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45節

  聽了袁源的聲音,小白師兄的臉色頓時一冷:“哼,你如今不過是才到練氣期就如此心浮氣躁,你師姑在這裏也有突破卻沒有和你一般。你現在立即回去到房間裏去思過,你這一次也不用出去了,好好的想想到底錯在哪裏!”

  “啊!”袁源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臉色頓時差的難以形容,他看了一眼萱草,然後低垂著頭點了點頭應了下來。自己回去了房間,朱雀看著那袁源那個樣子,笑著說道:“真是沒有想到,白兄你還真有幾分當師父的樣子呢。”

  “我自然是有的。”小白點了點頭,覺得朱雀的恭維十分正確。聽了他的話,朱雀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想說什麽,但是最後卻什麽都沒有說。萱草看著那朱雀那個樣子,忍不住一下子笑了出來。

  幾個人一塊兒出去了,那幾個傀儡本來也想跟著一塊兒來的,但是到了門口就不能出去了。看著那些傀儡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說道:“若是我身邊也有幾個這樣的傀儡那就好了。”

  “是的,這傀儡忠心耿耿,而且做什麽事情都十分妥帖。”小白師兄說著,點了點頭,表示認同。小白師兄很顯然已經在這裏逛了有些日子了,出去了遏抑後,他就直接問萱草:“你最想去哪裏看看?”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還從來沒有見過任務發布大廳是什麽樣子的,不如師兄帶我去那裏看看?”

  “也好。”小白師兄點了點頭,然後領著她一塊兒去了任務大廳。任務大廳裏的人還真不少,在門口就有兩個十分貌美的姑娘迎接著。見著他們進來了,立即笑著上前:“不知道兩位是這裏的居民,還是是這一次來參加坊市的。”

  萱草聽了那個女子的話,微微偏頭,奇怪的問道:“這個有什麽區別嗎?”

  “自然是有的,如果說是長期在這裏居住的,來這裏是可以辦卡,然後有貢獻值,可以直接用貢獻值兌換東西的。如果說沒有的話,那你們隻能完成任務,獲得規定的任務獎勵。”那個女子說著,臉上的笑容還是淡淡的,不濃烈也不寡淡。

  看著那個女子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笑著說:“我們是這次來參加坊市的,還沒有想好是否要在這裏居住,但是我們想要看看這裏,可以嗎?”

  “自然是可以的。”那個女子說著,然後就走先了他們兩步,然後說道:“這邊是甲榜,那邊是乙榜,上麵的星星數量代表著難度。星星越多,難度也就越大。而且如果說你不是本地居民要接了這個任務的話,那麽你還需要繳納一定的保證金。在你完成任務了以後,這個保證金是會退還的。”

  “哦……”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來,這裏的居民還是很有權利的,並非隻是定期繳納靈石的義務。想到這裏,她抬頭看了一眼小白師兄。小白師兄看那些榜單倒是比較認真,看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朱雀對這些東西卻是一點都不感興趣,看都不看,隻是在那裏逗弄小鳳凰,但是小鳳凰根本就不搭理他,隻是自己在那裏梳理自己的羽毛。

  這個時候,小白師兄突然笑了起來:“真沒想到,這裏居然還有這樣的任務……”

  第一百二十八章

  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有些驚訝,微微偏頭看著小白師兄,小白師兄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指了指甲榜上麵,一個標注著五星的任務。萱草看了一眼,發現那個任務要求居然是一根朱雀的羽毛。萱草一看這個任務,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偏頭瞅了一眼朱雀。

  朱雀哼了一聲,似乎已經知道他們在那裏笑什麽了,臉上顯得有幾分不耐。看著朱雀的樣子,萱草笑著叫過了剛才那個女子,說道:“這個任務我接了,現在就可以交任務,請問要到哪裏去交?”

