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34節

  “那麽,你這一次來已經知道了是我師兄在突破,你怎麽還不走?”萱草說著,就直接在院子裏的石凳子上麵坐了下來。看著她坐了下來,清蟬子也坐了下來,偏頭看著她:“我想要那靈酒。”

  “你說的倒是稀奇,為什麽我就要給你。”萱草說著,臉上神色越發不好。看著她的樣子,清蟬子笑了笑說道:“我這一次這樣幫你,難道說拿你一點酒都不可以嗎?”

  “我卻沒有感覺你是在幫我,我倒是覺得你幫我惹了一堆麻煩,比如這個家夥!”萱草說著,指了指自己身後站著的袁源。清蟬子看了看袁源,然後笑著說:“不如這樣,我回去和袁少爺家裏說一聲,隻說他很有慧根,直接讓他隨著我去護國寺,我收了他當徒弟,想來就不能來煩你了!”

  袁源一聽這個話,立即搖頭,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給萱草磕頭:“萱草姑奶奶,祖奶奶啊,千萬,千萬別讓國師去我家裏說啊!”萱草看著他這個樣子,有些奇怪的說道:“難道說你的幾句話,他們家裏就舍得嗎?”

  “他們家又不止他一個孩子,他是家裏頭的老二,有老大繼承家業,所以說要他跟著我肯定沒有什麽問題。”清蟬子看著袁源鼻涕眼淚一塊流的樣子一點出家人應該有的慈悲都沒有,淡淡的說道。

  “算了,他在這裏我用的還算好的,走了我這裏豈不是少了一個小二。”萱草歎了口氣說道。說完,她突然感覺自己說的似乎有些不對,偏頭看去,果然看到清蟬子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看,如今你自己都親口承認了,我所做的事情與你來說還是有些好處的。”

  萱草聽了清蟬子的話,氣的牙癢癢的,但是還是點了點頭:“不錯,算你說的對,到時候酒出來就給你一壇好了。但是我要告訴你,我這裏小二一個就夠了,別在想著把那些不成器的家夥往我這裏扔,我這裏又不是垃圾回收站!”

  “垃圾回收站是什麽意思,難道說是專門回收垃圾的地方?”清蟬子有些奇怪的問道。看著清蟬子那個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不想搭理他。看著她的樣子,清蟬子苦笑了下,然後說道:“你是不知道,我那裏才是真正被當做了你說的垃圾回收站,我那裏現在都還關著幾個皇家不成器的子孫。如今日日耕種,那些人反而不想回宮了。”聽了清蟬子的話,萱草撇了撇嘴巴,這個是你自作自受好不好,又沒有人讓你扒著皇家過日子,你自己選了路再來抱怨又有什麽意思?

  似乎看出來萱草對自己說的話並不感冒,所以說清蟬子歎了口氣:“好了,一壇就一壇,到時候好了你隻需要讓袁少爺通知我一聲就好,我一定會自己來拿的。”聽了清蟬子的話,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清蟬子看著萱草這個樣子,突然笑了起來,然後沒等萱草反映過來他為什麽笑的時候,他就走了。

  看著萱草一連莫名其妙的樣子,旁邊的袁源也跟著笑了起來,看著袁源笑了,萱草忍不住皺眉問道:“你笑什麽,難道說我就有這麽好笑嗎?”聽了萱草的話,袁源捂著嘴巴,臉上笑的還是和一團花似得。

  這個時候,從廚房裏走出來的婉娘笑著說:“好了好了,萱草你也別怪他笑了,想來他是覺得,你雖然說麵上凶巴巴的,但是待人卻心軟的很。”

  萱草聽了這個話,愣了愣,然後指了指自己,問道:“你說的是我嗎?”

  “自然是你。”婉娘說完,然後又進去了。看著婉娘的背影,萱草愣住了。

  第九十五章

  萱草她從來沒有想到過這樣的評價會落在自己身上,她恍惚的記得,自己在前世的時候,聽的最多的就是:“你真是個冷血的女人!”難道說,現在自己已經不再冷血了嗎?她想到這裏,突然搖了搖頭,不,自己從來沒有改變,隻是覺得他們有用自己才會幫助他們的。萱草想著,閉上了眼睛,坐了許久。

  不知道什麽時候,婉娘已經端著熱乎乎的飯菜放了一桌,她笑著說:“喊了萱草你幾聲你都沒有答應,我看你是想事情入了神就說直接在這裏吃就是了。”旁邊的袁源聽了這個話,眼睛瞅著麵前的萱草,似乎在想什麽。

  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突然來了火氣,皺眉問道:“你看什麽看!”

