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53節

第十四章 步步為營

萱草想到這裏,猶豫了片刻,出了安全區,然後放了一個小火球,直接把麵前的一灘的草給燒了。那草很快就被燒光了,在草被燃燒的同時,那些白白胖胖蠕動的蟲子也發怵了一陣陣刺耳的尖叫聲。

就在她以為這樣一路燒過去就沒有問題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比剛才更加多的沙沙的聲音,然後就看到許多白白胖胖的蟲子就像是飛蛾撲火一樣,直接往那火光上麵撲。很快,那火就被熄滅了。而且那剩下的蟲子似乎還有越來越多的趨向,而且那些蟲子似乎被激怒了,一個個都向著萱草趴去。

萱草見此,立即又躲會了安全區裏。

很顯然,雖然說那些蟲子是會被火燒死的,但是那些蟲子也很有不怕死的精神……想到這裏,萱草立即有些糾結了。如果說自己不招惹它們,用靈氣護體出去行不行。想到這裏,她就直接用靈氣罩住身體,然後走了出去,才走了兩步就被外麵守著的蟲子叮了個正著。萱草能夠感覺的到,那些蟲子隻能到自己的靈氣罩外麵,很顯然她的辦法還是有點用處的。

但是才走了兩步,蟲子越來越多,萱草也越來越不淡定了。為什麽?原因很簡單,那些蟲子會腐蝕,或者說是吞噬靈氣罩。她能夠感覺的到,自己靈氣罩的靈氣一點點減少,她隻能不斷的輸出靈氣,才能夠維持這個靈氣罩。猶豫了下,萱草還是直接進入了安全區……

還好有這個安全區,如果說沒有這個安全區的話,自己隻怕一出去就會被吞的差不多了。畢竟那些蟲子的唾液是有腐蝕性的,就算自己不死,但是毀容也是一定的。想到這裏,萱草就有些急躁。那個目的地明明是在可以看的到地方,但是自己卻怎麽也過不去,這個太坑爹了!

想到這裏,萱草咬牙,不行的話,自己就一路攻擊過去。對了,那些蟲子既然不怕火球,那麽他們怕不怕水球呢?想到這裏,萱草小心翼翼的探了出去,在那些蟲子鋪天蓋地的向著自己衝來的時候,直接放了一個大的流水術。一道巨大的水浪直接被放了出來,水流所過的地方,那些白白胖胖的蟲子們立即被衝走了。看到那些蟲子們被衝走了,萱草立即鬆了口氣。

看來,這些蟲子對水抵抗力還是稍顯弱一些的。

想到這裏,萱草就又往前麵走了兩步。前麵的草都因為剛才巨大的水流而壓了下來,旁邊有零星點點的蟲子,這些蟲子應該是拽住了草所以還留著。不過,這個時候萱草身上還有靈氣罩,所以說並不怕這些零散的蟲子。隻要不是那些蟲子群起而攻之,她就好受許多。

隻是,一旦走出了安全區的話,她就沒有後路可以退了,隻能向前。想到這裏,萱草咬了咬嘴唇。自己不可能永遠都在安全區裏呆一輩子的,那麽多人,不相信別人都可以通過考驗,而自己是不可以的!

想到這裏,萱草咬牙前行。那些蟲子們似乎都被水衝的暈乎了,半天都沒有攻擊萱草。萱草也沒有大意,這裏有這樣的蟲子,那前麵層層疊疊的草裏麵,還不指不定有什麽新的玩意!所以此刻萱草沒有任何的放鬆,反而越發的緊張起來,她走路也越發的小心翼翼。她本來運行了靈氣罩,再利用靈氣趕路就有點力不從心了。這個還是和她平時對靈氣的運用較少有關係,如果說是一個對自己靈氣運用十分流暢的人的話,是不會這個樣子。

不過,這個時候就算想那麽多也是一點用處也沒有,她小心翼翼的看著左右看了看,然後又繼續的前進。這裏似乎比方才那個地方感覺要正常許多,因為萱草能夠感覺的到周圍有風輕輕的吹動著,雖然說吹不到靈氣罩裏麵來,但是風帶的草叢的沙沙的聲音,她還是能夠聽的清楚的。

不對!

萱草猛地一驚,這個風聲不對!她抬頭向著遠方看了去,發現一大片黃色的東西向著她這裏飛了過來。萱草看著那些東西,心裏頭猛地想起了沙塵暴!但是很顯然,這裏是草原,並不是沙漠!而且萱草看的出來,那片黃色似乎都是由著一隻隻小小的蟲子組成的!

