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52節

  “因為我現在有了一個新的朋友啊,不能全心全意隻想著小雅了。”萱草說著,心裏頭真的有幾分愧疚。小雅不管什麽時候都陪著自己,但是自己每次有了新的牽掛的時候,就會不自覺的忘記小雅的存在。

  “怎麽會呢,主人是很怕寂寞的,所以說主人身邊有人陪伴的話,小雅很高興啊!況且,主人不管什麽時候回頭,小雅就一直在主人身邊呢,這樣就很好了啊!”

  小雅的聲音依舊十分歡快,萱草聽著,心裏頭卻有一種淡淡的難受,想要說什麽,但是卻什麽都說不出來。

  兩個人安靜了一會兒,小雅問道:“主人是要來修煉的嗎?”

  “嗯!”萱草點頭應了。於是,小雅開始和萱草兩個人一塊兒修煉起來,萱草感應到小雅吸收來靈氣把自己包圍,頓時覺得心裏頭暖暖的。是啊,不管什麽時候,在自己回首的時候,小雅都會在自己身邊陪伴著,還有什麽比這一件事情會更加讓人感覺幸福呢?

  想到這裏,她立即也沉下心來好好修煉。不管怎麽樣,自己一定要努力努力再努力,這樣的話,才會有更大的機會保護住自己身邊的小小幸福!

  第十一章 剝奪

  或許是因為有了目標,萱草頓時幹勁十足起來。

  日子很快就上了正軌,每日萱草陪著銀鈴去修煉,自己也一塊兒修煉。或許是因為沾了銀鈴的光,所以萱草發現自己的靈氣顏色居然有些變化。以前她的靈氣的顏色是綠色的,但是現在卻多了一層淡淡的銀色。

  對於這樣的變化,萱草開始是有些惶恐的,但是後來卻發現似乎沒有任何的副作用,於是,也就暫時放下心思,不再多想了。

  銀鈴雖然說每天都在修煉,但是整個人還是看起來小小的,似乎歲月在她的身上沒有一絲半點的痕跡一樣。而且,最讓萱草奇怪的是,一年時間都過去了,那個龍瓊卻始終沒有再來過。

  萱草本來以為龍瓊過不了多久就會再來的,但是沒有想到卻是她自己失算了。雖然說不知道龍瓊為什麽不過來了,但是這件事情對萱草的影響其實並不大。不能說完全沒有,因為她已經做好了讓人騷擾的準備,同時,龍瓊相對於她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打手來著。

  就在她準備繼續宅下去的時候,有個人來了……

  黑著一張臉的白胡子師父來了,為什麽說黑著一張臉呢,因為他的臉色就是黑色的……咳咳……

  萱草本來接到消息,聽說有人來,很是驚訝的過去迎了。結果看到的就是站在那裏的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看了她一眼,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一年時間過去了,你卻一點都沒有突破!”

  聽了他的話,萱草愣了愣,卻發現自己到胎息初期了以後,似乎真的還沒有突破到胎息後期呢,雖然說她感覺自己現在已經很努力了。但是卻一直沒有什麽進展,想到這裏,她的臉色有些紅。

  見到萱草那個樣子,銀鈴立即從後麵衝了出來,擋在了萱草的麵前:“你是誰,為什麽來這裏,幹什麽欺負我姐姐!”

  小銀鈴的出現似乎讓白胡子師父有些驚訝,他微微眯著眼睛打量著麵前的銀鈴,然後皺了皺眉頭:“你和身邊怎麽會有這樣的東西,這個東西在你身邊會很麻煩!”

  萱草聽了這個話,立即抬頭看著白胡子師父,一手拽著小銀鈴到了自己的身後:“她是我的妹妹,就算麻煩我也甘願!”

