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39節

  “我不知道。”婉娘顯得有幾分茫然,偏頭看著旁邊的袁源。袁源聽了婉娘的話,笑了笑:“是需要借著萱草姑娘的名字,隻要有萱草姑娘的名號就夠了,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這樣,我先去豪親王家裏走一趟,事情就差不多成了。”

  萱草聽了袁源的話,忍不住搖了搖頭:“果然,這個世界上名號是最好用的東西。”

  “什麽意思?”小白師兄有些不明白。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有些事情啊,知道的太多也不一定就是好事兒了。”

  “……”小白師兄臉上神色越發的茫然了。

  果然,袁源出去走了一趟,不知道去親王府裏說了什麽。還沒到晚上呢,親王府裏的豪親王居然親自來了,而且見著婉娘的時候可以說是淚眼縱橫的。嘴裏說的都是二兒子的不對,如果說不是二兒子,絕對不會把他們趕出去!而且,當時就許諾了小葉子親王的位置。小葉子看著那麽多人來接自己,整個人都有幾分的膽怯,躲到了萱草的身後。看著小葉子那個樣子,萱草蹲下來看著小葉子,說道:“我記得小葉子第一次來我這裏的時候樣子,我覺得小葉子很勇敢。”

  小葉子聽了萱草的話,不明白她要說什麽,有些木木的看著她。萱草笑著揉了揉小葉子的頭:“我相信你,你在慢慢長大的過程中,會越來越勇敢的。”小葉子茫然的點了點頭,看著小葉子這個樣子,萱草笑的越發甜美:“既然你要越來越勇敢,那麽你首先麵對的就是這些家人了。他們是來接你的,你去吧。”萱草說著,就推著小葉子上前。

  最終,小葉子還是跟著他們走了。

  第一百一十章

  看著小葉子跟著他們走了,如果說沒有半點想法那真的是騙人的。畢竟自己當初見著那個小葉子是真心的喜歡,否則的話也會留下他們兩人。但是如今也是真不適合再讓他們兩個人留在這裏了。

  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臉上有幾分悵然。

  袁源見著萱草這個樣子,笑著蹭了過去。

  “我以後就拜師了,既然小葉子他們走了,那我是否可以住進來?”

  聽了袁源的話,萱草一愣,隨即笑了起來:“我說你對這件事情怎麽這麽上心,原來是因為這個!”

  見到萱草這樣說,袁源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低垂著頭。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既然你有這樣的想法,那你就在這裏住下吧。反正這裏的房子也不少,你就住在朱雀的隔壁。”

  朱雀聽了這個話,頓時有些不滿。萱草看了朱雀一眼,然後逗了逗小鳳凰,朱雀就不說話了。小鳳凰見著朱雀不說話看似是被萱草堵了嘴一樣,立即就有些歡樂的笑了起來。

  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勾了勾嘴角,然後笑著對著朱雀說:“你不是說你會做飯打掃房間嗎,以後婉娘不在了,房間裏的一切雜物都要由你來收拾了。”聽了萱草的話,朱雀愣了愣。萱草笑了笑,左右看了看然後說道:“想來這個是你能做的唯一的活了,若是這個做的不好,那麽你留在這裏也沒有什麽用處了!”

  “我肯定會做好的。”朱雀一聽到萱草這樣說,趕忙表態。聽了朱雀的話,萱草點了點頭:“既然你這樣說了,那麽我也就放心了。”說著,就偏頭看了一眼小白師兄。小白師兄和婉娘他們相處的時間是和自己一樣的,但是他似乎對婉娘的事情一點感覺都沒有,隻是低垂著頭仿佛自己在想什麽。

  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戳了他一下,問道:“師兄,你在想什麽呢?”聽了萱草的話,小白師兄猛地抬頭看著麵前的萱草,然後笑了笑說道:“並沒有想什麽,隻是在思考你穿的衣服弄什麽樣子的,是給萱草你穿的衣服,肯定要和普通的不一樣才是!”他說著,目光中閃過一絲神采。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想歎氣,其實小白師兄最適合的職業是裁縫吧!