想到這裏,萱草立即下意識的放出了一個火牆術,直接擋在了自己的麵前。那些蟲子們直接撞到了火牆上麵,發出一陣陣劈裏啪啦的聲音。那個聲音是那些蟲子們被灼燒的聲音,而且萱草也能夠聞得到一股子蛋白質被燒著的味道。

她忍住想要作嘔的心思,仔細的觀察著麵前出現的新蟲子。這一種蟲子長的和剛才遇到的那種差別很大,不光是因為這一種蟲子長了翅膀。而且是因為這種蟲子身上遍體是黃色的,如果說起來,就有些像是黃蜂,但是看著要比黃蜂更加細小一些。而且,這些蟲子似乎很是懼怕火牆。它們發覺自己衝過去,隻能被燒死了以後,一個個開始後退,然後聚攏。

火牆的下半部分燒著了那地上的草叢,草開始劇烈的燃燒起來,火光四溢,而且有著一陣陣的濃煙。

萱草發覺,那些蟲子不光是怕火,而且對煙也十分忌憚。隻要是煙所在的地方,那些蟲子也會四處避讓。看到那些蟲子這個樣子,萱草眼睛一亮,就直接收起火牆,在燒著的草從上麵,放了一個行雨術。

這個一放,頓時一陣陣煙霧縈繞。萱草是有靈氣護罩,所以說並不怕。但是那些蟲子們卻開始在那裏四處亂轉,而且那些被煙熏著的蟲子,一個個就好像是喝醉了一樣,開始一個個的往下掉。見到這個場景,萱草立即加快了步伐快速的前行。

通過剛才那兩個區域,萱草多少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說這個區域出現的是這個蟲子,但是到了下個區域,出現另外一種蟲子的時候,上次出現的蟲子是不會重複出現的!

那些蟲子們好像都有自己的領域,各自約定好,絕對不會四處逾越的。

發現了這件事情了以後,萱草心裏頭鬆了口氣,還好是這個樣子的,否則的話她真的懷疑自己是否可以撐過去。想到這裏,她自己給自己嘴巴裏塞了點丹藥。還好當初小白師兄給她了不少補充靈氣的丹藥,就是為了讓她好好的修煉。但是因為有小雅這個作弊器的存在,所以說她很少用。但是現在,小雅肯定是不適用的,所以說這個時候才能顯現出來丹藥的好。

第一個區域的蟲子是在地上爬的,第二個區域的蟲子是在天上飛的。如果說是按照剛才那兩個區域的大小來算的話,自己應該很快就會進入第三個區域了。那麽,第三個區域會出現什麽呢?

萱草想著,抬頭看著麵前已經算不上遙遠的大殿,咬了咬嘴唇,繼續向前。第三個區域裏看起來一切都很平靜,而且這裏已經不光隻是隻有一片一片的草地了,而是多了一些花兒們。那些花兒們看著都十分嬌豔,而且萱草能夠聞的到,那些花朵們傳來的一陣陣芬芳。

這裏看起來一切都這樣的美好,似乎沒有任何危險一樣。但是萱草卻不敢輕易放下警惕,因為她相信,這裏不可能說這麽容易就讓自己過去的!

第十五章 第二道

會那樣想的原因十分簡單,因為這裏本來就是以前大門派的試煉之地……

想到這裏,萱草越發的警惕,不時的左右股盼著,但是都沒有發現什麽。她微微的皺眉,開始思考,難道說真的是自己太過小心翼翼了嗎?這個念頭一到腦海裏,就開始生根了,她略放寬了一些膽量,讓自己大著膽子往前麵走。

突然,她突然發現有些不對,這裏和別的地方比起來,不光是多了花朵,而且還多了蜜蜂和蝴蝶。而且隨著她的移動,周圍的蝴蝶和蜜蜂越來越多。

她本來是沒有把這些東西放在眼裏的,但是看到那些越聚越多,她就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了。難道說,這些東西就是這一關的考驗?她想著,但是還是小心的前行。

那些蝴蝶和蜜蜂突然就好像是受了什麽刺激一樣,劇烈的向著她飛去……那些蜜蜂是用刺來刺她的靈氣罩的,那些蝴蝶則是不停的煽動著翅膀,從翅膀上麵灑下一層淡淡的像是磷粉一樣的東西。那些東西會吸附在靈氣罩上麵,然後一點點腐蝕靈氣罩。萱草不停的往嘴巴裏塞丹藥,同時她腦海裏也開始劇烈的轉動著,自己怎麽樣才能夠從這些東西中穿過去。或者說自己要如何才能夠把這些東西給消滅掉,畢竟自己的目的是在那邊的大殿裏。

