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38節

  “小火,我說過多少次你,我讓你叫我名字!”朱雀說著,臉上笑容很是燦爛。

  “我才不會承認你是大火,你不過是區區朱雀,你又怎麽能夠比的上我!”小家夥嚷嚷著,自己的頭也有些搖動。萱草立即愣住了,瞅著那邊看著十分俊朗的朱雀,忍不住問道:“你的名字是大火?”

  朱雀笑眯眯的點了點頭:“那是自然,小鳳凰叫小火,那我肯定是叫大火!”

  “你胡說,你胡說,你明明說我隻要贏了你,你就改名字的!”小鳳凰說著,在萱草的肩膀上麵跳來跳去的,顯得十分不滿。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撫額,這兩個到底是什麽惡趣味啊。

  “你現在可能打的過我嗎,不可能了吧。”朱雀說著,臉上笑容看著就想讓人扁一頓。看著朱雀這個樣子,萱草愣了愣,問道:“你是不是故意引的他打架,然後讓他重生,然後你再來找他?”

  “自然如此,但是我沒有想到他居然會選擇這樣偏僻的一個地方重生,否則的話我肯定會在他睜開眼睛第一眼讓他看到我。”朱雀說著,臉上有著遺憾的神色。聽了朱雀的話,萱草下意識的就看向了旁邊的小鳳凰。小鳳凰這個時候宛如被點燃了炸藥一樣,拚命的飛向了朱雀:“你個壞蛋,你居然算計我,你居然算計我!”嘴巴裏嚷嚷著,同時也開始噴出來小火苗。萱草看著那小火苗,隻感覺比打火機的火苗還不如,她剛想說什麽,卻見到朱雀笑著伸手抓住了火苗,同時抓住了小小的鳳凰。

  “你原來這樣的喜歡我,居然對我投懷送抱。”朱雀說著,臉上笑容十分甜美。聽了朱雀的話,小家夥立即搖頭:“我怎麽會喜歡你,我怎麽會喜歡你!”

  “既然你不喜歡我,為什麽會飛到我的手上呢?”朱雀說著,用手捧著小鳳凰,根本就不給他飛開的空間。這個時候鳳凰突然發現有些不對了,劇烈的搖頭:“你放開我,放開我!”

  “你覺得我會這麽傻嗎?”朱雀說著,瞅著麵前的小鳳凰。小鳳凰見到朱雀這個樣子,微微低垂了頭,然後猛地一下子躺平在了他的手上。看到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問道:“他不會被氣死了吧?”

  朱雀聽了他的話,頓時有些著急起來,用手揉了揉小鳳凰的肚子,但是小鳳凰依舊一動不動的。見到小鳳凰如此,朱雀歎了口氣,隻能把他放到了一邊。小鳳凰一自由,立即飛向了萱草,就像是她是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萱草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微微皺眉,然後聽到小鳳凰得意的說:“哼,朱雀一隻都是這個樣子的,每次都會被我騙到,已經被我騙了好多次了!”

  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朱雀那個樣子又怎麽能說是被騙到呢,不如說是心甘情願的把他給放開。但是很顯然小鳳凰並不這樣想,而且也不會願意那樣想。這兩個小家夥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歡喜冤家。不過這樣也挺好的,看著也熱鬧。

  想到這裏,萱草對著朱雀說道:“這樣吧,小鳳凰就由我來照顧,你以後也住二樓,他和我一間房間,你就住在我們隔壁?”

  “不可以!”這話不是朱雀說的,而是旁邊冷著臉很久的小白師兄說的。小白師兄皺著眉頭看著萱草說道:“你如果說想要留下他是可以的,但是絕對不能和你住!”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點了點頭:“雖然說他現在是幼體的形態,但是畢竟也曾經是一個成熟的人,那就和你住吧!”

  “更不可以!”小白師兄聽了,立即搖頭。看著小白師兄搖頭了,萱草立即歎了口氣,然後說道:“那既然這樣的話就沒有辦法了,隻能和我住了。畢竟不可能說讓其他的人來照顧他不是?”

