都差點坐到地上了。他趴在桌子上麵笑了一陣子,然後抬起頭對著萱草說道:“真是太解氣了,萱草你真是幹的好!純爺們!我第一次看到他那個樣子,這幾天我憋著的氣,一下子都消掉了!”

  萱草聽著那個純爺們三個字的時候,立即感覺自己額頭上麵有幾條青筋在那裏蠢蠢欲動。

  “你說什麽呢,我怎麽可能是純爺們,你這個話哪裏學來的!”萱草說著,拍了下桌子,看著麵前的石頭。石頭笑著說道:“我就夠爺們了,但是我卻不好直接揍他一頓,你看看你,直接就出手了,比我可爺們多了,不是純爺們是什麽!”

  聽了石頭的邏輯,萱草想要吐槽,但是不知道怎麽說,隻能憋著悶氣。黃昆笑了一陣子,然後說道:“你現在做的很不錯,他現在想要挑起我們對你的不滿,所以說故意那個樣子過來找我們,還和我說,你不是故意的,隻是反應過度而已。還說,讓我幫忙分析下,到底為什麽你會那麽討厭他。是不是因為當初,他不喜歡你,反對你加入我們小隊的事情!”

  石頭聽了這個話,眼睛睜得老大:“哇,難道他連草稿都打好了,和我說的內容和這個差不多啊!”

  “應該是,估計是想要用這個來分化我們的關係,但是他卻不知道,我們直接在私底下已經說開了。否則的話,他一定會好好做功課,至少兩個人的說辭會不一樣的。”

  “這個該死的文士,我以前怎麽不知道他是一個這樣的人!”石頭說著,咬牙切齒的,和方才爆笑時候憨憨的模樣判若兩人。

  第六十九章 糾結

  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好了好了,現在知道了,也不算晚呀。”

  “哼,想到以前那個時候,再想想現在,真是覺得夠惡心的。”石頭說著,癟了癟嘴巴。看著石頭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說道:“我開始還以為你會第一個露餡呢,沒有想到,你居然還不錯,還繃住了。”

  聽了這個話,石頭略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低垂了頭,然後說道:“其實,還好吧。”看著石頭那個樣子,黃昆一下子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對著萱草說道:“你這個就想的多了,如今能夠在修真界活下來的人,哪個心思不多。石頭隻是外邊看著大大咧咧的,但是卻也不是什麽傻子。”

  石頭對於這個評價,隻是笑了笑沒有說話,既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倒是萱草有些若有所思的樣子,很顯然,修真界和她所想的有些不一樣。在這裏,背叛什麽的並不是離人有多麽遙遠的事情,而是很容易就能夠經曆到。如果說沒有經曆到的話,那也可以說是自己的幸運了。但是,很顯然這一次,自己並不幸運,因為這件事情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頭上。

  想到這裏,她臉上的神色就有了幾分的抑鬱。

  看著她的樣子,黃昆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當初就覺得你經曆的事情比較少,如今看來果然是這個樣子。”

  萱草聽了這個話,抬頭看著黃昆,黃昆臉上帶著淡淡的寵溺的笑容:“沒有關係,雖然說你以前沒有麵對過,但是你現在做的很好,至少比很多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的人,已經要好許多了。”

  “真的嗎?”萱草問了這個話,就感覺自己似乎有些傻,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垂著頭。看著她這個樣子,黃昆笑著點了點頭:“自然是真的,你想想,石頭現在這個樣子,要經曆多少次欺騙才能夠變成這個樣子!”

  說完,就看了一眼石頭。

  石頭聽了這個話,臉上雖然說有些不服氣,但是卻也什麽話都沒有說。

  “不管怎麽樣,如今遇到你們,也算是我的幸運了吧。”萱草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石頭卻搖了搖頭:“遇到你,也算是我們的幸運啊,你看看你這麽可愛,你說對不對!”

  萱草聽了這個話,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石頭見到萱草紅了臉,反而有幾分奇怪:“我說錯什麽了嗎,你怎麽臉紅了?”