  “哼,你以為就憑著你現在的本事,你能護得住那個小家夥嗎!”白胡子師父說完,冷哼了一聲,然後揮了揮袖子,一下子就把小銀鈴拽到了自己的手裏頭。小銀鈴落到了白胡子師父的手上,立即開始劇烈的掙紮。

  “你不要亂動,否則把你自己弄傷了可不要怪我。”

  白胡子師父說完,銀鈴卻動的更加劇烈的。看著銀鈴在那裏那麽不配合自己,白胡子師父直接又把她裝到了自己的袖子裏……

  萱草瞪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咬牙切齒的看著他:“你到底想要幹什麽,我和他們在一起,你偏偏把我一個人扔到了這裏!好不容易有了銀鈴來陪著我,你卻又出現把銀鈴給搶走!”

  “你以為我願意來,你那銀鈴如今在島上吸引月光的事情已經傳了出去,如果說不是龍瓊這個傻家夥在附近擋著,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會過來探寶!”白胡子師父說著,聲音顯得十分憤怒。

  “你,難道你以為你這樣說,就可以帶走銀鈴了嗎!”萱草說著,手緊緊的握著,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突然好像是發現了一個新大陸一樣,眼睛看向她有幾分稀奇。

  “你現在是不是很恨我!”他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咬牙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不說話。見到她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一下子笑了起來:“很好,你現在恨我,記得你的恨。但是同時你也要知道,就憑著你現在是不能對我產生任何威脅。你隻有慢慢成長,你一一被我奪走的東西,你才能夠自己親手給搶回來!”

  看著白胡子師父,萱草立即一驚,大聲說:“你要把銀鈴帶到哪裏去?”

  “自然是有她的去處,你這裏太小,留不住她!”說完,白胡子師父皺眉,對著萱草說道:“你這裏的泥土不對!”說完,他一揮袖子,那泥土立即變得亂七八糟起來,本來已經生長了許多的靈菜都被連根拔起。

  同時,那光禿禿的白色石頭都露了出來。看到如此,白胡子師父才點了點頭,見到萱草看著自己一臉憤恨的樣子,白胡子師父笑了起來說道:“你再這樣看著我也沒有用,因為不光銀鈴要離開這裏,同時,你也要離開這裏。你如果說隻想龜縮著自己修煉自己的,那麽你的修煉速度永遠不可能上升。”白胡子師父說完,掃了兩眼萱草,然後說道:“這樣,你跟著我走吧。”

  “去哪裏!”萱草下意識的說道,然後又繼續問道:“我如果說跟著你走,那是不是就能夠和銀鈴一塊兒!”

  “你想的太多了!”白胡子師父聽了她的話,有幾分不悅,但是很快調整了自己臉上的表情,“你放心,你要記得,你是我的徒弟,我是不可能害了你的!”他說完,想了一會兒,似乎想到了一個地方,然後說道:“現在我聽說在海外的一個島上,開了一個遺跡。那個遺跡是曾經某個海外島上大人物鍛煉自己門下弟子所去的地方。這樣吧,你就去那裏!”

  “那銀鈴呢!”萱草聽到自己要被扔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顧不上害怕,首先問的還是銀鈴。

  “銀鈴自然是跟著我,不然跟著你能夠有怎麽樣的前途?”他說道這裏,打量了萱草兩眼,然後點了點頭:“不錯,你有了和你那小家夥的共生契約,我想你以後受傷最起碼還是很好恢複的!”

  說完,就直接也把萱草收到了袖子裏。萱草到了那袖子裏,顧不上害怕裏麵的黑暗,直接在那裏大聲喊道:“銀鈴,銀鈴……”

  那黑色的空間就好像是一個很空曠的房間,不管她在裏麵怎麽喊,但是都聽不到銀鈴的回應。她喊了不知道有多久,最終是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身子感覺軟軟的。她真的恨白胡子師父,自己每一次以為自己會有穩定的生活的時候。他都會高姿態的出現在自己的麵前,把自己所有的幻想全部打碎,然後把現實赤果果的剝露在自己的麵前。原來,自己是這樣的軟弱,自己是這樣的無用。

  若是有用,自己在當初的時候就不會被那些村民們追趕。自己那個時候,除了逃跑,居然沒有其他的想法。如果說自己有用,那麽就不會輕易的和小白師兄分開,自己在白胡子師父的威嚇之下,居然沒有半點反抗的念頭!現在,也是如此……

  她想著,頭深深的埋在了雙腿之間,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絕望的感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感覺自己好像是被什麽東西大力的拋了出去。她在外麵了以後,一瞬間很是茫然,因為她沒有看到白胡子師父……

  “唉,你是哪個門派的?”旁邊一個人見著萱草在那裏發愣,立即湊過來,問道。

  萱草看著那個賊嘻嘻的男子,下意識的皺眉,“和你有什麽關係!”

