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42節

  “我,我要死當,你看能值多少……”那個青年說著,抬頭,有些希翼的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猶豫了下,她看這個東西雖然說看不出來具體是什麽,但是卻能夠感覺的到這個多少有些靈氣。小鳳凰這個時候又根本就不管這裏,隻顧著低頭在那裏梳理自己的毛發。

  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一百兩怎麽樣,我想,應該沒有人會出比我更高的價格了。”

  “好,我當給你!”那個青年聽了萱草的話,立即點頭,十分爽快。看著那個青年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就給他開當票,拿銀子。

  “我,我剛才在別的地方的時候,他們都說這個就是烏龜殼,是沒用的東西,讓我直接去藥店還能換點銀子。但是,但是我覺得這個肯定是好東西,所以……”他說著,看著上麵放著的當票和銀子,遲遲沒有拿。

  萱草看著他這個樣子,笑著點了點頭:“這個東西我有用,所以才會出這個價格。這個是你應該得的,拿去吧。”那個青年聽了萱草的話,臉漲了通紅,猛地抓了櫃台上麵東西,就想走。但是一百兩銀子又豈是那麽好抓的,他這樣一折騰,銀子全部都掉落在了地上。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從裏麵拿出了一個布袋:“你用這個裝著走吧,免得惹人眼。”

  “謝謝你。”那個青年說著,一點點把散落的銀子給撿起來,然後拿著走了。看著他走了以後,萱草才偏頭問小鳳凰:“這個東西是什麽?”

  “這個啊,是玄武那個家夥掉的殼吧,說是烏龜殼也沒什麽不對的,貌似可以修煉成好什麽法寶,反正都是你們修真者的事情,我也不懂。”小鳳凰瞥了一眼那殼,有些嫌惡的說道。

  “……”萱草聽了小鳳凰的話,心裏頭頓時感覺有無數草泥馬狂奔而過。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們難道說就不用這些東西嗎?”萱草說著,微微的皺眉。

  “自然是不用的,我們都有自己身上的武器啊,那些東西又累贅又沒意思。對了,朱雀那個家夥喜歡用自己羽毛做成的扇子,說那樣漂亮。我才不覺得好看呢,每次一扇都感覺熱氣衝天的!”小鳳凰說著,癟了癟嘴巴,顯得有些不屑。

  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有了幾分好奇。

  “哦,那你是用什麽?”

  “我當然是用我的爪子了!”小鳳凰說著,有些興奮的抬腳。然後一下子沒站穩,跌了下去……

  瞅著掉落到籠子下麵,正在那裏艱難翻身的小鳳凰,萱草決定直接無視他。

  這一天,有這樣一單生意,萱草已經很是滿意了,況且收到的東西還是和修真有關的東西。萱草拿著那個龜殼,然後小心翼翼的控製靈氣把上麵的一層不知道是什麽的角質給去了,這個家夥就立即露出了真麵目。看起來不再是那種灰頭土臉的樣子,而是閃爍著淡淡柔和光芒,而且顯得十分光滑的烏龜殼……

  “你不管怎麽弄,烏龜殼都是烏龜殼,又變不成別的東西。”小鳳凰看著萱草在那裏折騰,有些不解,口氣裏有幾分的幸災樂禍。

  “你又不懂,很多人看東西都還是要看外表的。你看,這個烏龜殼看著雖然說一眼就能認出來,但是你肯定也覺得這個龜殼不一樣吧。對了,既然朱雀能夠感應到自己的羽毛的存在,為什麽外麵會散落玄武的烏龜殼?”

  “玄武多懶啊,他每次一睡覺都有五百年,他又會自己換殼,對這樣的東西又不在意。不舒服了就蹭啊,蹭啊,就蹭掉了。又不是什麽好東西,他還時刻想著感應啊!朱雀那個家夥本來就是一個變態,否則的話,怎麽會老追著我!”小鳳凰說著,後麵語氣裏就有幾分得意了。

  萱草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略在心裏頭歎了口氣,他這個話說的一點沒錯,朱雀若不是變態,怎麽老想著被虐。要是自己的話,被這樣的小鳳凰折騰兩三天估計都受不了了。比如現在看小鳳凰,她就感覺頭疼。

  中午是朱雀送飯過來吃的,他過來的似乎後,臉上神色有幾分怪異。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怎麽了?”

