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51節

  “當然是銀色的,很漂亮!”萱草說著,撫摸著銀鈴。銀鈴似乎知道萱草在誇自己,顫抖的身子好了一些。

  “這個就難怪了,銀鈴你放心,我以後再也不給你帶這玩意來了,你別怕哈!”

  “哼!”銀鈴別過臉,自己擦著自己臉上的眼淚。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咬牙切齒的說道:“好了,你少拿那東西過來嚇唬銀鈴,看銀鈴都成了什麽樣子!”

  “什麽啊,有好多都喜歡吃這個的,我都喜歡!”他說著,就拿起那個東西,直接放到嘴巴裏一口吃了。還嚼的嘎嘣嘎嘣響的,萱草看著他嚼那東西的樣子,似乎聽到那裏麵那個小人一樣的修士發出的尖叫聲!

  銀鈴更是身上發抖,眼淚流個不停。

  看到銀鈴那個樣子,龍瓊趕緊吞了進去,然後小心翼翼的看著銀鈴。萱草皺著眉頭看著麵前的龍瓊:“如果說你下次再繼續這個樣子的話,你以後就不用來了!”

  “不,姐姐,我討厭他,討厭他,現在就讓他走,讓他走!”銀鈴說著,嘶聲力竭的叫著。

  “乖,不怕,不怕,他不會傷害你的。”萱草小聲的安撫著銀鈴,銀鈴閉著眼睛,漂亮的小臉上一點點流著淚水。看到銀鈴這個樣子,龍瓊有幾分猶豫,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我已經知道了,她果然是最純潔的……”

  “……”萱草奇怪的看著麵前的龍瓊,龍瓊浮現出了一絲絲的凝重,最後歎了口氣,對著萱草說道:“請您一定要好好照顧銀鈴,她如今歲數還小,若是她在這裏的消息傳出去,隻怕許多人都會過來爭搶!”

  “為什麽?”萱草聽了龍瓊的話,心裏頭有幾分驚訝。

  “因為,她是我們血脈裏麵最神奇的所在。擁有龍族血脈的獸類多少會有些暴戾,但是她這種卻完全不一樣,她隻能在善意的壞境裏生長,而且會給予人祝福。”他說道這裏,頓了頓,微微的皺眉:“她應該不是和我一樣,是屬於被逐出的物種,那麽就應該是自己迷失的……”

  “我怎麽一點頭聽不懂啊!”萱草感覺如果說現在給自己來個卡通效果的話,自己臉上肯定就有幾個大大的問號。

  “沒有關係,你不懂也好。不過我的小可愛我會經常來看她的,也會給她帶一些適合她的食物……”說完,龍瓊就走了。萱草感應到龍瓊走了以後,輕輕的撫摸著銀鈴的頭發,歎了口氣說道:“好了,他走了,你不用害怕了。”

  小家夥聽了萱草的話,微微抬頭看著萱草,有幾分小心翼翼的說道:“姐姐,我不喜歡他。”

  “我知道你不喜歡他,但是你們畢竟是同一種族類,多少你要怎麽成長,他是知道一些的,你說呢?”

  小家夥聽了這個話,想了想,然後很肯定的說道:“我們有傳承,我有完整的傳承,就算沒有他,我也知道怎麽樣長大,怎麽樣變強!”她說著,眼睛裏寫滿了堅定。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不由歎了口氣,看來這個小家夥真的很討厭那個龍瓊啊。不過看龍瓊那個樣子,她討厭他也不出奇。想到這裏,萱草揉了揉她的頭發,笑眯眯的說道:“沒關係,不喜歡他以後就不理他了好不好?”

  聽了她的話,小家夥還有幾分猶豫,過了一會兒,才點了點頭,笑著應道:“好。”

  “嗯,乖。”萱草說著,揉了揉她的頭發,心裏頭也算是放下了大石頭。小家夥有自己的傳承,想來就不用摸著石頭過河了,這樣的話會輕鬆許多。

  “姐姐,我想要出去看看……”銀鈴說著,看到萱草正要點頭,又補充了一句:“我想自己走著出去!”