  “切,看你這個樣子也不像是什麽大門派的人,拽什麽拽!”

  那個人說著,轉身離開。萱草這個時候,才回過神來打量著周圍的環境,不管怎麽樣,自己都要活下去,至少自己要把自己被奪走的東西找回來。銀鈴,等著我……

  第十二章 寶貝之說

  她其實有些奇怪,因為自己感覺自己是被丟到這裏來的,按理說應該是顯得很突兀的。但是周圍人似乎都沒有那樣的感覺,好像她在這裏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她在大量周圍的時候也發現,周圍的人似乎都在準備什麽,眼睛都瞅著那旁邊一片虛無。

  她想了想,見著自己旁邊有一個女子,就走過去,好奇的問道:“妹妹,這裏怎麽有這麽多的人?”

  “你怎麽會不知道呢,難道說你不是聽了消息過來的?”

  那個女子聽了萱草叫自己妹妹,臉上有一絲絲燦爛的笑容,直接反問道。萱草聽了那個女子的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是被我師父送過來的,還沒有說要幹什麽他就有事兒走了,把我一個人丟到了這裏!”

  聽了萱草的話,那個女人臉上有幾分同情,點了點頭說道:“我就是聽說過這裏有些師父就可不負責了,你真可憐。我們在這裏是為了等那個門開!你仔細看,凝神到雙目!”

  萱草聽了那個女人的話,點了點頭,然後按照她的話去做。果然看到前麵有一個大門,隱約看的出來是黑色的,周圍還縈繞著乳白色。看到那個門,萱草就越發奇怪了,問道:“這個門是幹什麽的啊?”

  “這個就是試練之門,據說隻能金丹期以下的人進去,在裏麵你隻要經過各種試練,就會得到一些難得的好東西。所以說,好多人都送了自己晚輩過來看看。”那個女子說著,左右看了看,突然招了招手。立即就有兩個穿著和她一樣的女子走了過來,同樣,還有一個穿著差不多的男子過來。

  那個男的過來,看到萱草站在那裏,微微皺了皺眉頭問道:“尹師妹,你在這裏說什麽呢,我剛才遠遠的看你發覺你笑的很是開心!”

  “沒有什麽啊,這裏有個小妹妹呢,什麽都不懂,還叫我姐姐!華師兄,你看我是不是顯得很年輕啊!”說著,就在她師兄麵前搖了搖頭。看著她這個樣子,她師兄頗有幾分無奈的笑了笑:“好了,人家都還在這裏呢,你就開始亂說話了!”

  那個女子聽了她師兄的話,立即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對著萱草說道:“那個,我叫尹蓉蓉,你叫什麽?”

  萱草聽了尹蓉蓉的話,笑了笑說道:“我叫萱草。”

  “你說你師父一個人把你扔到了這裏,難道說是想讓你一個人去闖?我聽說闖過的人說,裏麵是很危險的。因為裏麵有些地方會有很多草藥,所以說許多人都會產生各種各樣的打鬥。雖然說,在最後關頭,陣法會把你送出去的。但是你一個女孩子,如果說在裏麵……”

  尹蓉蓉說著,臉上關心的神色不像是假裝的。但是萱草同時也發現,她身後的幾個人都很有幾分不以為然,很顯然是並不想讓萱草跟著他們。萱草看的出來,他們的修為都比自己高,不想讓自己這個拖後腿的跟著也是很正常的。

