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41節

看著那隻小鳳凰,萱草感覺自己額頭上麵似乎有青筋在那裏閃啊閃。看著小鳳凰他們出去了,萱草歎了口氣,看著麵前一臉擔心的朱雀:“你還沒有看明白麽,小鳳凰是很在乎你的。剛才誤會我們的時候,差點把房子都燒了。”

“對啊!”朱雀似乎這個時候才明白,臉上蕩起愉快的笑容。萱草就看著朱雀飄乎乎的走了出去,看著朱雀走了出去以後,萱草直接拿著茶壺嘴對嘴,一下子把茶水灌到肚子裏,然後擦了擦嘴巴。雖然說她這個樣子感覺不到什麽好壞的味道,但是喝水嘛,當然是這樣喝是最痛快的!她想著,就摸著有些漲著的小肚子躺到了床上。

她才一上床,猛地想起來了一件事情!啊,剛才那隻鳥答應自己給自己的靈茶可還沒給啊,自己已經都把事情擺平了耶!想著,她猛地一下子坐了起來。坐在床上,她暗自盤算。不管,明日一定要去找某人要債!

第一百一十六章

說起來,短短的一天,卻發生了許多事情。萱草微微的皺著眉頭,又重新的躺了下來。沒多大一會兒,就睡著了。

第二天起來了以後,她打開門,在房間門口看到了一個玉盒子。奇怪的打開,發現裏麵是散發著淡淡靈氣的茶葉。

看著那茶葉,萱草一下子就笑了起來。

不過,這個東西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種一些呢?萱草想著,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她從樓上走下以後,居然在院子的玉桌子上麵看到了小鳳凰的籠子,但是小鳳凰並不在裏麵。萱草有幾分奇怪,因為小鳳凰很少離開自己的籠子的,至少它在這裏的幾天裏麵都沒有。

就在她想好好找一找小鳳凰的時候,突然聽到廚房裏麵傳來一陣陣小鳳凰說話的聲音:“你怎麽笨死了笨死了!”

萱草順著聲音走到了廚房裏麵,看到小鳳凰正在朱雀的肩膀上麵跳來跳去,還一邊在那裏挑剔著什麽。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一下子就笑了起來。

小鳳凰似乎聽到了萱草的聲音,立即從朱雀的肩膀上麵飛到了萱草的肩膀上麵,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個家夥太笨了,太笨了,最簡單的東西都是不會的。”

“是這樣啊。”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後又拍了拍小鳳凰的頭:“既然如此,你就在這裏看著吧,我先出去了。”

小鳳凰聽了萱草的話,猶豫了下,似乎在想自己應該和萱草一塊兒出去,還是留在這裏。萱草想到某隻鳥早上還是很有信譽的把茶葉給自己送去了,所以對著小鳳凰說道:“這個也算是我的要求吧,我希望你在這裏看著朱雀,做一頓豐富的早飯,怎麽樣!”

“好,我肯定可以的!”小鳳凰聽了萱草的話,立即不再猶豫,歡樂的點頭。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走了出去。出去了以後,發現小白師兄也在那裏。但是他看著似乎有幾分惆悵,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走過去問道:“小白師兄,你怎麽了?”

“沒有什麽,我隻是覺得,我們這樣修煉的進展太慢了。特別是你,你根本就沒有辦法修心。”小白師兄說著,臉上神色有些嚴肅。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無緣無故居然覺得有幾分畏懼,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師兄覺得又當如何呢?”

“這次去看吧,若是有什麽遺跡探險之類的,我還是希望我們能夠一塊兒去看看的。特別是有了那兩個加入,我們得到好東西的機會可會很大的。你如今還沒有用的好的靈器,而且你以後修煉對丹藥的需求也是少不了的。我們現在等於已經脫離了門派,一切都要靠自己了。”小白師兄說著,歎了口氣。回頭,看到萱草臉上有幾分木然,知道她是被自己說的話給嚇著了,不由笑了笑,然後說:“你放心吧,不管怎麽樣,還有我呢。”

“也不能總靠你啊。”萱草說著,突然感覺自己似乎說錯話了,抬頭看著小白師兄的時候果然見著小白師兄的臉色有些不大好。不過他很快的就點了點頭:“你說的也不錯,我不可能永遠在你的身邊。有的時候萬一遇到了意外的情況,那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說,你才迫切的需要變強。”

“我知道了。”萱草點了點頭,突然笑了起來:“就像是小白師兄有的時候會閉關一樣,那個時候我可不就是自己一個人了嘛?”

