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58節

  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為什麽說花叔叔會舍身成魔,為什麽,自己會被丟棄。自己的母親,到底是誰,長的什麽樣子?

  一連串的問題,但是都沒有結果。

  很明顯,按照花叔叔的話,或者說按照小雅自己說的話。小雅應該是自己的母親留給自己的,但是,既然母親有能力留一個這樣的東西,那為什麽還會遭到迫害。傷害她,讓她害怕的,到底是什麽樣的人,那些人又有多厲害!

  這些東西,萱草都沒有結果,因為她不知道當時發生的事情。而且,現在花叔叔的口氣不準備告訴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麽。最重要的事情是,花叔叔很明顯是知道自己存在的。那麽,他明明下來許久了,為什麽說還會知道自己的存在?

  想到這些事情,萱草頓時感覺自己的頭似乎有些不夠用了,腦袋劇烈的疼痛起來。看到萱草的臉色蒼白,旁邊的女鬼王倒是有幾分欣喜:“你看看,你白色的臉,比你剛才那個樣子看著順眼多了。”

  女鬼王的話,聽在萱草耳朵裏,讓萱草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但是,她隻能對著女鬼王笑笑,什麽話都不能說。畢竟,女鬼王壓根就不明白,萱草現在的狀態是難受!兩個人進入女鬼王的府邸了以後,萱草發現,女鬼王的房間裏都是紅色,大片大片的紅色,顏色和萱草來這裏所見到的白,灰,黑三種顏色相差很大。

  看到萱草驚訝的目光,女鬼王有幾分得意:“你看,這裏好看吧!”

  萱草聽了女鬼王的話,有幾分奇怪:“你為什麽說會這樣喜歡紅色?”

  “紅色多漂亮啊,是血的顏色,血是人的生命的源泉,而且是世界上最好喝的飲料。你說,為什麽我不喜歡紅色!”女鬼王說著,嘴角微微勾起,用一種純真的口氣,問出殘忍的問題。

  “對了,你知道嗎,我這裏的紅色,可都是從人的身上弄出來的鮮血染成的。雖然說,其他也有辦法弄成紅色。但是我總覺得,隻有從人身體裏流出來的血液那種紅色,才是最純正的紅色,你說是不是?”

  第二十七章 通知

  女鬼王說著,一雙眼睛明亮的瞅著萱草。看著女鬼王那個樣子,萱草半天不知道要說什麽好。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找到自己的聲音:“我,我不知道。”

  “那也是,你還小,自然是不理解紅色的美麗,等到你長大了,你就會明白,紅色有多好看了。”女鬼王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女鬼王那個樣子,萱草不知道說什麽好,最後隻能什麽話都不說。

  女鬼王也沒有在意,隻是拉著萱草說:“走,我帶你去你的房間,那是我專門飼養寵物的地方。你放心,我會給你弄個單獨的房間。不然的話,我其他的寵物說不定會傷害到你的,我想你應該也知道,你太脆弱了!”

  她說著,看萱草的目光有幾分挑剔。萱草咬牙,如果說自己靈氣還在的話,根本就不會這樣脆弱的好不好。但是自己現在沒有靈氣,身體又是一個小姑娘的狀態,脆弱也是很正常的好不好!她在心裏頭狂吠,任由麵前的女鬼王拉著她走過一條布滿紅色的長廊,然後來到了一個房間。

  “隔壁都住著我的小寵物呢,這個就是你的房間了,你打開看看,喜歡嗎!”

  聽了女鬼王的話,萱草推開門,發現裏麵布置的還算可以。有簡單的床,桌子,椅子。見到這個布局,萱草顯得有些驚訝。

  “難道說你不喜歡嗎,我特意找了一個曾經當個過人的仆人過來幫你整理的,你如果說不喜歡的話,我再要人幫忙給你換!”

  “不需要,我很喜歡,真的,我隻是一時沒有想到殿下你會為我準備一個如此好的房間,所以有些驚訝而已。”

  萱草趕忙說道,生怕她直接把那些東西都給弄走,然後扔一個大籠子過來,說,這個才是寵物的待遇!聽了萱草的話,女鬼王滿意的點了點頭:“那你要不要看看你的鄰居?”

  見著萱草臉上神色有些猶豫,女鬼王笑著說:“你放心吧,雖然說你很小,但是我在你身邊呢,那些小可愛是不會主動攻擊你的!”