  聽到萱草這樣說,小白師兄咬了咬嘴唇,狠狠的瞪視了一眼小鳳凰,然後很不滿意的說道:“既然如此,就讓他和我住一段時間吧。”

  “啊,這個人,這個人好冷淡的吧,小火不喜歡他!”小鳳凰說著,還蹭了蹭萱草的脖子,用一種十分可愛的聲音說:“我還是比較喜歡萱草,萱草我和你住吧,等我成年了,我們就生一隻鳳凰……”

  “不行!”這個完全是兩重奏,在萱草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小鳳凰就被小白師兄抓到了手裏頭。萱草驚訝的看著小白師兄手裏頭的小鳳凰,瞅了瞅小白師兄。小白師兄笑了笑,然後對著萱草說:“既然以後我們要一起住的話,我還是決定和他去聯絡下感情,畢竟他現在長的和麻雀一樣,那就要知道怎麽做一隻好的麻雀,你說呢?”萱草看著小白師兄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麽感覺頭皮有些發麻,不禁木然的點了點頭。

  很奇怪的見到小鳳凰被如此對待,但是朱雀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映,隻是冷冷的看著小鳳凰。小鳳凰被小白師兄帶走了,然後萱草看著麵前的朱雀,歎了口氣問道:“你有什麽話和我說嗎?”

  “我見過一個人,他很奇怪,一直變換成各種形態圍著你。”朱雀聽了萱草的話,很直接的說道。

  “你是不是看錯了,怎麽會有這樣的人?”萱草聽了他的話,忍不住笑了笑。她自己覺得自己還算不上那種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人吧,怎麽會有人一直圍繞著自己?

  “我可以肯定,一個人雖然說可以改變形態,但是改變不了的是他身上的氣息。”朱雀說著,深深的看了萱草一眼,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我覺得那個人肯定對你很重要,所以我決定什麽話都不說,等著你自己去發現!”

  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抽了抽嘴角,冷哼了一聲:“既然如此,我覺得你也沒有必要住在二樓了,畢竟有距離才有美感,你還是直接住在一樓吧,畢竟一樓的空房間會比較多一些!”萱草說完,然後就直接走到了那裏麵的房間裏。

  朱雀見著萱草那個樣子,忍不住揉了揉鼻子,什麽話都沒有說。

  雖然說萱草反駁了朱雀的話,但是她還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麽人會來這裏看著自己呢?不會是行舟子師父,畢竟開始小白師兄對他是有感應的,如果是他的話,開始就能感覺出來。

  第一百零七章

  萱草想到這裏不免有些頭疼,因為她沒有什麽頭緒。過了好一會兒,她搖了搖頭,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從自己腦海裏扔了出去。現在自己沒有任何的能力去把那個人抓出來,那就先不去想那個人,如果說一旦自己有了能力,那就一下子把那個人抓出來,這樣的話自己也不用胡思亂想了!想到這裏,她嘴角勾起一絲笑容,覺得自己想的很好。

  朱雀這個時候突然靠上了櫃台,奇怪的問道:“對了,那我現在做什麽呢!”看著朱雀這個樣子,萱草愣了愣,她也想不出來朱雀能夠幹什麽了。

  “你能幹什麽?”萱草有幾分好奇的問道。

  “我,我會幹很多,洗衣做飯什麽都會!”朱雀說著,微微抬頭,顯得有幾分得意。看著朱雀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雖然說覺得會傷害到朱雀的自尊,但是還是覺得如果不說出來有一種不吐不快的感覺,所以她還是問了:“是不是因為你追小鳳凰的時候學的?”

