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8節

  “姑娘,姑娘,你還猶豫什麽,我告訴你,軒轅門招收門徒可是有限製的,你現在不進去,等會估計人都滿了。”

  那個人見著萱草不說話,開始不耐煩的在催促,而且也看左右的人,似乎在找下一個目標。見著那個人這般模樣,萱草看了一眼圍著這裏的人群,皺了皺眉頭,然後問道:“帶路要什麽?”

  “我的價格是最公道不過了,就一塊兒靈石。”那個人說著,把手指頭豎的筆直,在萱草麵前晃了晃。萱草聽了這個價格,很是一愣,卻不是因為價格高了,而是覺得這個價格似乎有些低。因為她隻是進門,就花了一塊兒靈石,提前去見考核的人,難道也隻要一塊兒靈石?

  就在她還在想的時候,那個人轉身就走,直接走向他早就看好的下一個人目標所在。見到他如此,萱草立即有些著急了,猛地拽住那個人的胳膊:“一塊兒靈石就一塊兒靈石,但是隻有我到那裏,看到了招聘的人以後,我才會給你。”

  雖然說萱草知道自己這個舉動有些冒險,但是她實在是不想在這裏等下去了。一聽到她這樣說,那個人立即喜笑顏開起來。

  “哎呀呀,我就知道姑娘是個爽快人,走,我們快點走。”說著,就拉扯著她,穿過人群,來到另外一邊的一個老頭子守著的地方。這裏可是比那邊簡陋多了,那邊雖然說她沒有看個清楚仔細,但是也能知道那裏台子至少都是玉刻出來的。不知道為什麽,修真的人似乎都很喜歡用玉這樣的東西。而這裏,卻隻是一個普通的木台子,而且看上去很是有些歲月,有些搖搖欲墜的感覺。台子上麵放著一個小木牌,乾坤門招收處。

  唯一守在這裏的那個人,看上去年齡有些大,白胡子,現在正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行舟子,行舟子……”那個人還沒到跟前,就在那裏嚷嚷開來。

  “咦,你又帶了一個人來?”行舟子本來興致不高,但是看到萱草以後,眼皮子猛地一提,整個人立即看著精神起來了。

  “可不是,我看這個丫頭根骨很不錯啊,不如讓她直接跟著你吧。”說著,就把萱草推向了那個行舟子。行舟子掃了一眼萱草,目光中有幾分驚訝,抬眼看了一眼那個搓著手的人。突然冷哼一聲:“我說你今兒怎麽這麽勤快,知道我在這裏就接二連三給我帶人來,你收了這個丫頭多少好處,給我退回來。”

  “啊!”哪個人很顯然有些驚訝,不明白為什麽行舟子為什麽這樣說。但是卻還是搖了搖頭:“我還沒收呢,這個丫頭說來這裏看到人了才給我。”

  “這個丫頭,我要和你說清楚,我這裏雖然說也是進乾坤門,但是和他們外麵招的那些人不一樣。我這裏招的可以說是外門弟子,但是也可以說是雜役。我看你資質不錯,你完全可以去外麵等著加入內門。”

  萱草聽了這個話,瞪了一眼旁邊帶她來的那個人。那個人呐呐的搓手,不說話。

  “不過,我看你已經有了築基期的修為了是嗎?”

  “嗯,長輩給了一件奇物,堪堪築基。”萱草點了點頭。

  “而且你還是木屬性的,雖然說是獨靈根,但是在爭鬥方麵卻是先天不如人的。內門招人裏麵,你們有築基期修為是需要鬥法的……”行舟子說著,臉色平淡的很。但是萱草卻是一驚,鬥法,她對這些可是一竅不通啊。

  見著她那個樣子,行舟子笑了笑:“雖說你是被這個小老頭騙過來的,但是我看你卻也是有緣的很,不如你直接在這裏進入外門,我親自教導你,你看如何?”萱草有些猶豫,她看的出來麵前的行舟子是好意,但是她對內門外門的概念有些不大理解,不知道自己這樣選了會不會對自己好。

  “行舟子難得這樣看好一個晚輩,他好歹也是乾坤門一個小管事,你跟著也吃不到虧的!”