  “沒有啊,我隻是覺得,其實你長的真的挺好看的。”袁源說完,就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吃起飯來。萱草聽了袁源的話,有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這個家夥當初不是說自己好看才過來調戲自己的嗎,如今又說自己好看是什麽意思?難道說,又是在調戲自己?萱草想著,就微微的眯起眼睛,看著旁邊的袁源。袁源被萱草這樣一看,一下子吃噎著了,大口的喝了一口湯,才把嘴巴裏的東西給吞了進去。

  這個時候,小葉子擦了擦嘴巴,“萱草姐姐自然是最好看的了,我看了好多好多的大姐姐,發覺萱草姐姐是除了我娘以外最好看的了!”小家夥說著,頭揚的高高的。看著小家夥的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剛想去摸摸他的頭發。然後又聽到小葉子補充:“好看是好看,但是就是太壞了,今天還欺負我了的!”

  “我還以為你忘記了呢!”萱草說著,捏了捏小家夥的鼻子。小家夥被萱草捏了鼻子以後,立即不滿的窩在娘的懷裏頭蹭了蹭。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一下子暖暖的。他現在和當初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雖然說差不了幾天,但是感覺這個孩子已經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或者說是因為他娘還在,所以說他才會是這個樣子。如果說他娘已經不在了,隻怕這個孩子會比當初自己見到的時候更加成熟。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升起了一陣陣憐惜之情。

  吃完飯,她先是去看了看小白師兄。小白師兄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摟著那個大大的東西,很顯然是睡的十分滿足,臉上都有著淡淡的紅暈。看著他這個餓樣子,萱草歎了口氣走了出去。出去了以後就遇到婉娘正端著飯菜在門口徘徊,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說道:“婉娘你不用擔心他,他又不是小孩子了。如果說睡到自然醒了以後,肯定會起來出來的。”

  聽了萱草的話,婉娘愣了愣,然後笑著點了點頭,看著麵前的飯菜,“我隻是覺得他胃口一向那麽大,如果醒了以後肯定會餓的,所以說才想著送點飯菜過來。”

  “不會的不會的,你放心吧,而且這幾天他都不會醒的。我會不時的進去看看他,說不定等到婉娘你把酒釀出來了以後他就一下子醒了呢?”萱草說著,故意對著婉娘眨了眨眼睛。婉娘一下子笑了出來,但是很快就皺眉說道:“那可不行,就算他醒了也不能立即再喝酒了。如今隻是喝了這一次就這樣,若是再喝那要如何是好?”

  萱草聽了婉娘的話,讚同的點了點頭:“婉娘說的不錯,他醒了以後我們就禁了他的酒,不讓他再喝酒了,免得害我們這樣擔心。”聽了萱草的話,婉娘愣了愣,然後笑著搖了搖頭,就端著飯菜又走了。

  看著婉娘的背影,萱草心裏頭有幾分的疑惑,難道說婉娘喜歡上了自己的白師兄,否則的話為什麽她對小白師兄的事情這樣上心?可是,她和小白師兄是不可能的啊,不說別的,小白師兄的壽命和她的比起來,就已經很不一樣了!

  想到這裏,萱草感覺一陣陣的為難,自己要怎麽巧妙的和婉娘說了婉娘才不會傷心呢?

  她想著,頭就感覺有些疼。她真是不知道要怎麽和婉娘說會比較好,她對這樣的事情又沒有什麽經驗。她回去了以後,就和小雅溝通,把事情和小雅說了。小雅聽了以後,哈哈大笑,看著小雅笑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麽,萱草突然有想要打它pp的衝動。小雅似乎知道萱草的想法,很快的止住自己誇張的身體,但是口氣裏卻還是帶著一絲絲笑意:“主人,你想的太多了,別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能夠肯定婉娘絕對沒有喜歡上小白師兄呢。”

  “為什麽啊。”萱草聽了這個話,顯得有些驚訝。

  “很顯然啊,婉娘如今所做的隻是認為自己職責應該做的。如果說是主人那個樣子了,婉娘應該會做出來一樣的行為!所以說主人你放心吧,不要想的太多自尋煩惱了啊!”聽了小雅的話,萱草微微皺眉,很顯然她並不是這樣認為的。看著她這個樣子,小雅搖了搖自己的小葉子,然後問道:“那我問小主人,你會喜歡上小白師兄嗎?”

