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5節

  “哼,底子不好,臉上疤就算沒有了,也不會是什麽絕色美人!否則的話,修仙的都成了美人,美人還真不值錢了。”蘭若說著,不滿的看了一眼萱草。萱草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自己臉上又有變化了嗎?

  她想著,然後有些木然的吃著飯菜,吃完了和她們兩個人說了一聲,然後就回到了房間裏。見著她那個樣子,蘭若奇怪的說:“今兒她怎麽這麽奇怪?”

  “不知道,或許是因為才築基還不習慣吧?”

  “哼,也不知道是走了什麽運,那紫藤木心居然和她契合的很,不過是抱著修煉都能築基。”蘭若說著,吃了兩口菜,也回了房間。朱茜搖了搖頭,看著萱草房門,目光中閃過了一絲深思。

  第十章

  萱草回到房間裏了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看鏡子,果然,鏡子裏的自己上半部分的胎記已經縮小了不少,主要都是在眼睛下麵到額頭上那裏了。而且顏色上麵來說也淡了不少,看著比以前好了許多。她看著自己的容顏,不知道為什麽,下意識想到的居然是,這個會不會和自己的腦海裏的那個東西有關係?她想著,咬著嘴唇,如果說有關係,那麽和那個紫衣女子有沒有什麽關係?

  她想著,然後飛快的搖頭,自己這個是怎麽了,怎麽老想起那個紫衣女子?

  時間過的很快,她的境界已經穩固在了築基期。並且,腦海裏的那團不知名的東西似乎也停止了吸收靈氣,這樣讓她的效率一下子就高了許多出來。朱茜見到她如此,每次都會誇誇她。

  萱草雖然說麵上沒有說什麽,但是心裏頭其實還是得意的。很快,時間又過去了兩個月。她到這裏已經半年多了,但是她的師父卻一點消息都還沒有。蘭若因此都發了幾次的脾氣,說抓她來一點用都沒有,而且還費盡心思給她增加修為,感情那個人根本就不在乎她的!

  對此,萱草什麽話都不能說,她也沒有立場,也沒有權利說任何話,每次在蘭若發脾氣的時候,朱茜都會攔著蘭若,然後讓她回房。這一日,她聽著外麵傳來一陣陣的喧鬧的聲音,心中一驚,她在這裏住了這麽久,還是第一次聽到有那樣的聲音,立即打開門。

  外麵有小精怪等著她,並非是上次見到的那個小精靈,這個應該是個男的,他的身上都是穿著葉子。見到她出來了以後,對著她行了個禮說道:“仙子,外麵有不知名的人闖入,還請仙子小心。”說完,那個小精怪就消失了。很顯然,他跑掉了。

  額,萱草抱著好奇的心思,第一次打開了這個小樓的門。看到外麵有許多女修都聚集在一起,外麵隱約還傳來男人的聲音。

  “你,你不是萱草嗎?”有一個穿著橙色衣服的女子匆匆忙忙的跑到她麵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你是誰?”萱草皺眉,想要把自己的手給掙脫開,但是那個女子看著纖細,力氣卻是很大的,萱草弄了兩下都沒弄動,然後聽著那個女子開口說道:“你師父來找你了,你快隨我過去,她們都在那裏等你呢。”

  說著,就拉著她走。萱草奇怪,為什麽不是朱茜來找自己,但是又想,萬一朱茜有什麽事情呢?就老老實實的跟著那個女子跑了,不知道跑了多久,那個女子拉著她上了一個形狀很奇怪的飛行器,然後光一閃,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身邊的根本就不是什麽穿著橙色衣服女子,而是她的白胡子師父……

  “最近過的很是逍遙自在啊,都到築基期了?看來,她們還是很下功夫啊!”他師父說著,但是那話怎麽聽著都不是什麽好話。

  “師父……”

  萱草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師父,不知道現在是什麽情況。她師父哼了一聲,然後說道:“那些女人當真以為我是傻的,我用了三個月時間做了幾個傀儡,夠她們忙一陣子了。”說完,就駕著飛行器不理萱草了。

  這個時候,萱草才知道,原來那裏麵是騷動是師父弄成的,而且是弄的什麽傀儡。額,不過說句實在話,看著師父來接自己,心裏頭真的是有幾分幸福的感覺。大概是因為她從來沒有想到過師父會來接自己吧,所以看著師父真的來了以後,才會這樣幸福滿滿。

  看著她臉上神色有些不對,她師父冷哼了一聲:“待會你回去要好生和我說說,你在那裏都得了什麽好處,怎麽就到了築基期!”

