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62節

  看著遊芊雪這個動作,萱草越發覺得好笑,但是卻忍住了。

  遊芊雪師侄來的不慢,很快門口就響起了敲門的聲音。萱草走過去開了門,看到的是一個穿著青山派衣服的少年,他可以說是十分稚嫩,也可以說是一個小正太。最簡單的特征就是,下巴上麵幹幹淨淨的,一點胡子茬都沒有。很顯然,是還沒有到發育長胡子的時候呢。

  他看到是萱草來開門,一下子愣在了那裏。然後有些疑惑的問道:“我是接到了我師姑的消息,所以特意趕過來,請問……”

  “啊,是小燕子來了對嗎?”

  遊芊雪在裏麵叫了一聲,然後跑了過來,看著麵前的男子,笑著說,“你可算來了,我告訴你哦,我幫你找到了有大量靈穀的人呢,你們兩個可以談談看交易。”聽了她的話,那個少年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看了萱草一眼,然後說道:“師姑,我說過了,我叫古諺,不是叫小燕子。”

  “反正沒有多大差別了,小燕子,我說的賣家就是她,你們可以商量看看價格什麽的。”

  遊芊雪壓根就不理會那個古諺的話,直接說道。

  聽了她的話,古諺歎了口氣,然後對著萱草說道:“你好,我叫古諺。”

  “你好,我叫萱草。那個,聽說你們需要一批靈穀?”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古諺,心裏頭有幾分好奇。收購靈穀的事情,怎麽會交給這樣年輕的正太來做。聽了萱草的話,古諺點了點頭,然後往裏麵看了一眼,發覺薛嶽也在裏麵,臉上立即露出了笑容,“師叔。”

  薛嶽聽了古諺叫自己,點了點頭,然後又端著一杯茶在那裏喝著。看到薛嶽不怎麽搭理自己,古諺臉上有幾分失落。看到古諺那個樣子,萱草頓時有些奇怪。為什麽說,這個娃對遊芊雪那麽不熱情,但是對薛嶽相對來說卻熱情很多呢?

  她想著,然後又看了看自己麵前的古諺。古諺似乎很快就從剛才的失落裏走了出來笑了笑,然後問道:“難道說,我們就要在這裏談嗎,不如過去坐下來談吧。”

  萱草聽了古諺的話,點了點頭,心裏暗自嘀咕,這個小娃還是很不錯的,至少看起來談生意的經驗不少。相對比來說,自己談生意的經驗就比較少了。而且大部分談生意的時候,都被坑了。想到這裏,她心裏頭就有幾分黯然。

  但是,她很快調整了心態,請古諺坐了下來,並且給古諺倒了一杯茶水。看到古諺坐了下來,遊芊雪也跟著坐了下來。

  “雖然說,芊雪和我說了,你們那裏需要大量的靈穀,但是我不確定你們那裏需要靈穀的具體數量。你可以和我說說看嗎,我好看看我有沒有那麽多。”

  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古諺。古諺聽了她的話,顯得有些驚訝:“你這裏難道說有很多靈穀嗎,我看你這裏也就一畝靈田,隻怕就算我要的量再大,你也吞不下去吧。”

  古諺的話裏麵有幾分看不起萱草的意思,萱草眉頭立即就皺了起來,但是很快就想明白了。估計古諺是把自己當成了那種就自己種了一點的人,又吃不完,所以要賣掉。所以說,她很快的調整了自己的心態,然後又對著古諺說道:“雖然說我這裏種的不多,但是我以前種了不少,所以說收獲的也不少。你說個大概的數量,我也好和你算價錢不是?”

  “有多大的能力才能做多大的事兒,剛才那話應該是我和你說才對。你如果說量大的話,價格自然是不會虧待你的,但是如果說量很少的話,估計我就要斟酌下了。”

  那古諺寸步不讓,在旁邊聽他們兩個說話,遊芊雪都有些不耐煩了。好幾次都想要插嘴,但是卻被薛嶽給按了回去。看到那古諺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這樣吧,我賣你們三千斤。”

  “三千斤也不算多。”古諺說著,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這樣,我給你收購價十塊靈石一百斤,你看怎麽樣!”