  “為什麽想要自己走著出去呢?”萱草說說著,看著銀鈴。銀鈴歪著頭:“我覺得,我多走走,就會越走越好,將來就可以抱著姐姐了!”

  小家夥說著,眼睛亮晶晶的,萱草一點也不懷疑小家夥所說的真實性,忍不住用手捏了捏小家夥,點了點頭,說道:“好,我們一塊兒出去,對了,這裏還養了好玩的小東西呢,正好你可以一塊兒來看看。”

  “好呀。”

  小家夥點了點頭,萱草拉著小家夥一塊兒走了出去,小家夥走的很慢,可以說是小心翼翼的在走。看著小家夥走的這麽慢,萱草不知覺的就想起了人魚的傳說。傳說,人魚到了岸上,舍棄了自己的雙腿了以後,在岸上每走一步路,就好像是走在刀尖上一樣的疼痛。

  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問小家夥:“銀鈴,你走路腿會疼嗎?”

  “當然不會啊,為什麽會疼呢?”

  銀鈴奇怪的反問。

  第九章 貪歡

  “沒有什麽……”

  萱草暗自感慨自己把童話世界看的太多了,趕緊笑著安撫麵前的小家夥。小家夥有些奇怪的看著萱草,然後笑著說:“我走路感覺就好像是在一點點的感受著大地,大地的感覺,和水完全不一樣呢。”

  小家夥說著,臉上有著甜甜的笑容。

  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又忍不住想要親小家夥一口。但是怕這樣一來,時間長了,自己隻怕會變成猥瑣大媽,所以強行忍住了。小家夥跟著她來到了飼養小動物的旁邊,看著那些小動物,小家夥的眼睛亮晶晶的,似乎想要親自上去撫摸下。

  “雖然說它們可愛,但是你不要付出太多的感情。”萱草在旁邊對著小家夥說道。

  小家夥聽了萱草的話,臉上有幾分疑惑,偏頭看著萱草:“為什麽呢,姐姐。”

  “因為它們沒有靈智,而且它們是養了來吃的……”

  “吃?”小家夥臉上有幾分茫然,但是很快就好像明白了什麽一樣,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再看那些動物的時候,眼神就冷靜了很多。她牽著小家夥的手,繞著島走了一圈。在路過那泉眼的地方的時候,小家夥興奮的鬆開萱草的手,就想往那裏跑。萱草有些措手不及,就那樣的看著小家夥像是炮彈一樣,衝到了水潭裏。

  “好舒服啊!”小家夥一下子在水裏頭變成了一條金色的鯉魚,在裏麵遊來遊去,看上去十分快活。萱草看著銀鈴那個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把手放到了水潭的邊上,小家夥立即湊了過來,用嘴巴使勁親親她。

  銀鈴在水潭裏玩了許久,似乎終於累了,才從水潭裏變成了人形。但是卻沒有直接出來,而是躺在水潭下麵,用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看著萱草。看著小家夥那個樣子,萱草不知道為什麽,心裏頭有些慌張。

  “你怎麽了銀鈴,是不是不舒服?”

  銀鈴長長銀發在水裏頭像是水藻一樣的快活的飄動,她的唇邊不時的吐出一個個泡泡。在萱草不知所措到了極點的時候,小家夥一下子從水裏頭衝了出來,直接撲向萱草。然後在她的懷裏頭發出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姐姐,姐姐,真好玩……”

  “……”萱草聽著銀鈴的笑聲,難得的沉下了臉,皺眉看著銀鈴。銀鈴這個時候似乎才發覺了萱草有些不對,忍不住縮了縮身子。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努力的做了一個深呼吸的動作,然後看著銀鈴問道:“你難道說真覺得這樣很好玩嗎?”