  “啊,這樣啊。”那個女子聽了這個話,顯得有些驚訝,但是卻越發畢恭畢敬了。領著萱草來到了一個窗口麵前,對著裏麵的人說了幾句話,立即就有人應了:“聽說,你是接了朱雀羽毛的那個任務對嗎?”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確實如此。

  “真是沒有想到,這個任務已經掛上去很長時間了,居然會是這樣年輕的道友過來交任務。”那窗口裏麵傳來一陣陣聲音,然後從裏麵推出來了一個黑漆漆的盒子,看的出來好像是什麽石頭雕成的一樣。萱草見了那個盒子,有些奇怪,然後就聽到那個人說道:“請道友直接把朱雀羽毛放到盒子裏,盒子會自動辨別真偽。”

  萱草聽了這個話,從懷裏頭把朱雀的羽毛拿了出來,放到了那個盒子裏麵。盒子裏麵散發出一陣陣濃烈的紅光,然後就聽到裏麵傳來滿意的聲音:“果然是朱雀羽毛,據說朱雀一向是最愛惜羽毛的,若是一旦有羽毛脫落,會立即收起來,看來道友運氣還不錯。”說完,他就把盒子收了進去,隨即推出來另外一個白色的盒子。

  “這個盒子裏麵是五百顆上品靈石,是這次委托的報酬。”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看那個盒子,那個盒子裏麵放了一個白色的袋子,萱草拿了起來,看了看,果然發現裏麵裝了500顆上品靈石。

  “這個袋子就算是送給這位道友的了,也算是結個善緣。”那裏麵的聲音說道這裏,似乎想到什麽好玩的事情,竟然一下子笑了出來。萱草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還是把東西收了起來。既然給了自己,那麽不要白不要!

  “好了,這裏已經看的差不多了,我們走吧。”小白師兄在旁邊看到萱草拿著那個儲物袋,笑著說道。

  “這個,給師兄吧。”萱草想了想,把手裏頭的儲物袋遞到了小白師兄的麵前。小白師兄顯得有些奇怪:“你給我這個幹什麽?”

  “這幾日的開銷都是師兄出的,所以說我想……”

  “哈哈,你放心吧,這點開銷我還是出的起的,這個你就自己拿著吧。”小白師兄說著,然後想了想說道:“而且,你別看這個多,若是給你那小鳳凰吃起來,也吃不了幾年……”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旁邊的小鳳凰,小鳳凰絲毫不覺得有什麽,反而十分讚同的點了點頭。

  “這個本來就應該花在小鳳凰的身上。”朱雀似乎察覺了萱草的目光,淡淡的說道。聽了朱雀的話,萱草靠了過去問道:“對了,你有沒有在這裏發現其他朱雀的蹤跡?”

  聽了萱草的話,朱雀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倒是沒有聽說過,不過無所謂了,就算有和沒有都和我沒有什麽區別。我們這樣的都是獨居的,就算是知道有對方的存在,最多沒事兒去打打架,不會有其他的事情做。”朱雀說著,眼睛微微的眯著。

  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她聽朱雀的話裏頭的意思,應該這裏還是有其他朱雀的,不過就算有又和自己有什麽關係呢。自己和這兩個家夥扯在一塊兒已經夠倒黴了,看人家穿越,一過去就霸氣外露,一個個好東西自己上門。但是自己呢,可以說是可憐兮兮的也不為過吧。

  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就有幾分苦澀。

  出了那裏,小白師兄笑著說:“既然你那裏已經得了一些靈石,想來也是想要去那擺攤的地方看看吧?”

  “嗯。”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立即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想去。因為她好想去看看有什麽可以種的東西,好種到自己的空間裏麵去。自己空間其實已經算的上是比較貧乏的了,那裏都可以說是空蕩蕩的了。

  想到這裏,萱草就兩眼亮晶晶的看著小白師兄。

  小白師兄見到她那個樣子,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幾個人一塊兒去了那擺攤的位置,這裏分的其實不是很細,就那麽一大片地方,賣什麽的都有。萱草找了許久,終於找了幾個賣種子的。看到萱草買這些東西,小白師兄有幾分奇怪:“你怎麽對這樣的東西比較感興趣?”

