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70節

  她說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黃昆,又看了看石頭。很顯然,石頭也是得了黃昆的話,所以說聽了這個話,臉上肌肉就一扯,剛想說什麽,卻被黃昆給按了下來。

  “萱草說的不錯,我們今兒在這裏似乎確實有些太安靜了。對了,那小黃子下午的時候應該就可以過來。我們用完飯了以後,在這裏等一會兒就好。”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就在那裏小口小口的吃著飯菜。

  看著她那個樣子,文士問道:“對了,萱草,我看這個天舟這樣大,你有什麽收取的東西沒有?”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文士,然後點了點頭:“自然是有的,這個上麵有個核心的,要認主了以後才可以使用。如果說,除非是主人轉讓,否則的話就隻能殺了主人才能剝奪使用權。”

  “這樣啊!”文士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如此說來,這個天舟倒也真是高級。”

  “可不是,當初賣這個給萱草的時候,我也是在的。小黃子可說了,這個天舟就差不多和靈器可以比肩了。”黃昆說著,笑著看了看萱草。很顯然是知道萱草那話裏頭是加了不少料的。

  文士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歎了口氣說道:“確實,如果說這樣大的天舟,沒有一點點什麽手段的話,直接被人奪去了,那就不好了。”說完,他站了起來,看著萱草說道:“能不能帶我去駕駛艙看看,我還是挺好奇,那傀儡怎麽操作天舟?”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站了起來。黃昆也趕忙站了起來:“行,我也好奇的很,我們都一塊兒過去看看吧。”說完,就跟著萱草站在了一起。文士見著他也要來,顯得有些驚訝:“什麽時候,黃大哥你居然也對這個感興趣起來了?”

  “我也不過是好奇,你看看,你以前對這些東西也是不關注的不是!”黃昆說著,笑眯眯的看著文士。文士似乎覺得有些不對,微微的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黃昆,但是看了一會兒都沒有看出來什麽,就笑了笑,然後就幾個人一塊兒來到了那駕駛艙。到了駕駛艙門口了以後,萱草在上麵畫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然後才帶著他們走進去。

  “剛才那是?”

  “那是天舟自動的保護陣法。畢竟,駕駛艙是一艘天舟的命脈,所以說才會需要那個。不然的話,若是隨便人都闖了進來,奪了駕駛權,也沒法子啊。”萱草說著,笑了笑。

  黃昆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說的也是,不過我們天舟上麵應該沒有人會再架勢天舟了吧,不然的話讓那個人來駕駛,肯定是要比傀儡來的妥當一些。”

  “嘿嘿,其實我是會駕駛天舟的,但是從來沒試過這樣龐大的天舟。”文士說著,在駕駛艙裏來回撫摸著,似乎十分想要嚐試下的樣子。看著文士那個樣子,萱草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如果說她開始對黃昆的話隻有三份相信的話,現在就有了八分。因為現在文士的樣子可以說是十分的迫不及待,他似乎已經在等萱草把駕駛權利給他了。

  萱草搖了搖頭:“你沒有經驗,還是給傀儡比較好。況且,這些傀儡我都可以遠程操縱,挺好的。”萱草說著,就看了一眼文士,然後對著黃昆說道:“好了好了,這裏也沒有什麽好看的,況且地方就那麽大點,我們還是出去吧。”黃昆聽了這個話,點了點,扯著還在那裏想要繼續看下去的文士一塊兒出來了。

  文士被拉出來顯得有幾分莫名其妙:“怎麽了,我還沒有看夠呢。”

  萱草看著文士那個樣子,心裏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悲哀,但是還是笑了笑:“是嗎,下次吧,我現在突然有些累了。如果說沒有我陪著你的話,隻怕你在裏麵就不能出來了。”文士聽了這個話,顯得有些驚訝,但是還是點了點頭。

  倒是旁邊的黃昆看出來萱草有些累了,微微皺眉說道:“要不,你先去休息下。等會小黃子來了以後,我再讓傀儡去叫你?”