  “是嗎?”萱草聽了這個話,幹笑了兩聲。女鬼王也不管她答應沒有直接就拉著她到了隔壁房間門口,一下子推開門。萱草立即看到一頭隻有骨頭的巨大蜥蜴,在那裏搖頭擺尾,因為沒有肉,所以說骨頭在那裏發出一陣陣清脆的嘎吱,嘎吱的聲響:“嗨,小可愛,這個是你以後的鄰居,你要記得,以後不能傷害她哦!”

  那隻蜥蜴根本就沒有用正眼看萱草,而是直接向著女鬼王衝了去,然後在即將靠近女鬼王的時候,直接被女鬼王一拳打了出去!

  “真是的,我說過多少次了,你不要太熱情,否則的話我會忍不住想要撫摸你的!”女鬼王說著,聲音顯得很愉悅。萱草聽了那話,忍不住抖動了下身子,或許是她太孤陋寡聞了,所以說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剛才他們兩個人直接友好的氣憤。

  女鬼王又對著那頭蜥蜴說了一些什麽,然後又拉著萱草去了隔壁看了另外一頭巨大的骨獸。

  把走廊上麵所有房間裏麵的東西都看了一遍了以後,女鬼王有些得意的說道:“你看,我的那些小可愛們都很可愛吧?”

  萱草聽了女鬼王的話,回想剛才看到的那些恐怖東西,忍不住點了點頭。看到她點頭了以後,女鬼王很是滿意:“我就知道你和那些其他人類都是不一樣的,他們看到我們家小可愛的時候,都會一下子暈過去。哼,我們家小可愛對肉食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是他們對撕咬還是很有好感的!”

  “嗬嗬……”萱草此刻覺得自己除了幹笑,似乎已經不知道再幹什麽好了。見到她那個樣子,女鬼王顯得有些無趣,歎了口氣,然後把她送到了她的房間裏。

  “你的飼料我會讓人給你做的,並且會給你弄點其他好吃的。你要記得你花叔叔和你說的話,千萬,千萬不要隨便出去,更不要隨便的走出我的勢力範圍,你明白嗎!”女鬼王說著,臉上神色十分嚴肅。看著女鬼王那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於是,在女鬼王走了以後,萱草就過上了被圈養的生活。

  她不能出房間,每天除了吃飯,就是睡覺,除了吃飯,就是睡覺,一點其他娛樂都沒有。不對,她也是有的。她算著三餐,然後感覺每一天過去了以後,就在小桌子上麵輕輕的畫一條線,表示是一天過去了。

  在畫出了第五條線的時候,花郡王跟著女鬼王來了。女鬼王依靠在花郡王的身上,一副對他難舍難分的樣子。看著他們兩個這樣過來,萱草表示很驚訝,因為她一直以為花郡王對那個女鬼王是沒有感覺的。

  但是看這兩個人的樣子,萱草本來的想法卻一下子被推翻了。因為雖然說花郡王臉上寫滿了無奈,但是最起碼沒有直接把女鬼王給推開!這就很說明問題了,萱草想著,嘴角帶著幾分笑容。

  “我看你在這裏過的還不錯,臉上都長了一圈肉了!”花郡王看著萱草在那裏偷笑,壓根不管,隻是滿意的點點頭,很顯然對女鬼王的照顧顯得很滿意。女鬼王聽了花郡王的話,立即笑著說道:“那是自然,這個可是你故交的女兒,而且又是我的寵物,我自然會上心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微微低下了頭,心裏頭就好像是有無數隻草泥馬狂奔而過一般,但是卻無可奈何。因為現在自己隻有這個寵物的身份才能夠保住性命,如果說自己不是這個女鬼王的寵物的話,隻怕早就被一些其他的人抓去吃了!想到這裏,萱草感覺自己對女鬼王還是充滿感激的。

  “我們已經算出來了,再過七天,就是鬼門開的日子,你隻需要再耐心等候七天,我們就可以把你送出去了。”花郡王壓根不理會女鬼王說的話,隻是對著麵前的萱草說道。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明兒,我要辦一個宴會,到時候我會帶著你一塊兒出去,表示你是我的新寵物。”

