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59節

  見著萱草臉上有幾分著急的樣子,女鬼王笑了笑,然後說道:“你放心吧,那些人馬上就能算出來會在哪裏開了,到時候你隻管去了就可以了。”

  “嗯。”

  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這個樣子,女鬼王顯得頗為滿意,然後又叮囑了她兩句,就走了。

  在女鬼王走了以後,萱草就不停的在那裏呼喚小雅,但是小雅卻沒有絲毫的動靜,自己想要去那裏麵空間也不可以。到底,到底小雅發生什麽事情了?萱草想著,心裏頭有無數種猜測,每一種都讓她有些膽寒。

  不管怎麽樣,小雅你一定要好好的,否則的話,就算自己真的一點都沒有傷害,那又如何?

  時間就在萱草的焦急等待中度過了,離開的日子終於到了。花郡王和女鬼王一塊兒見了萱草,然後他們一塊兒坐著轎子,來到了那個地方。在那個地方,有一圈淡淡的白色的光芒。

  “隻要你從這裏穿過去,那麽你就可以回到你本來的世界裏了。”花郡王看著萱草,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看著花郡王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謝謝你,還有,謝謝胭脂。”

  女鬼王聽到萱草叫自己胭脂,臉上笑容顯得十分甜美:“我也謝謝你,你是鮮少叫我胭脂的人之一。歡迎你下次再來鬼域,到時候說不定我可以帶你到處走走。最近,確實是有些麻煩事兒,我沒有什麽時間。”

  “……”萱草聽了女鬼王的話,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她可不覺得來鬼域一次就像是旅遊一樣。來的那麽容易,走的也那麽容易。這個時候,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你要離開了?”

  萱草一聽到這個聲音,心裏頭立即一驚,然後她感覺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被推向了白光那裏。

  “快走!”花郡王說著,臉上寫滿了急迫。

  看著花郡王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當她差不多全部被白光吞噬的時候,看到了那鬼王的冰棍臉。

  “主人,主人……”小雅虛弱的聲音響了起來,萱草有些懵懂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個比較華麗的大廳裏。

  “小雅,你怎麽了,我在鬼域的時候,怎麽喊你,你都沒有答應我。”

  “小雅,小雅全力在保護主人,沒有辦法能夠和主人說話呢。主人你放心,小雅好好的。就是小雅好累好累,不過沒事兒,小雅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小雅說著,聲音就一點點的小了,然後徹底沒有了。

  聽到小雅那個樣子,萱草有一種立即去看小雅的衝動。但是卻被她克製了,現在自己回到了原來的世界是對的,那麽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哪裏呢?她站了起來,左右打量著,但是卻什麽都看不出來。唯一能夠看的出來的就是,這個房間整個給人的感覺是暖黃色的,而且那黃色一點都不會刺眼!

  但是,這個房間裏似乎並沒有門,那麽,既然沒有門,自己又要怎麽離開這裏!

  萱草想著,下意識的就用手在牆壁上敲敲打打,試圖能夠找到開門的機關。

  第三十章 通關獎勵

  但是很快,她就失望了,因為她發現,自己拍打了一圈,但是這裏似乎沒有任何的機關。這裏好像就是一個封閉式的房間,把她一個人給直接關在了這裏。不過,最好的是現在這裏看起來還算是安全的。

  發現了這一點,萱草還是覺得自己還算是比較慶幸的,於是,她就直接盤膝打坐。雖然說外表看她是打坐,但是她整個人是直接進入了自己的空間裏麵。到了空間裏麵了以後,她在那裏大聲的喊著小雅的名字。

  但是,整個空間裏都是空蕩蕩的,小雅清脆的聲響並沒有響起。她有些累了,坐在地上,撫摸著地麵。突然,她發覺,這裏的地麵似乎遠沒有當初給她的感覺細膩了。那麽,難道說小雅這一次受到的傷害真的很大?

  想到這裏,她整個人頓時一驚,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小雅,你到底怎麽了?

