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48節

  “什麽賴賬?”萱草莫名其妙的看著麵前的中年女子,很是疑惑。看到萱草這個樣子,那個中年女子顯得越發不忿起來:“你再怎麽說也不能這樣啊,你問了我問題,我回答你了,難道說你不應該給我靈石?”

  “荒誕,是你自己過來問我有什麽幫助的,可不是我來問的你!”萱草說著,眉頭皺著,身上的威壓不自覺的放了出來。她如今已經進入了胎息期,在麵前這個築基期左右的女子麵前多少還是有些壓力的。

  “那個,那個我就不多說了,就一塊兒靈石。你別看你的修為高,但是我如果喊一聲你外來人欺負我本地人的話,照樣有人會來圍攻你的!”那個女子似乎沒有想到萱草不直接求和,反而放出威壓,顯得有些慌亂。

  萱草看著麵前那個女子,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也好。”說完,就從自己的儲物袋裏拿出來了一塊兒低級靈石扔給了那個女子。那個女子拿了靈石,立即嘻嘻哈哈的笑了起來。看著那個女子那個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雖然說自己交了學費,但是自己從中也明白了。這裏的人並非十分歡迎外來人,而且,修為並不能代表一切。剛才那個女子和自己嚷嚷的時候,她能夠敏銳的感覺到周圍人不善的目光。

  去了那個刀疤臉的漢子那裏,那個漢子打量了萱草兩眼,笑著說:“看姑娘應該是大門派裏來曆練的吧?”

  萱草聽了這個漢子的話,微微皺眉,幾乎懷疑這個漢子是聽了剛才她和另外那個女人的談話。見到她滿臉戒備的樣子,那個漢子哈哈大笑起來:“我在這裏管洞府出租已經管了三十年了,如果說這點東西我都看不出來,那我就白來了。”

  “嗯。”萱草聽了他這個話,點頭應了應,算是表示確實是這個樣子。

  成長

  第一章 新的開始

  “那看姑娘的樣子,應該是想要在這裏租一處洞府,用來臨時居住了?”

  似乎因為萱草的態度一直有些不冷不淡,所以說這個漢子也顯得有些冷淡了,直接問正題。

  萱草聽了他的話,點了點頭,猶豫了下,然後問道:“不知先生貴姓?”

  “免貴姓韓,想問姑娘想要租一處什麽樣的宅子,是在島內的呢,還是單獨在島外的。方圓千裏的小島,你都可以任意選擇。”他說完,從袖子裏掏出了一塊玉玦,遞給了萱草。

  “這個裏麵有現在已經租出,和未租出的分布圖,你可以仔細看看。”

  聽了韓先生的話,萱草點了點頭,拿過那個玉玦,就在她準備看的時候,又聽到韓先生開口說道:“我們這裏上麵是按照島的大小來計算租金的,而且有些島嶼會時而有凡人路過。上麵雖然說有驅逐陣,但是卻也多少給他們留了一塊歇息補水的地方。上麵具體的都有,你可以仔細的看看,有什麽不明白的地方,也可以來詢問我。”

  “好的,我明白了。”

  萱草能夠感覺到麵前這個韓先生對自己的善意,於是也對著這個韓先生點了點頭,拿著玉玦仔細看了起來。上麵有標注,紅色的是已經租出去了,綠色的是還沒有租出去。還沒有租出去的地方,你仔細用神識探過去,上麵就有對周圍海域的一些分布的說法,還有是否經常有人經過,等等。

  上麵綠色區域頗多,讓她看的有些眼花繚亂的。相對來說,這個島上能居住的地方大部分都是紅點,綠色點看起來很少。而且,她還發現,如果說是一個大的島嶼的話,也不是一個人居住,而是一人一半。

  看了一圈,她大概有了想法,才看向麵前的韓先生問道:“我想要租一個不大不小的島嶼,最好還有一處靈脈。就算沒有靈脈,但是護島大陣一定要很強,不能讓別人輕易打擾的地方,有嗎?”