  黃昆敲了下石頭的頭:“你啊,是真不懂還是在裝傻?”石頭呆呆的看著旁邊的黃昆,眼睛裏寫滿了是我不懂。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笑著搖了搖頭:“其實沒有什麽了啊,我覺得我們能夠互相遇到就很好啊。”

  “嗯,好了,我們出去了。估計等會文士就該繼續來找我們了,等會你見到文士的時候,你就問他,他和我們說了什麽,怎麽來找你的事兒,你明白嗎?”

  萱草點了點頭,眼睛裏閃爍著動人的光芒,很顯然對這個類似於惡作劇一樣的遊戲很有興趣。看著萱草這個樣子,黃昆倒是愣住了,似乎沒有想到萱草居然會有這樣大的興趣,對於這件事情。

  不過,黃昆很快就笑了起來。反正,不管怎麽樣,隻要能夠讓文士過的不開心,隻怕就是他們所有人的願望了。或許說,他們幾個人以後再也不可能會有相處這樣好的時候了,不過那又如何,至少他們現在是為了一個目標而奮鬥努力著。

  看著他們出去了以後,萱草調整了下表情,就帶著幾個傀儡,走到了天舟的甲板上麵,坐在那裏看著遠處的海。文士見到她出來了以後,就走到了她的旁邊,但是這一次並沒有靠的太近。萱草看到文士走了過來,冷哼了一聲,就沒有說話,繼續看著那大海。文士見到萱草沒有搭理自己,反而冷哼一聲,顯得有些驚訝,但是很快他就開口了:“你現在還得意,不過你也得意不了多久了!”

  “你一個大男人,到處去搬弄是非,倒也好意思了。”萱草說著,掃了一眼文士。文士他現在已經把身上那種被電的焦黑的痕跡給去掉了,看上去還是比較清爽的。

  但是因為他看著比較清爽,所以說萱草瞅著心裏頭就各種不舒服,恨不得直接拍一坨大便往在他頭上,那樣似乎才能解掉她的心頭之恨。她可是記得,這個男人是怎麽威脅恐嚇自己的。她想著,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看著她的樣子,文士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我告訴你,在你師父沒有來之前,我一定會想到辦法離開這裏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倒是顯得有些驚訝,挑了挑嘴角:“哦,你的目標怎麽變得離開這裏了。如果說你想要離開這裏,那你可以自己走出去啊,我肯定不會攔著你的。攔著你,對我來說有什麽好處啊!”萱草說著,看都不看文士。

  文士聽了這個話,下意識的就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放我走!”

  “為什麽要我放呢,用放這個字多難聽啊。我師父說了,讓我留在這裏等他回來,我自然是不好意思拒絕啊!”她說著,站了起來,微微向著文士走了幾步,眼睛中閃爍著幾分邪惡的光芒:“你說,如果我現在大叫非禮的話,他們會相信你一個男人呢,還是我一個弱女子呢!”

  “你算什麽弱女子!”文士說這個話的時候,很明顯底氣已經沒有方才那麽足了。聽了他的話,萱草聳了聳肩膀,然後說道:“或許我算不上什麽弱女子吧,但是,你要明白一件事情!”

  萱草盯著麵前文士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當初你把我困在你那裏的事情,我記得,我也不會忘記。所以說,就算我現在不動你,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

  說完,冷哼了一聲,就直接轉身就走。這個時候,他似乎就好像是發瘋了一樣,往前麵撲來。萱草立即直接躺在地上,哇哇大叫起來。這個時候,黃昆和石頭匆匆的趕了過來。一過來,就看到文士要攻擊萱草,萱草正好躺在地上。

  “這個,這個是怎麽了。文士,雖然說萱草對你做出來有些不好的事情,但是她也多少是個女孩子,你怎麽可以這樣欺負人呢!”

  “不,和文士沒有關係,是我自己,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萱草說著,怯生生的躲在了自己傀儡的身邊。並且,小心的咒罵傀儡:“你們怎麽這麽不靈活,為什麽……”

  “好了,萱草,我們知道了,你不要多說了。”黃昆說著,皺眉看著麵前的文士,不滿的說道:“我記得,你當初不是這個樣子的,怎麽如今年齡大了,反而顯得越發小氣了呢!”

