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65節

  萱草知道這個是文士對自己釋放出來的好意,於是點了點頭,開始在那裏打坐。果然,三級妖獸的肉裏麵含有不少的靈氣,她很快就吸收幹淨了。然後發覺自己的肚子不難受了,但是卻也沒有什麽再吃的欲望了。

  本來啊,燒烤就是比較油膩的。

  她開始是因為興奮所以說才沒有察覺,如今過了一會兒,那興奮勁差不多沒有了,也就看到了。

  “好了,吃也吃的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薛嶽說著,看了看左右。

  “好!”遊芊雪點了點頭。

  石頭聽了這個話,有些悶悶的:“就這一頭就夠了啊!”

  “時間上麵來說,著一頭我們用的時間比較少,但是也和我們平時出來幾天的收獲差不多了。你啊,就別想那些肉了,這些可都還是要賣了分錢的!你想,直接吃肉哪裏有拿到靈石劃算!”黃昆笑著對著石頭說。石頭聽了這個話,猶豫的點了點頭。雖然說看的出來有些不甘心,但是卻也沒有多說什麽。萱草更是不會說什麽,遊芊雪也是隨著薛嶽走的。所以說,幾個人很快就決定下來了,打道回府。

  這一次回去的路上倒是風平浪靜的,萱草看著那海上的美景,忍不住感慨:“海的變化真大。”

  “對啊,海就和女人一樣,說變臉就變臉!”石頭說著,突然哎呀叫了一聲:“芊雪,你幹嘛打我啊!”

  “你欠揍!”遊芊雪不滿的說道,然後對著萱草說:“你別搭理石頭,你知道嗎,海上不同的感覺可多了。等到你有時間了可以多來這裏走走,對你修煉水係靈氣很有幫助的。”

  萱草聽了遊芊雪的話,點了點頭,笑著說:“謝謝你。”

  “不客氣,對了,你修煉的功法是什麽,我看你修煉的怎麽有些,呃,我也說不上來……”遊芊雪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具體的法門是什麽,是我師父每次過來的時候就給我的功法。我修煉到哪裏,就把後麵的再給我……”

  “啊,難道說是一個可以修煉到元嬰的嗎?”遊芊雪聽了這個話,眼睛瞪的滾圓。

  萱草看著她那個樣子,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從來沒有問過我師父。”

  “你師父叫什麽,我回去問問看我師父知道不知道這個人。”遊芊雪一下子來了興趣,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猶豫了下,她隱約記得自己當初應該是聽過自己師父名字的,但是,後來自己一直叫他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還當真不記得他的名字叫什麽了。努力回想了半天,她隻能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我也不記得我師父叫什麽了,我每次見到他,都隻是叫師父而已。”

  “啊,你真是厲害,你連你自己師父叫什麽都不知道,那你知道你師父的修為嗎?”

  “這個……”萱草是知道的,但是她感覺自己師父修為似乎說出來有些不太好,所有有些猶豫。

  “你怎麽對你師父什麽都不知道啊!”遊芊雪說著,翻了翻白眼,不搭理她了。

  第四十七章 分靈石

  聽了遊芊雪的話,萱草倒是有幾分奇怪,皺眉問道:“為什麽說,我要知道我師父的事情啊?”

  “沒有啊,我隻是覺得你這樣會很奇怪。不過也沒關係了,看你師父現在把你教導的也還算不錯啦。不過,聽你說你師父的樣子,我覺得肯定沒有我師父好。”遊芊雪說著,臉上有幾分得意。

  雖然說萱草對自己的白胡子師父也是意見多多,但是聽到別人這樣說自己的師父,心裏頭還是有些不大樂意,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黃昆笑著說:“你這個丫頭,若是你師父聽了這個話隻怕是高興死了,你說的倒是好聽的很。但是在你師父跟前,可沒有一點討好賣乖的樣子!”

  遊芊雪聽了黃昆的話,吐了吐舌頭:“真是的,黃大哥你太壞了,好歹讓我裝一裝啊!”說完,對著萱草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跟著笑了笑,但是卻多少有幾分的勉強。

  雖然說從他們的華麗頭可以聽出來,遊芊雪並非是故意要詆毀自己的師父的,但是聽到自己師父被別人那樣說,感覺真的很難受。比如,萱草或許可以允許自己在那裏不聽的吐槽自己的師父,說自己師父不負責,不管自己,沒事兒就把自己安樂窩給弄沒了,沒事兒就把自己扔出去。美名曰,鍛煉自己。但是,她卻不喜歡聽別人說一句師父的壞話,因為她知道自己師父不管怎麽做都是為了自己好。

  雖然說這一點說的有些盲目,但是現在一切都說明了這些。師父每次做的事情都會有自己的理由,雖然說她當時不理解,但是後來卻也可以看的到那實實在在的好處。想到這裏,她眉頭皺的越發厲害了。

  這個時候,薛嶽說道:“快到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立即向著遠方看去,果然發現一個頗有些大的海島就出現在幾個人的麵前了。好幾天沒有回來,猛地可以回來了,萱草心裏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雖然說才來這裏沒多久,但是她好歹在這裏是有一個家的。

  想到這裏,嘴角就忍不住勾起了一絲絲的笑容。

  很快,船就來到了碼頭上麵。

  薛嶽對著萱草說道:“這次的獵物你準備怎麽分配?”