  韓先生從她手裏頭把玉玦接了過來,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這個地方是有的,但是會比較偏遠。”

  “這個沒有關係,我不在乎是否偏遠。”

  萱草說著,語氣裏有幾分的急切。

  “嗯,你看,是在這裏。”他說著,直接用手一揮,剛才萱草在玉玦裏看到的地圖一下子就放大出現她麵前了。“你看看,在那個標注著危險的海域旁邊,有一個孤島。上麵基本上沒有什麽植物,倒是有一口泉眼。但是因為環境不好,經常有暴風,所以說上麵植被十分稀少。當然,因為是會有暴風的緣故,所以說那裏也有很強的護島大陣。如果說你去那裏住下,倒是可以開啟陣法,到時候植被說不定會慢慢增長。不過,那個島的環境不算好,而且和其他的島比起來,相對來說離人是比較遠的。你要考慮清楚,是否要選擇這個。”

  韓先生說完,就看著萱草。

  聽了韓先生的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也好,那我就定這個吧,這個怎麽付費。”

  “這個倒是便宜的很,一年不過是兩塊中級靈石,但是上麵的護島大陣每隔一年就要換十顆低級靈石,這個是我們不包的,你要自己去弄。”韓先生似乎沒有想到萱草真的會有這個念頭,顯得有些驚訝。

  “嗯,好,我給你二十塊中級靈石,算是付了十年的費用。”萱草說著,從儲物袋裏拿出了二十塊中級靈石,遞給了麵前的韓先生。韓先生看了一眼那個靈石,直接收了起來,然後說道:“既然如此,這個是開啟陣法的令牌,同時如何使用大陣上麵有具體的描述。對了,你要記得,如果說你超過十年沒有出來的話,我們會叫人去回收那處島嶼。當然,你可以來我這裏續租,也可以直接交給過去交涉的人。”

  “好的,我明白了。”

  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很好,很少遇到你這樣爽快的人了。”韓先生說著,臉上顯出幾分欣喜。看到韓先生那個樣子,萱草也勾起唇角笑了笑。心裏頭其實是對那個地方滿意的不得了,因為那個地方偏僻啊,這樣的話自己在那裏就算和小雅一塊兒修煉也不會有任何人知道。

  想到這裏,她心裏頭就有幾分興奮。

  如果說在小雅的幫助下,自己肯定能夠很快的晉級。到時候,看那個白胡子師父在怎麽說自己!

  因為地方比較偏遠,所以說韓先生特意幫她叫了一艘天舟。原因很簡單,因為這片海域下麵會有海中的妖獸。雖然說他們對普通人並不會有什麽危害,但是對一些像是萱草這樣的修真者來說,危害度還是很大的。

  畢竟,在他們的眼裏頭,修真者就是補品。能夠吃了修真者,能夠抵得上許久的修煉了。萱草他們一路上倒是還算風平浪靜,掌舵的人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他對著萱草笑著說道:“我實在是羨慕你這樣的,有師門,看看你身上穿的,在看看我的……”說著,臉上就有幾分的羨慕。

  “哪裏,在門派裏多少會有些不自由,哪裏有你們這些散修自由自在的。對了,我還不知道這裏到底是個什麽樣的情況。為什麽,我選住所的時候發現這裏這麽大一片的海域他們都能隨意出租?”

  “哦,你是新過來的吧,我們這裏是隸屬於散修聯盟的,剛才那個韓先生就是散修聯盟在剛才那島上的管事兒的。所以說,你租了洞府也可以放心,你住在那裏頭,肯定不會有人去搗亂。”那個少年說著,嘿嘿的笑著。

  看著那個少年這個樣子,萱草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放眼看去海上。

  沒有風浪的大海顯得十分溫順,清澈的海水在那裏一起一伏的慢慢浮動著,就好像是一雙溫柔的雙手,在輕輕的撫摸著船身一樣。萱草看著那水的時候,突然聽到那行船的少年猛地喊了一聲:“不好!”

  “怎麽了?”