  朱雀絲毫沒有感覺不對,反而因為多了一個可以訴苦的人而高興,他聽了萱草的話以後,立即點頭說道:“小鳳凰開始很好哄的,弄點好吃的就跟著我走了!但是後來,我發現他幾乎什麽都不會,巢穴啊,都要我來折騰。後來更發現他基本什麽都不懂,但是我也習慣性的為他做好了!但是你不知道,他發現我的企圖了以後,立即就開始和我打!”朱雀說著,臉上有幾分懊惱。

  看著朱雀懊惱的樣子,萱草好想吐槽,你的意思是,你想直接吃了他在告訴他事情的原因嗎!想到這裏,萱草有些奇怪的看著麵前的朱雀問道:“對了,我聽小鳳凰的意思是,你是因為沒有其他的朱雀了才找他想要一塊兒生後代嗎!”

  “怎麽可能,我們都是雄性,怎麽可能會有後代!”朱雀聽了萱草的話,立即否定。

  “那既然如此,你為什麽會找小鳳凰呢,畢竟,小鳳凰似乎一點優點都沒有!”萱草這個話是想了以後說出來的,因為在和小鳳凰接觸的時候,她是真心沒有感覺到小鳳凰有什麽優點。

  “怎麽可能,他那麽好,你沒有發現嗎,他長的多麽漂亮啊。不管是他身上一層火紅色的毛發的時候,還是現在,都是那麽的可愛漂亮!”朱雀聽了萱草的話,十分不讚同,立即搖頭表示自己的反對意見。聽了他的話,萱草就在認真的思考,難道說這個就是情人眼中出西施嗎。小鳳凰如果現在不能吐火的話,從外表上來看基本上和其他的小麻雀是沒有任何區別的。

  不對,也是有區別的。因為小鳳凰的體型會比較胖,走路都走不穩,飛起來都是歪歪斜斜的。其他的小麻雀的體型都比較健美,如果說要飛的話速度也會快很多!想到這裏,萱草不由感慨,其實如果是拿著小鳳凰和別的麻雀比美的話,大概也是那些麻雀贏的吧。

  但是很顯然,在麵前這隻鳳凰的眼裏頭,隻有那隻小鳳凰是最好看的。秒殺其他的麻雀,加上其他所有的鳥類。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歎了口氣。

  “你原型是什麽樣子的?”萱草突然有些好奇,自己還沒有見過朱雀原型是什麽樣子的。聽了萱草的話,朱雀突然扭捏起來,整個鳥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但是卻聽到朱雀開口說道:“上次我和小鳳凰打架,他把我的毛都給拔了,我現在還沒有長好呢,就一點點絨毛,如果說給你看了多不好意思啊!”

  聽了朱雀的話,萱草愣了愣,然後看著麵前扭捏樣的朱雀,果斷搖頭:“算了,我還是不看你的裸體了。”

  “也沒有全光啊,我還是有點絨毛的!”朱雀聽了萱草的話,立即爭辯道。

  “算了,咳咳……”萱草還是搖了搖頭,她可是知道一句俗語的。落毛的鳳凰不如雞,鳳凰都如此,更不要說麵前的朱雀了。想到這裏,她笑著安撫麵前的朱雀:“沒事兒,我覺得你這樣能幹的事情反而會很多。”

  “對啊,我可以做很多事情的,我如果說做的事情又多又好,能不能多和小火相處啊!”朱雀說著,有幾分舔著臉的樣子。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不知道自己說什麽才好了。

  就在她還在想自己說什麽好的時候,小白師兄拎著一個看著十分精美的白色籠子走了過來。裏麵小鳳凰正垂頭喪氣的在那裏站著,不時的吐火燒籠子,但是籠子一點壞的跡象都沒有。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了,萱草有些奇怪,看著麵前的小師兄問道:“怎麽了,為什麽說要把小鳳凰給關起來?”