  第十七章

  那個開始騙萱草過來的那個人,見著萱草這樣猶猶豫豫的,開始在旁邊慫恿。萱草聽了那話,然後又看了一眼帶著微笑的行舟子,緩緩點了點頭。行舟子見她點頭了以後,手一揮,麵前的破台子就不見了。

  “本來我應當照收十個人,如今已經有了三個,加你也有四個,其他的名額在從他們等會淘汰下來的人裏麵選吧。”說著,就一下子放出來一個大葫蘆,招呼萱草上去。萱草猶豫了下,走了上去。大葫蘆看著不穩當,但是上去了以後卻發現還是挺穩當的,上麵就好像是有無形的東西托著一樣,並不用擔心掉下去。

  很快,葫蘆降落了下去,行舟子首先跳下去,她也跟著跳了下來。然後又見著行舟子不知道到哪裏帶了兩男一女走了過來,又什麽話都沒有說,徑直領著他們進了一間很是宏偉的大殿。

  殿內已經有了數十個人,裏麵有十幾個看起來才五六歲的少男少女,都茫然的看著周圍,還有幾個看著和自己年齡差不多大的青年男女,他們臉上隱約都有幾分的自得。旁邊的幾個看著年齡稍大的人,則是有幾分含蓄,頭微微低垂著,看不清楚具體什麽表情。

  萱草掃了他們一眼,就低垂著頭,不去看他們。

  “這一次,看來我們收獲頗豐啊!”一個寶藍色長袍的男子哈哈的笑著,然後掃了下麵的幾個新入門的人。聽了他的笑聲,其他穿著基本一樣款式衣服的人也跟著哈哈笑了笑。就是行舟子眉頭皺了皺,然後看了一眼那個人說道:“掌門師兄,這一次跟著我打雜的人還沒有選夠,差十個人,但是我這裏隻收到了四個,所以我要六個人。”

  掌門聽了他的話,看了一眼他身邊的人,嘴角抽了抽,說道:“你那裏要那麽多人做什麽?”

  “掌門師兄莫要忘記了,我那山穀裏可是門派重地,況且掌門師兄總從我那裏調人走,我不收那麽多人也沒有辦法。”行舟子說著,眼睛微微的眯了眯。掌門想了想,然後說道:“這幾個孩童都尚且年幼,你那裏不適合過去,你從其他人裏麵選六個吧。”

  說著,身子微微側了側。聽了那話,萱草偷偷抬頭看了一眼,發現其他人臉色都不算好。

  “那就,這個,這個,這個……”行舟子從裏麵看似漫不經心的點了六個,但是那其他幾個人臉都要扭曲了。點完了以後,行舟子笑著推了萱草一把:“掌門師兄,你看看我這次挑選的外門子弟,這個可是我準備親自收為徒弟的!”

  萱草本來站在那裏是不怎麽起眼的,但是被行舟子一推,立即就暴露在其他幾雙眼睛之下。那其中一名美婦人掃了她一眼,咦了一聲,身影一閃,就來到了她的麵前,上下打量著她,然後驚訝呼出聲:“居然是獨靈根!”

  “正是,而且還是木靈根,你看看,這個不是老天爺給我找的徒弟嗎!”行舟子說著,笑的十分得意。見著行舟子那個樣子,那名美婦人嘴角一抽,冷哼一聲:“不過是區區木靈根,若是水靈根冰靈根那我就肯定會和師兄爭一爭了。”說著,就把萱草往前麵一推,又送回了行舟子身邊。行舟子嘿嘿笑了兩聲:“芙蓉師妹你放心好了,如是那兩種靈根,我絕對拱手讓給師妹。”

  說著,使法術把剛才他點出來的幾個人拉到了身邊,那幾個人都是年輕人,本來眼見著要進了內門。但是突然出來一個莫名其妙的老頭,自己就被劃拉一下子分到了外門去了,心中正不滿的很。但是沒有想到,隻是一瞬間就被拉到了那個老頭身邊,心中頓時收起了輕視之色。

  “好了,掌門師兄,多謝你嘍!”說著,就把幾個人一下子帶到了大葫蘆上麵,大葫蘆一下子騰空而起。說起來也是有趣,大葫蘆本來是從殿內起的,但是升起來了以後,卻是已經在了殿外。行了很有一會兒,葫蘆才緩緩的降落下來。