  “怎麽可能,我最多把他當哥哥啊!”萱草下意識的就回答。

  “對啊,婉娘也是把小白師兄當主人而已。你要想,婉娘自己是有個兒子的,所以說她絕對不會做出來對不起自己兒子的事情。”小雅說著,搖了搖自己的小葉子。聽了他的話,萱草有些驚訝,奇怪的問道:“為什麽說她喜歡我師兄的話,就是對不起她兒子的事情啊!”

  聽了萱草的問話,小雅也有些驚訝:“主人,難道改嫁的話不是對不起她兒子嗎!”萱草這個時候突然恍然大悟發現一件事情,這個時候其實可以算是以前她生活世界裏的古代社會,在那個時候,如果說女人帶著孩子改嫁是很不好的!所以說,婉娘就算真的喜歡小白師兄,但是為了她的兒子,她也不可能做的很光明正大!如此說來,就是自己想的多了!

  她想到這裏,頓時感覺自己臉上一陣陣發熱。

  小雅似乎知道萱草明白過來了,小葉子在那裏搖擺的十分歡快,很顯然是在那裏嘲笑萱草。萱草看著小葉子在那裏搖啊搖,哼了一聲,幹脆不管它,直接睡覺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萱草發現小白師兄那裏聚集的靈氣越發濃厚了,看來小白師兄真的有幾分突破的預兆了。她想著,打開門走了進去。發現本來是人形躺在那裏的小白師兄一下子不見了,躺在那裏的東西隻有一個白乎乎,上麵帶有一點點紅絲一樣的大蠶。看著那個蠶萱草一愣,差點叫了出來,但是很快反映過來,這個不是別人正是小白師兄。她猶豫了下,然後就從房間裏退了出去,並且給小白師兄房間放了幾個禁製,免得說婉娘擔心之下進去了。或者說,防止萬一別人,比如清蟬子之類的人闖了進去!

  看著萱草從小白師兄房間裏出來,臉色有些不好,婉娘有些奇怪的問道:“怎麽,白師兄現在情況不好嗎?”

  萱草扯了扯嘴角,然後說道:“倒不是很好,反而是很好。他不光是喝多了,而且修煉的東西可以突破了,所以說才會把自己關那麽長時間。我看著他都突破了,但是我還沒法子,所以心裏頭有些嫉妒。”

  婉娘聽了萱草的話,一下子笑了出來:“你一個女兒家,學什麽武功,那樣的東西對嫁人來說又沒有什麽好處。”說著,她就去忙著端早飯了。

  第九十六章

  萱草聽了婉娘的話,額頭上當時就感覺出現了幾條黑線,什麽叫對嫁人有什麽好處,難道說自己一輩子的目標就是嫁個好人家嗎?

  想到這裏,萱草感覺一陣陣惡寒,忍不住搖了搖頭。

  婉娘早飯還沒端過來,清蟬子又來了。他這次臉上可沒有清風雲淡的感覺了,而是有幾分焦急。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怎麽了?”

  聽了萱草的問話,清蟬子咧了嘴巴,似笑非笑的抽了抽嘴,然後說道:“皇上說,想要見見你。”

  “什麽,他見我幹什麽!”萱草一聽這個話,頓時一驚,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清蟬子,清蟬子搖了搖頭,“貧僧也不清楚,但是陛下想要見你這件事情卻是實實在在的。”萱草猶豫了下,然後看著麵前的清蟬子,最後咬牙點了點頭:“也好,那我就去見見。”說完,猶豫了下,然後笑著說:“我還沒用早飯,不如我們一塊兒用了早飯在去?”

  “真是沒有想到,道友如今還會用早飯。”他說著,但是也坐了下來。婉娘過來了以後,看到清蟬子也在這裏,臉上露出幾分驚訝之色,但是還是沒有說什麽。過了一會兒,袁源也敲門來了。

  看著袁源一副猴急的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也不知道我這裏什麽時候變成食堂了!”

  “啊,也不能這樣說,我天天過來這裏看店,一點酬勞都沒有多不好啊。如今正好了,這飯錢抵了我的酬勞,豈不是妙呼!”

