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46節

  “你說的可是真的?”

  “我騙你幹什麽?”朱雀見到萱草不相信自己,顯得有幾分惱了。看著朱雀這個樣子,萱草趕緊笑著說,“對對,你是沒有必要騙我的,但是我確實也是覺得奇怪,你也知道我並沒有什麽值得別人特別注意的地方,為什麽……”

  “不,說沒有也不能說沒有!你看,我和小火都在你身邊,多少也是說明了你有幾分可取之處!”朱雀說著,頭微微低垂著看著萱草,頗有幾分居高臨下的架勢。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恨不得直接一腳把他給踹飛。

  “好了,我不和你鬧,反正你自己注意一些,不要一個人隨意走動。在這個屋子裏麵應該還算安全,但是外麵我就不能保證了。”朱雀說著,對著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就走了。聽了朱雀的話,萱草心裏頭就好像是百爪撓心一樣,她十分好奇,到底是誰那樣關注著自己,而自己又到底有什麽地方是值得那個人如此關注的呢?

  她好奇啊,但是卻又因為沒有答案所以顯得越發好奇。

  回到自己的房間裏,她發覺自己桌子上麵多了一個古樸的小鼎,想起來小白師兄說要給自己的藥鼎,應該就是這個了。上前拿住藥鼎,直接去了空間裏麵。小雅見到她拿了東西進入空間,顯得有幾分好奇:“主人,主人,你拿了什麽進來啊?”

  “這個是藥鼎。”萱草說著,把藥鼎放到了自己身前,摸索著要怎麽去控製它。

  “這個啊,我會呢。”小雅說著,直接把藥鼎拿到了自己跟前,然後手上挽出了幾道法決,很快藥鼎就直接變大,它又打出了幾道發覺,那藥鼎自己就開始散發濃濃的熱氣。

  “這個藥鼎還不錯,主人從哪裏弄來的。”小雅說著,就直接讓藥鼎恢複成了剛才的樣子,偏著頭看著萱草。

  萱草聽了小雅的話,笑著說:“是小白師兄給我的。”

  “主人口裏頭,好像小白師兄出現的次數比較多呢……”小雅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看著這樣稚嫩的一個小家夥皺眉的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前傾身子,在他的鼻子上麵捏了捏:“好了,就你想的多。”

  “我想什麽呢?”小雅奇怪的瞅著萱草,似乎不大明白她說的是什麽意思。看著小雅這個樣子,萱草也愣住了,不知道自己要怎麽說才好。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沒有什麽,對了,你會煉丹嗎?”

  “我當然會啊,我當初應該和主人說過啊!”小雅有些不滿的說著,臉上因為被小看了而顯得有些不服氣,臉頰都鼓了起來。看著小雅這般模樣,萱草忍不住笑著捏了捏她的臉:“是啊,是啊,小雅是最厲害了。”

  “我本來就厲害的很。”小雅很認真的點頭,表示自己確實是很厲害的。

  “噗……”萱草最終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本來因為朱雀的話而壓在心裏頭的大石頭似乎一下子就散了去。看著萱草笑了,小雅越發是疑惑了,看著萱草,眼睛裏都寫滿了不解。

  “好了,既然你會用這個,那麽你也會一些丹方了?”

  “簡單的自然是會的,至少主人現在用的那些,我完全是沒有問題的!”小雅說著,拍了拍胸脯。萱草看了看種的靈藥,有些猶豫的問道:“現在靈藥種的可還全?”

  “不全,太不全了,如果說要用這裏麵的東西來煉丹的話,隻怕一種都練不出來。”小雅說著,頭微微的偏著,看著那些花草,顯得十分不滿的樣子。看著小雅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突然想起來自己出去買東西的時候,還是買了不少靈藥的。想著,就直接從那裏麵拿了出來,遞給了小雅。

  小雅看著那些靈藥種子,點了點頭:“這些還算是不錯,但是總體上來說還是少了一些,主人要繼續努力啊!隻有種的東西越多,這裏的靈氣溝通越發完全,我才能夠更快的晉級突破,這裏的空間也會越來越大的!”小雅說著,臉上難得的有幾分認真。

