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49節

  見到二牛答應自己了,萱草就從儲物袋裏拿出了五十塊低級靈石遞給了麵前的二牛。二牛看著這靈石,也沒有推辭就收下了。

  “不需要數量很多,品種多就可以了。最好一些小的食用的靈獸也可以給我帶一些過來,畢竟我也不可能光吃素。”

  “那個,如果說你需要弄這麽些東西的話,要不要請一個人打理,我想我大妹妹應該是一個挺不錯的人選。”

  二牛說著,有些扭捏,臉都紅了。看著二牛這個樣子,萱草對他本來有的一些好感度卻一下子減低了不少,她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就不需要了,我想我一個人就可以了。”聽了她的話,二牛有些失望,但是還是點了點頭,才去搬自己的天舟。

  看著他行著天舟,快速的消失在自己的麵前了以後,萱草才回到洞府裏麵。她和小雅曾經聊過小雅說,空間裏的泥土可以改變這裏的土質,隻要撒上薄薄的一層,就會很有效果。所以說她直接回到了洞府裏麵,進入了空間裏。小雅早就把泥土準備好了,遞給了萱草。萱草接過泥土,卻發現小雅似乎有些不對勁。它平時小雅看到自己都會很歡樂,但是此刻卻有幾分疲憊。

  “啊,小雅很好,小雅什麽都沒有!”小雅似乎發覺了萱草的注視,立即尖叫了一聲,然後就躲了起來。這裏其實就是小雅的化身,小雅想要在這個裏麵躲起來,萱草是找不到它的。

  “小雅,小雅你怎麽了?”萱草在空間裏對著空氣大聲嚷嚷。

  “小雅很好,小雅沒有什麽,主人晚點和小雅一塊兒修煉,小雅很快就可以恢複的!”小雅的聲音從空間裏四周傳來,根本就沒有辦法分辨它具體的位置。萱草見到小雅那個樣子,立即就知道它是不想見自己。

  看來,小雅很有可能是因為這些泥土的關係。萱草想著,捏緊了手裏頭的一個小布袋。這個布袋是小雅給自己的,質感很像什麽葉子,但是具體是什麽卻說不上來。

  見到小雅是真的不想出來見自己,於是萱草隻能夠拿著小布袋退出了空間。然後拿著布袋去了外麵,一點點把泥土撒在了島上。頓時,島上立即洋溢著充沛的靈氣。那些新覆蓋上麵的泥土看著都是黑黝黝的。萱草用手摸了摸泥土,感覺應該要比空間裏麵的稍微差一些,但是這樣已經很難得了。她想著,歎了口氣,然後就回去和小雅一塊兒修煉。小雅本來還有些怯怯的,但是見到萱草沒有追問了以後,立即又大方起來。

  在修煉完了以後,萱草才開口問道:“小雅,方才,那撒出去的泥土,是你身體的一部分嗎?”

  “算是吧,那整個空間本來就是小雅,那泥土自然也是小雅的……”小雅說到這裏,猛地停頓了下來。萱草見到小雅如此,歎了口氣,小雅不想告訴自己這些,隻怕是不想讓自己背負思想包袱?

  想到這裏,萱草對小雅就有了一絲絲憐惜之意。隻是,在這個島上,隻有小雅和自己,也很孤單。萱草想著,坐在床上發呆。突然,她想起了自己放在玉盒裏的那隻白色小鯉魚,想到這裏,她立即從懷裏頭掏出了那條白色的鯉魚。

  白色鯉魚如今已經變成了金色的鯉魚,它似乎沒有想到過,裝著自己的盒子會被打開。顯得有些慌亂,但是很快它就恢複了鎮定,抬頭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看著麵前的小鯉魚,感覺這個小鯉魚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下意識的就伸手放到了小盒子的上方。

  小鯉魚立即跳了起來,在她的手上蹭了蹭,然後又回到了那盒子裏。

  “你已經有靈智了嗎?”

  小鯉魚似乎聽得懂萱草的話,在水裏頭來回搖擺著尾巴,但是萱草卻一點都看不懂它的意思……

  大概,這個就是傳說中的雞同鴨講吧。

  “如果說,你能聽得懂我的意思,你已經有靈智了,那麽你就在水裏頭遊一圈好不好?”