  “額,她們給了我個紫藤木心,我不小心就吸收了,然後就築基了。”萱草老實的說道,並沒有等到師父降落了以後說。她師父聽了這個話,什麽話都沒有說。然後飛行器到了一處山峰的時候,開始往下降,這個時候萱草才發現,這個看著是山峰的地方,其實是一個山穀。

  汗,想來這個就是所謂的障眼法了,難怪各種神仙都喜歡障眼法,確實是好用的。想著,師父就直接幹脆的下了飛行器,然後在下麵看著她。不知道為什麽,她身上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然後快速下來了。

  “你如今修為也可以修煉一些小法術了,這些你拿去好生參悟學習。”說著,她師父一揮手,幾個玉塊就出現在了她的麵前,和上次哪個看著是差不多的。她立即點頭,然後又被師父領到山穀裏麵。這個山穀布局和上次那個很像,她師父又把她扔到了這裏。同時又丟給她了幾套衣服:“把衣服換了,然後把你身上的衣服給燒了。”

  “是。”萱草應了,然後撿著看著一個小一點的房間進去了,看著裏麵東西樣式,果然和自己上次住的那個相差無幾。看著茅草屋,然後又想到朱茜給自己準備的藤屋,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但是還手上速度還是很快的,利落的換了衣服,然後拿到了廚房,燒了。

  見著她做完了以後,白胡子師父點了點頭說道:“好,你以後在這裏住下,和以往一樣即可。”

  “是,師父!”萱草應了,表示自己還會繼續做個乖巧的花奴的。見著她乖巧的樣子,白胡子師父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就走了……

  看著她師父走了以後,萱草才鬆了口氣,不知道為什麽,她師父給她的感覺好像是比以前更加凶了。也算不上是凶吧,是霸王之氣?她想著,自己也覺得好笑,然後就開始做起了燒火丫鬟應該做的事情。

  她現在,好想好想在朱茜那裏的時候,那些長的好玩的小精怪啊……

  想著,她心裏頭就一陣陣惆悵。如果說有那些小東西的話,自己現在的活應該能輕鬆許多吧。微微眯著眼睛,有些幸福的遐想。

  但是,很快的她就從遐思裏清醒了過來,吐了吐舌頭,然後就去後麵巡視自己所需要照顧的靈穀了。這些靈穀們看著都有些瘦瘦弱弱營養不良的樣子,好像是才強行出來沒有多久。看著自己重新劃下歸屬的靈穀,她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哎,自己現在的任務就是要把這些營養不良的娃,一個個帶成茁壯成長的好少年嗎?想著,她就感覺自己的任務好艱巨。

  不管自己的任務如何艱巨,路都是一步一步走的。小心翼翼給靈穀移植到合適的位置,讓它們彼此之間有足夠的間距,然後又小心翼翼的給它們除草澆灌。

  這樣一折騰,時間就過去的飛快,她猛地想起來自己還沒有做飯,然後又匆匆忙忙的去了廚房。去了廚房以後,就見著自己的師父正皺著眉頭看著空蕩蕩的廚房,顯得有幾分生氣的樣子。

  見著萱草過來,師父就直接的問道:“你方才去了哪裏?”

  “回師父,萱草方才去後麵把靈穀給梳整了一番……”萱草說著,聲音有幾分小心翼翼的。聽了她的話,師父點了點頭,“剛才給你的玉玦裏有相對應的法術,如果說你掌握了那些,對付靈穀就會越發的得心應手。”

  “是,師父。”萱草乖巧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一副我很乖我很好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麽師父的口氣一下子差了起來:“既然已經知道了,那還站在這裏幹什麽,還不快去準備膳食。”

  “是。”