  “沒有啊,我隻是覺得這樣的話比較符合他的身份,你不覺得嗎,這個籠子多漂亮啊,可是比他的梧桐木要好許多。”小白師兄說著,臉上的笑容很溫暖。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看了看那小鳳凰。小鳳凰難得的沒有出口爭論,而是在那裏不停的吐火。

  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對著小白師兄招手,小白師兄就走到了她的麵前,把鳥籠子放到了她的旁邊,笑著說:“我知道你偶爾會覺得無聊,如今有他在這裏陪著你,你定然不會覺得有那樣的感覺了。”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能不能把他給放出來,我看他的樣子我都覺得難受。”

  “怎麽可能呢,鳥自然就應該有鳥待著的地方,畢竟我們現在並非是在修真界。而且就算是修真界他也不能亂跑,否則的話被其他人發現了我們就會惹禍上身了!”小白師兄說著,臉上神色有些嚴肅了。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想了想,不得不承認小白師兄說的很有道理,於是對著小鳳凰歎了口氣。小鳳凰抬頭看了萱草一眼,然後搖了搖頭,用有點沙啞的聲音說道:“沒關係,我就在這裏麵待著。我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我火燒不化的東西!”他說著,又噴了一口火。

  雖然說他很努力了,但是那籠子似乎紋絲不動。而且他噴了火以後,那處的地方看上卻越發顯得有些溫潤起來。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歎了口氣,這個鳳凰雖然說活了許久了,但是卻還是太天真幼稚了。

  不過說起來,小白師兄雖然不是很會和人交談,他似乎對人類的那種圈圈繞繞,隨時會反悔的那種很不適應。但是相對的來說,他對和一些動物相處就容易的很多。大概他們都是同一種類型,不管怎麽樣,隻要答應了某一件事情就一定會努力的去做到。

  比如,如果說朱雀開始沒有答應萱草要留下來,在小鳳凰落到他的手上了以後,他立即就可以帶著小鳳凰走。就憑著萱草他們是不能把他們兩個人給留下來的。同樣的,小鳳凰本來也可以找機會逃跑,但是都沒有。他們動物都是這個樣子,雖然說不明白什麽叫一諾千金,但是隻要答應了的事情,就不會反悔。

  想到這裏,萱草看著麵前的小鳳凰笑了笑,柔聲說道:“會不會是因為你現在太小了,所以說才會這個樣子?”

  “怎麽可能,不管我再小,但是火的性質都是一樣的!”小鳳凰說著,聲音有幾分的急切,似乎萱草的話侮辱了他一樣。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隻能搖了搖頭。

  第一百零八章

  其實,套用最簡單的一句話,子非魚焉知魚之樂。她不是小鳳凰,又怎麽知道鳳凰的火遇到萬物應該會怎麽樣?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小白師兄臉上有幾分得意:“那個是我吐的絲,我自己弄成的籠子。小鳳凰說他是萬火之王,不管怎麽樣的東西,遇到他的火焰都會直接化掉,我不相信,所以說讓他在籠子裏把籠子給燒化。如果說他做到了,他就可以和你住。但是如果說他做不到的話,他就隻能聽我的話,乖乖在籠子裏住。很顯然,看結果大家就知道他是怎麽選擇的了。”

  小白師兄說著,臉上有幾分得意。聽了小白師兄的話,朱雀臉上也有幾分難看,他看著那個籠子,目光恨不得直接把籠子給劈開。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剛想說什麽卻聽到朱雀十分憤怒的對著小白師兄吼道:“你怎麽可以這樣做,他那麽喜歡自由的一個人,你怎麽可以把他給關在籠子裏!”

  聽了朱雀的話,小白師兄臉上有幾分莫名:“怎麽是我做的呢,是他自己答應的!”