  “沒有什麽,隻是那裏的人太多了,很多人都圍著問,但是卻沒有幾個買的人。”說道這裏,朱雀嘴角帶起了一絲絲笑容。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大概明白他是怎麽想的,也跟著笑了起來:“若是沒有生意,我們沒有了靈石,到時候小鳳凰隻怕是沒有東西吃了。”萱草說著,歎了口氣。聽了萱草的話,朱雀的嘴巴一抿,眉頭就皺了起來。

  看著朱雀走了出去,小鳳凰就在那裏跳上跳下的說道:“你又在那裏欺負鳥了!”

  萱草聽了小鳳凰的話,冷哼了一聲:“可別說我欺負他,分明就是你們兩個欺負我。如果我不養你們兩個,如今我也不會這樣受累。”

  “今天的靈米真好吃。”小鳳凰說著,在籠子上麵蹭啊蹭,一副沒有聽到萱草說話的樣子。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又想起了剛才朱雀說的話,她心裏頭對隔壁就有了幾分好奇。於是,就走了過去。發現那裏果然圍著很多的人,既然有這樣多的人,總有一兩個人可以買的啊!萱草想著,就聽到一個很粗啞的聲音:“你說的狗屁啊,什麽叫靈石,這個東西是什麽啊,你買賣東西不用銀子,你什麽意思啊!”

  萱草聽了這個話,有些奇怪的瞅著那些人,發現這裏圍著的人居然都是普通人。

  “我這裏的東西,隻賣靈石,或者你們可以拿東西來叫喚。金銀這樣的東西,我們是不收的。這位客人,如果說你繼續這樣咆哮,我隻怕你身體會一下子不好呢。”萱草聽著這溫和的聲音,感覺十分像小白師兄,但是卻又不像……

  小白師兄怎麽可能說是對那些人說話這樣平和啊,他是不是吃錯藥了?萱草正想著,就聽到剛才在那裏叫罵的人開口了:“狗屁,放你,媽狗屁……”他話音還沒落下,整個人就一下子騰空飛起,直接被扔到了外麵。

  看著那個人落到了外麵的空地上,萱草齜牙,忍不住笑了起來。看來,小白師兄應該是在隱忍中,而且隱忍的快要到了盡頭。

  “諸位,如果說還有什麽疑惑的話,可以盡管提出來。但是我要申明,這裏我隻賣靈石,或者交換東西。如果沒有,你們可以離開了。”小白師兄的聲音繼續響起。外麵的人似乎都有些怕小白師兄,大概是因為他剛才的動作太快,那些人根本就沒有看到他做了什麽,就發現那個人飛了出去。於是那些人開始慢慢散去,萱草在他們走的差不多了以後,才進入店麵。

  “你來了。”小白師兄對著萱草點了點頭,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萱草揉了揉自己的臉,問他:“你臉僵硬不?”

  小白師兄一聽了她的話,立即收斂起笑容,麵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不免有些奇怪:“是誰告訴你要那樣笑的?”

  “行舟子那個老頭子腦海裏的記憶,如果說要把東西賣給別人,就要笑的溫和,並且態度要好。但是我發現一點都不好用,如果說我早點板臉,隻怕這裏早就安靜了!”小白師兄說著,皺著眉頭看了周圍一圈。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一下子笑了起來,然後從自己的儲物袋裏把烏龜殼拿了出來:“這個是才收的,你也放到這裏賣吧。”

  “嗯,這樣的東西我們要了都沒有什麽作用。”小白師兄點了點頭,然後就放到了櫃台裏麵。

  “師兄,你這裏東西都賣靈石,能不能賣出去啊?”萱草說著,臉上有幾分好奇。她是覺得玄乎的,看著她的表情,小白師兄笑了笑:“這個本來就不是賣給那些人的,他們不過是傳話筒而已。我相信所有的高層人多少都聽過修真者的事情,如今有這樣的靈丹妙藥在這裏,他們怎麽會不想辦法來購買呢。說句不好聽的話,你見過幾個修真者願意和那些人溝通的?”

  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點了點頭,再看小白師兄的眼神就有些奇怪了。小白師兄摸了摸自己的臉,有幾分不好意思:“自從脫變了以後,我發現我吃人可以直接把那個人的記憶也給吸收來呢。行舟子的記憶,好奇怪,但是我還是努力在學。或者說,這個就是人類的規則?”他說著,微微皺眉。很顯然那些東西和他以前接觸的有些不一樣,但是他卻在努力中。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笑了起來:“那小白師兄要加油呢。”