  “為什麽?”萱草顯得有幾分奇怪。她可是記得花郡王曾經說的話,不讓自己亂跑,讓自己低調低調再低調。

  “因為我有其他寵物的時候,都是如此,隻是單單到你的時候不帶出去給別人看的話,隻怕別人會懷疑的。”女鬼王說著,神色很是認真。花郡王也點了點頭:“她的性子一向那樣,對自己的東西都喜歡炫耀。如果說沒有帶著你出去炫耀,反而會比較奇怪。”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對了,到時候啊,說不定還會有其他人帶著人類一塊兒去,你要記得,別人的事情和你沒有關係,你隻需要好好的把自己照顧好就可以了!你明白嗎!”花郡王說著,眼睛看著萱草,臉上神色十分嚴肅。

  看到花郡王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點了點頭,但是她很快又問:“不是說,這裏的對人類都會直接吃掉嗎,為什麽說這一次宴會上能夠看到其他的人類?”

  “因為我養你當寵物了,那麽自然會有人為了附和我的愛好,所以來學我。這樣的事情很多的,所以說見到也不稀奇。你如果說遇到哪個喜歡的,你可以直接喊我我幫你要過來!”女鬼王說著,懶洋洋的擺了擺手,然後在花郡王身上上下摸著:“郡王,你放心吧,有我在,你的故交之後,是不會出問題的。”

  第二十八章 異變

  在女鬼王的調戲之下,花郡王眉頭卻依舊皺的很厲害,他看著萱草,很直接的說道:“你自己有多少能力有多少分量你要自己心裏頭清楚,不要做出來什麽自不量力的事情。那樣的話,除了給我們惹麻煩以外,不會有任何的好處你明白嗎!”

  萱草看著花郡王那個樣子,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但是花郡王還是不放心,繼續說道:“在這裏,是不允許幫助人類出去的,如果說一旦被發現,我們都不會有好果子吃。就連女王,都有可能會被禁足。所以說,我不讚成你再多拉任何一個人進入我們的計劃。”

  “我知道了。”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同時心裏頭也明白,自己本來都是依靠別人,所以說就不要想要去當無所謂的英雄了。想通了這一點,她本來有些糾結的心情一下子就放鬆了下來。

  或許是因為知道自己不是不想去做,而是沒有能力,所以本來自己個自己的心理負擔就一下子減輕了。看到萱草這個樣子,花郡王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欣慰了。看到他們兩個這個樣子,女鬼王皺眉說道:“看看你們兩個人的樣子,一點都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能讓這個計劃出意外。”花郡王說著,就直接把女鬼王的手從自己的身上拿了下來。女鬼王見此,哼了一聲,卻也沒有多說什麽。

  宴會很快就開始了,女鬼王雖然說是宴會的女主角,但是卻是最後一個去的,倒是花郡王早早的就去席上了。

  萱草身上是一身大紅色的蓬蓬裝,頭上也帶著各種各樣的飾品。看著萱草那個樣子,女鬼王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個樣子,才像是我的品味嘛!”

  ……

  對於她的品味,萱草真的不想做評價,但是作為她的品味直接的受眾,萱草好想哭。

  她就這樣被領著去了宴會場所,花郡王在那裏見到萱草這個樣子,很是吃了一驚,隨即就忍著笑,一直在那裏捂著嘴巴。

  “你們這麽早就到了,沒有想到倒是我來遲了。”

  女鬼王散漫的說著,然後就隨便靠在了大的長椅子上麵,拉著萱草一塊兒坐了下來。

  “這麽嫩的小姑娘,想來就是女鬼王最近的新歡了吧!”

  下麵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男人,看著萱草,笑著說道。聽了他的話,女鬼王點了點頭,然後瞅了一眼萱草:“她的血液想來十分的美味,隻是可惜,小了一些。隻好先養著,不過養著好歹也算是賞心悅目。這裏人類本來就少,更別說這樣年幼的幼崽了!”

  “女王殿下,我這裏也有一個人類,是我才抓來的,您看看如何!”下麵那個郝郡王說著,然後拍了拍手,他身邊立即就有幾個人拉著一個成年人走了上來。那個人是一個男人,身上穿著一身白色的衣服,整個人顯得有些狼狽,但是還是很英俊的。

  看到那個男人,女鬼王並不是很感興趣,皺了皺眉頭說道:“這樣的人類最硬了,看他這個樣子,血也沒有多熱乎,我是不喜歡的!”她說完,那郝郡王一聽,立即皺眉說道:“既然如此,那麽這個男人也沒必要存在了!”