  萱草大聲應了下來,然後快速去準備燒火做飯。很快,夥食就準備好了。吃著久違的靈穀,感受著絲絲縷縷的靈氣慢慢梳理著自己的經脈,靈氣一點點壯大,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吃晚飯,略作收拾,然後就回到了房間裏對著那兩個玉塊,師父說是玉玦的東西。然後,按照以前所用的方法,很快就把那裏麵的幾個小法術映到了自己的腦海裏麵,東西很簡單。一個是小型的布雨術,另外一個則是土係的流沙術。

  看著那兩個術法,特別是流沙術後麵的注解,“學到精處,可以用此術耕地。”她就感覺自己前途渺茫,不過想到師父對自己也算好,就沒想許多,隻是專心致誌的開始練習法術起來。

  她首先是按照上麵所說,慢慢的感受著自己身體裏的靈氣,然後把它們想著釋放出來。開始學的是小型降雨術,這個弄好了,以後灌溉靈田就會方便許多。而且這個本來就是靈氣所化,應該對靈穀也有諸多補益。

  想著,就開始慢慢的練習。

  就是進度不算很好,特別是開始的時候,最多就隻有巴掌大的烏雲在她麵前凝聚,用大點力氣呼吸,雲朵就一下子,嘩啦散掉了……

  看著這樣的結果,她挺想哭的。

  但是沒有辦法,為了以後自己幸福的種田生活,就算是現在再不幸,也隻能一點點努力了!她用手捏拳,給自己鼓氣,自己一定是可以的!

  第十一章

  又連續施法幾次,她感覺自己體內的靈氣都被抽空的差不多了,但是效果卻還是不佳,沒有辦法,她隻能歎了口氣,盤腿打坐,先不考慮繼續修煉法術的想法了。

  漸漸的,體內的靈氣慢慢凝聚恢複的差不多了,她才感覺自己緩過神來,好了許多。但是,在下一秒她就無法繼續這樣鎮定了,因為她感覺的到自己體內的靈氣開始就像是有人在劇烈催動起來一樣,開始猛地轉了起來。

  她努力的想要爭奪這個靈氣的控製權,但是卻像是一個旁觀者一樣使不上半點力氣。而且,她看出來這一切的源頭了,這一切的源頭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在她額頭上麵那個很奇怪的地方。綠色縈繞,進去又有一個小空間的地方。

  那個綠色的球樣的東西現在也在劇烈的旋轉,就好像是一個漩渦一樣,吸收著一切可以吸收的東西。裏麵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她想起了那個小空間裏的儲物功能,不知道為什麽,她現在心裏頭除了幾分害怕以外,還有幾分絲絲的好奇,更有幾分小小的竊喜,她很想看看,自己空間會有什麽樣的變化。

  “斂氣,收神!”就在她想入非非的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她下意識的就按照那個聲音所說的話去做了。她做完了以後回過神來發現是自己師父站在自己身後,他的手還壓在自己的頭頂上。

  “你剛在怎麽了?”師父皺著眉頭收手,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就是上次築基的時候出現的綠色的東西,突然像是瘋了一樣大量吸收靈氣,我緩不過來就成了這個樣子。”

  聽了她的話,師父眉頭沒有舒展,反而皺的越發厲害:“具體是什麽情況,為什麽會突然轉動起來,你之前做了什麽?”

  “方才我修習小布雨術的時候,似乎有些靈氣用的過度了,身體裏麵感覺不到什麽靈氣了才停止修習,然後開始打坐。”

  萱草想了想,覺得自己也沒有做錯什麽,就乖乖的,老老實實的回答。聽了她的回答,師父皺眉想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下次修習法術的時候注意量。你如今現在的情況很不好,如果說你方才那種情況沒有人幫忙的話,很容易就走火入魔爆體而亡!”

  “啊……”萱草睜大了眼睛看著師父,一副驚訝的樣子。她是真的沒有想到,僅僅是那個樣子,就有可能會爆體而亡的危險!

