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69節

  於是,兩隻就開始在討論,如果說有了房子了以後,兩個人要如何去打扮房子,完全把修煉的事情給忘記在腦後了。兩個人也不知道聊了多久,天黑,又天亮,萱草才恍然發覺時候已經不早了。趕緊出去放了聯絡符,然後收拾屋子了。這裏她要離開了,當然是要把屬於自己的東西給帶走。廚房裏的東西,能夠帶走都帶走,還有臥室裏的一些寢具。

  一番折騰,還真用了不少時間。萱草收到遊芊雪回的消息的時候,已經是到了中午了。她看著那黃色的符紙在自己麵前偏偏飛舞著,有幾分心虛。自己和她才成了朋友,自己現在就要直接離開這裏,讓她一個人去麵對危險。萱草雖然說這樣想著,但是還是伸手去接了那個東西。打開,看到上麵說:“我們這裏的事情比較多,大概不能去送你們了。不管怎麽樣,你們路上小心,一定要好好的。”

  字數不多,但是卻別有一番情誼在其中。

  她本來以為不管怎麽樣,遊芊雪多少會過來相送,但是沒有想到,她是直接不來的。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又有幾分難受了。但是她很快就自我吐槽,真是玻璃心,一點點事情就難受,難受什麽啊!真正難受的,應該不是自己才是。想到這裏,她就又在房間裏轉了一圈。真是的,這個房子,自己才買了那麽些時候,如今,自己卻又要離開了。

  想到這裏,一陣陣酸澀就開始在心中湧動。但是她很快拋棄了自己這樣的想法,快速的檢查自己還有沒有什麽東西沒有收拾好。

  自己以前的地方就算離開了也不可惜,過去始終會過去,未來才是自己應該在乎的。為了自己的未來,自己應該更好的活下去。

  萱草想著,然後就直接走了出去。出門了以後,她看到了蹲在旁邊可憐兮兮的那個前任房主。那個女人見到她出來,立即好像是見到肉骨頭一樣的狗狗一樣,馬上迎了上來:“那個,那個你要離開這裏的話,不如把房子給我吧。”

  萱草看著麵前的這個女人,顯得有幾分奇怪:“你怎麽覺得我要離開這裏?”

  “不是不是,你看你啊,你們這樣的人肯定是要隔一段時間出去狩獵,離開這裏的時候,房間裏又沒人照顧。就讓我住裏麵,我也可以照顧房間,多好啊!”

  那個女人說著,顯得有幾分可憐兮兮的。萱草看著這個女人,當初對這個女人有幾分鄙視,但是今日見著,卻有幾分憐憫。

  “你當初不是說要出海找你的男人嗎,你還是快點去找你的男人吧。這裏的房子,你就不要想了。”萱草說道這裏,立即停住了不再繼續說下去。但是那個女人一點都沒有明白萱草說的意思,還是可憐兮兮的看著她說道:“我不知道我那個死鬼去哪裏了,我真的,真的會很乖,就住著就可以了。”

  看著那個女人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就直接走了。自己能夠說的,已經說了。她聽不聽,就和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了。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竟然有一絲淡淡的慶幸,不管怎麽樣,自己現在過的要比大多數人都要好。這樣,就足夠了。

  她想著,然後就來到了碼頭。這一次還是她最早,但是過了一會兒,石頭就來了。石頭的眼睛紅紅的,來到了這裏以後,就直接坐在了萱草的邊上,一句話都不說。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問道:“你怎麽哭了?”

  “我才沒有哭呢,我是堂堂男子漢,又怎麽可能會做出來哭泣那樣女兒的事情!”石頭大聲說道,似乎聲音越大,他就越發有道理一樣。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什麽話都沒說,直接看著那碼頭外麵的海麵。

  海上並不平靜,時而會有些小波浪慢慢蕩起。這裏是沒有汙染的時代,海水十分的蔚藍。這裏很美,但是,這裏卻馬上會有一場自然界的洗禮。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歎了口氣,心情也不大好了。

  第五十八章 新決定

  過了好一會兒,黃昆和文士兩個人結伴而來。他們兩個過來了以後,左右看了看,問道:“芊雪他們,難道說不過來了嗎?”