  “這裏以後就是你們住的地方,我不管他們是怎麽和你們說的,但是你們要記得,到了這裏以後都要聽老頭子我的話。如果說,你們有誰不能好好聽話,那老頭子我也沒什麽法子。你們要知道,每次門派選人,我都會出去,回來的時候我這裏的人都是滿的。少的人去了哪裏,想來你們都心裏頭有數。”

  行舟子說話虛虛實實的,倒真讓幾個人什麽話都不敢說,一雙雙眼睛瞪的滾圓。

  “師父,師父,你回來了啊。”一個圓乎乎的小胖子不知道從哪裏跑了出來,湊到了行舟子跟前。行舟子摸了摸小胖子的頭,笑著說道:“這些就是這次來的人,你要仔細看著,明白嗎?”

  “是的,師父。”小胖子點了點頭,圓潤的小臉上的白肉一晃一晃的,看著讓人都懷疑會不會掉下來。行舟子見著小胖子這個樣子,笑眯眯的又指了指自己身邊的人,說道:“這個是你的師妹,以後要好好的照顧她。”

  “師妹?是和我一樣的嗎?”小胖子目光中有幾分疑惑,瞅了瞅萱草,鼻子在她麵前聞了聞,突然臉上帶起了燦爛的笑容:“聞著味道好好舒服啊!”

  萱草頓時身子一寒,聞著味道,自己難道說像是什麽菜肴嗎?但是行舟子絲毫沒有覺得有什麽不對的地方,還十分鄭重的搖了搖頭:“不是,這個是和師父一樣的人,你要記得以後不能傷害她,要保護她明白嗎?”

  其他幾個人看萱草的目光以後有些不一樣了,行舟子這次的介紹很明顯是把萱草和他們分開的。而且,還讓這樣的一個小胖子看著他們,到底是個什麽意思!行舟子似乎也看出來了他們的不滿,但是卻絲毫不以為然,直接讓小胖子帶著萱草去房間。

  小胖子的小手很涼,他拉著萱草,笑著說:“方才,師父告訴我,讓我把那間房間收拾出來,我還奇怪呢,怎麽好端端的要收拾那間房間。但是看到師妹來了就明白了,那個房間果然是應該給師妹的!”說著,就抽了抽自己的小鼻子,拉著萱草速度又快了一些,來到了一個山洞裏麵。萱草早就從自己白胡子師父那裏明白,修真者對住房的要求是千奇百怪的,所以說,見到山洞她一點都不奇怪。

  “這裏外麵的花都是噬心花,不過你等會給我一滴血,我讓她們認認,以後師妹來回走動就不會有事兒了。”小胖子看著萱草奇怪的看著洞內那些閃著淡淡紫色光芒的花朵,笑眯眯的說道。那些花朵們似乎都聽到了小胖子的話,花朵居然是一晃一晃的,看著十分可愛。

  又往裏麵走了一些,裏麵是一個很空的場地,他走進去了以後,領著她去了靠右邊的房間:“這裏是我和師父住的地方,我們住在其他的兩間,這一間以後就是師妹的了。”說著,就推開了門。

  門內都是很整齊的石板,看著都十分樸素。見著萱草驚訝的神色,小胖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師父說的匆忙,這個是我才開出來的。不過沒有關係,師妹如果說以後缺少什麽,就隻管和我說。”

  他說著,又突然像是想到什麽似得,猛地拉著她往裏麵跑,推開一扇石門,裏麵煙霧縈繞。

  “以前來的那些子師妹們都喜歡這樣的池子,說是洗澡用的。這裏是一口活泉,下麵也有出去的口,是溫泉。周圍我撒了許多花,兩天就能長好了。以後,師妹就可以在這裏洗漱了!”小胖子說著,搖頭晃腦的。看著小胖子這個樣子,萱草又看了看那池子。且不說溫泉有多麽難得,隻是看那石頭圍成的水池子,那石頭一個個看著都十分光滑,一看就像是精心打磨出來的。又想想小胖子的話,這個是他臨時弄出來的,心裏頭隱約就有些感動。