  聽了萱草的話,小鯉魚立即在水裏頭遊動了一圈。

  第四章 染血的青年

  “我記得,你如果說開啟了靈智的話,很快就能夠化形了,那你還要多久才能夠化形?”

  小鯉魚似乎不大理解萱草這麽長的話,在水裏頭來回遊動著,看著有幾分茫然。很顯然這個小鯉魚的靈智開啟的強度並不是很大,隻能理解簡單的意思,太複雜了就理解不了了。看到小鯉魚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但是想到小鯉魚如果說一旦全部開啟靈智的話,那麽就能夠化形。小鯉魚一旦化形的話,那她在這裏就有伴了。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又升起一絲絲的期待。

  小鯉魚很顯然並不能理解萱草心裏頭的想法,隻是在水裏頭瞪大了眼睛看著萱草。似乎是想要記住萱草的樣子一般,萱草看著小鯉魚這個樣子,猶豫了下,並沒有再把盒子蓋上,而是就把它放到了房間裏的桌子上麵。

  “我要出去走走,你就在這個裏麵待著好不好?”

  小鯉魚聽了萱草的話,遊了一圈,很顯然是同意了萱草的話。看著小鯉魚的動作,很顯然它是記得剛才自己讓它遊一圈表示自己已經開啟靈智的事情。這樣的話,是一個很好的開端。萱草想著,就伸手碰了碰玉盒子,盒子裏的水浪頓時起了一陣陣波瀾。

  其實她可以看的出來,那裏麵的水效果應該沒有當初的強了,可以說衰退了許多。但是,想到小雅剛才衰弱的樣子,萱草又不忍心進去再去裝水。不管怎麽樣,小鯉魚就算推遲幾天變成人形也沒有事兒的,但是小雅若是真的損傷過大的話,會發生什麽事情,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走出了洞府,在島上晃蕩了一圈。島不算大,特別是和這浩瀚的大海比起來,更是顯得十分的渺小。如今已經是夜晚了,天上的星星很是閃亮。大概是因為護陣的原因,所以說外麵周圍可以說是波濤湧動,但是海島裏麵卻沒有絲毫的動靜。她甚至可以看到巨大的海浪拍上來,但是卻在半空之中自動消失的模樣。

  難怪說這裏的大陣耗損這樣強烈,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之下倒也沒有什麽好稀奇的了。

  她想著,又晃蕩了一圈。

  她在晃蕩第二圈的時候,發現了一件事情。在海浪的後麵,有一雙亮晶晶的東西看著自己。她可以肯定,那個絕對是眼睛。在這樣的情況下,有這樣一雙眼睛看著自己!

  萱草頓時已經,瞅著那眼睛,想要從眼睛分辨出來這個到底是多大的獸類。如果說自己所住的島的周圍,有這樣一雙眼睛時刻窺視著,她真會不安寧的。

  那雙眼睛很大,而且它似乎已經發覺萱草發現自己的窺視了,眨了眨眼睛,然後就消失了。見到那雙眼睛消失了以後,萱草不但沒有鬆一口氣,反而有幾分擔心。如果說,這隻獸類經常來拜訪自己的話,自己的日子恐怕就不好過了。

  想到這裏,她不由皺了皺眉頭,然後又去看了看護島大陣。陣法裏的靈石閃動著點點的光芒,不知道,這個陣法是否能夠抵擋的住剛才那雙眼睛的主人!

  萱草思及此處,忍不住抖了抖身子。她突然想到了另外一雙也是如此巨大的眼睛,那就是當初過來的時候碰到的龍瓊。想到這裏,她身體頓時感覺一陣發冷……

  當初如果說按照二牛的話,龍瓊放過自己就是一陣很稀奇的事情。那麽,如果說這裏的也是龍瓊,那麽它那麽在意自己的原因到底是什麽?她想了一會兒,想不通,最後隻能夠回到了洞府裏麵。

  回到洞府裏麵了以後,她直接就拉了小雅一塊兒修煉。小雅對萱草突然這樣幹勁十足,有些奇怪。但是卻沒有說話,它自從發現自己被忽悠了,就沒怎麽說話了。萱草和小雅一塊兒修煉的時間總是很快,在兩天後,小島上來了一位客人。