  “朱雀,我的事情不用你管,特別是這樣的事情。”小鳳凰突然抬頭看著麵前的朱雀,冷冷的說道。萱草在小鳳凰說話的時候,終於感覺到了小鳳凰應該有的那種氣勢。鳳凰可以說是萬鳥之王,肯定會有些不一樣的地方。看著小鳳凰那個樣子,萱草才明白那種不一樣的地方到底是什麽地方。聽了小鳳凰的話,朱雀愣了愣,然後應了一聲:“我知道了。”

  小鳳凰聽了他這樣說了以後,然後又低垂著頭開始在那裏燒籠子。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萱草真心覺得小鳳凰有些可憐,畢竟都這樣了,原因卻不過是因為一個打賭而已。想到這裏,萱草就瞪了一眼小白師兄。小白師兄笑著攤手,然後萱草發現他身後的袁源臉上笑容同樣很賊。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突然覺得,隻怕這個人在後麵出了主意吧,不然的話小白師兄怎麽會變化這麽大,突然就會算計人了?想著她的眼睛就微微的眯了起來。

  “既然你們把小鳳凰都關了起來,那你們也把我關起來吧。”過了好一會兒,朱雀突然開口說道。他的目光中有著幾分的悲痛。聽了他的話,小鳳凰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就壓根沒有搭理他。

  看著他的樣子,萱草搖了搖頭:“這個可不行,你現在身上本來就沒有什麽毛了,那樣的話可不好!”

  “對了!”袁源從後麵看著萱草,像是想到什麽似得開口說道:“我昨天回去了以後,我突然想起來,為什麽我開始看到婉娘的時候會覺得她眼熟了!”

  聽了袁源的話,萱草笑了笑:“覺得有什麽眼熟有什麽了不起的!”

  “她不應該在這裏啊!”袁源說著,撓了撓頭,然後說道:“他們是豪親王的世子夫人,還有世子兒子!”袁源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聽了他的話,萱草愣了愣,剛想說話就聽到小白師兄在一邊不滿的說道:“什麽叫做不該在這裏,他們世子很厲害嗎?”聽了他的話,袁源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世子據說不見了,現在他們家掌權的是那世子的弟弟,親王如今是不怎麽管事兒的了!”

  “那他們為什麽會落到如此地步!”萱草說著,微微皺眉:“很簡單啊,世子失蹤了。親王夫人覺得是因為她克夫的原因才會如此,所以說就想要冷落她。如果說親王世子死了,冊封世子是可以直接話,他們回去,那豪親王隻能請封他為世子!”

  袁源說著,撓了撓頭,“這個我本來也忘記了,但是還是我們家丁提醒我才想起來的!”

  “那你說這個話的目的是什麽?”萱草看著麵前的袁源,目光裏有幾分探究。

  “其實很簡單啊,我覺得我們和他們本來就不是在一個世界裏的人。比如我說我娘是妖怪,但是她根本就不會相信。特別是萱草你這裏又來了兩個妖怪……”

  “你才是妖怪,你們全家都是妖怪!”小鳳凰似乎對妖怪這兩個詞十分敏感,一聽到自己被形容成了妖怪立即抬頭放棄用火燒籠子,用沙啞的聲音嘶叫著。聽到小鳳凰聲音都成了這個樣,朱雀顯得十分心疼,他狠狠的瞪視了一眼袁源。

  袁源本來對小鳳凰的話是不怎麽在意的,但是被朱雀那樣一瞪身子卻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他立即改口:“又多了兩個和普通人不一樣的……”

  “我們是神獸,神獸!”小鳳凰又開始在那裏糾正袁源的話。袁源聽了他的話,心裏頭其實有些不滿,但是在朱雀的目光下,他隻能把不滿全部吞下去。在他感覺調整好狀態了以後,剛想開口,卻聽到小鳳凰在那裏傲嬌的嚷嚷:“你不過是一個混血妖怪,你又怎麽會明白神獸的尊嚴!”

  “好了,不許你說話了。”萱草聽了小鳳凰那句話頓時心說不好,趕忙說道。袁源聽了小鳳凰的話以後,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笑著說:“你不要放在心上,小火說話一向如此,他剛才說朱雀也是說低賤的!”