  見著她那個樣子,師父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你以為修真這樣的事情是在那裏過家家?你要記住,仙路崎嶇,如果說一個不小心就容易跌入萬丈深淵!死,是最簡單最輕鬆的事情!還有,你一旦開始修行,你的魂魄就不可能再進入輪回。”

  輪回?這樣的事情萱草從來沒有想過,但是卻更加沒有想到的是一旦修真自己就不可能入輪回之道了。見著她呆愣的神色,他師父哼了一聲就走了出去。

  萱草的神思被師父的一聲冷哼給驚醒過來,不管怎麽樣,不管入還是不入輪回,自己已經踏上了這一條路。修真的道路,自己也沒有什麽別的辦法,隻能繼續前行。因為,一旦選擇就無法回頭。沒有辦法再繼續輪回,就努力讓自己這一輩子努力活的痛快一些,幸福一些。

  她想著,手捏著自己的手,一時之間竟然呆住了。她恍然耳邊又聽到了父母的呢喃,“好好活下去。”

  是的,她要好好的活下去,什麽都不要想,努力的活下去。

  她不過是發了一次呆,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了,看著外麵有些刺眼的陽光,她的眼睛微微的眯著。

  “還愣在那裏幹什麽,還不快去做飯!”

  師父房間裏傳來一聲嗬斥,她立即乖巧的應了下來,去做早飯去了。做完早飯了以後,她又去了靈田看靈穀。不知道是不是她昨天才梳理過的緣故,所以說靈田裏麵一派生機勃勃,長勢良好。看著靈田裏麵靈穀的樣子,她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動。

  這些可都是自己的勞動成果啊,都是自己一點點耕耘出來的啊。現在她終於能夠明白,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這首古詩的意思了,當初自己隻是背著。那個時候父母還在,她隻要背了古詩,父母就會很高興了。

  想到這裏,她又飛快的搖頭,然後快速的去整理靈田。她現在有了目標,就是在有限的時間裏,無限的提升自己的修為!不管以後怎麽樣,按照師父所說,修真的路上十分崎嶇,那麽自己就隻能小心翼翼的行走,努力不摔跟頭。

  熟能生巧這一句話很好,一番折騰了以後,很快她就把靈田的事情處理完了,看一看天色還沒有到吃午飯的時候,於是又在靈穀邊上用了幾次布雨術,但是效果都不好。不過,比之前稍微要好那麽一點點,因為烏雲過來了以後,已經不是一口氣就能吹散了的!

  感覺靈氣還有三分之一的時候,她想起了師父所說的話,立即散去靈氣,去做飯去了。

  吃了飯,感受靈穀對自己經脈之中靈氣淡淡的滋養,有一種好幸福的感覺。折騰了一番,照例收拾好,然後就回到房間裏去打坐。

  其實,她有些好奇,上次如果師父沒有來幫自己的話,自己會不會真的和師父所說一樣,走火入魔,爆體而亡。

  因為她對自己腦海裏的東西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信任,總覺得團東西是不會傷害自己的,但是如果說要說出什麽理由來的話,卻是一點理由都沒有的。

  不過,想到上次師父看似平淡實則緊張的樣子,她還是快速的把自己腦海裏不著邊際的念頭給甩開。修行果然是一件苦悶的事情,特別是她這樣的。她的日子十分的機械化,每日都隻是照顧靈穀,修行新的法術,然後努力的照顧的吸收靈氣。

  隻能說功夫不負有心人,一番折騰了以後,很快布雨術已經可以落下一些雨滴了。雖然說不多,但是好歹是見到水了。因為水不多,所以說她隻是弄了小範圍的實驗,一點點的用。用出來的效果果然很不錯,那些地方種出來的看著就比旁邊地方的看著要好看許多。

  見此情況,她更加堅定了決心,自己一定要好好修習好布雨術,這樣的話,自己才能夠更好的養靈穀。

  “這段時間我要出去,你自己在這裏好生顧看自己。這裏什麽都有,不缺什麽,你隻管專心修煉,到時候我回來會查看你的修行進度。”

  “是。”

  萱草應了下來,然後看著自己師父晃晃悠悠的往外麵走,不知道怎麽的就走了出去。見著師父出去了以後,萱草心裏頭有一種空蕩蕩的感覺,說不上來的空虛。以後,這個裏麵就隻有自己了。

  雖然說平時師父也不會和自己說話什麽的,但是有一個人和沒有人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萱草歎了口氣,不過也沒有關係的,雖然在這裏這麽久師父才走,但是以前師父也是經常走的啊,所以說,自己完全不應該想的太多!