  萱草笑著說:“我第一次參加你們這個笑對,所以說什麽事情都不了解,聽你們的就好啊。我相信你們對這些東西的處理肯定都很有經驗了,不需要我說什麽的!”

  她說著,吐了吐舌頭。聽了她的話,石頭哈哈大笑起來,然後對著旁邊的薛嶽說道:“這一次她當誘餌做的很好,而且開始是她出去查探情況的,所以說我建議這一次的收獲給她三成,你們覺得怎麽樣?”

  “也好,我們剩下來的五個人,就平分剩下來的,你們覺得如何?”黃昆,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聽了黃昆的話,遊芊雪算了算,然後皺眉說道:“我覺得她一個人獨占三成是不是有些太多了,雖然說她的功勞很大,而且我們本來就有規矩每次去當誘餌的人會多分一點。但是我們這一次是六個人出去,我們以往是五個人的時候,當誘餌的會分三成。但是這一次,是六個人了啊!所以我覺得,兩成就可以了,你說呢萱草?”

  萱草聽了遊芊雪的話,愣了愣,然後看看向其他人。文士皺了皺眉頭,然後看著遊芊雪說道:“這一次是她第一次加入我們這個活動,就給她三成吧。從下一次開始,每次出去就兩成好了。”

  遊芊雪聽了這個話,還想說什麽,但是卻聽到薛嶽點頭應了:“也好,那就三成,我會找買家賣了,到時候找你們分靈石。”

  “也好,我們相信你!”石頭說著,蒲扇般的大手在薛嶽的身上狠狠的拍了一下。薛嶽見到石頭那個樣子,苦笑了下。這件事情已經決定了,那就各自散了去。遊芊雪見到自己的提議被否決了,心裏頭有些不樂意。

  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有些怪怪的。當初邀請自己來的人是你,如今在那裏覺得自己分的多的人也是你,你這個人到底是怎麽想的啊!萱草雖然說疑惑,但是卻還是笑著對著遊芊雪說道:“這一次出去,真是謝謝你們照顧了。”

  “哪裏有,你都這樣厲害了,一次都能分到三成了,下次要你照顧我才對呢!”遊芊雪說著,小臉皺著,看著就好像是十分不服氣的樣子。看著遊芊雪那個樣子,萱草一下子就不知道要說什麽了,整個人就愣在了那裏。

  “好了,不要亂說了。”薛嶽說著,然後看著萱草說道:“我們要回去了,你也自己回去吧。”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就看著他們走到了上一次見過的那個屋子裏麵。

  見到他們走了以後,石頭笑著對著她說道:“你也不要太把芊雪的話放在心裏頭了,她一向都是那個樣子,小家子氣的很!”

  “好了好了,芊雪還好不在了,若是還在這裏,聽了這個話,保證上來咬你一口!”

  旁邊的文士聽了這個話,立即開口。

  石頭聽了這個話,縮了縮脖子,然後又揚起胸膛,對著他說道:“咬就咬了,看她牙齒尖銳,還是我皮厚!”

  “行,這個話說的好,下一次芊雪來了就和她說了,讓她也好試一試。”黃昆說著,笑著看著旁邊的石頭。石頭一聽這個話,立即不再開口了。看著他們幾個人的樣子,萱草心裏頭有幾分羨慕,笑著說:“看的出來,你們的默契都好好啊。”

  “沒事兒,你以後多來幾次,一樣的!”石頭說著,笑的哈哈的。聽了他的話,萱草對這個話卻有了幾分懷疑。看遊芊雪那個樣子,很顯然是對自己有些不滿了。那麽,自i就下次還能有機會一塊兒去嗎?