  於是,萱草笑著說:“沒有關係,我師父既然把我一個人送過來,肯定是想讓我一個人得到曆練。”說道這裏,她眼睛眯了眯。是的,那個白胡子師父確實是想讓自己一個人得到大力的曆練,所以說不管什麽樣的情況下都會先保證她是一個人。

  “這樣啊,我還想讓你跟著我們一起呢。”尹蓉蓉說著,歎了口氣,然後拉著萱草的手說道:“哎呀,不知道為什麽,我看你好親近呢。真的,你還是第一個看到我就叫我妹妹的人呢,好多人明明比我小看到我還喊我姐姐。哼,那些人也不知道怎麽長眼睛的,難道說我就長了一個姐姐的臉嗎!”尹蓉蓉說著,指了指自己的臉蛋,顯得十分不服氣。

  “怎麽會呢,姐姐看著很小呢,所以我一看到姐姐,就覺得你肯定是妹妹。沒有想到,居然是我錯了!”萱草說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著她這個樣子,尹蓉蓉笑了笑,然後像是想到什麽似得說道:“哎呀,我知道你師父為什麽急急忙忙離開了。也是我們海外啊,有個島上本來是有颶風的,但是不知道怎麽了,突然近一年來,那裏的颶風突然小了許多。而且每個晚上都會有月亮光直接照在那個島上,開始還沒有多少人注意,但是後來發覺的人越來越多了,他們就說,那島上肯定有寶貝!本來啊,我們山門裏也有些低階弟子想要過去湊熱鬧,但是卻發現那附近居然有龍瓊,一旦有人想要靠近那裏,都會被吃掉。

  你想啊,龍瓊都保護的東西,肯定是好東西,所以說去的人也就越發多了。最近啊,好多人門派的人都決定統合在一塊兒,一起去那裏探探究竟,看看是怎麽回事兒!我覺得吧,你師父也不是故意直接把你扔下就走的,肯定是認為這裏有人會幫你解釋的。你看,比如我就幫你解釋了啊,所以說你也不要想的太多了啊!”

  “……”萱草聽了尹蓉蓉的話,臉上神色很是有些古怪,過了一會兒才皺眉問道:“為什麽那些人會覺得那個島上會有寶貝,難道說海上很多島上都有寶貝兒嗎?”

  “那就是你不知道了,我們海上資源本來就很豐富。特別是有些島是以前前輩們的修煉的地方,所以啊,裏麵好東西還真不少呢。如果說不是正好趕上這一次這邊的試練要開始的話,我肯定就跟著我師父去那裏看看了。就算得不到什麽寶貝,但是能夠看到那麽多大能去大戰龍瓊,也很不錯啊!”

  聽了尹蓉蓉的話,萱草跟著幹笑了兩聲,但是心裏頭卻好像有什麽東西在那裏翻滾一樣。她本來以為,師父說的話不過是借口。沒有想到,那海上的奇怪的事情還真的是引起別人的注意了。

  她想到這裏,微微皺眉,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

  難道說,都是因為自己沒有考慮周全,沒有想到過這裏天象的變化會帶來的後果,所以說才會出現現在的事情嗎?萱草想著,自責就好像是一把刀子在那裏狠狠的刮著自己。看著萱草臉色不大好,尹蓉蓉奇怪的問道:“你怎麽了?”

  “沒有什麽,隻是想到師父那裏有那麽好玩的事情都不喊我,所以覺得有些失落而已。”萱草聽了尹蓉蓉的話,立即擠出一個笑容,對著尹蓉蓉說道。

  “哦,要是我的話我肯定也會生氣的,不過他們那些事情我們確實去了也沒有什麽用,不如在這裏老老實實試練呢……”尹蓉蓉說著,又準備再說什麽的時候,她的那個師兄臉上已經很不耐煩了,對著她說道:“師妹,我們還是過去和其他師兄妹一塊兒吧,不然等會進去了可不好找人!”

  聽了他的話,尹蓉蓉點了點頭,然後就不好意思的對著萱草笑了笑:“那個,我要和他們一塊兒去了,你一個人沒事兒吧?”