  萱草聽了這個話,迅速折算了下,發覺三千斤也就才三百塊靈石。不過就這三百塊靈石在這裏的生活水平來說應該還算不錯了,自己也可以試著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陣法的材料,好在這裏擺個陣法。不然,這裏顯得太沒有安全感了。自己才把房間布置好,若是有幾個梁上君子進來光顧下,隻怕自己房間裏以前的布置就都沒用了。

  於是,萱草點了點頭,說道:“也好,你給我個儲物袋吧,我去幫你裝。”

  “嗯。”古諺點了點頭,很顯然他也是一個比較幹脆的人,很快就從自己的腰帶上麵取下來了一個空的儲物袋。萱草拿著那空儲物袋進去了房間裏麵,倒了三千斤靈穀,然後出去給了那個古諺。

  第三十九章 堅持

  古諺拿了那個儲物袋,看了一會兒,確定了數量了以後,就直接把兩塊中級靈石遞給了萱草。然後笑著對著旁邊的遊芊雪說道:“好了,這裏想來就沒有我什麽事情了,我先走了。”

  遊芊雪點了點頭:“小燕子,你就快點回去吧。雖然說東西不多,但是好歹也可以堅持一段時間了。”

  古諺聽夠了遊芊雪的話,眉頭微微的皺了皺,但是卻也沒有說什麽,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就走了。看著古諺走了以後,薛嶽問萱草:“既然你現在應急的靈石有了,那麽你明天還一塊兒出去嗎?”

  萱草聽了他這個話,愣了愣,笑著說道:“自然是要出去的,畢竟我不可能永遠就靠這點靈石過日子。多少以後還是要自己狩獵的,如今跟著你們出去幾次,也是可以看看我自己的水平,同時也是鍛煉我不是嗎?”

  “那我要很直白的和你說一件事情。”聽了薛嶽這個口氣,旁邊的遊芊雪臉上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卻也沒有攔著不讓說,隻是她卻低垂了頭。看著遊芊雪那個樣子,萱草對薛嶽要說的話就顯得很好奇了。

  “芊雪和你說的話裏麵有一部分是沒有錯的,我們會看上你一塊兒過來,原因很大一部分就是在你善對隊友。但是同時你要知道一件事情,我們這個隊伍是配合已久的隊伍。你突然來,到時候如果說有什麽危險,特別是牽連了全隊伍的人的話。我們有很大一部分會舍棄你,自己走。你要明白!”萱草聽了薛嶽的話,愣了愣這件事情她真的沒有想過,而且,也沒有想到薛嶽會這樣直白的和自己說。

  遊芊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走到萱草身邊,拽了拽萱草的衣服說道:“我不是故意沒有和你說的,我隻是覺得你性子這樣好,肯定不會故意把惹事的,你說對不對?”萱草看著遊芊雪,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遊芊雪聽了這個話,臉上立即有了幾分欣喜,趕緊點了點頭,然後又說道:“我是真的喜歡你啊,我想要你和我們一塊兒去,到時候不管有什麽問題,我們都可以一起承擔的。”

  “芊雪,沒有把握的事情不要隨便許諾。你也知道那幾個人的脾氣,如果說她沒有什麽特別之處,隻怕這一次一塊兒去了,下一次連叫她的機會都沒有。”薛嶽說著,就直接看著萱草,目光裏麵有幾分的審視。

  “如果說,你不想去,不光什麽理由我都不會阻攔你。我看的出來你那裏糧食應該還有不少,你可以靠著那個糧食在這裏生活。我想,不會太差。畢竟這裏是可以專門去租靈田的,隻要你能料理的好!”