  “嗯。”小白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一定會努力的。

  把東西給小白師兄了以後,萱草就直接回去了另外自己的櫃台那裏。坐在那裏看著小鳳凰正在那裏假寐,為什麽說是假寐呢,因為他眼睛都沒有合上,而是半睜開的樣子。

  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你幹嘛呢?”小鳳凰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然後又繼續那個樣子。看著小鳳凰如此,萱草就不好再開口問了。很顯然,小鳳凰已經有些鄙視自己了。看著小鳳凰抓著籠子,站在那裏,她能夠感覺到小鳳凰周圍有著淡淡的靈氣,而且那種靈氣有一種灼熱的感覺。

  第一百二十章

  看到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的皺眉,大概明白應該是小鳳凰正在修煉。不然的話,也不會是這個樣子。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雙手托腮,有些無聊的趴在櫃台上麵。小鳳凰都可以這樣修煉,那麽自己幹什麽好呢。

  她正想著,突然聽到隔壁一陣陣喧嘩,她的眉頭一皺,小鳳凰也不修煉了,直接打開籠子,跳了出來,有幾分歡喜的說道:“走走,我們去看看熱鬧去!”

  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突然有些無語。領著小鳳凰到了隔壁,卻看到一個個全副武裝的兵士們攔著那個門。見著萱草來了,那些人似乎認得出來萱草是誰,把她讓了進去。

  “我告訴你,皇上看的上你這裏東西自然是你的榮幸。靈石什麽是沒有的,但是其他東西你可以去國庫裏自己去選。而且,我們隻要這丹藥,其他的不知所謂的東西我們也不要的!”裏麵一個尖銳的聲音讓萱草聽著格外的不舒服。

  萱草微微皺眉,走了進去。那個人看著萱草進來,聲音立即輕了一些,但是很快又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底氣,聲音又有些大了:“好了,你們還不快把東西拿出來!”說著,手就在櫃台上麵用力的拍了下。

  “你是什麽人,怎麽來我這裏撒野。”萱草在小白要說話之前,直接問道。

  那個人聽了萱草的話,看了萱草一眼,嘴角微微勾起:“萱草姑娘,我知道你和國師是有交情的,但是很顯然,這次國師不可能站在你這邊了!”說著,胸口挺的高高的。看著那個人,萱草冷哼了一聲:“哦?”

  “如果說你們再不識相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他說著,往那裏一跺腳。

  “那行,你試試看,你要怎麽不客氣。”萱草說著,就直接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麵,看著麵前的男人。這個男人穿著打扮應該是宮裏頭出來的人,而且應該還是宮裏頭的第三種人。否則的話,也不會見過自己。自己對那些小雜魚一向也不放在心上的,沒有想到今日居然會有雜魚欺負上門了!萱草想著,眉頭皺的越發厲害。

  “好,很好……來人,把這裏都給我砸了,東西給我搶走。”他說著,外麵的人就想衝進來,但是在門口的時候卻感覺好像是有什麽東西擋著了一樣。萱草看著有些驚慌的那個人,笑著說:“你快點讓他們進來啊,守在門口是什麽意思?”

  “你,你……”那個人指著萱草,就像是看到什麽怪物一樣。萱草也笑著指了指自己,“我,我怎麽了?”

  “你,我告訴你,我們國師可是很厲害的人物!”

  “我知道啊,我見過的。”萱草說完,歪著頭,看著麵前的這個人,似乎在琢磨要怎麽處置他。那個人似乎沒有想到會看到這樣驚悚的情況,突然,屋子裏多了一股子騷,味萱草立即皺眉,明白肯定是麵前的這個人嚇的尿褲當了。

  那個人有些驚恐的看著萱草,整個腿都在那裏不停的抖動著。

  看著那個人那麽沒出息的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算了,沒有想到你這樣髒,留著你也沒用了!”萱草話說完,朱雀立即從手上彈出了一團小火苗,在那個人驚恐的目光之下落到了那個人身上。

  “啊……”那個人發出尖銳的聲音,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見。

  不知道朱雀扔的是什麽火,倒是沒有什麽焦糊的味道,而且那股子尿臊味也沒有了。萱草看了一眼朱雀,點了點頭:“你做的很好。”

  小鳳凰在人麵前是不能說話的,但是這個時候也在萱草的肩膀上麵點了點頭,算是讚許了。

  “……道友,不知是否能放我進來。”清蟬子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站在了店門口。看著清蟬子站在那裏的樣子,萱草笑了笑,揚了揚手,清蟬子從外麵走進來了以後,左右看了看。

  “你是在找剛才來的那個人嗎,已經沒有了,被燒掉了,你來的比較晚。”萱草說著,有些無奈的攤了攤手。看著她的樣子,清蟬子歎了口氣:“我知道這次是皇上做的不對。”