“不止,你別把這個世界上的修真者都想的太好了。難道說,你忘記了我們上次經曆的事情了嗎?”小白師兄說著,瞅著麵前的萱草。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咬了咬嘴唇,然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的樣子,小白師兄歎了口氣卻沒繼續說什麽了。

就在兩個人安靜的時候,小鳳凰在前麵飛著,領著後麵的朱雀一路吵吵嚷嚷的來了。看著小鳳凰嘰嘰喳喳呱噪的樣子,萱草不知道怎麽回事兒,反而有一種格外安寧的感覺。

“怎麽樣,這次可是你來旁邊指導的,味道會不會很好呢?”萱草說著,看著旁邊的小鳳凰。小鳳凰點了點頭:“自然是會的。”

萱草點了點頭,突然像是想到什麽似地,左右看了看,有些奇怪的問道:“袁源呢。”

“他啊,他今日不出來了,整天都會在房間裏感悟靈氣。”小白師兄說著,嘴角勾起了一絲絲的笑容。看著小白師兄這個笑容,萱草突然有些好奇袁源是怎麽在房間裏領悟靈氣的,感覺會不會很有意思呢?

她想著,突然聽到小白師兄語氣有些變化:“我突然想起來,我有一件事情還沒有和袁源說,萬一他不知道這一點,做錯了後果會很嚴重的!”

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有些奇怪,“難道說不可以吃了飯再去?”

“那樣就來不及了!”小白師兄說完,就向著袁源的房間走去。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就想坐下來,這個時候她突然看到了麵前擺放的食物。那些食物都是什麽啊,一個個看著都是黑漆漆的,根本就分辨不出來是什麽。

她抬頭看和麵前的朱雀,發現朱雀臉上有幾分苦澀,旁邊的小鳳凰則是有些得意:“你看看,怎麽樣啊!”

“啊,看著很好啊,朱雀肯定會很喜歡吃的。”萱草聽了小鳳凰的話,下意識說道。然後趕緊看了一眼小白師兄去的方向,然後說道:“我去看看袁源到底怎麽樣了,我是不怎麽相信我師兄能夠好好和他說的。”說完,頭也不回,轉身就跑。

看著他們兩個人都落荒而逃,小鳳凰臉上有幾分奇怪,微微偏著頭看著朱雀:“他們今天都怎麽了?”

“沒有什麽,畢竟袁源是他們的朋友,他們擔心是很正常的。”朱雀看著麵前的飯菜,嘴角抽了抽,然後笑著說:“我們好久都沒有一塊兒吃飯了,他們都不在也挺好的!”

“你說什麽呢,快點把我的飯飯弄出來。”小鳳凰有些害羞了,在朱雀的耳朵上麵戳啊戳。朱雀笑了笑,然後把他的米拿了出來。

小鳳凰看著那晶瑩的米粒,顯得十分得意,然後就站在碗的上麵開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看著小鳳凰吃的那麽開心,朱雀則是看著麵前的飯菜,臉上有幾分苦色。他其實好想哭的有沒有,但是別人都可以走,就是他不能走的!而且,這個是小鳳凰說的,自己做的,等於說是小鳳凰做的!

他這樣想,似乎一下子就有了勇氣,開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看著朱雀吃的那樣歡快,小鳳凰有幾分得意的說道:“怎麽樣,味道很好吧。”

“對,很好。”朱雀點了點頭,然後又大口大口的吃著。看著他的樣子,小鳳凰越發的得意:“我就知道我的方法是最好的,你看你,本來是不吃飯的,現在也是吃的這樣香噴噴的。”

“嗯嗯。”朱雀頭也沒有抬,繼續大口大口的吃著。

萱草站在袁源屋內窗戶處看著外麵,見著那朱雀大口大口吃的樣子,心裏頭十分感動啊。他吃的越多,越好。最好是出去直接沒有菜了,然後再去重新弄一份,這樣的話她的胃就能夠得救了。

小白師兄在旁邊看著,唇畔有一絲絲笑意問道“難道你不怕那飯菜真的是很好吃?”

第一百一十七章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很果斷的搖頭,指了指在那裏吃的一臉皺紋的朱雀,笑著說:“若是真的好吃,他就不會是現在的樣子了。”

“哦?”