  這個時候,小胖子突然神色一喜,笑著說:“啊,我又有吃的來了。”說著,身形一閃,居然瞬間離開了這裏。沒多久,他就又回來了,嘴巴裏還在嚼著什麽,看著萱草愣在那裏,就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萱草隱約覺得,他的嘴巴裏似乎有一塊兒白肉,但是很快就消失了,讓她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咦,師父在喚我,師妹你就在這裏住下吧,許多東西都在外麵的一個石頭櫃子裏麵,你可以從裏麵取用,我等會再回來。”說著,往前麵走了兩步,突然又像是想到什麽似得,伸出手來:“師妹,你快點給我一滴血,不然等會你就出不去了。”

  萱草想起了他方才說的噬心花,點了點頭,捏著自己手指頭,剛想咬,但是感覺自己手指頭上麵刺痛一下,一滴殷紅的鮮血就衝著他飛了去。他笑了笑,然後就飛快的跑掉了。

  看著小胖子的背影,萱草微微皺眉,這個師兄很好,對她很是不錯,但是不知道為什麽,萱草總覺得這個師兄似乎有些奇怪。

  第十八章

  不過這個念頭也隻是從她的腦海裏飛快閃過,一會兒就扔到一邊了。這些日子她在外麵過的,所以說如今見著了這些,可得要好好清洗一番了。

  澡洗完了以後,萱草把自己身上擦拭幹淨,然後甩了甩頭發,感覺自己身上似乎輕鬆了許多。出了浴室,發現本來冷冰冰的石洞裏多了一些軟和的蠶絲織成的各種東西,花花綠綠的,看著很是好看。而且,在石頭桌子上麵,也放一個大大的果盤,上麵擺放著許多看著顏色亮麗的果子。萱草看著這一切,心中隱約明白,肯定是行舟子或者是那個師兄來過了。

  想著,就撿了一個果子吃了起來。

  很快,她聽到外麵傳來一陣的敲門的聲音,打開門看到行舟子從外麵走了進來,身後跟著胖乎乎的師兄。師兄頭微微低垂著,似乎是做錯了什麽事情的小孩子一樣。看著他們這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但是卻又不好直接問什麽。

  行舟子笑著看著麵前的萱草,問道:“這裏你住著是否滿意?”

  萱草點了點頭,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很是滿意,隻是開始進來的時候,這裏還不是這個樣子,如今?”

  “哼,我讓你師兄給你布置房間,哪裏想到他如今這樣大了,但是卻連這一點小事都做不好。”行舟子說著,瞪了一眼身後的胖子。萱草笑了笑說道:“師兄已經做的很好了。”

  聽到她為小胖子說話,行舟子臉上神色頓時緩和了起來,笑著點頭說道:“我隻怕你們兩個相處的不愉快,如今看起來卻是我想多了。你們兩個在乾坤門中可要互相扶持,哼,許多人都盯著我們這裏的好處,但是卻又不把我們這裏的人當人,所以說,你們千萬要小心行事。”

  見著行舟子這樣貼心的囑咐自己,萱草點了點頭,但是心裏頭卻有些疑惑。這個師父似乎對自己有些好的太過了,他為什麽會無緣無故的對自己這麽好?萱草想著,但是臉上卻還是笑著應道:“師父,徒兒明白了。”

  看到萱草點頭了以後,行舟子也略點了點頭,左右看了看,然後說道:“你今日就好生休息,明日早上,到上麵的大屋子集合,到時候我會分配些事情讓你做。”

  “是,師父。”萱草應了,然後看著行舟子領著胖師兄走了出去。看著他們出去了以後,萱草拿起了一個果子,躺在冰涼的蠶絲被上琢磨,為什麽說,這個行舟子師父會對自己這樣的好,難道說,都是因為自己是單屬性靈根,而且是木屬性的嗎?

  萱草有些疑惑,感覺自己腦袋裏都要打結了。但是她很快就下了決心,反正自己也就是爛命一條,其他也沒什麽。況且,如果說那個人真要自己命的話,自己也是不會給的!下了決心,她就躺在床上打了幾個滾,進入了自己的小空間裏。

  不過短短幾日,那靈穀居然都成熟了。她瞅著麵前壓的沉甸甸的穀子,明顯的感覺到這裏種出來的似乎要比自己在外麵種的還要多一些。她想要把穀子收起來,但是沒有想到,隻是心念一動,那穀子們居然自動收好堆放在一起。