  “沒有什麽不對的,太對了。如果說不這樣的話,我怎麽知道皇權的重要呢。我可不相信,他們那個階層的會不知道什麽是修真者。”

  萱草說著,臉上笑容越發柔和。看著萱草這個樣子,清蟬子微微皺眉,他其實也是覺得皇上做的有些過了。有些話想說,卻一下子什麽都說不出來了,隻能歎口氣。

  “我相信你在這裏的影響力,我想,換個皇上應該是很容易的事情吧。”萱草說著,嘴角帶著微微的笑意,用手敲著桌麵。看到萱草那個樣子,清蟬子眉頭皺著,似乎在猶豫什麽。

  “其實,我一直是把你當朋友的。”萱草站了起來,小白師兄不知道在什麽時候已經走到了她的身邊,也瞅著麵前的清蟬子。清蟬子見到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忍不住露出一絲絲苦笑:“好,這件事情算是我欠了你們一個人情,這個皇上,明日就不會再是皇上了。”他說完,轉身就走了。

  看著清蟬子走了出去,小白師兄冷哼了一聲:“為什麽這樣解決這個事情?”

  萱草攤了攤手,然後又坐了下來,逗弄著那隻小鳥:“如果說,我們直接把這個國家弄沒了,我們的店要怎麽開呢?”萱草說著,嘴角帶起一絲絲笑容。

  “大可以換一個地方,我是不喜歡這裏的,總覺得不舒服。”朱雀說著,嘟噥著。聽了他的話,小鳳凰微微歪了脖子,似乎看了一眼外麵。剛才那清蟬子走的時候,把圍在外麵的人都給帶走了,於是他才開口說道:“我喜歡這裏,這裏是我選的,哼,你不喜歡的話你走就是了!”

  小鳳凰說的樣子十分傲嬌,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朱雀臉上有幾分無奈,什麽話都沒說。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彈了下小鳳凰,小鳳凰一下子就滾的老遠,好不容易才穩住自己身子,憤怒的向著萱草衝了過去。

  “對了,我有個問題。”萱草攥住了小鳳凰,問旁邊的朱雀:“開始他多大啊!”說完,偏頭看著小鳳凰。

  “我當年活了三千歲了!”小鳳凰說著,臉上有幾分得意。

  ……

  三千多歲肯定是活在夢裏了吧,不然的話,怎麽看著還這麽像是弱智啊。萱草在心裏頭想著,憐憫的看了一眼朱雀。她可以大概想象朱雀當年被折騰的有多痛苦了,但是朱雀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笑的還有點甜甜的。

  “當年,我和小火都是在彼此五百歲的時候遇到對方的,一起度過了很多歲月,我們……”他說著,臉上就有了幾分羞澀。看著那朱雀這個樣子,萱草突然好囧啊。不過千金難買我樂意,別人的愛情,還有什麽好插手的餘地呢,說不定你在旁邊咋呼,別人隻會覺得你討厭,你煩人你最無聊了!

  想到這裏,萱草決定把自己嘴裏頭想說的話都給吞回去。

  “那,我們以後怎麽辦。”小白似乎想了很久這個問題,問出來的語氣中有幾分猶豫。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還是和以前一樣,什麽都不變。”

  “我知道了。”小白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萱草看著小白師兄微微皺著的眉頭,開始有些疑惑,自己這樣的決定是否正確呢?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得不說,清蟬子還是很有信譽的一個人,他自己說的話果然很快就做到了,當萱草知道這個消息了以後,也隻不過是點了點頭。不過讓她比較高興的是,清蟬子自己不好意思過來,特意叫人送了他曾經說過坊市的請帖。那請帖也是一塊兒玉玦一樣的東西,一共給了兩個。每一塊,都可以兩個人一同去,所以說他們幾個人這個東西還是夠的。

  袁源知道這個消息了以後,立即鬧著說也要一塊兒過去。萱草聽了他的話,顯得有些驚訝。袁源是這樣說的:“你們這個每一個可以兩個人一塊兒去,你看你們才三個人去,多不劃算啊,多吃虧啊,若是加上我的話,就不吃虧了,剛好了不是?”

  小鳳凰知道這個話了以後,頓時有些不滿了:“你這個半妖,你難道眼睛瞎了不成,你看不到神獸大人我在這裏嗎!”