  袁源說著,臉上一副欠扁的樣子。

  萱草看著袁源那個樣子,哼了一聲,沒有說什麽。倒是清蟬子笑了起來:“真是沒有想到,袁少爺在這裏待的時間長了,口才真是越發見長。”這個時候袁源才發覺清蟬子在這裏,立即瞪大了眼睛。清蟬子看著袁源那個樣子,哼了一聲卻也沒有多說什麽。

  幾個人一塊兒吃了飯,清蟬子笑著說:“我總算知道那小子為什麽想著過來蹭飯吃了,若是可以我也真想每日過來。”萱草聽了這個話,哼了一聲:“還是免了,某個人還說我在這裏的事情絕對不會有人打擾,可是如今連陛下都驚擾了,也不知道當初說的話都去了哪裏。”

  見到萱草這樣說,清蟬子苦笑了下,也沒有多說什麽。在萱草要和清蟬子走之前,她對著麵前的袁源吩咐:“今天不用開店了,但是你在這個裏麵幫我守著。記得,那樓上誰也不能上去!”

  袁源聽了萱草的話顯得有些驚訝,自然是不知道那樓上有什麽。但是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曉了。吩咐了袁源,萱草才放了心,跟著清蟬子走了。

  兩個人去皇宮自然是很快的,而且有清蟬子帶著,兩個人一路也沒有遇到阻攔的,就直接到了皇上所居的殿前。有小太監過來看了是清蟬子,然後就進去通報了。萱草左右打量著這裏的布局,不得不說皇宮就是皇宮,雖然說算不上特別精致,但是卻也很大氣。等了一會兒,就有小太監過來帶著他們一塊兒進去了。

  萱草跟著清蟬子一塊進去了以後,心裏頭還是有些忐忑的,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皇上這種生物呢。以前雖然說對皇上這種生物早有耳聞,但是卻也隻是在書上電視上麵看到。想著,她就抬頭打量著麵前有霸王之氣的所謂天子。

  但是一看之下她就有幾分失望,倒也不說皇上長的不好看。畢竟這個皇上不是開國皇上,任憑哪個皇上長的再不好,經過幾代下來,那總能算的上是眉清目秀了!麵前這個皇上長的比清秀還要清秀一些,就是沒有那麽霸氣。

  似乎知道萱草在打量自己,皇上笑了笑,然後問道:“想來,清蟬子你身邊的這位就是你所說的道友了!”

  清蟬子點了點頭,應了:“正是。”

  “我們國家倒很少有這樣的能人異士出現,看這位的樣子應該也不算很大,不知道叫什麽名字?”萱草看著麵前的皇上,心中暗自吐槽,你就裝吧你。袁源都知道自己名字了,你這個人會不知道我的名字?

  吐槽歸吐槽,萱草還想在這裏待一段時間,還是點了點頭說道:“小女子的名字叫萱草。”

  “萱草?倒是個好名字。”皇上說著,眼睛眨了眨。看著麵前的皇上,萱草歎了口氣,直接問道:“陛下有什麽事情隻管直說就是了。”

  被萱草這樣說,皇上倒也沒有生氣,反而哈哈大笑起來:“不錯不錯,我最喜歡豪爽的人了!我找你來就一件事情,我要納你為妃!”萱草聽了皇上的話,頓時一驚,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陛下想來是在開玩笑吧,這樣的玩笑可不好笑!”

  萱草說完,轉身就要走,但是卻被清蟬子給攔住了。萱草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清蟬子:“難道說這件事情你也知道?”

  “我不知道!”清蟬子搖了搖頭,然後不滿的看了一眼上麵的皇上。這個時候,皇上開口說道:“你放心,我後宮自有佳麗,你雖然說長的貌美,但是我卻也不是那麽膚淺的人。我是想要納你為妃以後,借用你來幫我!”

  萱草冷哼了一聲,轉過身子正視麵前的皇上,冷聲說:“那陛下可知道我如今多少歲了嗎?”

  皇上聽了萱草的話,愣了愣,搖了搖頭說:“這個我不知道,但是看姑娘的樣子,也不過是二八年華。”

  “錯了,你可知道我們修真者年歲輕易可過百。若是在年輕的時候服用定顏丹,那麽她的外貌看上去永遠都是那個年齡!”萱草說著,嘴角微微帶著笑容。看著她那個樣子,皇上愣住了。萱草這個時候,猛地提氣,直接站立在空中,讓自己和皇上保持在一條線上,平視麵前的皇上:“你又可知道,修真者輕易可以排山倒海,我並沒有把你這個國家看在眼裏,但是同樣的我也不希望這裏有人來招惹我,你明白嗎?”