  萱草急切的問了一句,感覺船身劇烈的開始抖動,同時,那船和海水接觸的地方,也開始泛起大量的波紋。

  “發生什麽事情了?”萱草被顛的有些難受,問前麵的那名少年,但是那少年什麽話都沒有說,隻是全神貫注著操縱著船。萱草能夠感覺的到,舟的周圍已經豎起了防護罩,但是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

  就在她疑惑的時候,突然麵前出現了一頭巨大的海獸,看不出來是什麽,和鯨魚什麽並不相似。但是唯一能夠和鯨魚放到一塊兒為之稱道的那就是,這個很大!

  是的,很大,那麽大的一頭海獸就像是憑空出現一樣,攔在了天舟的麵前。一雙圓滾滾的眼睛看著天舟上麵的那個少年和萱草,萱草能夠感覺到一陣陣巨大的威壓。但是她還是努力抬頭,看著麵前的海獸。那個海獸突然好像是聞到什麽東西一樣,竟然放過了萱草和那名少年,徑自離開,向著另外一個方向去了,隻是在海麵上留下了點點的波瀾。

  “還好走了。”那名少年說著,身子一下子軟癱到了舟上,整個人顯得十分疲憊。看到那名少年那個模樣,萱草有幾分奇怪的問道:“剛才的那頭,是什麽獸類,我怎麽從來沒有聽說過?”

  “這裏是海外諸島特有的一種海獸,名字叫龍瓊,據說是有龍的血統,但是這個誰有知道呢。”那名少年說著,喘了幾口粗氣。

  第二章 簡單的夢想

  萱草聽了那名少年的話,跟著笑了笑,心裏頭卻有幾分後怕。剛才在那頭海獸之下,她真正是感覺到了瀕臨死亡。那麽大的一頭獸看著自己,自己卻連施法的勇氣都沒有。甚至,隻是端坐著都已經成為了一種負擔。

  她想著,微微的眯著眼睛,似乎在回想剛才那種感覺。

  “說來也是奇怪的很,那種龍瓊,據說一旦見到修真者,就會一口吞掉,不死不休,今日倒也算是我們運氣好,能夠逃過一劫。”已經恢複過來的少年說著,臉上倒是有幾分灑脫。見到那名少年這個樣子,萱草有幾分奇怪:“我看你倒似沒有什麽後怕的樣子。”

  “哈哈,在海上走,自己的命其實已經不是自己的了!”那名少年說著,笑聲很是爽朗。

  “這個話是什麽意思?”萱草微微皺眉。

  “你不過才來這裏,不知道海上的黑暗。”那名少年說道這裏,嘴角勾起一絲絲苦笑。

  “我看你年齡也小,為什麽說不試試去加入門派,你不是說很羨慕有門派的人嗎?”萱草說著,眼睛微微眯著,看著麵前的少年。那少年聽了這個話,立即笑了起來:“若是想要加入隻是一句話的事情那也就簡單了,我們這些人,祖祖輩輩就是這個海上的。我家裏哥哥是前些年在這大海上麵遇到了妖獸,命喪其中。但是我去年已經開始過來行舟,你可知道為什麽?”

  “……”

  萱草大概知道理由,但是卻不想說。

  那少年也沒有想得到她的回答,而是直接說道:“原因很簡單,我下麵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我修真資質並不高,但是或許我弟弟,或許我妹妹有辦法能夠進入大的宗門也說不定啊!隻要他們任意一個人進入了,那我們的生活就能一下子變好很多!”

  他說著,眼睛裏閃爍著動人的光芒。

  “然而,這一切的根源卻是靈石,如果說沒有靈石的話,那我們什麽地方都去不了,寸步難移。所以說,我一定會努力,讓我的弟弟,讓我的妹妹有機會能夠去見一見外麵的世界!”

  “就算他們出去了,再也不會回來。”

  萱草不知道怎麽的,突然想到了師父曾經說的話,忍不住問道。

  “他們出去就可以了,回不回來就無所謂了。反正我的一輩子,就是和這個海死磕到底了!”他說著,一下子笑了起來,聲音很是爽朗清脆。看著那名少年,萱草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在胸口彌漫。

  每個人都有屬於他自己的追求,就算那卑微的理想在別人麵前絲毫不值,但是卻也是他們的理想。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問道:“你叫什麽名字?”

  “我?”那名少年似乎沒有想到過有人會問自己的名字,他猶豫了下,然後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叫二牛!”