  看著小雅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以後如果說遇到什麽靈藥,我都會盡量買回來的。”

  “太普通的也沒有什麽用,最好的就是一些比較稀有的,那樣的才能當煉丹的主藥。比如主人現在給我的,大部分都是輔藥,不過沒有關係,我們這裏有世界之樹,可以用它練點丹藥。但是效果會比較大,主人輕易不要拿出去。”小雅說著,盯著萱草的眼睛。

  第一百三十一章

  萱草被小雅那樣嚴肅的眼神看的有幾分不自在,趕忙的點頭說道:“我明白了,這樣的事情你和我一說,我就知道了,肯定不會亂來的。”

  “嗯,你知道就好了,我就怕你一時心軟。如果說讓別人知道我們有世界之樹很麻煩的,以前主人和我說過,懷璧其罪,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小雅一邊說,一邊看著它自己手裏頭的靈藥。

  看著小雅那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又恍然覺得小雅沒看自己,於是出聲應了下來。這個事情說完,她突然又想到自己買的那一條魚,於是問道:“對了,這裏能不能養動物?”

  “養動物?”小雅顯得有幾分奇怪。

  “對啊,我今天在外麵買了一條白色的鯉魚,他們說是上古異種,如果說在靈氣充裕的地方,很容易就可以有靈性。這一條魚年歲已經不短了,隻要可以有了靈性,那很快就能夠修煉了。”

  “這裏有抑製其他動物,或者說植物產生靈性的東西呢。”小雅說著,然後露出思考的樣子。過了好一會兒,才點頭說道:“這樣吧,你是怎麽樣帶著他的?”

  “是在一個玉盒子裏。”萱草說著,把玉盒子拿了出來。小雅點了點頭,然後說:“我把這個裏麵的水換成靈泉裏的水,然後你帶出去,靈泉可以保證三天的作用。三天過後,如果說這條小鯉魚還是沒有靈性,那我就沒有別的辦法了。”

  “也好。”萱草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她的說法。

  很快,就把那裏麵的水給換了,小鯉魚似乎能夠感覺的到環境的變化,顯得十分歡樂,在裏麵遊來遊去。而且萱草能夠看到,這條小鯉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身上的白色慢慢褪去,而金色就好像是被染上去了一樣,一層一層的上去了。

  “看來,這一條小鯉魚的品種還不賴,主人運氣很好。”小雅看著那個小鯉魚的變化,點了點頭,然後突然皺眉說道:“主人還是快出去吧,空間有變化了。”萱草聽到小雅的和僧因那樣急促,雖然說不知道裏麵有什麽變化,但是還是點了點頭,快速的出去了。

  出去了以後,萱草就把玉盒子放到了桌子上麵。她能夠感覺的到,那靈泉裏的水出了空間以後,裏麵的靈氣開始慢慢的消散,速度不算很快,但是卻很明顯。那鯉魚似乎已經開始適應了那裏麵的環境,正在那裏慢慢的遊動著。

  看著鯉魚都在那裏遊動著修煉,萱草也決定自己要好好修煉了。因為她覺得,自己隻有修煉的越來越強大了,自己才能夠越發自由。剛才朱雀和自己說的話,多少還是有些影響。如果說,自己足夠強大的話,朱雀肯定不會過來特意和自己說那些事情的。

  她想到這裏,咬了咬嘴唇,開始在那裏打坐,她本來想要溝通著和小雅一塊兒修煉,但是神識在身體裏喊小雅,小雅居然沒有任何回應。想到小雅剛才驚慌失措的語態,心裏頭就有了幾分鬱鬱。

  自己強行打坐,結果弄的氣血浮躁的很,反而一點效果都沒有。見此,萱草決定自己還是先出去走走好了,不然的話強行繼續隻怕隻會讓自己身體越來越不好。想到這裏,她就下去把玉盒給蓋上,走了出去。

  一出門,她就聽到一陣嚷嚷的聲音:“現在這裏賣的東西本來就貴,十塊靈石,本來就隻有這些東西了!”