  正想著,突然聽到一陣破風的聲音,萱草下意識的想要躲閃,卻見著小白師兄猛地來到自己跟前,一下子把迎著她來的東西給擋了下來。萱草見此有幾分好奇,走到了他的邊上問道:“是什麽東西?”

  “沒有什麽。”小白師兄笑了笑,抬頭看著萱草。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不好再說什麽,隻能點了點頭。

  晚上,萱草回去在自己房間裏,正準備打坐的時候,聽到外麵有人敲門的聲音。打開門看到小白師兄站在門口,臉上一副深思的樣子。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趕緊讓他進來了,問道:“怎麽了,發生什麽事情了?”

  小白師兄聽了萱草的問話,搖了搖頭,“你可知道師父為什麽對你那麽好,一直讓我照拂你嗎?”

  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想起師父一直讓自己專心修煉,努力修煉,雖然說心中有幾分奇怪,但是卻搖了搖頭:“我並不知曉。”

  “師父如此,隻是為了需要一個鼎爐而已。”

  “鼎爐?”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顯得很是吃驚。

  “正是,師父停留在金丹期太久了,他著急突破,畢竟修真者的歲月也是有限的。雖然說比普通人要更加漫長,但是卻也比普通人更加怕死。”他說完,頓了頓,看著萱草“所以說師父想到了鼎爐,如果說一個好的鼎爐,使用了以後就可以直接突破他的金丹後期的枷鎖,而且你的屬性和他很是相當……”聽了這個話,萱草臉上很是難看。她猶豫了下,然後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你為什麽要告訴我!”

  “因為,我今天下午收到的,是師父的玉玦。”小白師兄猶豫了下,還是開口了。

  “玉玦?”萱草眼睛睜得有些大,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

  “是的,很顯然師父對我現在脫離了他的掌控也有些奇怪,但是他還是相信自己能夠控製我,所以發了消息給我。問你現在情況,修真進度,我聽他的口氣,似乎有些等不及了。大概是因為上次的事情讓他元氣大傷,如果說有你做鼎爐,估計就能一次性治愈……”小白師兄說著,口氣有些木然,就好像是陳訴一件在普通不過的事情。

  “那麽,你為什麽要告訴我呢?”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猶豫了半天,還是問了出來。小白師兄看著麵前的萱草,笑了笑,然後說道:“不管怎麽樣,你都是我的小師妹,況且你待我也很好,我現在本來就不是因為師父的緣故才在你身邊的。我會幫你對付師父的,但是我告訴你,隻是怕你沒有準備,被師父騙了。”

  小白師兄說著,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似乎感應到了什麽。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師兄,我會注意的。”

  “其實,他也算不上你什麽師父,你也不要把他想的太好了。朱雀正在叫我,我先去了。”說完,小白師兄走了出去,順便關上了門。看著小白師兄走了出去,萱草身子一下子就軟了,坐在冰冷的地上。她雖然說早就感覺的到行舟子並非是單純的對自己好,但是卻也沒有想到過他隻是為了把自己當成鼎爐。

  鼎爐這個東西她是聽過的,但是她卻從來沒有想到過這樣的東西會落到自己的身上。想到這裏,她不由抿著嘴巴,低垂著頭,死死的捏著拳頭。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無緣無故的好,更沒有平白來的恩惠,從一開始就是自己想的太過簡單了,所以說有這樣的事情本就不是多令人吃驚的事情。她自己和自己說著,然後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她坐在了床上,然後打坐。

  “小雅,你說我是不是還是太過天真了。”萱草看著自己腦海裏的小雅,對著小雅說道。

  小雅聽了萱草的話,笑了笑:“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的,況且人都是有感情的,會被騙,或者會騙人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啊!主人為什麽會覺得自己太過天真了呢,小雅反而覺得主人真的是很可愛呢。”

  “我一直都反複告訴自己,行舟子是對自己有企圖的,是不可相信的,但是在不知不覺中,卻還是相信了他,難道說不是我天真嗎?”萱草說著,她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抱怨什麽,但是總覺得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痛楚。