  文士立即搖頭:“不,事情不是你們所想的那個樣子。”

  “什麽不是我們所想的那個樣子,我們都是親眼看到了!”石頭說著,一下子就擋在了萱草的麵前,怒目看著麵前的文士。文士見到石頭說話了,頓時顯得有幾分不舒服的樣子。石頭見到他那個樣子,皺眉說道:“怎麽,我們眼睛還會騙我們不成!你看看,你剛才都在做什麽!”

  “我,如果說我真的動手了的話,那傀儡人怎麽沒有攻擊我!”文士說著,就直接指著那傀儡。黃昆歎了口氣說道:“你不要多說了,你也知道那傀儡反映是多麽的低下,你還在那裏找理由!”

  “喂,你們怎麽可以不相信我!”文士說著,顯得都有些惱怒了,整個臉都漲的通紅。看著文士那個樣子,黃昆歎了口氣:“我也想相信你,但是你看看,現在你……”

  “好了好了,不要多說了。萱草,你回房間裏去吧。”石頭說著,護著萱草。萱草看著石頭那個樣子,對著石頭點了點頭,有幾分怯生生的說道:“謝謝你,不過,真的和文士沒有關係,真的……”她說著,一雙明亮的眼睛看著麵前的石頭。石頭聽了這個話,冷哼了一聲:“你不用替他說話了,你都不知道,他怎麽說的你!”

  萱草聽了這個話,睜大了眼睛:“我上午,上午不小心我的傀儡,嗚,我想和他道歉來著,但是……”萱草說著,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文士,然後又飛快的躲開了文士的目光。石頭聽了這個話,臉上怒氣更盛了:“喂,文士,你怎麽回事兒啊,人家都和你道歉了,你怎麽還這樣啊!”聽了這個話,文士整個人都顯得有些要崩潰了,萱草忍著笑容,然後就跟著石頭一塊兒走了。

  見著他們走了以後,文士看著麵前的黃昆問道:“你相信我嗎,事情真的和你們剛才看到的不一樣。”

  黃昆聽了這個話,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了,我們不要在討論這件事情了,你回去吧。”黃昆說著,對著文士歎了口氣。文士聽了黃昆的話,咬了咬嘴唇,什麽話都沒有說,就直接走了。

  石頭和萱草進到了萱草的房間裏了以後,兩個人立即哈哈大笑起來。

  “真的,剛才他的樣子真的好好笑啊,百口莫辯的樣子!”萱草說著,笑的腰都直不起來。聽了她的話,石頭點了點頭,笑眯眯的說道:“是啊,我也的第一次見到他那個樣子,真的是笑死我了,從來沒有想到,他也會有今天。”

  萱草點了點頭,忍不住皺眉說道:“不過,說起來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還真的覺得他是一個很嚴肅的人,但是沒有想到他心裏頭居然有這樣多的小九九。”

  “不過,你這一次的做法,可是和我們開始說的不一樣。”石頭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點了點頭:“我開始也沒有多想,就是直接覺得我可以那樣做,那就做了……”

  萱草說著,臉上顯得有幾分無辜。看著他的樣子,石頭點了點頭:“沒事兒,你做的很好,對付他那樣的人就是要那樣做!”

  萱草聽了這個話,吐了吐舌頭,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我還有些擔心,你們會不會認為我太虛偽了。”萱草說著,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怎麽會呢,不過說實話,我們聽到你喊的時候,還真的以為你又被他襲擊了。但是覺得不應該啊,可是一過去,看到你躺在那裏看他的眼神,我們就知道是怎麽回事兒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有些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臉,猶豫的問道:“難道說,我都寫在了臉上不成?”

  “也不是這樣說,畢竟我們開始都是商量好了的,所以說多少是看的出來。如果說,不是和我們一起商量好的,自然是看不出來的,所以說你放心好了。”

  萱草聽了石頭的話,有些遲疑的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兒,黃昆才從外麵走了進來。他進來了以後,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我本來還在等他看什麽時候才會發消息求救,沒有想到,被今天萱草這樣一折騰,他已經發了消息求救了。”

  “真的嗎?”萱草聽了這個話,看著麵前的黃昆。黃昆點了點頭:“嗯,他已經幾天沒有發消息出去了,肯定開始覺得自己會手到擒來。但是沒有想到,你師父突然出現,鬧了個措手不及。但是他開始肯定是打了包票的,所以說不好意思立即求救。但是今天你和他說了什麽,我看他似乎有些害怕的樣子。回到房間了以後,立即發消息求救。”

  萱草聽了這個話,臉上還是有幾分的疑惑:“不應該啊,就算他發消息求救的話,那那個人也是上不來天舟的,畢竟,我們天舟如果沒有我都允許的話,肯定外人是上不來的!”