  萱草搖了搖頭:“沒事兒,我和你們一塊兒等好了。”

  說完,就和他們一塊兒去了飯廳。到了飯廳了以後,萱草發現石頭不在這裏。

  “石頭去哪裏了?”

  萱草偏頭問旁邊的傀儡,傀儡聽了萱草的話,似乎在思考,一會兒以後,然後說道:“石頭回房間裏麵去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黃昆笑了笑:“真是的這個石頭,不如我去把他給叫出來吧。”萱草點了點頭,這個時候文士皺眉說道:“那個石頭不知道怎麽了,感覺從吃飯的時候開始就有些不對,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或許吧。”萱草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黃昆看了一眼文士,然後一把拉著文士,說道:“走,你和我一塊兒去看看他怎麽了。如果說他發起瘋來,我們兩個在一塊兒,好歹也好處理一些。”文士聽了這個話,顯得有些不樂意,但是卻還是跟著黃昆一塊兒走了。

  看著文士和黃昆走了以後,萱草身子猛地一下子癱軟了起來。

  其實,沒有什麽的,自己和他也不算熟悉不是嗎,這樣的人背叛,自己應該承受的起才是。

  第六十一章 消息

  萱草想著,看著船艙的頂部,頂部看著十分光滑,圓潤的明珠閃爍著動人的光芒,就好像是一個美麗的舞台一樣。看著那一切,萱草忍不住歎了口氣,心裏頭有一種淡淡的惆悵。

  其實,自己在不知不覺的時候,還是信任他了吧。不然的話,如今心口也不會如此難受。想到這裏,萱草微微閉上了眼睛,然後等待著他們幾個人的來臨。

  很快,萱草就聽到了一陣陣腳步聲。三個人的腳步聲十分不一樣,黃昆的腳步聲是正常的,沒有刻意的如何如何的。而文士的腳步聲顯得十分的輕,如果說不注意去聽的話,根本就聽不出來。而石頭的腳步聲是最重的,石頭過來了以後,臉上一臉的不高興。

  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說道:“倒是我錯了,沒有想到過,石頭是土係的,在船上會不舒服。”

  聽了這個話,石頭立即搖頭:“才不是因為這個,哼,算了,也沒有什麽好說的。”他說著,就直接在椅子上麵一坐。看著石頭那個樣子,文士倒是有些奇怪,看了看其他兩個人,疑惑的說道:“這個倒是奇怪了,我今天可沒有說什麽招惹他,他怎麽就成了這個樣子!”

  黃昆聽了他的話,笑了笑說到:“你也知道的,他性子一向都是這樣的,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你和他計較什麽啊!”說完,也坐了下來。幾個人喝了兩口茶,石頭就一個勁的在那裏往嘴巴裏塞點心。看著石頭那個樣子,黃昆笑著說:“還好我這裏還囤了不少的點心,否則的話,還不夠你吃的呢!”

  石頭一點都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反而發出了一聲冷哼。看著他們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這個時候,她感覺的到天舟周圍似乎有東西靠近,於是笑著對著黃昆說道:“估計是你的朋友來了。”

  黃昆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說道:“也是該來了。”說完,然後就和她一塊兒出去了。出去之前,拉著石頭一塊兒出來了。就他們三個人在一起,石頭顯得十分不忿:“既然都知道了,為什麽還要裝傻!”

  “要看他有什麽具體行動,不過我要告訴你,你可要好生護著萱草。我覺得,他的目標就是萱草,明白嗎?”黃昆壓低聲音對著旁邊的石頭說道。石頭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萱草,然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著他們的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真是的,我又不是沒有自我保護能力。如果說,他真的要動手,我也不一定會怕了他。”萱草說著,眼睛微微的眯了眯,手也忍不住捏了捏。

  “一個人總是沒有兩個人好,到時候好歹是能夠幫你一些。”黃昆說著,然後幾個人就來到了甲板上麵。這個時候,萱草果然看到上次見著的那個夥計正在一艘小天舟上麵搖手,於是,立即操縱自己的天舟把他給吊了上來。

  那個夥計一上來,立即左看看右看看,笑眯眯的說道:“我真是沒有想到,把這個賣出去了以後,還有能夠見到這個的一天。”

  聽了這個夥計的話,萱草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笑,那個夥計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這個時候,黃昆問那個夥計:“現在島上情況怎麽樣?”