  “主人是什麽樣子的,其實主人自己是最清楚的,所以說主人不要想的太多了,隻要做自己覺得對的事情就可以了啊!如果說主人不是真心想著師兄好的話,如今隻怕師兄也不會告訴主人這一件事情吧。說不定在師兄恢複自己能力的時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吃了主人了。所以說,主人天真沒有,這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按照自己的本心來走,那些紛紛雜雜的事情,想的多了也沒有用,反而會越來越不舒服的。”

  小雅說著,身上似乎有一種淡淡的露光撒了下來,那綠光進入了萱草的各個經脈之中,萱草頓時感覺自己輕鬆了許多。

  第一百一十一章

  那東西遊走的地方就有一種很清亮的感覺,就好像是一雙溫柔的雙手,在那裏撫慰她的神經。想到了這裏,萱草眼睛瞅著那小雅。小雅搖了搖頭上的小芽,顯得有些得意。看著小雅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然後說道:“謝謝你。”

  “這個是我應該做的。主人你以後隻要保證你自己的本心,那樣就可以了!”小雅說著,身子歡快的在哪裏擺動著。看著小雅那個樣子,萱草笑容越發歡快了。其實,小雅真的很有用,而且是很可愛的。

  當她回去自己身體了以後,很快的就入定開始修煉了。大概是因為身體被小雅洗滌了一遍,所以說和靈氣的親和力特別好,她能夠感覺的到靈氣爭先恐後的進入自己的身體。

  “……”

  早上,當第一縷陽光進入房間了以後,萱草頓時感覺自己身體有些輕快起來,她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突破了!發現自己突破了以後,萱草立即顯得有些歡喜。看來是因為昨日心境上麵的變化,所以才會有今天的突破吧,想到這裏,她立即高興的起來自己梳洗,然後開門。發現整個院子裏完全不一樣了……

  以前院子裏還有樹的,現在樹什麽的都不見了,地上都鋪著玉石……而樹都變成了參天大樹,看著那個院子,萱草直接從二樓躍下,來回四處打量著。院子裏的變化真的很大,而且是肉眼可見的,萱草微微皺眉,不明白是誰怎麽突然這樣折騰了。她正想著,就聽到朱雀房間的門打開了,朱雀從裏麵打著哈欠走了出來。看著萱草站在那裏,對著她笑了笑,然後又晃晃悠悠的去了廚房。

  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愣了愣,然後又見著袁源從另外房間裏緩緩的走了出來,看樣子似乎也是很累似得,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咳嗽了兩聲。袁源立即抬頭看著萱草,然後笑眯眯的跑了過來:“師叔,師叔,有什麽事情嗎?”

  萱草聽了袁源的話,指了指周圍:“這裏是怎麽回事兒,我記得昨兒睡覺的時候還不是這個樣子呢!”

  “哦,這個是師父和朱雀兩個人給師叔的驚喜,我昨兒也是跟著忙活了好久,怎麽樣,很驚喜吧!”

  看著袁源舔著臉的樣子,萱草微微皺了皺眉頭。這個時候,小白師兄提溜著小鳳凰從樓上走了下來,然後坐在了玉桌子旁邊的凳子上麵,順手把小鳳凰就擱到了那桌子上麵。小鳳凰左右看了看,然後滿意的說道:“這裏才有我住的架勢啊!”

  聽了小鳳凰的話,萱草立即就明白了,為什麽朱雀會把這裏都變了。形容鳳凰有一句話是鳳凰不落無寶之地,想來如今也就是為了讓這裏變成有寶的地方,所以說才折騰成這個樣子的!

  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這個時候,朱雀就從裏麵拿了一大盤香噴噴的米飯出來了,殷切的看著小鳳凰。小鳳凰自己打開籠子門,跳了出來,然後蹲在那裏點著頭吃著。似乎別的小麻雀也被這個場景所吸引,在上空徘徊,但是卻沒有任何一隻敢落下來。

  看著小鳳凰吃的香噴噴的,萱草偏頭看了一眼朱雀,奇怪的問道:“怎麽隻有小鳳凰的,我們的呢?”