  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笑了笑說道:“我就是喜歡折騰這些東西啊,看著這些東西長大,我也很有成就感的。”

  “我們那個府邸後麵是有一片靈田的,你如果說喜歡這些的話,可以試著在那裏種一些。”小白師兄聽了萱草的話,並沒有追問太多,隻是給了她一個建議。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走了一圈,萱草收獲的最多的就是各種種子,還有尚且鮮活的靈藥,靈草。同時,她也收集了一些煉丹的丹方,和煉丹的一些經驗。有的是殘缺的,並不大全,但是萱草還是趣味十足。

  她本來還想買一個小丹爐的,但是發現這裏的丹爐都算不上特別好,而且價格還是奇高的!所以說,萱草過段的歇了自己的心思,從本來的想買變成了隻想看看。看到萱草如此,小白師兄笑著問道:“怎麽,你還想學煉丹?”

  “嗯,早就想學了,畢竟這些丹藥買起來價格太過昂貴了,想著如果說自己煉製的話會不會便宜一些。”萱草說著,眼睛掃過麵前的一個看著十分小巧古樸的煉丹爐。

  “煉丹的話,可是很浪費時間的,你如果說又想學陣法,又想學煉丹,很有可能兩頭都學不好。”小白師兄聽了萱草的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知道小白師兄是為了自己好,但是卻搖了搖頭:“我知道,但是就是想學。如果說我學半天,沒有什麽天賦的話,大概我就放棄了吧。”

  “既然如此,我這裏倒是有個上品煉丹爐,等會我們回去了我給你。”小白師兄見到萱草如此肯定,最終還是妥協了。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十分高興,立即一下子笑了起來。看到萱草這個樣子,小白師兄也忍不住笑了笑:“好了,我們繼續看看。我看你也基本上沒花什麽錢……”

  “我還要養那隻怪物呢,若是大手大腳的話,估計到時候他就該餓著了。”萱草說著,回頭看了一眼正在那裏歪著頭到處看的小鳳凰。想到這個灰不溜秋的東西,到時候要直接吞自己的靈石,萱草就感覺一陣陣心疼。

  聽了萱草的話,小白師兄一下子哈哈大笑起來,笑完以後,他對著萱草說道:“你放心吧,到時候我會幫著你一些的。”

  “隻是一些啊……”萱草說著,聲音拉的老長。見到她這個樣子,小白師兄笑著在她的腦袋上麵拍了兩下,萱草立即一驚,愣在了那裏。直到小白師兄走的有些遠了回頭叫她的時候,她才反映過來。

  第一百二十九章

  小白師兄,給人的感覺,似乎越來越人性化了。萱草想著,眉頭微微的皺著。

  “白鯉魚嘍,白鯉魚嘍,好吃的白鯉魚哦……”突然,一聲叫賣吸引了萱草的注意力。她偏頭看了過去,發現是一個看著十分年輕的修真者正在那裏喊著。萱草走了過去,看著他麵前拜訪的一個木桶,裏麵果然有一條看上去兩斤左右的白鯉魚。

  “看看,這個白鯉魚的味道可好吃了,我告訴你,吃過一次保證你想第二次。而且,這個是我在靈泉裏捕捉的,肯定是靈獸啊!”

  “叱,這個算什麽靈獸,看這個樣子,還一點都沒有開化。最多啊,皮肉裏麵有點靈氣而已。”旁邊一個看樣子也是被吸引過來的人冷笑一聲說道。

  “唉,你怎麽說話的,體內有靈氣還不算靈獸啊!姑娘,姑娘,你看這個鯉魚多漂亮啊,買回去放著養著玩也是好的啊!”

  那個老板似乎看到了萱草,立即對著萱草推銷起來。

  萱草聽了那個老板的話,掃了一眼那個鯉魚,問道:“你想開價多少?”

  “這個東西啊,我可是很難得才捕捉到的,我告訴你啊,那靈泉裏麵可冷了……”

  萱草根本就不想聽那個人囉嗦,直接扭頭就走,那個人立即拽住了萱草的衣服,笑嘻嘻的說道:“這樣,就十個中級靈石你覺得怎麽樣?”

  萱草聽了這個話,眼睛瞪的滾圓:“你當我是傻子不成。”說完,一甩衣袖,直接就走。看到萱草這個樣子,那個人立即攔住了萱草的去路,嬉皮笑臉的說道:“哎呀哎呀,仙子啊,如果說要買的話,價格也好商量啊,不要一說就走啊!”

