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56節

  看到郡王要帶著萱草走了,那個老鬼頓時有些舍不得,伸出自己幹巴巴的手,揉了揉萱草的頭發:“丫頭啊,你跟著你花叔叔走了,一定要好好的啊。放心,你花叔叔那裏有不少好東西,我看你和他淵源應該不輕,否則他也不會帶著你走的,你一定要乘機多要點東西啊!”

  雖然說那個老鬼手有些可怕,但是萱草卻還是覺得他的動作很溫暖。所以說,乖巧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見著萱草這樣對他,那旁邊的另外一個就有些不滿了,趕緊嚷嚷:“那個,小丫頭,我叫白骨,別看我一把骨頭,但是我對人還是很好的。如果說你花叔叔那裏呆不慣的話,就回來啊!”

  萱草聽了這個話,才看向旁邊的那個人。

  那個人真的就是一把骨頭,而且骨頭是那種灰黑色的,眼睛本來該待的地方,就兩個窟窿,外加兩把幽幽的火光。看著那個骷髏那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到萱草這個樣子,那個骷髏立即有些感動了,拉著旁邊的老鬼的手說道:“多麽可愛的孩子,為什麽就不是我撿到的呢!”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別弄的那麽惡心,我帶著她走了。”那個郡王說著,就直接領著萱草走了。萱草在外麵看著,發現這裏並不像是她剛才進來的地方一樣亮堂,反而,這裏有一種灰蒙蒙的感覺,到處似乎都被蒙著一層什麽一樣。

  難怪,剛才她才從罐子裏出來的時候,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光刺眼。她想著,然後就聽到旁邊的花郡王問她:“你現在在外麵過的還算好嗎?”

  “現在啊,不算差。”萱草想了想說道。

  “唉,當初的事情誰也說不好。若是可以的話,是不會讓你一個人在外麵過日子的。但是如今,還不是你回歸的時候。你還是要在外麵多加曆練,看你如今進來的樣子,隻怕還沒有多少成長,你要努力努力努力啊!”

  萱草被他一連串的努力說暈頭了,這個時候,她才想起來,這個男人和自己夢裏頭見到的媽媽長的有幾分相似,於是,疑惑的問道:“你知道我的身世嗎?”

  “自然是知道的,但是目前卻還不適合告訴你,你還是太小了,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隻用好好長大就可以了。”

  他說著,歎了口氣,然後拉著萱草進了一個大屋子。

  那個大屋子裏的姑娘們大多都還算白淨,長的還不錯。至少比剛才按兩個人看著舒服多了,進去了以後,花郡王說道:“這裏的人看著都還好吧,哼,我這裏的人最起碼都是要愛幹淨的。剛才那兩個,一個骨頭那麽黑,讓他擦擦他還不幹,說那樣比較有厚重感!我就不明白了,灰色怎麽就有厚重感了!還有一個,沒事兒就喜歡養點小零食吃,養就養唄,反正多個零嘴也是好的,但是卻養到自己嘴巴裏,每次開口看著就惡心!”

  他說著,感慨的歎了口氣:“但是啊,我這裏也就隻有他們兩個人能夠出去用用了,你可的知道為什麽?”

  “不知道……”萱草搖了搖頭。

  “因為這些姑娘們看著都太嫩了,而且沒有多少實力,出去很容易被其他鬼騙去吃掉。”

  “騙去吃掉?”萱草驚訝的看著麵前的花郡王。

  “對,我們這裏鬼吃鬼本來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有的鬼吃其他的貴吃的多了,會成長的很快,一些懶鬼們就經常想辦法吃別人。特別是我這裏的一些姑娘們,總喜歡看你們上界那各種各樣的所謂小說,都覺得能夠找到一個白馬王子!”

  第二十二章 食物

  說完這個話,花郡王頗為歎氣的對著萱草說道:“你以後可不能看那些東西,很容易就把小姑娘給帶壞的,知道不?”萱草聽了花郡王的話,傻了眼。猶豫了下,然後問道:“你們難道說也看那些各種小傳!”

  “當然看啊,每天無聊啊,有的看為什麽不看。”花郡王說到這裏,歎了口氣。“好久我們這裏都沒打仗了,如果說打仗的話,估計我就沒時間看那些東西了。”聽了花郡王的話,萱草感覺自己好汗啊,但是隻能幹笑。

  看到她幹笑的樣子,花郡王突然皺眉問道:“你不會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吧,我記得你也二十多歲了,也應該是快有這個心思的人了!”