“若是你覺得一樣東西好吃,或者會像他這樣一直猛吃,吃個不停,但是你可能連嚼都不嚼,直接吞咽嗎?”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朱雀。朱雀臉上肌肉的動作,很明顯的說明了,那些菜進入到了他的嘴巴裏,他是直接吞進去的!

小白師兄看了半天,不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讚同萱草的說法。看著他點頭了,萱草臉上頗有幾分得意。

“嘔……”後麵傳來一聲異樣的聲音,萱草回頭,看到袁源扒在床邊上,劇烈的吐了出來。看著袁源吐的樣子,萱草忍不住偏頭看了一眼小白師兄。

因為袁源雖然說做出來幹嘔的動作,但是卻什麽也沒有吐出來。看到萱草看向自己,小白師兄搖了搖頭:“你看我幹什麽,又不是我幹的!”

“……原來,袁源和你居然是那種關係。”萱草腦袋上麵一臉的黑線,聽了她的話,小白師兄臉上有幾分奇怪之色:“我們本來就是那種關係啊,而且不是你要的?”

“……可是,你們跨越了種族啊!”

“我們本來就不是一個種族的啊!”小白師兄臉上疑惑之色越發明顯了。

“我,我,有了!”就在這個時候,袁源猛地抬頭,一臉驚喜的說道。

聽了袁源的話,萱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小白師兄被萱草看的莫名其妙,撓了撓頭,問道:“到底怎麽了?”

“你,你太過分了,你居然讓袁源有了!”萱草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口氣裏飽含控訴之情。

“你說什麽啊,他有靈氣感應了難道不好?”小白師兄皺著一張臉,看著麵前的萱草,臉都要皺成一個包子了。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愣了愣,然後問道:“你們兩個不是那種關係嗎?”

“不是你讓我收了他當徒弟?我們兩個人自然就是師徒關係,你怎麽了?”小白師兄看萱草的樣子有些像是看傻子,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臉,然後搖了搖頭:“沒有什麽,大概是被外麵兩個人搞的有些頭腦不清楚了。”

“我看確實是有些奇怪,以後你還是離得他們遠一些比較好。”小白師兄聽了她的話,點了點頭,很是讚同。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怎麽會說,我以為你們也是和他們一樣呢,所以說,隻是傻笑加傻笑。“師父,師父,我真的感覺到了靈氣,然後就感覺胃裏頭有東西往上湧……”袁源聽了他們兩個人說自己聽不懂的話,有幾分奇怪,但是還是趕快把自己的情況說了出來。

“這樣嗎?”小白師兄聽了袁源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後說道:“你這樣的話就證明你已經有氣感了,我現在身上沒有能測試靈根的東西,不然的話就可以看看你有沒有靈根了。”

“嘿嘿。”聽了這個話,袁源全隻當是誇獎自己了,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搖了搖頭。

小白師兄點了點頭:“一般人妖混血,若是連氣感都沒有的話,隻能說明是母親太過差勁了。”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有些好奇的問道:“師兄的意思是,如果父母都很優秀的話,混血難道也能出天才?”

“混血出天才的可能性很大的,所以說有些種族對自己族內的人和外麵的人通婚並不是很製止。不過我看他出生下來應該就是人形,就算資質差點,隻怕也是有限的。”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這個時候,袁源突然捂著自己的肚子,有些痛苦的看著萱草和小白師兄。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好奇,正想問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咕嚕的聲音,立即忍不住笑了起來。袁源不好意思的微微的低垂著頭:“不知道怎麽的,突然就感覺自己肚子好餓。”

“是正常的,你剛才嘔出來的都是體內的濁氣,好了,他們也吃的差不多了,我們一起出去吧。”小白師兄說著,就在前麵走著。看著小白師兄在前麵走,萱草快步跟上了他,有些奇怪的問道:“我記得當初我可沒有和他一樣啊!”