  萱草感覺到陣法被觸動,立即就出了洞府,看到一艘眼熟的天舟,立即就明白是二牛來了。

  於是,她上前打開陣法,看到二牛拖著天舟上了島。

  不知道為什麽,她看著二牛拖著天舟的樣子,似乎很吃力一般,忍不住上前,才發現他在天舟裏居然放了一個青年。

  那青年十分狼狽,現在還在昏迷中。

  “這個人是誰?”萱草皺眉看著二牛。二牛聽了萱草的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個是我在半路上麵撿到的,看到他著實有些可憐,就忍不住救了上來……”

  “那你怎麽把他帶到這裏來了!”萱草並不在乎麵前這個人可憐不可憐,但是她在乎為什麽這個人會出現在自己的島上。

  “那個,我要給你送東西來,不好直接回轉回去。而且我想著,你這裏應該有比較好用的傷藥,應該可以暫時幫他穩住傷情……”二牛說著,似乎這個時候才發現萱草臉上的不悅之色,說話聲音越來越小。

  聽了二牛的話,萱草冷哼了一聲:“既然如此,那你把東西給我,你就直接回去吧。”

  “哦。”二牛應了,然後從自己的懷裏頭掏出了一個儲物袋,想要遞給萱草又有些舍不得。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立即有些不耐煩起來。大概是因為這個島上突然就來了一個陌生人,雖然說這個陌生人看起來已經沒有絲毫的戰鬥能力,但是萱草本能的還是有一種防備。她從他的手裏頭接過了儲物袋,把裏麵的靈菜種子給倒到了自己的儲物袋裏以後,又把那個儲物袋低給餓了二牛。

  二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又從天舟裏提出來了一個小籠子一樣的東西:“這個裏麵裝的就是食用的靈獸了,都是一些低級靈獸。這個獸籠,是賣的人送的。裏麵的都是一對一對的,有三個品種。”

  “嗯,我收下了,一共花了多少靈石?”萱草聽了二牛的話,心情平複了一些。聽了她的話,二牛笑了笑:“一共花了七十個靈石……”

  “這裏是三十個靈石,十個是你的路費。”萱草不想計較那麽多,直接從儲物袋裏拿了三十個靈石遞給了二牛。然後又看了一眼那個躺在那裏的青年,從懷裏頭又拿出了一顆治療的丹藥。

  “這個是治療用的,你在路上給他服下。現在,你們兩個都離開這裏。”

  萱草說的話可以說很不客氣,二牛聽了臉上有幾分尷尬,但是還是低垂了頭,表示自己知道了。正當他想推著天舟出島的時候,那個受傷的人突然發出一陣陣呻吟:“水,水……”

  二牛下意識的回頭看萱草,但是卻看到萱草冷著的一張臉,歎了口氣,然後繼續推著那個傷者和天舟一塊兒離開了島。見到他們走了,萱草才鬆了口氣,把護島大陣開到最強。

  她不相信,在海上能夠這樣巧遇到傷員,如果說身上見了血,應該很快會被海內的妖獸吃掉才對。根本就沒有那麽好運,正好碰到一艘天舟,然後又被救起來。

  當然,這樣的可能也不是沒有,但是概率太低。

  她想著,皺著眉頭想要往自己洞府內走去,卻感覺自己身後似乎有什麽東西,一回頭,看到剛才那個躺在天舟裏的青年此刻已經坐在島上的一塊兒大石頭上麵,打量著海島上的情況。

  “你是誰!”萱草說著,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個青年。

  那個青年笑了笑:“你見過我的,怎麽突然問我是誰呢?”他說著,頭上突然幻化出一頭巨獸,萱草猛地一驚,後退兩步,下意識的做出防禦的姿態。

  第五章 小可愛

  是的,萱草見過這個人,準確的說是見過這一頭獸,這個就是在海上遇到的那一頭龍瓊。他收回了自己頭頂上的幻象,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看著麵前的萱草說道:“真沒有想到,你的警惕性還挺高,和剛才那個二傻子一點也不一樣。”

  “你到底有什麽目的!”

  萱草說著,戒備的看著麵前的那個青年。

  “我的目的?我的目的其實很簡單,我想看看那個小可愛。”

  “小可愛?”萱草聽了這個詞,有些反映不過來。

  龍瓊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微微撩了下自己的頭發,“我想想,那味道應該是一尾還在蛻變中的小可愛,它在你身邊應該被照顧的很好。哦,我能夠感覺的到它芬芳的氣息,你能不能帶我去見它呢?”