  “沒有啊,我怎麽會有喜歡的人呢……”萱草說著,下意識的就想到了小白師兄。但是卻又忍不住歎氣,小白師兄永遠都是不會懂什麽叫情愛的。看到萱草這個樣子,花郡王似乎有些不相信,但是卻也沒有說什麽。

  說起來,雖然說花郡王是郡王,但是一路上那些女子都絲毫不怕他,在那裏嘻嘻哈哈的笑著。有個人還甚至過來捏了一把萱草,雖然說那個人的手是軟軟的,但是萱草卻感覺自己身子都涼了起來一樣。

  見到萱草這個樣子,花郡王立即皺眉說道:“你們以後都注意點,我這個侄女不過是普通人,受不起你們玩鬧。”

  被花郡王那樣訓斥,大家都安分了許多,但是還是會有人不時的過來偷窺萱草什麽的。萱草心裏頭感覺寒寒的,但是卻什麽話都沒有說。最後花郡王帶著萱草進入了一個密封的房間裏麵,那個房間裏看著還是很奢華的。帶著她進去了以後,花郡王讓她坐下,然後看了她半天,才歎了口氣問道:“你餓了嗎?”

  萱草聽了花郡王的話,立即點頭,然後又有點小心的問道:“這裏有我能夠吃的東西嗎?”

  花郡王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我這裏自然是有你能夠吃的東西的,但是你要記得,在外麵的東西一概不能吃,明白嗎!”花郡王說這個話的時候,很是有幾分嚴肅。看著花郡王那個樣子,萱草立即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看著她的樣子,花郡王歎了口氣:“這裏不是你們那裏,你以後就知道了。”

  “我還要在這裏待多久才能夠離開?”

  “到下次鬼門開的時候,我會送你出去的。但是在這個時間之前,你隻能待在我這裏,不能隨便出門。否則的話,萬一被一些更高層的人發現你了,非要吃你,我也是保不住你的!你明白!”花郡王說著,眼睛瞪的滾圓。

  看著花郡王那個樣子,萱草不知道為什麽總怕他的眼睛一下子掉出來,但是還是拚命的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看到她這個樣子,花郡王似乎就有幾分滿意了,點了點頭說道:“很好,你明白就好。你要知道,這裏可不是什麽好地方,對了,我去叫人給你準備飯菜來。”

  說完,他就拍了拍手,一團煙霧一樣的東西一下子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你去弄點人吃的東西過來,你拿不了讓別人拿過來。對外麵的人說,說我又要吃人肉大餐了,你明白嗎?”

  那個煙霧裏發出一陣嘎嘎的聲音,然後就離開了。

  看到那個煙霧離開了,萱草有些奇怪的看著麵前的花郡王。花郡王笑了笑,臉上神色有幾分苦澀:“你是不知道這裏,算了,反正你在這裏時間也不會長久,不過十幾天,你隻要在這裏麵好好住著,別給我惹事就可以了。”

  花郡王說著,瞅著萱草。萱草點了點頭,心裏頭暗自嘀咕,我才不會想要惹事呢,我如今一點靈氣都沒有,想要惹事也要能夠惹啊。見著她這個樣子,花郡王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但是很快他又不滿意了。

  “我記得,你身邊應該有個東西護身啊,那東西我怎麽沒見著,有那個東西,你怎麽還能夠來到這裏!”他的口氣很不滿。聽了他的話,萱草猶豫了下,立即明白他說的不是別的,而就是自己的小雅。

  “我也不知道,到了這裏了以後,似乎想要和它聯係也聯係不上了。”

  “哼,我就知道他們做的東西沒有一個好的。”花郡王說著,就在那裏摸荷包,但是摸了半天,歎了口氣說道:“我現在用的東西,鬼氣太重,不適合你一個姑娘。”

  聽了他的話,萱草笑了笑,沒有說話,隻把他的話當借口。

  很快,那一團煙霧就領著另外一雙手,對的,就是一雙手端著東西進來了。那上麵端著的都是一些黑漆漆的果子,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麽果子。花郡王看了那果子,歎了口氣說道:“我們這裏沒有多少人能夠吃的,你來的匆忙,也就這個是可以吃的了,你嚐嚐看。”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拿起了果子放到嘴巴裏。一咬開,一股子酸澀的味道立即湧入自己的嘴巴裏麵,她忍住想要吐的衝動睜大了眼睛看著那果子。看到萱草這個樣子,那個花郡王似乎有些得意:“怎麽樣,很好吃吧,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喜歡的,你放心,我這裏這樣的果子還有很多!”