  她想著,心裏頭充滿了忐忑。

  “不管怎麽樣,小雅你都會沒事兒的對吧。”

  最後,她隻是在空間留下了這一句話,然後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裏麵。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從那個密封的房間,來到了一個很大的,看著就像是一個廣場一樣的房間裏麵。

  而且,她是在一根長長的柱子上麵。

  這個是怎麽回事兒,她驚恐的向著四周看去,發現其他柱子上麵也是有人的。那些上麵的人有的是在閉目打坐,有的是在左右顧盼,還有些柱子上麵是沒有人,似乎還在那裏等待著什麽。

  見到這一幕,萱草愣住了。這裏是怎麽回事兒,發生了什麽事情?她想問左右的人,但是卻發現柱子和柱子之間相隔的距離很是巧妙,根本就沒有辦法問道另外一邊的人。到底這個是怎麽一回事兒!

  萱草想著,但是想了半天都沒有什麽結果,於是她決定繼續閉目打坐,免得自己在這裏看著,胡亂的猜測,也沒有什麽結果。她這樣想著,然後就直接閉目打坐起來。

  “很高興,這一次看到有這樣多的通關者。”

  突然,一個洪亮的聲音響了起來,萱草抬頭,看著那聲音發出的地方。那個聲音發出的地方是一個大的柱子,柱子上麵隱隱的有一個光影,似乎有一個人在那裏,但是卻看不清楚那個人的模樣。但是那個人的聲音卻十分的清晰,不像是假裝的。

  萱草正在那裏暗自分析的時候,又聽到上麵的人說道:“你們來到這裏,就已經是這一次的勝利者了。你們可以在你們麵前的麵板上麵,選擇你們需要的東西。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神秘大禮包,那裏麵給的東西都是隨即的,我也不能確定。或許,你們能夠得到一個很好很有用的東西,但是也有可能會得到完全沒有用的東西。”

  隨著那個人的話音落下,萱草就看到自己麵前就出現了一個光亮的界麵。那個界麵上麵有幾項選擇:“1.靈器。2.靈丹。3.靈獸。4.神秘大禮包!”看了這幾個選項,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選擇了靈器。

  她現在靈丹以前小白師兄給了不少,並不缺,神秘大禮包的隨機性太強了,雖然說其他幾個也沒有說明具體會給的東西,但是想來是不會太差的,否則也不會有這樣多的人絡繹不絕的過來。靈獸她已經不想要了,如果說再來一隻,才有了感情,但是卻又被強行剝離,那麽她會受不了的!所以說,她選擇了目前自己最缺乏的東西,靈器。說句不好聽的,她現在除了上次小白師兄給她的絲帶做武器以外,基本上沒有其他的靈器了。

  “很好,我很高興你們已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現在,你們麵前的托盤上麵就是你們這一次的獎勵了,謝謝你們這一次的努力,再見。”那個人才說完,萱草麵前就出現了一個盒子。她手剛抓住盒子,就感覺自己麵前突然一陣顛簸,就好像是上下左右傾倒一樣,然後她就什麽都不知道了。當她恢複意識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已經出了那個遺跡。旁邊有人見到她出來,隻是搖了搖頭,似乎很可惜的樣子。

  看到那個人那個樣子,萱草這個時候才恍然想起,自己已經通關了!

  這裏站了不少的人,似乎都是在這裏等最後結果的人。萱草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在那些人群裏麵找自己可能認識的人。但是卻發現,沒有一個。自己曾經見過的人,都不在這裏。

  她心裏頭也有幾分想要快速的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看看自己所得到的獎勵到底是什麽樣子的。於是,她開始準備想辦法離開這裏。當她來到港口想要租天舟的時候,沒有想到居然看到了薛嶽和遊芊雪。

  他們兩個在一塊兒,顯得很是親密,似乎在說什麽。萱草見到他們兩個人,立即走了過去,笑著和他們打招呼:“唉,沒有想到呢,在這裏居然遇到你們了。”

  見到萱草走了過去,那兩個人顯得有些驚訝:“你也是準備今天離開這裏的嗎?”

  聽了那兩個人的話,萱草點了點頭,笑著問道:“你們兩個也是嗎?”