  “啊,你們也是要吃東西的嗎?”朱雀說著,不滿的看了萱草一眼,嘀咕道:“你們隻需要吃辟穀丹就可以了,何必吃靈米呢!”

  “……”萱草愣住了,她根本就沒有想到朱雀會這樣說。這個時候,小白在旁邊咳嗽了一聲,然後抬頭看著朱雀,然後又看了看鳳凰:“靈米廚房裏也沒多少,不知道那些能夠小鳳凰吃多久。”

  “我這就去給你們準備,肯定色香味俱全!”朱雀說著,拔腿就跑。這個時候,小鳳凰抬頭不滿的看著小白師兄說道:“你可以利用我,但是次數不要太多。”聽了小鳳凰的話,小白師兄笑了笑,眼神有些玩味:“我還以為你一貫是不喜歡他的,可方才聽你那話裏的意思,似乎並非如此。”

  “怎麽會呢,我怎麽會喜歡他!”小鳳凰聽了小白師兄的話,下意識的就搖頭反駁。看著小鳳凰反駁的樣子,小白師兄笑的卻越發詭異,剛想說什麽卻突然皺起了眉頭。萱草剛想問怎麽了,但是很快她就發現自己不需要問怎麽了,因為她已經感覺到是怎麽回事兒了。

  “小白,我和你說過了,讓你帶著你師妹來找我,為什麽你不來呢。”

  一個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雖然說能感覺的到聲音很遠,但是聽在耳朵裏卻像是炸雷一樣,異常的清楚。袁源並沒有正式接觸修真,所以說在聽到那個聲音的時候,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

  小白師兄站了起來,眉頭皺的緊緊的。這個時候,朱雀也走到了他的身邊,看了一眼小白師兄,然後笑著說:“看來,你以前的主子來了。”

  “哼,和你沒有關係。”

  “你昨兒還來求我讓我幫你照顧萱草,如今又說和我沒關係,你可真是翻臉不認人啊!”

  “喲,你對我這樣感興趣,怎麽,你不喜歡你的小麻雀了,如今想要奔著我來了!”小白師兄和朱雀兩個人在那裏你一言我一語,似乎根本就沒有把行舟子師父看在眼裏。行舟子十分直接踏空而來,見著萱草的時候眼睛一亮,但是在看到小白師兄的時候,神色卻十分晦暗。

  “萱草,你還站在那裏幹什麽,你難道不知道嗎,你這個師兄其實是一個妖孽,你快點來我這裏!”行舟子說著,直接對著萱草說道,手也伸了出來。聽了行舟子的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如今師父是否從走火入魔中走了出來?”

  行舟子點了點頭:“你們帶回來的那隻靈狐道行頗深,雖說是幼生的形態,但是卻讓我也吃了虧。若不是掌門師兄相助,我隻怕也不會站在這裏了!”他說完,看了一眼小白師兄,然後說道:“好了,你過來吧。”

  聽了他的話,萱草搖了搖頭:“當初師父在有危險的時候,是讓小白師兄領著我走的,如今怎麽又說小白師兄是妖孽呢,這個話似乎有些不對啊!”

  “好了,不要多說了,你過來就是!”行舟子似乎有些不耐煩了,口氣開始變得很差。聽了行舟子的話,萱草搖了搖頭:“不,我不會過去的,行舟子都把事情和我說了!”萱草說著,知道這些子就是和行舟子扯破臉皮了。

  但是沒有想到,行舟子臉上還有幾分了然,他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還小,許多事情都不知道。你身邊這隻是專門吞噬修真者的人,他騙你隻是想要把你留在身邊吃掉而已。你想想,師父有什麽時候對不起你嗎,難道說你寧可相信這個畜生,爬蟲,也不肯相信師父嗎!”