  薛嶽說到這裏,看了一眼那旁邊種的靈穀,說道:“你料理靈穀的手藝確實很不錯,我可以幫你推薦,讓你直接去做那些。到時候,靈石你肯定是不缺的。”

  薛嶽說的大部分都是實話,萱草也能夠聽的出來他是為了自己好。但是自己難道就可以料理靈田一輩子嗎?況且,那個一直不知道在哪裏看著自己的師父肯定不會讓自己就這樣混日子的。想到這裏,萱草搖了搖頭:“不,我還是希望能夠和你們一塊兒出去看看。如果說我想要種靈穀一輩子的話,我現在也不會在這裏了。”

  “既然如此,那明日碼頭集合。”薛嶽點了點頭,拉著還想說什麽的芊雪,就直接走了。看著他們離開了以後,萱草歎了口氣,把門關上了。自己現在手裏頭有兩塊中級靈石了,也就是兩百塊初級靈石,要不,自己先出去看看,有沒有什麽好點的陣法材料。

  如果說自己弄個陣法的話,也不怕到時候自己跟著他們一塊兒出海回來,看到院子裏一團糟了。

  想到這裏,她就出去逛了許久,買了一些陣法的材料。那些陣法材料價格並不算特別高,大概是因為這裏用陣法的人會比較少。況且萱草了解的也不過是初級的一些東西,所以說倒也算是好收購的。

  雖然說價格不算貴,但是一些零碎的東西,亂七八糟的,總共下來也花了一百多塊靈石,她手裏頭如今又隻有了一塊中級靈石了。看著那僅存的一塊中級靈石,萱草不由歎息,看來這個東西的話費還是很大的。

  回到了院子裏,萱草立即感覺自己房間裏似乎有人來過。而且不光來了,還在四處都翻了了的。哼,果然有人把這裏當成了自己的後宅,雖然說賣了出去,但是自己心裏頭卻一點數都沒有!

  想到這裏,萱草雖然說恨的很,但是卻也沒有什麽別的辦法。人來了,是的。但是現在人又走了,你又沒有抓到現行,你又有什麽證據說明是人家來了呢?想到這裏,萱草手裏頭的速度越發快了。她隻能盡快的給自己這裏布置好陣法,這樣的話,下次那些人就算來,也沒有這樣好進來了!

  陣法的布置也是需要消耗靈氣的,按照萱草自己的靈氣儲存量,要布置一個能夠圈住家裏所有地方的有些吃力。所以說,她隻要以感覺自己靈氣不足了,就會立即拿出高級靈石來補充。別說,這樣的效果還真的是挺不錯的,因為她這樣一通下來。陣法布置好了,同時她感覺自己的靈氣也有些長進。果然,隻有在不停的消耗中,靈氣的增長才會變得迅速。

  發現這一點了以後,萱草心裏頭難免有些暗暗自喜。

  陣法布置好了,天也黑了。她自己去給自己做了晚飯,然後一個人吃了。就開始在房間裏打坐。

  她還是繼續把自己的全部靈氣都灌輸給了小雅,小雅今日的情況很明顯比昨天好了許多。應該就是這個的功勞,小雅似乎也很滿足這樣的感覺。萱草每次灌輸完了以後,都會打坐用靈石來補充自己的靈氣。

  雖然說她開始是有些舍不得那些高級靈石的,但是後來一想,反正也不好直接當貨幣來使用,不如就直接自己補充靈氣,那樣還好一些。果然,經過一個晚上的反複,不光是萱草自己的靈氣存儲量大了。而且很顯然小雅的身體情況有了明顯的變化。本來萎靡不堪的樣子,也有了一些精神。萱草試圖用靈識和它聯係的時候,多少也有了一些些反饋。和以前流暢的感覺不一樣,如今有些斷斷續續的感覺,但是這樣卻已經比沒有任何反映要好了許多。想到這裏,萱草也有了精神。

  一個不小心,在陽光刺進來的時候,萱草才發現天已經亮了。匆匆忙忙的給自己弄了點吃的,然後快速的趕到了碼頭。但是卻沒有看到他們的身影,這個時候萱草才想起來一件事情,薛嶽雖然說了到碼頭集合,但是卻也沒有說具體的時間。

  想到這裏,萱草卻不由暗自放鬆了一口氣。還好自己來的比較早,這樣的話自己好歹是可以等著他們來的。但是如果自己來的晚了,他們直接不等自己。到時候自己想哭,估計都沒地方哭去。

  過了好一會兒,就在萱草要等的不耐煩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遊芊雪的聲音:“呀,你怎麽來的這麽早。”

  萱草聽了這個聲音,立即看向遊芊雪。遊芊雪似乎被萱草看的有幾分不好意思了,微微低頭想了一會兒,才猛地大聲說:“啊,我才想起來,我們沒有和你說具體來的時間呢!”

