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6節

  “這個木牌子就相對於仙子在城中的身份標記,但是仙子要注意了,在城內的交易,不管數額大小,本城都會抽取百分之五。”

  “百分之五?”萱草有些奇怪,剛想問什麽就又聽到那個守門的人說道:“正是百分之五,我們這裏因為算是小城,所以說稅率已經比旁的地方便宜許多了!”那個守門人說著,此刻他似乎已經知道萱草不過是一個剛出師門的人,所以說說話的時候已經比開始的時候有底氣很多了。

  萱草掃了一眼那個守門人,點了點頭,仔細的打量了他們一番,看他們的修為應該是才踏入修真界的。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說道:“也好,我知道了。”

  “那麽,要怎麽登記呢?”萱草看著他們麵前放著的也不是紙筆,而是一個大的石板一樣的東西。那兩個守門人頓時嬉笑開來:“看仙子的樣子應該是才出山門,我們這樣地方登記都是一個樣子的,隻要您捏著這個木牌,注入您的靈氣,想您的名字,上麵就會自然而然出現您的名字。這個時候,這個登記板上麵也會出現您相應的名字。當您離開了以後,您的名字就自然會在這裏消失了。”

  守門人說完,然後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萱草想了想,點了點頭,才捏著木牌,想著自己的名字萱草。她感覺自己手上有一陣清涼的東西流了出來,然後自己手裏頭的木牌很快就布上了一些祥雲,上麵同時也有了自己的名字。

  看著那變成綠色的木牌,守門人本來有些怠慢下來的態度一下子又開始變得恭敬起來:“如此一來,登記就算登記好了。仙子隻要拿著木牌,就可以自由進出翔雲城,但是進去之前,要把木牌拿出來給小的們看看就好。”

  聽了那守門人的話,萱草點了點頭問道:“這樣一來,我是不是可以進去看看了?”

  “當然,當然!”那守門人說著,讓開了身子。萱草一走進城內,就能感覺到這裏麵的靈氣似乎要比外麵濃厚一些,呼吸之間竟然帶上了幾分清涼的感覺。她四處看著,想要看出來這裏和普通的城鎮有什麽不一樣之處。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見識太少,所以說一時之間竟然也沒有看出來有什麽差別所在。

  掃了一圈以後,她就覺得自己有些茫然,站在那裏,有些不知道要做什麽好了。

  “你需要不需要一個導遊。”一個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萱草四處看,但是卻什麽都沒有看到。就在她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的時候,又聽到了那個聲音:“你需要不需要一個導遊?”

  她這一次敏銳的捕捉了聲音的來處,抬頭一看,發現自己旁邊一棵矮樹上麵蹲著一隻全身青色的小鳥。它似乎發現萱草看到自己了,拍了拍肩膀,愉快的問道:“你需要不需要一個導遊?”

  “你說的導遊是你嗎?”

  萱草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有趣的小鳥,忍不住靠近了一些。但是那小鳥似乎有些受驚,撲哧撲哧拍著翅膀向上麵飛了一點,然後又看著她,清脆的說:“就是我,就是我,我叫玲兒,你需要不需要一個導遊?”

  見著那隻小鳥如此執著當導遊,萱草故意問它:“你當我導遊,能夠介紹我什麽呢?”

  “這裏所有修真者的交易市場我都知道,我可以帶你去,帶你去!”那玲兒見著萱草似乎有意思雇傭自己,立即開心的在那裏飛了兩圈,然後又回到了樹上,小心翼翼的看著萱草,似乎生怕萱草拒絕了自己。見著玲兒那個樣子,萱草想了想,她其實也想看看那些人是如何交易的,於是點了點頭說道:“也好,你帶我去最近的交易市場吧,但是我能給你什麽呢?”

  “小小病了,要銀子,銀子。”玲兒一聽說雇傭自己,立即開心起來,聲音都顯得格外的高昂。萱草一聽,有些奇怪的說道:“小小是什麽,也是一隻鳥嘛?”

  “不是鳥,不是鳥,是兩條腿走路的,和你一樣的。他個子小小的,所以我們都叫他小小。他教會我說話的,但是後來病了病了就沒有力氣和我說話了。”玲兒說著,小巧的鳥頭微微低垂著,看著顯得很傷心的樣子。

  “呃,這樣的話,不如你帶我去看看,說不定我有辦法能夠讓他好起來。而且如果說他病的厲害的話,也需要找人給他請醫生,你覺得呢?”