  她不停的給自己做心理建樹,很快就又平靜了下來。因為她發現,似乎一旦自己想了很多,那麽自己的靈氣就會有波動,而且在內視的情況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些靈氣們有微微顫抖的樣子。想到這裏,她歎了口氣,揉了揉自己的額頭。

  人果然是適應性很強的動物,不過幾日,她已經完全習慣了師父不在的日子。每日都隻是折騰靈田,修行。或許是因為師父不在,她也就每日給自己煮粥吃,雖說久了有些膩味,但是卻也還好。

  時間過的很快,她的身量漸漸長高,臉上的胎記也越發淡去了,隻是蜷縮在自己額頭那一塊兒,用劉海擋著,倒是看不出來什麽了。因為常年食用靈穀,修真,所以說她整個人看著倒是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師父已經有兩三年沒有回來了,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麵遇到了什麽事情。說起來也是奇怪,她雖然說是可以肯定自己師父是沒有回來的,但是每當她的修行有突破的時候,就有相應的術法出現在她的麵前。她如今已經學全了布雨術,流沙術,催靈術。

  她學會這三樣了以後,不知道怎麽的,她猛地就知道了如何去照料草藥,而且她似乎冥冥之中也知道了如何出去。

  這些變化如果說是和師父沒有關係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為什麽師父始終沒有露麵,這一點她卻是不知道的。

  她也很好奇,但是卻又不知道要如何去問師父。不過,過慣了一個人獨居的日子,她還真有幾分想要出去見見外麵的世界。她現在不知道外麵世界到底是什麽個樣子,雖然說有些害怕,但是更多的卻是好奇。

  “呃,其實,師父告訴我了,如何出去,那麽其實也是想要我出去看看的對吧。”

  萱草拿著小乾坤袋,在她想要出去了以後,她在乾坤袋裏發現了不少銀兩。而且裏麵裝著許多靈穀,就算是遇到修真之人的集市,她也可以賣一些,作為錢資。

  第十二章

  就在她毅然踏出去的時候,沒有見著在她身後不遠處,一個影子,若隱若現。

  她出了門,真有幾分世界之大,不知去何處的感覺。略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在這裏看著那裏麵已經全然看不出來是一個山穀,而是一個山峰……

  歎了口氣,她緩緩的向著外麵走著。

  雖然說她沒有學過什麽提氣輕身的功法,但是有靈氣傍身,身子也顯得格外的輕盈一些了。所以說,她走的雖然說緩慢,但是速度卻是一點都不慢的。

  走了不知道有多久,她剛剛覺得有些餓了的時候,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城鎮的邊上。城鎮裏看著像是比較熱鬧的,人頭聳動,她緩緩的走到了城門邊上,打量著那城牆。城牆看著十分雄偉,瞅了兩眼,她覺得自己似乎可以踩著那城牆直接上去。

  想到這裏,她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搞笑,很快的搖了搖頭,然後就直接走到城門口。但是沒有想到,卻被守門的兵衛給攔了下來。

  “仙師,您的登記要到那邊,小門那裏。”

  那個兵衛說著,有些小心翼翼的樣子,而且臉上神色也有些獻媚。看著那個兵衛的樣子,萱草眉頭微微的皺著,然後就看到那個兵衛臉上神色由本來的獻媚一下子變換成了小心害怕。

  見此,她忍不住歎了口氣,順著那個兵衛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是另外一邊的城門,那裏也是有兩位人守著,但是態度很明顯看著要比這邊的兵衛要顯得高傲一些。最重要的是,那裏幾乎沒有什麽人。

  她猶豫了下,然後走了過去,忍住自己想要問那幾個兵衛是怎麽看出來自己是修士的念頭。走到那邊的門洞,那裏的兩個守門的見了她,立即帶上笑容:“仙子是從何處來的,不知道要在翔雲城裏待上多久?”

  “這些,都是必須要說的嗎?”萱草有些好奇,掃了一眼那問話的守門人。那個人一聽這個話,趕忙搖頭,旁邊另外一個人趕緊說:“仙子誤會了,仙子誤會了,這些隻是小人們一時好奇所以說忍不住問出來的。仙子隻需要登記一下,然後就可以自由進出了。但是進出的時候,卻是要帶上這個。”說著,從自己懷裏頭小心翼翼的掏出來一個光滑的木牌子。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