  “你怎麽會取一個這樣的名字?”

  “我們那裏人說了,名字取的賤,人就好養活。況且,進了宗門,到時候可以找人給想個好聽的。如今,不過是一個稱呼,區別人而已。”他說道這裏,臉上帶起了一絲絲笑容問道:“我的名字是二牛,我哥哥的是大牛,三弟的是三牛,你猜猜看我們家四弟叫什麽?”

  “沒有五弟了嗎?”萱草笑著看著麵前的二牛。二牛撓了撓頭,憨憨的笑著:“我娘說她大了,再也不生了,所以就隻有四弟了。”他說到這裏,又趕緊說:“我還有兩個妹妹呢,我娘可會生了!”

  聽出來了,一口氣生了六個,確實是很會生啊!萱草想著,然後說道:“那四弟肯定是叫小牛了!”

  “唉,你怎麽知道的啊,我問別人,別人都會說是四牛呢,沒有想到,你倒是怪聰明的,肯定是宗門裏的人比外麵的人都聰明!”二牛說著,臉上的笑容明媚的幾乎要晃瞎萱草的眼睛。

  想到她以前在乾坤派中的場景,那宗門裏的人可不能說都是好的。她想說,但是卻什麽都沒有說出來。二牛估計一輩子是沒有希望進入到宗門裏麵了,既然如此,讓他有想象空間,又有什麽不好的呢?

  “……”

  或許是因為萱草心裏頭有了心事兒,所以說一路上也就沒有說話,隻是看著那碧海藍天。或許是因為路上的意外,本來半天就可以到的,卻偏偏到了傍晚才到島上。萱草上了島,看到二牛就要離去。猶豫了下,對著二牛說道:“你先暫且留下,明日太陽出來了以後你再回去吧。否則的話,晚上趕海路不安全。”

  “那我不回去,娘會擔心的。”

  “不過晚回去一日,你明日回去了,你娘看到你自然就會放心的。”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二牛。二牛猶豫了下,點了點頭,跟著她一塊兒上了島。上了島萱草第一件事情就是按照那令牌上麵所記錄的方法,把護島大陣給開啟了。

  這裏風浪很大一點都不是假話,他們剛剛上島就能夠感覺到島上的大風。地麵上多處地方都露出了地表,那被風打磨光滑的石頭。萱草去開啟護島大陣的時候,二牛首先是去把自己的天舟給搬到了島上麵。

  大陣運行了以後,整個島上本來彌漫的伶俐的大風,一下子就緩緩的安靜了下來。這裏的洞府是在山洞裏麵,大概就是因為地麵不適合造洞府的原因,所以才會把洞府弄到裏麵。萱草進入洞府內了以後,發現裏麵居然隻有一個臥室其他的是一個廳,一個廚房,一個丹房,還有一個地火房。萱草沒有想到,這裏居然還有地火房,因為在他們上次住的那個超級貴的地方,都沒有地火房。

  二牛跟著萱草在裏麵走了一圈,就有幾分不好意思的說道:“我直接睡在客廳裏就可以了。”萱草聽了二牛的話,又看了看二牛的身體。二牛身體算不上特別壯碩的,但是卻也不是那種文人墨客的身材,於是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倒是不好意思了。”

  聽了她的話,二牛憨憨的笑了笑:“這裏麵可暖和了,也不會冷的,我覺得挺好的。”他說著,就從懷裏頭掏出來幹糧要吃,見到萱草奇怪的看著自己,他就把自己手裏的幹糧往外麵遞了遞,問道:“你也要吃?”

