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47節

  “怎麽沒有怎麽沒有,你有沒有經曆過,你沒有發言權!”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或許是因為萱草已經進入了發泄狀態,所以說她本來對白胡子師父的一點畏懼已經被扔到了十萬八千裏以外了,她現在腦海裏滿腦子都是覺得自己委屈,自己可憐。看著她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也很無奈,他已經看出來了,現在和萱草溝通是一件非常費勁的事情,所以說過幹脆直接坐在那裏,看著她哭。

  萱草哭的累了,直接在桌子上麵抓了一個茶杯,喝了一口茶。看到她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對著她點了點頭:“怎麽樣,哭的累了吧?”

  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確實累了。

  “現在已經是飯點了,你還沒到辟穀期,想來應該是餓了吧。”白胡子師父說著,臉上沒有什麽表情。但是萱草卻忍不住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確實是餓了。看到她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點了點頭,拍了拍手,外麵立即有一個夥計進來了。他進來了以後,先看了看萱草,然後又看著那白胡子師父問道:“這位前輩,不知道您叫小的來有什麽事兒?”

  “你看熱鬧想來也看的夠了,還不去給我上好飯好菜上來,給我這個徒兒補一補!”

  萱草一聽這個話,臉頓時漲了個通紅,瞅著麵前的夥計,咬牙切齒的問道:“剛才我哭,你都聽到了?”

  那個小二聽了萱草的話,有幾分不知所措,看了一眼白胡子師父,見到他沒有任何表示,才不好意思的幹笑了兩聲:“我們這樣的,是隨時等待這裏麵命令的,這裏麵的聲音,我們有個地方是可以聽到的。”

  “你……”

  “你放心,裏麵發生的事情我們外麵絕對是看不到的!”那個夥計說著,就差舉手發誓了。

  看到那個夥計這個樣子,萱草頓時感覺好囧,恨恨的看了一眼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對著她點了點頭:“你還不坐下,難道說還要讓人看熱鬧不成?”聽了這個話,雖然說萱草感覺很不甘心,但是還是乖乖的坐了下來。

  夥計見到萱草不和自己扯皮了,立即快速的跑了出去。看著那個夥計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冷哼一聲:“我都說你沒有長進你還不服氣,你也不想想,在這裏若是沒有一點機關,裏麵的若是發生什麽事情要叫夥計,那些人怎麽能進來?”

  “我錯了。”萱草這個時候回答倒是很迅速,直接了當的就說了。

  “你啊,你是不是覺得為師對你太過隨意了!”

  萱草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頓時就想再給他一頓臭罵,但是卻還是忍住了。麵前這個人修為比自己高,所以說自己隻能忍了。她想了一會兒,然後說道:“師父所作所為,想來都是有自己理由的,徒兒不敢隨意揣測。”

  “很好,你能這樣想就不錯,但是我看你的樣子,並不像是這樣認為的!”

  “怎麽會呢,師父一向是什麽都是對的,徒兒隻有聽的份了。”萱草說著,歎了口氣。聽了她的話,白胡子師父點了點頭:“你說的很好,你以後就按照你說的來做吧!”

  萱草聽了這個回答,立即就想瞪眼,但是卻立即忍住了。反正這個師父每次過來不過是露個小臉,沒多久就會消失掉的,所以說自己不應該和他計較。想到這裏,她的心情就舒服多了。

  “我方才說過了,你做的每一件事情我都在後麵看著你。你做事兒可以說是隨著自己的本心,這點很好。而且你的天性善良,這點也讓為師十分欣慰,至少為師沒有給師門尋一個女魔頭回來。”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還是開口問道:“師父真的有把徒兒當作是徒兒麽?”

  “這個是什麽話,若不是把你當成徒兒,當初為什麽要救你回來!”他說著,歎了口氣,手一揮,然後萱草感覺自己周圍似乎多了一些什麽。看到萱草疑惑的神色,白胡子師父說:“這個是隔音結界,有了這個,外麵就聽不到裏麵的聲音了。”

  他說著,臉上還有幾分得意。聽了他的話,萱草微微的眯了眯眼睛,問道:“方才師父也是可以用這個嘍?”