  雖然說她是這樣想的,但是卻沒有直接說出來。畢竟遊芊雪什麽都沒說,要是自己貿然的說出來這一句話的。隻怕他們反而會覺得她是一個心思太厚的小姑娘了,想到這裏,萱草笑著點了點頭說道:“也好,如果說下一次有機會的話,希望還能夠一塊兒。”

  “嗯,大家都散了吧,下一次分靈石的時候還會再見的。”

  黃昆說著,旁邊兩個人立即應了,然後大家都各自散了去。萱草回到自己的房子門口的時候,卻發現有一個女子站在那裏,衣衫有些淩亂的樣子。萱草看著那個人站在自己家的門口,頓時有幾分奇怪,皺眉問道:“你是誰?”

  “哎呀,你不記得了我,我是,我是賣你房子的那個啊!”她說著,抬頭,阿奎那這麵前的萱草。萱草看著她的麵孔,這個時候才發覺果然是上次賣給自己房子的人。見到她來,萱草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你什麽意思,你還好意思來!你這個房子本來就是違規的房子,人家都來要幫忙拆掉了!而且房間裏麵什麽東西都沒有,你是怎麽好意思再來的!”

  “大妹子,你這個話說的有些過了吧。就算這個房子當初人家是要拆掉的,但是現在不也好好的在這裏。況且,我也是沒有地方去了才想著過來啊。”她說著,突然話鋒一轉:“對了,你怎麽在這裏弄了什麽陣法,你這樣弄了,我可是進不去了啊!”

  萱草聽了這個話怒極反而笑了起來。

  第四十八章

  “請問,您是怎麽想的,難道說您覺得這個房子賣出去了還是你的嗎,你自己想回來就回來啊!”

  “那有什麽啊,這個房子可是當初我和我男人一塊兒,一點點弄起來的,我想它了,回來看看,難道說有什麽不對的嗎?”那個女子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麽不對,反而覺得萱草有錯。

  “對了,你怎麽可以把他給封起來了,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的話,我進去看是不可以的,我這樣會很苦惱的!”

  聽了她的話,萱草微微偏頭,掃了她一眼,然後直接問道:“是不是你新姘頭不要你了,不然你怎麽這個樣子?”

  萱草開始沒有認出來她是有原因的,因為她當初在萱草麵前的時候,可以說是花枝招展的,身上穿的啊,衣服弄的啊,可以說是沒有一樣是不好的。但是如今過來,整個人顯得都有些憔悴不堪,而且衣服亂七八糟的。她聽了萱草的話,下意識的拉了拉自己的衣服,逞強說道:“這個和你有什麽關係啊!”

  “你說的不錯,你的事情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同時我也要告訴你,這個房子和你也一點關係都沒有。別忘記了,我們兩個的契約。你現在可以去找那青山派的弟子,看他們是幫你還是幫我,你說呢?”

  萱草說完,就自己開門進去了。

  看到她要進去,那個女人立即想要跟著進去,但是卻被彈了出去。萱草進去了以後,對著她笑了笑,然後掏出來手裏頭的陣盤。

  “不好意思,為了防賊,所以說我這裏才特意這樣弄了一番,本來以為是自己太過小心了,沒有想到還真的用上了。”

  “你,你這個賤女人,你不得好死!”

  “我好死不好死不知道了,但是你肯定沒有什麽好下場的。”萱草說完,就直接把門關上了,根本就不想搭理外麵的那個瘋女人。那個女人如果說不是瘋了,怎麽好意思大張旗鼓的跑過來要自己賣出去的房子,這個世界上不管去哪裏說,都沒有這樣事情的。

  你把房子賣了,然後你說,我沒地方去了。那買你房子的人就可憐了,一分錢不收,就必須讓你進來住了!那是什麽道理啊!萱草想著,冷哼了一聲,就直接回到了房間裏麵。同時,她現在也在心裏頭感激遊芊雪他們,要不是他們的話,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在這裏好好住下去。首先,青山派的人肯定會過來收這一片地,同時,她也不會那麽順利的把靈穀賣給青山派的人。

  想到這裏,她決定對遊芊雪還是要好一些。好一些再好一些,反正她麵對最多的人不是自己,自己能哄著就哄著,能寵著就寵著吧。想到這裏,她就自己弄飯吃了。在天舟上麵,吃的都是遊芊雪準備的食物,味道還算不錯。但是吃多了也膩味,而且並不是熱的。現在,回到陸地上麵,吃一碗熱氣騰騰的粥,也感覺很幸福。她想著,吃完就去睡覺了。

  當她睡醒了以後,她就把自己的靈氣繼續全部輸送給小雅。小雅現在看上去已經比以前要好很多了,她不停的修煉,不停的灌輸。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小雅精神似乎好了許多。同時,她也能夠聽到小雅細細碎碎的聲音了:“主人,主人,小雅好多了,小雅好多了。”

  “你先不要太著急說話,你先自己照顧好自己。”

  “小雅幫不上主人,還要讓主人幫助小雅,小雅太沒用了。”

  “不要這樣說,如果說當時不是你幫我的話,隻怕我的根基就有問題了。小雅是很厲害的,如果說不是為了幫我的話,小雅也不會落到現在的情況不是嗎?”