“你們兩個人本來就不一樣,他體內的雜質太多了,所以說體內靈氣的反應會很大,一點點淨化他的身體,純淨他的血統。時間長下來,他就隻有兩個種族的精髓了,這個就是他修煉的功法的好處。”小白師兄說著,臉上有幾分得意。

看著小白師兄的樣子,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走到他們麵前了以後,小鳳凰有些得意的說道:“你們餓了吧,可惜來晚了,朱雀已經全部吃完了。”說著,就驕傲的看著朱雀。朱雀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的確是,我再給你們做一份吧。小火,裏麵太髒了,你在外麵玩吧,我不舍得你在那種地方。”

小鳳凰聽了朱雀的話,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然後就看著朱雀去了廚房。看到朱雀進了廚房了以後,小鳳凰就自己跳到了籠子裏麵,找了一個安穩的地方,然後拽著,開始打瞌睡。

“你才吃了飯,難道說不運動運動?”萱草看著小鳳凰就要睡覺,忍不住問道。

“我才不要呢,我就這樣才能快快的長大,而且你以為我真的是在睡覺啊,我是在那裏消化自己體內的靈氣!”小鳳凰說著,口吻裏充滿了對萱草的鄙視。聽了小鳳凰的話,萱草才想起來,似乎以前小白師兄吃完含有很多靈氣東西的時候,也是要休息的。

想到這裏,才點了點頭,看著小鳳凰在籠子裏打盹。

沒有小鳳凰在裏麵搗亂,朱雀的動作還是很快的,一些看上去十分精美的飯菜被朱雀一點點端了過來,他在看到小鳳凰在那裏打盹睡覺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絲笑容,很是甜蜜。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隻能在心裏頭搖頭,是受,就沒有辦法改了。

不過,萱草也沒有辦法想象小鳳凰成為攻的樣子,她總覺得小鳳凰應該是傲嬌受。難道說,實際上是小鳳凰是傲嬌攻,而朱雀是忠犬受?這樣的話,倒也說的通了。

她正想著,突然聽到袁源含糊不清的說道:“啊啊,沒有想到朱雀你做的飯菜這樣好吃。”

“哼,不過是區區混血,朱雀能給你做飯吃,是你的榮幸。”小鳳凰本來在那裏打盹,聽了袁源的話,猛地睜開眼睛,有幾分不屑的說道。

“……”萱草看了一眼小鳳凰,不由感慨,你不是很討厭朱雀的嗎,為什麽看樣子一點都不像呢!

不過,這個話她隻是放在了心底,自己夾了一筷子菜吃了起來。味道果然很好,和那黑漆漆的東西比起來,應該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才對。當然,她自己是沒有吃過那黑乎乎的東西。她大口大口的吃著飯,感覺自己吃好了以後才猛地發覺自己吃撐著了。她平時最多吃兩碗,但是今天卻是吃了三碗。而旁邊的袁源的肚子更是直接挺了出來,他走路的姿勢都變了。

看著袁源居然吃成了這個樣子,小白師兄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冷哼了一聲。袁源身子立即抖了抖,然後回頭討好的看著他。

“你吃好了也有精神了,回去繼續練功。好不容易有了感覺,應該乘熱打鐵才是!”

“是師父!”

第一百一十八章

看著袁源苦著的小臉,萱草忍不住掩著嘴唇笑著。小白看著萱草那個樣子,皺了皺眉頭問道:“那外麵的當鋪是否還開著?”

“自然是要開著的,不過我本來是為了能夠收得一些修真界的東西,畢竟那些東西這些俗世之人就算得了也不知道有什麽用處。但是如今看來,我似乎失敗了。”萱草說完,猶豫了下,偏頭瞅著那邊的兩隻鳥,“對了,隻引來了這兩隻壞東西。”

“壞東西,壞東西。”小鳳凰聽了萱草的話,也跟著在那裏嚷嚷。朱雀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忍不住用手掩麵,似乎有些不想去看小鳳凰。

“既然要開,那我那裏就不能繼續什麽東西都不賣了。”小白師兄說著,突然笑了起來,看著那邊的兩個壞東西。小鳳凰見著小白那個樣子,立即捂著自己嘴巴,嘟噥的說道:“我是小孩子,我什麽都沒有,我什麽都沒有。”

“是嗎?”小白繼續瞅著小鳳凰,小鳳凰被小白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才從懷裏頭掏出了一塊兒石頭,扔給了小白。

看著那石頭,萱草並不能看出來這個是什麽石頭,但是卻也能夠看的出來這個石頭十分的瑩潤,看著應當是一個好東西。

“這個,不就是有你的幾滴精血,你有必要這樣舍不得嗎?”小白師兄說著,直接把東西收了起來。聽了小白師兄的話,小鳳凰頓時有些不樂意了,“哼,這個石頭可是大批修真者搶著要的,說是什麽武器好,你還這樣說,既然你不喜歡,那就還給我!”說著,小翅膀一拍一拍的。

“這可不行,你都給我了自然是我的。朱雀,你有什麽?”