  他說完,直接讓人在那個男人脖子上麵割了一刀,就像是殺雞一樣,用東西接著那個男人噴濺而出的鮮血。

  “這個鮮血還是熱乎的,女王殿下,請用!”郝郡王說著,就端著那碗人血走了上去,遞給了女鬼王。女鬼王看著那鮮血,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端過來,喝了一口。結果眉頭一皺,把碗扔到了郝郡王的身上:“什麽血,明明就是水!”說完,眼睛看著那個被放血的男人。

  原來,那個男人突然就消失了,就好像是一個人一下子就變得透明了,然後再看的時候,已經看不到他了。

  “這個是怎麽回事兒,難道說,有人故意把這個男人給放走了不成!”女鬼王,震怒,大聲的嗬斥。

  聽了女鬼王的話,下麵的幾個人開始在那裏竊竊私語。過了好一會兒,有個人站了起來說道:“當初,我那裏也是抓了一個,但是那個人也是和這個人一樣,快要死的時候,就一下子消失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猛地睜大了眼睛,難道說在這個裏麵,那上麵的那個規則還是在執行著嗎?想到這裏,她心裏頭就有幾分的興奮。這個時候,女鬼王似乎已經不那麽生氣了,隻是微微皺眉看著那個說話的人,問道:“你說的可是事實?”

  “自然是,臣下也是十分的不解,但是卻找不到如此的原因……”

  “對啊對啊,臣下也遇到過類似的事情……”

  ……

  下麵立即開始有人附和,萱草聽著那些人說那些話,心裏頭開始琢磨,難道說,自己不需要那麽麻煩,直接讓他們把自己殺了,自己就能夠回去了?那麽這樣肯定就直接闖關失敗了,那麽,如果說自己被成功送回去,那麽會有什麽結果?

  發現自己在這裏最淒慘的結果不過是被送回去了以後,萱草整個人的心思就開始活絡起來。

  但似乎她對這裏的遊戲規則本來就不了解,如果說是貿然去嚐試,還不知道即將麵臨的後果。萱草猶豫了下,還是決定按照花郡王和女鬼王的話,等待時機,然後讓他們送自己出去。

  女鬼王似乎沒有想到有這樣多的人遇到過人類離奇失蹤的事情,眉頭皺的十分厲害。見到她如此,下麵的其他人也不敢過度嚷嚷,都閉上了嘴巴。過了好一會兒,女鬼王才開口說道:“這一次的事情,我會去和我哥哥說的,讓他查查看,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怎麽會出現這樣的後果。”

  聽了她的話,下麵一片讚同聲,很顯然他們對女鬼王哥哥的信心很高。

  看著他們那些人的樣子,萱草心裏頭有些奇怪,但是卻也沒有說什麽。不過,會這樣也不奇怪的吧,畢竟女鬼王如今的地位就這樣高了,她哥哥那就是直接的鬼王,地位更高一些也是正常的。

  宴會因為這個小插曲弄的有些不歡樂,女鬼王心裏頭也有些事兒,所以說就草草的散了。

  萱草被帶回了自己的房間裏麵,回了房間裏麵了以後,她就直接躺在了床上,她繼續等待自己可以離開的時候。

  但是,她沒有等到可以離開的時候,就先等到了女鬼王。女鬼王領著另外一個看似十分高大英俊的男人走了進來,那個男人雖然說高大英俊,但是整個給人的感覺卻好像是直接從冰洞裏走出來的一樣。那個人走到了萱草的麵前,指著她問女鬼王:“他們那些人應該都是和她同一批進來的嗎?”

  “應該是的,雖然說沒有確切的證據,但是世間上相差不大。”女鬼王說著,聲音沒有了一貫的輕浮,反而顯得十分的鄭重。聽了她的話,那個人點了點頭,對著萱草招了招手。萱草身體還沒有反映過來,但是整個人就好像是被什麽東西勾著一樣,自動的來到了那個男人的身邊。那個男人上下打量著她,冷哼了一聲說道:“真是稀奇,這個女人身上竟然像是有什麽封印一樣,封住了她自己本身的靈氣,同時又隔離了我們鬼域的魔氣,使得魔氣不能腐蝕她的身體。”

  第二十九章 脫離

  那個男人說著,就好像是在說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倒是女鬼王聽了頗為奇怪的上下打量了兩眼萱草,然後又看著那個人說道:“哥哥,那你知道那些人到底是怎麽回事兒了嗎?”