  “壞人,壞人不能去,壞人會抓小孩子去吃到!”玲兒一聽說萱草讓它帶自己去看小小,立即情緒就有些激動起來,大聲嚷嚷著。

  聽了那個話,萱草搖了搖頭,伸出手給它看:“你看,我這樣弱小,又怎麽會是壞人呢?”

  “弱小,弱小,請玲兒,不是壞人,不是壞人。”玲兒不知道自己想通了什麽,立即又雀躍了起來,高興的飛上飛下,然後就在前麵飛著,聲音依舊高亢:“跟上,跟上,一起,一起!”

  萱草跟著玲兒後麵走著,一路走過了許多條街道,圈圈繞繞的,越走越偏遠。就在萱草以為玲兒走錯路了的時候,它在一間破舊的小屋門口停了下來,用尖銳的鳥喙在破舊的木門上麵發出“乓乓”的聲音。萱草發現,那個木門上麵似乎已經有了許多鳥喙啄出來的痕跡。

  “……”

  房間裏麵隱約傳來了一陣陣的動靜,然後有一個臉色通紅的小男孩從裏麵走了出來,他嘴角勾起笑容,剛想說什麽,但是看到了萱草那個陌生人,臉上立即就有了幾分戒備。見著那個小男娃那個樣子,萱草笑著說:“玲兒在外麵找到了我,說是要給我當導遊給你賺銀子治病,所以我想來看看你。”

  那個小男孩聽了萱草的話,然後看了一眼玲兒。那隻小鳥聽了萱草的話,在那裏大聲嚷嚷著:“小小病了,病了,不能夠當導遊,玲兒可以,玲兒可以。”萱草聽了這個話才知道。原來,平時都是那個小男孩出去當導遊,因為他病了,所以玲兒就想學著他的樣子出去給人家當導遊。

  “沒有關係的,我可以介紹別人給你,我現在病了。”小小說著,嘴角牽起虛弱的笑容,看著很是可憐。見著這個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笑著說:“雖然說我沒有什麽別的本事,但是治你這樣的病還是可以的。”

  萱草說著,故意對著小家夥眨了眨眼睛。聽了她的話,那個小小眼睛睜得老大,似乎沒有想到她會這樣說。萱草看著小小那個樣子,心裏頭有一股子滿足感,笑眯眯的說道:“你別忘記了哦,我可是仙師。”

  “啊,仙師會治病,仙師會治病。”小小還沒有說什麽,玲兒就快樂的叫了起來,同時它的翅膀也在那裏愉快的煽動著。

  第十三章

  掃了一眼那隻叫玲兒的小鳥,她笑眯眯的看著麵前的小小。小小的麵色似乎有些掙紮,想要說什麽,但是一下子就倒了下去。

  萱草趕緊過去抱住小家夥,小家夥身上全身滾燙,想起來玲兒所說,他病了有好幾日了。於是,萱草就有些覺得內疚,自己實在是不應該讓小家夥在門口和自己說那麽長時間的話。

  走到了房間裏麵,她發現房間裏麵真的是異常的簡陋,除了一張破床,還有一張破破爛爛的桌子,基本上什麽都沒有了。當然,那些破陶罐子就是直接被萱草忽略了。

  在房間裏走了一圈,萱草就把小家夥放到了他的床上,然後問玲兒。

  “水在哪裏?”

  “水,水,水在這裏,這裏。”玲兒說著,就飛到了一個陶瓷罐上,使勁用鳥喙啄那罐子。那罐子發出來“嘟嘟”的聲音。萱草走過去,拿著罐子,然後又尋了個看似是布巾的東西,沾濕了擦在小家夥的身上。

  然後開始運用靈氣,幫他梳理身上。這個小家夥真是常年營養不良,筋脈都有萎縮的跡象。靈氣果然好用,在他體內運行一周,他的臉色就好了很多,身上也沒有很燙了。

  這一切做好了以後,她就開始去煮粥。用的當然是靈穀,煮好了以後,小心翼翼的喂小家夥吃了一些。小家夥雖然說眼睛閉著,但是對吃東西卻還是有著全天然的渴望,有東西到嘴邊就會不自覺的吞咽進去。