  袁源吞了吞口說,很顯然是在壓抑著什麽,但是臉上還是露出了笑容:“我明白,況且就算說我是低賤的混血那也沒錯。不過出生永遠不是可以選擇的東西!”他說著,後麵幾句話的聲音顯得十分的小。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笑著問道:“你剛才說的什麽,可以繼續說啊!”

  “嗯,好!”袁源點了點頭,但是他似乎有些忘記自己剛才說的是什麽了,想了一會兒才開口繼續說道:“既然這樣多了兩個神獸,那麽自然更加不能讓他們知道這些了。所以說,我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們送回去,解決了他們的後顧之憂,以後也不會有這樣多的麻煩事情了。畢竟小葉子如今還小,也算是各種事情充滿好奇的時候。”

  萱草聽了袁源把話說完,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不錯,你剛才所說的確實是做好的方法。”

  袁源聽了萱草的話,忍不住笑了笑,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微微的皺眉:“雖然說如此,那麽我們應該怎麽和他們說呢?”見到萱草為難的樣子,袁源立即開口說道:“我可以去幫忙說,想來我去的話,她應該是會同意的。”

  “哦,既然你這樣有信心,那麽就交給你了。如果說你不完成任務的話,哼哼,我可會讓小白師兄用鞭子抽打你哦!”小白師兄聽了萱草的話,眼睛頓時一亮,然後問道:“小師妹,你喜歡鞭子嗎。如果說你喜歡的話,我可以給你做一條很漂亮的鞭子,而且也會很好用的!”

  看著小白師兄的樣子,萱草突然感覺好奇怪,小白師兄這幾天似乎一直喜歡用蠶絲做東西,而且還是用的自己的絲。所以說,她想了想,然後決定說一個複雜的讓小白師兄做!

  “相對於那個,其實我會比較喜歡一件師兄做的衣服呢!”萱草說著,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看著萱草的樣子,小白臉上露出了幾分自責的樣子:“對啊,我怎麽沒有想到過,我早就應該給你做一件衣服才對!”

  第一百零九章

  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有些囧,但是還是笑了笑,但是還是忍不住自己心裏頭的好奇問道:“師兄,你這段時間為什麽對這些……”

  “哦,你不知道,上次我突破的時候,不光蛻皮,而且還結繭了。那些東西隻有我自己才能融化掉,如果說不是我自己弄的話,不管怎弄都是融化不掉的。所以說我才會想要把它們都做成東西。對了,上次給你用的床鋪什麽都還好用嗎。我不如再給你做一套吧,這一次肯定比上次要好看一些。”小白師兄說道這個的時候,臉上一點都不冰冷,反而有一種興致勃勃的樣子,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不由愣了愣,然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著自己師父這個樣子,袁源突然有一種慘不忍睹的感覺,然後對著萱草說道:“萱草姑娘,我進去和婉娘說吧。”

  萱草聽了他的話,點了點頭,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如果說她不願意的話,就不要勉強了。”

  “萱草姑娘想的太多了,如果說可以回去又沒有什麽後顧之憂的話,她怎麽會感覺自己勉強呢。就算是小葉子將來有出息,考上狀元,但是也不會有走這一條路要方便簡單。”

  袁源說著,臉上有幾分嘲諷。

  看著袁源這個樣子,萱草想了想,不由承認他說的話很有道理。畢竟這是人世,他們既然可以有辦法走捷徑,為什麽說非要和別人一樣去擠獨木橋呢?想到這裏,萱草對著他說道:“你去吧。”

  袁源到後院的時候,婉娘臉上正有幾分深思,似乎在想什麽。小葉子在旁邊蹦蹦跳跳在那裏自己和自己玩呢,看著婉娘那個樣子,袁源對著她笑了笑,然後說道:“世子夫人,真是沒有想到啊!”