  “……”

  萱草聽了聲音,頓時感覺有些奇怪。這裏怎麽會有人在那裏嚷嚷?畢竟,這個是自己租的房子,按理說不應該有外麵人進來才是。於是,她就順著聲音走了過去,看到兩個人正對著袁源十分不耐煩的在說什麽。

  “怎麽了?”萱草走了過去。

  那兩個人見到萱草過來,倒還算有禮貌,對著萱草行了個禮:“仙子好。”

  “我好不好還另說,這裏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

  袁源見到萱草來了,立即開口說道:“師姑,師父因為這裏夥食問題去找了管這裏的人,然後他們就過來了,一過來就說本來就是隻有這些,我們吃不夠都是因為我們人多了的緣故。所以說,隻要我們人少點,或者多添點靈石,那自然就豐富起來了。”

  看著袁源滿臉不服氣的樣子,又看了一眼那兩個看似恭敬,但是實際上根本就沒把自己放在心裏頭的兩個人一眼,萱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好了,我已經知道了,你去把你師父找來。”

  “啊……”袁源有些奇怪。

  “這裏的事情我們解決不了,自然是要請師兄過來看看。畢竟這裏是師兄租下來的,也是他去找的管理的人。最好呢,是把那些人都拖來看看,也好知道這裏到底是什麽樣子的。一個月一百塊中級靈石,如果說還住的不痛快的話,那真是白瞎了那靈石。”

  萱草說著,掃了一眼那兩個人。那兩個人聽了萱草的話,開始有幾分不在意,後來有幾分深思。這幾個人看起來應該都是辟穀期修為的人,看來這裏大部分的服務人員都是這個修為。萱草想著,感覺好玩,自己如果說要在這裏打工的話,隻怕別人都會說,不好意思,你的修為不夠……

  袁源聽了萱草的話,立即跑去找了小白師兄。那幾個人似乎並不覺得這裏會有多麽厲害的人,隻是在那裏等著。看他們的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也不想和他們白費唇舌,畢竟有時候,有些話不是用嘴巴說就有用的。

  小白師兄很快就過來了,很顯然他有幾分不高興,身上周圍都散發著一種生人勿近的氣場。

  “就是你們負責這裏的每日食材?”小白師兄看著麵前的幾個人,身上周圍的壓力並沒有收起來,反而狠狠的壓向了那幾個人。那幾個人感覺到了小白師兄的壓力,立即後退幾步,雖然說他們後退了,但是身子還是搖搖晃晃的,整個人一下子顯得蒼白無比。

  “回答我的問題。”小白師兄說著,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那幾個人的身形搖晃的越發厲害,萱草在旁邊看著,歎了口氣,真是的,自己和他們談的時候他們不想好好談,如今師兄來了,卻又是這般無用的樣子。

  “我們,我們立即改……”其中有個人斷斷續續的說道。

  “改,肯定,肯定改……”另外一個人趕緊應承,小白師兄點了點頭,他們的身形稍微穩了一些。

  “我想,如果說在這裏把你們給殺了,想來最多也和毀了這裏的傀儡一樣賠些靈石就。”小白師兄說著,用一種很平淡的口吻說道。聽了他的話,那兩個人立即跪倒在地上:“我們錯了,我們真的錯了……”

  “知道錯了就好,我以後會在餐桌上看你們改正的態度。”小白師兄說完,轉身就走了。看著小白師兄的背影,萱草第一次發現小白師兄其實也是很酷的嘛。偏頭,看了一眼旁邊的袁源,發現他的臉色不大好看。於是湊過去問道:“我第一次看到小白師兄這個樣子,你去的時候他在幹什麽?”