  袁源瞅著小鳳凰,左右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搖了搖頭:“我看不出來你有去的必要。”

  小鳳凰一聽這個話,立即飛了起來,衝向袁源蹲在他頭上扯他頭發。袁源本來是不怕小鳳凰的,但是無奈旁邊有一個笑著十分燦爛的朱雀,所以說他隻能皺著臉讓小鳳凰折騰。由此可以證明一件事情,打狗的時候絕對要看主人。

  好一會兒,小鳳凰似乎才累了,弱弱的噴了一口煙,慢吞吞的飛回了萱草的肩膀上麵。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著揉了揉他的頭,問道:“你也想去?”

  “那是自然,我怎麽可以不去呢,那樣的地方,若是沒有我的話就一點都不熱鬧了。”小鳳凰說著,頗有幾分自得。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看著萱草笑了,小鳳凰反而有幾分不好意思,微微的低垂著頭。

  “好了,既然已經決定要去了,那就好好準備一下。”小白師兄說著,瞥了一眼朱雀,然後說道:“我們這一次要去,可是是要多弄來一些靈石,這樣的話才好為將來小鳳凰的食物做好準備。”

  “靈石,我記得靈石是很珍貴的啊!”袁源一聽說小鳳凰要吃靈石,眼睛頓時睜得老大。看著袁源那個樣子,小鳳凰越發的得意。“那是自然,我又不是普通的鳥兒,怎麽會吃一些不珍貴的俗物!”

  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袁源忍不住咋舌:“真是沒有想到,你這樣一隻小鳥兒,養起來也怪費錢的!”

  “我才不是鳥兒,我是鳳凰,鳳凰!”小鳳凰聽了袁源的話,頓時有些怒了,大聲說道。

  “鳳凰難道就不是鳥兒嗎?”袁源似乎有些不解,疑惑的看著小鳳凰。小鳳凰聽了袁源的話,越發怒了:“那是不一樣的,不一樣的!”

  “好了好了,這個問題有什麽好爭辯的。”

  萱草感覺有些頭疼,語氣裏也不自覺的帶了幾分嚴厲。果然,她說完以後,兩個小家夥頓時安靜了很多。最多兩個人互相瞪視兩眼,也沒有說直接上演全武行了。小白師兄對他們的爭論完全沒有興趣,而是偏頭看著那邊的朱雀。朱雀則微微皺著眉頭,似乎在考慮什麽。過了好一會兒,朱雀歎了口氣;“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還是有些積蓄的,夜裏我去你房間裏給你。”

  “積蓄,你要給他什麽?”小鳳凰耳朵還是很尖的,一下子就抓住了話題的重點,奇怪的問道。聽了小鳳凰的話,小白師兄笑了笑:“晚上你也在,到時候就知道了。”

  萱草聽著他們打啞謎,心裏頭有幾分好奇,但是卻不好直接問。到了第二天,她發覺小鳳凰看朱雀的目光柔和了許多,也不特意和朱雀鬥嘴了。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問了小白師兄。小白師兄嗬嗬的笑了笑:“他們這樣難道說不好嗎,難道還真要天天都要打一架才好啊!”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能夠感覺到小白師兄的回答其實是在敷衍自己,但是卻也不好繼續問下去了。

  畢竟,人家已經擺明了,我不會告訴你實話的,那麽再追問也是沒有意義的了。

  幾個人一塊兒來到坊市了以後,萱草發現,這裏的坊市還真算的上挺大的,至少比自己見過的幾個規模都要大。而且裏麵是有專門的店鋪,店鋪是在專門的街道上麵,看起來很正規。他們剛到門口,就被人提醒要出示玉玦,萱草拿了出來,人家看了一會兒,才點頭笑著給四個人一人發了一個牌子。

  笑著說:“這個牌子是你們的憑證,同時你們也是憑著這個留在裏麵。如果說這個丟失的話,你們就隻能出來了。”萱草聽了那個人的介紹,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看到萱草這個樣子,旁邊的袁源有些奇怪的擺弄著自己手裏頭的牌子,似乎不明白是幹什麽的。

  幾個人一進去,就感覺到了裏麵充沛的靈氣。這個裏麵應該是有一個巨大的陣法,否則的話是不會有這樣好的效果的。萱草想著,微微的皺眉,思考著什麽樣的陣法可以有這樣好的效果。她正想著,突然聽到旁邊有個聲音問道:“你們想來是第一次來的人吧。”

  萱草聽了這個話,偏頭,看到一個看著是中年人的人,站在那裏,有幾分熱切的看著萱草。萱草見著那個人這個樣子,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我們第一次前來,請問有什麽事情嗎?”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