  “唉,你們不知道,你們走了以後,好多人都過來圍觀這個天舟。同時,也有人開始散流言,說那島馬上就會不保了。會被紅色的岩漿直接覆蓋,所以說島上人心惶惶的。好多人都要過來我們這裏買天舟,但是你也是知道的,我們那裏的普通天舟早就被賣出去了,哪裏還有啊!”小黃子說著,臉上有幾分不忿。

  看著他那個樣子,黃昆立即笑了起來說道:“是不是如今現在的價格和以前比起來,要高許多了!”

  “唉,還真是這個樣子,你不知道,現在天舟的價格,可真是蹭蹭蹭的往上漲啊。不過我們老師傅聽了那個傳言以後,也直接離開了那個島上,現在就一個空店麵在那裏。什麽都沒有,你說,我想賣也沒法子啊!”

  “那你是怎麽過來的!”萱草聽了他的話,倒是有幾分奇怪,指了指他的那個天舟,表示他明明還有存貨的。聽了她的話,那個小黃子笑了笑,然後說道:“那個天舟啊,其實是返修品,這樣的東西都是給我們這些夥計學徒練手用的。這個我是勉強修理好的,如果說波浪太大的話是不好用的,我用還好,可以隨時修補。但是如果說我隨便給別人用的話,那不是坑人嗎!”

  “你倒是還有良心呢!”黃昆聽了他的話,顯得有幾分驚訝。小黃子聽了黃昆的話,立即顯得有幾分不服氣:“哼,那當年關係我是沒有的,但是好歹賣東西要靠信譽。這一次我覺得肯定不會有他們說的那麽嚴重,否則的話那青山派的人怎麽一個都沒有走啊!到時候他們買了再回來,如果說過來找茬,說我這個天舟有問題,你說,我怎麽辦啊!”

  看著小黃子這個樣子,他們幾個人都沒有說話。

  見著他們這個樣子,小黃子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你們都什麽表情啊,難道說,這一次是玩真的?”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這一次,地火爆發確實會比較嚴重。當然,我們還不知道青山派到底研究出來了什麽措施沒有,但是如今那裏那麽亂的話,肯定是不大好的。”

  小黃子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那麽,你們怎麽不走,反而留在了這裏!”

  黃昆聽了他的話,在他頭上彈了下:“我在那裏都生活二十多年了,多少是有些感情的,怎麽可能就一走了之。而且我們的朋友還是青山派,不知道他們到底如何之前,我們直接走了多不好。”

  小黃子一下子咧嘴笑了起來:“這樣說起來,我們其實也算是朋友了,你們也不可能直接把我丟了,然後跑了吧。”說完,就瞅著他們幾個人。萱草看著小黃子那個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其實這樣的人也是挺有意思的。她還沒有回答,就聽到那邊文士的聲音:“你們都在外麵說什麽呢,還不快些過來!”

  萱草聽了這個話,然後看了一眼黃昆。黃昆臉上什麽都沒顯露,直接對著小黃子說道:“走,我們一塊兒到船艙裏說去,不要在這裏吹風了。”

  “啊,這裏也沒風可吹啊!”小黃子聽了黃昆的話,立即反駁,同時開始說道:“你不知道,我們這個天舟當初設計的時候可嚴謹了,怎麽可能說會讓風透過船的保護陣呢!”

  萱草聽了他的話,立即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黃子這個時候似乎才反映過來,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黃昆對著旁邊的萱草說道:“你別看他這個樣子,但是說到天舟上麵卻是頭頭是道的。”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我算是看出來了。”

  “嘿嘿,我也就這點本事了。”小黃子說著,撓了撓頭。一塊兒到了那裏麵坐了下來了以後,小黃子看著那幾個傀儡利落的倒茶什麽的。忍不住眨巴了幾下眼睛,然後說道:“我們那老師傅當初把這個拿過來了以後,也就在我們麵前示範了下就收起來了,真是沒有想到,今兒還能輪到我享受下!”