  “……”萱草看著麵前著一頭悶騷的龍瓊,頓時感覺好囧。

  看到萱草半天不動,龍瓊有幾分著急了:“如果說你肯帶我去見它,我可以送給你財寶……”說著,一揮手,萱草就看到自己麵前出現了一堆閃閃發光的——垃圾。真的是垃圾,他自己應該是很喜歡那些東西的,把那些東西都擦拭的閃閃發光。那些東西大部分都是銀質的,如果說給一些普通人,那些人說不定還是有用的,但是對萱草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

  “你不喜歡這些嗎,這些可都是我收藏已久的寶貝啊!”龍瓊說著,手指著萱草,指尖都在發抖。

  看著龍瓊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然後攤了攤手:“這些東西確實對我沒有什麽用,但是如果說你能夠肯定你對我那小可愛沒有任何敵意的話,我可以帶你去看它……”

  “那是我的小可愛,你怎麽會認為我會傷害我的小可愛!你要知道,我要尋找一尾在血統上能夠和我比肩的小可愛已經找了五百多年了!”龍瓊說著,顯得有幾分憤怒。看著龍瓊那個樣子,怎麽也不像是假裝了以後。萱草才點了點頭說道:“好,那你跟著我一塊兒進去吧。”

  說著,就領著龍瓊進入了洞府裏麵。他一見到那小鯉魚,立即有幾分激動的圍了上去。那鯉魚猛地見到一個陌生人,顯得有些吃驚,而且顯得有幾分畏懼,在水裏頭亂七八糟的遊動著。

  “哦,我的小可愛,你怎麽了,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傷害你的!”龍瓊說著,就用手去碰小鯉魚,但是小鯉魚卻遠遠的避開了。看著小鯉魚這個態度,龍瓊顯得很傷心,但是很快又振奮了精神:“我想,小可愛應該是對我太過陌生了,若我經常過來,小鯉魚在化形了以後,一定會喜歡上我的!”

  “那個……你們兩個有什麽關係?”萱草瞅著麵前的龍瓊,想起他說在血統上麵匹配,有些奇怪。

  “你這樣的人類自然是不會明白我們血統的高貴,我們兩個身上,可都一樣流動著上古龍族的血脈。如果說小鯉魚脫變了以後,一定會十分美麗的!”他說著,雙手握拳,捧在自己的下巴上麵。

  龍瓊這個樣子,和他開始龐大的身軀,真的是十分的不匹配啊!萱草想著,感覺自己都想撫額長歎了。自己怎麽總會遇到這樣天兵的獸類啊,都是這樣囧囧有神!想到這裏,萱草皺眉對著龍瓊說道:“既然你已經看過小鯉魚了,那你可以離開了。”

  “離開?不,不要!”龍瓊很果斷的拒絕了萱草的話,搖了搖頭,然後深情的看著那邊的小鯉魚,說道:“我要在這裏陪著她,她沒有兩天就能夠化形了,我一定要在她化形了以後,第一眼看到的是我!”

  “……”萱草瞪著麵前的龍瓊,很顯然對他的話十分不滿。

  龍瓊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那我就在附近遊動著,我保證不會惹事的!”說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歎了口氣,想到自己還有其他的事情,如果說繼續和龍瓊熬下去,自己也隻能浪費更多的時間,於是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也好,那你就要負責海島周圍的警戒了。如果說有什麽異動,你一定要立即通知我!”

  “好,那我可以不可以每天都來看看我的小可愛,我想給她帶禮物來。”龍瓊說著,看了一眼小鯉魚,然後又看了看萱草說道。

  “好。”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同意了。

  見到她同意了以後,龍瓊立即出了洞府,跳水離開。看到龍瓊一到水裏頭就恢複了本來龐大的身軀,萱草心裏頭就有幾分感慨。突然,她想到了一件事情,這個家夥不是跟著那二牛一塊兒走了嗎,難道說在出去的時候,他用了什麽方法,然後在陣法要關閉的時候躲進來了嗎?