  銀鈴疑惑的看著萱草,似乎不明白她怎麽突然就生氣了。

  “你知道不知道,你剛才那個樣子,姐姐很擔心你。”

  “為什麽擔心我?”銀鈴很是奇怪。

  “因為……”萱草看著銀鈴那個樣子,突然感覺自己好無聊,和一隻小魚去爭論這些。人類的感情,他們永遠都是不會懂的。就和小白師兄一樣,就和銀鈴一樣!

  想到這裏,萱草直接把銀鈴放了下來,自己回去了。銀鈴的速度很慢,萱草知道,她自己回去了以後,把飯做好了,但是卻還沒有見到銀鈴回來,就有些擔心了。

  銀鈴本來就還小,自己是不是太過嚴厲了一些?她開始自我檢討了……

  想了一會兒,越想越擔心……

  好吧,雖然說島上很安全,但是像是龍瓊說過的話,卻一直都在萱草的腦海裏盤旋。對於他們龍獸這一族來說,銀鈴是特殊的。如果說被人發現的話,肯定會被帶走的!如果真有那些東西發現了她,說不定不通過自己,不觸碰陣法就能把小家夥帶走!想到這裏,她立即開始慌張起來,直接站了起來,出去。但是沒有想到,一到洞府門口,就看到銀鈴正坐在洞府門口的地上,小小的身子蜷縮著。

  看著銀鈴那個樣子,萱草的心一下子頓時柔軟起來。

  “你在這裏幹什麽,為什麽不進去?”萱草蹲了下來,看著銀鈴。銀鈴微微抬頭,小小的臉上滿滿的都是畏懼。

  “我怕,我怕進去了以後,姐姐會不高興,會不要銀鈴了!銀鈴保證,銀鈴保證以後會乖乖的,以後再也不調皮了,姐姐千萬不要不要銀鈴啊!”小家夥說著,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

  “好了不哭,不哭,是姐姐錯了,姐姐不應該把銀鈴一個人扔到外麵。”萱草說著,一把抱住銀鈴。銀鈴很小,身子很輕,被她輕巧的這樣抱著。銀鈴被萱草抱著,手也是緊緊的拽著萱草的衣服。和萱草極為相似的那張臉上,寫滿了畏懼。

  萱草看著銀鈴這個樣子,不知道為什麽,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父母剛出車禍,自己蜷縮在那裏,看著那些人爭論自己應該跟著誰的時候情形。那個時候,自己也是害怕的吧。

  想到這裏,萱草捏了捏銀鈴的鼻子:“你放心吧,姐姐是不會不要銀鈴的,但是銀鈴也要乖乖的,以後不許調皮了!”

  “銀鈴保證,銀鈴保證以後再也不調皮了!”

  銀鈴說著,舉著自己的小手,頗有幾分鄭重其事的樣子。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在她小臉上麵親了一口。銀鈴並沒有普通人類小孩身上所有的奶香味,但是卻有另外一種清新的味道。似乎是被萱草親的有些癢癢的,小銀鈴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了,乖乖的坐在這裏。姐姐已經把飯做好了,我們一塊兒吃飯好不好?”

  銀鈴聽了萱草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萱草把銀鈴放好了,然後去給她盛粥。弄好了,拿出來的時候,卻發現銀鈴已經睡著了。看著銀鈴睡著的恬靜的模樣,萱草忍不住歎了口氣。

  這個小家夥進入自己的生命不過幾天,但是卻好像兩個人似乎已經生活許久了一樣。那種感情,並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說清楚的。或者說,這個就是緣分?她想著,抱著小家夥,到了床上,然後把她放到了床上,自己也跟著上去睡了。

  小家夥似乎能夠感覺到溫暖的所在,她猛地一下子抱住萱草,在萱草的懷裏頭很是蹭了蹭,才安靜的睡了。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決定放棄修煉,跟著小家夥一塊兒睡了。

  第二天,醒了。睜開眼睛發覺了一雙亮晶晶的眼睛正瞅著自己,看到萱草猛地睜開眼睛,那雙眼睛立即彎了起來:“姐姐,姐姐,我餓了,我餓了!”小家夥說著,口氣裏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