  第六十二章 痛楚

  聽了小黃子的話,萱草忍不住笑著說:“那你今兒晚上就在這裏挑個房間,好好住下,好好享受一番,你覺得怎麽樣?”

  “真的嗎?”小黃子眼睛一下子睜得老大,但是很快卻搖了搖頭。

  “可能不行,我們店裏沒人了,我現在臨時關一會兒還好說。如果說老關著不開,那成什麽樣子啊!”

  聽了他這個話,萱草倒是十分好奇:“你不是說過嗎,普通天舟已經賣完了,那你還在那守著幹什麽?”

  “唉,雖然說天舟賣完了,但是店還在那裏。如果說有人過來谘詢的話,我還是要接待的啊,不然的話,成什麽樣子。到時候我們店裏頭的老師傅回來,看到我這裏沒開門,隻怕會氣死了。”

  萱草聽了小黃子的話,忍不住笑了起來。沒有想到,這個小家夥看著賊頭賊腦的,但是卻很有責任感。這個時候,文士皺眉說道:“什麽叫普通天舟賣完了,難道說還有什麽不普通的天舟嗎?”

  “當然有啊,比如我這個天舟。”萱草搶著小黃子回答之前說道。小黃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樣的天舟也是沒有的了,因為還有最後一艘被我們老師傅帶走了。”

  “那?”文士微微皺眉,看著那邊的小黃子。小黃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實也可以說沒有天舟了,有的也都是一些殘缺品,不可以使用的。但是我在那裏看習慣了,讓我離開,我還真做不出來。”

  “那也挺好的,至少你自己還能夠堅持在那裏待著,隻怕很多人都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呢。”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小黃子。小黃子聽了這個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臉上還出現了兩團紅色。很顯然是被萱草誇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文士也在旁邊笑著說:“是啊,沒有想到你在知道那裏的事情了以後,還能夠堅持要回去,真的是很難得。”

  萱草聽了這個話,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文士:“你怎麽知道他知道了啊!”

  “肯定啊,你們剛才在外麵說了那麽半天的話,肯定是把那島上的事情大部分都告訴這個小子了。”

  小黃子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其實我猛地一聽,第一件想的事情也是跑了了事。”

  “好了,我們先來商量下,到時候小黃子在那裏打聽消息了以後,我們要怎麽聯係吧。”萱草說著,看著小黃子。小黃子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不如,我們就直接用聯絡符,在這個距離,聯絡符還是可以使用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也好,聯絡符一旦放出來在外麵就不會隨便被捕捉到,我覺得這個想法很不錯。”黃昆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雖然說這個主意不錯,但是我們這裏的吃的東西,卻是一個問題。”

  聽了這個話,小黃子臉上就有幾分的為難了:“那個,因為島上的事情各種各樣的流言都傳了出來,所以說,現在糧食的價格還真是不低呢。特別是靈米,那樣容易儲存的糧食,價格更是很高。”

  “靈米你就不用想那麽多了。”萱草笑了笑說到:“我們說的糧食是其他的糧食,我們不可能說隻吃靈米什麽的啊!”

  “如果說是其他的糧食的話,都還好說。”小黃子猶豫了下,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時候,黃昆從懷裏頭掏出了二十塊中級靈石,遞給了小黃子,然後說道:“那你以後就用這個來購買其他的蔬菜,還有食物,聯絡符等。如果說用完了,你可以再來和我說。”聽了他的話,小黃子一點都沒推辭,直接就收了起來。

  見到黃昆拿出來了靈石,石頭也拿出來了二十塊中級靈石:“這些你也拿著,到時候多的你就直接自己用就是了。”

  文士見著他們兩個都拿出來了靈石,也跟著拿出來了二十塊中級靈石遞給了麵前的小黃子,笑著說:“如果說有什麽消息,你可要及時通知過來啊。”小黃子似乎沒有想到有這樣多的靈石收,顯得有些興奮,不停的點頭:“好啊,好啊,你們放心好了。如果說有什麽消息,我會第一時間發聯絡符過來的。”