  聽了他們的話,萱草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他們不打算過來了,因為說是比較忙,所以……”

  “嗯,我們知道了。”黃昆點了點頭,看了一眼文士。文士歎了口氣:“如果說是我的話,我估計也不會來。”

  “……”

  幾個人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或許他們幾個人顯得有些惹眼,旁邊有幾個人看著他們在那裏竊竊私語什麽。這個時候,黃昆看著萱草,笑著說道:“你那天舟呢,快點放出來,我真沒有想到,我有一天居然會坐上那樣的天舟。”

  “不過是天舟而已,又有什麽,看你的樣子!”文士說著,嘴角咧出一絲絲笑容。看著他們兩個這個樣子,萱草知道他們是故意想要調節下氣氛才這樣的。所以說,也跟著笑了笑,點了點頭說道:“也好。”

  然後就把天舟給放了出來,這個天舟和這裏其他天舟比起來還真是超大號的,看著那超大號的天舟,文士顯得十分驚訝,眼睛瞪的滾圓,手指著那個天舟問道:“這個,這個也是天舟?”

  萱草看著文士那個樣子,笑著點了點頭:“可不是,你看,這個可是容的下你?”文士聽了這個話,立即有幾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又繼續打量著那個天舟,顯得有幾分茫然:“真是沒有想到,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會見到這樣大的天舟,而且我還會坐上去。”

  萱草看到石頭半天不說話,顯得有幾分驚訝,她本來以為第一個會咋呼的就是石頭。於是,忍不住偏頭看石頭,卻見到石頭正一臉呆滯的看著麵前的天舟,似乎一下子喪失了語言能力一樣。

  見著他們幾個人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好了,大家都被看了,我們快點上去吧。”說完,就自己搶先上去了。見到她上去了以後,文士,黃昆,石頭幾個人都相續上去了。

  上去了以後,萱草放出了操作天舟的傀儡。然後讓它直接去操作室去了,見著那傀儡略有些僵硬的身體,萱草歎了口氣,忍不住思念起當初自己見到的那個傀儡了,那些個傀儡才是真正的好傀儡,身體十分的流暢,根本就不會有絲毫僵硬的神態。想到這裏,她就人不足歎了口氣,果然啊,還是一分錢一分貨。

  見著她拿出來傀儡,石頭好奇的問道:“那個是什麽?”

  “那個是傀儡,我們都不會操作天舟,更不要說這樣的天舟了。這個傀儡有專門的操作法門,我可以隨時聯係它,所以說不會出錯的。”

  “那,現在我們要去哪裏。”

  天舟已經動了,所以說,石頭有些茫然的問道。

  萱草看著那離著自己越來越遠的小島,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我沒有想過這件事情,你們覺得呢,我們應該去哪裏?”

  黃昆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了,我們不要在這個外麵聊了,不如我們進去在這豪華的天舟裏麵去談,不然的話在這裏吹風,我真覺得對不起這樣豪華的天舟。”

  聽了黃昆的話,其他幾個人一下子都笑了起來。但是大家也都很承認他的話,所以說幾個人都進去到了裏麵的大客廳裏。

  大客廳裏怎麽說呢,到處都很幹淨,算不上特別的豪華,但是卻給人一種特別舒適的感覺。沒有什麽金銀,也沒有什麽玉石做裝飾。這個裏麵有著一種淡淡的木香味,而且,在正中間,有一顆很大很大的夜明珠在當中。旁邊,也散著一些小的夜明珠,在那裏發出柔和的光芒。讓整個房間看著都十分的柔和,一點都不刺眼。

  萱草找了一個椅子坐了下來,其他幾個人也都分別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然後才開始商量要去哪裏。

  其實,大家開始就是想的,離開那個小島,去比較遠的地方。然後找另外一個有坊市的小島,在那裏安頓下來。但是現在,很顯然黃昆他們又有了新的想法。黃昆看了看左右,然後說道:“我本來不知道這個天舟打開了以後是這個樣子的,不過現在知道也不晚。我覺得,我們完全可以生活在這個天舟上麵,然後在這個小島比較遠,比較安全的地方,看著青山派要如何度過這一次的危機,你們覺得呢?”