  聽了袁源的話,婉娘猛地一驚,抬起頭看著麵前的袁源,袁源臉上的笑容越發濃厚,並且直接坐了下來:“說句實在話,我開始都沒有想到你居然會是世子夫人。不過,還好我們家裏人幫我提醒了。”

  “你,你想幹什麽!”婉娘有些緊張,整個人後背都緊繃起來。小葉子這個時候似乎也發現了這裏的情況,並沒有繼續玩鬧,而是來到了自己娘的身邊,也是一臉戒備的看著袁源。袁源笑了笑,問道:“你想回親王府嗎?”

  “你為什麽會問出來這樣的問題,自從他們把我們趕出來了以後,我們就和親王府沒有什麽關係了。”婉娘說著,歎了口氣。看著婉娘這個樣子,袁源笑了笑,然後說道:“如果說可以讓你們回去,而且沒有任何的代價,小葉子也能成為世子,你們會想回去嗎!”

  “我才不要回去呢,那裏沒有人陪我玩,而且都對我好凶。”小葉子聽了這個話,立即大聲說道。聽了小葉子的話,袁源笑了笑,隻是看著婉娘。婉娘愣了愣,下意識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自然,不然的我過來找你幹什麽?”袁源點了點頭。婉娘臉上閃過一絲猶豫,然後歎了口氣說道:“我當初是被萱草姑娘給救活的,她讓我答應在這裏做事兒,所以說……”

  “萱草姑娘自然是知道這件事情的,否則的話也不會讓我過來找你,怎麽樣,你隻需要把你想好的結果告訴我就可以了!”袁源說著,寸寸緊逼。聽了袁源的話,婉娘很明顯是心動了,她握著自己麵前的手,整個人身子有些顫抖。

  “就算小葉子考上了狀元,但是他的未來隻要被親王府的人插手,我想後果你是知道的。他如果不是世子,那麽他走的越高,那麽就越發危險!如果說這樣的話,你還不如直接讓小葉子永遠不需要學習,隻要和我一樣當一個廢人!”袁源說著,臉上有一絲絲的苦笑。看著袁源這個樣子,婉娘下意識的搖頭,看著麵前的小家夥。小葉子見到娘看著自己,也仰著頭看著自己的娘,同時回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看著小葉子那個樣子,婉娘閉上了眼睛,然後猛地睜開,對著麵前的袁源點頭:“好,我答應你,我應該怎麽做?”

  “你什麽都不用做,一切事情隻要有萱草姑娘在,那都是可以的。走吧,你現在先和我去見見萱草姑娘。”袁源說著,站了起來,婉娘也拉著小葉子跟著站了起來。兩個人走到了外麵廳內,外麵的大門已經關上了,因為裏麵有些黑,所以懸掛了幾顆夜明珠。婉娘進來看到了那夜明珠有幾分驚訝,又看到了朱雀臉上顯得更加驚訝了。這個時候,小葉子指著小鳳凰大聲叫著:“好胖的麻雀啊!”

  小鳳凰剛想說話,但是卻想起來他們是普通人是不能說話的,所以說隻是發出了嘰嘰喳喳不滿的叫聲。

  “咦,還會叫呢,娘!”小葉子說著,就想湊過去。婉娘看著那小麻雀顯得有些凶,所以說拽著小葉子不讓他靠近。萱草笑了笑,然後看著婉娘說道:“你過來是有什麽事情要說嗎?”

  聽了萱草的話,婉娘臉上顯得有幾分猶豫,但是還是開口說道:“袁源說,有辦法讓我回家。”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袁源一眼,然後點了點頭:“的確如此,袁源也和我說了,我和他說要看你自己的意願了。”

  “我知道萱草姑娘是有大本事的人,將來肯定能找到比我更加厲害的人。但是,我隻有小葉子了。如果說回去,小葉子一輩子什麽就都不用擔心了。但是如果說還在這裏的話,隻怕一輩子就完了。如果可以,我還是想要回去!”婉娘說著,頭低垂著頭。看著婉娘那個樣子,萱草笑著點了點頭:“既然你自己做了決定,那就沒有什麽好說的了,你需要我幫忙嗎?”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