自己在前麵,分別是用了水,還有火,但是很顯然,在這裏,水和火都不是那麽適合。看著那些東西,萱草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經學過的控風術,於是開始掐訣,直接用那個。

很快,一陣旋風起來了,那旋風一下子就卷著那些蝴蝶還有蜜蜂們遠去了。看著那帶著蜜蜂和蝴蝶們遠去的旋風,萱草心裏頭一陣陣後怕,因為她剛才用旋風的時候,並沒有使用防護罩。好些蜜蜂和蝴蝶們都侵入了她的身體的附近,但是還好,旋風的動作比它們的要快。

想到這裏,萱草發覺,自己看來不能繼續這樣懶散下去了。不管怎麽樣,控製靈氣的方法一定要修煉純熟。否則的話,後果真的很可怕!

這一次曆練,萱草很明顯的發現了自己的不足。首先是自己對戰鬥的方式不熟練,並不能很好的運用靈氣。比如,她是水木靈根的,本來說她應該把這兩個法係的法術修煉的比較純熟。

但是很顯然並不是這個樣子的,這一次她木係基本沒有怎麽使用。而且水係也隻是在第一次使用了,後麵她根本就想不出來用這兩個係列裏的什麽法術了。

而且,在運用靈氣的方麵,她更是相差很多。如果說換做另外一個靈氣運用成熟的,耗費的時間應該會少許多的。想到這裏,萱草微微皺眉,但是還是大步的向著那目的地走去。

很顯然,這裏就是隻有三關,三關過了以後,萱草就進入了一個類似安全區的地方。來到大殿門口,萱草發現這裏已經有了不少人。他們的神色似乎也有些茫然,不知道為什麽大家都會在這裏。

萱草微微皺眉,突然聽到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傳來:“哎,你也到這裏了啊!”

萱草聽了這個話,回頭,看到的是笑容一臉燦爛的尹蓉蓉。尹蓉蓉見到萱草看著自己,吐了吐舌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就覺得你肯定能夠過來的,而且你速度還不是最慢的呢,哼,我那個師兄每次都說自己是最厲害的,但是現在還沒有過來!”

“這個,我在那裏的時候,並沒有看到有其他人,難道說這裏都是這個樣子的嗎?”

“本來就看不到,這裏人也不知道是怎麽想的,反正麻煩死了。一般,就算是要結伴也都是在這裏結伴的。第一關都裹不了的人,是會直接被扔出去的!”尹蓉蓉說著,對著萱草笑了笑。

萱草聽了尹蓉蓉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到萱草那個樣子,尹蓉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萱草見到她那個樣子,也覺得自己似乎對她有些冷淡。笑了笑問道:“你們那麽多人一塊兒進來,如今在這裏見到了幾個?”

“哦,我們幾個都到了,就隻有師兄沒來了。”她說著,指了指一邊的幾個女孩子。那幾個女孩子似乎感覺到萱草在看自己笑著對著她們兩個人點了點頭。

“那挺好的啊,對了,為什麽大家都在站在這裏啊,沒有人直接去大殿裏麵?”

“原因很簡單啊,大殿都還關著呢,大家怎麽進去啊!”尹蓉蓉說著,吐了吐小舌頭,顯得是對萱草問的話有些不解。萱草聽了尹蓉蓉的話,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兩個人又隨便說了一會兒話,萱草才知道,他們這一次是被組織著一塊兒來這裏的,一是想要看看能不能碰碰運氣碰到什麽好東西,二是因為要鍛煉他們的靈氣使用能力。其實和白胡子師父直接把她扔過來的理由還是有些相似的,但是萱草卻感覺人家的要人性化好多。因為,最起碼人家會讓人報名來。

不過,根據尹蓉蓉的話,因為他們那裏平時是不讓隨意外出的。所以說這個消息傳過去,想出來的人還是很多的。如今他們都還是一批一批的人出來的呢。這一次出來的,就是那個師兄帶隊。

說到這裏的時候,尹蓉蓉臉上很明顯有幾分鄙視的神色,想來是因為尹蓉蓉師兄出來的太慢了。萱草又問了問她遇到的試煉,結果和萱草的完全不一樣。不一樣萱草倒也還可以理解,畢竟每個人的修為所需要鍛煉的東西都不一樣。

過了好一會兒,尹蓉蓉的師兄算是過來了。但是尹蓉蓉的師兄情況和別人似乎有些不一樣,他的臉色有些緋紅,腳步有些空虛。見到他那個樣子,尹蓉蓉當即以為發生了什麽事情,立即跑了過去。