  “我在這裏以後,不會光吃這個吧!”萱草說著,瞅著麵前的花郡王。花郡王聽了這個話,有幾分猶豫,臉上有幾分不舍,過了好一會兒,才歎了口氣說道:“那我去幫你找鬼王要一隻雞來!”

  “這裏,難道說人間的東西都很值錢嗎!”萱草看著花郡王那個樣子,忍不住問道。

  “和值錢不值錢關係不大,但是你們世界的東西很少能夠下來到這裏。一般都是鬼門開的時候,有幾個人去偷偷摸摸弄一點來。你要知道,普通的鬼去你們那裏,傷害很大的!”花郡王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

  “那,我現在這個樣子,也是因為我從我們那個世界裏進來,所以才弄成這個樣子的嗎?”

  “多少有點關係,其實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來這裏,年齡縮水了這麽多。我覺得,多少是因為你身體有什麽自動保護措施?”他說著,微微皺眉,自己不自覺的敲動著桌子。突然他神色一變,冷哼了一聲,然後對著萱草說道:“你自己在這裏麵吃這個果子吧,外麵有一個不知道好歹的人過來挑釁我了!”說完,轉身就出去了。看著他出去了以後,萱草瞅著那些果子,真的是不想下口啊。

  因為,這些果子味道真是太奇妙了,吃到嘴巴裏,恨不得酸倒一口牙。想到這裏,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儲物袋,於是就從自己的懷裏頭掏出來一個專門裝糧食的儲物袋,然後想試試看能不能打開。能打開的話,以後光吃靈米就很好了。

  但是,卻打不開。她不管怎麽想辦法,怎麽想要吸收靈氣,但是她的身體就好像是一塊爛抹布一樣,一點吸收靈氣的功能都沒有。而且,體內本來有的靈氣,也像是不知道沉到了哪裏去了!

  到了最後,她隻能無奈的把那東西往桌子上麵一扔,等著看那個叔叔回來,看看能不能想辦法打開。對了,那個叔叔,會不會是自己真正的血緣親人?想到這裏,她似乎又看到了那夢裏頭那個女子悲哀的眼神。但是,那個夢裏頭的女子的樣子她自己都沒有看清楚,又怎麽能夠肯定這個人卻確實是和她長的相似呢?

  或者說,這個是一種感覺,但是,感覺是不能夠拿來作為依據的!

  想到這裏,她隻能長歎一口氣。

  第二十三章 消息

  她在那裏沒有鬱悶多久,就看到兩個應該是侍女的人,不對,是鬼,偷偷摸摸的從外麵跑了進來。然後站在萱草旁邊看著萱草,那姑娘應該是成人了,站在萱草麵前,別說萱草坐著,就算是站著也隻能到她腰間。

  所以說,萱草隻能那樣仰望著那兩那個人。那兩個人嘻嘻哈哈的看著萱草:“哎呀呀,人就是和我們不一樣呢。”

  “你說的什麽話啊,你我當初也是從人來的,當初啊,我比她還要好看呢!”

  “你說的也是哦,看這個小姑娘就知道為什麽郡王要把她單獨關起來了呢!”

  “對了,剛才是郝郡王過來鬧騰了吧!”

  “現在兩個人還在外麵呢,聽說是郝郡王聽說我們郡王弄了一塊兒好肉藏了起來,現在特意過來鬧說也要分一塊兒呢!”

  “嘻嘻,要是我,我是舍不得把這個小姑娘給別人嚐的,看著多嫩啊,而且如果說養著養大一些了,再吃,多好啊!”