  “我若是不走,隻怕你直接把我當成傻子了!”萱草冷笑著看著麵前的那個人,那個人聽了萱草的話也不惱,隻是嬉笑著看著她。這個時候,小白師兄似乎察覺了這裏的不對,皺著眉頭走了過來。看到有人攔著萱草,直接一撥就把那個人給撥開了。

  “怎麽了,發生什麽事情了?”小白師兄的臉色有些不好,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笑著說:“沒有什麽,隻是這個人有幾分想要強買強賣的架勢。”

  “怎麽會呢,這個,這個你看啊,絕對是好吃的啊!”那個人見著小白師兄過來,立即有幾分膽怯了。開始他確實有幾分小心思,因為萱草身上穿的都是上好的法衣,很顯然是不缺錢的。況且,萱草修為也算不上高,不過是胎息期,而他是辟穀期,所以說他就有幾分得意忘形了。但是沒有想到,後麵居然來了一個讓他看不清楚修為的人過來。小白師兄掃了一眼那尾白鯉魚,然後看著萱草問道:“你想要嗎?”

  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猶豫了下,然後看了一眼那個白鯉魚。這個白鯉魚通體都是白色的,但是眼睛是金色的。它似乎知道自己的命運都在萱草的手裏,所以說也是看著萱草。萱草看著那隻鯉魚這個樣子,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要。”

  “十個低級靈石。”小白師兄說著,直接從懷裏頭掏出來了十塊兒低級靈石扔給了那個人。那個人聽了這個價格,剛想說什麽,但是在小白師兄的注視之下,卻什麽都不敢說了。小白師兄拿了一個玉盒子,然後直接把那水和鯉魚都給收了進去,然後遞給了萱草。萱草拿著那個盒子,看著縮小版的鯉魚在裏麵遊動著,顯得有些驚訝。

  小白師兄見著萱草這個樣子,笑著說:“這個盒子也算是一種法寶吧。”

  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其實吧,她就知道這個是法寶啊,但是不知道其中的原理是什麽。想了想,她還是直接把盒子蓋好,放到了自己的空間裏麵。

  “那個白鯉魚我能夠感覺到,應該是上古異種,但是因為所待的地方靈氣不充足,所以說才會這個樣子。看樣子年歲也不算小了,隻是靈智未開而已。”朱雀看到萱草把鯉魚給收起來了以後,淡淡的說道。

  萱草聽了這個話,有幾分奇怪:“你的意思是,如果說他在一個靈氣充沛的地方的話,很快就能夠化形了?”

  “理論上應該是這樣的,但是那樣的福地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勉強能夠夠的上標準,但是那裏可沒有靈泉。隻有在靈泉裏麵,那個小鯉魚才能夠盡可能的吸收靈氣。”

  朱雀說著,又用手去碰小鳳凰。小鳳凰不滿的在他手上戳了下,他有些遺憾的收回手指,然後說道:“若不是我們對這樣的上古異種有保護的話,我還真想把這個給小鳳凰吃了,想來對小鳳凰身體是有好處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向小鳳凰。小鳳凰感覺到萱草看向自己,也抬頭用圓鼓鼓的眼睛瞅著她。突然,萱草聽到小鳳凰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哼,本鳳凰才不屑吃那樣的東西呢,又小,又腥!”

  萱草聽了小鳳凰的話,很是吃驚,睜大了眼睛看著小鳳凰。

  “看什麽看,難道說就允許你突破麽,你沒有發現麽,我身上的羽毛已經有些暗紅色了!”小鳳凰見到萱草那個樣子,眼睛瞪的更大了,似乎想要努力的從中展現出來一絲絲殺氣。

  萱草仔細的在小鳳凰身上打量了一番,發現果然,小鳳凰身上顏色果然已經有了變化,和以前完全和小麻雀一樣的羽毛比起來,顏色確實有了幾分暗紅色。但是,猛地看上去還是灰不溜秋的,感覺不到什麽美感啊……

  “好了,你還有什麽想要的嗎?”萱草正在那裏和鳳凰小眼瞪大眼的時候,突然聽到小白師兄開口了。她立即有些茫然的抬頭,然後趕緊說:“沒有什麽了,我們回去吧。”

  “嗯,也是到了吃午飯的時候了,我們在這裏時間還有幾十天,如果想到要什麽可以經常過來看看。而且我發現,這裏的擺攤的人都不是固定的,似乎是每天一批,可以經常來看看。”