  “師父,師父他在那裏好像做衣服什麽的,反正不停的在打法決。你不知道,我去了以後打斷了師父,師父那整個人的樣子,就好像是地獄裏出來的餓狼一樣,看我的眼神幾乎一口可以把我給吃了!後來聽說是這裏的事情了以後,才勉強放過我來著!太可怕了!”袁源說著,身子抖了抖。

  第一百三十二章

  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想了想剛才小白師兄的模樣,他對自己都是這樣了,態度算不上好,更別說是對袁源了。想到這裏,她對袁源隻能報以同情的目光。

  這裏的事情處理完了,萱草就回了房間,她其實挺好奇小白師兄在幹嘛,怎麽那麽認真。但是想到小白師兄剛才的臉色,她還是決定,敬而遠之好了。免得惹火燒身得不償失。

  回去了沒多久,就聽到有人敲門的聲音,她有幾分好奇,這個時候會是誰來找自己?但是還是出去了,看到是袁源站在門口,臉上還有幾分不情願的樣子。看到他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怎麽了?”

  “國師也來了,不知道他怎麽知道你們在這裏的,剛才找人通知了我,讓我喊你出去和他聊一聊。”

  “我和他有什麽好聊的。”萱草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很顯然,她對那個人已經沒有一絲一毫的好感了。看到她這個樣子,袁源臉上寫著幾分為難,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師姑,畢竟我家還是在那裏的,所以說……”

  “你是在要挾我嗎?”萱草聽了袁源的話,心裏頭頓時像是堵了什麽一樣,看著麵前的袁源。袁源是她讓自己師父收的,本來覺得這個娃應該沒什麽不好的。但是看起來,很顯然是自己錯了。

  “怎麽會,隻是,希望師姑……”袁源說著,語氣有幾分急迫。

  “你不是說,你對你們家族沒有感情了嗎?”萱草說著,嘴角勾著一絲絲的冷笑。

  “我……雖然說沒有什麽感情了,但是畢竟也是那裏撫養我長大,我不可能一下子就把他們全部丟開啊!”袁源說著,眼睛瞪的滾圓,似乎道理都在他那裏。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可以,我們走吧。”說完,就直接走了出去。

  看著萱草這個樣子,袁源臉上立即露出了幾分感激。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卻隻感覺自己心裏頭挺冷的。本來,她以為這個人多少還是在自己麵前有幾分真性情的,但是如今看來,似乎都不算是的。

  想到這裏,她心裏頭就有一種濃濃的悲哀,難道說自己是那麽容易被騙的人嗎,見到自己的人一個個都來騙自己?

  袁源似乎沒有感覺到萱草的態度問題,或者他感覺到了但是並不覺得是什麽問題,隻是笑著在前麵帶路,一邊說道:“國師居然請我們去上次吃了好些靈石的那裏見麵呢,我真是沒想到,國師居然也是有這樣多的靈石的。”

  萱草聽了袁源的話,倒是有幾分奇怪。如果說國師真的有那麽多的靈石的話,那個時候皇上怎麽可能直接過來上門討要靈藥?難道說,他們當真以為自己是什麽軟柿子,沒事兒都想過來捏捏?

  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更是不舒服了,沒有誰發現自己居然被當成了包子還會很樂意的上前去給人蹂躪的。去了那裏以後,萱草發現那個國師居然找的包間還是他們上次那個。但是進去了以後,萱草卻發現裏麵的場景似乎看著很眼熟,看著就好像是一個山穀,背後還有幾座草屋。

  ……

  這個,好像是當初自己生活了許久的地方。

  她正想著,然後就聽到清蟬子對著旁邊的袁源說道:“你下去吧,我有事兒要和萱草談一談。”

  萱草聽了這個話,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清蟬子似乎沒有稱呼過自己為萱草。在袁源出去了以後,那個清蟬子輕笑一聲,看著麵前的萱草:“你怎麽了,這樣看著我,難道說認不得我了?”

  “我確實認不得你了,你是誰……”萱草說著,後退了兩步,卻感覺到一道屏障。

  “真是沒有想到,養大的鳥兒居然不認主人了。”他說著,用手托著自己的下巴,看著麵前的萱草,還故意對著她眨了眨眼睛。

  聽了這個人的話,萱草眉頭皺的越發厲害了。

  “你是誰!”