  這點,萱草還是很肯定的,當然,如果說達到了他師父那種境界的。自然是一點作用都沒有,但是很顯然,那個黃昆求救的對象肯定是不能夠和自己師父相提並論的。

  聽了她的話,黃昆點了點頭,眼睛微微眯著:“很顯然,下一步馬上就會來了。”

  “……”萱草看著麵前的黃昆,不知道為什麽,突然腦海裏就出現了狐狸兩個字。

  第七十章 下一步

  不管怎麽樣,現在計劃進行的還算是順利。萱草想著,心裏頭居然有一種淡淡的輕鬆的感覺,是啊,如果說計劃這樣進行的順利的話,那很快這個人就會被抓,到時候,自己也可以報仇了。

  但是想到這裏,萱草抬頭看了一眼黃昆,皺眉問道:“這一次,他喊來的人修為肯定不會低,至少是會比我們高的。如果說那樣的話,我們要怎麽才能夠打贏他?”

  聽了萱草的話,黃昆笑了笑:“我不是說了嗎,自然是有辦法的。”

  看著黃昆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卻不能和他一樣輕鬆起來。旁邊的石頭也一塊兒問道:“萱草擔心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那個人修為如果說真的比我們高很多的話,那你的那個辦法是什麽?”

  “這個就不能現在告訴你們了。”黃昆說著,臉上還真有幾分神秘莫測的樣子。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真是又著急又生氣,但是卻能怎麽辦呢,什麽都不能做。

  “好了,你們不要想的太多了,我和你們一樣,也是想要快點把那個人抓住的。所以說,我不會做出來沒有把握的事情。”他說著,眼睛微微的眯著。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有幾分疑惑,但是卻為了表示自己是信任他的,所以說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麽了。

  不管怎麽樣,現在黃昆在他們幾個人中還是很值得信任的,自己隻要記住這一點就好了。

  萱草想著,微微的閉了下眼睛,再睜開的時候臉上就帶了幾分笑容:“那好啊,如果說到時需要我幫忙的時候,一定要開口哦!”

  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情緒變化會這樣的快,黃昆略帶驚訝的看了她一眼,然後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好的,到時候肯定會有麻煩你的時候,隻要你不嫌棄就好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吐了吐舌頭,顯得有幾分可愛。

  看著他們兩個這個樣子,石頭歎了口氣:“好了好了,既然萱草都不說什麽了,那我也不說什麽就是了。”說著,就在兩個人之間來回看,似乎想要看出來什麽一樣。

  見著石頭那樣猥瑣的樣子,萱草哼了一聲,然後說道:“好了,你們快些出去吧,不然的話,那個文士說不定會起疑心。我看那個人,心思很多,我們還是防著一點比較好。”

  黃昆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看了一眼萱草,說道:“不管怎麽樣,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估計,明天他應該就要想辦法讓他的朋友有正當的理由上天舟。”

  萱草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因為這一次鬧了不痛快,所以說晚上萱草根本就沒有出去吃,也算是對文士表明自己確實是不痛快了的態度吧。

  第二天,中午去吃飯的時候,文士對著萱草歎了口氣說道:“對不起,昨兒是我太著急了。”

  萱草看著麵前的文士,臉上有幾分諷刺的笑容:“你說什麽呢,我怎麽聽不懂啊!”

  聽了萱草的話,石頭微微皺眉:“萱草,你怎麽說話呢,文士在和你道歉呢。”

  萱草聽了石頭的話,看了一眼石頭,然後對著他有幾分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是知道他在和我道歉,但是我不知道他是為什麽和我道歉。他昨天,不是說他沒有錯嗎?”