萱草看著那個尹蓉蓉師兄那個樣子,其實心裏頭也挺想過去問問他遇到了什麽怎麽變成這個樣子了。但是想到他似乎對自己態度算不上什麽好,所以說也就沒有湊過去了。又過了好一會兒,人似乎都齊全了,那上麵的門終於打開了。

大殿門一打開,裏麵立即照出了一陣陣的光芒。好像裏麵是一個巨大的寶庫一樣,很多人都爭先恐後的搶了去,萱草猶豫了下,還是決定慢慢的走上去。上去了以後,她發現,這個哪裏是什麽寶庫啊!坑爹的,其實就是一個個大的傳送陣啊!但是,這裏的傳送陣似乎是可以允許組隊的了。很多是一起的人,都站在了一個比較大的陣盤上麵,然後等著被傳送。

萱草猶豫了下,走上了一個小點的陣盤。

上去了以後,那個陣盤立即發出一道光芒,萱草眼睛下意識的就閉住了。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處於一個和方才完全不一樣的地方。那大殿是恢宏的,草原是蒼茫的,但是這裏……可以說是精致的?

這裏是看著像是一個大的庭院的後院,萱草仔細看了看周圍的假山。那些假山都是用不知名的東西煉製出來的,萱草看那光澤度,感覺不像是普通的材料。想到這裏,她忍不住上前摸了摸。

觸手冰涼,恍然她發覺自己現在的動作好囧,真心像是那鄉下人。想到這裏,她立即後退兩步,這個時候卻聽到不遠處似乎有人說話的聲音……

“這裏是我們先發現的……”

“你們先發現的又如何,我們先到這裏的!”

第十六章 落差

“……”

那一串的爭執的聲音讓萱草有了幾分好奇,略上前看了一眼,發現那裏是有兩隊人馬互相爭執著。旁邊是一塊藥田,看來他們爭論的目標,應該就是那塊藥田了。

想到這裏,萱草就想撤退了,因為她對那個藥田沒有感覺,如果說自己繼續留下去,他們發現了以後,說自己也對那個藥田有窺視之心,結果反而和自己不依不饒,那可就不好了。

就在萱草要離開的時候,突然聽到那裏傳來一身嗬斥:“誰在那裏!”

萱草聽了那個聲音,下意識的就停住了身形,繼續看下去。

發現,那些人看的是另外一邊,那邊很快就有了動靜,三個男的從那裏緩緩的走了出來。

“哎呀,真沒有想到,這裏居然這樣熱鬧。”

那三個人其中的一個摸著自己的頭發,笑嗬嗬的說道。但是他的動作卻讓其他人顯得更加小心。本來這裏的兩撥人,都是小心翼翼的盯著才出現的不速之客,神色十分緊張。見到他們這個樣子,那新來的人倒也沒有什麽奇怪,反而笑了笑說道:“對了,這裏這樣熱鬧,不知道有沒有我們幾個人插一腳的份啊!”

“你說的什麽話,你以為你是誰!”

“這位是我們青山派掌門之子,張青海。”後來出現的那一撥人中有一個上前站了一步,笑著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那個剛開始說話的人。

“哦,我說是誰呢,沒有想到是青山派掌門之子啊!”開始起爭執的兩撥人裏麵有一個人點了點頭。這個時候,他身邊的人指了指他,然後說道:“哼,我身邊這位是輪回門長老之子,李浩書!”

“哼,那又如何,你們現在父輩都不盡在此處,大家還是直接開口,這個藥田要怎麽分吧!”

另外一撥人對他們自報家門的行為十分不齒,直接開口說道。聽了那一夥人的話,那兩邊的人冷哼了一聲,互相看了看,然後又都別過臉,直接問道:“那你們說怎麽辦。”

“那自然首先請再旁邊看熱鬧的朋友出來了。”說完,那人就直接看向四周。萱草忍不住縮了縮,身子,然後看到旁邊果然有些人從兩邊走了出來。

這個時候,那個人似乎還有幾分不滿意:“怎麽,躲在暗處的朋友,難道說還要我來請你不成?”