  “……”萱草不想在和行舟子說什麽了,直接抿著嘴唇不說話。這個時候,小白師兄笑了起來:“是啊,我這個爬蟲就是你親手飼養出來的,若不是你當初把我養大,我也不會成為今日的禍害,你說呢?”小白師兄說著,一雙眼睛狠狠的看著麵前的行舟子。

  第一百一十二章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有幾分好奇,難道說師父曾經對不起過小白師兄麽,否則的話為什麽小白師兄會是這個樣子?她正想著,然後突然感覺身子一動,好像是被什麽東西卷著往前走一樣。朱雀這個時候卻猛地伸手一抓,把萱草直接扯到了身後,笑著看著麵前的行舟子說道:“一言不發直接動手,這個倒是和所有的人類是一樣的呢。”

  “你是什麽東西,你怎麽趕攔我!”行舟子似乎沒有想到自己會不得手,整個人臉上都有了幾分的猙獰,一點都沒有剛才過來溫文的樣子。看著行舟子那個樣子,朱雀笑了笑:“沒有辦法,我如今在這裏賣了身,自然是要好生照顧雇主,否則的話,我沒了主人,那又如何是好呢。”

  聽了他的話,行舟子眼睛瞪的老大,直接問道:“那麽,你是下了決心要和老夫搗亂了!”

  “怎麽這樣說,多不好聽啊!我不過是想要在這裏討口飯吃而已,否則沒有飯吃,那我可就淒慘了!”

  “好了,別玩弄嘴皮子了,老匹夫,當初你殺了我父母,把我抓了去,隻怕是沒有想到過有一天我的修為淩駕在你之上,直接把契約破除想起以前的事情吧!”小白說著,眼睛微微的眯著。

  “就算你修為比我高,破除了契約,但是你也沒有可能會想起以前的事情!”行舟子說著,眼睛微微的眯著看著麵前的小白。聽了這個話,萱草想起小白似乎是在吃了那葉子以後才開始變化的,難道說是吃了那個葉子的問題嗎?

  她想著,但是卻什麽話都沒有說,繼續觀察事態的發展。

  “哼,這個就不用你來操心呢。我本來還想著是否看在你多年的照顧份上,多少還要幫你一些,但是沒有想到我居然這樣傻,居然還想著要幫我殺害我父母的仇人!”

  “你,你想怎麽樣!”行舟子聽到小白師兄已經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頓時態度變得有些狠曆了起來。聽了行舟子的話,小白師兄笑了笑,看著麵前的行舟子:“自然沒有什麽,你對我來說,可以說是大補。況且,你如今能夠成功的活著出來,想來穀內也沒有幾個活人呢。我就算吃了你,也算是為他們報仇了吧。”小白師兄說著,舔了舔嘴唇,看上去還真有幾分想要吃掉行舟子師父的樣子。

  “你!”行舟子有些怒了,但是他看了一眼朱雀,又看了一眼小白師兄,二話不說拔腿就想跑。但是小白師兄又怎麽會沒有算到他這一步呢,就在他準備放出自己法寶的時候,小白師兄直接甩出一道銀鏈子,想要把他縮起來。雖然說行舟子手上有動作,但是實際上一直都對小白師兄存有戒備之心,立即反身躲開。

  “你當真敢傷我!”行舟子很怒的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小白師兄笑了笑,然後說道:“自然如此,不然你隻當我和你開玩笑呢。你的命我要了,為了我的父母,你就死去吧!”

  說著,小白師兄繼續甩出一道銀鏈子。行舟子很明顯打鬥經驗十分豐富,萱草就看著小白師兄手裏頭的銀鏈子四處漫天飛舞,就好像是無數道光影一樣。萱草幾乎都看不清楚他扔出去了多少次,但是每一次行舟子都給躲開了。雖然說行舟子看上去是有些狼狽的,但是萱草卻知道行舟子並沒有真正的遇到危險。否則的話行舟子也不會是這個樣子,朱雀在旁邊看著覺得無趣的很,直接問道:“喂,你行不行啊,不行就我來了。若讓他跑了,以後隻怕這裏就麻煩不斷了!”