  見著小黃子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

  黃昆見到他靈石收好了以後,就站了起來,說道:“你現在還是趕快回去吧,不然你那店老不開門,肯定會有人覺得你已經離開島了。”

  “也是。”小黃子跟著站了起來。這個時候,文士趕緊說:“我去送小黃子吧。”

  “好啊,我們一塊兒吧。畢竟,小黃子這一次可算是為了我們的事情,要來回奔波呢。”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小黃子。小黃子聽了這個話,忍不住笑了笑,然後說道:“怎麽會呢,你們看,你們那些靈石隻是收一些吃食,我肯定是用不完的,到時候還是落到了我自己荷包裏。說起來,我反而應該謝謝你們才對。”

  幾個人說說笑笑,送走了小黃子。

  說起來,小黃子走了沒有多久,天就黑了。

  天舟雖然說很大,很穩當,但是在海上漂浮,多少也會有些略微的晃動的感覺。萱草坐在甲板上麵,看著外麵的星空,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石頭不知道什麽時候來到了她的身邊,遞給了她一個冰涼的瓶子。她仔細一看,才發覺遞給自己的瓶子居然是一個酒瓶。

  “來,陪我喝一點。”

  萱草聽了石頭的話,顯得有些驚訝。她還是第一次看到石頭喝酒,石頭現在看上去似乎和平時有些不同,但是卻不知道具體有什麽不同。似乎是發覺了她驚訝的目光,石頭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知道嗎,我們當初幾個人是一塊兒慢慢熬出來的。雖然說都是散修,但是是很難得才能走到一起的。所以說,你別看我們名義上是聽薛嶽他們的,但是其實都比較聽從黃大哥的。文士當初看著比現在可柔弱多了,但是卻十分的堅持。不管怎麽樣,都能夠堅持到最後,當初其實大家早就說他不行,讓他走了算了。但是,他卻說,自己可以的。於是一點點堅持下來,然後做給大家看,果然是可以的!”

  石頭說著,大口的灌了一口酒。

  萱草看著石頭,沒有說話。她是才進來沒有多久的,但是隻是聽了文士有可能背叛自己就很難受了。更不要說,石頭和他們相處的時間更長,想到這裏,萱草看石頭的目光就有了幾分的同情。

  “你不知道,那個時候,我們好幾次都是死裏逃生,本來以為都是一輩子的兄弟了。他從來不說自己真正的名字,我們也從來沒有想過。你看我,我也沒有說過我真正的名字。我就是一個石頭,爹不疼娘不愛的石頭!但是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是……”石頭說著,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好了好了,你也不要想太多了,說不定他有什麽苦衷呢?”

  “什麽苦衷,可以連我們這麽多年的兄弟都不要了!”石頭惡狠狠的說著,然後又灌了一口酒水。

  “你們這麽晚了在這裏幹什麽呢,裏麵要開飯了。”

  黃昆從裏麵走出來,看著他們兩個人,有些奇怪的問道。

  萱草聽了黃昆的話,歎了口氣,然後站了起來把自己手裏頭的酒瓶扔給了黃昆:“你看看石頭吧。”

  黃昆聽了這個話,愣了愣,然後就看著石頭大口大口的在那裏喝酒。

  第六十三章 被擒

  石頭喝酒喝的十分的豪邁,大口大口的往嘴巴裏灌,不時的還會有些晶瑩的東西濺出來。看著石頭那個樣子,黃昆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直接從他的手裏頭把酒瓶搶了過來。

  “你多大個人了,遇到點事情居然這個樣子,你覺得很好看嗎!”

  聽了黃昆的訓斥,石頭不說話,隻是呆呆的看著海麵。這個時候,文士似乎也是聽到了外麵的動靜,走了出來,看到他們這個樣子,頗有些好奇,問道:“發生什麽事情了?”

  黃昆皺眉:“沒事兒,就是石頭不放心那薛嶽他們,一個人躲在這裏喝悶酒!”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