  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回去了以後,一進門就看到01號領著其他幾個傀儡在門口等著他們。袁源也守在門口,看到他們過來,立即奔了上來。看到袁源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

  “師父,師姑,你們回來了啊……”袁源這個時候可不敢對萱草有一絲一毫的意見,顯得很是恭敬。看著袁源這個樣子,萱草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啊,孺子可教啊,才多長時間啊,立即就明白其中真諦了。”萱草說著,用手想要去摸袁源的頭。袁源下意識的就要躲,在聽到小白師兄哼了一聲以後,立即又乖乖的站在那裏。不過萱草還是沒有摸他的頭,隻是做一個樣子而已。

  “好了,我們進去吃飯吧。01號,飯菜準備好了嗎?”

  “已經準備好了,請幾位主人過來……”

  說完,就領著他們去了花廳。

  花廳拜訪了不少花草還有些精致的擺件,不得不說,這裏的生活還是很奢侈的。萱草想著,然後就看著他們進進出出把桌子上麵擺滿了。

  “時間比較倉促,廚房裏的東西比較少,我們又不能出去,所以說飯菜不夠豐富,請主人責罰。”01號說著,就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其他的幾個傀儡人也都跟著跪倒在了地上。萱草看著這一幕顯得有些局促:“快點起來起來,沒有什麽好責罰的,我看很好啊……”

  第一百三十章

  聽了萱草的話,那01號繼續跪在那裏,絲毫沒有起來的意思。看到01號這個樣子,萱草有些不知所措起來。小白師兄見此,微微皺了皺眉頭,“你起來吧。”

  “是。”01號起來了,垂手站在那裏。

  “這裏每日飯菜夥食是誰送進來的,標準如何?”

  “這裏的材料都是外麵看些人送進來的,標準是一天十個靈石,但是這兩天很明顯沒有。”01號木然的說道。聽了01號的話,袁源立即拍桌子:“那些人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克扣我們的夥食!”

  見到袁源那個樣子,萱草眉頭微微的皺著,心裏頭雖然說想的是和他差不多,但是卻沒有和他一樣拍桌子而起。

  “師妹,你覺得應該如何?”小白師兄微微偏頭看著萱草。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01號,“這些事情是有人統管的嗎?”

  “是,隻要去你們租房子的地方就能夠找到管這裏的人。”01號說完,臉上顯得有些茫然,似乎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麽一樣。看到01號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偏頭看著小白師兄。小白師兄應了:“好,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我去找那個人好好的談談。看看我們這裏麵到底是怎麽了,居然讓他們短缺我們東西。”

  “嗯,也好。”萱草應了下來,然後就坐在那裏開始吃飯了。

  01號把事情說完,就有些木然單板的站在他們的旁邊,似乎這些事情都和她沒有關係。

  但是萱草卻覺得這件事情裏麵隱隱的透著幾分奇怪,因為01號怎麽突然會沒事兒來和自己說這些。剛才她請罪的意思,好像就是為了把這件事情說出來而已。想到這裏她感覺自己的頭有些疼。

  吃完飯,朱雀來到萱草的邊上,臉上神色有幾分奇怪:“還記得我上次和你說過的事情嗎?”

  萱草看著朱雀這個樣子,想了想,猶豫的搖了搖頭:“你和我說過的事情太多了……”

  “笨,我說一直有一個人改變裝束,不停的出現在你周圍。這件事情,你可還記得?”朱雀說著,瞪了萱草一眼。萱草聽了他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確實還有幾分印象。”

  “嗯,他這一次也跟過來了。好奇怪,他對你也不像是有什麽企圖,而且每次出現一段時間就消失一段時間。我看你也沒有什麽特別的,他為什麽要這樣看著你呢?”朱雀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

  看著朱雀這個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說不定是哪個人暗戀我了,所以一直圍繞在我的身邊。”

  “切,你這個可別想了,我敢說那個人的修為絕對是在分神期左右,我能夠感覺的出來他有時候過來並非是自己真正的身體。”朱雀說著,臉上有幾分凝重的神色。看著朱雀這個樣子,萱草也有了幾分奇怪。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