  “不知道,但是我能夠感覺的到,我們這裏還有其他的人類,通知下去,再抓住他們那樣的人類以後,就直接拿上來給我看。我想,我隻要多看兩個,應該就能夠明白是怎麽回事兒。”那男人說著,又掃了一眼萱草。

  萱草被那個男人一看,下意識的就低垂了頭。不知道為什麽,在這個男人麵前,似乎就無端端的給人一種矮了一截的感覺。想到這裏,萱草就感覺是自己不爭氣!但是,就算是她心裏頭嘀咕是自己的不爭氣,她也還是沒有勇氣直接和麵前的這個男人對視。

  “好,既然這裏還有人的話,那肯定是能夠被抓出來的,哥哥你隻管放心好了。”女鬼王說著,臉上信心滿滿的樣子。看到女鬼王這個樣子,鬼王點了點頭,然後指了指萱草說道:“她你玩膩了沒有?”

  “沒有!”女鬼王聽了鬼王的話,下意識的回答。聽了她的回答,鬼王臉上有幾分疑惑,上下掃著女鬼王的臉。女鬼王見到鬼王那個樣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道:“她挺有意思的,我覺得挺好玩的,目前也沒有膩味的傾向。”

  “嗯。”鬼王點了點頭,然後就直接走了出去。見到鬼王走出去了以後,女鬼王也趕緊跟上了。萱草見著他們兩個人都出去了,心裏頭可以說是猛地鬆了一大口氣。這個是真心話,因為剛才那個鬼王在的時候,給萱草的壓力太大了。萱草真的是感覺有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整個人都壓抑的難受。他一走,萱草立即覺得這裏整個空氣似乎都一下子變得輕快了,不一樣了!

  女鬼王在跟著鬼王出去了一會兒以後,又一個人回來了。她看著萱草說道:“剛才來的人是我的哥哥。”

  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女鬼王歎了口氣:“也不是我故意想要帶我哥哥來看你的,但是,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拒絕我哥哥的要求。你也看到了,我哥哥那個樣子,往那裏一站,我就什麽話都說不出來了!”

  聽了女鬼王的話,萱草想了想,不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十分讚同她的說法。看到她的樣子,女鬼王歎了口氣,然後對著她說道:“你放心,已經沒有幾日了,我一定會把你安全送走的!”

  “好!”

  萱草點頭應了下來。看到她如此,女鬼王笑了笑,然後又歎了口氣:“今兒我哥哥來,似乎對你有幾分興趣,我真的有些怕!”

  她說著,歎了口氣。但是她很快的又搖了搖頭:“我哥哥事務一向多的很,肯定不會把你放在心上。對你有興趣也估計隻是一時半會兒的想法,過段時間就沒事兒了。不過,我也挺好奇的,你身上到底是怎麽了?”

  “我也不知道,剛才,你哥哥說,魔氣的腐蝕,那是什麽?”

  “魔氣的腐蝕?其實說的是對修真者的一種腐蝕,會直接腐蝕靈根,而且腐蝕力度不會很大,但是很難消除的一種。如果說被沾染多了的話,隻怕以後是不可以修真了的。不過,可以放任完全腐蝕,那樣的話,就直接墮落到我們鬼域,不用離開了。”

  女鬼王說著,嘴角勾著一絲絲的笑容。

  看著女鬼王那個樣子,愣住了。她確實沒有想到過,在這裏,居然還會這個樣子。看到她那個樣子,女鬼王嘿嘿的笑了笑:“你放心,我哥哥不會看錯的,他既然說了你身上有東西護住,那肯定就是有的。要知道,我哥哥可是有著魔瞳,有那雙眼睛,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很厲害。”萱草點了點頭,心中暗自疑惑,若是小雅在自己身上的話,那麽,那個男人能不能一眼看透呢。對了,說有什麽東西護住自己,難道說護住自己的就是小雅嗎。小雅那樣做的話,會不會有什麽副作用?

  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突然有幾分急切的想要離開這裏的衝動了。她本來不著急聯係小雅是因為她以為在這裏自己不能和小雅溝通的原因是沒有靈氣,但是很顯然,現在並非如此!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