  石頭聽了這個話,立即點頭,然後嘿嘿的笑著說道:“我真的是沒有想到過,我會在這樣大的一個天舟上麵,我現在都還感覺我在做夢呢。”

  聽了石頭的話,文士癟了癟嘴巴:“你也就這點出息了!”

  “嘿,你還說我呢,你剛才見到的時候,難道你就敢說你沒有發蒙!”石頭聽了文士的話,立即頂了回去。見著兩個人都有鬥嘴的心情了,可見他們兩個人現在的心情已經好了許多,所以說萱草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其實,我覺得如果說萱草你不反對的話,黃大哥提出來的意見是很好的。畢竟這樣的話,如果說島上有什麽不好的傾向,我們也可以立即想辦法把芊雪他們給救出來。”

  文士說著,看著萱草。

  萱草被文士那樣看著感覺有幾分不好意思,笑了笑說道:“其實我倒是覺得這樣不錯,但是有一點,我們離開的比較遙遠,根本就不知道島上發生的事情。而且,你們身上帶了多少的幹糧?這裏肯定是會有廚房的,但是廚房裏肯定是沒有多少食材的。”

  萱草說著,看了他們幾眼。

  這個時候,黃昆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雖然說如此,但是我的想法是,看能不能買通一個人,直接來回島上和這裏來傳達消息,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隨時知道島上的消息了。而且,同時也可以在島上買點食物,這樣你們覺得如何?”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但是很快又皺眉:“如今,自己有天舟的人應該不算很多了吧,畢竟那麽密集的收購天舟行為……”萱草說著,臉上就有了幾分擔憂。看著她那個樣子,黃昆笑著說道:“你還記得那個小黃嗎?”

  “哦,就是那天,賣我這個天舟的夥計?”萱草說著,睜大了眼睛看著黃昆。黃昆點了點頭:“正是,我和那個夥計之間正好有聯絡符,他那裏可是有天舟的,可以讓他來回傳遞消息。隻是,估計他要的價錢不會太低。而且,我們也要把那裏會發生的事情告訴他才可以,不然的話,人家也不會答應幫助我們做這樣的事情。”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我們現在在萱草的天舟上麵,已經占了萱草很大的便宜了,所以說買通那個人的靈石還是交給我們吧!”石頭說著,看了看文士,然後又看了看黃昆。他們兩個人聽了石頭的話,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那是自然,住在這裏已經占了萱草很大便宜了,如果說吃都還要萱草出的話,那我們這兩個男人就真要無地自容了。”

  文士聽了黃昆的話,點了點頭,“正是如此。”

  萱草聽了他們的話,忍不住笑了起來。雖然說她不缺靈石,但是看到他們的態度,心裏頭也是歡喜的。因為他們肯這樣說,肯這樣做,多少是說明了他們不是那種凡事都想著占人便宜的人。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有一種暖滋滋的感覺。

  “好了,既然如此,大家都去在天舟上麵選擇自己的房間吧。”萱草說著,站了起來。

  第五十九章 溫情

  聽了萱草的話,其他幾個人都紛紛站了起來,這裏房間還真是不少的。因為這艘天舟是萱草的,所以說他們很理所當然的把最大的最豪華的房間讓給了萱草。其他的都在一層,各自找了一個房間。

  萱草到了房間了以後,就把自己買來的傀儡都放了出來,並且控製他們專門負責做飯,和一些雜物。到了吃晚飯的時候,大家看到這些傀儡顯得都沒那麽驚訝了。

  倒是文士笑著說了一句:“真是沒有想到,萱草還是一個大富婆。”

  萱草聽了這個話,顯得有些驚訝,看了他兩眼,然後奇怪的說道:“難道我沒有告訴你們嗎,這個天舟,還有這裏的一切,都是我師父給我的靈石購置的。到時候我師父如果說來了,要這個天舟的話,那我也隻能給他了啊。”

  他們都是聽過萱草說起自己的師父的,聽了這個話,大家反而都很了然的點了點頭。石頭嘿嘿的笑著:“沒有想到,萱草你師父這樣的好,早知道,我也去認個師父,說不定我也能有這樣好的待遇!”