  “沒有什麽的,我師父一向不靠譜,我已經習慣了。”萱草說著,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似乎真的不在意一樣。見到她這個樣子,尹蓉蓉才鬆了口氣,點了點頭,然後跑掉了。看著尹蓉蓉歡快的走掉了,萱草整個人就木了。

  “小雅,你說,主人是不是很沒用。”萱草下意識的在腦海裏和小雅溝通。

  “怎麽會呢,主人怎麽了,小雅感覺的出來,主人似乎很不高興呢?”

  “銀鈴被師父帶走了!”

  “為什麽啊……”小雅的口氣裏有幾分疑惑。

  第十三章 關卡

  “因為……”萱草話在嘴邊,但是卻又吞了回去。見到萱草不想說,小雅也沒有追問了。萱草是不知道怎麽開口,過了好一會兒,才把事情說出來和小雅聽了。小雅聽了以後,安靜了好一會兒,然後才開口說道:“這件事情,小雅也有錯,小雅應該提醒主人的。”

  “算了,沒事兒了……”萱草聽到小雅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抗,立即下意識的說道。

  “嗯,我感覺,主人的師父並不是什麽壞人,等到主人能夠跟上他的步伐了以後,以前的一切應該都會回來的,主人放心吧。”小雅說著,聲音十分清脆悅耳。

  “希望吧。”萱草在腦海裏說著,然後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周圍。因為她發現周圍的人似乎一下子亢奮起來,似乎是有什麽東西要出來了。她猶豫了下,按照剛才尹蓉蓉教自己的方法,看那空中的大門。果然發覺那大門已經隱約有些打開了,能夠感覺到裏麵似乎有東西想要跑出來一樣。

  這個時候,有個看起來年齡比較大的人突然浮在半空之中,大聲的對著下麵的人說道:“大家不要擁擠,放心,大家肯定都能夠進去的!”

  聽了他的話,下麵一片嘩然,很顯然對他的話一點都不感興趣。

  萱草倒是有點感興趣的看了一眼那個男子,那個男子見到大家並不怎麽給他麵子,卻一點什麽感覺都沒有,直接從天上又直接下來了,但是站到了相對來說離那開始的位置比較遠的地方了。

  萱草猶豫了下,也跟著往後麵站了站,因為她看的出來,前麵的那些人還真有幾分來勢凶猛的樣子。看到萱草如此,剛才那個中年男子也走到了她的身邊,笑著說道:“小友,看來我們想法一樣。”

  “嗬嗬,我隻是覺得那麽多人一擁而上,還不知道自己會被擠到哪裏去。”萱草說著,臉上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聽了她的話,那個中年男子點了點頭,算是理解她的想法。

  “……門開了!”前麵傳來一個人的嚷嚷的聲音,然後就看到許多人瘋了一樣的往前麵衝。萱草微微的皺著眉頭,站在那裏看著,但是就算她那樣站著,也有許多人直接衝過來把她撞好幾下。那個中年男子在旁邊見到如此,忍不住歎了口氣說道:“他們就算現在進去又能如何,那裏麵變化莫測,也不一定先進去的就能搶到好東西。”聽了那個中年男子的話,萱草有幾分奇怪的掃了他一眼,不管怎麽說,這個男子的修為比她是要高的,她看不出來那個男子的修為到底如何。

  似乎發覺了萱草的打量,那個男子笑了笑,說道:“我也是第一次過來這裏,但是卻聽別人提起過這裏麵的事情。這裏麵每個金丹期修為以下的人,都隻能進去一次。所以說,我也隻能聽我朋友說起裏麵的東西來判斷裏麵都有什麽。”

  “那也很好了,我是被我師父稀裏糊塗的扔到這裏的,裏麵什麽情況是什麽樣子的我都不知道呢。”萱草說著,臉上有幾分自嘲。看著她這個樣子,旁邊的那個男子臉上笑容越發燦爛:“不如,我們兩個人一塊兒結伴而行,我也是一個人……”