  皇上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嚇了一跳,驚慌失措的喊:“國師,國師!”

  清蟬子有些無奈的走到皇上的麵前,輕聲說:“陛下,這位道友所說屬實,她也不止一人在此,她還有一位師兄陪著她,她師兄的修為遠勝於我。”皇上聽了清蟬子的話,愣了愣,然後擺了擺手說道:“萱草,我恕你無罪!你退下吧!”

  萱草聽了麵前皇上的話,有些驚訝,但是卻看到清蟬子腳踏虛空拉著自己然後往外麵走。萱草跟著清蟬子走了出去了以後,奇怪的問道:“陛下怎麽說那樣的話,我犯了什麽罪了!”

  “你犯了對陛下大不敬的罪。”清蟬子說著,嘴角扯了扯,臉上有幾分諷刺。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更加奇怪了:“你既然不喜歡那個皇上,為什麽不找個地方清修。你如今雖然說走的是佛道,但是清修的效果應該比這個好吧。”

  清蟬子歎了口氣:“佛修和道修兩者是不一樣的,佛修講究因果。我本是這個國家的皇子,後來因為護國寺方丈,也就是前任國師找到我,說我是他師父轉世,所以說讓我出家。當初父皇也是不願意的,但是後來覺得有我在那護國寺更好,所以才把我送了去。我十八歲恢複了前世記憶,才發現他們沒有說錯。但是我父皇所作所為卻還是讓我傷了心,但是就算如此又怎麽樣,我還是要護著皇家。”

  第九十七章

  “按你現在的修為,你隻管放手走了就是,何必困死在這裏。”萱草奇怪的看著清蟬子。清蟬子搖了搖頭,歎了口氣:“你是不知道,雖然說我父皇不厚道,但是他已經不在了。我母妃如今還在那皇宮裏,雖說年歲大了些,但是身子還算健康。我在這裏多少能夠看顧一些,不至於出什麽事兒。”

  萱草聽了這個話,愣了愣,她一向記得許多出家人都說自己出家了,所以說要斬斷一切凡塵。沒有想到,自己麵前這個相當於活佛轉世的居然沒有認同這種說法。似乎發覺了萱草的目光,清蟬子歎了口氣:“就是因為我如此,所以才被困死在這裏。不過還好,每年我都可以出去曆練一段時間。”

  聽了清蟬子的話,萱草笑了笑,不知道該說什麽好。看著她這個樣子,清蟬子歎了口氣說道:“今日陛下所言雖然說被你我反駁回去了,但是我看陛下那個性子隻怕沒有那麽容易放棄的。我會多幫你和陛下說幾句的,隻是他的脾氣……”

  萱草冷哼了一聲:“我不可能嫁給你們所謂陛下當妃子的,想來你也應該清楚。”

  “我自然是清楚的。”清蟬子說著,嘴角勾起一絲笑容。看著清蟬子那個樣子,萱草不自覺的就咳嗽了兩聲,然後說:“我還要回去呢,今日我都沒有開店。”說完,就要向著自己開店的地方走。

  清蟬子立即跟上:“我送你一會兒,說起來我們家陛下在大事上麵的處理還是不錯的,人長的也還行……”

  萱草聽了清蟬子的話,直接回頭看著清蟬子,看了半天然後說道:“我耐心並不多,如果說你們陛下再次出現在我麵前,說出那些話,我真不知道我會做出來什麽事情。”聽了她的話,清蟬子愣了愣,然後笑著說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不需要這樣敏感。”

  “敏感?”萱草冷哼了一聲,一路上就沒有再和清蟬子說話了。

  回到了家裏頭了以後,清蟬子也沒有進去,直接就走了。見到她回來,婉娘有些擔心的迎了上來,上下打量著她,問道:“怎麽樣,陛下有沒有對你做什麽?”

  萱草看著麵前的婉娘,笑了笑說道:“你放心,我沒有事兒的,對了,這裏有人來嗎?”萱草說著,看向了一邊的袁源。袁源自豪的說:“怎麽可能有人來,我在這裏看著呢。”萱草剛點頭,突然感覺樓上自己下的禁製有所鬆動,立即運起靈氣直接來到了二樓,左右看了看卻什麽都沒有發現。她微微皺眉,心裏頭有些懷疑是不是清蟬子又回來做了什麽,但是她沒有感覺到清蟬子回來啊!