  “你這樣的傻塊頭,到時候認了師父也不過是專門做苦力的!”文士聽了石頭的話,立即戳破了他的念頭。石頭倒也不惱怒,隻是嘿嘿的笑了笑,很顯然他也覺得自己認不到什麽好師父。看著幾個人說說笑笑的樣子,萱草也跟著笑了笑。

  吃完了飯,他們又喝了點茶水。黃昆說:“我已經聯係了那個小黃子,他估計明日就可以過來,我們就留在這裏這片水域,不要走的太遠了。”萱草知道這個話是和自己說的,應了一聲,就出去和傀儡說了。

  萱草晚上並沒有和小雅一塊兒溝通者修煉,因為船上那麽多的修真者,她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雖然說現在大家都是朋友,但是,萬一有一天反目為仇,那又如何是好?萱草不知道為什麽,她心裏頭對友誼這個東西,其實是想要,但是卻又有幾分的懼怕。

  小雅和萱草一塊兒在那裏麵的空間裏麵背靠背坐著。小雅有些奇怪的問道:“主人如果說總是有戒心的話,那會不會很累?”

  萱草聽了小雅的話,愣了愣,然後說道:“或許會很累吧,可是,如果說累一些,將來自己就不會再心疼了。那我也是一樣很高興的,因為,我並不希望有一天再遭受到那種刺骨的痛。”

  “痛?”小雅愣了愣,對他來說,似乎不大理解這是怎麽回事兒。猶豫了下,小雅說道:“沒有關係,如果說疼了的話,那就吹吹,揉揉,很快就能夠好的!”

  小雅說的十分肯定,就好像它自己曾經疼過一樣。萱草聽了它的話,一下子笑了起來:“那你和我說說看,你以前可曾疼過?”

  “當然有疼啊,主人你想啊,小雅虛弱的時候也是很難受的。但是小雅隻要想著,自己那樣做是為了讓主人更好。那,所有的疼痛的感覺就一下子就都沒有了!”

  小雅說著,小頭一搖一晃的。看著小雅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甜甜的,捏著它的手說道:“你以後就不要叫我主人了吧,叫我姐姐,好不好?”

  “姐姐?”小雅神情有些茫然,但是卻立即搖頭:“不可以的,主人,你不知道呢。我叫你主人這個是一種契約,如果說我換了其他的稱呼的話,契約我怕會減弱,主人,你難道說不想要小雅了嗎?”

  小雅說著,眼睛裏含著一絲絲水水潤潤的感覺。看著小雅那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怎麽會呢,我這樣喜歡小雅。”

  “嗯,那就好!”小雅重重的點頭。

  看著小雅的樣子,萱草微微皺眉。心裏頭不大明白,為什麽,小雅不能叫自己除了主人以外其他的稱呼。看來,自己對修真界裏麵的東西了解的確實還是太少了。

  兩個人就那樣坐著,竟然坐著坐著都睡著了。醒過來的時候,小雅正在萱草的懷裏頭蜷縮著,看著就像是一個幼兒一樣。萱草身子剛一動,小家夥也立即驚醒了,它茫然的看著萱草。然後立即跳了起來:“主人,主人,我怎麽,怎麽和主人一塊兒睡著了呢……”

  聽了它的話,萱草笑了笑收到:“我也不知道,我也睡著了。好了,我出去了,你自己一個人好好的啊。”

  小雅點了點頭,然後就看著萱草從空間裏出去了。

  小雅看著萱草從空間裏出去了以後,歎了口氣,然後就坐在了那空間裏的靈泉上麵,用手撥著那水。她現在的樣子,和在萱草麵前的樣子,簡直是判若兩人。

  萱草意識回到自己的身體裏麵了以後,站了起來,左右搖了搖脖子。她這個房間是這個天舟上麵最大最豪華的,為什麽這樣說呢。因為這個不光是一個房間,而且還有一個小客廳,還有一個浴室。如果說按照現代的說法的話,這個可以算的上是高級套間了。

  她直接去洗了澡,洗澡才出來,頭發都還是濕漉漉的時候,突然聽到門口有一陣敲門的聲音。她有些奇怪的走過去,打開門。看到黃昆從外麵閃了進來,臉上神色有些不對。

  萱草利用靈氣把自己頭發弄幹,然後用發簪把自己頭發盤了起來以後,奇怪的看著黃昆,皺眉問道:“黃大哥,你怎麽了?”