  看著小小吃完了以後,玲兒就繞著萱草飛著:“好香,好香,玲兒,玲兒也要,玲兒玲兒也要。”

  萱草看著小玲兒在那裏飛的樣子,笑著掏出來了一些靈穀,放在了它的麵前。玲兒立即飛了下來,開始快活的啄食那些靈穀。很快,它就吃飽了,但是還是小心的把剩下來的靈穀收集到了一個罐子裏。一遍弄,一遍嚷嚷:“下次吃,下次吃。”

  看著小玲兒的樣子,萱草開始羨慕起那個叫小小的少年,不管他開始有多麽的貧窮困苦,但是有這樣的一隻鳥兒在身邊,至少是快活的吧。

  因為萱草自己是不趕時間的,而且這件事情她自己已經管了一半了,所以說就沒有半途而廢的打算,而是守著那個叫小小的少年清醒過來。

  很快,第二日小小就醒了過來,醒過來了以後,他下意識的就自己摸了摸頭。

  “小小,小小。”玲兒見著小小醒了,立即飛到他的身邊,圍著他轉悠。小小笑著看著那小鳥,說道:“玲兒,我的病好了。”

  “仙師,是仙師……”玲兒說著,然後就飛向了萱草。萱草笑著看著略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小,攔住他要下地的衝動,笑著說道:“其實沒有什麽,或者你們覺得很麻煩,但是對我來說真的是舉手之勞。不過我是過來找你當向導的,既然你醒了,不如就先給我介紹介紹這座翔雲城吧。”

  小小聽了這個話,羞澀的笑了笑,然後不好意思的說道:“能不能讓我先去梳洗一下……”他說的聲音有些小,若不是萱草因為修真以後靈氣大增,估計還真聽不見。看著他的樣子,萱草笑著點了點頭。小小立即跑去梳洗,一番折騰了以後,他身上穿了一件還算幹淨,補丁比較少的衣服。

  他略有些局促的站在萱草麵前,在萱草的注視之下,熱不住拉了拉衣服,然後說道:“其實,翔雲城在周圍的城鎮中算不上什麽大的城,但是因為是連接著山脈,所以說來這裏的修真的人還是不少的。但是,鮮少有仙子這樣和藹可親的……”

  小小後麵的話很明顯是在那裏拍馬屁,萱草也沒說什麽,隻是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見著她沒有怪罪自己,小小說話聲音就大了一點:“這裏仙師們都是由一個真人管著呢,他坐鎮在這裏。普通人則是由城主管著,不過聽說他們本來就是一家人,但是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嗯。”萱草點了點頭,可以想象。因為修真並非是每個人都可以修真的,有的修真者為了自己的家族,坐鎮某一個城鎮應該是正常現象。而且能被稱為真人的人,一般都是金丹期。想到這裏,萱草不免有些感慨,也不知道自己師傅到底是什麽個修為。

  見到萱草是有回應的,小小更是來了興趣,把翔雲城裏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都說了一通,說完了以後,一雙明亮的眼睛睜著看著萱草,有幾分小心翼翼的問道:“仙子,我能不能,我能不能拜您為師?”

  萱草聽了這個話,一下子愣住了。見著萱草這個樣子,小小一下子就略有些小失望,微微低垂著頭。看著小小那個樣子,萱草略搖了搖頭:“我如今還是別人的學生,又怎麽可以收你為徒呢?”

  見著萱草那個樣子,小小更加失望了,頭幾乎都要低到肚子上麵了。看著小小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從懷裏頭拿出來了幾十兩銀子。

  “這些就是等會你帶我去修真者集市的時候給你的傭金,我提前給你。有了這個,你省著些就可以尋個略有名一點的門派去拜師了。如果說你我有緣,說不定到時候在不遠的將來,我們還可以再見麵呢。畢竟,修真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遇到彼此也是很正常的。”

  萱草就是這樣想的,修真界範圍總是沒有普通人的多啊,所以自己努力一些,肯定可以找到師父的。到時候就算師父怪罪自己,也不怕。

  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小小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就什麽話都不說了,整個人一下子顯得沉默了起來。見著小小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有些難受,但是卻又什麽都不能做。自己本來就是半吊子,如果說真的因為一時的憐憫收了他,隻怕是耽誤了他。