  “哼!”小白師兄似乎覺得自己被侮辱了,整個人的動作越發快了起來,萱草幾乎隻能看到一道殘影閃過。但是就在行舟子師父閃過一道鞭子的時候,他整個人卻一下子被小白師兄給抓住了。小白師兄在抓住了行舟子了以後,立即用自己的絲把他給捆了起來。

  看著自己的得意作品,小白師兄顯得有些得意。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行舟子冷冷的哼了一聲:“你這樣勝之不武,你都沒有給我機會拿出來法寶,否則的話我絕對不會如此就落入你的手上!”

  聽了行舟子的話,小白師兄微微低垂著頭,笑眯眯的看著行舟子,說道:“我記得不要給敵人機會這句話是你和我說的,你放心,我記性現在好的很,你當初和我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得,所以說我以後也會更好,你大可以放心。你的作用,自然就是給我吞到肚子裏了,你覺得這樣好不好?”

  他說著,臉上笑容十分誠摯,似乎真的是很努力的像一個人詢問他以後未來的打算。聽了他的話,行舟子的身上隱隱的發抖,但是他很快就抖不了了,因為他發現自己身上的銀絲越發牢固了。

  “小白,你難道忘記了嗎,那個時候你還小,是我一手把你拉扯大的!”

  “對啊,你也教會了我如何吃人。你放心,我會用你說過的最不浪費,最溫柔的方法吃了你。畢竟你是金丹後期,對我來說是很補的!”小白師兄說著,偏頭看了一眼朱雀。

  “怎麽樣,你要不要?”

  “我才不要呢,我一向對人類不感興趣!”朱雀說著,臉上有幾分的嫌惡。看著朱雀那個樣子,小白師兄點了點頭:“你自然是不知道的,你從小到大都沒缺過吃的。那個時候我被這個人管著,每日隻能吃這些東西。不過我都習慣了,你放心,我肯定會把他吃的幹幹淨淨的。”小白師兄說著,伸出粉嫩的舌頭舔了舔嘴唇,看樣子是對即將到來的大餐抱有強烈的食欲。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行舟子,我想我問你,你是什麽時候想要把我當鼎爐的!”

  似乎萱草現在已經成為了行舟子唯一的希望,所以說在聽到了萱草的話了以後,行舟子下意識的搖頭:“你說的什麽,我怎麽會有那樣的想法,我是想要把你當成我的接班人。你知道嗎,我和你一樣,靈根都是一樣的!”

  萱草聽了他的話,隻是看著他,搖了搖頭,說道:“我已經想過我在那裏的時候你教導我的話了,你每次都是督促我要多修煉,快快提升等級。不管是勞作,還是說其他的方麵,你都不讚成我用太多精力。這樣想起來,你如果說你對我沒有任何企圖,我是不相信的,所以你還是說實話吧,你是在什麽時候……”

  “廢話,當然是第一次見你的時候!”行舟子似乎一下子就突然明白自己是不可能打動麵前的萱草了,整個人就立即變得有些蠻橫起來。

  “不然的話,為什麽我當初會直接收了你一個人就跑,連其他的東西都沒有要!”行舟子說著,上下打量著麵前的萱草,臉上就有了幾分的嫌惡:“我本來還想著如果說你比較識趣,將來好歹還能收你當一個妾,不是讓你做一次性的鼎爐,但是如今看來你倒是找了更好的靠山!”

  說完,他哼了一聲。

  “這個靠山可是你自己親手送上門的。”萱草雖然說早就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在聽到了自己師父親口說出來了以後,還是感覺很難受,但是她此刻已經好了許多,已經能夠笑了出來。

  行舟子冷哼了一聲:“我做的最後悔的一件事情就是當初沒有把這隻小蠶一起給吞掉,否則的話又怎麽會落到這樣的下場!”他說著,一雙眼睛惡狠狠的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小白師兄倒是有些無所謂,笑了笑說道:“是嗎,可是你當初沒有,所以說你有了現在的下場。”

  第一百一十三章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