  看著麵前的穀堆,萱草又想著脫穗,很快,靈米就一顆顆的出現在她的麵前。她小心翼翼的用儲物袋把那些東西給收了起來,然後又種了一批。做完這一切了以後,她又看了一眼那泉水,淡綠色的泉水還是在緩緩的流動著,看不出來有囤積的跡象。她想要嚐一嚐這個味道,但是想到自己來這裏不過是意識體,就隻能作罷了。意識回到了身體裏麵,就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困意,躺在那裏,沒多久就睡著了。

  第二日醒來了以後,想起行舟子的話,匆匆忙忙的按照自己記憶中的路線跑了出去,就是所謂的大屋子有些茫然。不過,出去到了外麵以後,就發現一點都不茫然了。因為其他的房間大部分都是一間一間獨立的而且看上去地方都不大,但是在這些房子中間,有一間是特別大的,前麵還有一個很大的院子。她看準了目標,就匆匆忙忙的跑了過去,到了那裏了以後,她發現其他人早就到了,就她一個人是來的最晚了。因為如此,其他人看她的眼神都有些怪異。

  萱草其實也有些感覺自己來的晚了,微微的低垂著頭,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行舟子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見到他們都來了以後,咳嗽了兩聲,然後說道:“我這裏的活都很簡單,是打雜的。你們要做的就是把那些外圍的小房子清理幹淨,還有靈田的管理,十分簡單。萱草,你以後就負責照顧兩畝靈田,具體的你師兄會帶你去的。”萱草聽了這個話,愣了下,沒有想到還是自己的老本行。但是她很快的反映過來,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看著她乖巧的樣子,行舟子滿意的點頭說道:“到時候我會教導你幾個比較實用的小法術,你照料那些就會輕鬆一些了。”

  “是的,師父。”萱草乖巧的點頭,雖說她不是很想要叫麵前這個人師父,但是如今情況之下,也是不可能不叫了。

  “師父,昨日和我們一塊兒來的林諾不見了。”這個時候,同樣在旁邊聽行舟子話的一名弟子,突然上前一步,開口說道。行舟子看了一眼那名弟子,嘴角微微勾起:“我已經知道了,他好奇心太強了,所以去了他應該去的地方。”

  那名弟子聽了這個話,眼中閃過一絲恐懼,很顯然他知道那個人去了什麽地方。

  “萱草,你師兄馬上就來了,你先隨你師兄去吧。”

  行舟子笑著對著萱草說道,萱草點了點頭,猶豫的看了一眼那名神色不對的弟子。她剛才聽行舟子的話,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就想到自己師兄嘴巴裏那塊白肉……雖然說不知道這兩者之間有什麽關聯,但是她下意識就想到那個。感覺,似乎是有些不大好……

  她很快的把自己腦海裏亂七八糟的念頭給甩開,然後看著小胖子從外麵跑了進來。他先是掃了一眼旁邊的幾個人,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然後才來到萱草麵前,笑嘻嘻的對著萱草說道:“走吧,我們要快一些,自從上次照料靈田的人出了意外了以後,那裏已經長了許多的荒草了。”

  說著,就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一把攥住了萱草。萱草來不及有反映,就被他拉扯著快速的奔跑起來。他跑的很快,風迎麵撲來,打的有些疼。萱草微微皺著眉頭,並不是很喜歡這樣的體驗。上次胖乎乎的師兄帶自己走的時候可沒有這個樣子的,這次是怎麽了?

  這樣雖說不舒服,但是速度還是很快的,萱草從隱約見著那片綠色的靈田,很快就來到了靈田的邊上。隻是看著靈田裏種的東西,讓她很是有些吃驚。見著她驚訝的神色,小胖子師兄略有些不好意思:“我和師父都不怎麽有時間來打理這裏,不過這裏本來種的也就是靈草……”他說著,眼珠子來回亂看,就是不看萱草。萱草一下子笑了起來:“沒關係的,略做打理就可以了。”

  “嘿嘿,師父說,讓我教導你一些小法術,你看看有什麽用的上的,看看我會不會。”

  萱草瞅著那靈田,皺了皺眉頭說道:“其實,現在需要的不是什麽法術,我倒是想要一隻靈蚯蚓,這樣的話,耕地會方便許多。這一片地都要重新整理,才能種上新的。”

  “哦哦,這個,我這裏有的。”

  小胖子師兄恍然大悟,從自己懷裏頭掏出來一個粉紅色的錦囊。

  “這個是靈獸袋,本來就是為師妹準備的,裏麵有三隻靈蚯蚓,有了這個師妹一定會事半功倍的。”