  第四十章 出海

  萱草雖然說聽了這個話十分的認同,但是卻還是笑了笑說:“反正我早上也沒有什麽事情,所以說就來的早了一些,其他人呢,到了沒有?”

  “嶽哥哥讓我先來,如果說你們來了就讓你們等他一會兒,他去準備一些東西去了。這一次我們準備去獵取的是三級妖獸,他們的妖丹和妖骨都是好東西,但是卻比較厲害一些,所以說他想要做好完全的準備。”

  聽了這個話,萱草就有幾分疑惑了。

  “妖獸的分類是怎麽分的啊?”

  “很簡單,最好獵殺的就是一級妖獸了,一級妖獸是沒有智慧的,也沒有妖丹,基本上除了食用沒有其他價值了。不過有幾種一級妖獸因為身上的肉比較好吃,而且動作比較迅速,所以說價格還是很不錯的。再來就是二級妖獸了,二級妖獸已經有一點點靈智了,妖丹也有一些,但是卻不大,價值算不上很大。還有就是我們這一次的目標,三級妖獸了!三級妖獸已經有智慧了,但是卻算不上聰慧。妖丹,妖骨都是好東西,現在需求量比較大。四級妖獸要比三級妖獸更加厲害一些,五級妖獸要比四級妖獸更厲害一些……一直遞增,一直到九級妖獸。其實九級妖獸已經不能算是妖獸了,因為他們已經可以化成人形了,據說其實八級妖獸就可以了。而且,他們對其他妖獸有一定的威嚇力,基本低級妖獸遇到他們都要聽話的。”

  遊芊雪說完,似乎覺得自己一口氣說了那麽多話,有點口幹,忍不住在自己嘴邊扇風。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剛想說什麽,就看到一個晶瑩剔透的玉杯子放到了她的麵前。

  “沒有想到,什麽時候芊雪妹妹也這樣好為人師了。”

  這個聲音有些陰柔,萱草下意識的看著那個人。那個人身上穿著一身白色的袍子,身子修長,看上去真有幾分溫文爾雅的樣子。看到萱草看自己,那個人笑著自我介紹:“你好,他們都叫我文士,你也可以這樣叫我。”

  萱草明白,這個人並不想說出自己的真正名字,很顯然是對自己有所芥蒂。

  於是,她笑了笑說道:“我叫萱草,那個……”

  “她就是我介紹來一塊兒和我們狩獵的!”遊芊雪趕緊咽下自己嘴巴裏的水,給那個文士介紹。文士點了點頭,有幾分奇怪的問道:“你是才來海上嗎?”

  “嗯,是師父把我扔過來的。”萱草點了點頭,表示確實是這樣的。

  “哦,那你可要小心一些,畢竟海上可是和你們陸地上麵是不一樣的。海上的妖獸也格外的凶狠,所以說你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萱草對文士的恐嚇一點都沒有放在欣賞,反而還點了點頭說道:“謝謝你的提醒,我來之前,薛嶽已經都和我說過了。不過我覺得我應該是可以的,畢竟我好歹修為也在那裏。”

  “修為什麽的,雖然說很重要,但是曆練更重要。否則的話你師父也不會把你扔過來,不管怎麽樣,還是歡迎你加入我們的狩獵小隊。”那個文士說著,伸手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猶豫了下,然後伸手和文士相握。

  很快兩個人就放開了手,過了一會兒,又有一個長的比較粗壯的大漢走了過來,看著遊芊雪和文士,大笑著說道:“沒有想到,又是你們兩個先來。看到芊雪妹妹在這裏,那薛大哥肯定在采買東西吧!”