  想到這裏,她不禁眯了眯眼睛。

  “你是誰!”樓下傳來一聲嗬斥,萱草立即下樓,看到有個長的十分漂亮的女子站在那裏,懷裏頭抱著小葉子。小葉子白淨的小臉上帶著迷迷糊糊的笑容,他的眼神十分茫然。看著小葉子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看著麵前那個女子:“你是什麽人,來這裏幹什麽!”

  “哎呀呀,人家真是沒有想到這裏居然有修真者呢。我來啊,其實很簡單呢,隻是想要那個房間裏麵的靈物而已。”那個女子說著,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著那個女子的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你的修為並不比我厲害,難道說你不怕……”

  “我怕什麽啊,這個小家夥不是在我手裏頭嗎,你們這樣的正道人士怎麽會傷害無辜呢!”那個女子說完,直接逗小葉子,甜滋滋的說:“來,叫我一聲美女姐姐。”

  小葉子聽了她的話,就直接開口,嫩嫩的叫:“美女姐姐!”

  見著這一幕,婉娘一下子呆住了,她的身子在那裏發抖。這個時候,袁源皺眉不滿的看著那個女的說道:“你,你不是怡紅閣頭牌,妖妖姑娘嗎!”聽了他的話,妖妖立即驚訝的看著袁源,突然她一下子就笑了起來,真可謂是花枝亂顫啊!

  “哎呀呀,袁少爺怎麽在這裏啊,看樣子倒突然像是一隻看門狗呢。”說完,用手對著袁源勾了勾,眼睛裏透著一股子魅意,嘴角也勾的十分動人:“袁少爺,你好久都沒來了,快點來看看妖妖呀。”

  聽了她的話,袁源身子動了動,但是很快就穩住了。他皺眉看著麵前的妖妖,奇怪的說道:“你對我做什麽了,剛才,剛才我差點就聽你話了!”見著袁源這個樣子,妖妖反而十分驚訝,用自己白皙的手微微掩著自己的紅唇:“呀,看來袁少爺這幾日在這裏定力增加了不少呢。”

  “夠了,你快點放開小葉子,否則的話……”萱草說著,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

  “否則怎麽樣呢,這位姐姐還是妹妹,你的修為和我差不多,如果說想要從我手裏頭毫發無傷的救走這個小朋友,還是有點困難呢。”她說著,用自己的手在小葉子上麵比劃:“看看,多麽細嫩的脖子啊,直接輕輕一使勁,想來這個小家夥就性命不保了吧!看看,這個頭多可愛啊,可惜我一用勁的話,隻怕就會爛掉了。”她說著,睜大了眼睛,用一種誇張的口氣說:“就像是爛西瓜一樣,但是流出來的可不光是紅色的哦!”她說完,就哈哈大笑起來。

  看著麵前的女子,萱草冷哼了一聲:“你在這裏多久了,這次就這樣暴露出來難道說不後悔嗎!”

  “不後悔啊,有那個靈物,可以抵得上我許多次采補了!況且,那些臭男人們一個個都沒有什麽意思,我又不好意思要的太狠。所以說,還是靈物比較劃算,我拿了靈物立即就放了這個小娃,絕對不會食言!”她說著,就要舉手發誓。

  “小葉子,小葉子,我是媽媽,你看看媽媽啊!”婉娘看著小葉子,在旁邊輕聲喚著。小葉子卻絲毫不看她,看的人隻有那個妖妖。看著小葉子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她確實不能直接就無視這樣一個小生命。況且,這個孩子是這樣的乖巧,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說道:“好,你在這裏等著,我上去給你拿。”她話音剛落,突然一陣旋風刮過,萱草立即一驚。

  立即下意識的就抬頭看去,她能夠感覺自己身邊的靈氣就好像是被猛地抽離了一樣,突然就一點都不剩了。妖妖也皺起了眉頭,抬頭看著上麵。此刻萱草再也不能管小家夥了,直接就上去了二樓。見到她如此,妖妖也直接縱身跟上。萱草感覺的到,發生這一切的中心,都是房間裏的小白師兄,但是在這個時候她卻絲毫不敢直接闖進去。這個時候,妖妖卻出手了!

  她直接攻擊了門口的禁製,頓時出想兩道白光,萱草橫眉怒視著妖妖。但是妖妖絲毫不顧,而且她這個時候已經把孩子放到了樓下,所以萱草也不用顧及什麽,直接開始向妖妖出招。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