  “嗬嗬,你難道還感覺不到我是誰嗎?”那個人說著,身形慢慢的發生變化,本來還是一個儒雅少年,一下子就慢慢的成為了一個老人家,特別是那把長長的胡子……

  “白胡子師父!”萱草下意識的喊了出來。

  “這個名字還不錯,我挺喜歡。”那個人說著,抽了抽自己的臉皮,似乎發現比較僵硬,所以幹脆不笑了,直接看著麵前的萱草,冷聲說:“你在外麵這些時日,怎麽一點都沒有長進!”

  “我……”萱草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有些不明白自己是哪裏做錯了,想要爭辯都不知道怎麽說。看到她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越發生氣了:“難道說你還想否認嗎,你還覺得你自己沒有錯嗎?”

  “萱草知錯了。”萱草直接乖乖的承認錯誤。

  見到她這個樣子,白胡子師父反而不好再多說什麽了,歎了口氣說道:“這一次的事情,你身邊的那隻神獸應該和你說過。畢竟他們的感知應該是很敏銳的,你應該知道周圍是有危險的,但是你卻還是跟著人出來了!”

  “……”她壓根沒有想那麽多,怎麽會知道本來叫她的人是清蟬子,但是見到的卻是這個師父呢。

  “你是不是還是覺得自己沒有錯?”

  萱草聽了白胡子師父的話,下意識的搖了搖頭,然後乖巧的應道:“徒兒知道錯了。”

  “哼,我看你壓根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裏了,你是不是覺得是認識的人叫你出來就沒有問題?別說有沒有什麽秘術是可以改變人樣貌的,但是在化形期改變樣子就是很容易的事情!”

  白胡子師父說著,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萱草聽著白胡子師父在那裏訓斥自己,越聽越覺得自己委屈,他本來啊,開始沒有出現,現在倒是好了,一出來就直接罵自己。自己到底做錯什麽了啊。別的化形期的人會不會有這樣閑著無聊專門找自己的事情啊,明明就是他的錯,他還在那裏說自己!

  越想,萱草越發感覺自己眼睛酸酸澀澀的,最後直接哭了出來。

  白胡子師父似乎沒有想到自己隻是多說了兩句,萱草居然哭了。整個人立即愣在了那裏,看著萱草在那裏哭,有些不知所措。

  “你都不要我了,你都不管我了,我是生是死你也不問我,你現在還突然跑出來說我。你,你憑什麽啊!你當初把我關在山穀外麵,都不讓我回去了!”萱草一邊說著,一邊哭的稀裏嘩啦的。

  看著萱草在那裏哭,白胡子師父的臉都皺了起來:“不許哭!”

  “不,我就哭,我就哭,你欺負我,還不讓我哭,有你這樣欺負人的嗎!”萱草說著,哭的聲音越發大了起來。

  “夠了,我都說了不許你哭了!”白胡子師父說著,眉頭皺了起來。“憑什麽啊,憑什麽你說不讓就不讓啊。你管的住天,你管的住地,你還能管的住我眼淚啊!”萱草淚眼朦朧的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

  “你……”

  “我,我怎麽了啊,我在外麵多辛苦啊,我一個女孩子,到處找地方住,想辦法弄靈石。想辦法入山門,居然遇到一個那樣的師父,你從來都沒有出來幫我過,你還好意思說啊!”萱草說著,聲音越發大了起來。

  “好了好了,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哪裏有你說的那麽慘!”白胡子師父說著,眉頭皺著看著麵前的萱草。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仙釀師 總裁他命不久矣(老祖地球生活指南) 冥婚,棄婦娘親之家有三寶 黃大仙今兒個要升天 救了一頭瀕死的龍 成為“男”神的女人 (修仙)自從我女變男 異能讓我做剩女 我爹不是地球人(外星人在古代) 九重天,驚豔曲 人類觀察計劃 重生之沒錯我爹娘是反派 訓寵指南 大佬從不跪鍵盤 落花辭 雀羽記 地球改造實錄 夢幻中餐廳[係統] 老婆又想解剖我[末世] 我腦子有病的呀 Omega也是女王大人 我爹不是地球人 繪天神凰 蛇後作妖 忠犬養歪手冊 (修真)長生道 吃播贏家 總有昂貴物證找我報案 職業不兼容,我能怎麽辦 海鮮盛宴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