  萱草想著,心裏頭有著濃濃的疑惑,她決定下一次龍瓊來的時候一定要問清楚。否則的話,這件事情她是不會安心的。想到這裏,她就瞅了一眼龍瓊離開的方向。目送龍瓊離開了以後,萱草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因為,那籠子裏的那幾隻低級靈獸,她總要找一個地方安頓下來才是。她想了一會兒,才海島背著洞府的地方,選了一塊兒地,然後灑下了一些藤類的種子,這些藤類種子還是當初在穀內的時候小白師兄給自己的……她想到這裏,立即搖了搖頭,然後控製那些藤類長大,並且糾纏在一起,長成了一個類似籬笆的地方,之後才把幾隻靈獸給放了進去。

  那幾隻靈獸長的頗有幾分意思,三種靈獸,一種是類似雞的,但是羽毛更加燦爛一些。一種是類似小兔子的,但是看的出來,它的毛發更加濃厚一些,而且身形上麵也比普通的兔子要大一些。兔子的顏色更是有意思,兩隻兔子,一隻是藍色的,一隻則是紅色的。剩下來的一對,則是像是小豬一樣的動物。那兩隻小豬顏色都是一樣的,粉紅色的,身上還有一個圈圈的圖案。它們看上去很溫順,但是一進去就開始攆兔子。

  兔子一個噴火,一個噴水把那野豬給趕走!萱草這個時候才發現,這三種動物根本就不能一塊兒養!發覺了這一點了以後,萱草立即又讓蔓藤直接分出了三個區域,這樣下來,這三種動物才開始和睦相處。因為他們就看不到對方,所以說一下子就安寧了下來。見到它們安靜下來了以後,萱草發覺了一件很是好玩的事情。這些靈獸大概是因為已經被馴化過了,所以說並沒有攻擊周圍的蔓藤,而是直接在自己的生活圈子裏開始給自己造窩。

  看來,靈獸和人類都一樣,過習慣了的日子,就不會怎麽去改變。想到這裏,她想起了自己還有靈菜種子呢。於是,她在那些靈獸們所住的旁邊,開了兩塊靈田。她在開靈田的時候發現了一件事情,開始她隻是灑下了一層薄薄的土,但是現在已經能夠感覺土已經有些厚度了。這樣說明,那土是可以自動腐蝕下麵的岩石,同化成土。想到這裏,她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一是因為這個土的功效而開心,二是又想到了小雅虛弱的樣子。她搖了搖頭,然後把靈菜一個個都灑下種下,又催生了一次,才回到洞府裏麵。小鯉魚似乎聽到了有人進來的聲音,很是有些害怕,在水裏頭來回晃悠的移動著。

  但是在萱草的頭露在它的盒子上麵了以後,它立即就顯得有幾分安靜了。

  第六章 媽媽

  看到小鯉魚這樣親近自己,萱草也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滿足。她把手放到了玉盒裏,立即感覺到小鯉魚圍了上來,用冰涼的嘴唇啄著她的手。

  “不知道你什麽時候可以化形呢。”

  萱草念叨著,突然感覺自己的手突然一痛,她下意識的就把收縮了回來。看著自己的手,上麵隻是有一絲絲的紅色,再看玉盒,卻發現玉盒裏的水好像都變成了紅色,裏麵渾濁一灘,根本看不清楚裏麵的小鯉魚如今怎麽樣了。

  “小鯉魚,小鯉魚……”萱草有些急切的喊道。

  “沒事兒,我很好。”一陣清脆的聲音傳了出來,萱草頓時驚住了,難道說,小家夥會說話了?就在她疑惑的時候,看到玉盒裏的水已經恢複了清澈。同時,裏麵多了一個穿著金色紗裙,白色頭發的小女孩。

  確實是小女孩,看上去不過五六歲大小,她在玉盒裏楚楚可憐的看著麵前的萱草,伸出手,嬌滴滴的喊道:“媽媽……”

  萱草本來是一喜,但是很快就是一驚。

  “你說什麽?”

  “媽媽,快帶我出去,出去!”小家夥在裏麵不安分的扭來扭去,身上的紗裙同時在水裏頭蕩來蕩去。

  看著小家夥那個樣子,萱草伸出手,把小家夥捧了出來。小家夥出來了以後,立即變成了正常小姑娘的大小,同時手也緊緊的勾著萱草的脖子:“媽媽,媽媽,我總算長大了!”

  “你,你為什麽叫我媽媽?”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