  “自然是可以的。”白胡子師父點了點頭,在她要爆發的時候,白胡子師父又冷哼了一聲問道:“雖說我可以,但是為什麽我要用。你想想你剛才的樣子,但凡有點理智,你就不會那個樣子!你出了這一次醜,至少知道在什麽時候說什麽話!”

  這個師父,好像不管怎麽樣都能找到自己的理由!萱草想著,有些惡狠狠的看著麵前的師父。師父似乎對她的眼神有幾分毛毛的,微微避過了她的眼神:“你以後準備怎麽辦,繼續在那隻白蠶的庇護之下過日子?”

  “小白師兄對我很好。”萱草想了想,直接回答。

  “但是那樣對你沒有什麽好處,凡事有別人幫你出頭,你何年何月能夠成長!”白胡子師父說著,頗有幾分吹胡子瞪眼的樣子。看到白胡子師父這個樣子,萱草就有幾分不服氣了:“為什麽要這樣說。”

  “為什麽不能這樣說,你自己用你自己的腦子好好想想,你現在如果說繼續下去,你對修煉,你對外麵的世界還有什麽向往!你就是一個懶惰的性子,若是沒有逼著你,你當初就可以在穀內生活一輩子!”白胡子師父說著,幾乎都要站起來罵萱草了。

  看著白胡子師父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的皺眉。她不覺得自己隨遇而安的性子有什麽不對,那麽拚命的努力,到時候過的日子難道說就會格外的好一些嗎!

  “當初和你說過了,一旦修真,雖然說你的壽命會有所增加!但是有一點,如果說一旦死去的話,那麽你的靈魂是直接消散,不會投胎的!”

  “徒兒知道。”萱草點了點頭,白胡子師父這個和自己說過的。

  “那你還不努力!你一輩子都在築基期的話,壽命也不過才堪堪五百年,五百年過後,你又是一捧黃土,什麽都沒有了!”白胡子師父說道這裏,語氣已經很淩厲了。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一陣陣敲門的聲音,白胡子師父正好有怒氣,直接粗聲問:“何事!”

  “飯菜,飯菜送來了……”

  “送進來。”他話音剛落,外麵就有好幾個夥計端著飯菜匆匆忙忙的進來,放下了以後,又匆匆忙忙的離開。看著那些人那個樣子,萱草有幾分好笑,很顯然白胡子師父也沒有想到那些人居然會這樣怕自己,臉色也不是很好。

  “你先用飯,吃完飯了我們在好好說。”白胡子師父說著,語氣已經緩和了一些。

  萱草聽了這個話,就端起了碗筷。看到她端起碗筷了以後,白胡子師父忍不住又說道:“你自己吃飯的時候好好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萱草抬頭看了一眼白胡子師父,知道這個師父是為了自己好。但是,心裏頭卻有些難受,說不上來的難受。她慢吞吞的吃著飯菜,飯菜看上去十分美味,比上次他們來的時候還要好許多。但是,她吃到嘴巴裏卻沒有什麽味道,如同嚼蠟。

  吃的差不多了,她抿了一口茶水,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然後說道:“如果說,我活的不開心的話,就算能活千年又如何!”

  是的,她在吃飯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以前曾經看過的一個電視劇,《我和僵屍有個約會》裏麵的僵屍就是可以活很久很久,但是他們一點都不開心。

  第一百三十四章

  想到這裏,她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應該能夠感覺到她灼灼的目光,但是卻沒有抬頭,隻是低垂著頭吃著自己麵前的飯菜。萱草就那樣看著白胡子師父吃飯,安靜的,一動不動的看著。

  最終,白胡子師父還是按捺不住,放下了手裏頭的碗筷,看著麵前的萱草問道:“怎麽了?”