  “你還好意思說,都是你昨兒先睡了,所以才沒有吃飯!”萱草說著,捏了捏小家夥的鼻子。小家夥也不在意,隻是嘿嘿的笑著。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對著她說道:“走吧,我們一起出去吃。”

  “好!”銀鈴點了點頭,然後就跟著萱草一塊兒出去了。萱草把昨兒的粥熱了熱,然後兩個人吃掉了。

  “你是怎麽修煉的?”萱草看著銀鈴,問道。

  “我啊,我也不知道,就是那樣修煉的吧。但是,我的記憶告訴我,如果說我多吸收月光的話會比較好呢。”小家夥說著,眼睛裏有幾分茫然。聽了小家夥這個話,萱草頓時汗津津的。

  “你既然吸收月光好的話,那晚上我們就到島上那泉眼那裏去修煉吧,這樣的話你就可以吸收月光了。”

  “可是,那裏沒有姐姐懷裏頭舒服呢!”小家夥說著,微微皺眉,顯得很不樂意的樣子。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子:“你還不樂意了啊!”

  “我沒有!”小家夥嘟噥著嘴巴,不滿的叫道。

  第十章 牽掛

  她叫完了以後,似乎怕萱草生氣,聲音又小了起來:“真的沒有在姐姐懷裏頭舒服啊,姐姐懷裏頭很溫暖呢。”她說著,仰著頭,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就那樣看著萱草。看的萱草心裏頭暖暖的,萱草忍不住捏了捏小家夥的鼻子:“你以後想什麽時候來蹭姐姐懷裏都可以,但是修煉也不能落下。不然,你告訴我,你還要多久才能長大呢?”

  “就這樣啊,按照現在的速度的話,大概還有一千年,我就能夠成年了!”小家夥說著,用手比劃了比劃,然後說道:“就會長的和姐姐一樣高高的,還會和姐姐一樣漂漂亮亮的!”

  聽了小家夥的話,萱草頓時感覺自己額頭上麵一堆冷汗,她拽著小家夥,很認真的說道:“那樣的時間太長了,你想啊,等到一千年後,姐姐都不知道姐姐在哪裏了!”

  “怎麽會呢,姐姐和銀鈴有了契約呢,共生契約,姐姐的壽命和銀鈴是一樣的,所以說姐姐一點都不用擔心拉!”小家夥說著,繼續往萱草懷裏頭蹭。聽了銀鈴的話,萱草突然想起來,當初銀鈴化形的時候是咬了自己手的,於是問道:“你說的契約,是在你化形的時候簽訂的嗎?”

  “當然啊,我最喜歡姐姐了,所以要和姐姐永遠在一起呢。”小家夥仰著頭,看著萱草,嘴角的笑容異常甜蜜。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頓時感覺有些疼。

  “你如果說要和姐姐簽訂契約的話,為什麽不和姐姐說一聲呢?”

  “我那個時候不會說話啊!”小家夥說的很理所當然。

  “那你為什麽要和姐姐簽訂契約呢!”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小家夥。

  “姐姐給銀鈴的感覺很舒服啊,而且姐姐不會要吃掉銀鈴呢!”銀鈴說著,聲音有些低低的。很顯然,她還沒有化形的時候,遇到的一些事情她還是有記憶的。想到這裏,萱草有些擔心,試探著問道:“那你知道不知道姐姐帶你去過一個地方?”

  “不知道呢,姐姐一直把銀鈴關在盒子裏。盒子裏雖然說很舒服,但是外麵的事情銀鈴就不知道了。對了,姐姐,如果銀鈴到盒子裏麵的話,姐姐千萬不要蓋住盒子好不好,銀鈴會怕的!”銀鈴說著,一雙眼睛楚楚可人的看著萱草。萱草聽了銀鈴的話,先是鬆了口氣,然後笑著點了點頭,按了下銀鈴的小鼻子:“好,我答應你。”

  說完,頓了頓:“但是呢,你也要答應我,晚上和姐姐一塊兒出去修煉,好不好?”