  “是啊,正好我們要租天舟,還想著我們兩個人租多少有些浪費,你來了正好一塊兒呢。”遊芊雪說著,上前用手挽住了萱草的胳膊。看著遊芊雪這個樣子,萱草有些驚訝的問道:“幾日不見,我怎麽感覺你變得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遊芊雪聽了萱草的話,笑著吐了吐舌頭:“好了好了,你就別取笑我了。當初我在那裏的行為,薛哥哥都告訴我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怎麽了,會做出來那樣的事情!”她說著,頓了頓,然後又繼續說道:“你可不許笑話我!”

  萱草聽了遊芊雪這個話,立即就明白了,當初自己和他們分開了以後,他們肯定經曆了和自己不一樣的事情。想到這裏,萱草好奇的問道:“對了,我那一次,我隻感覺我自己在前麵走,突然回頭就看不到你們了,後麵就變成了一堵牆壁……”萱草說道這裏,掃了他們兩個人一眼,然後繼續說:“所以我有些好奇,到後來,你們那裏,出了什麽事情嗎?”

  聽了萱草的話,遊芊雪臉上的笑容就有了幾分甜蜜。

  “因為我暈過去了,所以說,薛哥哥決定走回頭路。但是他才有了這個念頭,就看不到你了,所以說隻好帶著我一塊兒回頭走。可是,本來是很通暢的道路,因為我i們想要回頭,而變得危機四伏起來。最後,薛哥哥還是很苦難的才帶著我離開那裏,後來等著我醒了,才又帶著我去其他地方。”

  遊芊雪說著,眼睛看著薛嶽,眼睛裏滿滿的都是溫情:“很多人和我說,修真界裏的男人都很不靠譜,在危機的時候會丟下女人,或者直接搶女人的東西。但是我一直相信薛哥哥是愛我的,不會做出來那樣的事情的。果然,我的相信是對的,薛哥哥果然是最愛我的,不管在任何情況下,薛哥哥都沒有拋棄我!”

  她的話讓薛嶽臉有些紅紅的,“好了,不要亂說了,我們本來就馬上會成為道侶了,我怎麽會拋棄我的女人!”薛嶽說著,就走過去物色天舟了。遊芊雪得意的看著薛悅的背影,臉上的神色十足的小女人。

  “你真的很幸福呢。”萱草笑著看著麵前的遊芊雪。遊芊雪吐了吐舌頭:“這一次我們進去都沒有什麽收獲,但是,我卻感覺我們有了最大的收獲!”

  第三十一章 落腳處

  看著遊芊雪幸福的樣子,萱草忍不住點了點頭,不錯,遊芊雪確實已經得到了最大的幸福。

  但是,自己卻和她不一樣,甚至說,兩個人想要的東西也是不一樣的。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心裏頭感覺好像是壓著什麽東西一樣,悶悶的難受。

  不過,自己好歹也是有收獲的,比在那裏走一趟好什麽收獲都沒有的人還是強的上許多了。萱草想著,心裏頭有幾分得意。一會兒就上了天舟,上了天舟了以後,薛嶽問萱草:“你是要去哪裏?”

  萱草聽了薛嶽的話,才猛地想起來,自己本來的窩,現在已經沒有了。那麽,自己能夠去哪裏呢?

  她一下子就茫然了起來,想了許久,才搖了搖頭。見到她那個樣子,遊芊雪有幾分奇怪,靠近她問道:“怎麽了,你看起來似乎不是很開心呢。”

  “沒有什麽,我隻是突然想起來,其實我是沒有地方去的。”

  “為什麽呢,你開始是從哪裏來的?”

  遊芊雪說著,臉上寫滿了好奇。看著遊芊雪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還是開口說道:“我師父把我趕出來了,說整日在那裏待著不知道上進,所以說讓我到外麵曆練。本來就是把我扔那門口的,如今從那裏出來,我倒是一時之間,不知道要何去何從了。”

  “那你真是可憐,你師父也真是的,不過聽你的話,你師父的徒弟應該很少吧。”

  遊芊雪說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萱草。見到萱草點頭了以後,她的眼睛立即彎成了兩個可愛的小月牙:“我說呢,我們師門兄弟姐妹們都很多,每次都會在門內較量。看來,你們師門裏的人並不多,所以才會讓你出來曆練吧。不過,你師父想來也是為了你好。那麽,你既然不知道要去哪裏,不如跟著我們一塊兒去我們那個島吧。雖然說,上麵最大的是我們門派的,但是上麵卻也不少小集。而且,我們門派還不時的會下去發布任務,在那裏生活的散修有不少呢。比一般的散修聯盟還要好一些,你不如考慮下吧。”