  “你說什麽呢,我們郡王說了,可不能在這裏麵吃人肉呢。說起來,我好久沒有吃過人肉了!”那個姑娘會說著,忍不住張嘴。萱草立即睜大了眼睛,因為她正好在那個女的下麵完完全全可以看到那個姑娘的嘴巴,那個嘴巴裏麵一層層息肉,似乎還有一雙眼睛在那裏眨著看著自己。

  “喲喲,這個小姑娘應該還不一般呢,看到我的小寵物居然沒有嚇暈倒。”

  剛才那個說話的人突然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瞅著萱草。這個時候,那一團煙霧一樣的東西突然飄了進來,對著那兩個在房間裏麵嘰嘰喳喳的女的,發出一陣陣:“嘎嘎,嘎嘎。”的聲音,那兩個女的頓時沒了精神。

  “真是的,讓郡王養著玩,讓我們看看都不行。”

  “好拉好拉,快點走吧。我聽說啊,這一次有不少人都不知道從哪裏走進來了呢,不過有的人打傷了幾個鬼衛,藏起來了呢!”

  “哎呀,他們還有能力傷人?”

  “誰知道呢!”

  兩個人一邊說著,一邊走了出去。

  聽了那兩個人的話,萱草猛地一驚,難道說,並不是自己一個人來到這裏,還有其他人也來到了這裏嗎?想到這裏,萱草身子有些顫抖,是因為激動的。畢竟,你在一個鬼的世界裏,突然聽說了人的消息,會亢奮也是理所應當的。

  不知道,那些闖進來的人是不是和自己一起進來的那些人!萱草想著,手緊緊的相握著,感覺自己身子都有些顫抖了。

  “你怎麽了?”花郡王從外麵走進來,看到萱草這個樣子,顯得有些奇怪。

  “是不是,是不是還有別的人也進來了!”

  看著萱草激動的樣子,花郡王倒是顯得很平淡:“對啊,很奇怪,這一次進來的人不少。剛才那個該死的郝某,居然還想拿著他手裏頭的臭男人和我換你!”他說起這件事情,頓時有些咬牙切齒。

  “……”萱草聽了這個話,本來因為聽說這裏有同類而有些亢奮的精神一下子就冷了下來,是啊,就算這裏有其他人又怎麽樣,那些人也是被管著,處境和自己差不多。嗬嗬,又有什麽呢?

  現在就算跑掉的幾個人,隻怕過不了多久,也會被抓住。抓住了下場肯定沒有自己的好,說不定就直接被吃了。看到萱草臉上神色變化的很快,花郡王一下子恍然大悟:“和你在一起的,還有你認識的人?”

  “沒有……”萱草下意識的搖頭,然後想了想,又說道:“算是有兩個吧,但是,他們是道侶,而且他們明明是跟著我後麵走的。我們,我們本來是在走一個迷宮,但是不知道怎麽的,就突然後麵沒有了路,我也沒有看到他們了。然後又繼續走啊走啊,就看到前麵有亮光,我衝著亮光走,然後就到了這裏。”萱草說著,回憶著那個時候看到的情景,眉頭皺的緊緊的。

  看著她這個樣子,花郡王歎了口氣:“大概是你們那個地方就直接連著鬼門,但是不巧的是,你們正好遇到鬼門開,所以才到這裏。當然,你本來就說了,那裏是試練的一個地方,說不定他們來這裏,就是試練呢!”

  花郡王說著,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你不要想太多,還有,你要記得,不管誰過來和你說什麽你都不要相信,更不要傻傻的跟著他們走,明白嗎!”

  萱草聽了花郡王的話,有些奇怪,皺著眉頭看著麵前的花郡王。花郡王看到萱草這個樣子,揉了揉自己的頭,顯得有些頭疼,然後說道:“你要知道,這裏的鬼,都不是那麽友好的。你以為今天進來和你說話的那兩個女的,是好心啊!”

  “……”確實不像是好心的樣子,她們進來,就好像是過來看自己上司飼養的小寵物。然後再來討論下,這個小寵物好不好吃,以後的後果是什麽。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看到她這個樣子,花郡王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掃了一眼那些果子,顯得很是奇怪:“怎麽,你怎麽就咬了一口就不吃了,難道說你不喜歡吃嗎?”他說著,就自己拿了一個,嚐了一口,奇怪的看著萱草說道:“很好吃啊,為什麽你不吃?”

  “那個,味道,呃,不是很喜歡。”

  “哦……我們這裏你能吃的也就這個最多了!”他說著,微微皺眉。

  萱草這個時候趕忙把開始就扔到桌子上麵的儲物袋遞給了花郡王:“這個,這個裏麵有靈米,如果說能夠打開這個的話,我可以吃那裏麵的靈米的!”