  “嗯,過一會兒就回來了。”遊芊雪點了點頭,然後再次介紹了萱草。

  那個壯漢聽了遊芊雪的話,偏頭看了一眼萱草,笑著說:“哎呀呀,沒有想到居然是個姑娘。能夠讓薛大哥開口允許進來的姑娘,還不知道身手怎麽樣,但是肯定有什麽地方有過人之處吧!”那個人說著,就伸手,對著麵前的萱草說:“他們都叫我石頭,你也可以叫我石頭哥!”

  聽了那個人的話,萱草笑了笑,並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很顯然這裏的幾個人自己都有明顯的戒備之心,過了好一會兒,薛嶽跟著另外一個看著比較老實的中年人一塊過來了。

  “你們都到了?”薛嶽看著幾個人,掃了一圈,問道。

  “嗯。”

  “就等你和黃大哥了,嶽哥哥。”遊芊雪說著,臉上笑的甜甜的,順便把自己手上本來的杯子又塞給了文士,然後就跑到了薛嶽身邊,手拽著薛嶽的胳膊。很顯然這裏的人都已經習慣了,一個個對她的行為隻是寵溺的笑了笑。

  “好了,別鬧。黃大哥,這個就是我和你說過的,萱草。”

  薛嶽說著,指著萱草介紹給他身邊的那個男子。那個男子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伸手說道:“我叫黃昆,你直接叫我黃大哥就可以了。真是沒有想到,你年齡輕輕,還有出來闖蕩的勇氣啊!”

  “那我呢,那我呢,當初黃大哥也沒有誇我啊!”遊芊雪聽了黃大哥的話,立即不滿的嚷嚷。聽了她的話,黃大哥一下子忍不住笑了起來:“對對,還有我們可愛的芊雪丫頭。芊雪啊,你上次答應給我泡的酒呢,好了沒有啊?”

  “還沒呢,本來有好的了,結果被師父偷偷挖了喝了!”

  遊芊雪說著,臉上有幾分不滿,嘟噥著小嘴。看著她這個樣子,黃昆笑了笑說道:“好了,好了,別這個樣子,既然是你師父老人家跟我搶,那我搶不過也是正常的。”說完,然後看了看左右,問薛嶽:“怎麽樣,人都齊全了,是不是要走了?”

  “嗯。”薛嶽點了點頭,然後領著他們幾個人上了一艘天舟。

  這個天舟比萱草坐過的都稍微要大一些,差不多是以前坐過的一倍大小。坐上去了以後,萱草看到這個天舟並沒有駕駛的人,而是薛嶽坐到了那裏。看到如此,萱草頓時有些驚訝了:“難道說,這一次是薛嶽開舟?”

  “這個啊,你第一次出來想來是不知道的。這個薛嶽可是什麽都會的,況且我們幾個人出去尋找獵物,如果說帶上一個專門行駛天舟的人會很不方便。到時候若是有了白白的犧牲,那可就不好嘍!”黃昆說著,臉上頗有幾分感慨的神色。

  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愣了愣,還沒反映過來。就聽到旁邊的遊芊雪開口說道:“你是第一次來參加,所以說不知道呢。我們以前的時候,也是請的人來開的天舟。但是有一次,我們直接在路上就遇到了妖獸。所以說,天舟的那個修為有些低,結果就……”說道這裏,她的聲音低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抬頭看著萱草,笑著說:“所以啊,我們現在都是自己組的天舟,並沒有要專門的人過來幫忙駕駛。”

  “天舟本來就很容易。”薛嶽這個時候,插了一句。

  萱草聽了這個話,心裏頭有些感觸。在很多修真者人眼裏頭,有些低階的修士,或者說是普通人的人命一點都無關緊要,和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沒有想到,他們還能想到這些,也是很不容易了。

  想到這裏,萱草就有了幾分歸屬感。

  畢竟,這個隊伍的人從這一點小事兒上來看,也能夠多少看的出來他們的行事。海上很是平靜,天舟也行駛的很平穩。遊芊雪似乎有些悶了,問旁邊的薛嶽:“嶽哥哥,我們要到哪裏去狩獵啊!”