  聽了這個話,萱草微微掃了他一眼,然後想了想搖頭說道:“還是算了,我師父是讓我一個人過來鍛煉,要是他知道我和別人結伴,到時候又有借口折騰我了。”萱草說著,發現這裏的人已經少了許多。這個時候,那個男人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現在已經可以進去了,不如我們進去了以後再分開。”

  萱草聽了那個人的話,點了點頭,同意了他的說法。兩個人一同走了進去,萱草發現這個裏麵真的和外麵看起很不一樣。外麵看門並不大,萱草就以為裏麵也不會很大,但是沒有想到,走進來了以後才發覺,裏麵其實還是不小的。至少萱草走進去了以後,看不到裏麵的邊際。

  而且,很奇怪,她進去了以後,就沒有再看到那個中年男子。雖然說心裏頭有些奇怪,但是很快的甩開了那些念頭。因為她不光沒有看到那個中年男子,就連其他搶先進入的人也是都沒有看到的。

  她現在就處於一個很大的空間,而且這個空間裏麵隻有她自己。

  想到那個中年男子說過,這裏麵可以說是神秘莫測,所以說第一個進來並沒有什麽好處。難道說,說的就是這個?每個人進來了以後,會被傳送到不同的空間?如果說說的是這個的話,那他怎麽會和自己說結伴而行呢,如果說結伴而行的話,那豈不是說就還是有辦法幾個人一塊兒進來嗎?想到這裏,萱草感覺自己頭有些疼,索性什麽都不想,直接走到哪裏就是哪裏。

  這裏雖然說看著十分遼闊,但是卻也不是一片荒蕪。這裏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草原,上麵的綠草十分豐富,而且十分茂盛。萱草都可以感覺的到,那些草都到了自己的膝蓋。而在她目力可及的地方,卻有一座十分巨大的大殿。萱草實在想象不出來,為什麽說一個巨大的草原上麵會出現一個大殿。不過她現在卻也沒有辦法想那麽多,她直接運起靈氣,就想飛過去。

  但是卻發現,她不能……

  準確的說,在這裏麵,她不能飛。

  是的,她稍微提高一點身子,就立即感覺到一陣巨大的壓力直接把自己壓了下來,根本就不能向上!

  她想到這裏,微微皺眉,然後就把靈氣運行到腿上,快速的向著那個地方前進。但是剛前行了一會兒,她就發現有些不對。因為草原上麵太安靜了,沒有風,什麽都沒有。萱草微微皺眉,猶豫了下,還是繼續迅速的前行。突然,她感覺自己好像是突破了什麽屏障,當她突破那個屏障了以後,她就立即聽到了一陣沙沙的聲音。左右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什麽,但是才往前麵走一步,突然感覺自己鞋子似乎被什麽叮了一些。低頭一看,自己腳底下不知道什麽時候,突然多了許多白色的爬蟲。那不知道是什麽蟲子,但是似乎有越來越多的傾向……

  “嘔……”萱草看著那些蠕動的白色蟲子,頓時感覺一陣陣反胃,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她能夠感覺的到自己似乎進入了某個屏障以內,然後那些蟲子就看不到了。萱草蹲下身子,看了看自己的鞋子。自己感覺被叮咬的地方出現了一團黃色的東西,用旁邊的草戳了戳,似乎什麽樣的情況都沒有。但是略使勁下,就發現鞋子破掉了!

  萱草看到那破掉了一個小洞的鞋子,眉頭立即皺了起來。難道說,那外麵的蟲子就是這樣來攻擊人的嗎?看來,那黃色的東西應該是一種有腐蝕性的東西。對了,許多蟲類的唾液都會有腐蝕性,看來那外麵的蟲子應該也是那些裏麵的一種。自己所在的地方,用網遊裏的話來說應該就是所謂的安全區了。但是自己不可能永遠待在安全區以內,因為按照現在所出現的條件,自己通關應該是要到了那對麵的大殿才能算是通關了!

  想到這裏,萱草眉頭皺著。雖然說,她這次再走的話絕對不會那樣蠢笨的直接站在那裏被蟲子咬,但是同樣的,外麵都是草叢,她根本就看不到那些蟲子聚集在哪裏。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