  聽了遊芊雪的話,說萱草不心動是假的,她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同意。

  見到萱草答應了,遊芊雪臉上的笑容越發甜美:“我從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感覺和你特別的親切呢,你到我們那裏了以後就好了呢,以後啊,我們兩個可以經常見麵,一塊兒玩,好不好!”

  見著遊芊雪這個樣子,萱草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又像是想到什麽似得說道:“到時候我說是跟著你們去了,隻怕那裏的東西什麽都不懂,還要你們在旁邊幫忙看著呢。”

  “什麽話啊,我們也好歹算朋友啊,共患難的!”遊芊雪說著,臉上的笑容燦爛異常。

  看著遊芊雪那個樣子,萱草猶豫的問道:“對了,上次和我們一塊兒組隊的其他人怎麽樣,後來似乎也沒有了他們的消息。我聽說,這裏是不會出意外的,不會有人怎麽樣的,但是,心裏頭還是有幾分疑惑……”

  “你放心好了,那裏麵的人都不會死的,進去的人都會有一個契約。一旦快要遇害了,都會直接被帶到安全的地方。我們本來也不知道,但是後來是遇到了危險了以後才知道。怎麽,你不知道嗎,你難道說不是被直接送出來的嗎?”

  薛嶽說著,一雙眼睛看著萱草。萱草被他看的有幾分不好意思,笑了笑說到:“不是,我也是,但是那不是看到他們的屍體了嗎?”

  “哦,那個應該是假的拉,我們遇到的是幻象而已。”遊芊雪說著,吐了吐舌頭,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了,那我的失態……”

  “我並沒有放在心上的,你放心好了。而且,我也知道你隻是因為太在乎薛嶽,才會那個樣子。我真的很羨慕你們,你們兩個兩情相悅,真好。”

  “看你說的什麽話啊,現在修真的女孩子比男孩子少多了,到時候你肯定也能找到一個如意郎君的!”遊芊雪說著,臉上笑容滿滿。看著她這個樣子,薛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偏頭看向別的地方。看著麵前遊芊雪的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說道:“我的目標並不是要找一個男人嫁了,反正我也說不上來。總之,我想要站的高高的,讓別人無法威脅我,無法傷害我!”

  “那你可以找個很厲害的男人啊,那樣的話,你就不需要那麽累了。”遊芊雪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看向萱草的目光有幾分同情。看到她那個樣子,萱草不用想也知道她肯定想到什麽別的地方去了,但是她隻能無奈的笑了笑,然後就沒有說話。看到她不說話,遊芊雪還想要說什麽,但是卻被她的男人阻止了:“你們看,我們就要到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立即向著他說的方向看去。果然,已經能夠在浩大的大海上麵看到一個小點了,雖然說這樣看上去還是很小,但是心裏頭卻有一種隱隱的滿足感。那個地方,將來自己就會在那裏住了!

  她正想著,就聽到遊芊雪大聲說:“對啊對啊,我們就要到了,就要到了呢!”

  遊芊雪大叫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孩子,萱草微微偏頭,看著她歡快的臉,感覺自己的心情也歡快了許多。雖然說,還是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如何,但是自己好歹已經有了一個方向。到了那地方了以後,萱草跟著他們一塊兒下了天舟。

  雖然說薛嶽並沒有讓萱草付靈石,但是萱草還是堅持自己付。遊芊雪隻是在旁邊笑眯眯的看著,過了好一會兒,才過來拉著萱草的手說道:“本來就沒有幾個靈石,你們在這裏推讓反而是耽誤人家時間呢。況且,你是來我們這裏,所以說這一次還是讓他出吧。”

  說著,就對著薛嶽眨了眨眼睛。看著她這個樣子,薛嶽笑著點了點頭:“就是這個道理,好歹也該讓我們盡盡地主之誼。”見到他們兩個人都這樣說,萱草也不好意思在爭辯什麽了,笑了笑,就把靈石給收了回來。