  “沒有什麽,我隻是在想,長生那麽說就真的那麽好嗎?一個人,看著自己的朋友們一個個死去,老去,自己一個人孤獨的活著。”

  萱草說著,語氣裏有幾分疑惑。

  “長生本來就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如果說怕寂寞的話,又談什麽長生!”白胡子師父說著,目光中有幾分嚴肅。看著白胡子師父這個樣子,萱草還有話想要說,但是卻又不知道怎麽說,心裏頭十分的惆悵。

  看著萱草惆悵的樣子,白胡子師父歎了口氣,“你還小,許多事情並不明白,等到你自己經曆了一回,你才會發現。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是假的,隻有你自己活著這件事情的本身是真的。”

  “這樣的話,難道說就會覺得是幸福嗎?”

  “幸福?”白胡子師父似乎想要笑,但是卻沒有笑,隻是很嚴肅的看著麵前的萱草,說道:“你告訴我,你理解的幸福是什麽?”

  “完完整整的活完這一輩子!”萱草下意識的回答。

  “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真正的想要死去。就算是大聖人,在臨死的時候也會掙紮。為什麽那麽多人,明明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還要拚命的去看病,找郎中。為什麽,那麽些帝王,一輩子什麽都有了,到了後來都要求長生?”

  “因為,死亡對他們來說,都是未知的事情。人活著,很多事情都能去掌握,你可以看著他變好變壞。但是如果說,你一旦死去了,那你什麽都看不到了,你就成了瞎子,瘸子,哪裏都去不了,什麽都看不見。你不會知道你以前美貌的妻子下場如何,你也不會知道你的兒孫是否會敗壞你的家產。所以說,他們都想要活著,對許多即將死去的人來說,活著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白胡子師父說了那麽多,萱草聽的有些暈暈乎乎的明顯感覺哪裏有什麽不對的地方,但是卻說不上來。她微微的皺著眉頭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笑了笑:“你現在年齡小,許多事情不明白也是正常。等到你看的多了,你就會發現,所謂親情,所謂友情,所謂愛情,都是很奇妙的存在。在你想要它有的時候,它們就是存在的,而且你為之付出一切都無所謂。但是,如果說你覺得是沒有用的,不需要存在的,那麽它們對你來說,就是一文不值!”

  “我不怎麽理解。”萱草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

  看著她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歎了口氣:“許多修真者,都是有家族的。他們會對自己家族內可以修真的後輩十分關注,但是同樣是他們的血脈,不能修真的後輩卻視而不見,你可知道為什麽?”

  “不知道……”萱草搖了搖頭。

  “因為很簡單,他們都會死去!”白胡子師父說著,嘴角帶著一絲絲諷刺的笑容。

  “最開始那樣做,其實隻是本能,和所謂的前途什麽的一點關係都沒有,隻是因為他們會死去!你想,你很喜歡一個後輩,但是那個人不能修真,隻能一輩子過完就沒有了。那麽,他的一輩子很短暫,或者隻是某些人彈指之間的事情。你給他了關注,你很喜歡他,但是你閉關出來了以後,卻發現這個人已經不在了……”

  “……”萱草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感覺到了他語氣裏濃濃的哀傷。她微微的皺著眉,聽著他的講訴。

  “其實現在很多修真家族都隻是因為開始其中有一個人修真了,為了讓自己整個家族的人能夠伴隨自己長遠些,才會想辦法讓家裏人都修真。但是你要知道,天賦這個東西本來就是很奇怪的,所以說,他能修真但是不代表他的父母也可以,兄弟也可以。”

  白胡子師父說道這裏,突然勾了勾唇角,“所以,很多人都會因此想要逃離事實,逃離這個悲劇的事實,自己遠遊。當他再次回家的時候,卻會發現家裏頭什麽都沒有了。曾經的一切痕跡都不存在了,你說,他會對親情還有期望嗎?”

  萱草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

  看著她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點了點頭:“這個就是我喜歡你的一點,很坦誠,你不會掩飾自己的情緒,這樣很好。”白胡子師父說完,微微眯著眼睛,坐在那裏,一動不動。看著白胡子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師父,你以前的親人?”