  “靈米啊,好東西。”花郡王說著,點了點頭,然後從她手裏頭接過儲物袋,拿在手裏頭捏了捏,抬頭奇怪的看著萱草:“難道說,你真的一點靈氣都沒有了,連打開儲物袋的靈氣都沒有了?”

  萱草點了點頭,繼續瞅著麵前的花郡王。花郡王似乎有些疑惑,但是還是打開了儲物袋,看著裏麵的靈米,拍了拍手,那團煙霧又來了。他把儲物袋遞給了煙霧,說道:“你去叫人把這個裏麵的靈米做一碗粥端過來。”

  “裏麵靈米不少的,叔叔要不要也吃一些?”

  “不用了,那含有靈氣的東西我吃不了,會消化不良的。”花郡王說著,搖了搖頭,然後坐下拿起果子吃了一顆。一邊吃,一邊奇怪的說道:“這個果子味道多甜啊,為什麽你會不喜歡吃呢?”

  萱草聽了花郡王的話,奇怪的看著他:“是甜的嗎?”

  “當然,不相信你自己再吃吃看!”

  看著麵前被咬了一口的果子,又看了看吃的津津有味的花郡王,萱草終於忍不住,自己又吃了一口。結果,又酸又澀,她差點吐出去。但是,在花郡王一臉期待的目光下,隻能吞了進去,然後就把剩下的果子放在了那裏,瞅著麵前的花郡王。花郡王看著她那個樣子,奇怪的問道:“你怎麽不吃了?”

  “這個,這個很好吃啊,所以說我不想多吃,想要讓花叔叔多吃一點,我等會喝粥就好了!”萱草說著,臉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看著萱草這個樣子,花郡王滿意的點了點頭:“真是好孩子,不過這些東西我們有很多的。但是你既然不喜歡吃,那就算了吧。”說完,花郡王又拿起了一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看著花郡王吃的樣子,萱草隻感覺自己嘴巴裏酸水直冒。

  第二十四章 女鬼王

  雖然說,萱草感覺自己不適應,但是很顯然花郡王自己的神色不像是作假,在他的心裏頭,覺得很好吃也不一定呢?

  想到這裏,萱草就安靜的坐在那裏,思考自己之後要怎麽辦。

  自己現在身上沒有靈氣,按照花郡王的話,自己也不能隨便出去。那麽,那和自己一樣落到這裏的人,自己肯定是不能夠隨便去看的了,這個是確定的。那麽,花郡王能不能把他們弄過來給自己看?

  這一點,萱草剛有念頭,但是很快就自己打消了這個念頭,不是因為別的,原因很簡單。剛才花郡王在說話的時候已經說的很明顯了,他對自己的保證都在自己不隨意外出的情況下。很明顯,除非是那些還沒有落到其他人手裏頭的人類,他還有可能直接抓過來,以吃掉的名義一塊兒給關起來。

  但是,又有一個新問題了。

  那些人來了以後又能怎麽辦,很明顯,那些人在外麵自己都混慣了的。自己如今身子又隻是一個幾歲小孩兒模樣的人,就算他們來了,那麽他們能夠聽自己的嗎。還是說,會直接利用自己達到他們的目的,那樣的話,要他們又有什麽用呢?

  萱草腦袋飛速運轉中,整個人開始思考自己到底應該如何繼續怎麽往下走。這個時候,花郡王咳嗽了兩聲,萱草猛地抬頭看著花郡王,然後看到花郡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對著她說:“你要的飯來了,你可以吃點東西再思考。”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半獸女王之最強機甲師 吃貨紅包群 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入骨相思君可知 重生之天運符師 就愛撩那個小正經 銀河盡頭的小飯館 萬象師[全息] 嬌寵美人魚 如何當好一隻毛團 天靈靈地靈靈 快穿女配生死簿 六界搬運工 思我鈞天奏 卦外桃花 一條被拋棄的龍 鏖仙 星際修真生活 爆萌美人魚:上神,抱抱嘛 天命為凰 海盜 [異能]“普通人” 傅家金龍傳奇之大風沙 修真之鳳凰台上 魔修求生指南 珠玉仙途 青詭紀事 (修真)師兄非良善 劍君 殺手穿越之鳳點江山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