他的話音落下,就看向了萱草這裏。萱草猶豫了下,還是走了出去。那個人看到已經站的滿滿當當的人,頗有幾分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剛開始和他對持的另外一撥人說道:“好了,現在可以談了。”

輪回門那的人似乎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麽多人藏在暗處,臉上神色頓時有些不好看起來了。青山派的幾個人臉色也不是很好看,畢竟別人都能發現的,但是他們卻沒有發現,這個就好像是直接在他們的臉上打臉一樣。

萱草被叫出來了以後,猶豫了下,然後就往人堆裏跑。後來出來的幾個人,大部分都是一個人。所以說他們也是下意識的紮堆在一塊兒,那邊的人似乎對他們的行為並不是很在乎,隻是看了他們一眼,然後就什麽話都沒有說。

這個時候,那個輪回門的人咳嗽了一聲,看向自己對麵的人,說道:“你們說,要怎麽辦吧。”

“現在這很明顯已經不是我們兩個人說了算的時候了,既然這裏有這麽多朋友,那肯定要聽聽他們的意見!”那個開始叫破那些周圍人的人笑著說道。

聽了那個人的話,輪回門的人臉色頓時差了下來。

看到那個輪回門的人那個人臉色差了,萱草頗為感慨,要是自己的話,自己肯定也會很生氣的吧。畢竟,本來是兩個人的事情,但是到了後來,現在這個地步,卻成了這麽多人的囊中餐。

這個時候,旁邊有人過來問萱草:“你怎麽看?”

萱草看了一眼那個人,發覺是一個不認識的,但是看著修為應該和自己差不多,年齡比自己稍長一些。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苦笑著說道:“我本來就是在旁邊看熱鬧的,結果沒有想到被發現了,早知道如此,我還不如開始就走掉。”

那個人聽了她的話,頗為感慨的點了點頭,很顯然那個人開始也是這樣想的。

萱草看到那個人如此,笑了笑,那個人又過去和旁邊的人說什麽去了。很顯然,那邊是一直在關注著這邊的情況的。那個人不知道和那些人說了什麽,突然往前站了一步,那邊的輪回門的人就冷哼了一聲問道:“你們有什麽事情嗎?”

“那個,我們商量過了,我們本來就沒有打算要那些東西,所以說,那些東西都是你們的,和我們沒有關係!”那個人說完,就縮回了人堆裏。

“哦?”聽了那個人的話,輪回門的人臉上有幾分笑容看了一眼自己對麵的那沒有自報家門的人。那人倒是沒有什麽好意外的,掃了一眼那青山派和輪回門的兩位掌門之子,嘴角帶著一絲絲笑容:“很顯然,現在就是我們三邊人的爭搶了!”

“錯,是我們和輪回門兩個門派的爭搶才對。”青山派的那個掌門之子突然開口說道。聽了他的話,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很顯然張青海很喜歡眾人關注的感覺,他笑了笑,然後說道:“你們難道說還想要在這裏強撐著麽,你們再不讓步,出去了以後,我們和輪回門的人都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個話,他是直接對著那另外一邊來曆不明的人說的。

那些人聽了這個話,隻是冷笑了一聲,這個時候,輪回門的人卻開口了:“我覺得,應該還是回到剛才的局麵會比較好。就是我和對麵的那一夥人爭奪,至於青山派,不好意思,你們是後後後來的,沒有機會了!”

那張青海一聽了這個話,臉上神色頓時有些猙獰:“李浩書,你是什麽意思!”

“難道說張大少爺連人話都聽不懂了嗎,自然是字麵上的意思!”李浩書寸步不讓的說道。

“哼,剛才的話不過是想給你們輪回門一個麵子,如今你這個話一出口,我倒是要告訴你,這個藥田裏的藥材我們青山派要定了,你們輪回門什麽都別想要!”

那張青海那個話一出來,李浩書立即就忍不住笑了起來:“也不知道是我在做夢還是說某人在異想天開,也不看看自己手下幾個人,居然敢說出來這樣的話!”

“那又如何,我們就算人少但是對付你們卻是小意思!”那個人說著,頭仰的老高。看著那個人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按照他剛才的表現,他的修為應該算不上頂高的,但是他這樣有信心,那就隻能說明一件事情,他有什麽依仗!想到這,萱草的興致越發高了起來,恨不得這些人現在就打起來。

反正啊,他們隻是觀摩,應該沒事兒的。

想著,她的立即來了精神。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為師與爾解道袍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我是你媽!撿了一個木乃伊鎮河我閨房裏的銅鏡成精了不嫁何撩喵!我在現代做藥神全海洋都以為我很凶殘玄學天師的開掛日常仙藏鬥轉江湖二青禦靈真仙家師是條魚少將被omega撩了![星際]小師妹每天都要噴火在異世討生活奇遇無限一指成仙玄學大師是吃貨我家饕餮叫狗剩影帝養了隻蘭花精魔囚仙玄學大師的當紅人生[重生]明月入君懷和神獸同居的日子假如空氣有生命攻略不起打擾了仙界白富美脫單記
  作者:清風渡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