  他雖然說筋脈略有些萎縮,但是自己昨日已經幫他梳理過了,而且又用了靈穀給他滋養,應該會比開始好上許多了。

  小小雖說略有些失望,或者是因為被拒絕的多了,所以他很快就收拾了精神,開始領著她一塊兒去了修真者的交易市場。幾個人一塊兒去了以後,萱草果然感覺的到那些看似普通的人身上蘊含的各種各樣的靈氣。

  她從小說上麵看到的,修真集市和普通人集市是一樣的,很喧雜。但是這裏看上去卻不是這樣。這裏的攤位都有條不紊,也沒有聽到有人在那裏高呼喊買賣的。萱草走了一圈,發現那裏攤位左右,基本上都有說明,自己是賣什麽的,需要什麽可以來換購的。

  晃悠了一圈,她都沒有找到說有需要靈穀買賣靈穀的。猶豫了下,她問身邊的小家夥:“這裏是怎麽擺攤的?”

  “擺攤?”小小想了想,然後領著她到了一個開始進來的一個小亭子那裏,然後說道:“這裏有人會登記你要買賣什麽量有多少,之後就會給你個那樣的招牌。把招牌一放,就有了那種攤位了。”

  聽了小小的話,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就直接走了進去。

  走進去了以後,就看到一個空曠的大廳,大廳裏麵都是玉石造就的。這個說起來是不稀奇的,但是最奇特的地方在於這裏的地板和所有的空間,就好像是一個完整的玉石雕刻出來的。就是說,這樣大的房子,其實是從一整塊玉石裏掏出來的。

  走了一圈了以後,萱草就來到了一個類似現代收銀台的地方。那裏站著一位看著十分漂亮的女子,身上穿著淡紫色的紗衣,她自從萱草進來了以後,臉上是一直都是帶著笑容的。就算萱草傻傻的到處閑逛,她看著也是笑容滿麵的樣子。

  見著她全部都看完走到自己跟前的時候,笑的更是燦爛異常。

  “請問,我有什麽可以幫助你的嗎?”那個女子笑著看著麵前的萱草,笑容十分甜美,但是不會讓人覺得過分的殷勤。

  “嗯,我想要賣東西。”

  “請問您需要出售什麽?”那個女子說著,臉上的表情有些嚴肅了。萱草想了想,然後說道:“靈穀,五百斤。”

  “哦,這個可不是小數量,現在靈穀的需求量還是很大的。雖然說許多門派都有種植靈穀,但是畢竟人也有很多,其實我們這裏有收購計劃,是五十斤靈穀一塊靈石,您看可以接受嗎?如果說您堅持要在集市上麵擺攤的話,我想這裏會需要購買的人很少。”那個女子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聽到那個女子這樣說,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她是不知道市場價格的,但是聽起來也還算可以吧。

  想了想,她就點了點頭:“也好,我就直接出售給你們了。”說著,猶豫的打量著四周,那個女子見到她這個樣子,笑著說:“請您隨我來。”

  說著就把她領到了一個單獨的倉庫裏麵,體貼的走了出去。倉庫裏都鑲嵌著夜明珠,而且倉庫看著也都是完整玉石雕刻出來的。

  第十四章

  確定那個女子出去了以後,萱草才拿出來了自己的乾坤袋,然後想著五百斤靈穀取出。很快,自己麵前就堆了很多靈穀,淡淡的靈氣在其中縈繞,沒有消散。

  見到這一幕,萱草臉上頗有幾分的得意。因為這些東西都是她自己種出來的,所以說她得意倒也不是無源頭的。

  打量了一會兒自己的傑作,她就敲了敲門,外麵的女子從外麵走了進來,掃了一眼靈穀,然後從自己懷裏頭拿出來了一個東西看了看,點了點頭,笑著說:“確實是五百斤。”說著,然後又領著她出去,給了她9塊靈石,在她走的時候,還笑著說,“如果說還有靈穀的話,我們這裏也會繼續收購的。”

  “呃,為什麽是9塊?”萱草很奇怪,看著麵前的靈石。見著她那個樣子,那個女子笑了笑,說道:“我們翔雲城是收百分之十作為交易稅的。”

  萱草這個時候才恍然想起來,她當初進城的時候,就有人和自己說過這個事情的。隻是,聽別人說和自己經曆是不一樣的,所以她才會一時反應不過來。

  想清楚了以後,她就點了點頭,笑著對著那個女子說了一聲謝謝,才走了出去。出去了以後,看著那個小男生正蹲在那裏等著她,似乎有些無聊的樣子,見到她出來了以後,立即高興的站了起來。

  見到那個小男生這個樣子,萱草笑著對著小小說道:“等的無聊了嗎?”