  “不知道已經輪回多少次了,我曾經還想過去看看他們,但是後來看著他們又一次從嬰兒長大,又一次結婚生子。突然發覺,其實我是多餘的。我不管怎麽樣,也不能把他們帶入我的世界裏。因為我們本來就在我決定修真的那一刻起,徹底的成為了兩個世界裏的人。”

  白胡子師父說完,看了一眼萱草:“怎麽樣,我的回答你滿意嗎?”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

  “你現在和你那個師兄也是如此。你師兄如果說沒有什麽意外的話,幾千年不是什麽問題。那麽你呢,你現在不過區區五百年的壽命,你以為你能陪伴他多久。你們越親近,將來也就越痛苦。”白胡子師父說著,輕笑出聲。

  不知道為什麽,看到白胡子這個樣子,萱草覺得很別扭,但是具體是哪裏別扭又說不清楚。她微微皺眉看著白胡子師父,感覺很奇怪。白胡子師父看了她一眼,然後說道:“所以,我決定讓你跟我走。”

  “走,去哪裏,他們怎麽辦?”萱草有些急切。

  “自然是一個很好的地方,是一個島國,那裏修真十分盛行,靈獸也十分多。說不定在那裏你又有了新的機緣,至於他們,你們如果說有緣分的話,當然還能相見。你現在和他們在一起,隻能拖累他們,並不能讓他們更好的成長,難道說你不認可這一點嗎?”

  萱草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十分想要吐槽,自己怎麽不能帶他們成長了,自己有小空間,小空間裏的東西都能幫他們很大的忙。但是,小空間卻是不能暴露與人前的東西。想到這裏,她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好了,你不要想的太多。”說完,白胡子師父撤去了不知道什麽時候弄來的隔音結界,然後拍了拍手。外麵的夥計立即從外麵跑了進來,他似乎對兩個人有些好奇,特意的看了一眼萱草。然後對著白胡子師父點頭哈腰笑著:“不知道有什麽事情?”

  “結賬。”

  “唉,一共是……”

  萱草根本就沒有聽到白胡子師父是怎麽和夥計結賬的,她心裏頭就像是有許多匹駿馬在奔騰一樣,她不想離開他們。白胡子師父,小鳳凰,還有朱雀,甚至可以說還有袁源。他們在一起,過的很快樂啊,為什麽要離開,為什麽一定要分開。

  她想著,抬頭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剛想說什麽,但是卻發現自己居然什麽都說不了,整個人就好像是個木頭一樣。然後她能夠感覺自己一點點變小,最後被師父裝到了袖子裏。

  第一百三十五章

  萱草不知道外麵世界過了多久,她在那漆黑的袖子裏蜷縮成一團。她在這個裏麵,甚至不敢去和自己腦海裏的小雅去聯係。因為她總覺得黑暗之中,似乎有東西正在偷偷的窺視自己。她咬著自己的嘴唇,待在裏麵,有一種茫然和麻木。

  “出來吧。”一聲清喝,她直接被裏麵一股子氣流給衝了出去,滾到了外麵的地上。她有些茫然的看著周圍,然後又抬頭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白胡子師父看著她狼狽的樣子,滿意的點了點頭:“你以後就在這裏生活吧,這個是海外諸島中的一座,想來按照你的本事應該還混的下去。”

  聽了他的話,萱草抬頭瞅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目光中有著怒火。

  “你放心,我會想辦法讓人給他們帶消息過去,會告訴他們你還活著的事情。對了,我不會在這裏,因為我還有其他的事情。你就一個人在這裏好好努力吧,如果說你恨我,就努力成長超過我,然後過來和我打一場!”白胡子師父說著,似乎覺得那會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整個人臉上顯得都很愉悅。看著白胡子師父那個樣子,萱草抿了抿嘴唇,沒有說話。

  看到她半天不說話,白胡子師父顯得有幾分失望,從自己的袖子裏拿出了一疊玉玦直接扔給了她。

  “這個裏麵有些攻擊法決啊,你對煉丹不是有興趣嗎,裏麵還有煉丹要訣啊,還有什麽陣法什麽的,反正亂七八糟的我也記不大清楚了。你自個兒好生參悟,自然是有你的好處。行了,我還有事兒,先走了……”說完,白胡子師父就直接踩著虛空,腳下還似乎生出了祥雲,然後就這樣的走了。