  “沒有,你都來我這裏了,好歹算是客人。我去給你做點飯,雖然說沒有什麽好菜,但是卻也比你那幹糧好一些。”萱草說著,就進了廚房。她還真沒有其他菜來配,當初在空間裏麵也沒有準備菜……所以說,她隻是煮了兩碗粥出來,“真是不好意思,我沒有想到過這裏什麽都沒有,所以說也就這粥了,你將就著吃吧。”

  二牛聽了這個話,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就大口大口的吃起粥來。看著二牛吃粥的樣子,萱草也覺得這已經對自己沒有什麽吸引力的粥突然一下子好吃了起來。兩個人就好像是在那裏比誰吃的快,誰吃的慢一樣,迅速的把粥給吃完了。

  “好好吃,而且一碗就能飽了,好厲害。”二牛說著,撫摸著自己的肚子。看著二牛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突然想到什麽似得問道:“你們這裏有什麽蔬菜可以吃嗎,帶靈氣的,適合修真者吃的。”

  “自然是有的,但是價格太貴了,比如什麽白銀菜啊,都是從海裏頭撈出來的,還是特產了!”二牛說著,齜牙咧嘴的,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又笑了起來。

  第三章 改變

  見著萱草在那裏笑,二牛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撓撓頭說:“你可別覺得我說話粗,那白銀菜雖說是我們那裏的獨有的,但是我卻沒有嚐過呢。若是有一點,隻想著拿去賣了,哪裏有心思嚐。隻覺得那些修真者真是奇怪,那一兩白銀菜就有兩塊靈石呢,但是卻還有那麽多人搶著買!”

  聽了二牛的話,萱草忍不住笑了笑,說道:“每個人的想法心思自然是不一樣的,若都是一樣的,那倒是太平了。”她說著,猶豫了下,然後從儲物袋裏拿出來了一床被褥,遞給了二牛:“這個就給你用了,我先進去了。”

  二牛點了點頭,接了過來。看到二牛如此,萱草也就直接回到房間裏麵去了。回到房間裏了以後,她立即和小雅溝通:“小雅,方才我在外麵看到了一隻海獸。”她說著,形容了那隻海獸的樣子。小雅聽了她的描述了以後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對這種動物並不了解呢。”

  “是嗎?”萱草也不能肯定小雅知道這種動物,聽了小雅的回答,雖然說有幾分失望但是卻也沒有特別的懊惱。倒是小雅,覺得自己沒有幫上萱草的忙,顯得很是沮喪。看到小雅那個樣子,萱草笑著揉了揉小雅的頭:“好了,你也不要想那麽多。對了,如今我已經租下一座小島,我們可以在島內盡情的修煉呢,這個島上有法陣,並不會讓這裏的靈氣外露。”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小雅的聲音十分愉快,很顯然她很高興。

  “是啊,這樣的話,小雅和我都會很快的晉級呢!”

  萱草笑著應了。

  在這裏,至少自己還有小雅陪著,真好。

  萱草想著,忍不住又和小雅聊了許多。小雅大部分時間都是聽著,一塊兒聊了許久,萱草才睡覺。因為她現在不能和小雅一塊兒溝通修煉,因為雖然說外麵的少年看著十分無害,但是萱草卻不能完全信任那個人。

  畢竟,那個人怎麽說也是練氣期後期了,否則的話也不可能接到行天舟的活。隻要是修真者,就會對靈氣有特別的感應。

  第二日很快就到了,萱草出來的時候,發現那個二牛已經把被褥什麽都疊好了,放到旁邊的椅子上麵。

  看著二牛很有精神的樣子,萱草笑了笑說道:“看來你休息的很好啊。”

  “對啊,這裏有法陣,而且不知道怎麽的,我睡的格外香甜呢。”他說完,然後想到什麽似得說道:“對了,昨天我吃了那粥以後,感覺體內靈氣也增加了一些!”

  “這樣啊,那挺好的。”萱草說著,點了點頭,然後和二牛一塊兒走出了洞府,站在島上看著外麵的海。海很平靜,萱草他們出來的時間有些不巧,正好錯過了日出的瞬間,出來的時候太陽已經掛在了天際。

  “這樣好的天氣,我回去肯定沒有問題,這次多謝你了。”

  萱草自然是聽得出來二牛話裏頭告辭的意思,她點了點頭,然後猶豫著說道:“我看了看這周圍,雖然說大部分地麵上的土都被風吹走了。但是多少還是有些土堆積的地方,我想在那裏種一些可以吃的靈菜,你能不能幫我在那裏采購一些種子,然後送來?”

  “那些對作物對周圍的靈氣要求很高的,而且……”他說到這裏,想了想,看了看周圍,然後點了點頭,“也好,我答應你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