  “沒有,仙子速度還算快的呢。”說著,小臉微微上仰著,眼睛分外的明亮。看著小小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就好像有什麽東西堵著一樣。

  她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然後領著小小在那些攤位上麵逛了逛。她看有幾樣首飾顯得格外的圓潤,就問了價格,結果人家說那是靈器,價格自然是要比樣子好看上許多。所以說,萱草隻能夠看看,然後含淚點頭放棄。

  逛蕩回去了以後,萱草對著小小說道:“我會在這裏住上幾日,你去幫我選一個上好的客棧吧。”

  小小聽了萱草的話,點了點頭。隻是在轉身走的時候,似乎有話要說,但是卻又憋了回去。

  看著小小欲言又止的樣子,萱草心中反而有些不快了。這樣大的孩子,如果說是平常人家,有這樣的神色倒也不出奇。

  但是這個孩子並非是一般普通人家,他看生活情況應該比平常人家更加早熟才對。他應該早就學會了如何不表露自己的情緒,所以說,見到這個孩子這個樣子,萱草首先想到的是,他有所圖。

  雖然萱草不介意幫一把這個孩子,但是卻也不喜歡被人利用。所以說,她隻是跟著小小的身後,並沒有問他有什麽話想說。

  小小一路上都是那樣的神態,想說什麽,但是什麽都沒有說,嘴巴抿的很厲害。他領著她來到了一個看起來很華麗的客棧,萱草看了兩眼,皺眉,然後說道:“換一家,這一家看著太髒了。”

  “看著很幹淨啊。”小小說著,四處看了看。這一處客棧裏外都很幹淨,就是有幾個穿著十分暴露的女子在門口站著,看到有男客走近,都會上去依靠在人家的身上。

  “換一家吧。”萱草並不想和小小說太多,特別是在她對小小的印象並沒有開始那麽好了以後。小小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都,然後帶著她來到了一家中等的。站在那家門口,小小說:“這一家雖然說沒有那一家大和華麗,但是剛才仙子說那家髒,所以才帶著仙子過來。這家是最幹淨不過的了,許多人住過都說這家好呢。”

  說著,一雙明亮的眼睛眨呀眨。

  聽了小小的話,萱草點了點頭,看樣子她還是對這裏滿意一些。想著,然後就走了進去。裏麵的人見著小小來了,臉上帶起了笑容:“小小,好久沒有見你出來當向導,可是遇到了什麽困難?我說讓你來我這裏幫工,你又不幹……”

  “這次我是帶這位仙子過來的。”小小說著,聲音脆脆的甜甜的。

  “哦,仙子,請問你是什麽樣的房間?”那個掌櫃聽了小小的話,立即抬頭看著萱草。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想要一個幹淨一點的院子,我看你這裏也不小,不知道有沒有?”

  “有的有的。”那個掌櫃聽了她的話,臉上笑容越發燦爛,也顧不上和小小說話了,把她領過穿堂,到了後麵的一個小院子。

  “這間院子仙子看可以不。”說著,就領著萱草四處走著。

  這裏的房子看著要比茅草屋順眼許多,雖說也沒有單獨的洗澡的地方,但是卻也是有三間房間,而且看著還有一個小廚房。

  那個掌櫃笑著說:“如果仙子喜歡自己單獨開火的話,可以專門請廚娘過來做飯,喜歡自己做飯的也可以自己做飯,裏麵東西都是準備全了的。”

  說著,就領著她去廚房裏逛遊了一圈,裏麵確實是什麽都有。而且看著像是櫥櫃的地方,那裏都放油新鮮的菜,堆砌的小小的水池子裏也有鮮活的魚兒在裏麵遊來遊去的。

  看著這一切,萱草覺得十分滿意,忍不住點了點頭,對著旁邊的掌櫃說道:“也好,這裏很不錯,我就定下來了。”

  聽了她的話,那掌櫃十分高興,笑著說道:“不知道仙子大概要住多少天?”

  萱草想了想,問道:“不知道你們這裏收不收靈石?”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