  “……”

  萱草看著自己麵前的玉玦,突然感覺好像全天下就隻有自己一個人了,悲從心生,眼淚一下子就嘩啦啦的掉了下來。但是她還是咬牙從地上把那些東西都給撿了起來,剛才師父的話雖然說的不大清楚,但是卻也很明白。

  這些東西就會是自己在這裏立身的根本,如果說自己不好好的學習,隻怕在這裏連最起碼的生存都很困難。她大力的擦了下自己的眼淚,反正自己還活著。小鳳凰他們那麽會感應人的存在,肯定能夠探知自己的存在。

  隻是在他們要找到自己的時候,自己要變得更強一些,這樣的話,自己才會在師父再次把自己帶離他們的時候,有反抗的能力。她想著,咬了咬嘴唇,開始向著有人聲的地方走去。

  她隻是走了兩步,就發覺了似乎有些不妥。因為她身上現在很是狼狽,可以說就是泥人一個。現在過去的話,隻怕別人隻會把她當花子。想到這裏,她猶豫了下,隻是把身上大致清理了下,衣服也換成了一件很普通的布衣。這個還是當初她在穀內的時候,那個時候的衣服。她現在的衣服都是小白師兄給做的一些法衣,看著就很精致。

  現在,她隻有一個人,並沒有特別的自我保護能力,如果說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還穿著那樣衣服招搖的話,隻怕是在那裏赤果果的告訴別人,我是肥羊,你們快點來宰殺我吧。

  咬了咬嘴唇,現在不管其他如何,反正自己如今最重要的是能夠活下去。

  招來水鏡,看了看自己鏡中的樣子,和自己所想的差不多了以後,才散去了水鏡。小雅似乎能夠感覺到她心裏頭的悲哀,主動開口問道:“主人很不開心嗎?”

  “沒有,怎麽會,隻是突然離開,有些不適應。”萱草下意識的說道。

  “沒有關係的,小雅永遠不會離開主人,生生世世都將伴隨著主人。”萱草聽了這個話,身子猛地一頓,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窒息感。不管怎麽樣,自己還有小雅在身邊陪著呢。況且,自己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剛穿越過來什麽都不能做的,隻能任人宰割的人了。

  想到這裏,萱草猛地一下子升起了自信,把身上的衣服換成了小白師兄做好的法衣,然後笑著對著小雅說道:“你說的不錯,不管如何,我都還有你陪著呢。”說完,就大步的向著那目的地走去。

  人聲越來越多,萱草心裏頭反而淡定了下來。她走到那集市裏麵卻豁然發現,其實你把自己看的太高了。人家都在忙活自己的事情,哪裏會有功夫去看你?萱草頓時感覺一陣囧啊,但是還是很快淡定了下來。

  這裏應該算的上是一個小集,裏麵賣的東西很亂,而且有一股子海腥味。看來,這裏真的就像是師父所說,是在海外諸島上麵的一座了。她在那裏左右看了看,或許因為她是新麵孔,還是多少惹了一些注意力。

  一個看著中年比較麵善的女子到了她麵前,笑著問道:“哎喲,妹子,看你眼生的很,你是第一次過來這裏?”

  萱草聽了那個中年女子的話,點了點頭:“師父讓我過來曆練,過段時間再來接我走。”她說著,打量著周圍問道:“這裏集市看著怎麽這麽亂?”

  “這個是什麽話,我們這裏已經算的上是頂好的了,附近幾個集市更亂。不過姑娘如今修為已經很不錯了,若是才來,想來還沒有地方安頓下來。你可以去找那個刀疤臉的那個男人,他是我們這個集市管出租洞府事宜的人。”

  那個女子說著,指了指那邊的一個人。

  萱草點了點頭,轉身就想走,但是沒有想到那個女人一下子拽住了她的衣服,高聲嗬斥:“唉唉,我看你穿的挺好的,你怎麽能這樣啊,難道你想賴賬啊!”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