  小胖子師兄說著,就把那個袋子舉起來,放在萱草的麵前。萱草看著那個靈獸袋,笑眯眯的點了點頭,順手接了過來。拿在手裏頭仔細的看了看,靈獸袋和儲物袋都有些相似,但是就是裝的東西有些不一樣。

  “呐,這個儲物袋裏是裝的靈草。我們這裏大部分是飼養靈獸,靈蟲,還有各種靈藥。如今靈藥是師父在負責,我是在負責靈蟲,現在收的雜役就是讓他們去伺候靈獸。估計師妹以後也是要學會管理種植靈藥的,但是現在先要供應上靈獸所食用的靈草。”他說著,胖乎乎的小嘴一下子就嘟了起來。

  “那師伯們也真是的,都不讓師父多帶一些幫手回來,如今就我們這些人來打理這裏,會很吃力的。”他說著,眼神十分認真。看著小胖子師兄這個樣子,萱草笑著說:“師兄真的很厲害呢,沒有想到師兄會和靈蟲打交道。”

  “師妹難道說也怕蟲子嗎,我見了來這裏的許多師妹都怕蟲子。”小胖子說著,眼睛瞪的滾圓。

  “沒有,我隻是覺得蟲子似乎一向都是很嬌貴的,如果說飼養不好的話,很容易就會生病。”萱草想了想,搖了搖頭。

  第十九章

  一聽到萱草這樣說,小胖子師兄一下子就笑了起來,笑容顯得格外的燦爛:“就是啊,小蟲子都是很嬌弱的,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麽想的,怎麽會看著那麽白白嫩嫩可愛的小蟲子害怕呢?師妹你放心吧,若是得了師父的允許,我就帶你去我那裏看我的小可愛。”

  看著小胖子師兄那麽熱情的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看著麵前的靈田,“我還是先試試蚯蚓好不好用吧。”說著,一拍儲物袋,裏麵就有一條蚯蚓從裏麵魚貫而出。在她拿到靈獸袋的時候,操縱這些蚯蚓的方法已經出現在她腦海裏了。

  她按照上麵的方法去驅使蚯蚓,在地麵被整理好了以後,上麵的雜草什麽的都被蚯蚓吞噬,又排泄出來,化為肥料了以後。才開始播撒種子,撒種子她沒有什麽法術,隻是用靈氣操縱空氣裏的風,把那些靈草種子灑在靈田裏。這一切做好了以後,她開始用降雨術澆灌靈田。小胖子在旁邊看著,笑著問道:“師妹的樣子頗為熟練,是否以前種過靈田?”

  “在家裏的時候曾經為長輩種過靈穀,這些小法術都是長輩所贈。”萱草笑著說道。

  小胖子師兄點了點頭,目光中有幾分了然,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我看了下,你的降雨術我這裏有改良版,是行雨術,專門為你們這樣的木靈根所改良的。”他說著,就遞出來一塊兒靈玦。

  “對了,還有控風術我這裏也是有的,你方才那種太消耗靈氣了,看樣子應該也是你自己琢磨出來的吧。”

  小胖子師兄在萱草接過那塊靈玦了以後,又遞了一塊兒給她,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萱草略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的確如此,長輩並沒有教導我那些,都是自己摸索的。”

  “師妹已經很不錯了,當初師父教導了我很多次,但是我卻依舊懵懵懂懂的,師妹沒有人教導卻能如此聰慧,很是難得。”小胖子說著,頭微微昂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因為胖乎乎圓滾滾的,所以說看著年齡不大。但是如今卻又擺出來這樣的樣子來安撫萱草,倒有幾分好笑的意思。

  萱草忍住笑意,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見著萱草受教,小胖子師兄卻又有了幾分不好意思,對著她說道:“其他的雜役吃飯都是在統一的食堂,如果說師妹喜歡熱鬧可以去那裏,但是如果說師妹不喜歡熱鬧的話,也可以叫人送到房間裏來吃。”

  “那師兄都是在哪裏吃的?”萱草奇怪的問道。小胖子師兄聽了這個話,很是想了一會兒,然後說道:“地方不一定,反正什麽時候有的吃,我就會吃了。”說著,像是想到什麽美味的東西,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