  跟著他們一塊兒進了島,萱草發現這裏的規劃倒是一點都不混亂,反而看著都是錯落有致的樣子。

  “怎麽樣,這裏很不錯吧。”

  遊芊雪說著,臉上有著淡淡的自豪。萱草點了點頭,“嗯,這裏看著確實不錯。”

  “那個,我們不能陪著你了,因為我們要回師門了。這些通訊符你拿著,要是有事兒的話,直接用了就可以找到我們的。”

  遊芊雪說著,從懷裏頭掏出來一疊黃紙遞給了萱草。萱草猶豫了下,接過了那些東西。然後就看著他們向著某一個建築走去,萱草也跟著走了兩步,發現那個應該是他們門派專用的一個地方。雖然說上麵並沒有寫清楚,但是他們走近了以後,會掏出身份令牌一樣的東西,然後再進去。

  “那個地方你就別看了,那個是青山派的接待處。隻有青山派的弟子才可以直接從那裏傳送回門派,我們這些散修啊,想是想不來的!”

  就在萱草看著那裏發呆的時候,突然聽到旁邊有人開口說道。萱草微微偏頭看了過去,看到是一個大叔模樣的人在那裏感慨。見著那個人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問道:“這裏青山派的好處很多嗎?”

  第三十二章 買還是租?

  似乎是因為萱草的問話很是幼稚,那個人一下子笑出了聲,問道:“你是新來的吧?”

  萱草聽了這個話,頓時感覺有些囧,但是還是點了點頭,表示確實是這個樣子的。

  “我就知道你是新來的,雖然說這裏說是兩邊的人都是平等對待的,但是這裏是屬於青山派管轄的。你說,你一個散修和青山派的發生了紛爭,人家會幫誰啊!所以說啊,在這裏你盡量不要招惹青山派的,如果說是和其他人發生爭執的話,這裏的人多少還是能夠公平對待的!”

  聽了這個話,萱草有些了然的點了點頭,然後對著那個中年大叔點了點頭,笑著說道:“謝謝你,若不是你的話,這些我還不知道呢。”

  “這個有什麽好謝謝的,你在這裏時間長了也自然是會明白的。”那個大叔說完,擺了擺手,人就要走。好不容易見到一個可以谘詢的人,萱草立即就想要喊住那個大叔。但是那個大叔不過三兩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看到那個大叔那麽快不見了,萱草多少也知道,肯定是不是很想回答自己的問題。見到如此,她歎了口氣,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這個時候,旁邊又有一個人問她:“你是新來的吧?”

  萱草看著那個問自己新來的人,這個人看著是個小老頭的模樣,頭發都已經花白了。她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怎麽了?”

  “哎喲,你看你,在這裏就擋在路中間,還在那裏發呆。肯定是新來的,而且還有不少問題不知道如何解決,是不是啊!”

  那個小老頭的話很對啊,萱草立即點頭,然後又歎了口氣說道:“我對這裏不大熟悉,那個,我想問下,在這裏要怎麽找房子住。”

  “哦,你想要租還是買啊!”

  萱草聽了這個話,倒是有幾分的奇怪:“這裏難道說還可以買房子的嗎?”

  “當然可以,我就知道有個人要賣房子的,就是地方不是很好。”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王子他老掛科[星際] 仙釀師 總裁他命不久矣(老祖地球生活指南) 冥婚,棄婦娘親之家有三寶 黃大仙今兒個要升天 救了一頭瀕死的龍 成為“男”神的女人 (修仙)自從我女變男 異能讓我做剩女 我爹不是地球人(外星人在古代) 九重天,驚豔曲 人類觀察計劃 重生之沒錯我爹娘是反派 訓寵指南 大佬從不跪鍵盤 落花辭 雀羽記 地球改造實錄 夢幻中餐廳[係統] 老婆又想解剖我[末世] 我腦子有病的呀 Omega也是女王大人 我爹不是地球人 繪天神凰 蛇後作妖 忠犬養歪手冊 (修真)長生道 吃播贏家 總有昂貴物證找我報案 職業不兼容,我能怎麽辦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