  聽了萱草的話,小雅許久沒有回答。但是萱草卻感覺的到,小雅的葉子在那裏愉快的搖動著。

  看著小雅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也舒服起來。

  這個時候,她感覺的到自己院子裏的陣法有被人觸動的痕跡,頓時有幾分猶豫起來。因為她不知道是不是還是那個莫名其妙的女人在那裏弄自己陣法玩,但是她又想起來薛嶽他們說分靈石的事情,很顯然,這個時候也到時間了。

  想到這裏,萱草才過去,打開門,一看,果然是一道黃色的符紙。她收了那符紙,然後左右看了看。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個女人居然沒有再出現在房子的左右。難道說,那個女人已經放棄了?

  萱草想著,搖了搖頭,感覺那個女人應該是精神上有問題,按理說不應該這樣快就會放棄才對。她這樣一想,頓時覺得自己好囧啊,人家沒放棄自己覺得煩,看不到別人了又覺得她不應該會這樣快放棄。

  想到這裏,她就捏著傳訊的符紙進了房間裏麵。

  打開符紙,上麵果然說了約見分靈石的事情,說的地方是碼頭附近的一個茶館。時間是明天中午,看了這個,萱草立即回了一道,然後回去繼續修煉。小雅很顯然已經快要好了,自己如果說再努力下,應該就沒問題了。

  在修煉的過程中,時間是過的很快的。

  她在上午的時候就提前去了茶館,剛準備要桌子的時候,就發現黃昆已經坐在那裏了,就走了過去。

  “黃大哥,沒有想到你這麽早?”

  黃昆聽了她的話,笑了笑,然後說道:“你也不晚啊,怎麽這麽早過來,難道說心裏頭惦記著那些靈石?”

  萱草聽了這個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搖了搖頭說道:“其實也不能這樣說,我隻是,第一次拿到這樣的靈石。”

  黃昆了解的點了點頭,然後笑著說:“其實,你師父把你保護的很好,很多事情你都不明白。不過,你也不需要明白……”萱草聽了這個話,顯得很疑惑,眉頭微微的皺著。看著她那個樣子,黃昆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們要不要一塊兒來打賭,看看下麵一個人是誰來?”

  萱草想了想,然後說道:“我覺得肯定是文士,他不和石頭那樣大大咧咧的,應該會提前到一會兒吧。”

  聽了她的話,黃昆卻搖了搖頭:“我覺得會是石頭先來,你信不信?”

  “自然是相信的啊,你都和他們相處那麽久了,肯定比我了解一些。”萱草聽了他的話,立即點頭,表示認可。見到她這個樣子,黃昆忍不住笑了起來:“你看看你,這個樣子,讓人怎麽和你打賭!”

  萱草聽了這個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他問自己相信不相信的嘛。想到這裏,忍不住吐了吐小舌頭。果然,下麵一個來的是石頭,石頭來了以後,看到萱草在這裏顯得很驚訝:“我是過來蹭黃大哥茶喝的,沒有想到你也和我一樣啊!”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黃昆,卻見到黃昆笑的十分燦爛。

  “怎麽會呢,我隻是有些興奮,我還以為我會第一個到呢。”

  “切,黃大哥隻要沒什麽事兒,基本都會在這裏坐著。據說是看看有沒有什麽別的消息。反正我這樣幹坐是坐不了多久的,我也就這一天過來蹭茶喝而已!”他說著,頗為佩服的看了一眼黃昆。

  這個時候萱草才會明白為什麽會直接點名在這裏分靈石,原來因為黃昆經常會在這裏。黃昆聽了他的話,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不知道怎麽了,最近這裏流動的人越來越少了,也沒有什麽有價值的消息了。”

  “你每天坐在這裏,聽消息的話,你難道說不會覺得耽誤修煉嗎?”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黃昆,她是真的覺得不理解啊!

  第四十九章 說開

  聽了萱草的話,黃昆笑了笑,然後說道:“你看看我,你會覺得我的修為很低嗎?”

  萱草聽了這個話,搖了搖頭,如果說他修為很低,很不好的話,那在小隊裏就沒有那麽高的話語權了。見到她搖頭的樣子,黃昆笑著點了點頭:“就是如此,所以說並不耽誤我修行。反而對我來說,這樣也是一種修行的方式吧。”

  “我懂了。”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石頭聽了萱草的話,很是疑惑:“你怎麽就懂了,我聽他說這個話聽了好久,我都什麽都沒有懂,你真是太厲害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