“我?”朱雀眨了眨眼睛突然笑了起來:“我的不就在你們手裏頭麽,那可是我的羽毛呢。”看著朱雀笑的那麽開心的樣子,小鳳凰也在旁邊點頭符合:“就是,就是羽毛都給你們了,你們還想怎麽樣,怎麽樣!”

這下子倒好,這兩個小家夥成了一個團體了。萱草看著那兩個鳥,嘴角勾起一絲絲笑容。

“幹嘛笑成這個樣子,我告訴你哦,當初我們可是說好了,你要管我夥食!”小鳳凰用餘光掃到了萱草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麽突然覺得身上毛毛的,立即嚷嚷著說道。聽了小鳳凰的話,萱草點了點頭:“這個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你也說了,以後你會給我各種東西。比如,鳳凰涎……鳳凰血……鳳凰毛……”萱草說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在小鳳凰身上打量著。

小鳳凰身子忍不住抖動了兩下,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朱雀皺了皺眉頭,從自己懷裏頭掏出了一塊金色的石頭,看上去頗有幾分金光閃閃的樣子。看著那石頭,萱草有些奇怪,小白師兄笑著接了過來說道:“這個是烏金石,是打造武器,或者是護甲的時候可以用的。用了以後,可以增強硬度,並且會比較輕便。”

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看著小白師兄把東西收了起來,他收起來了以後,對著萱草說道:“這個,加上一點靈石,我那裏應該能夠撐起來了,會吸引一些修真者過來。”

“嗯。”萱草聽了這個話,心裏頭隱約有些興奮。她實際上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修真者了,但是卻有這樣的心情,她自己也很難理解。兩個鳥被小白師兄搜刮了一通,顯得興致都不算很高。但是小鳳凰還是堅持要跟著萱草到前麵去,朱雀也被安排到旁邊去幫小白師兄了。

說來也是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裏本來就有很多人關注,所以說東西一拿出來就有許多人過來看。裏麵有許多對他們來說是很普通的丹藥的,但是卻對那些普通人來說都是靈丹。

很快,這裏的消息就傳了出去,萱草在這裏都能聽到隔壁的喧嘩聲。小鳳凰有些無聊的梳理自己的羽毛,似乎感覺這樣的日子十分無趣。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用手伸進籠子,逗了逗他,然後笑著說:“我以為你會喜歡這裏的生活,我看你的樣子,似乎不是很高興呢。”

“好沒意思的,不過也還算穩定吧。”小鳳凰說著,豆大的眼珠子亂轉。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萱草笑著在籠子上麵敲了下,籠子立即搖晃了起來,小鳳凰一個沒站穩,立即就栽倒了下去。

“那個……”一個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萱草抬頭看去。看到一個衣衫襤褸的青年,有些局促的站在那裏。萱草看著那個青年,笑了笑,然後問道:“怎麽了,有什麽事情嗎?”

“我,那個,我這裏有個東西,我想給你看看,能當多少銀子。”他說著,就從懷裏頭掏出了一塊兒巴掌大的殼。看著那個東西,萱草有些奇怪的瞅了一眼麵前的青年。

“我能問下,這個是你從哪裏來的嗎?”

“我是撿來的,不是偷來的!”那個青年聽了萱草的話,下意識的就大聲說道。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這個時候他似乎也發覺了自己的失態,顯得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看著那名青年這個樣子,萱草笑著說:“你這個東西,你想當多少?”

“我,我不知道……”

“看你的樣子,你應該不止來了我們這一家吧。”萱草話一出口,那個青年臉上更顯得有幾分局促,手下意識的就要往自己的東西上麵抓。萱草一下子按住了:“我又沒有說不要,你自己想當多少,活當還是死當。”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為師與爾解道袍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我是你媽!撿了一個木乃伊鎮河我閨房裏的銅鏡成精了不嫁何撩喵!我在現代做藥神全海洋都以為我很凶殘玄學天師的開掛日常仙藏鬥轉江湖二青禦靈真仙家師是條魚少將被omega撩了![星際]小師妹每天都要噴火在異世討生活奇遇無限一指成仙玄學大師是吃貨我家饕餮叫狗剩影帝養了隻蘭花精魔囚仙玄學大師的當紅人生[重生]明月入君懷和神獸同居的日子假如空氣有生命攻略不起打擾了仙界白富美脫單記
  作者:清風渡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