  “……好吧,隻要姐姐在身邊,銀鈴到哪裏都可以。”小銀鈴說著,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這樣的銀鈴,萱草歎了口氣,捏了捏她的小鼻子。銀鈴似乎很喜歡這個遊戲,嬌笑出聲,在萱草的懷裏頭躲來躲去。

  晚上很快就到了,萱草帶著銀鈴一塊兒去了島上的那口泉那裏,今日外麵依舊有著颶風,隻是在陣法的保護下,島上一片平和。小銀鈴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景,站在那裏,看著那外麵的颶風不停的在周圍遊走,眼睛瞪的老大了。看著銀鈴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問道:“你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感應到月光嗎?”

  會說這個話,是因為萱草抬頭的時候,隻能看到厚厚的雲層,根本感覺不到月光。聽了她的話,銀鈴甜甜的笑了笑:“沒有關係的,如果銀鈴修煉的話,月亮會出現的。”她說著,就一下子縱身跳進水潭裏。同時,開始進行了幻化,她的上半身還是小女孩子的樣子,下半身卻成了一條金色的尾巴,看上去就像是一尾漂亮的人魚。她頭仰著,對著天空。外麵的颶風突然就緩了下來,月光也從雲縫中一點點透了出來。

  那月光就好像是受了什麽指使一樣,直接灑在了銀鈴的身上。銀鈴身上朦朦朧朧的披上了一層銀色的輕紗,看上去十分美麗。萱草就這樣的看著銀鈴,銀鈴似乎感覺到了萱草的目光,對著萱草調皮的笑了笑。

  確定銀鈴可以修煉了以後,萱草才在旁邊的石頭上麵開始打坐。她一進入腦海裏,就聽到小雅久違的聲音:“主人,主人,昨天你去哪裏了,為什麽沒有來……”

  聽了小雅的聲音,萱草忍不住笑著說道:“我還以為你是不打算要搭理我了呢!”

  “怎麽會呢,小雅怎麽可能不搭理主人了呢!”小雅說著,語氣有幾分著急。但是很快她就知道是萱草在和自己開玩笑,聲音就有了嬌嗔:“主人又在拿小雅開心!”

  萱草想了想,然後就問了小雅共生契約是怎麽回事兒。

  小雅聽到萱草問共生契約,顯得有些奇怪:“主人怎麽了,為什麽會問起這個,很少會有靈獸和人簽訂共生契約呢。”

  “呃,還記得我上次帶來的那一條銀色鯉魚嗎?”

  “自然是記得的。”小雅應了。

  “就是那個小鯉魚,她如今已經化形了,成了一個小姑娘。在她化形的時候,她和我簽訂了共生契約,她和我說,我和她一樣擁有了長長久久的壽命,但是我隱約覺得共生契約不是這樣的……”

  “她自然是不一樣的啊,她是上古龍族的血脈,況且她的種族很特殊。主人放心吧,她隻要那樣說的話,那就肯定是真的了。這個契約在你們兩個身上應該是發生了自己的變化,不管你們兩個誰的壽命比較長,就按照壽命長的走。而且,有了這個共生契約的話,主人受傷也能夠很快恢複,對主人來說還是很好的!”

  小雅說著,聲音有些歡快。

  “是這樣的嗎?”

  “當然啊!”小雅似乎發覺萱草有些懷疑自己的話,頓時有些不滿了。萱草聽聞小雅那個樣子,立即笑著應道:“是是,小雅最厲害了,小雅說的肯定是不會錯的。”

  “那是自然,小雅本來就是最聰明的存在!”小雅說著,聲音裏有著濃濃的自豪。

  “我還以為,小雅你會不高興呢。”

  “為什麽說我會不高興?”聽了萱草的話,小雅似乎有些疑惑。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