  “上次,我們去過的那個地方。”薛嶽很直白的說道。

  第四十一章 被試探

  遊芊雪聽了這個話,立即有幾分驚訝了:“那裏可不好行天舟呢,下麵那麽多暗礁。雖然說天舟有保護陣法,但是卻也不能完全保險。況且,還有那麽多一級妖獸在那裏礙事,他們會消耗天舟的能量的。”

  “沒事兒,我們要到了以後就直接去那個島上,然後從島上和那隻妖獸作戰。我上次回去想過了,那隻妖獸雖然說靈智已開,但是卻也不能和人類媲美。如果說好好的計劃一番的話,肯定沒有問題。”薛嶽說著,繼續看著天舟。

  “如果說是上次的地方的話,我們幾個人去,會不會有些吃力了?”旁邊的文士說著,看了一眼萱草。石頭立即有些不解:“怎麽會吃力呢,我們上一次就差點把那個妖獸給殺死了。如果說不是那隻妖獸狡猾,立即召喚來那麽多小的食人魚的話,我們也不會因為害怕靈氣罩的靈氣被那些食人魚吃光,而後退啊!況且了,我們這一次還多了一個人呢!”

  “就是因為多了一個人,所以說才不知道會不會有上一次那麽好!”文士說著,瞪了一眼石頭。很顯然是因為石頭讓自己把話說全乎了顯得有些不滿,石頭看著文士那個樣子,頓時有些不高興了:“你什麽意思啊,我看這個小姑娘雖然說長的文文弱弱的,但是性子多少是好的,總比你要好一百倍!”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也不要爭吵了。大家都一塊兒陪著這麽多次了,難道說還不知道彼此的性格嗎,一人讓一步不就完了。”黃昆說著,眉頭皺著。看著黃昆那個樣子,文士冷哼了一聲,就沒有再說話了。

  石頭很顯然對黃昆也有幾分敬畏,也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是狠狠的看了一眼文士。遊芊雪這個時候,開口說道:“反正啊,你們不能欺負萱草。我告訴你們,萱草上次和我們可算是一塊兒並肩作戰過的,所以說她我還是信得過的。否則的話也不會帶過來惹你們討嫌了,具體的可以看今天的戰果。如果說在配合一次了以後,誰還對她有意見,那下次就不帶她了!”

  遊芊雪這個話雖然說是給萱草解了圍,但是同樣也說明了,萱草如果說真的想要加入這個隊伍的話,機會就隻有這一次。如果說有所失誤的話,是沒有下一次機會的了。萱草聽了那個話,歎了口氣,但是同樣在心裏頭下了決心。她才不相信自己有那麽差,自己好歹也是有修為的。自己師父給自己的那些攻擊法術自己也有所參悟,或許用的不夠熟練,或許反應能力不夠靈敏,但是她相信自己在實戰中會很快成長起來的。

  她想著,咬著嘴唇,等待著那時間到來了以後的審判。

  遊芊雪見著萱草臉色不好,就蹭啊蹭,坐到了她的身邊,捏著她的手說道:“你放寬心一些,不要想太多。我看你木係法術用的很好,那麽治愈術想來也不會很差了。”萱草聽了這個話,愣了愣,很快的想起了自己曾經學過的治愈術,於是點了點頭。

  “還算好,但是沒有給人用過。”聽了她的話,遊芊雪愣了愣,很快反映過來,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看著她這個樣子,旁邊的幾個人臉上都有幾分的無奈加寵溺。但是看向萱草的目光,就有了幾分不滿。

  “對了,我一直沒有問你,你到底是什麽靈根啊。”

  遊芊雪說著,拉著萱草的手,好奇的問道。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半獸女王之最強機甲師 吃貨紅包群 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入骨相思君可知 重生之天運符師 就愛撩那個小正經 銀河盡頭的小飯館 萬象師[全息] 嬌寵美人魚 如何當好一隻毛團 天靈靈地靈靈 快穿女配生死簿 六界搬運工 思我鈞天奏 卦外桃花 一條被拋棄的龍 鏖仙 星際修真生活 爆萌美人魚:上神,抱抱嘛 天命為凰 海盜 [異能]“普通人” 傅家金龍傳奇之大風沙 修真之鳳凰台上 魔修求生指南 珠玉仙途 青詭紀事 (修真)師兄非良善 劍君 殺手穿越之鳳點江山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