  萱草說著,就微微低垂著頭,自己吃著飯。看著萱草這個樣子,石頭歎了口氣,然後對著文士說:“你啊,昨兒是做的太過分了。要不是我們相處那麽長花四濺,我肯定都會懷疑你是什麽人了!”

  “是是是,我錯了。”文士說了一連串的錯字,然後就看著萱草。萱草微微皺了皺眉頭,看著麵前的文士:“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情要我幫忙?”

  文士聽了萱草的話,顯得有幾分驚訝,似乎沒有想到萱草一下子能夠這樣快的猜出來自己的心思。見著文士那個樣子,黃昆有些不滿了:“文士,你怎麽了,怎麽現在越來越不像是一個男人了。”

  文士被黃昆說的頓時一囧,然後歎了口氣說道:“其實,也不是多大的事兒,是因為我一個長輩。他也來到了青山派那個島上,如今,他知道了青山派那的事情,所以說問我在哪裏。我說了,我在天舟上麵。他就想要過來看看我,順便也是看看大家。”

  萱草聽了這個話,哼了一聲:“哦,我們有什麽好看的啊。說起來真是奇怪了,我要來長輩,你這裏也要來長輩。請問你這個長輩是你師門長輩,還是你家裏頭的長輩啊!”

  石頭也有幾分奇怪,問道:“我怎麽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你還有師父啊?”

  “我……那個不是我師父,算是我家親戚吧,遠房的,平時也是不在這裏。”文士說著,眉頭微微皺著。看著他那個樣子,黃昆皺眉問道:“如今這個情形,讓他來好嗎。我們不是還要看情況,能不能幫薛嶽他們,如果說……”

  “真是的,他們是夥伴,難道我們就不是嗎。況且,他們現在那裏也沒有什麽消息,讓我長輩過來一下子,難道說很為難嗎?”文士聽到黃昆有些猶豫,立即開始咄咄逼人起來。

  “文士,你似乎忘記了吧,這個天舟,所有權在我。如果說我不想讓你親戚進來,不管你怎麽說,他都來不了。正好,我現在不痛快。特別是被你的話說的不痛快了,如果說他在路上了,那就讓他在這裏周圍多晃蕩兩天吧。如果說,他要強攻,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個親戚來到底是什麽目的!”

  萱草這個話裏頭有話,那個文士聽的是一清二楚。

  文士其實也不想和他們幾個人都鬧翻,況且,萱草那裏隻知道他是因為這個天舟的價值要天舟的,並不知道其他具體的事情。所以說,他現在是想要讓其他幾個人逼著萱草讓自己的前輩上船。

  “萱草說的不錯,這件事情我也拿不了主意,你自己找她吧。”黃昆說著,皺眉把自己麵前的東西往前推了推,“我吃好了,回去了。”

  很顯然,黃昆因為剛才文士的話而不痛快了。石頭見到黃昆那個樣子,立即也放下了手裏頭的碗筷,看了一眼文士,皺眉說道:“這幾天你怎麽就這麽多事兒呢。”

  說完,他就去追黃昆了。

  看著他們兩個人都走了,萱草和文士兩個人倒是放的開了。萱草嘴角勾起,自己在那裏小口小口的吃著飯,不時的看一眼文士。

  “哼,你現在倒是聰明了,想辦法拉著他們站在你那裏。”文士說著,眼睛微微眯著看著萱草。萱草見著文士那個樣子,笑著說道:“看看你這個話說的什麽話,什麽叫我拉著他們。這個天舟本來就是我的,你當我不知道啊,你那個前輩過來,是想要來直接製住我,交出這個天舟的所有權,順便把我給殺掉吧!”

  萱草說著,臉上表情很平靜,就直接看著麵前的文士。文士倒是沒有想到過她會說的那樣直白,一下子就愣住了。

  看著文士那個樣子,萱草笑的越發諷刺起來:“你也不想想,你那前輩是什麽修為,我師父是什麽修為。你那前輩可以直接到天舟裏麵來嗎,我師父是可以的。好了,其他話我也不多說了。反正啊,我就是不允許。況且,你們就算對我做了什麽,我師父給我的符寶也能支持到他來的時候。你信不信?”

  第七十一章 同意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