  “文士,文士那個家夥不對。”黃昆說著,眉頭皺的十分厲害。

  看到黃昆那個樣子,萱草有幾分奇怪:“什麽不對,怎麽不對,黃大哥你要把話說清楚才好。這樣不明不白的,我怎麽聽不懂啊!”

  聽了萱草的話,黃昆似乎才覺得自己說話有些沒頭沒腦的,猶豫了下。萱草看著黃昆那個樣子,忍不住笑了笑,然後引著他進了小客廳:“黃大哥快點坐下,有什麽話,慢慢說。”

  黃昆才坐下,立即有個傀儡過來倒了一杯茶給他,然後就安靜的站在了一邊。

  “我剛才才發現,文士這個家夥不對。”黃昆說著,眉頭一下子又緊緊的皺在了一起。看著黃昆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都到這裏了,也不會有什麽旁人聽到我們的說話,黃大哥還是喝點茶,慢慢說吧。”

  黃昆點了點頭,喝了一口茶,然後看著萱草說道:“你也知道,我們開始是一個小隊,每次會狩獵。但是你知道我們開始是怎麽聚集起來的嗎?”

  萱草聽了這個話,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道。見到萱草這個樣子,黃昆歎了口氣:“我們開始都是薛嶽他們召集的,當初人也要比現在要多許多。但是後來,我們一點點篩選,最後隻有了我們幾個人。文士,就是一開始就加入我們的人。我們篩選倒也簡單,隻是看的是狩獵的時候的表現。而且我們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狩獵以後,我們是不管其他人各自去哪裏的……”

  “這個我明白。”萱草點了點頭。

  黃昆看著萱草點頭了以後,笑了笑,然後又說道:“昨天晚上,我不知道為什麽想到文士,感覺他說的那句話似乎有些不對。就想去找文士聊聊,但是沒有想到,走到他的房間門口的時候,看到有許多通訊符,來回飛舞著。我截了一個下來,卻發現上麵寫的居然是和另外一個門派的人溝通的消息!”

  萱草聽餓了這個話,眼睛頓時瞪的滾圓,看著麵前的黃昆:“你的意思是?”

  第六十章 奸細

  “如果說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個文士隻怕是一開始就放到我們島上的棋子。”

  “可是如果說他是棋子的話,那在島上的用處應該會更大。但是,為什麽如今會跟著我們一塊兒過來。”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黃昆。雖然說文士嘴上是不怎麽好,但是她卻不想隨便懷疑身邊的人。

  畢竟,好歹當初也是一塊兒戰鬥過的人。

  聽了她的話,那黃昆苦笑了下,然後說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你想想看,我和他在一起的時間可是要比你的長。你想,我會願意懷疑他嗎?”萱草聽了黃昆的話,猶豫了下。看著她的樣子,黃昆歎了口氣說道:“我想過了,隻怕他是想要在半路上想辦法回去的。但是,沒有想到你會拿出來這樣的一個天舟。所以說,他就直接順勢答應了下來。我雖然說不知道他的目標是什麽,但是從那聯絡符中,我能夠看出來,他想要謀取的東西,正是你這個天舟。”

  “這……”萱草聽了這個話,眼睛微微眯著,感覺有些顛覆自己的想象。看著她的樣子,黃昆笑了笑:“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先把話和你說一下。你以後,自己當心一些,雖然說你可以不相信,但是和文士在一起的時候,你自己多加注意一些才比較好。”

  萱草聽了他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好了,我先出去了。這件事情我必須要告訴薛嶽他們,看看他們有沒有在日常的時候吐露什麽風聲。”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黃昆從房間裏走了出去以後,萱草歎了口氣,然後就把門關上了。

  早飯,他們都是在各自的房間裏自己吃的,到了中午的時候,萱草出去和他們一塊兒吃飯的時候,不知道怎麽的,看文士的時候就有了幾分小心。文士似乎注意到了萱草老看自己,忍不住笑著問道:“你怎麽老看我,難道說,我臉上有什麽東西不對嗎?”

  萱草聽了他的話,搖了搖頭:“怎麽會,我隻是奇怪為什麽早飯這樣的安靜,一向你是最活躍的。”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